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同學和她母親的玉足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7)

班上來了一位插班的女生,她的名字叫王琳兒,長的清秀可人,一條長辮子披在身後,好迷人的一位女生,所有的男生都想讓她成為自己的同桌,可惜自已都有同桌。班主任指了一下我旁邊的一個空坐位說:「王琳兒,你就坐到方寧那裡吧。」哈哈哈,真是美死我了。於是,王琳兒就成了我的同桌。王琳兒烏黑的髮辮,個子苗條,-副很聰慧的表情。

我首先介紹了自己,我說:「我叫方寧,很高興認識你。」王琳兒露出笑容,我們就這樣認識了。我喜歡叫琳兒,她的神情中透著一種憂傷,有時會情不自禁向窗外望去,我開玩笑地說:「是不是喜歡班上哪個男生了。」琳兒很認真地辯解說:「不是這樣的。」

期末考試,我和琳兒都考入了年級前十名。琳兒性格活潑可愛,我和她經常放學一塊回家,我們彼此都走一個方向。一次,琳兒穿長跟鞋,不小心扭了腳,我趕緊扶她作在路邊花池的台子上,脫下她的高跟鞋,給她按摸,琳兒穿了一雙水晶襪,可愛的小玉足包裹在晶瑩剔透的絲襪里相當誘人,我把她的小腳放在手心裡按摸良久,不舍的放下,最後琳兒都不好意思了,紅著臉說:「好了,好了,不疼了,謝謝你啦。」一直到了晚上我還回味著琳兒小腳丫的味道,真是讓我迷戀,我心裡動了要占有琳兒的念頭。好欣賞琳兒體育課換球鞋的樣子,長發披在前,玉足輕露。「你穿多大碼的鞋呀?」有一回我問她。「噢,穿36的。」「這麼小呀!」我說。琳兒說:「我媽腳更小的,她穿35的鞋。」

我心裡仿佛動了一下,我有戀足癖,特喜歡女生的小腳,平時也喜歡偷看她們穿脫絲襪的樣子,心裡當時就感覺特興奮,自己也有點搞不清楚是什麼時候有這愛好的,但被我偷偷欣賞的女人的小腳丫最小也是36、37的,像35的從來沒見過。反正知道琳兒他*的腳是35的之後,我心裡就有一種特別想欣賞她媽媽玉足的念頭,心裡,哪天要是能看看她他*的小玉足就好了。

我有了一個念頭,先占有琳兒,再占她媽媽。

琳兒是六月十六號的生日,那天我們約好在郊區的一個小賓館的餐廳里給她過生日,酒過三尋,菜過五味後,琳兒不勝酒力,有點昏昏欲睡的樣子,我開了個房間,扶她進去後,我把她抱上床,看著這個如花似玉的小美女躺在床上,我興奮的很,我脫去她的高跟鞋,琳兒穿的是我給她買的36碼的鞋,並特意穿了一雙我給她買的肉色長筒絲襪。

我掀開她的長裙,一雙玉腿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貪婪的撫摸著,舒服啊!還有她的絲襪小美腳,我用手捏來捏去,真是享受呀!我想起她說的她他媽咪的小腳還要小一號,命根子立馬硬了,早晚有一天我也要享受享受一下她他媽咪的美麗身體和性感小腳。

小美女被我脫去全身的衣服,琳兒穿著紅色的性感小內褲和白色的乳罩,在脫她內褲的時候,我屏住呼吸,我分開琳兒的玉腿,我慢慢褪下她的絲襪褪到臀部以下,我欣賞琳兒的花心,嬌小甜美的處女膜呈現在我的眼前,琳兒果然還是處女,沒有出乎我的想像。

我分開琳兒的花唇,仔細欣賞她的嬌美的花膜,真的好美,她是琳兒處女的象徵,我真的要開琳兒的花苞嗎?最後,占有玲兒,把她變為自己私有財產的念頭征服了我,我決定要動手了。我伸出舌頭舔了舔了琳兒的花唇,然後狂舔起來,慢慢的琳兒的蜜洞流出了大量的蜜汁,我早已脫掉內褲,我把征服琳兒的寶貝對準琳兒的花心,插了進去,幾乎沒有絲毫抵抗,花汁起了潤滑作用,只聽的『撲哧』一聲,我知道琳兒已經被我開了苞。在瘋狂抽插了十分鐘後,我的寶槍發射。

我終於如願以償的占有了琳兒,琳兒醒來後哭了,我說我會對她負責的,她這才止住了哭,乖乖的倒在我的懷裡,任我撫摸了,我又捧起琳兒的絲襪腳,用手捏來捏去,琳兒有點吃驚,她好害羞,極力想抽出玉足,但我被我捏的緊緊的,她的小腳根本逃不了。我說:「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乖乖順從我,不准反抗。」

琳兒委屈的看了我一眼,她知道她的處女身已經被我占有了,儘管很不習慣,但小腳再不讓我撫摸,沒有什麼意義了。只好溫順的伸出她的小玉足。

我知道,我已經徹底的占有了琳兒,她的一切都屬於我了,她的身體已經成為了我的私人財產,她的身心被我征服了。

從那以後,我經常找機會,撫摸玩弄享受琳兒的絲襪小美腳,我並不是每次都占有琳兒的身體,還是以撫摸琳兒的絲襪腳為主,這樣能讓琳兒保持一個健美的體態,同時也保持少女的朝氣。琳兒也從一開始的抗拒到慢慢適應了我這種癖好,每次都換上不同顏色的長筒絲襪,供我撫摸享用,隨著次數長了,一拿起她的小絲襪腳,琳兒全身都會起反應,乳頭慢慢發硬,花蜜慢慢釀出來,這特別符合我的胃口。

有一回琳兒說她媽媽常穿的一種水晶肉色長筒絲襪,我們這裡沒有賣的,還是她他*的同事從韓國旅遊時給捎的,我高興的對琳兒說:「下回你穿上來找我。」琳兒羞澀的點點頭。

那天下午,我家中無人,我把琳兒約到家裡。看著眼前的性感小美女,我迫不及待掀起她的裙子,果然一雙秀美的玉腿玉足非常的精彩,誘人絲襪曾經套在琳兒母親的小美腳上呀,興奮的感覺讓我感覺就像是在天堂,我捧起琳兒的絲襪腳,溫柔的揉捏著,我問:「琳兒,你媽的小腳真的是35碼的嗎?」

琳兒羞澀的說:「對呀。你問這個幹嗎?」

我說:「那真是好性感,我想撫摸伯母的絲襪腳!」琳兒生氣的打了我一下。

占有琳兒媽媽肖雪芹的機會終於來了。

放假那天,我要了琳兒家的地址,相約暑假一起去打那羽毛球。琳兒住得很遠,在汽車隊家屬院。暑假的一天上午,我去找琳兒,好難找。聽到有敲門聲,打開門後,琳兒看見我拿著羽毛球拍站在外面。

琳兒趕快讓我走進她的閨房,看見放在書桌上的輔導書,笑著說:「這麼用功啊!咱們去打羽毛球吧,就在汽車隊院內。」琳兒很興奮,換上運動鞋,跟我下了樓。

汽車隊籃球場很平坦,平時用來停放汽車,現在汽車都跑運輸去了。我們一直玩到快到中午,每個人都汗流浹背的。琳兒打累了,站在一邊休息,我一看,也不想打了,也停了下來。

琳兒對我說:「中午別回去了,在我家吃飯吧!」

我點點頭,心裡美滋滋的,我和琳兒來到只有一牆之隔的汽車隊家屬院,裡面是一排排的平房。

走進琳兒家,我看到一位長發披肩的三十八九左右模樣的少婦,琳兒喊了一聲媽說:「這是我的同學小華,剛才我們在一起打羽毛球,可累了,你給我們做點好吃的吧!」

我喊了一聲:「阿姨。」

琳兒的母親肖雪琴很清秀端莊的樣子,披肩長發顯的很飄逸,不大的小腳上蹬著一雙鞋面有朵花的綠色塑料拖鞋,果然嬌小玲瓏,比琳兒的玉足還小一號,真是可愛無比。她穿著一條潔白連衣裙子,她還穿著一層肉色的薄薄的絲襪,越發顯的她的小腳晶瑩迷人,真是一件寶貝,我真想得到她這對美麗的玉足,我想撫摸她的絲襪腳。

一想及她是我心愛琳兒的母親,我強壓下這不健康的念頭。

走進屋裡,我和琳兒圍著桌子吃飯,是帶魚和白米飯,很好吃。琳兒的母親坐在沙發上看我們吃。吃完飯,琳兒把筷子和碗拿到廚房去沖洗。只剩下我和琳兒的母親,我坐在她的對面,我說:「阿姨燒的帶魚很好吃。」琳兒的母親笑著說:「是嗎!」問我:「是否吃飽了?」我剛想說:我吃飽了,琳兒媽媽又給我盛了一碗米飯給我,聞著她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我有點迷醉。她的問話讓我感到一絲母愛的溫暖,她的聲音很柔軟,有著一種特殊的磁性。

琳兒和她長的很像,但琳兒的他媽咪的身上散發出的成熟女人的風采,是琳兒所比不了的,自然,琳兒是我心愛的女孩,但我對琳兒的母親也有一種強烈的好感,我隱隱地感到這個女人很孤獨,同時身上又散發著成熟女性的獨有的魅力。也許覺得裙子並不舒展吧,琳兒的毋親擺弄了一下裙裾。可以看的出琳兒的母親是穿著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綠色的半高跟拖鞋襯的她的美腿誘人無比,她擺動的姿勢始料不及地過大,性感的大腿暴露無遺。

琳兒的母親顯然意識到了什麼,表情有些尷尬,我急忙裝著往別處看的樣子,但想及她的性感的美腿,不由的一陣衝動。她有些拘謹,低下了頭,秀髮披散在豐滿的前胸。

我看琳兒母親沒有看我,我放肆的欣賞她誘人的玉腿,迷人的穿有綠色拖鞋裡的玉足,別看琳兒母親有三十多的樣子,但在我心裡比年輕的女生更有一種讓我心動的感覺,這是美麗少婦獨有的風韻。她仿佛有些覺察到我在欣賞她,慢慢抬起頭,但一臉的紅暈,襯的她更是迷人,我的心裡真是迷死她了,但一想及她是我同學的媽,只好強忍住衝動。琳兒刷完碗後,忽然想起來家裡沒有鹽了,就叫了一聲:「媽,我下樓買鹽去,過一會回來,方寧,你先在家裡坐一會吧。」我說:「行,你快點呀,一會再接著打球去。」琳兒說:「好的。」琳兒的母親一看性格就是文靜型的,琳兒一走,她就更拘謹了,我只好沒話找話說:「阿姨,你的衣服挺好看的,穿起來挺合身的。」一見我誇她,她有點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把手裡的茶杯弄掉在地。她『呀』了一聲,我忙說到:「阿姨,不要緊,我收拾一下。」她正推辭,我已經彎腰在她腳下用手拾茶杯碎片,我說:「阿姨,你先別動,你腳上面有碎片。」她果然不動。我大膽的用手抓起她的濺上碎片的右足,碎片很細小,在琳兒母親的拖鞋裡也有,我把她的右拖鞋脫掉,把拖鞋的碎片倒乾淨,然後我捧起琳兒母親的玉足,仔細檢查上面有沒有碎渣子,她的玉足包在一層薄薄的絲襪里,顯的晶瑩無比,琳兒她母親的玉足我捧在手心裡仔細的欣賞著,35碼的小玉足就像是一件珍寶,簡直是迷死人了,我取下她玉足上的碎片後,竟然有一種舍不的放下的感覺,我熱血上涌,我認真的欣賞這件珍品。琳兒的母親,臉越發紅了,她動了動身子,急著抽了一下她的小腳,沒想到幅度過大,她雪白的連衣裙開了一道長縫,誘人的玉腿被我一覽無餘,春光無限美呀!!!我一看,血氣上涌,心裡突然升起一個念頭,一定要把她的長筒絲襪搞到手,把手順著她的玉腿就撫摸了上去,不過沒等摸到她的大腿根,她使勁夾住她的玉腿,讓我無法得手。

一見她這樣,我想起她是我同學的母親呀,我打了自己一個嘴巴。說:「阿姨,對不起,我溷蛋。」她一見我這樣,就說:「你別打自己呀,現在的年輕人都好衝動,我原諒你。但以後不能再這樣了,你和琳兒是好朋友呀!」

琳兒買鹽回來,我們一起再去球場,走的時候,我對著琳兒的母親說:「阿姨,我走了。」琳兒的母親看著我們說:「好好玩去吧,注意安全,方寧抽空再到家裡來玩。」我說:「好的。」我心裡升起一股衝動,琳兒母親的玉足,她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的誘人玉腿,我總算還能有再欣賞的機會的,嘿嘿,讓我再來玩,來玩你的絲襪腳吧。

琳兒回來後,我們又打了一會羽毛球,在休息的時候,我讓琳兒把她他*的長筒絲襪偷出來給我拿回家,琳兒起初死活不同意,但禁不住我再三要求,只好回家趁她媽媽不注意,偷拿了一雙她媽媽剛換下來還沒有洗的長筒連褲襪。回到家,拿出琳兒他媽咪的長筒絲襪,她的迷人修長的玉腿,晶瑩圓潤的香足就浮現在我的面前,我心裡升起一個念頭,一定要把琳兒她媽搞到手,我願意負出任何代價。我告誡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可青春期的躁動總是在某個時段悄然來臨。一天夜晚,我夢到了那雙誘人性感的絲襪美腿,第二天早上我發現自己的短褲濕漉漉的。第-次為某個女人遺精,我覺得自己很骯髒。我竟然迷戀同學的母親,這一陰暗的心理纏繞著我,使我再次見到琳兒的母親時內心總是無法平靜。她的成熟,她的端莊,她的性感,撞擊著我朦朧的青春期性慾。

終於迎來了高考。悶熱的7月份,我把所有的衝動都發泄在考試上。8月份的一天,我接到了本地某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琳兒也如我所願考上本地的藝術學院。一切都塵埃落定後,我的心緒反而失去了平靜,我知道它來自於另一領域,正如火山底部岩漿的涌動。美麗的享受,享受琳兒的絲襪小美腳好爽。我急著找機會要得到她他媽咪的絲襪小美腳,這段時間聽說琳兒的母親要改嫁,我心裡特別著急,我應該下手了。在-個並不炎熱的夜晚,在聞著琳兒他*的長筒絲襪的時候,我的頭腦里突然滿是幻想,琳兒母親的絲襪美腿和香艷玉足在我的頭腦里繞來繞去,我一定要再欣賞她美麗的玉腿和撫摸她誘人的小腳,下定決心後,我走向了去琳兒家的路上,心裡盼著琳兒千萬別在家。我忐忑不安的敲響了琳兒家的門,開門的是一個中年男人,我有點吃驚。

琳兒媽媽一見是我,臉有點發紅。愣了一下,問:「你是來找琳兒是嗎?」她的聲音很柔軟:「琳兒去他表姐家了,你先到琳兒屋裡坐一會吧,這是岳老師。」我問了岳老師一聲好,然後坐在琳兒的屋裡等琳兒。我心底特不高興,想起剛才那個中年男人我心裡就挺不舒服。我滿腦子都是琳兒媽的絲襪小美腳被另外一個男人撫摸的情景,我心裡煩的很。想馬上離開,但又拔不動腿。正當我尷尬的不知要做什麼好的時候,再次聽到柔軟的聲音:「你慢走。」那個男人終於走了。機會來了,哈哈哈。我的腳邁進客廳,內心卻忐忑不安。我面對著一位比我大20歲的溫柔的女人,她依然穿著那條白色的裙子,依然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美麗的絲襪腳依然那樣迷人。我們在屋子裡交談。時間-分一秒地流逝,我猛然抬頭看到牆上的鐘,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琳兒媽說:「好像琳兒不回來了,她到是說了要是10點多不回來,就在她表姐家住下的,要不你明天再來找他吧。」我只好站起身,說:「阿姨,那我先走了。」但內心實在捨不得走,我內心想留下多看一會她的絲襪美腿。琳兒的母親也從沙發上站起來,她還是坐在一年前的那個木製海綿沙發上,我內心的某種東西突然被觸動了,在紗門旁我猛然回過頭,一下子抱住了她。她還處在驚詫之中,本能地推開我的身體,嘴上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她用力扭動,想掙脫掉我的懷抱,可她哪裡能夠。我用力的把琳兒的媽媽抱了起來,來到裡屋,把她橫放在床上.她扭動,掙扎,大聲說:「方寧,你想對我作什麼,我是你阿姨,是你同學的母親。你不能太放肆。」

我自然聽不進去,我沒話找話說著:「阿姨,我喜歡你,我需要你。我早就對你的美腿小腳著迷了!」肖雪琴氣的臉色發青,她狠狠的說到:「你竟然敢對你同學的母親動粗,上一回我就看出你不是個好東西,我要把這事告訴你家大人和你的老師。」我狂野的說:「我不怕,怕也得先嘗嘗你的鮮再說!」說著,我脫去她的僅有的一隻鞋,那另外一隻剛才她掙脫掉了,我撫摸著她的香足,包在簿簿的一層絲襪里,她的玉足是香艷無比。我順著她的大腿撫摸上去,穿著絲襪就是和不穿不一樣,摸著琳兒母親的絲襪美腿,那感覺真是美死人。琳兒的母親奮力阻止,她大聲說:「好孩子,不能對阿姨這樣子,你不能非禮阿姨呀!」她用力夾緊玉腿。我抓住她的可愛的兩隻小香足,琳兒媽媽著急,她奮力的抽動雙腿,她要拚死保護她的貞潔,可她哪裡及的上我的力氣大,她根本無法從我手抽出她的小玉足。看著自己的小腳被我抓在手裡,努力無效,再說她看到我只對她的小腳著迷,就放鬆了警惕,不再極力掙扎了。

慢慢的,她的玉足乖乖的任我撫摸了,好美的一對小腳丫,真迷人,手感真好。欣賞撫摸了雪芹的絲襪小美腳足有二十分鐘,雪芹一直閉著眼睛,我看著她成熟的迷人的臉,心想:我一定要徹底占有她,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肉體上徹底占有她,這樣她的絲襪小美腳才能真正的屬於我,我被這個瘋狂的念頭折磨著興奮著狂喜著,我趁琳兒媽媽不注意,慢慢分開她的玉足,偷窺琳兒母親的裙底春光,她沒有發現,正羞澀的閉上眼。我認定,只有占有琳兒母親的身體,才能長期占有這對美麗的絲襪腳。我越分越大,她的三角內褲露了出來,琳兒的母親驚叫一聲,用力的夾緊玉腿,但已經來不及了,我瘋狂了。我趴在她身上,壓住她的左腿,然後右手使勁抵住她的右腿。她驚叫著,再也無法合攏她的玉腿了,正好讓我為所欲為。我準備脫掉那雙包裹玉腿的長筒絲襪了。

知道我的意圖後,肖雪琴紅著眼,極力阻止我,她不能允許一個和她女兒一般大的男孩侮辱她的自尊,可我不管這一套,我要滿足我心底的感覺。我把她的裙子用力向上搋起,我抓住絲襪的褲邊,想往裡伸出手指插入,然後向下拽,肖雪琴抓住我的雙手,不讓我進入她的褲襪內部,我把她的手反扭到她的身後。興奮,愉快,快樂。我興奮到極點了,我總算把琳兒她媽媽搞定了。她豐滿的臀部,使我脫她的絲襪要用手使勁撐大才能脫下來。脫她的絲襪的感覺真是好美妙。我內心祈禱著,渴望占有她的美腿。終於,她的絲襪被我脫下直到玉足的位置,雪白的大腿展現在我的眼前,誘人的風景,我捧起她的一對小絲襪腳,放在鼻子下面大口的吸了一口氣,香艷的味道讓我更加瘋狂了。

琳兒的母親全身乏力,但仍然說:「小華,你喜歡的阿姨的長筒絲襪就拿走好了,你趕快走吧!」我對她說:「你的長筒連褲絲襪呀,琳兒已經給過我一雙了。」她驚慌的說:「什麼,這個孩子怎麼這樣呀?」我說:「阿姨,我要長期占有你的絲襪腳,可不可以呀?」琳兒母親的臉漲的通紅,她看著瘋狂的我,氣憤無奈的說道:「好,阿姨的絲襪腳是你的了。現在看夠了你抓緊走吧,不要讓琳兒看見,你以後找機會再來,你再……」我接她的話:「讓我再什麼呀?」肖雪琴羞的滿臉通紅,光看著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我的一隻手滑進她的白色裙子裡,平生第一具給我帶來強烈衝動的成熟婦人的身體。像過電一樣,同時也提升了無比巨大的勇氣。掀起下她的裙子,我看到了紅色的三角內褲,離我是那麼的近,我伸手想把它扒下來,就說:「你抬一下屁股!」

肖雪芹這時有點迷醉,她依言臀部上抬,我正好順手抓住她的內褲的邊,使勁往下一褪,肖雪芹溷身一顫,驚叫一聲,然後她緊閉雙眼,我聞了一聞,琳兒母親的花心的香味芳香怡人,竟然是個香穴呀!這讓我熱火上涌,我把她的長筒絲襪和紅色內褲放在一邊。然後趴在她的花心旁邊,仔細的欣賞琳兒母親的深藏的珍寶。琳兒媽媽害羞的想合攏雙腿,可我哪能讓她輕易合攏她的玉腿呢,我一用力,她就沒勁了,她哭了,說:「你不能**阿姨呀,我是你同學的母親呀,你怎麼能這樣欺負我呢。」我興奮到極點了,哪裡顧的上她的反應,再說,徹底的占有她的身體後,她的絲襪腳自然就是我的了。我喊著:「琴姨,你是我的女人,今天我要定你了。」我把頭埋到她的花心裡,用舌頭慢慢的舔她的鮮美的花唇,她一陣劇烈的抖動,濃濃的花心蜜汁涌了出來,我興奮的說:「阿姨,你流出這麼多蜜汁。」肖雪芹漲紅了臉說:「不要,不要欺負我。」我張大口吃在她的花心上,把她的花心整個吞在嘴裡,迅速感覺出她的蜜汁湧入嘴裡,我大口吞下,果然甜滋滋的,比琳兒的蜜汁還要甜美。我又伸進她的上衣里抓住琳兒母親的豐滿的玉乳。她徹底任我為所欲為了,我一口叼住她的誘人的乳頭,她那豐滿迷人的乳房,美麗的曲線就在我的嘴下了,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著,就仿佛回到了嬰兒時代。

我用手撫摸著她潔白的肌膚,很難想像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的皮膚能保養的這樣圓潤。大概也和她獨身多年有關吧,沒有男人碰她,就仿佛一件寶貝被珍藏在珠寶箱裡,一旦被人拿出來了,那種得到欣賞的感覺,像是煙花一樣,燦爛多目,她靜靜的躺在床上,玉腿分的開開的,任我吸她的乳,舔她的花心。我把她的35碼的玉足捧在手心裡,仔細的欣賞,好美的一雙小腳呀!不過我更喜歡這雙小腳被絲襪包裹的樣子,還有她的美腿包裹在晶瑩的絲襪里是更迷人的,我對肖雪琴說:「你再穿上長筒絲襪吧。」她生氣的說:「我不穿。」我大聲說:「你不穿試試,我要把今天發生的事,告訴琳兒。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到處說今天這事。」肖雪琴憤怒的說:「你真無恥。」

但最終她還是服氣了,順從了,很聽話坐起身來,拿過長筒絲襪,慢慢的對準小玉足尖,找好位置,一點一點的套在小腳上,再慢慢的往玉腿上穿。我在旁邊欣賞著這個美少婦的舉手投足,每絲每毫我都不錯過。我的血液沸騰了。仔細欣賞著肖雪琴穿上長筒絲襪的樣子,我的下體硬了起來。我動了占有肖雪琴肉體的念頭。她穿好絲襪後,不知道是繼續躺下還是坐著,她好無助,不知如何打發我。我摟住她的細腰,然後又把她輕輕放倒在床上,我再扳過她的身體,讓她臀部向上,我要撫摸她的玉臀了。只見好美的兩個大花瓣,豐滿迷人,我慢慢的用手在雪芹的臀部上摸過。

肖雪琴一陣抽泣。保養了多年的身體,多年未嘗過男人的滋味的女人,終於被我這個學生再一次的開發出來了。雪芹的長筒絲襪,中間是開了縫的,沒穿內褲穿長筒絲襪的感覺好性感的。我盯著雪琴的下體看,我脫掉自己的長褲和內褲。「你要幹什麼?」肖雪芹恐怖的說:「莫不成你要**我,你不能這樣干。」

我說:「現在可就由不行你了,從今天開始,你的身體就是我的私有財產,聽見了沒有,肖雪芹。」肖雪芹憤怒的瞪著我。我說:「你快說,我的身體是你的私有財產,我不會改嫁別人。說不說,快點!」肖雪芹氣紅了眼睛,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反抗,她小聲說:「我的身體是你的私有財產,我不會改嫁別人。」我說:「得再加上一句,我可以為所欲為,我想對你怎麼樣你就得讓我怎麼樣,聽見沒?」肖雪芹說:「好的。」我說:「你得從頭連著說一遍。」肖雪芹閉著眼,小聲說:「我的身體是你的私有財產,我不會改嫁的,我只屬於你一個所有,你想怎麼享用就怎麼享用,不管何時何地,不管我願意不願意。」我奇怪的問她:「這些話你是不是以前對琳兒爸爸常說的,不是我剛才的原話,但是讓男人聽了之後更瘋狂!」肖雪芹點點頭。

後來我才知道琳兒的爸爸當初也是瘋狂迷戀肖雪芹的絲襪腳,並且對享受女人也是自有一套,和我對女人的感覺是一樣的。我是興奮到極點了,我擁有世間的極品寶貝了。哈哈哈哈。我慢慢的把我的寶貝插入雪芹誘人的花心,雪芹順從的舒展開她的玉腿,讓我沒有任何障礙,她還流了很多花蜜,起了相當好的潤滑作用。等一切都恢復平靜,我們赤裸著身體,彼此抱在一起。她的頭髮很凌亂,忽然哭泣起來,悲傷地說:「你也欺負我這樣一個寡婦。」一下子慌了,跪在她的面前,打了自己幾個耳光,請求她原諒我的衝動,並表明自己已經愛上了她。「這怎麼可能,我比你大20歲,是你同學的母親。」她捂著自己的臉。「琴姨,我愛你,從看到你可愛的絲襪小腳的那一瞬間就無法忘卻,還有你做的燒帶魚。」她的臉上分明泛著女人的粉紅,看上去很光潔。我吻著她的了臉龐、這次她沒拒絕我的親昵。

後來琳兒跟我說:「真奇怪,本來媽媽說要給我找個後爸的,可近來一直不提這個事了,那個岳老師人挺不錯的,不知道我媽為什麼一開始同意,後來又變卦了。那個岳老師那幾天幾乎天天來我家裡找媽媽,我媽都把他攆走了,後來看到岳老師失望憔悴的樣子,我都替他難過,看的出來,他是真喜歡我媽的。」

聽琳兒一說,我心裡興奮的很,心想,她媽果然做了個順從聽話的女人,她和她女兒琳兒一樣,都已經被我徹底占有了。琳兒媽那樣的絕色女子,哪個男人不愛呀?嘿嘿,岳老師,對不起了,你沒那個福氣呀!我再次抽機會去見肖雪琴,我選擇了琳兒不在家的時候敲門。我們沉默著走進裡屋。肖雪琴在床邊坐下,依然是那潔白的連衣裙,依然穿著那性感的肉色的水晶連褲長襪,包裹她可愛小腳的依然是那雙綠色鞋面上有朵小花的綠拖鞋,我越看越興奮,我知道我今天享用雪芹的美腿,撫摸她的小玉足是不會遭到任何反抗的了,因為雪芹的身體已經被我徹底占有了一回,她今天再反抗我也沒有任何必要了。

我從後面抱住她,她只輕推了我幾下,便倒在我懷裡,我把她放到床上,讓她玉體橫陣,我今天要慢慢享用肖雪芹的雪白肉體和絲襪美腿。她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我捧起她35碼的精緻的絲襪小美腳,慢慢的享用著,好美,手感非常好。我得到了世間的珍品。撫摸的雪芹有點癢,她收了一下長腿,性感的裙內春光乍現了一下,我熱血上涌,把雪芹的裙子向上撩起來,盡現她美麗的絲襪美腿,雪芹羞澀的並緊長腿。哈哈,還想保護她的花心,女人都有這種下意識。我哪裡知道,一個女人一旦開啟了自己禁閉多年的慾望之門,就永遠無法合上。我告訴她我明天就要去北京了,畢業後我會娶她,會對她負責。她紅著臉,只說了一句話:「也許-切都是命,不過你別娶我,我讓琳兒嫁給你,我的身體自然也是屬於你的。」我興奮的有點瘋狂,琳兒嫁給我,意味著雪芹也將屬於我。我們三個住在一起,那真是天大的美事。

看著我興奮的樣子,雪芹紅著臉說:「我和琳兒都歸你了,壞小子,看把你美的。」看著躺在自己懷裡的女人。一個比自己大20歲的女人,我只有把深深的愛化做輕輕的吻。我對她說:「琴姨,我喜歡你成熟的魅力,溫柔的肉體。」肖雪琴羞澀的輕聲說:「以後只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別再叫我琴姨了,叫我琴姐就行,叫琴姨叫的我好老,我才38歲。」她的這句話好像默許了我們的關係,我已經無法離開她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