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性愛狂歡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5)

「在你十八歲生日那天,我真的很想送你一件很特別的生日禮物。」媽媽這樣對我說,這時正是傍晚時分,我和媽媽兩個都呆在廚房,可是,我不知該送什麼好。

啊,我當然能想出一件我特別希望媽媽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可是我還不至於傻到直接對媽媽說的地步。說真的,還在我對於性只有一點朦朧的概念的時候,我就開始子了對媽媽成熟肉體的日夜的淫想,在我的這些幻想中,我已經上千次的和我的美麗成熟的媽媽交纏在一起,而我則黏弄著,愛撫著,親吻著媽的身體的每一處,同時則把強烈手淫中射出的精液噴的到處都是。

說真的,我的媽媽並不是那種你一見到就會生出種種淫想的那樣的女人。她頭發的顏色比想像中要早的開始微微的變淡,今年已經45歲,相當一些頭發已經是灰色的了。可是,她的皮膚仍然非常光滑,白晰的膚色微微的泛紅。大大的褐色的眼睛,5呎7吋的身高,對有些人來說,身體可能略顯豐滿。

她也沒有那種所謂的誘人的乳房,或者說是整齊的腳踝,以及性感的翹起的臀部。但她的乳房飽滿,骨盆很寬,這讓她的臀部看上去很舒適,她的腿僅管有些過於豐滿,但是非常美麗,尤其是她的大腿。她常一付很短的家居服,而且在坐下的時候常常是比較隨意,當她兩腿交疊,裙腳就會爬上她的大腿處,把她的美麗的大腿和臀展現出來。總的講,她的身材給你一種非常協調、舒適的感覺,僅管她的小腹略微的隆起。但是,對我──對我來講,她是我心目中的最美,是我的最愛。

「十八歲是你一生中的一個特別的日子,你應該擁有一份你特別想要的禮物。」媽媽繼續說著。

「嗯,媽媽,我的好媽媽,我最想要的是你的一個緊緊的擁抱,是你的一個吻。」

「哈,這些你什麼時候想要,媽都可以給你。」媽媽笑著說。

「可是,媽媽,你知道,我已經要成為一個男子漢啦,所以我要的,不是,嗯,不是一個媽媽的吻,是一個女人的吻。」

「是啊,很多的媽媽也都想要做個女人哪。」媽媽開玩笑的說。

「可是,媽媽,我最想要從你那兒得到這樣一個吻,你知我的意思。」

「嗯,我想我不是很確定。」

「嗯,OKAY,可是我想你說過的,你想送我一件我最想要的禮物。你不會是早跟我開玩笑的吧。」

「快別這麼說啦。」媽媽抗議道,「我當然不是開玩笑,可是,你,你難道不是在開玩笑──嗯,我是說,是說那個吻。」

「媽,我當然不是開玩笑,我確實想從我漂亮的媽媽那兒得到一個真真正正的吻,一個男人和女人的吻。當然,比起我想像中的我上千次同媽媽做的事比起來,這還是最低的帶有一點性的味道的事了,可是,畢竟,想要做任何一件事,你總得找一個開頭的地方。」

「快別鬧啦。」媽媽還是笑著。

但這次,我想有一點發窘,「媽,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不過,如果你真的覺得有點…嗯,那你就把它忘掉。只要給我買一雙襪子,或者內衣什麼的就行了。」

「別這麼說啦,我真的想讓你覺得這是你的一個特別的生日。」媽媽拍了拍我的臉,「你真的考慮清楚你想要那樣一個吻,是嗎?」

「當然,媽媽,一個真正的你的吻對我來說,可是遠不止是一個吻的事。」

媽媽又笑,可是這次,媽有點不知所措,說了這麼半天,我知道她還是不是很確定我是否是當真。

「媽媽,你知道…」我拉著她的手,「我就快是個成年人了,再過幾個周,我就要高中畢業了,天知道再過幾年,我會在什麼地方。對我來說,你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最珍惜的女人,難道說,我想從這樣一個女人那兒得到一個真心的吻是個很過分的要求嗎?」

媽媽這時變得嚴肅起來,用一種溫柔的目光看著我,「說實話,你真的想要?」

「我已經不能更想了,媽媽,那正是我朝思暮想的禮物。」

這時,媽媽又有些手足無措,「既然,你這麼說,你什麼時候想要得到這份禮物呢?」

(離我的生日已經不到一個周了。)

「我們現在就可以練習,我想,這樣你就能知道我是多麼想得到這件禮物了。」我對媽媽微笑著。

媽媽笑著,臉已經害羞得紅了,顯得格外的美,「我想,你不是只想要得到一個吻吧?」

「噢,媽,瞧你把我想得,我只是沒有這樣的經驗罷了,可能性你也要有點時間來適應,可我想,你也想同我那些樣吧,就像我一樣,不是嗎?」

媽媽又笑了,她真的投入到這個游戲中來了。「我想我也不知道這個危險的游戲會把我倆帶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但你知道,使用這樣的口吻同媽媽說話,給我帶來一種全新的興奮的感覺…真是個小滑頭。」媽媽說,「可是我想我也有點不能自主了。」她盯著我看了一會說:「好吧,大男孩,讓我們來做吧。」

她朝我走近幾步,我伸手把她攬住,然後,她用她的柔軟的手臂勾住我的脖子,抬起頭,然後當我低下頭,她閉上眼睛…

這樣子親吻她,讓我感到非常溫暖,非常甜蜜。只是她有一點發木,她的美妙的唇也是緊緊的閉著。

「媽,感覺很美,可是我覺得這個還是有點像是媽媽的吻,我想如果你能更放鬆一點,讓它能更柔軟,能在更長一點會好。媽,就讓我們再試一次,好嗎?」

「我怎麼讓你對我做了這種事?」媽小聲的嘀咕著,然後她做了一個聳肩的動作,好像在說,隨便吧,既然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她又向我抬起了頭。

這一次媽媽的唇柔軟了許多,而且微微的張開著。她那溫暖而柔軟的身體緊貼在我的身體,我的陽具其實早就挺了起來,就這樣頂著了她的小腹。天啊,她肯定覺察到了!而且她的隆起的乳房也緊緊的貼在我的胸上。這一次,就這樣持續著。媽媽好像是要向我證明她的誠心誠意,像是等著我來打開這個吻,可是我可不願意這麼做。我感到我的心在劇烈的跳動,興奮和愉悅感讓我眩昏。我以前也曾吻過學校裡的一些女孩子,可是,這一個,天啊,從沒有一個像今天這麼美妙。 最後,我感到她幾乎是不情願般的。還是媽媽慢慢從我懷裡掙脫開來。她有些喘息,我也一樣。噢,這一個應當是個男子漢的吻了吧。

「啊,媽媽,再來一次,好嗎?」

我再一次把她拉到我的懷裡,她軟弱無力的掙扎著,抗議著,扭著頭不讓我能吻她。

「不公平,騙人!騙人!」她嚷著,鬧著,但同時,卻又是愉快的笑著。漸漸的她平靜下來,又一次將她那溫軟美妙的身體貼在我身上,用手臂勾住我的脖子,「好吧,你這個小饞貓。」於是她又給了我一個甜美的吻,這一次,她很快的就從我的懷中掙脫,當然,對我來說我覺得她好像並不故意這麼作。帶著一點發窘,她的臉紅了,然而還是笑著。

當天晚上,我見廚房中只有她一個,就走這去,略嫌粗魯的捉住她,然後,在她的唇上給了她一個非常熱烈的吻,一開始的時候,她掙扎了幾下,然後就放鬆下來,張開她的美麗的唇回應我,可是這一次,她卻很快掙脫我,溫柔的看著我說:「晚安,大男孩。」

第二天下午從學校趕回家,這回,我更加的有禮貌,「再試一次吧?媽媽。」我問她。

「當你說『一次』的時候,我可不知道我是不是該相信你。」媽微笑的說。

當然,她還是投入到我的懷中,給了我一個相當美妙的輕輕的吻,這次我們持續了更長的時間。她的手臂貼著我的脖子,柔軟的胸脯貼著我的胸,而她的小腹壓在我的陽具上,這種滋味真是美妙絕倫,無以匹敵。最後,媽仰起她的頭,她的手仍環在我的脖子上,說:「這些吻開始變得越來越當真了。」

「當真?我覺得非常有趣,不是嗎?」

媽媽看了我老長一段時間,回答道:「是的,親愛的,自從我的蜜月之後,我就再也沒有這麼吻過。」然後,她又將唇迎上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吻演變成一系列的更溫暖,時間更長的,更深情的吻,當我倆以一種非常成人的方式擁抱在一起,這樣的吻能持續五分鐘,媽媽給我的吻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一種女人對於男人的吻。事實上我開始害怕我的充血的陽具從我的褲子裡竄出來。我肯定她能感受到它的悸動,和它緊壓在她的腹部的感覺。要不是擔心一件事,我肯定是已經置身於天堂了:我覺得我可能會因受不了這刺激而當場噴精。另一方面,我也注意到媽也在顫抖,而且也同樣的呼吸緊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