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細雨點點晴 2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趙正一根手指挖進了她穴眼裡,她也祗是「唉……」的哼著,哪還想到拒絕這回事。趙正這傻瓜,到現在才真正明白,蘭香心裡早就願意了。他就一把抱起蘭香,而蘭香趁他抱起時,也雙手環在他肩上,就這樣兩人卿卿我我的到了床上了。

拉掉了迷你裙,然後再脫去她的上衣。全身赤裸的蘭香,像隻小綿羊似的溫柔。這個既性感,兼有著美麗面容的小美人兒,側身的斜躺床上,一副撩人的姿態。趙正迫不及待的將衣服兩三次的就把它脫光,身子往床上一倒,就躺在蘭香的旁邊。首先,就來個緊緊的擁抱,繼而一舉的就將她身體放在自己身上,靠得緊緊的,大奶頭就此頂在他的胸前,趙正握住了奶頭,就輕輕的撫摸著。

她的全身舒暢極了,完全與巧春在一起的滋味不同。撫摸了一陣又一陣,繼而撫摸到達陰戶了。頓時,她的嫩穴有股異樣的感覺就在這瞬間,趙正來個大翻身,雙雙改換了姿勢,他騎到了她身上,蘭香也趁勢的調整好躺姿,兩腿像剛才在沙發時一樣的岔了開來。

趙正不說一聲,就挺起雞巴,在穴口上輕輕的磨弄幾下,蘭香「嗯!」了一聲,感到有一個肉蛋正在揉著穴口。蘭香魂正飄飄的想著:「這東西要是插進穴裡,可真會浪上天呢!」

趙正將他大龜頭,在穴口上亂頂了一陣子,蘭香的穴眼兒是夾的緊緊的呢,一絲兒也不放它過關的意思。趙正頂了一會兒還是不得其門而入,這時,可真急得滿頭大汗啊!便開口問蘭香:

「蘭香,妳的穴兒怎麼會頂不進去呢?」

蘭香顫抖著身子說:「還不是你的東西太大了!」

趙正無法想像,便說:「那要怎樣才能弄得進去?」

蘭香提供一些經驗,說:「我扶著雞巴對準穴眼,你再頂進去。但別太猛,要不然會痛啊!」

趙正祇好聽從她的指揮:「那妳把它扶好,我再輕輕的插,不會讓妳感到痛的。」

蘭香就扶著雞巴,用龜頭揉弄了幾下,揉得龜頭盡是騷水的,然後再慢慢的塞到穴口上。

「對上了,你現在就試試看嘛!」

趙正就著屁股,用盡力氣的向下壓去,一時龜頭好像被捏住一樣的,被套得死死牢牢的。

蘭香趕緊叫道:「哎喲!好痛,怎麼這麼狠的嗎?」

趙正急忙安慰她道:「對不起,別叫嘛!我輕輕頂就是了。」

蘭香恨聲的道:「你一點也不疼我,那麼的想法子來弄死我?」

趙正小心翼翼的陪著:「不會的啦,現在就輕輕頂好了。」

蘭香感到有水倘著,就說:「好了,現在有潤滑水出來了,你可以再頂進去一點了。」

趙正依言的,又頂進了一截進去。蘭香感覺到穴裡一漲,好緊呀!穴口被漲得發燒,心想:「真有點漲起來了,這要比起小高來得高明十倍呢!」

趙正現又開始輕輕的往裡面頂,蘭香被頂得嘴巴都張開了。感到穴裡鼓鼓滿滿的,雖然是有點痛,但這是一種癢痛的舒服。

趙正就趁蘭香沒再叫痛時,又把雞巴再往裡塞進一點,連壓帶頂的這隻有八寸半的東西,一截一截的像火車慢慢的向裡推進著。

蘭香已感小腹受壓之感:「好了,已經到了底了,小穴再被擠得要破了。」

趙正似乎也感到了頂點:「好了,我把它全部放進去了。」

蘭香的嫩穴被漲得滿滿的,大概出氣都有困難,大雞巴就在穴裡泡個熱湯。

蘭香祇好要求他:「你就現在輕輕的試上一試,頂頂看吧。」

趙正欣喜露形於色的:「我早就想要閃晃了但是又怕妳會痛。」

蘭香款款的道:「現在的穴裡水份充足,閃晃幾下試試嘛!」

趙正就依言的連連閃晃起來。先是一下一下的輕頂著,頂了一會兒,看蘭香已不表害怕神色,就抽插得重一點。這樣的抽插法,在她的穴裡面就有無比的舒服,說漲也不漲,說癢也不癢的,說痛,那就更不會了,總之是舒服得多。味道好美,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好上千百倍。

頂送得舒服了,她就開始摟緊著他,一下一下的吻著,還將舌尖微微吐出,一股浪態,把他迷得不知天高地厚的。趙正也不再顧慮的用力抽插著。

蘭香此時被頂得直叫:「嗯……嗯……我的穴……好漲啊……哎喲……幹到花心了…………大雞巴……親達達……頂的重一點……不要……大重……了……嫩穴……會破的……」

趙正聽她浪叫,知道她是在舒服著,就把著大雞巴,抽出來的長一點,抽出之後呢,又再狠狠的重插下去。這樣的三下長的頂到花心,二下短的祇到穴口,幹得蘭香簡直要發瘋一樣,又是喘,又是叫的。同時,雙手緊緊摟抱著他,雙腿翹得很高的,越翹越高,甚至連屁股都在動晃著。

蘭香要求著趙正:「你把我的腿放在你肩上嘛!這樣子,雞巴才會幹得更深一點。」

這時,趙正已連連的頂了不下二百次了。他抽起蘭香的兩隻大腿,拉出大雞巴來,然後再用力的往穴裡頂,穴裡就「卜卜滋,卜卜滋」騷水直住外淌著。粘粘滑滑的騷水淌出來了很多,連她的屁股溝也是淌滿了淫水。

趙正表演著整隻雞巴拔出後,再又全部的插入,這樣的連連的往覆交替使用著。蘭香是舒服得欲仙欲死的,緊緊摟抱著他,捨不得把大雞巴讓他拔出來,她默默的忍,享受著這美味。

趙正的雞巴就這樣抽出頂進的往覆,另有著一番風味。蘭香太捨不得放棄它了。突然間,雞巴頭一頂,頂錯了地方,因為雞巴頭上都是淫水,十分的滑潤,正好就頂進屁眼裡。蘭香的屁眼有著不少的淫水在上面,兩方面都是一滑,「咕唧」的一聲,那奇硬的雞巴幹進屁眼兒裡去。

蘭香一驚非同小可的大叫:「哎喲!你怎麼的就弄屁眼?死鬼!這怎麼了,要命!」

趙正的雞巴忽然一緊,也感覺出不似穴眼,就這樣的趴在屁股上不動了。

蘭香屁眼一股火辣辣的痛,又漲得像裂開一樣,繼續的叫著:「快拔掉,會弄死人的,這裡哪是用來幹的嘛?」

趙正莫名的問:「我弄到什麼地方去了?」

蘭香哀哀的口吻說:「你王八蛋,壞死了,幹到屁眼去了!」

趙正卻慢條斯理的道:「這裡好緊也很舒服,既然幹進去了,就再弄一次看看吧!」

蘭香轉喜的:「你這壞蛋,名堂真多!」

趙正一臉冤枉的表情:「真的,我一點故意的意思也沒有,它是順流滑進去的。」

蘭香擔心著:「這好痛,輕輕的弄,這跟穴不一樣,會弄死人的。」

趙正就慢慢的頂送起來,極輕的。

蘭香感覺痛苦難當的:「哎喲!弄壞了,不能大便呀。輕輕的弄嘛!這漲死人了呀!怎……怎弄起人家的屁眼嘛!」

趙正弄得正起勁,看樣子就知道她以前一定有被人搞過的,鬼叫只不過是為了面子,反正弄上就是要痛快嘛!她的穴眼睜睜就要射精水了,現在是連屁眼也一陣陣的舒服起來。

趙正拚命的瘋狂的抽頂,一陣舒服感傳遍了全身。「卜滋,卜滋」的速響數聲,一股濃濃的熱精,就此射進蘭香的屁眼裡去。

蘭香感到屁眼裡一股熱熱的,全身酥麻了起來。身子一下顫抖,「卜滋」一聲的,嫩穴也洩出了陰精。

趙正慢慢的由她身上爬了下來,蘭香幽幽的問:「你好壞,弄人家屁眼,是誰教壞你的?不要臉!」

趙正嬉皮著臉:「妳大概也知道了,弄屁眼是最舒服不過了。」

蘭香嘻嘻笑著:「跟人家才第一次,就把兩個洞都弄了,怪不好意思的。」

趙正摟著她甜甜的說:「妳真是個又妙又美又香的女人。」

蘭香也回他甜甜的一笑道:「等會回去,要是讓巧春知道這回事,她不笑壞才怪。」

趙正道:「妳那個表妹,說實在還真不錯,跟妳一樣的性感,要是能跟我弄上一次,豈不很妙嗎?」

蘭香笑著說:「你有天大的本事?再加上一個表妹,就是兩個人了,你吃得消嗎?」

趙正拍拍胸,道:「妳要不信的話,盡可叫她來試試。」

蘭香懶懶的說:「不跟你談這些了,你說的那個同學,現在有女友嗎?」

趙正老實招供:「還沒有呢;妳還想要一個呀?」

「去你的,我只是想介紹給巧春,她也沒有男朋友。」

趙正道:「那就讓她跟我玩一玩嘛!」

蘭香笑道:「你別貪心不足了,表妹的需要比我強。」

趙正道:「我先試試看嘛!她不滿足,再介紹我同學好了。」

這兩個才肉戰了一次,蘭香杷巧春也拉在一起了。本來,趙正還想再玩一次的。蘭香說還有事,必須現在就回去。趙正覺得如勉強她,會弄得不歡而散,於是,就和她熱吻一下,約好趙正在家等她的電話。

這時,蘭香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頭髮,全身整理齊備後,蘭香準備回家。趙正親自送到門口,替她叫了一部計程車,蘭香這才依依的坐上車子走了。

趙正再回到房裡,重新整理床鋪,又再到浴室沖了個澡。浴完後,又躺在床上,東想想西想想。首先,想到了巧春,覺得她蠻好的。想來這床上功夫,一定不比蘭香的差了。再而又想到了蘭香,剛剛所發生的情形,這個小小浪貨,屁眼也可以弄到,萬萬沒想到。想著想著,就笑了起來。繼而又想到巧春,如果也願意跟他上床,該是一件美麗的事情了。

這時的巧春,一個人待在家裡,閒得好無聊的樣子。這裡坐坐的,又到沙發上躺躺的,無所事事。「怎麼搞的,表姐一出去,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這個趙正,該不是出了什麼毛病不成?還是表姐跟他正在搞這件事?」腦海中老是被這些問題給纏著。

本來是不再去想,但又不能不繼續想下去。真是的,現在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實在無聊透了。表姐八成是跟趙正上了床,兩人正親親蜜蜜的,要不然,不會這麼久還不回來?哼!連電話都不願打一個,真是悶死人!

這時,巧春想起以前在跟小高一起的時候,每一次都是三個人在一起玩的。現在可好了,竟把我一人丟在家裡,而自己單獨的去偷吃了。以前表姐說得多好聽,說這種事一定會有我的一份,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讓我獨自地在家裡傻傻等著。想著想著心中不免有股怨氣。待會蘭香要是回來了,我一定不理她。一個人無聊時,總有些稀奇古怪的念頭,這是難免的。

就在巧春想著這件事,門外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響起了。

蘭香開了鎖,把門打開進屋裡去。巧春這時一副不理睬的嘴臉,坐在那裡。

蘭香人還沒到,聲音已經傳過來:「巧春,我回來了。」

巧春臉上先是浮了一絲笑意,然後再對著她臉上一看。頓時臉孔又擺出一副很不高興的嘴臉:「妳回來就回來,何必大呼小叫的吵人。」

蘭香看出巧春的臉色,一副山雨欲來之勢,就笑道:「怎麼?在生什麼氣?是誰那麼大膽惹妳生氣的啊?」

巧春怒狠著瞪著雙眼:「跟妳呀,我簡直的在跟妳生氣嘛。」

蘭香一副無辜的表情:「喲喲!為什麼呀?」

巧春指著她的臉說:「問妳自己呀,妳去照照鏡子,看看妳這副德性,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眼睛也凹陷下去,弄得那麼狠幹嘛了!」

蘭香笑笑說:「那來的吃飛醋呀,趙正一直就在耳邊念妳想妳的。」

巧春和緩了臉色:「妳算了吧,別給什麼定心藥吃啦!」

蘭香舉手作出發願:「是真的呀,我騙妳就不得好活的。」

巧春看她說話誠懇,心裡多少好受點,也有了興緻。就問蘭香這話怎麼講:「他都跟妳說我什麼來著?」

蘭香老老實實的回答:「他跟我講啊,他也很想要跟妳做朋友。」

巧春高興的笑開了:「你們一定在一起弄過了囉?」

蘭香泛起了紅霞:「是有這麼一次而已啦!」

巧春看看她:「為什麼妳看來很累的樣子?以前不會的呀!」

蘭香道:「妳不知道啊,趙正的東西有多大喲!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那麼大的東西呀!」

巧春好奇的睜大眼睛問:「有多大?有全部放進去嗎?」

蘭香道:「說起來呀,哦!好丟人!」

巧春追問到底的:「為什麼啊?是不是讓妳受不了?」

蘭香頓了一下:「他告訴我,他那東西有八寸半長。弄進去時,真是漲死人了。」

巧春這時,若有所悟的:「難怪妳的臉會變成這樣,真差勁。」

蘭香不服氣的道:「不是我差動,趙正他連屁眼也弄上了呀!」

巧春也笑道:「好呀!自己給人家弄的,還說人家怎麼不好。」

蘭香道:「不是的呀,是他頂錯了地方,插進後眼了。」

巧春笑了起來說:「鬼才相信妳那套,怎麼錯的那麼巧的,會弄到屁眼上?自己願意給他就好,不要講的那麼好聽。」

蘭香氣得跺腳:「氣死人,老實的告訴妳,妳又不相信。」

巧春也哼道:「為什麼說到我身上來了!是不是你跟他說,我的屁眼也可以弄嗎?」

蘭香道:「你怎麼搞的,我才不會那麼十三點呢!什麼都告訴人家,我是要他介紹他同學給妳。」

巧春急急的問:「那他是怎麼回答妳的?」

蘭香道:「他要你跟他先試上一試,然後再說。」

巧春則生怕蘭香她吃味:「表姐,難道妳不吃醋?」

蘭香道:「去妳的吧!他還說什麼,『我們三個人一起玩玩,看看是什麼滋味』。」

巧春關心的問道:「他那個雞巴,到底有多大?」

蘭香老實的向她道:「說實在的,那東西也夠大,又長,弄得很漲,時間又久。」蘭香又追問著她:「妳到底要不要嘛?他說他同學比他還要長一些。」

巧春吐著舌尖說:「最好是兩個都上,反正我是多多益善。」

(三)

趙正在家等蘭香的電話,等了兩天也沒消息,心裡急了:「這是怎麼了?會不會碰到別人了呢?」

正胡思亂想之際,有人來了。

「趙正兄在家嗎?喂!」然後就自己走進他的房間。

趙正道:「哦,是你呀!李克,坐嘛!」

進來的是個約二十五歲的青年,身材高高的,面帶笑容,走起路來,風度翩翩的十分好看。來看趙正的就是他向蘭香所提的那個男人,兩人很要好,也十分投機。

李克進來,尚未入座就問:「這兩天為什麼見不到你,幹什麼去了?」

趙正神秘的說:「也沒幹什麼,只是不想動,在家休息而已。」

李克不信的道:「在家多無聊,出去走走,泡泡咖啡廳,說不定會碰上個女孩。」

趙正神秘的道:「那有什麼好泡的!你總愛作白日夢。」

李克就說道:「這不是作夢,機會總會等到的呀,信否?」

趙正懶懶的:「如果你是真想要機會,那麼就在這裡坐,等待機會。」

李克笑道:「我明白了,你該不是有了路子,弄到手了?」

趙正很得意的說:「差不多可以這麼說了。」

李克嘴微露O形:「哦!看不出,還真有兩把刷子,罩得住。」

趙正道:「這是機緣不小心碰上的,想不要都不行。」

李克道:「怎麼樣?長得正點不正點呢?」

趙正道:「沒話說的,十足的美人胎,夠標準的。」

李克建議說:「那坐在家裡幹嗎?趕快去找她呀!」

趙正道:「不用了,我在等她的電話呀!」

李克道:「你還真有耐心等電話。」

趙正道出:「我告訴你吧,是一對姐妹花,介紹一個給你好嗎?」

李克興奮的說:「好是故然好,總得要先看看人長得如何呀?」

趙正答道:「那是自然的,總要讓你先看看人,然後再由你決定呀!」

李克不大信的神情:「不要太過於自信嘛,你覺得好,我可未必見得。」

正在談話中,電話鈴響起,趙正急急抓起電話:「喂!我是趙正,你好。」

電話的那頭是蘭香。兩人就在電話裡,約定了明天的下午見面。趙正還在電話中,要把李克介紹給巧春,叫她們要有準備。於是,蘭香就叫他們兩人,明天下午來她家裡看看巧春。

放下電話後蘭香對巧春道:「巧春,明天下午趙正和他同學要來我們家。」

巧春道:「讓他們來吧,看看人如何,再作進一步打算。」

蘭香道:「如果他們來了,是要我們請客嗎?」

巧春道:「那還不簡單啊!倒兩杯白開水不就好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

氣候是那麼的宜人,微風傳送著清涼的氣息,中午的熱氣,威力已斷斷的消失了。

趙正眼巴巴的站在家門口,等著李克。一輛車子漸漸的駛到他的面前來,車門開時,露出了李克光亮的頭髮。

趙正上下不斷的打量著,笑道:「今天的打扮,穿著很帥,也很準時的。」

李克先付完車資,緩緩走向趙正:「完全按照你所規定的時間內趕來了。」

趙正道:「時間還早嘛,難不成你想現在就去幫她們洗盤子去?」

李克迫不及待的:「早點去的話,看得會仔細些。」

趙正只好使出緩兵計:「現在去恐怕她們不在,還是再等一下吧!」

關於蘭香的情形,趙正不厭其煩的跟李克一五一十的報告著,並且把肉戰詳細分析著。

李克也是深好此道的人,最主要是他的生理問題。這些年來也交過不少的女友,等上床了紛紛的打退堂鼓,這又是為何?因為,李克的玉筋實在超越常人,不但長,而且粗得厲害,女人一看就都退避三舍。

根據趙正所得來的情報,巧春好像很喜歡這東西,不但巧春喜愛,連蘭香也想一試呢!

蘭香跟巧春打扮得花枝招展,兩人同是穿著熱褲,以及露肩又露背的上裝,盡量的把身上曲線給表露出來。雪白修長的玉腿,好像玲瓏的白玉一樣,長得是那麼的勻稱。叫人看了,禁不住的想親手一摸,死而無怨啊!

蘭香的大奶子,大而圓的在露背裝裡,搖搖欲出的樣子。巧春的奶子也不輸給蘭香的大,挺得比她的還要高些。一個是烏溜溜的長頭髮,長長的、散散的披在肩膀上,一個是梳理得齊整的短髮。她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有著一對會說話的大眼睛。

趙正帶著李克來到了她們的家門口按了門鈴。

蘭香則對巧春道:「一定是他們來了!」

巧春就說:「那麼,表姐,就請去開開門吧!」

於是,蘭香就走到門口,問道:「是誰在外面叫門呀?」

趙正搶先的答:「是我趙正帶著同學李克來拜訪兩位大小姐。」

蘭香便把大門打開,讓他們進來:「請進!歡迎你們的到來,請到客廳裡坐坐。」

趙正探頭探腦的問:「咦!巧春表妹呢?怎麼還不出來見客呀?」

巧春聽見他在叫她,就從房裡走了出來:「我在這裡。怎麼,表姐夫要請客呀?」

趙正說道:「自然會有人請妳的,來,李克,給你介紹一下。」趙正順手的指著巧春,道:「這位就是常向你提起的巧春小姐。」

蘭香則自我介紹,說:「我就是蘭香,請多多指教!」

李克笑道:「不用講我也知道。一進門,妳就跟我們趙大哥抱上了,還用介紹嗎?」

蘭香也笑道:「李先生說話還真俏皮呢,配我們巧春一定是不壞!」

巧春也笑蘭香道:「還說別人呢,說說妳自己吧,調皮!」

蘭香聽完她這句話,頓時,臉兒羞紅到脖子。

李克自介紹後,眼睛一直的盯著巧春,見她們都很美,高興的說:「兩位小姐人真是比花還嬌豔美麗,好可愛呀!」

巧春俏皮的:「我表姐是名花,而我呀,則是野草!」

趙正討好她的:「妳才是真正的花公主呢!」

巧春白了他一眼:「表姐夫啊,你少油條,跟表姐偷偷摸摸的,以為我不知道!」

趙正趕緊說:「巧春小姐,別生氣嘛!我這不是給妳帶來了一個嗎?」

李克笑道:「巧春小姐,別聽他的,恐怕我還不夠資格吧!」

巧春急忙的說:「哪裡,李先生,你太客氣了。」

說著,就伸出一隻手來,意思不過是請他坐下而已。可是,這傻李克卻會錯了她的意思,也伸出手去握住她,並且還在巧春的手背上,深深的一吻。巧春的臉,頓時漲得通紅。

蘭香拍手笑道:「閃電的快速呀!當著幾個人的面,就吻起來了?」

李克調皮的笑說:「現在已到大空時代,我們採用噴氣的超音速!」

巧春對著蘭香說道:「哪像妳,把人家東西差點給打壞了。」

趙正跟蘭香聽出話中帶刺的,兩人不約而同的臉紅起來,李克則傻傻不明事理的跟著巧春笑。

蘭香怒道:「死巧春,妳莫非瘋了不成!」

經過這不大不小的玩笑,大家熟絡的坐了下來。蘭香則小鳥依人的依偎在趙正懷裡,趙正並不避嫌的抱著她吻她香唇,同時還在大腿上摸。

巧春看得恨得牙癢癢的說道:「請你們客氣點好吧,妨害公共的衛生眼。」

蘭香把眼睛一斜道:「要妳管?看不慣啊,不會到房間裡去!」

巧春恨恨的道:「我走了,誰陪李先生?你們沒完的貼在一塊。」

趙正則打著圓場道:「那麼就由妳來陪我們的李克公子了。」

巧春羞紅著臉說:「死趙正,好壞呀,盡在出些鬼點子。」

一旁的李克祇是笑著,兩隻色瞇瞇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巧春的大腿。

巧春站在李克面前道:「李先生,我們別理他們,到我房裡坐坐吧!」

李克急忙的站了起來:「好!好!」

巧春也帶著李克到房間,來個眼不見為淨了。李克此時又是高興,又是緊張的。一踏進房門,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巧春。

巧春心裡頭一甜,身子便一倒,倒向他懷裡,口中道:「別這樣嘛!等會要讓他們看見了。」

李克道:「他們兩個剛才都不怕我們看的,我們也不用怕他們看啊!」

「哎呀!我們剛認識呀!而他們早就搞上的。」巧春急著嬌羞道。

李克這時,只好軟功夫使上了,道:「時代進步了,愈快愈好,妳聽別人說過吧!」

巧春嘴裡說著不要,但是身體就是貼著他不肯離開。李克也明白她是故作嬌態,便更緊的摟著她,對著她那鮮紅的香唇上吻著。巧春先是把嘴巴閉得密不透氣的,經李克熱烈的親著,吻著,她也把舌尖給伸吐出來,李克這時才算嚐到了火熱熱的香舌。

巧春就好像吃醉了酒一樣的,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讓他親吻著,自己的臉龐、嘴唇,都被吻遍了,再而的更進一步的吻到身上。

這件露背裝,穿對了時辰啊!光著的地方,幾乎每一寸、每一分都讓他給吻去了,李克又再得寸進尺的,一手伸進衣服裡摸索著,摸索著大奶子的部位。

巧春輕聲的道:「快不要這樣嘛,你會把我捏痛的。」

李克邊吻著,邊說:「不會的啦,我一向是憐香惜玉的,絕不會弄痛的。」

巧香沒辦法了,上衣被李克給拉了上來,兩隻細嫩雪白的乳房,一露無遺的展現在李克眼前。

李克讚嘆道:「好美好美的一對奶子,讓我輕輕的吃一下,好不好?」

巧春嬌聲的道:「吃會痛啊,我會怕怕!」

李克編著美言:「小寶貝,我定會輕輕的吸,不敢弄痛你的。」

說完,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的俯下身去吃了起來。巧春的奶子被李克吸的一陣陣奇癢、一陣陣舒服起來。就在這時,蘭香趙正他們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因為是第一次見面,所以他們也沒關上房門,蘭香看見李克在吮著巧春的奶頭,就笑起來。

趙正則一旁莫名其妙的問她道:「妳笑什麼?」

巧春聽見說話聲,對門口一看,趙正他們正在門口。巧春趕緊的推開李克,說道:「你們兩個神經病,幹什麼?真不要臉,在看人家。」說著,隨將上衣拉了下來。

趙正則拉著蘭香的手,走出房門。

李克道:「管他們幹嘛?他們兩個還不是在親熱著!」

巧春則不服的道:「都是你這壞人,被趙正看去了,羞死人了。」

李克說道:「怕他什麼的!趙正是朋友,他才不會笑我們的。」

巧春又再說:「是朋友,就不要偷看人家嘛!」

李克則勸道:「不要再管他的了,再讓我吃一吃嘛!」

巧春道:「才不要,怪癢的!」

李克則用手,上下撫摸她的大腿了。巧春把腿夾得很緊的,恐怕他會摸到陰戶裡去,李克很有技術的越摸越上,摸到了小腹,手就伸進了褲子裡去。巧春被摸的有意無意的碰他的腿間。

巧春故意碰了碰後道:「哎呀!這是什麼東西?硬硬的,好討厭。」

李克繼而又摸回大腿的反覆著,這時,聽她問起,便答道:「我拿它出來給你看看。」

李克就由褲子裡,把那根大雞巴拿了出來,硬硬的翹得半天高,送到了巧春手裡。

巧春一看便叫道:「哎呀,你這人真不要臉!怎麼把這東西拿出來!」

李克笑道:「看看怕什麼?妳喜歡它嗎?」

巧春道:「喜歡個屁,怕死人了!我問你:那東西怎麼會翹起來的?」

李克道:「因為妳太美了,所以它就衝動起來了。」

巧春白他一眼的說:「我摸摸看怎麼樣,好嗎?」

李克高興的要求著她道:「原是要妳摸嘛,不要怕,妳會喜歡上它的!」

巧春想用手握住,可是太粗了,一把握不過來,龜頭也好大,馬眼也比常人的又長又大。

巧春暗想,這東西真大,不是蓋的,真有一尺長,要是能插到穴裡,一定很舒服,也會漲死。表姐說趙正的大,這東西更大,看到這模樣,真想現在給他幹一下,如讓表姐他們看到,一定會笑我。

巧春邊想,就邊套動了幾下。

李克道:「這樣會越大,小寶貝,妳把褲子脫了,我們來玩一次。」

巧春羞紅著臉:「不行,他們兩個在外面,要是進來了,被趙正把我的下面也看去了,他會偷偷的來找我弄的。」

李克不以為然的安慰她道:「他哪來的時間跟妳弄呀!一個蘭香就夠他應付了。」

巧春則說:「該不會是你心裡想著表姐好事吧?」

李克以退為進的:「那妳不肯給我,只好想著別的人了。」

巧春委實怕他的東西長,便說:「不行的啦!我怕你那東西又長又粗,進不去。」

李克蠻有耐性的引導著:「不試,妳又怎麼知道不行?慢慢來,一定可以進去的。」

巧春還在擔心外面的兩位,道:「先去看看他們,是不是在弄了?」

李克和巧春一塊出來,向客廳一看,巧春就叫道:「哎喲,怎麼這樣?在椅子上就玩起來了!真不要臉。」

李克一看也跟著笑起來。原來,趙正一件不剩的衣服光光,坐在椅子上,蘭香也是一絲不掛的站在趙正的面前。趙正那根東西翹挺得老高的,直立的在大腿兩側之間,蘭香則一手握著他的東西。趙正呢,則抱著蘭香的纖腰,正好是她的大奶子頂在了趙正的臉上。

趙正這時一手在蘭香的陰唇上撫摸著,一手把臉前的大奶子捏得緊緊,嘴唇向凸起的奶頭湊上去;蘭香則把屁股坐在他的雞巴上,一手握著大雞巴,就往自己嫩穴裡插,屁股往下一坐,「唧!」的一聲,轉眼那根大雞巴神妙的不見了。

蘭香此時則裂著嘴,雙手緊緊環繞住他的脖子,白白嫩嫩的圓屁股,就坐在趙正大腿上,上上下下不停的跳動起來。越跳越快的,蘭香的嫩穴中「咕唧!咕唧!」的在響著美妙的聲音。趙正的大雞巴,被嫩穴剛剛套得緊緊的,騷水不斷的沿著雞巴源源淌出。趙正則手支著椅子,屁股一直的往上送,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的,一個是向下坐動,一個則是往上挺舉。

蘭香被弄得舒服的叫起來了:「哎喲!輕點嘛!」

蘭香不叫還沒什麼,這一叫把趙正叫笑起來了,李克跟巧春更是笑彎了他們的腰。

趙正提醒著蘭香說:「是妳自己坐下時,用力太猛!妳叫我怎麼輕呀?」

巧春在一旁邊笑著羞她:「就是嘛,妳叫人家怎麼個輕法?」

蘭香不害羞的反嘲:「小浪穴,要妳管!看什麼看?還不快去跟李克好好的搞!」

巧春不為所動的道:「才不呢,我們要在這裡等妳搞完了再去玩,跟妳學一套嘛。」

蘭香氣喘喘的說:「妳要再不走,看我下來不打死妳!」

巧春故意激她道;「有本事,妳就現在下來打我呀!看妳捨不捨得。」

蘭香嘴說要來打人,可是,她的屁股正閃晃得很快,也很大方,弄得穴裡直「咕咕唧唧」響個不停。

蘭香搖擺的坐了一會,忽然身體和屁股,亂晃起來。蘭香叫道:

「哎喲!麻……死了……癢酥酥……的……哎喲!……噢……美死了……我的要……出來了……」

剛一說完,要出來了,就聽到「咕唧」一聲,接著,蘭香的頭一偏,倒在趙正的肩膀了,口裡還長喘著氣兒。

趙正就問她道:「妳怎麼了,這麼快就淌出來了?」

蘭香累得氣喘得無體力回他話。這時,趙正便把蘭香抱住,翻個身,讓她趴在椅子上,兩腳著在地上站著,那個圓圓的屁股就這樣翹得好高。趙正提著濕淋淋的大雞巴,對著蘭香的屁眼兒,用力的一頂,這樣整個的大東西,瞬間的就被屁眼兒整個的吞沒了。

蘭香的屁眼被趙正這一刺刺得痛得她哇哇的叫了起來:「哎喲!怎麼又幹屁眼兒嘛?好痛!」

蘭香口裡是好痛的叫喊,可是屁股卻又翹得老高的。趙正根本不理,開始一頂一頂的送著。

李克在看到趙正弄蘭香的屁眼兒,轉過面來,就問巧春道:「這兩個技術可算一流,妳的屁眼兒是不是也可以弄嘛?」

巧春早看出神了,那心眼兒裡已在一麻一麻的,暗想:這兩個大概是搞瘋了吧!表姐的那個神情,一定是舒服死了才會這樣。一面想著想著口水也一口一口往喉嚨裡吞,下面的嫩穴早已沈不住氣淌了好多的騷水出來,緊接著,連屁眼兒也一癢一癢的。

正自幽思中,遠遠彷彿聽見李克這一問,她毫不考慮,可以說是直接的就答道:「這樣的弄,這麼的搞,哎喲!一定是美死了!」

李克看她神魂出了神,便道:「妳是一定有玩過這種遊戲了?」

巧春幽幽怨怨的說:「你壞啦,人家不告訴你,也不知道。」

李克拉拉她手:「如果妳是不會的話,沒關係,由李克來教妳嘛!」

這時,蘭香的屁眼兒,正漲得又痛又舒服之際,聽見他們的對話,就說道:「她會,不用你教。不信到房間裡試試看就知道了!」

李克兩眼傻傻的,盯著他們玩。巧春一聽表姐跟他什麼都說了,臉紅得如關公,就罵著蘭香道:「死表姐,讓趙正把妳的浪屁眼弄翻起來才好。」

李克抱住巧春道:「何必那麼狠心呢?」

巧春被趙正他們在幹穴、又弄屁眼的,逗得渾身不自在,抱住了李克的脖子道:「走嘛!我們也到床上辦我們也能辦的事。」

李克魂兒差點就飛上了天去,心裡直高興的,比什麼當選議員,可能還來得歡喜。摟著巧春的纖腰,轉身他們便進了房間。

巧春像喝醉了酒,全身難以著力的,來到床邊,便趁勢的倒躺下去。李克趕緊的先將自己衣服脫了,急忙的往床邊走來,差點就跌倒。一到了床邊,便動手為巧春脫去衣褲,巧春躺在床上,任由他溫柔的服務。李克首先脫去她的上衣,又把她下面僅剩的三角褲脫掉,因為在出去以前,她身下的熱褲就已脫下了。

巧春這時全身赤條條的裸著體,一身冰肌玉膚,天生麗質難自棄的貴妃亦不過如此。李克十分細心的撫摸著,潤滑油膩的肌膚、圓潤豐滿的乳房,極富有彈性,紅嫩的奶頭突了出來,巧春下面的那塊地方早已是濕遍了。

李克用手慢慢的分開她的雙腿巧春卻不請自動的兩腿伸展開來,黑黑亮亮的陰毛,早被騷水淌濕的了。李克一翻身的,就騎跨到巧春的小腹上。

巧春迫不及待的,早抓住了那條大蟲:「等一等,我要先看看清楚你的這條大長蟲。」

李克乾脆的輕坐在巧春小腹上,高挺著雞巴,對著巧春問:「給妳看,大不大,夠不夠格?」

巧春在先前看李克的時候,他那根大雞巴還藏在褲子裡,只稍稍的露出一小截。現在,李克的那根東西完完全全的呈現在眼前,那根東西翹得又高,硬得更狠,全根翹硬起來的長度,足有九寸以上。肥大的龜頭漲得紫紫的,像條木棒,那馬眼直是比一般人來得大,馬眼裡含著亮晶晶的粘水,向外一點點在滴。

巧春看看說道:「好大,這真嚇死人了,看來比趙正的要大上一倍。」

李克試問著她道:「妳玩過這麼大的東西沒有?」

巧春紅著臉說:「沒有嘛!這千萬不能碰屁限,屁眼絕對裝不下。」

李克回答道:「先幹穴,然後再玩屁眼。」

巧春道:「不行呀!會弄死人,屁眼怎麼能玩呢?」

李克道:「妳別騙我,蘭香剛說妳的屁股跟別人玩過。」

巧春道:「你聽她亂講,就是玩過,也是小雞巴的才可以。你的這麼大,不弄死人才怪呢!」

李克道:「那就先玩穴看看再說啦!」

巧春擔心著說:「這麼大,幹穴也要輕輕的才行。」

李克投降著說:「我會輕輕的插進去的。」

巧春道:「先祇能插一半進去,整根的我吃不消。」

李克笑道:「沒有裝不下雞巴的穴,妳放心好了。」

巧春白他一眼:「你說什麼話,怪難聽的。」

李克笑道:「別再說了,把握時間吧。來!弄進去好了。」

巧春和李克進房時,一方面是正急著弄,一方面是剛看了蘭香和趙正正肉搏著,進來時房門也就未關上。蘭香跟趙正弄完肉戰之後,蘭香便對趙正說:「李克和巧春剛才在看我們,我們也去看他們去。」

趙正想著有理:「好呀,我正想跟你提呢!」

兩人衣服不穿的,就一同進了房間,走到房門口,他們連房門都沒帶上。

蘭香探著頭道:「你們怎麼了?進門都不關的。」

巧春笑道:「來不及了嘛!」

趙正道:「李克,還沒弄上呀?」

李克說道:「你們怎麼進來了?弄這事怎麼能看!」

蘭香道:「你少假正經,趙正跟我玩,你們怎麼看了?」

巧春道:「我們不知道你們在弄呀!一出去,表姐已經坐進去了。」

蘭香罵道:「小浪貨,妳少缺德,小心穴破了。」

李克這時候見蘭香、趙正在看,精神百倍,不跟他們講話,屁股一擡,就騎到巧春的身上。巧春的兩腿早岔開了,用一手握著那根奇大的雞巴,對著自己的穴口磨了幾下,就往穴裡塞進。

這時,李克感到陰唇已經張開了,就把屁股一擡高,再向下的一壓,巧春嘴裡就:「哎喲喲!喔……噢……嗯……」的哼唱起來。

蘭香靜靜的在盯著他們看,李克的大龜頭就往巧春的小穴口用力一擠,「卜滋!」的一聲響亮,龜頭已經插進洞穴裡了。巧春的嘴,一直「噢噢」的在怪叫著,張大著嘴,眼睛閉得緊緊的,兩腿拚命的往兩側岔開。

蘭香道:「我的天!那麼大的龜頭硬是被擠進去了。」

趙正咧嘴笑了笑。巧春張嘴,只是一味的喘著氣:「哎喲!表姐,漲死人了呀!」

李克覺得龜頭被牢牢的套住了,曉得小穴已經把雞巴吞吃進去了,就擡起屁股,用力的再向下壓。

蘭香再一看,巧春的小穴被翻了一個好大的洞,心一驚,叫道:「哎喲!死李克,你怎麼這麼狠心,會把巧春頂爆了。」

巧春感到漲得更厲害了,同時,小穴裡也一陣的奇痛,大雞巴再次的頂進一截。巧春叫道:「哎呀!痛死了!表姐,救救我呀,我會被弄死!」

李克見巧春是真痛了,巧春額上冒出很多汗水,咧著嘴忍著,又喘又叫的,就停住了,不再向裡頂了。

蘭香走過來,朝李克屁股一掌拍下,又拿條毛巾擦擦巧春額上的汗水。蘭香問著巧春:「巧春,妳還好吧?看起來怪可憐的,小穴吃得消嗎?」

巧春道:「好痛喲!我是在忍著呀!」

趙正道:「蘭香!不管他們,讓李克弄進去。」

蘭香道:「去你的!你沒看見他的雞巴有多大?巧春會吃不消的!」

趙正向她說:「能有多大?反正可以插進去。」

蘭香道:「比你的粗了好多,也長了好多。」

李克道:「妳的穴裝得下趙正的雞巴,巧春也可以裝得下我的。」

巧春喘著氣說:「那不一樣,表姐與趙正弄了很多次,穴比較大點。」

蘭香道:「是嘛!巧春好久沒玩了,你的又這麼大。」

李克笑道:「讓我弄妳一次嗎?」

蘭香哼道:「弄就弄嘛!誰會怕你來著!」

巧春聽了就緊緊摟著李克說:「不準,表姐剛剛吃過了,我還沒吃到呢!」

李克的激將法生效:「那我要把雞巴全部的頂進去了!」

巧春道:「好嘛!不過,還是請你輕輕的來。」

李克用大雞巴向巧春的小穴用力一頂,「咕唧」一聲的,全根的大雞巴全部頂進小穴裡。

巧春痛叫道:「哎喲!我的天,穴給幹爆了∼∼漲死人了……」

蘭香一看巧春的穴口,翻得紅紅的,真像要爆了似的。回頭來看著趙正道:「趙正,你看她好慘,穴弄爆了。」

趙正道:「別怕,小寶貝,來,我摟著妳。」說著便一把抱住蘭香。蘭香就用大奶頭回頂著趙正胸上,趙正也在蘭香的屁股上、穴上一摸。

這時,李克已經用大龜頭抽插著嫩穴了,巧春只是一味的怪叫著。叫了好一會,又是直吞口水的,嫩穴裡也有痛,也有舒服,巧春就不再叫得厲害了。

蘭香對趙正道:「我們就坐在床邊看好了。」

趙正抱著蘭香坐在他們的面前欣賞著。

李克只管埋頭的在幹,巧春的雙手在空中亂揮舞著,一會兒是抓到了李克的脖子,一會嘛,又摸到李克的臉。正好趙正就坐在她的面前,可巧的,被巧春抓到了肚子上去,抓得趙正大笑起來。

李克見蘭香坐在面前,便一面幹穴,還一面摸著蘭香的臉。

蘭香罵道:「死李克,在弄穴還這麼不老實。」

趙正道:「蘭香,我們也再來弄一次吧!」

蘭香道:「等會嘛!我的腰還酸著呢,沒力了。」

趙正一想到弄穴,他那根東西又硬了起來,正好對著巧春的臉邊上。

蘭香對趙正:「你小心一點,那東西快碰到巧春的臉了。」

李克一看蘭香的身體,也快碰到自己的肩膀了,於是就在蘭香的奶頭上摸了起來。

蘭香對趙正說:「趙正,你看嘛,死李克摸我奶頭呢!」

巧春一看就罵道:「死鬼!大雞巴插在我穴裡,你又去摸表姐的奶頭,我不是也有嗎?」

趙正笑道:「巧春,妳別罵李克,我幫妳摸好了。」說著,真的去摸著巧春的奶頭。

蘭香就把奶頭向前迎送過去,挺著奶頭讓李克撫摸。而巧春的奶頭被趙正一揉一捏的,十分舒服,李克的大雞巴又把穴頂得舒服起來了。又看到趙正的東西在面前一翹一翹的,巧春就伸出一隻手,一把就抓向趙正的雞巴,握到手裡,並套動起來。

趙正這時就放開了蘭香,蘭香也放開了趙正,挺到李克面前送上奶頭,讓他摸。

巧春套弄了一會趙正的雞巴,就把頭一偏,嘴對著趙正的雞巴,一口就將它吸到嘴裡面去了。

趙正感到龜頭一熱的,身體一麻,好美呀!就騎在巧春臉上。李克一看,就狠狠的用大雞巴在巧春穴裡插。巧春一面喘著,一面吮吸著大雞巴,上下兩根大雞巴把巧春美上了天。

蘭香一看可急了,便用手打著趙正,又推巧春的。蘭香道:「死巧春,妳穴裡有根雞巴在弄,還不夠嗎?還要吃趙正的。」又轉頭對著趙正說:「死趙正,快拿出來,讓我吃好了。」

趙正被吮吸得正在舒服中,怎麼也不會拿出來讓她吃了。同時,巧春還把他兩顆卵子抓得緊緊的,全身都麻了。

蘭香看他沒有反應,就叫道:「哎喲!這幾個死鬼,你們要我的命了,死巧春,一人玩兩根,什麼話嘛!故意整我。」

李克道:「蘭香,妳別急,等會我弄妳好了。」

蘭香道:「你就快點弄,我癢起來了。」

李克道:「巧春還沒淌,拔出來她會不高興。」

蘭香道:「她把我的雞巴搶去吃,我也要她的。」

李克這時,就狠命的抽插著大雞巴,蘭香看看巧春的穴水很多,可是還沒淌白水。急得在李克身上一抓,又在趙正的屁股上抓一把。

忽然,蘭香下床把巧春的大腿抽了起來,巧春嘴裡面有根大雞巴,不能叫,祗是「嗯,唔」的哼。李克見蘭香把巧春抽得很高,就用力一頂,全根大雞巴,都頂進了穴裡去。

這時,巧春感到這一下插得最深,大龜頭已頂到花心最裡面去。李克用力的頂,狠狠的幹,巧春的穴就一陣酥麻麻,酸的味道,酥癢傳上了她的心頭。穴心一張,「卜卜滋,卜卜滋」,熱熱的陰精由花心田裡,直往外沖射。

李克的龜頭被熱燙的麻麻的,巧春的精水射了出來,可是,李克並沒射精。蘭香一看,巧春的穴口裡淌出了陣陣的白水,知道這時,巧春已射出精了。

巧春身體一軟,頭向一偏,把趙正的雞巴也吐了出來,躺在床上像死去一樣的。這時,李克拔出濕淋淋的大雞巴。

蘭香道:「哎呀!雞巴上全都是白的,你射出來了?」

李克道:「這是巧春穴裡射出來的白水。」

蘭香道:「我知道,巧春淌出的精水就是濃濃的。」

李克不明事理,便問道:「妳怎麼會知道的呢?」

蘭香道:「她常常會淌到我穴裡去呢!」

趙正和李克都很奇怪,急忙問:「怎麼會淌到妳裡面去呢?」

這時巧春就說道:「死表姐,把我們的事也講出來,妳好意思。」

李克對蘭春道:「不要緊,我們都是好朋友,說出來研究研究啊!」

趙正也說道:「妳們也能弄穴嗎?」

蘭香道:「怎麼不能?」

李克道:「妳們沒有雞巴呀!」

趙正道:「是嘛!妳們要雞巴插進去才行呀!」

蘭香道:「我跟巧春是用穴弄穴的。」

李克問:「怎麼個弄法?」

蘭香答道:「跟你們一樣,一個在上,一個就在下。」

趙正問道:「那不一樣,中間沒有肉棒怎麼能頂出水呢?」

蘭香答說:「一樣可以頂,不過頂的不一樣就是了,而是用磨的。」

李克問道:「還用手磨呀?」

蘭香笑道:「才不呢!一個穴在上面,就磨下面的穴嘛!」

李克再問道:「怎麼頂的呢?」

蘭香回答道:「上下上下磨頂著,舒服了一樣也會淌水。」

趙正好奇的問道:「跟雞巴幹的味道,有一樣嗎?」

蘭香答道:「有一點點,就是裡面空空的,怪癢的,弄過之後,不大痛快,總比沒有要好得多就是。」

李克笑道:「這種叫得出名堂嗎?」

巧春接口道:「這叫磨磨,你不懂呀!真菜!」

李克憤憤的道:「又不是妳們,怎麼會懂!」

巧春道:「你看看,我們女人的東西,像不像一個磨呀?」

趙正道:「很像!的確真的很像!」

巧春繼續解說:「兩個磨在一起,磨得酥癢癢的這就叫作磨磨!」

趙正道:「我明白了,大概妳常在上面,磨得淌到了蘭香的穴裡去。」

蘭香道:「你懂了就好,有時也是我在上面。」

說了一陣,趙正就挺起大雞巴想要插穴。巧春道:「不要了,好累!」

趙正道:「雞巴被妳吮吸的,硬得好痛,好人,給我一次嘛!」

李克抱住蘭香,這時的蘭香便躺在下面,李克便提槍上陣了。蘭香雙腿打得大開,握著大雞巴,就往穴裡塞進去。

李克鐵硬的雞巴對著蘭香穴眼中用力一頂,蘭香就叫:「哎呀!插進來了,輕點呀!」

趙正一看,緊摟著巧春道:「妳看,蘭香被李克弄上了。」

巧春恨聲道:「死李克,一次就弄上兩個穴,好壞呀!」

趙正勸道:「我們兩個也來玩穴嗎?」

巧春懶洋洋的:「你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好累!」

趙正道:「妳怎麼就這麼沒用呢?我真忍不住了。」說著,就用雞巴在她身上頂。

李克雞巴插入蘭香的穴裡,問:「妳怕痛嗎?」

蘭香道:「剛才跟趙正弄了一次,比較好一點,可是不能太狠。」

李克就一下一下的抽插著。蘭香感到李克的雞巴實在太大了,自己的穴雖然大,可還是漲得很厲害。這根雞巴比起趙正的要長很多,那個龜頭好像小孩的拳頭一樣,在自己穴裡一下一下的頂送著。蘭香再回頭轉向趙正及巧春他們看看,趙正還在跟巧春商議著呢!但巧春一個勁兒的說好累、好累。

蘭香則建議著:「笨蛋!弄她的屁眼嘛!」

巧春急著說道:「死表姐,要妳出個什麼鬼主意的。」

趙正死皮纏著巧春道:「妳的屁眼也可以用?那就讓我用用嘛!」

蘭香道:「你好好試試,比起我的還要好上百倍!」

趙正一聽,拚命的叫巧春往屁股上摸,一定要弄。

「死趙正,專愛弄女人屁眼,纏死了,你去弄表姐吧!」

趙正很無奈的說道:「她已經跟李克弄穴了,怎麼能弄屁眼呢?」

巧春笑道:「好吧,我給你好了,看你那麼可憐,反正這屁眼,我是留不住了。」

趙正聽了巧春這麼說,心裡很高興,於是就用手把巧春擺平了,他抽起巧春的雙腿,放在自己肩膀上。這時,巧春把身體躺正,從嘴裡就吐了點口水在自己手上。趙正騎在巧春的屁股上,而巧春摸到了趙正的雞巴上,自己也用口水在趙正的龜頭上塗著,又在自己的屁眼上也塗了一些,頓時趙正挺起了大雞巴,對準著屁眼,用力的把大雞巴向裡面頂進去。

巧春被他這麼一頂,也大叫了一聲:「哎喲!輕點嘛,這麼狠幹嘛?想弄裂呀?」那是龜頭一滑,大雞巴吸進了屁眼裡。

趙正感到雞巴已頂進去了。這時,巧春的屁眼,味道跟蘭香完全不同。裡面熱熱的,好像長了肉粒一樣,把雞巴磨的酥酥的。屁眼裡面好像會動,好像是嘴在吮著雞巴頭,趙正趴在上面,根本不用抽插,就感到雞巴一陣陣的快感。蘭香的就沒那麼好用,幹蘭香的屁眼要頂得快,才會感到美,弄巧春的,不動就先美起來。

那邊的李克也正用大雞巴抽送著,蘭香被抽送得滿頭大汗,喘氣如牛。李克頂了一會,休息了一會,正休息時,李克看著趙正把雞巴插進了巧春的屁眼了。

這時,巧春叫道:「哦∼∼……嗯∼∼……哎喲……」

李克便說:「巧春,他又沒頂,妳叫什麼?」

蘭香道:「巧春的屁眼不用頂就會很舒服,好多人都愛她的屁眼,喜歡跟她弄。」

巧春聽了,便罵道:「死表姐,要你作廣告嗎?」說完,她又對著李克道:「李克!,狠狠幹她幾下,讓她老實點。」

李克問蘭香,說:「巧春的屁眼,怎麼個好法?」

趙正便接口道:「實在好啊!不用動她的屁眼,因她的屁眼是自動的。不單會動,同時會吮吸龜頭,簡直美上天了。」

李克道:「那等會我也來弄一次試試看!」

巧春說:「我才不要,你弄表姐好了,她也可以呀!」

趙正道:「她的是可以弄,可是那種的滋味是跟巧春的不一樣。」

蘭香道:「巧春弄屁眼是有名的呀!」

趙正便對蘭香說:「那妳就叫巧春教教妳呀!」

蘭香道:「這是她獨門的功夫,是不傳授徒弟的。」

這時,巧春聽他們在一問一答,心裡暗笑:「想學我的獨門功夫不是那麼簡單,要看看是誰的屁股呢!」

而趙正不理他們,儘管自己享受著仙境。

此時,蘭香便對著李克說:「各有各人的獨門絕招,我是不會輸給巧春的,讓我好好的表現一番。」

於是,四個男女弄著穴、玩著屁眼,把房間弄得格格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