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假屋之荒淫

2017-04-27     WoKao     檢舉     收藏 (24)

現在不好意思啦!等到渡假屋才讓你摸嘛!」楊太太溫柔地望了望我,又指著船倉說道:「咦!你太太跟那位先生好親熱哦!你不會吃醋嗎?」

我透過船倉的大門望進去,果然見到瑤芝坐在梁先生的大腿上。她一條雪白手臂搭在男人的肩膊,另一隻手已經伸入他的褲 裡。而梁先生環抱我太太的嬌軀,一手撫摸她的乳房,另一隻手順著我太太雪白的大腿一直探入她的裙子裡面。

我笑著對楊太太道:「本來就會吃醋,但是因為有了你,就不會吃醋了嘛!」

說著,也把手伸到她的裙子裡。楊太太並沒有阻止我,卻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先別這樣嘛!怪難為情的,晚上再給你啦!」

「既然已經摸到了,你就讓我伸到裡面一下吧!」我涎著臉道。

「那你就快一點,讓別人看見怪不好意思哩!」

我迅速把手伸入楊太太的內褲裡面,先摸摸她的恥部,原來她沒有陰毛,好一個光滑可愛的陰戶,再摸入她的陰道,原來已經濕淋淋,滑膩膩的了。我笑道:「楊太太,原來你也已經動情了,如果現在是在渡假屋裡,我一定饒不了你。」

「你快把手指伸出來啦!我就快給你逗死了!」楊太太顫聲說道:「你先放過我,晚上再好好讓你玩吧!」

我把手從楊太太的底褲裡伸出來,說道:「那我們現在做些什麼好呢?」

「我們到門口那張長凳坐下來,去看看大家怎樣玩,好不好呢?」

「這個主意倒不錯!」說罷,我和楊太太便移身,到長凳坐下來。

這時,船艙的燈光已經被人調暗,但是,我們在外面仍然清楚看見裡面的動靜。有些人分散到船上的各處去了,船艙還留下四對男女。我太太以及楊先生她們也在其中。

「哇!你先生都好英俊哦!不過他現在正和別的女人親熱,你會不會吃醋呢?」

「多少都有一點兒啦!不過既然參加這種活動,當然不能計較這些了!」

「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剛才你這樣問過我所以我也這樣問你了。」

「 !你報復!真壞!」楊太太的粉拳輕輕錘了我一下。

「更壞的還在後面哩!晚上你就知!」

「哼!才不怕哩!難道你還會把我吃了!」

「我不會吃你,但是會讓你吃,讓你喝,讓你飲得如癡如醉!」

「哼!先別誇口,未試過還不知哩!咦!你看,你太太的衣服被男人揭開,那位先生在吃她的奶啦!你太太的乳房好大哦!」

「你的也不小哩!又尖挺又彈手,真好好玩!」說話中我已經把手摸到楊太太的酥胸。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說道:「你剛才還不讓我摸你下面哩!你看你先生那邊,他把素芳的底褲都扯下來了!」

「人家羞嘛!」楊太太目不轉睛地看著素芳那邊,說道:「哇!她底下好多毛哦!你剛才摸過我,會不會介意我底下光禿禿的呢?」

「那裡會呢?我甚至最喜歡你那樣的,今晚我一定抱你吻個痛快!」

「聽你這樣說,我好像一身都酥麻了!」

「你和你老公想必也這樣玩過啦!是不是呢?」

「有是有,不過如果和你這樣玩,一定有不同的感受的。」

「看!你先生那條被素芳掏出來了!」

「死素芳!這樣郝,卻不去嫁人了!」

「你認識周先生的姨仔嗎?」

「認識,其實她是我中學時的同學,我老公也是她介紹的,我老公娶我之前,早就和她有過性關係。但是玩世不恭的素芳卻不肯嫁人。我們結婚後,她仍然纏住我老公。這次會參加周先生的聚會,還不是由她而起的。」

「是怎樣一回事呢?可以祥細講給我聽嗎?」我好奇地問。

「我老公經常瞞著我和素芳幽會,但是他始終待我很好。所以我也隻眼開.隻眼閉沒有和他們計較。誰知有一次,我出街回來時,老公立即把我脫個精赤溜光,抱到床上大幹特幹起來。其實這種事平時也有過,我老公喜歡對我突襲,因為他驟然搞我時,我特別容易興奮。」

「好!我也要學學你老公了!」說著,我把手突然伸入楊太太的上衣,貼肉地捉住她可愛的乳房。

「你讓我說下去嘛!又動手動腳了。」楊太太嘴裡雖然這麼說。卻沒有阻止我撫摸她的乳房。我笑道:「你讓我摸著奶子講故事,一定講得更好聽。」

「你既然喜歡這樣,我也不勉強阻止你。不過你不要逗我的乳尖,否則我就說不下去了。繼續講那一次吧!正當我老公把我整得欲仙欲死時,素芳忽然從洗手間走出來,估計在我回來之前,她正過來和我老公幽會。但是,那時我正赤身裸體地讓我老公幹,所以 的反而是我。不過素芳之突而其來並沒有影響性慾高潮中的我,我仍然軟綿綿地任我老公在我肉體的橫衝直撞。素芳見我已經發現她了,也沒有避開。反而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湊過來玩三文治。那一次,因為有第三者在場,我反而得到前所未有過的高潮。我老公也真有能耐,他把我幹得像一攤爛泥似的。繼而在我面前和素芳性交。那時,我也不知道計較什麼了。 是懶洋洋地望著兩條肉蟲在我身邊翻來覆去。後來,素芳和我老公就不再偷來暗去,而是公開介入我們夫婦的性生活裡。經常三人大被同眠。有一次,素芳告訴我們關於她姐夫這個組織的事,並 我們也加入。我老公欣然答應了,我也抱著好奇的心理跟她來了!」楊太太說到這裡,我故意撚了撚她的乳頭,弄得她叫道:「哎呀!叫你不要逗我的奶頭嘛!癢死我了!」

我笑道:「你那麼敏感,你老公一定很輕易就可以制服你的!」

「你說得不錯,我老公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在床上把我擺平了,所以有時素芳和我們同床玩時,我都 有做觀眾的份。素芳就很會玩,她和我老公性交的時候花樣百出,每次可以玩有個鐘頭以上。」

這時,我們看到船艙裡有了新的動靜,素芳和我太太以及梁先生交談了幾句,我太太就離開梁先生的懷抱,坐到楊先生的身邊。而素芳則投入剛才抱著我太太親熱的男人懷裡。楊太太見了,即對我說道:「素芳主動交換對手的目的,一定是想讓我老公嘗嘗你太太的滋味。」

我笑道:「他玩我太太,我玩他太太,這事最公平啦!等一下我就看你老公怎麼玩阿芝,我也怎樣玩你,你可不能再推搪了呀!」

「我渾身上下已經已經被你摸遍了,還有什麼好推搪呢?」

「但是我想摸摸你的小腳兒,你都不肯呀!」

「你真頑皮,什麼不好摸的,為什麼現在就一定要摸人家的腳呢?我不是說過,到了度假屋就讓你為所欲為嘛!你都等不及?你看,船都快到碼頭了。」

我向岸邊望去,果然已經看見碼頭了。便在楊太太耳邊說道:「一到目的地,我第一時間把你剝個精赤溜光,痛痛快快地幹一場!」

楊太太溫柔地一笑,說道:「知道了,急色鬼!」

船上的各對男女還在像初戀情侶一般親熱,直到遊艇泊岸,才雙雙對對下船。走了一段不短的小路終於到達了一處幽靜的渡假屋。進入裡面,一條潔淨的走廊兩旁,每邊各有四個房間。我們一行剛好每對男女有一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