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亂倫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0)

家族亂倫

小茜輕聲地走進屋子裡,深怕會驚醒到任何人,因為現在已經是半夜二點鐘了。

她剛從一個朋友的生日舞宴回來,然後靜悄悄的走進房間,隨手關上了房門並點亮的房間電燈。她的爺爺奶奶這幾天來她家玩,睡在客廳旁的房間裡,她不想去驚醒他們。

她無力的躺在床上,她現在仍然感到性求不滿,因為她的男朋友不能夠去參加那場宴會。而在舞宴中她就感到慾火難捱,現在她感到必須去把它發洩出來。

她起身脫掉了她的衣服,換上了睡衣。

她的手慢慢的愛撫,揉捏自己的乳房,她的手指揉搓著自己的乳頭。慢慢的玩弄他們,直到乳頭變硬。之後慢慢的她的手慢慢的滑下小腹,到達了渴望已久的陰戶。

她分開了自己雪白的大腿,挺起了臀部,用右手的中指,在插入之前先在陰唇上下的愛撫著。

嘴巴輕哼出聲。

小茜的陰戶幾乎馬上就濕透了,她的淫水恣意的從她的手指緩緩地滑下。她用自己的左手沾取自己的淫水,慢慢地向後移到了背後,緩慢地將她的手指插進了她的屁眼。然後插入右手的另外的一隻手指進入了她的陰戶,然後用手指開始同時抽插自己的陰戶和屁眼。

就在這時候小茜的爺爺,已經上完廁所要回自己的寢室。他看到小茜的房門打開了一小縫,燈光仍然是亮著的。他只是納悶稍微的看了一下,這麼晚了她怎麼還沒睡?

當他看見那個景象瞬間目瞪口呆,他的孫女那稚弱的年輕肉體因手淫在床上不斷扭曲滾動著。

她那渾圓堅挺的乳房,不斷的撞擊她的睡衣,她的手指急速的在她的大腿之間抽插。因為她的手指使他沒辦法看清她的陰戶,但他可以想像的到她的陰戶的火熱。

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雞巴在內褲裡開始勃起。

他告訴自己,他不應該偷看自己的孫女手淫,但他彷彿雙腳被釘在地上,沒有辦法離開這幅惱人的景象。他小心翼翼地將門縫稍微再打開一點,以便能將這幅景象看的更清楚一點。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內褲裡撫摸雞巴。小茜注意到了那門被稍微移開一點,但她已經接近快接近高潮了,她不想去停止。

她偷偷的輕掃門縫數次,然後她藉著燈光看清楚原來那個人是她爺爺。她不禁偷笑。

(嗯….如果他真的想看,我就表演給他看吧!)

小茜繼續啪啪的用手指猛烈撞擊她的陰戶,愈來愈快,直到她達到了愉悅的高潮。之後無力的倒在床上,乳頭依舊高高的挺起,她調整身體,面對著門,稍微的分開了大腿。如此他爺爺能看清楚她的陰戶,以及充滿了大腿內側的了淫水。

休息了一會兒她起身,關上了燈光,然後上床睡覺。

然後她聽到了她的爺爺經過了客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隔天小茜苦等機會去與她的爺爺單獨相處,直到那下午機會終於來臨。當她的爺爺走進了他們臨時居住的客房,小茜假裝無所事事般散步著,然後走進了房間,隨手將房門關上,在上鎖後轉身面對她的爺爺。

她的爺爺感到驚訝,但他的眼神一刻也沒有離開她的下腹部。

「我只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爺爺你還記的昨天晚上吧!」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你當然知道,爺爺昨晚你偷看我手淫對吧?其實我喜歡你偷看我手淫。它使我的陰戶感到火熱潮濕,假如你想看到更多更仔細,我今晚可以為您再做一次。你今晚會來吧?」

「小茜,妳不應該說這種話!」

「為什麼不能?我知道妳喜歡的!爺爺」

小茜走向了她爺爺,一隻手輕輕摩擦他的雞巴,另一隻手則愛撫著自己的乳房。

「假如你真的不願意的話,你可以不要來,但是如果你能來我會非常高興的。若是您願意,甚至可以在那時進到我的房間裡,這樣你會看的更清楚。」

說完小茜移開門鎖打開門,走出去爺爺的房間。

他的爺爺凝視著她的背影,然後慢慢的坐在床沿。突然小茜轉頭給他一個微笑。

「今晚再見囉。」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小茜的爺爺,不安穩地躺在床上,下定決心不要離開房間。但是那是多麼痛苦的煎熬啊,在他的腦海裡不能停止想像孫女那赤裸而青春的肉體,粉紅色的乳頭充滿著年輕的朝氣。前晚的情景一直在他腦中盤旋著,他感到雞巴愈來愈硬,怒漲到無法忍受的地步。

經過了反覆的內心交戰,他終於下定決心,他輕聲的起床,離開房間。他現在唯一腦海裡能想到的只有他自己孫女,性感而年輕的肉體。

經過了客廳,他看到崔西房間的燈光是亮著的,他們稍許的打開,在客廳能看到燈光。

他用輕巧的步伐來到門前,凝視門內。看到小茜赤裸的躺在床上,令人悸動的大腿分開,眼睛凝視著房門,期待他的到來。

「爺爺進來嘛,我正在等你。」他走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不要忘了鎖上門鎖,我們彼此都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們吧。」

他順從的鎖上了房門,走向小茜橫躺的床,坐在小茜的旁邊。

他的眼睛上下的巡視著小茜的肉體,凝視著她堅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長滿陰毛的陰戶。

小茜坐起身,把手伸到了他的二腿之間,從他的睡褲,貪婪的撫摸他的雞巴。

「啊!你已經這樣硬了。」

「小茜我們不應該做這種事,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孫女。」

「為什麼?為什麼我麼應該停止這種事,彼此都能享受快樂啊。讓我使你放鬆,或許你就能享受這種快樂。」

小茜解開他的睡褲,把它拉下掉落在地上。然後把他的內褲脫掉,用一隻手握住他的雞巴,另一手愛撫睪丸。

「看!這不是感覺很好嗎?」

「喔….小茜,這感覺棒透了。但這是不對的。」

「我猜這就更不對了。」小茜調皮的笑著,突然地張開她的小嘴,用舌頭輕舔他的龜頭,再將整根爺爺的寶貝含進她的嘴巴中,同時輕咬著龜頭。在將整隻雞巴吞入口中之前,她一面不斷上下的用嘴抽插他的雞巴,一面輕撫他的睪丸。

爺爺突然猛然地喘了一口氣,霎時昇上了九霄雲外。然後呼吸沈重的用手指猛烈的拽著她的頭髮,這個淫蕩的美孫女。

小茜吐出了他的雞巴,然後用舌頭上下地輕舔著陰莖,然後吸進睪丸,輕舔這二個男人的驕傲,然後再恣意地用她那豐滿的年輕乳房,去夾弄著那充滿經驗的雞巴。

「爺爺只要你說你不想繼續,無論何時,我會馬上停止。」

爺爺只是凝視著她,沒辦法說一句話。

「現在讓我們躺在床上,那會是更好的享受。」

他躺在床上的中央,然後小茜分開自己的大腿,她抓緊了他的雞巴,然後慢慢的蹲下。直到龜頭稍稍的刺穿陰唇,最後整根粗大的雞巴完全地沒入了甜美地陰戶裡。

一個小小的呻吟聲從彼此的嘴巴冒出來。

小茜抓著她爺爺的手,去放在自己豐滿的乳房上面。當她上下腰部猛幹著雞巴的時候,她的律動愈來愈快。她的爺爺起先拒絕有任何反應,但不久就猛擡臀部,去撞擊孫女的陰戶,雙手也不停的大力柔捏擰弄她的乳房。

他們繼續啪啪猛烈的撞擊彼此的肉體,不久小茜到達了高潮,她慌忙地緊咬自己的嘴唇以免尖叫出聲讓家人知道她和爺爺間的不倫關係。她移動得愈來愈快,撞擊著爺爺的雞巴。不一會兒,他爺爺也達到了高潮,噴射了他的精子深深的進入她的陰戶裡。

小茜無力的躺在爺爺的胸膛,兩個人的呼吸仍然是相當的急促。不久後小茜的呼吸慢慢的平順下來,她溫柔的親吻著爺爺的臉頰。

「這不是令人感到相當的快樂嗎?爺爺你仍然認為我們不應該做這件事嗎?」

小茜將她的頭移到爺爺那萎縮的雞巴上,溫柔且細膩地舔掉爺爺雞巴上自己的愛液,和爺爺的精液。

爺爺在回過神來後就獨自回去他的房間。

小茜一個人躺在床上。

此時她心裡盤算著許多的可能性,她想要跟所有的男性親人,建立一種新的關係….。想著想著,然後她慢慢的掉入了睡夢中,一抹微笑浮現在她的臉上。清純的讓人感覺不出來她曾經和爺爺是那麼地放縱享受彼此肉體。

——————————————————————————–

隔天早上,小茜慢步的走出房間去吃早餐,臉上仍然帶著微笑。她仍然深深的沈浸在昨晚的甜蜜感覺裡,小茜她是最後一個到達餐桌的。

「這是妳的份,我們是正在納悶今天早上妳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起床。」

她媽媽 真 揶揄的說著,然後放一些食物在她的盤子裡。

她的老爸 森 說道:「親愛的,妳昨晚睡的好嗎?」

「令人驚奇的好,老爸。」

然後給她爺爺一個神秘的微笑,爺爺也給她一個神秘的微笑,幸好她奶奶沒有注意到。

「嗯,我跟朋友約好去練搖滾樂了。」她的哥哥富來說道,然後很快的吃完食物,把碗筷放到了水槽裡。

「我們一會兒再見。」

小茜現在安靜的吃著早餐。關於爺爺,關於她的其他親人的淫邪念頭,一直在她的心裡環繞著。

她看著她的父親,看著他的濃密的黑髮,雄偉的體格,然後輕搖自己的頭,企圖驅除這些淫蕩的想法。她不能相信自己正想著要跟父親做愛。

吃晚早餐後,她的爺爺奶奶,要去拜訪她的阿姨 安安,和姨丈 志遠,和他們的堂姐和堂哥 莉亞 和 樵斧,並和他們共度幾天。

然後幾天之後他們將一起回來這兒,度過一個家族的聚會。跟著阿姨 蓉 及 姨丈 克新。

「爸爸,你能帶我去好友的家嗎?在你上班的順路途中」

她按耐不住的想去告訴她的好友,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能,親愛的。」

當每一個人離開家之後,真,繼續去清理那些碗筷,把廚房收拾乾淨。

當她做完這些事之後,鄰居怯莉走了進來。

「嗨 真 妳正在做什麼?」

「喔 沒什麼 因為家人都出去了 我把廚房整理一下。」

「妳父母還沒回去嗎?」

「他們要去打擾我妹妹他們幾天,幾天後他們將跟我妹妹他們一起過來。」

他們坐在廚房的餐桌閒聊著,放著音樂,並且喝著酒,談論著最新的話題。

大約一小時之後,富來練習完搖滾樂,回到家中。

「嗨!媽。嗨!怯莉小姐。」

「哈囉。富來,你今天好嗎?」

「好的。」

「親愛的,搖滾樂練的如何?」

「沒問題。」

富來離開了那二個女人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怯莉注視著富來離開,她喜歡看著他的屁股在牛仔褲裡擺動的感覺。

「我不懂妳怎麼能忍耐?」她說著。

「忍耐什麼?」

「跟一個像妳兒子如此年輕英俊的小夥子住在一起,而沒有跟他做愛。」

「怯莉!」

「我是認真的,他是雄偉的,我敢打賭,他一定也有一支巨大的雞巴。」

「怯莉! 妳知不知道?妳正在談論的是我的兒子。」

「我知道!我知道!但妳從沒幻想過妳兒子的雞巴嗎?妳老實說。」

「嗯….我承認我偶而有過這樣子的念頭可以了吧!但這不意味著我會真正的去做這件事。」

「為什麼不真正去做它呢?」

「因為他是我兒子。」真 不能相信她朋友所說出來的話。

「拋掉這層顧忌,我敢打賭妳會喜歡的。」

真 生氣的說道:「我不曉得,妳在說些什麼?」

「讓我們一起去他的房間吧!妳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妳是發瘋了嗎??」

怯莉邪惡的對著她微笑:「或許是吧,但它一定非常有有趣的。」

「來嘛! 放鬆一下。」

怯莉拉著 真 的手臂,推她離開椅子,拉著她上樓到富來的房間。

她輕敲富來的門,不等富來應聲就就拉著 真 走了進去。

「富來,你在忙嗎?」

「沒有,有什麼事嗎?」他看著這二個女人,臉上有著疑惑的表情。

「我想要讓妳媽媽見識某些事情。」

怯莉蹲下了膝蓋在富來的前面,解開他牛仔褲的扣子,然後脫下他的牛仔褲和內褲。富來只是看著她,不瞭解她要做什麼。

怯莉移動她的嘴唇含著他那萎縮的雞巴,開始舔弄它。並用另一隻手愛撫他的睪丸,然後用另一隻手去愛撫自己的陰戶。

富來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慢慢變硬,變長,而且也變得火熱起來。怯莉繼續用她的嘴上下狂抽他的雞巴,直到雞巴沾滿了口水。

富來不能相信,他曾經性幻想多次的美麗鄰居,現在真的在給他吹喇叭。而且他的母親從頭到尾在旁邊觀看,他的腦海一片混亂。但最後他決定放鬆自己,並且享受將要發生的事。

怯莉 轉頭面向 真 說:「看這大雞巴,妳不能告訴我說,妳不想要吸它吧!」

「我不想,真的。」

她的話違背了她內心真正的意思,因為現在她的目光正緊緊的注視著富來那雄偉的雞巴。怯莉把 真 拉了過來緊靠著她,然後抓著 真 的一隻手,去握住富來的陰莖。

真 開始慢慢的去套弄她兒子的雞巴,腦中變成一片空白。她失神的靠近然後用嘴去親吻舔兒子的陰莖,然後用嘴含進龜頭,這時怯莉正在吸她兒子的陰囊。

這二個女人現在正沈醉放縱在性海裡,她們滾動她們的舌頭圍繞著陰莖。富來不能相信她的母親正在吸吮她的龜頭,但是他感覺如此的快樂,對於對方是他媽媽的事實,他現在一點也不在意了。

不一會兒,他感覺到快感從睪丸直衝上來,穿過腦門,射向天空。

「喔喔….我要射精了。」

「快射….將你全部火熱精液一次放射出來。」怯莉高興的說。

「快點….兒子….把妳的精液射在媽媽身上,快點,寶貝。」

「給我你的精液,讓我嚐嚐看。」

富來抓緊自己的雞巴對準二個女人的臉,噴射出他的陽精在他們的嘴裡和臉上。然後倒塌在床上。呼吸沈重,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同時 真 和怯莉 飢渴的舔著彼此臉上的精液。

「現在遊戲還未結束,富來我還要教你更好玩的遊戲。」

「我不能想像還有比吹喇叭更好的了,媽媽,妳是在那裡學的如此高明的技巧?」

「喔,我已經練習了太多次了,每當你爸爸需要的時候,就是練習的最好時機。」

「嗯..富來….現在換你為我們服務了。」怯莉 慢慢的脫掉了 真 的衣服。然後拉她轉身去面對自己的兒子。

「喔….媽媽….我從不知道妳有如此性感的肉體。」富來伸出他的手沿著她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動,直接到達她的乳房,不斷的柔捏她的乳房。並且把她的乳頭夾在自己的手掌之間,不斷的擠壓,然後他的舌頭由她的母親的胸部,開始往下舔。

直到雪白的大腿內側,然後用頭擠進了她母親的大腿,臉朝著她母親的陰戶,然後輕輕吸吮著陰唇。

「喔喔….啊啊啊….富來….快快快….喔喔喔….」

當富來正在忙碌的吸吮他母親的陰戶,輕咬她的陰核的時候,怯莉脫光自己的衣服,在旁觀看。突然間 真 猛抓兒子的頭髮,並且推他的臉更加的進入她的陰戶。

「喔….我要高潮了….寶貝….舔我….快舔我….啊啊啊….快快快….」

真 的肉體不斷的痙攣,她的大腿不斷的發抖著。臀部不停的撞擊著兒子,淫水滴落在床尚在富來的臉上,他仍然不斷的舔著母親的陰戶,並且插入一隻手指去更深的陰戶,去把媽媽的淫水挖弄出來,然後慢慢的轉頭。

在他的臉上浮上了一股喜悅的笑容。

「乖孩子,還有媽媽,你們二個看起來非常的快樂。」

怯莉 走向了 富來,並且舔乾留在他臉上 真 的淫水。

「現在寶貝,該輪到我了。」怯莉上了床。

富來躺在床的中央,然後怯莉起身慢慢的蹲了下去,用陰戶對準他的臉。富來分開怯莉的臀部用他的手指,並且用他的舌插進了怯莉那摺疊的陰唇,她的喉嚨開始發出深沈的嗚咽聲,並且深深的抱緊富來的頭,以免自己無力的傾倒在床上。

真 這時候是正在玩弄富來的雞巴,使它慢慢的變大,跟剛才一樣的雄壯。她慢慢的降低自己的臀部,首先用龜頭不斷的摩擦自己的陰唇,然後慢慢坐下,用臀部去感覺龜頭慢慢的刺穿自己的陰戶。

「喔….寶貝….你的雞巴,在我的陰戶裡,我是感覺如此的棒,喔喔喔喔喔…..」

「喔….媽咪,妳也有一個如此甜美濕潤的陰戶,妳的小穴緊夾著我的雞巴,讓我感覺好像在天堂….」

真 用臀部 慢慢的在兒子的雞巴上下套弄著,漸漸地好像瘋狂的母馬一樣狂野地騎乘在兒子的雞巴上,次次猛撞到底。就在這時,怯莉也瘋狂的用她的陰戶不斷的碾磨著富來的臉。

當富來不斷的以他的舌頭深深地進入怯莉的陰戶,這時他也不斷輕咬著怯莉的陰核 以至於怯莉不斷哭泣尖叫著。

「寶貝 快射出你的陽精,射在媽媽的浪穴裡,啊啊啊啊….」

終於富來那火熱的精液,噴射出來,射在母親紅腫的陰戶裡,把他母親帶向了另一波的高潮。富來這時把手指插入了怯莉的屁眼,並且一面用牙齒輕咬她那硬挺的陰核,怯莉馬上達到了高潮,她的淫水流滿了富來整個臉。

這二個女人輕輕的離開富來的身上,用滿足的嘆息聲,然後躺在富來的身旁,輕輕的親吻他那堅實的胸膛,用他們的手愛撫他那萎縮的雞巴。

真 的手慢慢的來到睪丸,愛憐的輕撫著。不一會兒的時間,富來的雞巴又硬梆梆的了。

「現在看我的。」怯莉說道,她轉過她的身體,然後將手,頭和膝蓋緊貼著床鋪。

「我想要你幹我的屁眼。」

「樂易之至。」

富來來到怯莉的背後。當富來推擠著他的雞巴慢慢的進入怯莉的屁眼時,她倒抽了一口氣,富來毫不費力的慢慢進入它,屁眼包圍他的雞巴慢慢的分開。他開始慢慢的抽插著她的肛門,並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她那堅挺的乳房。

真 在這時候,來到了她們下面,用舌頭去輕舔正在性交的怯莉陰戶,和兒子的雞巴。這時候怯莉稍微的往前移動,到達了 真 的陰戶,當兒子正在幹怯莉的屁眼時,母親 真 和怯莉 有一個69式的性交。

富來繼續啪啪的猛幹怯莉的屁眼,直到他感覺快射精了,馬上拔出了雞巴,不斷的用手上下的套弄著,然後噴射了怯莉一屁股的精液。

而 真 馬上把精液塗抹均勻在怯莉的屁股,此時他們正在69式的口交。

「富來,你這幹穴的壞蛋。」真 朝著富來,給他的臉頰一個熱情的親吻。

富來,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怯莉坐起身來慢慢的穿著她的衣服。

「我必須要回家了。」

然後依依不捨的道別。

「我們必須去保守這個秘密。」真 提醒她的兒子「富來這件事不能對任何人提起。」

「我保證我會守口如瓶的。」

「嗯….那好,現在穿上你的衣服,然後幫我把房間清理乾淨,免得家人看到我們做過愛的痕跡。」

真 害羞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