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奶香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這事是發生在今年夏天的故事, 至今我還忘不了他那迷人的體香!

我是一個平凡的營造工人, 因工作需要, 身上總帶著測量儀器. 那天在二樓測量時, 看到對面樓下的泡沫紅茶店, 店內老闆娘在搖著雪克杯, 那對乳房跟著一上一下的. 唉! 害的我差點就從樓上掉下. 就這樣 我就和她結上一段奇怪的戀情…….

中午休息時, 我不經意的晃到對面樓下的泡沫紅茶店, 買了一杯普洱. 坐在店前的椅上. 有一句沒一句的跟老闆娘哈拉起來. 我仔細打量著她的身材, 人不高, 瘦瘦的, 有點小腹, 傳統的女人. 剛開始時對我有點戒心. 只是搖著手上的飲料. 我看午休時間快完了, 哈拉不出什麼東西, 只好明天再來……….

可能是有空時就來這, 漸漸地冰冷的臉孔開始熱絡起來.(連續快兩個禮拜沒午睡的成果) 慢慢的我才知道, 原來她是兩個孩子的媽, 但婚姻並不美滿, 喜歡聽歌及看影片. 但經濟問題, 很少買片. 她知道我有新院線片時. 眼睛都亮起來了. 吵著要借, 當然這是表現的機會, 義不容辭的借給了她. 她以一杯普洱代價換了三支院線片(可能結過婚的女人都那麼會算吧)

在這工地呆了快一個月, 工程快做完了. 整班人馬移師到另一工地. 我也不例外. 我有留電話給她, 中午休息時她都會打通電話給我. 慢慢的我就當起了她的垃圾筒, 她什麼話都跟我說. 她老公漸漸感覺到她的變化, 他告訴我短時間不會打電話給我. 我本來以為到此結束, 從此可以好好的睡午覺, 沒想到這才是開始.

一個星期二的中午, 手機上出現一個沒見過的號碼. 接通後手機傳出熟悉的聲音, 問我最近好不好.

啊! 原來是她. 問我明天有空沒? 中午請我喝咖啡. 我心想(不會吧! 中樂透嗎?)反正不用錢的, 不喝白不喝. 去赴約時, 他告訴我說原來是上個月她的電話費遽增, 她老公懷疑她是否另結新歡. 所以才約我出來跟我說對不起的. 喔! 原來是這樣. 我建議她不然想聊天的話可以出來外面聊. 她說這樣好了, 不然它用手機COLL我, 看要到哪再說. 就這樣附近的咖啡館賺了我好多錢. 嗚! 嗚!心好痛…

好景不長, 她真的有夠倒楣的. 不知哪個大嘴巴告訴她老公說她跟一個男人去咖啡館. 被禁足了快一個禮拜. 泡沫紅茶店也頂讓給別人, 隔沒多久的一個晚上. 她打了一通電話給我, 告訴我她現在在公園等我. 我到公園時看到她臉又瘦了, 有點心疼的問她說最近好嗎? 她才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眼框紅紅的說著. 我告訴她並不是你老公不信任你, 而是不信任其他男人. 她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 對啊! 其他的男人會對你毛手毛腳我這樣回答著. 她用一種信任的眼光看著我. (我心想是嗎? 我當然會!)我只能苦笑著. 她感嘆的說著. 我看她心情平復許多. 就開玩笑的說著, 不然我來當你老公好了! 他笑著回答 .我說:這樣好啊! 俗語說: 取某大姊, 坐金交椅呢? 我接著又說: 如果讓我早十年認識妳. 今天妳的老公可能是我喔! 她感嘆的說. 別嘆氣, 嘆一個氣要倒楣三年呢! 他笑著回答說. 不知哪來的想法, 我就扶著她的臉, 從她的嘴唇輕輕一吻. 你只要嘆氣我就這樣啊! 起先她對我這舉動感到錯愕, 聽我這麼一說 ,臉紅的說我聽到這一聲的嘆息 ,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她深深一吻. 當我的舌頭親觸到她的舌頭, 她顫抖了一下, 過一會兒就雙手環抱著我的身體. 許久, 我嘴唇離開後. 她說: 這樣很好啊! 我笑著回答. 誰叫你背叛了, 我們又沒睡在一起啊! 她臉紅紅的回答著. (哈哈! 我的第一步達成了, 妳完蛋了.) 我心裡這樣想著但嘴裡回答著. 是! 是! 是! 我的漂亮阿姊. 她笑著回答著. 聊沒多久. 她看了看手錶. 我問她妳還會在找我嗎? 她笑著說 輕輕的再我的臉上吻了一下, 說著bye bye 就走了. 我心裡正計劃的下一步…….

之後我們趁中午午休時間約會二三次(我的天啊!每次都是好遠的路喔!) 別想歪了. 都在公園裡聊天而已. 就這樣她對我越來越信任, 話也越來越多. 慢慢的, 在兩人的聊天中. 我越來越會開她玩笑, 她也不介意, 好像我是自己人似的. 我就開始進行我的第二計劃……….

星期四的九點多, 工地因工安問題被迫停工. 回到家悶的發荒,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 撥通電話後, 她問我 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我問他人在哪? 她笑著回答著. 我見時機成熟, 不然我們出去走走吧! 她想都不想的說 不然在我們常去的公園門口好了, 見面再說了. 我這樣回答著 她拋下這句就掛了電話. 我到公園時她已經在那了. 第一句話就問說要去哪裡? 到網咖去吧! 我知道有一家不錯的網咖. (哈哈! 省錢的地方, 又不會很多人. 反正她對電腦也有興趣.) 我載你就好了. 她考慮了一下, 我又接著說 :又不會把你給賣了, 也賣不到幾個錢. 她有點氣又笑不出來的回答著. 我笑著說: 放著就好了, 沒人偷啦! 就這樣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上了我的機車. 在路上, 因路面上的崎嶇不平,(高雄在挖捷運) 使得她緊緊靠在我的背上. 那對乳房在我的背一上一下的, 害的我弟弟起來回禮. 好不容易到了那家網咖, 但是已停止營業. 看她滿臉失望的說著. 不然到我家吧! 我有兩部電腦. 我這樣說著. 過了一會又說 又沒關係, 我自己住一層, 我爸早出門去了. 看她充滿期待的表情, 心想妳完蛋了. 嘿!嘿!嘿!

又經過一陣的搖搖, 好不容易到家了. 開了家門, 看她好像怕人看到似的, 一溜煙就往內移動. 我帶她到房裡, 打開了電腦, 教了她一些基本用法, 帶她瀏覽了一些網站, 然後就不管他了. 我拉張椅子坐在她身旁. 聞著她身上傳來的體香. 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那時心想 (這就是成熟女人的體香了吧!) 我正在陶醉之中, 突然聽到她的聲音. 她用一種色咪咪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知如何回答, 窘在哪裡不知如何是好. 她笑著回答. 你很惡劣耶! 我教你電腦, 你還消遣我, 看我怎麼治妳. 我把雙手往她腰裡伸去, 開始哈她癢. 她邊閃邊笑著. 妳還笑妳還笑, 看我怎麼治妳. 她滾到我的床上, 我還是繼續哈她的癢. 說: 說饒了我, 就放了妳. 嗯! 看你可憐饒了妳. 這時我已壓著她, 當我與她的眼神對望時. 我忍不住吻了她, 我看她也沒拒絕, 就給他繼續下去了. 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 用舌頭撓開她的牙齒, 舌頭在口腔裡攪拌著, 她也火熱的回應著. 我吸吮著她的舌頭, 雙手不安份地隔著衣服在她豐滿雙乳上搓揉, 而她則閉著眼. 我的弟弟硬挺頂在她的陰部. 她覺得重要的地方好像有什麼東西頂著的時候, 突然怔了一下. 想要用手把我推開. 但我也不笨, 順勢把她抱緊. 她臉紅的說著. 那我只看看好不好? 我語帶哀求的說. 求求妳嘛! 我用撒嬌的方法. 嗯…… 我看她的內心在交戰的樣子, 她還沒說出話來, 我就已把她的衣服掀起. 說完之後舉高雙手, 讓我把她的衣服脫下. 印入眼內的是一件深紫色的胸罩. 太美了. 我將她的胸罩整個掀起, 讓雙峰彈了出來. 34B的雙峰(脫下胸罩時才知道的) 乳頭和乳暈雖然不是像少女一樣粉紅色的, 但沒因生產後而下垂她臉紅的一面說著一面拿起衣服. 還沒呢! 那裙子呢? 我拉著她的裙邊說著. 她咬一咬牙說 雙手伸到背後, 把裙子拉鍊拉下. 真的是超強的比例, 34 28 36 深紫色的內褲, 滾花邊的喔! 她臉紅的躺在床上. 還是重複的那一句: 只能看喔! 看到如此, 我受的了就不是男人了, 我撲了上去. 她嚇了一跳的說你不是答應…..沒等她說完我的唇又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 她難受的呻吟. 用雙手想掙開我, 我把她緊緊抱住. 我用一手握住豐滿渾圓富有彈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 她身體像觸電似的顫抖. 開始全身顫抖呻吟出聲. 我打鐵趁熱的撥開她的內褲縫, 伸手探入到她的陰部. 她兩條大腿立即併攏, 把我的手掌夾住, 我感受到她柔滑細膩的大腿肌肉在抽搐顫抖, 更觸摸到她濃鬱的陰毛叢中那兩片花瓣, 已經被陰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粘糊糊的. 我的中指輕輕揉弄著那兩片迷人的花瓣, 整個手掌被她陰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濕淋淋的. 她喘著氣輕叫著. 此時的我性慾已戰勝理智了. 我壓著他用雙腳扳開她的雙腳, 一手扶著粗壯堅挺的陽具由她內褲旁頂在她的柔滑的陰唇上磨擦著, 龜頭上沾滿了她的淫液蜜汁. 她一面叫著一面扭動她的腰部磨擦著我的龜頭, 只會使我更加的亢奮. 她已叫不出聲. 這時我已扶正對著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龜頭挺了進去. 好緊! 我的龜頭大約插入她濕滑的陰道不到五公分, 一股美好的感覺龜頭的肉冠稜溝被一圈溫熱濕滑的嫩肉緊緊的箍住. 一點都不像生過兩個孩子的媽 兩片大陰唇包裹住陰莖, 一股吸力漫溯神經, 她這時已不再出聲, 無聲的淚水由她那雙緊閉的眼中流到了臉頰上. 在我將粗壯的陽具在她的迷人美穴中緩緩抽動時, 她的陰道中溫潤的肉壁不停的蠕動夾磨著我的陽具, 那份蜜實交合的快感, 直到今天我還無法忘記. 我繼續忘情的抽插. 下面挺動的陽具用力頂到最深處, 我感到龜頭已經深入到她子宮處, 她的子宮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龜頭, 她的高潮要來了, 一股滾熱的液體沖在我的龜頭上. 我這時感受龜頭一陣強烈麻癢, 知道我快要射了. 同時整根陽具被她蠕動夾磨的陰道壁上嫩肉緊緊的吸吮. 我再也忍不住, 只覺龜頭一脹間, 一股濃稠的液體射入了她子宮深處上, 龜頭射精時的抖動驚動了她.

呃∼對不起!我…太舒服了,來不及拔出來…… 她眼帶淚水的說著. 手拿著面紙擦拭著我與她一起留下的液體. 對不起妳太美了, 我才會這樣的. 唉! 都發生了, 不然要如何呢? 下次不要這樣了. 我的心如放下一塊大石說:我的好姊姊, 我下次不會了. 除非你願意, 我抱著她說. 她捏了我一下說我親了她一下說: 我還可以再來一次嗎? 她臉紅紅的說不會吧! 還來啊,雙眼卻散發著迷人的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