換母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4)

夜是越夜越美,竟至嗚咽起來了…

我今年15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哥哥,爸爸是位名醫生,媽咪叫依玲開了一家服裝店。跟我差一歲的哥哥是我的性啟蒙老師,總把聽來、及實戰經驗跟我分享。而一切的故事都要從麗莉阿姨說起…

麗莉阿姨是媽咪的閨中好友,可以說是看著我跟哥哥一起長大的。麗莉阿姨來家裡玩時總穿著時髦暴露的緊身衣裙,而一對誘人的淫乳簡直就要跳出來般,嗲聲嗲氣的說話聲、及那搔首弄姿的淫蕩樣無不誘引著每個男人『躍躍欲試』。

阿姨是公認的美女,氣質高雅不說,身材高挑、胸部堅挺,走起路來兩片淫臀左搖右擺的,很是誘人,長的又超像楊思敏的,是那種看了會讓男人想強奸的女人。記得小時候因為阿姨單身還常常到她家去住呢,由於是小孩子,她不但幫我洗澡,睡前的阿姨更是脫的一絲不掛,還抱著我親,小時後總覺得被女生親怪不好意思的,沒想到卻是我日後最甜蜜的回憶,一直到國小阿姨才在美麗的 體外罩上一層薄紗內衣,但如此反而更顯性感。而我一直到小學還常去陪她睡呢。

小學五年級時,無意中,在爸的衣櫃中發現了一本金發美女全裸、搔弄那蜜汁淋漓的美 、及抓握一對乳波蕩漾的豪乳的月歷,使我對女體產生濃厚的『性趣』…而那件事更是對小學的我產生了莫大的沖擊。此後,凡是看到美女,我便會聯想到她們全身脫光的模樣。由於麗莉阿姨常到家裡找媽咪,因此很自然的,我便把淫邪的念頭動到麗莉阿姨這塊豐潤的美肉上了,但是真正堅定我敢縱情去姦淫這些美 的卻是…

●新春淫宴

有一次過年時,媽咪煮了很多菜,邀麗莉阿姨及阿勝叔叔來家裡吃年夜飯,一陣酒酣耳熱後,媽咪不勝酒力首先醉倒了,只剩下因為微醺而更顯妖 動人的阿姨,不久阿姨也醉倒了。分別把媽咪和阿姨扶進房休息後,爸爸對叔叔使了怪異的眼色,接著拿出5000塊要我跟哥哥出去玩,爸爸:「晚點回家沒關系,我跟叔叔有事要聊聊。」

哥分給我2500元後,高興的走了,我則晃了一圈後覺得無聊而提早回家了。然而令我吃驚的是:從窗戶,我看到爸爸跟叔叔偷偷偷摸摸進入阿姨睡的客房。因此我好奇的躲在門縫外偷看,心想可能是阿姨喝醉身體不舒服,爸爸要幫阿姨治療,接著卻聽到:

叔叔:「大哥,大嫂這麽美麗賢慧,你怎麽…」

爸爸:「你懂什麽,麗莉這個騷貨我早就想 她了,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我怎麽會放過,剛才喝酒我故意把她灌醉你以為是為什麽?…你不干我可自己用了!」

叔叔:「我…我…我…」

接著他們把昏迷不醒的阿姨脫個精光就分別舔起淫肉穴及一對美乳來,爸爸掏出肉棒就往阿姨的淫嘴送入,潤滑了一下,爸爸:「我先上了。」

叔叔:「對…對免得待會那兩孩子回來就壞事了。」

說著,爸爸提起他那黑黝黝的大肉根就往早已被舔得蜜液直流的淫 插,一聲「嗤!」的送入就做起活塞運動來了,阿姨被這突如其來的肉棒插入,不自主的呻吟著。

阿姨「嗯…噢…嗚…」淫叫著,當慢慢蘇醒,卻驚覺騎坐在她身上 干著的竟是爸爸,而且正不斷抽送著,阿姨似有若無的嬌喘連連叫嚷著:

「啊…啊…噢…姐夫…不要…不可以…依玲姐會知道的…」

「噢…不…嗯嗯…國夫(爸爸的名字)…好大…好…嗯…啊…好舒服…」

「乾死我吧…唔…國夫…嗚…給我…我要死了」

爸爸不理會阿姨繼續抽送著,「啪、啪…」聲不絕,阿姨仍然如泣如訴的哀求著:「嗯…嗯…不要…噢噢噢…」一旁叔叔蓄勢待發的雞巴則順勢塞入阿姨的小嘴中,起初阿姨還欲拒還迎的反抗著,但後來阿姨竟不住的搖擺著美淫臀迎合著上下兩根肉棒的抽插,接著爸爸讓阿姨像母狗一樣淫蕩的趴著,好讓他跟叔叔一起 阿姨的淫 及淫後尻,一直到爸爸、叔叔紛紛 在阿姨的淫穴、淫嘴、及嬌嫩的菊花蕊裡,把阿姨搞的全身到處都塗滿了白濁的精液,而麗莉阿姨則還失神的低回不已。

當像淫母狗的阿姨意猶未盡幫他們吸舔乾淨兩根垂頭喪氣的雞巴,這才放過麗莉阿姨滿足的離去,我還隱約聽到爸爸說:「跟你說她是個淫娃你信了吧!」叔叔:「沒想到這麽美的女人竟這麽騷…不過搞起來真帶勁,尤其她那蝕魂的浪叫害我 不少出來,真夠淫蕩的。下次一定要再狠狠 她的浪穴!」

而他們完全沒注意到一直躲在外偷看的我,只留下全身塗滿精液失神的阿姨惹人憐愛的躺在床上。我則握著脹痛的肉棒拚命的套弄,心理發誓一定也要把白濃的精液射在麗莉阿姨那如AV女星般淫美的臉蛋上。早上起床後阿姨、爸爸、叔叔仍像沒發生過什麽事般的寒暄著呢。真是讓我對昨晚的事感到不可思議…

* * *

後來從偷窺阿姨上廁所,到從桌底偷瞄阿姨那透明蕾絲內褲裡若隱若現的神秘黑森林,逐漸地視覺上的享受已不能滿足我。正值青春期的我,加上阿姨隨著年齡而逐漸爛熟的肉體,撒上CHANEL的5號香水,真是誘人。每次目送麗莉阿姨那穿著迷你裙惹火的玲瓏曲線,露出白嫩的迷人的大腿,擺動著兩片美臀肉招搖離去的背影,總讓我的肉棒隱隱作痛。更加堅定我一定要不擇手段得到麗莉阿姨, 到那不斷對我散發著淫香的美 。

皇天不負苦心人,好不容易騙爸爸:「就要考試了,卻又常常失眠。可不可以給我幾顆容易睡著的藥?」好不容意才讓我騙到幾顆安眠藥。於是我的計劃就展開了。

剛好有一次媽咪找阿姨來家裡,但是媽咪卻臨時接到電話必須出去,因此就交代我告訴阿姨不用等她了,我則心喜若狂的保證我會好好『招待』阿姨的。不久麗莉阿姨果然來了,我騙說媽咪有事出去一下,馬上回來,要她等一下,然後我便自告奮勇要煮咖啡給阿姨喝,果然阿姨不疑有它,高興的答應了,阿姨還不知道她喝下的是我特別為她調配的『特調coffee』,還稱贊我煮的咖啡很香呢!不曉得她已經一步步地落入我的迷奸計劃了,待會我將讓她 一 我更美味的肉棒。

不久阿姨果然昏昏欲睡了,我淫笑著向阿姨走去,阿姨朦朧中的問:「小傑你要做什麽?」

「我…我扶阿姨去我房間休息一下啊!」

也沒等阿姨答覆,我已經抱起阿姨往我房間走去,心理想著:「阿姨我要上你啊。」

讓阿姨躺下後,我並不急著把阿姨脫光,架設好欲備的V8,我先欣賞著這我夢寐以求的麗莉阿姨,一方面盤算著該如何享用這塊禁臠。

歲月似乎並沒在阿姨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只為阿姨帶來一種成熟撫媚動人的神態,那濃纖合度、婀娜多姿的體態,胸前那對豐潤的美淫乳、高挺的嫩白美臀,無一不是極品,不愧是當選過最佳模特兒的麗莉阿姨,雖然我極力控制,但下方的肉棒早就不聽擺布的高高翹起來,並不斷抖動著想要躍躍欲試。

解開豹紋的比基尼胸罩後,阿姨那兩團似乎久未人事的白嫩肉,像被禁錮許久般的,被我解放出來,我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對它又舔又吸又捏的,又用它暫時安撫我那不聽話的弟弟,果然是如白雲般柔軟的乳中極品。看著安詳的躺在我面前的阿姨,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她。

把那CUGGI的窄長裙拉上來後,才發現阿姨竟穿著黑色的蕾絲吊帶褲襪,加上透明的黑色內褲及幾根露出的稀疏淫毛讓我的理智完全喪失,我變成一頭猛獸攻擊著麗莉阿姨這白 的小綿羊,直到 不出精液…看著阿姨這付淫像忍不住又用相機拍了一卷照片,這才幫阿姨穿回衣服。

* * *

後來安眠藥用完了,爸爸以服用過多對健康不好而不肯給我,但我的小弟弟又非常想念麗莉阿姨的美嫩 ,時常靠打手槍也不是辦法,因此我只好使出最後的手段,趁爸媽不在時把阿姨騙來家裡。

「阿姨我有一部電影很優喔,要不要看一下?」

阿姨:「好呀!我最喜歡看電影了,快放來看吧。」

可是當阿姨看到錄影帶上的她,正被她平日疼愛的侄子姦淫著,於是氣憤得質問我:「小傑,這是怎麽回事?!給我說清楚!」

我邪惡著笑著:「阿姨精彩的還在後面呢!」

當阿姨看到螢光幕上自己像條母狗般被我從淫臀後 干著,幾乎哭出來,嚷著:「我要告訴你媽!你這惡魔,還不趕快把帶子還給我。」

我有恃無恐的:「帶子我有很多份,阿姨如果要留做紀念也沒關系。不過…上次你跟爸爸、叔叔的事媽咪可能還不知道吧!」

阿姨:「你…我是被強迫的…你還知道什麽?」

「是不是被迫的我可不知道,不過媽咪會怎麽想我就不知道了,妨害家庭罪恐怕是免不了的,而且…哼哼…」

阿姨:「你這小惡魔,你…你想要怎樣?」

平日嬌柔的阿姨無助的啜泣起來,我說:「很簡單,只要阿姨的身體讓我…哼哼,我是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看到阿姨又怕又羞的樣子,我反而膽子大起來了。

阿姨低頭想了一會,心不甘情不願的說:「好,我…我答應你,但這是我們之間的 密,絕對不可以讓人知道。」我滿意的答應了。

「阿姨,先過來幫侄子的弟弟服務一下吧,它很想念你呢!」

阿姨先蹲下來替我安撫一下我那許久沒 到美穴的老二,看著阿姨濕潤的水靈雙瞳一付欲語還休的嬌柔模樣,我不禁心疼的撫摸起那如綢緞般的發絲,阿姨則委屈的品 著我那『亢奮』的弟弟。

「這才乖嘛,阿姨…阿姨的技術真是棒,比起插昏迷時阿姨的美穴舒服得多了。」

「嗯…嗯…太大了!」阿姨被我的肉棒 的無法好好說話。

之後只要我想要,阿姨總會用各種方式滿足我。

* * *

媽咪:「麗莉啊你們感情這麽好!你乾脆收小傑當乾兒子吧。」

媽咪認真的說著,我則一邊起鬨的贊成,一邊桌面下的手則深入阿姨兩腿的深處,挑逗著阿姨的陰核,而蜜汁弄濕了內褲一大片。

阿姨:「我…我…好啊…喔…好…好啊。」

阿姨嬌 的臉頰微醺的答應著。

由於麗莉阿姨成了我乾媽,我更是恃無忌憚的出入阿姨的公寓,玩著 弄乾媽的淫肉體。直到一天放學回家,哥哥神秘的把我叫到房裡質問說:「說!你是怎麽搞到麗莉阿姨的?」

「哥,你在說什麽?我不懂耶。」

「少裝了,這些照片是什麽?!」哥哥拿出了麗莉阿姨的淫照說:「你再不說,我可要拿給爸爸了嘔!」

不得已只好一五一十告訴哥哥了。

「小傑,你真不夠意思,這麽好的淫貨竟然獨吞。虧我平常這麽照顧你,不管!一定要讓我爽一下才行。」

拗不過哥,只好把乾媽(麗莉)找來…當乾媽正一邊吞吐我的肉棒,一邊自瀆自己的淫蜜穴時,挺著大雞巴的哥哥突然出現(預藏在門後),對著乾媽淫汁淋漓的蜜穴插入,乾媽還來不及反應,哥哥早就做起活塞運動,「撲嗤、噗嗤、噗…」聲不絕。

乾媽從此就成為我跟哥的淫獸,有時瞞著我,哥還帶他那群死黨一起來輪奸乾媽,直到後來乾媽懷孕了,也搞不清楚是誰的小孩,只好找一個有錢的老公嫁了。然而即使在懷孕期間仍逃不過我們的魔爪,我們則趁機享受姦淫美 孕婦的淫樂。

●淫母

後來乾媽由於坐月子時無法滿足我的淫慾,因此我的淫慾魔爪就伸向了美 動人的媽咪了,年近四十,而仍貌似桃花,身材婀娜多姿像三十歲高貴少婦的媽咪成了我覬覦的美肉了。尤其是哥哥把他如何偷看美麗的媽咪洗澡告訴我,著實讓我血脈噴張,加上哥哥誇大的訴說讓我總是在夜裡一邊幻想著媽咪美艷的粉嫩白肉一邊手淫。

因此只要媽咪一說要換衣服或洗澡,我跟哥哥總是迫不及待的躲在暗處觀賞這場淫肉秀,看著那令人流口水的淫肉體一邊手淫直到噴射為止。後來甚至有一次忍不住慾火,趁媽咪午睡時偷偷地掀開那誘人的短裙,觀賞媽咪美麗的淫穴,甚而忘我的,隔著蕾絲鏤空內褲用舌頭去舔蜜汁,及用龜頭去磨擦那朝思暮想的神秘黑森林,有時還頑皮的輕扯那帶淫香的美 毛…

有一次,媽咪似乎燥熱難耐的哼唧起來,我以為媽咪醒來,害怕的躲到沙發後看媽咪的反應,沒想到媽咪竟一隻手撫弄起那37E的美乳,另一隻手則伸進大腿內搓揉起來,而且發出比剛剛更淫蕩的淫叫聲…看到這一景象的我,早就心猿意馬,但是又鑒於亂倫而不敢上前姦淫已變成一頭美 淫獸的媽咪,只好一直握著漲的火燒般的小弟弟拚命的打手槍…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原來是常來家裡找爸爸借錢的堂哥,但媽咪好像還陶醉在淫夢中不知道堂哥來了,堂哥走進客廳後也被眼前的淫像嚇一跳,但馬上像餓狼般撲向媽咪的美 肉體。

堂哥每次來我家總是色眯眯叮著媽咪那絕美的身材猛瞧,彷佛如果爸爸不在身邊,便要強奸媽咪一般,而媽媽咪總是不好意思的走進房間。有時我還懷疑他是藉口來找爸爸,其實…

只見堂哥扒開鈕扣熟練的解開胸罩,媽咪的一對美豪乳便滑了出來,一邊貪婪的吸吮、一邊以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媽咪 透的內褲玩弄起媽咪的蜜穴來,媽咪似乎在極大快感中呢喃著,而逐漸蘇醒過來,當看到堂哥正壓住她瘋狂的玩弄著她的肉體,媽咪掙扎著要掙開堂哥的巨大的身軀,但是堂哥怎麽可能讓到手的美肉掙脫,媽咪嘴裡一直喊「不要…不要…不…不可以…阿志…」但是身體卻不聽話的一直隨堂哥的逗弄而淫蕩的劇烈擺動著,堂哥後來為了讓媽咪不再喊叫,便把那硬的像黑鐵棍的雞巴挺進媽咪的櫻桃淫嘴,沒想到媽咪只失神的嗯了一聲就叫不出來了,身體更劇烈的淫動起來,只是一直發出淫蕩的哼聲,再也叫不出來,整個淫嘴被雞巴征服了。那付極度淫樂的失神模樣與平常端莊高雅賢淑,慈母的形象簡直判若兩人,令我久久不能忘懷(媽咪真是淫蕩啊)!

接著媽咪完全陷入淫慾當中…只見堂哥把被淫嘴舔弄得濕淋淋的雞巴抽出,對著媽咪那早以蜜汁橫流的騷 ,撲哧!一聲,狠狠的插入並瘋狂的 干起來。接著堂哥又把媽咪的粉嫩淫臀轉向他,像公狗姦淫母狗般的對著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並發出撲哧!噗哧!聲的做起活塞運動。

看著媽咪絕美的菊花蕾下的淫 被堂哥不停的 及媽咪淫獸般的失神淫叫,我不禁一股熱精全射了出來。

過一會堂哥也抵受不住媽咪那如泣如訴的淫蕩絕叫,而狂噴在媽咪的美肉穴中甚至把沒 乾淨的熱精用肉棒來回塗在媽咪白晰粉嫩的臉頰上,接著把沾滿淫蜜汁的肉棒,一手抓起媽咪的秀發強迫媽咪用嘴幫他把白濁的精液舔乾淨。此時媽咪已從剛才的失神狀態中回過神來,並啜泣起來,拒絕堂哥的巨根插入,但堂哥粗暴的硬是塞進媽咪的小嘴。

「想不到顏射這麽爽…嬸嬸的肉體真是美味,舔雞巴的工夫又這麽好,實在好久沒這麽爽過了…叔叔可調教的真好…嬸嬸舒不舒服呀?」

堂哥還威脅媽咪不能告訴爸爸,當然他想要時還得任他玩弄,看著媽咪邊吸吮含著雞巴一邊用無限令人愛憐的哀傷眼神低頭飲泣著,真恨不得沖出去殺死堂哥,但隨即又想到剛才媽咪那付失神淫蕩的模樣實在令我…

後來,堂哥總是趁爸爸不在家藉故來家裡想要姦淫媽咪, 媽咪的淫肉穴。起先媽咪總是想辦法避開,但有時堂哥似乎總在我家附近徘徊,一等爸爸出門就進來姦淫媽咪,媽咪雖極力的反抗,但最終仍逃不過被姦淫的命運,後來堂哥也知道媽咪避著他。

一次我藉口生病回家休息,竟發現堂哥帶他的弟弟一起上門姦淫媽咪,而我卻目睹了這場淫宴的發生,我不但不想拯救媽咪,反而覺得與其看著媽咪的美 肉體被堂哥姦淫,不如…(可是…這不就亂倫了嗎?)想到淫媽咪的蜜美淫穴及令人愛不釋手的玉乳…邪惡的念頭一閃,我偷偷地回房間拿出V8,想把這場淫美的淫肉宴拍下來,並拍成照片像作品般的欣賞媽咪那美 的淫肉體被肉棒無情的 弄,美 慈祥的臉龐被陽精塗滿而顯出的淫蕩模樣。然而這淫慾的快感卻征服了我,教我無法自己,一股強烈的想姦淫自己媽咪的念頭湧上竟至不能克制自己。

●試藥

曾經在醫院下班後到醫院找爸爸時,發現身為名醫的父親,竟姦淫著每個患者、醫生都想追的美女 長的很像中山美穗的護士長(但是看她只輕輕的發出「嗯…嗯…」的喘氣聲應該是被迷奸吧!我想),但由於藥櫃管制著而一直無法弄到安眠藥,只好把腦筋動到家裡開藥房的阿偉身上,沒想到他竟一口答應了,但是條件是我要幫他完成一個多年的心願(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早就想迷奸她那如姜文淑一般妖嬈的母親只苦於狠不下亂倫)。

我們約好在某五星級飯店討論,阿偉神秘的從桌下拿出一包藥丸及一瓶液體(我猜是乙醚)說:「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我爸那弄到的,要省著點用歐。」我建議先試用看看效果如何。正巧隔桌來了一位帶著兩個小孩的美少婦,看來不出30歲,一身香奈兒的套裝,不但襯托出她高貴的氣質,更顯出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看來至少有37D的美乳,如果那小孩不是叫她媽咪實在看不出來她是兩個孩子的媽(真羨慕她老公可以姦淫這樣的美 ),於是便鎖定了她為目標,阿偉先趁她去拿菜時把FM2放進她的水杯,接著就躲進女廁所等待時機,我則在外接應。

不久她果然有點暈眩,要進去化妝室,我便尾隨而進(天助我也,廁所竟正好沒人),由於藥效還未完全發揮,我便用沾乙醚的手帕由後捂住她的口鼻,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拖入阿偉早以躲藏的第二間廁所。

我們讓她趴在馬桶上,我先掏出我早就脹的快爆掉的老二讓她的小淫嘴濕潤一下,而阿偉則迫不及待的把她的套裝拉上腰際,露出雪白的粉臀(哇!雪白色的蕾絲縷空內褲),舔起她的陰唇來,而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扯開上衣瘋狂的玩弄她的美乳(竟有粉紅色的乳暈,不會吧!),不一會,她的蜜穴就 得不像話了。我捉著她那如絲的秀發,猛烈的 著淫嘴;而阿偉則已經撥開兩片充血的陰瓣,插入那片烏亮陰毛下的桃花源,不斷的抽插起來。我們直 得她喘氣噓噓,失神的呻吟起來。接著我們讓她坐在我跟阿偉的身上,阿偉 她的蜜 ,我則 她的菊花蕾 肉,成為男女男的姿勢。最後阿偉在她暖燙淫水的澆灌之下狂噴在她的子宮穴肉內,我則 在她那妖 的臉龐。

我們勝利的觀賞著這幅美淫圖,誰知一個美 的女服務生因為孩子的媽不見過久,竟向廁所走來。我們交換了一下邪惡的眼神,拿起預備的手巾,對著她如法泡製一番。我跟阿偉仗著體力,硬是又在兩個美人身上留下了我們這周的『存貨』。

看著兩人的全身及淫肉穴沾滿白色的黏稠液體,這才滿意的離去。經過餐廳時,看著那兩個無辜的小孩,想到剛才姦淫著她們的媽咪,不禁有一種淫邪的快感!

●美母之初淫

之後,趁著爸爸值夜班,哥哥又不在時,我用FM2把我朝思暮想的媽咪給迷奸了。那一對美乳及穿著全套蕾絲內衣、發亮的陰毛、黑森林之下的美 、粉嫩白 的肌膚、誘人的美腿、 體無一不讓我心蕩神馳,記得第一次由於太激動竟在媽咪的淫嘴裡就 了,但是看到濃稠的液體從媽咪的淫嘴中緩緩流出,讓我的肉棒馬上就又勃起了。

有一次我正用麻繩把媽咪綁成SM的模樣恣意的玩弄著,姦淫著平日對我諄諄教誨的慈母,誰知可能藥放得不足,媽咪竟突然醒來,把我嚇一跳。

媽咪看到自己被綁的模樣,以及我正一手 弄她的淫穴,一邊正用我的巨根在她的臉上來回的磨擦,不禁想到最近的亂倫淫夢竟都是真的!而她最寵愛的小兒子現正玩弄著她的肉體,不禁哽咽起來,並氣憤的責備我這不可以、這是『亂倫』,並要我放開她,最後竟罵起我來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堂哥的那招…把肉棒滑進正叫鬧著不停的媽咪淫嘴,直頂到喉頭,只隱約聽到「不要…不可以小傑…這是…亂…倫…不…」接下來由於肉棒不住的澎脹,媽咪的小嘴就只能吞吐著我的肉棒,再也講不出話來了。而看到母親因為羞恥、傷心而哭泣的我,反而有另一種強奸的快感。

接著我抽出陽具,而一張一合的淫花瓣正歡迎我的進入,我則往媽咪那早就不聽話的淫騷肉 直挺而入。腰部一沈「吱!」的一聲。直挺進到子宮的深處,原來捂住媽咪嘴的手也因為媽咪的一聲驚呼及接下來的「噢…嗯…噢」浪叫聲而變的沒必要了。

媽咪嚷著:「小傑…不要…不可以…媽咪…媽…快…死了…噢…快…不要…不…可以…」

我也叫著:「媽咪…我好舒服我要射在媽咪的花心裡噢!」

「噢…不…不可以…不可以亂倫,快停噢噢…噢…啊…」

我不理會媽咪,仍然在一陣狂插之後 在媽咪的淫肉 裡,然後把剩餘的精液塗抹在媽咪嬌艷的臉蛋上,至於是淚水還是精液我也分不清了。而媽咪還陷於失神狀態中,伸出淫舌舔著我的肉棒及臉上的陽精。

征服了媽咪後,媽咪苦口婆心的告誡我,鑒於我正當青春期沖動她可以原諒我,不會告訴爸爸,但要我保證以後不可以這樣,並要我馬上松綁,如果我真的有性沖動,她可為我口交,「但是不可以插入我的陰戶歐,阿傑,知道嗎?因為這是亂倫。」而我,也假裝因為怕被爸爸知道而答應了,「是,謝謝媽咪,我就知道媽咪最好了。」但是我心中卻淫笑著,「不要亂倫嗎?媽咪。」

本來也想過用那些媽咪跟堂哥交歡的照片威脅媽咪屈服,但是一想到這樣完全屈服的淫婦不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嬌羞的女人最美),而且再也看不到媽咪那付嬌羞欲滴、委曲求全為我口交並把我的精液吞下的惹人憐愛的模樣。

後來我更說服媽咪讓我 她的淫後穴,「媽咪插後穴就不算是亂倫了嘛!」媽咪總算拗不過我而答應了,「小傑,我…媽咪從沒肛交過,你要溫柔點噢!」媽咪無限委屈的說。從平日談吐高雅的媽咪口中聽到這樣害羞的話,又想到可以為媽咪的美肉尻開苞,不禁心喜若狂,我總算讓媽咪心甘情願的讓我 她的菊花蕊!

我總是用力捉捏著媽咪一對令垂涎欲滴的玉峰、一邊品味著媽咪全身散發出來的淫肉香,而隨著媽咪的淫動而蠕動起來;而媽咪總是害羞的掩住肥美的淫蜜穴(雖然蜜汁及淫蜜仍然流溢出來),堅持不讓我越界。我則狂 媽咪的淫嘴抗議,等淫液流透菊花蕊我才抽出肉棒,挺入淫後穴;而媽咪則忍不住的呻吟浪叫起來,一邊用手指 淫肉穴…媽咪的淫聲欲語還休、欲拒還迎的淫蕩樣顯示出平日受人尊敬的媽咪已經沈淪在 弄淫後穴的絕淫快感中。

每當爸爸不在的夜晚就是我跟媽咪的縱欲夜,而如果想要 媽咪的淫蜜 ,也只要先把安眠藥放在媽咪的咖啡裡,再把媽咪抱到房間裡盡情享用一番就可以了,真是一舉兩得。

●兄弟合淫

然而好景不常,一天晚上哥哥由於起來上廁所,撞見我正把昏睡的媽咪抱出房間。在哥一再的質問之下,我把整個來由告訴哥(這真是要命的錯誤),哥威脅我如果不讓他也 媽咪的話,他要告訴爸爸。我在不得已下只好答應他讓他搞媽咪一次。

又是一個『爸爸值夜班的日子』,而『哥哥也去同學家睡』,只不過今夜有些許詭異…

「媽咪今天我們來玩一個遊戲!」

「小傑,為什麽把我的眼睛蒙起來,什麽都看不到。」媽咪嬌羞中帶興奮的抱怨著。

我開始撫弄媽咪的全身,媽咪一下子就陶醉其中了,並隨著愛撫而發出呻吟聲,似乎有感覺了,接著換在一旁早已等不及要姦淫媽咪的哥接手了(我告訴哥不亂倫的規則),但哥仍忍不住對淫蜜穴的誘惑而腑身下去舔…

媽咪:「小傑不許亂來毆。」

哥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舔媽咪的淫乳,哥也真有一套媽咪被他舔的嬌喘連連:「噢…噢…我要美上天了…乖兒子…我要死了…噢…」

由於不能 肥美的淫肉穴,因此哥像是報復般的拚命對媽咪的淫嘴及菊花蕾猛烈的抽插,直到媽咪 了三次陰精,才不情願的把全部精液狂射在媽咪的淫蕊內,並看著媽咪那淫蕩失神,精液從淫後穴緩緩流出。

這晚,哥和我輪流上陣 的媽咪失神昏厥了好幾次,全身沾滿了白稠的陽精才罷休。不知情的媽咪還以為我精力過於旺盛呢!

此後我跟哥常以此模式 干媽咪,直到…

有一天因為老師請假,我提前回家,卻聽到從哥房裡傳來一陣陣淫浪又帶哀鳴的淫叫,而地上撒了一地媽咪被 的淫照,果然哥還是忍不住要 媽咪那鮮嫩多汁的蜜穴,看著媽咪帶著一臉無奈、欲語還休的模樣,而淫屁股卻不停的隨著哥的 干而猛烈搖擺,我不禁想到身為女人的悲哀,尤其是美人。

不久哥就被媽咪那會吸吮的美 搞的丟盔卸甲了,媽咪本來正欲稍作喘息,沒想到我竟突然加入戰局掏出像顫抖的肉棒,往媽咪這淫娃的淫肉穴 干,兩片陰唇隨著雞巴進出而翻出,我一邊用手搓揉媽咪的陰核,而哥也把剛才 了的雞巴,放入媽咪的淫嘴中復原,接著我們分別將雞巴對準前後淫肉穴襲去,媽咪根本無力反抗…我們像是取得某種默契般的恣意妄為的玩弄媽咪的淫美體,而此刻媽咪已成為我們的淫美肉了。

我們決定把媽咪調教成一隻淫獸,但那嬌羞無限的媽咪將永遠消失在我的回憶中…此後只要爸爸一離開家,媽咪便馬上陷入我們兩兄弟的魔掌,成為我們的禁臠。不管媽咪在干什麽,只要我跟哥想要,就立刻剝開媽咪的衣服, 干起淫肉 、尻來。有時媽咪正在跟人講電話,我們也不客氣的讓媽咪像母狗趴下, 起淫嫩穴,媽咪只能對著電話「嗯…嗯…」不絕,對方還以為媽咪在熱烈的回應他,哪裡知道…更有時,媽咪背對我們在流理台做飯,看媽咪擺動的淫臀肉,似乎在挑逗我們,當然免不了又是上前推倒,一陣的狂 的懲罰。

後來媽咪乾脆連內褲都不穿,以方便正值青春期的我和哥的『需要』,甚至連媽咪如廁都不放過,媽咪一面解放下面的熱流,一邊淫嘴正含著哥的巨根套弄吸舔,而哥有時乾脆就把尿撒在媽咪的淫嘴,強迫媽咪喝下,享受這淫辱媽咪的快感。到後來即使爸爸在家,也會趁爸爸睡著後,硬拖著媽咪 弄淫美蜜穴及淫乳…

說來媽咪也真偉大,一人要服侍我們三個男人(只是爸爸不知情罷了)。

●阿偉的願望

阿偉得知我已經成功的 到媽咪的淫 後,迫不及待的找我『共商大計』,阿偉:「小傑,你當初答應我的事可忘了!」

「安啦!一切包在我身上」。

當時由於乾媽正坐月子,媽咪又出國旅行,因此我的肉棒早就沈寂許久了,正好阿偉要我幫忙,於是我就對阿偉裝出為難的臉色說:「你的忙我是一定幫,只是幫助別人姦淫自己的母親是違反道德的除非你…除非你給我一些好處。」

阿偉迫不及待的:「你要什麽盡管說好了。」

「我…我…只要能跟玩一次伯母就夠了。」

阿偉考慮了一下沈重的說:「好吧!但是只有這次呦。」

「當然,當然」,我喜形於色的答應著。

我們商量好後,趁著一次阿偉的爸爸出差的夜裡,我藉口討論功課去睡阿偉家,以便展開『淫母計畫』。

首先阿偉邀請我一起觀賞『文淑』(我這麽 稱伯母)的美 淫肉浴,正值狼虎之年的伯母不知到道我們正在門外『觀摩』,還淫蕩搖擺著嫩淫臀肉、及搓揉著淫美乳向我們打招呼呢!都快四十歲的人了還保持每天上媚登峰健身,這根本就是為我們姦淫她準備的嘛!直看到我幾乎把持不住的要沖進浴室 干伯母的淫肉 ,卻被阿偉阻止,想必他時常忍受這種煎熬吧。猛一想起在這只有我跟阿偉及伯母的寂寥月夜裡,那沈悶的氣氛真令人激賞。

伯母跟我們一起喝下我從家裡帶來的葡萄酒,我說:「伯母,我爸說多喝葡萄酒可以美容皮膚。」

「真的嗎,那我要多喝一杯了。」

伯母哪裡知道亂倫的淫亂之夜就要展開了…

藥力發作後,我們等不及把伯母抱進房間,於是就在客廳『享用』了起來…阿偉似乎壓抑了很久般的幾近瘋狂的 弄她那美 動人的母親,我則細致的品 著有同學母親中最淫騷的母親之封號的伯母的一對38D淫美乳。在第一回合的姦淫結束後,由於害怕阿偉約完會的妹妹回來看到,我們便轉移陣地把伯母抱到阿偉父母房間的水床上,並用童軍繩把伯母捆綁起來,被捆綁的伯母看來更楚楚動人,格外讓我們淫性大發…伯母的淫美肉則任我跟阿偉予取予求,我們一直 干到天亮才疲憊不堪的把我們的肉棒插在伯母的騷肉 及尻中睡去,沒想到伯母被我們玩弄了一夜後竟先醒過來了,還好我睡前先把伯母捆住,否則後果…

『文淑』從嗚咽到泣不成聲的責罵我們:「小傑、阿偉你們在做什麽,這是亂倫…嗚嗚…老師平常是怎麽教育你們的…」

阿偉嚇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我當機立斷,一面捂住伯母哭罵的嘴,一邊示意阿偉趕快 伯母的淫肉穴。沒想到伯母仍舊頑強的抵抗,我只好邊 著淫嫩蕊,一邊摑打伯母的豐腴的淫臀。阿偉:「你怎麽打我媽!」沒想到一會兒伯母的責罵竟變成動人的呻吟了:

「嗚嗚…嗯…嗯…啊…阿…啊…噢…嗯…還要…要…給我…嗯…嗚…」

如泣如訴的淫叫的,原來伯母竟是SM的淫獸啊!害我跟阿偉著實費了一番工夫才『說服』了『文淑』成為人盡可夫的淫婦。

從此我跟阿偉不但搞各自的母親,甚至還互相交換母親來 ,我們的目標是組織一個地下的『淫母俱樂部』,截自目前我們已經在同學間擁有七個以上的會員,我還是首任主席呢,亦即我們同時擁有七位安全而衛生供我們姦淫的美肉娘,而我更為『性運』的是又有乾媽(麗莉阿姨),可以在姦淫別人的母親之外多了一項選擇。而最近會議更通過我們對會員的親屬(十族)保有姦淫權,阿偉那長的像洋娃娃的稚嫩小妹將首先獲得我的臨幸…那麥芽色的肌膚及像安室奈美惠的臉蛋身上卻垂著不相襯的巨美乳,著實是令人迫不及待想要 的童顏巨乳。

後來我跟阿偉繼續合作,而 得最過癮的,莫過於一次我跟乾媽上教堂時,認識的那位來自法國、長的很像沙朗史東的美 修女了,她是我們去懺悔我們的亂倫行為時的最佳慰藉了。

●尾聲

目前我跟阿偉已經是高三的學生了,因為聯考我們也收斂不少,想 穴時就找各自的媽咪解決,不再『東征西討』了,因為我們決定一起考上大學,因為大學裡來自全國的佳麗正是我們的新天地…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