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老婆的性愛示範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我同老婆的性愛示範

表演, 老婆

那是1988年的事了。那年我二十八歲,結了婚差不多三年了,和老婆帶著兩個小姨,到日本旅行,到了東京,我們住在新宿KEIOPLAZA京王大飯店,貪那裡的房間又大又豪華,又近歌舞妓盯,晚上不愁沒有節目。

這天晚上,是我們留在日本的最後一晚,兩個小姨嚷著要我們帶她倆去看真人表演,我說那些地方很雜,不是女孩子應去的,但老婆話她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們就帶她倆見識見識吧。

於是我們一行四人,在我帶領之下,到了那煙霧彌漫又人頭湧湧的地方。

只見台上的日本女郎做那生春宮的表演,和她的男優拍擋性交之後,更請台下的男觀衆排隊上台客串,但那些日本中年男人人,身形不好看,陽具細小又不夠硬,每人上台進入一兩分鍾不到便完事,全無美感之外,還使人感到噁心。

由於人多擋著看得不太清楚,不到半小時,兩個小姨已意興闌珊的要走了。

於是我們到就近的居酒屋,宵夜後便返酒店休息。

回房後,老婆正和我一起浸SPA,忽聽到外面有人聲,想是小姨們從相連的鄰房過來找老婆,老婆出了去看看,我因多喝了清酒,繼續浸在和暖的溫水之中。

過了好一會,忽然見三姐妹一起走進浴室來,令我大吃一驚,縮在水裹說:「我沒穿褲子呢。」

老婆笑著說:「她倆就是要看你沒穿褲子的樣子呢,誰叫剛才看不清楚。」

我說:「這怎可以!」

老婆繼續笑著說:「為什麼不能?我們三姐妹,自小時候起便什麼也一起共用的,叫你給她們看看罷了,她們都是處女,我都是想教教她們性智識罷了,別囉唆,快弄乾身子出來。」

然後她們就一起走了出去,我在弄乾身時,聽到房裹有一些日文呻吟聲混雜了她三姐妹的聲音,想必是老婆開了有料AV,在向小姨們指指點點。

當我圍著浴巾走出浴室時,我整個人呆住了………………。

她三姐妹一絲不掛的坐在床沿上一起看AV,老婆見我出來,便笑著說:「是我叫她們都脫光衣服,那你給她們看就不用那麼尷尬了。」

這時我看清楚房內三個婐女,目定口呆了好一會。

我老婆阿寶當時廿五歲,是三姐妹中長得最標致的一個,面貌似年青時的李琳琳,不是很大的眼睛但卻炯炯有神,身高1。67架著35C2434的身裁,豐滿如海碗大的乳房托著粉紅色不太大的乳頭,下體的陰毛整齊又不太濃密,剛好蓋住粉紅色的陰唇,恥丘特別隆起,兩片肉瓣之間緊夾著一線細縫,下面托著苗條白嫩的四十二吋長腿和纖幼的小腿,只有六號鞋的小足,簡直是像維納詩女神的模樣,我每次見到她的婐體,小弟弟都會立起致敬。

我未見過的,是我兩個小姨的婐體,二妹阿黛當時廿二歲,面貌似年青時的陳美琪,身裁卻是很纖瘦的,比我老婆還高一點點,身高1。68但身裁只得約302433,只有微微隆起的乳房托著小小淡粉紅色的乳頭,就像未成年的小女孩一樣,下體是差不多無毛的了,只有稀疏的幾條陰毛,蓋不住那細細的合成一線的陰唇,腿比我老婆更纖瘦了,有點像水手美人的模樣。黛害羞的坐在我老婆旁。

阿麗的屁股是圓圓的,托在她不太高的身裁上很突出,完全是個好生養的模樣。她卻微張著腿,坐在我老婆的另一面,這情景我可以見到阿麗大陰唇下面的小陰唇,還隱約見到裡面的陰核了。

如之前我所述,我一見我阿寶的婐體,小弟弟都會立起致敬的,現在加上各具特色的兩個小姨,我的小弟已越來越硬了,圍著的浴巾,就好像帳篷一樣。

這時我老婆走施到我身旁說:「你都看到她們了,就樣她們看看你的身體吧。」說著便一手把浴巾揪去,這時我也變成赤條條的站在她們面前,小弟弟如怒蛙一般向著她們。

兩個小姨走過來瞪著眼呆了好一會,還是阿麗先出聲:「哇!姐夫、你的東西很大啊!」

其實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的小弟弟約有十六公分長,可能比一般人的粗一點點,極其量可以說是比普通大一點罷了。

我答道:「我並不是很大,只是剛才的日本仔太小罷了。」

我老婆也插嘴道:「而且那個男優可能已經表演過幾場,跟本不能完全勃起了,那些老頭子又不中用,完全是半軟不硬的,所以我才叫姐夫給你們看看。」

這時阿麗忽然抻手揸了我的小弟弟一把,說:「嘩!真系又硬又燙手呢!」

我暗地裡強忍著,差點沒有把精液射出來,到日本之前,我已經儲備了十天的彈藥,預備同老婆大幹特乾的,現在再加上兩個婐體的小姨,滿滿的儲備真是會分分鍾射出來的。

我定一定神,說:「喂、又話看一看,你地仲唔返房。」

阿麗嗔著說:「頭先家姐應承造愛給我們看的。」

我看著老婆,老婆柔情地說:「我們今晚也是造愛的,就讓我們給她們示範正確的性教育吧!」說著便走過來,兩片朱唇貼在我的嘴唇上,我們熱吻起來了,我們掉在床上,吻了好幾分鍾,我的手也在寶寶身上,?她一手揸不了的大乳房,另一隻手開始在寶寶的陰戶上遊動,時淺時深時打圈,不一會,我已感到她的愛液流到我手中。

之後我老婆為我口交起來,而我亦把我老婆的嬌驅在我上方扶正,形成六九的姿態,老婆一直舔著我的陰莖,還用舌頭舔龜頭的前端,又把我的小弟弟吞吐著,間中又輕吻我的蛋蛋,使我非常興奮和受用。

我也輕撥開老婆甜美粉嫩的大陰唇,用舌頭舔裡面的小陰唇和陰核,又用嘴吻大陰唇,老婆「嗯∼噢」的嬌喘著,大量的愛液流得我一臉皆是。

兩個小姨看得目定口呆,如癡如醉了,麗還不時把頭伸過來看大特寫。

這樣的刺激,我知道我無可能堅持太久的,於是我翻身抱起老婆,輕輕說:「讓我們入正題吧。」

我把老婆一雙完美的大腿張開成M字形,又把一個枕頭放到她不太大的屁股下面,這個姿勢,阿寶的陰戶毫無保留地展現在我的眼前,張開了的粉紅色大陰唇裡面微張的小陰唇和小巧的陰核都等著我,窄窄的陰道口更流著一大片愛液呢。

我跪在床上,提著漲得非常利害的陰莖,慢慢的插入阿寶已濕透了的陰道裡。

我先插入龜頭,然後退出小許,再推入一些,寶寶在嬌喘著。

我對兩個小姨道:「這是MISSIONSTYLE,最基本的性交姿勢,我現在完全進入啊。」

兩人唯唯諾諾,又探頭到我們的前前後後,觀看不同的角度,我們真的像造Floorshow一樣了。

我的小弟繼續『嗞』的一聲完全進入阿寶的體內,我慢慢的來回抽插了幾分鍾,然後一下輕插到底,以我們三年的婚姻生活,我知道這是我老婆最受用的,我的龜頭抵著她的花心,陰莖粗壯的根部又把小小的陰道口填滿了,我的陰毛又輕撥著陰核,我採取打圈的動作,不消一分鍾,阿寶的高潮來了,嬌喘著:「老公、來了………來了…………好舒服呀!………。好…。爽!嗯∼噢真的好舒服!啊……啊」

才插入五分鍾,我老婆已經到了第一次高潮了,而且以我感覺她陰道的收縮程度,這次高潮來得非常強烈,床單也濕了一大片呢。

我把老婆轉則,提起她的一條修長苗條白嫩的腿,自己也則身迎上去,小弟弟再輕輕的在抽插起來,我又對兩個小姨道:「這是則插式。」

她倆人又從不同的角度,近距離觀察我倆的性器官在交合著。

再兩三分鍾,我阿寶的第二次高潮又來了,只見她雙眼反白,喘著氣:「啊……。啊……啊我的好老公…………插死我了…………插得我好舒服呀!」

阿麗這時問:「姐夫、會不會弄死家姐呀?」

我笑說:「儍妹、你家姐現在的快樂,不是人人都享受到的。」

然後我仰臥在床上,把老婆扶起,讓她把肉洞套入我的陰莖上,我扶著她慢慢的上下套著,陰道內大量的愛液流到我的身上,弄得我的蛋蛋都濕透了。

我又說:「這是女上式,力量速度都由女方控制。」

這個姿勢阿寶可以自己控制對性交的感覺,找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麼擦,所以不到兩三分鍾,她第三次高潮又到了。

我知道我也差不多了,連忙擡高老婆,阿寶知道我要來我最鍾意的狗仔式了,她立刻轉身把不太大又結實的屁股高高舉起,我從後半跪著,看著她流著許多愛液的的陰戶,把我的陰莖插入阿寶的陰道裡,慢慢抽送著。

我又對兩個小姨道:「這是後進式,多數男人都鍾意,因為插得最深,又可以見到小弟弟插入陰道裡抽插,而且兩手又可以好Free咁揸奶!」

我邊說邊做,阿寶轉著屁股迎合著,我兩手在撫弄她的一雙大乳房,阿寶的大乳房柔軟又富彈性,令我感到無限的舒暢,我不斷的抽送著,我倆的性器「嗞﹏﹏嗞﹏﹏嗞」地交合著。

約三四分鍾後,我們的高潮又一起到了,阿寶又發出了淫蕩的叫聲:「嗯~~嗯~ 嗯……噢噢…。啊啊啊…老公…。我好舒服呀……我…愛…你!」,我緊握阿寶的大乳房,叫著:「老婆!………我要射了…。我都愛你!」然後把我濃濃的精液,射入阿寶的子宮裡。我們是普通人,約十五六分鍾的性交,已經令我們非常暢快,高潮疊起了。

我倆的身體緊緊合在一起,過了很久,我才慢慢的把小弟弟從老婆的陰道抽出來,祇見一股白色的精液從她的陰道流出來了,

這時兩個小姨又用近距離觀察,阿麗又問:「這就是精液?」

老婆喘著氣答:「對、這就是對女人最滋補的精液!」

一直只看沒有出聲的阿黛這時忽然插嘴:「嚇、咁補可唔可給我補嚇?

這裡要提一提阿黛提出這要求的原因,聽說是外母懷阿黛的時候誤吃了西藏紅花,差點把她小產了,所以見她自小就比較瘦弱,發育也不良,初潮也到十七歲才來,也不像她的姐妹有著豐滿的身裁,外母也常弄補品給她吃,她也是逢補品必吃,說希望可令身裁豐滿一些。

最喜爭風的麗又來了,說:「哦、我又要!」

我老婆阿寶叫道:「小心肥死你呀,你們都是處女,無可能叫老公同你地做愛,咁喇,叫老公弄些給阿黛吃罷,吃精液也是很補的。」

老婆瞧我一眼,見小弟弟因太興奮尚未軟下來,柔聲對我道:「老公、你仲得?可。」

我有點難為情說:「可以、但我想先洗洗澡。」

我連忙進浴室,洗一下身上的愛液精液和汗水。

到我再出來,準備拿杯子載精液時,她們又改變了主意,老婆說:「就讓她們直接吸吧,也可教教她們口交的技術吧。」

我又呆了一呆,心裡暗想道:老婆要明益我益到底了。

但口裡說:「嚇、唔系幾好啩。」

老婆又說:「怕乜?佢地女仔都唔怕,你最好幫佢地用口做埋,等佢地領略嚇性的樂趣,不過小心D唔好咁深入,佢地仲系處女。」

我祇好尊命,心裡暗喜:這次發達了………

我仰臥在床上,還是較放的阿麗先過來,老婆教她扒在我上方,成六九的姿勢,她張開小咀把我尚有七八成硬度的陰莖吞沒,我感覺興奮到極點,小弟弟又漲到最大了,老婆在旁教著說:「小心不要用牙齒,嘴唇在小弟上下套弄著,舌頭要在龜頭上打圈,手要揸住根部按摩,不要忘記輕掃蛋蛋。」

可能因為是是初次口交,所以阿麗其實不是做得很好,有幾次還把我弄得有點痛,但已夠我好刺激了。

這時我開始細看阿麗在我上方翹起的陰戶,她的屁股粉白圓渾又肥大,濃密的陰毛,陰戶附近的陰肉也像雪一般粉白,托著兩片十分肥厚飽滿的陰唇是深粉紅色的,像微笑的向著我張開,裡面上端的陰核,竟然比我老婆的還要大一點,像一顆日本紅豆,由於是處女的關系,對落的小陰唇祇是微張,陰道口是緊閉的,但我發現大量泉水已經從這裡湧出來了。

我先用舌頭輕輕的在大陰唇上舔著,然後在陰核上打圈,阿麗「嗯……噢!」的叫出來了,我再用嘴唇貼著陰道口,舌尖繼續打圈,但不敢深入陰道裡,怕弄傷她的處女膜,我雙手也沒有閒下來,一隻手伸到她的乳房,柔情地輕掃著,不時用手指在她的乳頭上輕撥,她的乳房沒有阿寶的大,但已經可以充滿我的手掌,感覺非常柔軟,我另一隻手卻在她的屁眼上的小菊花輕按,這可不得了,阿麗整個人:「~~~~~ 啊~~~ 」的一聲全身鬆懈下來,軟癱在我身上,整個肥美的陰戶壓在我臉上,愛液極大量的湧下來,麗的愛液真的多得很厲害,我差點便給淹死了……………。這樣停了很久,老婆又說:「阿麗、你先休息一下,好讓二家姐來了。」我其實有點不捨得離開阿麗肥美的陰戶。

跟著換了阿黛上來,也是同一個姿勢,可能見她的姐妹做得多了,阿黛的口交技巧比阿麗好多了,她的嘴裡好像有種吸力,似要把我的精華都吸出來。

我再細看阿黛的陰戶,比較薄小而淡粉紅色的大陰唇,似不願張開似的,祇可以隱約見到裡面的水光,我故技從施,但把舌頭深入裡面一點,「呀!………。好…。爽!」阿黛叫起來了,但口卻沒有停,我知我會在阿黛的口裡爆發的,不是要為她弄些補品吃。但我希望在我爆發前,可以把她弄到高潮。

我加快了嘴和舌頭的活動,一隻手伸到她的小乳房,在微波上的小乳頭輕掃著,另一隻手又在她的屁眼上的小菊花輕按,這次是差不多輕輕插入去了,阿黛整個人在抽緊,小穴差不多把我的舌頭夾住了,她在:「唔………唔!」的暗叫,但卻不願放口,好像怕我會不給她精液吃,這時我感覺她的陰道連續地抽動,一下一下的狂跳,她的高潮到了,但她的口卻死口不放,而我也差不多了,便把精液大量地射入阿黛的口裡。

阿黛喉嚨裡發出…。嗗…嗗……。的聲音,把我的精液全部吞進肚子裡,然後全身鬆懈下來,軟癱在床上喘息。。。。。

這時老婆過來對我說:「老公、辛苦你了!」

我說:「唔辛苦,你看,仲有貨賣。」

小弟弟真的沒有完全軟下來,因為太興奮了,而且儲備的彈藥又不少。

阿麗又嚷著說:「我未有精液吃呀。」

老婆瞟她一眼,說:「你吃、肥死你呀。」

麗又嗔著說:「我要嘗一嘗,我又要看著姐夫的精液是怎樣射出來的。」

老婆說:「等我再來服待我老公吧。」

說著便騎上來,把我尚有六七成硬的陰莖,慢慢的套入她仍然流著我的精液的陰道內,上下的動起來,不一會,小弟弟又回復十足硬度了。

我們再換了很多的個不同的姿勢,每次兩個小姨都從不同角度,近距離觀察我們的性器官接屬,差不多二十分鍾後,老婆已經來了三次高潮,我叫道:「來了!」這時老婆把我的小弟弟從她的小穴裡拔出來,再用手套弄按摩,兩個小姨又近距離看了,我看準麗首當其沖,把一股濃精射向她粉白的小臉上,她有點不知所措,但卻伸出舌尖舔嘴邊的精液。

我老婆笑著說:「把臉上的精液抹開吧,這是最好的潤膚霜呢。」

麗和黛立刻爭著把我的精液抹到她們的粉臉上。

這是我一生人中最激的一夜,我們洗澡後,一起睡在酒店的CaliforniaKingSize大床上。直至中午才起床,我看著仍然裸體熟睡的三姐妹,心裡想:我今生死而無憾了。

在我們離開日本前,老婆和兩個小姨說:「記住回到香港後,昨晚的事…」

兩個小姨一起說:「完全無發生過嗎,,,,,」

此後再無發生過那麼激的事,我始終沒有和兩個小姨有正式性交過,她們日後到結婚都是處女。

兩年多後,麗找到一個和我差不多形像,年齡和我差不多,比她大七歲多,但比我更青靚白靜的男子結婚了。

然後還連續生了兩個女兒。

黛卻一直和我們留著關系,老婆每個月不方便的時候,她都來找我進補一下,老婆很多時看著我們做,習慣了。過了幾年,她的身裁真的有進步了,變成32B2434連她自己都說自己變得更明艷照人了。

我們一直在努力賺錢移民,打算九七移民後再生孩子,不料移民前寶寶在子宮生了一個水瘤,可憐的寶寶要把整個子宮割去,寶寶要造手術時,黛更每星期找我進補兩三次,老婆更告訴我如果她有什麼不測,就和黛結婚生子好了。

寶寶完全康復後,我們便移民國外去,不久,黛找到一個比她年青三歲,即是二十八歲,竟然和我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士結婚了,過兩年她也生了一個男孩哩。

我們在外國過了差不多十年二人世界的日子,也不覺得沒有孩子是一件遺憾的事,每年都回港幾次探望我的小姨和姨甥們。

寶寶現在已經四十五歲了,但於保養得宜,又無生過育,所以外貌有如三十齣頭,身裁依然非常結實動人,仍然有36E2534,四十二吋長腿加纖幼的小腿仍舊可愛,結實的屁股一點也沒有變過。我們有些老外朋友還以為寶寶三十不到呢。

更有老外向我們暗示換妻,我才不肯呢,那些鬼婆可能祇有三十齣頭,但身形個個像啤梨,皮膚又粗,不提也罷。我地咁嘅年紀仲可以一星期做兩三日愛,也是不錯了。

去年阿麗把她十五歲的大女兒娜娜送過來唸書,娜娜住在我們家,我倆自小就當她親女兒一樣。

最近老婆發現娜娜常熘覽一些成人網址,大驚之下,我們立刻和麗商量,在Webcam中祇見已變成肥師奶,但仍粉白可愛的麗,鎮定又怪異的笑著說:「你們知怎樣造的,嘻、我們不是你教出來的嗎?」

老婆和我牽著手,相視而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