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的小惡魔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trick or treat!」

萬聖節的夜晚,我的家門出現一隻小惡魔。

當然,說是惡魔,其實只是位戴著紅色犄角頭飾,提著紅色大叉的的可愛少女。

她看起來十六、七歲左右,有把垂肩的柔順短髮,眼睛清澈明亮,唇紅齒白;一雙健康美腿,從鮮紅色吊帶連身裙下的大腿,至踢著露趾涼鞋的玉足展露無遺。

心情絕佳的我,笑著抓起一把糖果,放在她的小籃子裡。少女登時喜上眉梢,咭咭笑著向我道謝。

「大哥哥一個人住嗎?」她用悅耳的聲音問。

「是呀,家人都搬到外國去了。」

「好可憐喔,大哥哥要一個人過萬聖節。」她天真可愛的同情模樣,令我心中一暖。

「沒事,早習慣了。何況,還有你這樣一位可愛的小天使來訪呢。」我笑摸她的頭。

「不是天使啦,人家的裝扮是惡魔。」她嘟嘴說。

「哈哈,但我覺得你這惡魔比天使還要可愛呢。」

她俏臉一紅,提著糖果籃子的雙手放在背後,一副扭捏害羞的模樣。

「話說回來,只有你一個人嗎。」我納悶:「通常玩討糖果都是幾個朋友一起去的吧。」

「其他人已經回家去啦,只有我想再逛一下。」

「是這樣喔。好吧,時間也不早了,你也趕快回家去吧小姑娘。」

我正想將門關上,少女忽然跨過門檻,將可愛的小身軀依偎過來。

「大哥哥……」她垂下頭,輕聲說:「人家還不怎麼想回家呢……要是你覺得寂寞的話,人家可以陪你一晚喔。」

我微微一愕,雙手搭住她的肩膊,輕輕推開她。

「小女孩別開這種玩笑。」

「人家不是在開玩笑的……」她忽然搭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胸部上,嚇得我急忙縮回手。

「搞甚麼鬼!」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我已經在她平坦的胸部上感到異樣的觸感。

「人家沒有胸部,大哥哥不喜歡嗎……那就讓大哥哥看看這個吧。」

她臉上泛起跟衣服差不多紅的赤霞,手臂挽住糖果籃,雙手捉住輕飄飄的裙癒A慢慢向上拉起。

我正想制止少女,忽然看到在她純白色的蕾絲內褲裡,竟然微微凸起了一小團,令我吃了一驚。

「甚麼?!你──」

「嘻!」「她」吐著舌頭,天使般的純潔模樣蕩然無存,換成惡作劇得手的小惡魔錶情。

「對不起呢,人家不是女孩子,而是男生喔。」

我真的是完全呆了。要不是真看到他的裙下春光,我絕對想像不到這個擁有如此漂亮相貌的可人兒是男兒身。

他笑著放下裙癒A退到大門邊:「讓大哥哥失望真是抱歉啦。好了,謝謝大哥哥的糖果,我要回家了∼∼」

望著他的背影,我按捺不住心中一股衝動,快步走上前,用力捉住他的手腕。

「喂!」

聽到我的有隉A他微微顫抖,轉過身來說:「大哥哥別這麼小氣嘛,這只是小小的一個玩笑……」

「誰跟你開玩笑了。」我泛起笑容,將他拉進懷內:「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像極女孩子的男生了。」

他一雙杏眼睜得渾圓,強裝笑容:「怎、怎麼可能,大哥哥是在開我玩笑吧。」

「你覺得呢。」我右手繼續捉緊他纖細的手腕,左手摸住他苗條的腰肢,緩緩往下掃去,柔撫他雪白的大腿:「大哥哥很寂寞喔,留下來陪我吧。」

「……請、請你放手!」

他雙手亂揮,扔下玩具長叉和滿籃子的糖果,拚命掙扎,但在我這個久經訓練的欖球員手中沒有意義。

我將他攔腰抱起,脫去他的涼鞋,硬帶到睡房,用力將他扔到床上去。

赤著雙足的他驚恐地坐在床上,像被帶到陌生環境的小貓。

「住手,別碰我!我是男孩子,變態!」

他嘗試用粗獷的聲線大叫,但聽起來更像是女扮男聲,令我忍不住想笑。我端起他的下巴:「是呀,我就是變態,而且我這種變態最喜歡聽到少年版的女聲了,你可以再表演一次嗎?」

他嘴唇哆嗦,嚇得不敢再出聲。

見他那副小動物般的表情,我也不禁憐香惜玉起來,溫柔地撩動他漂亮得假髮似的秀髮,一摸之下才發現是真的。另一隻手輕撫他的玉臂,滑溜溜的肌膚令很多少女也相形見拙。

「竟然會有這麼像女孩子的男生,連頭髮和身體線條都像是少女般……你叫甚麼名字?」

「柏、柏奇……!」發覺自己不應該回答這個問題的柏奇,後悔地掩住嘴巴,懊惱的神情也很可愛。

「你叫柏奇嗎,也是個男女難分的名字呢。哈哈,接下來。」

我裝模作樣地舔舔嘴唇,盯著他的屁股說:

「對你這個在萬聖節裝成可愛小惡魔,跑到別人家作怪的少年,看來要接受小懲罰囉。」

「懲罰?難道是……」他紅著臉掩住被我緊盯不放的臀部,雙眼含瓷G「不要!求求你,大哥哥,我不敢再開這種玩笑了……」

見他快要哭出來的可憐樣,我也覺得玩夠了,剛想叫他快回家別搞惡作劇──

「不如這樣好了,大哥哥。」他擡頭哀求似的望著我:「我用口幫大哥哥解決完,大哥哥就放我走,這樣可以嗎?」

「……?!」

我原本就只是想跟他開個玩笑,等他受點教訓就放他走。沒想到他忽然會提出這種交涉。我急忙說:「不,其實我不是打算這樣──」

「大哥哥不接受嗎……一定要做到最後嗎……」

「甚麼最後,我只是要叫你──」

「我會做得很好的,請大哥哥你就當已經懲罰了我吧。」

他用雙手膝貌此L來,用白晳的小手解下我的褲鏈。剛拉到一半,我的肉棒就從內褲裡急不及待地鑽了出來,

我剛想制止他,柏奇就伸出小巧的舌頭,在肉棒龜頭的邊緣輕舔。起初他的舌頭只會胡亂簞吽A但很快他自己就曉得圍著我碩大的龜頭,靈巧地用舌尖來回打圈,引得我體內一陣穌麻感,肉棒漸漸充血,直挺挺聳立在他可愛的臉蛋前,使他吃了一驚。

「好、好大……」

見鬼,為甚麼會發展成這樣的?嚴格上來說,我這是在犯罪呀。我想出聲叫停,但一見到戴著犄角頭飾的柏奇,深情地為我服務,我就忍不住將說話吞回去,舒服地接受。

慢慢他嘗試張大嘴巴,將我的肉棒含進嘴裡。他似是訓練有素,會各種取悅我的方法:像是凹起臉頰用力吸啜,輕輕用牙齒咬,甚至主動用舌尖輕搓我的後袋。沒過多久,他的神情也出現了變化:原本驚慌緊張的神情慢慢消去,換成陶醉的愉悅表情,像是樂在其中似的。好幾次瞥到我的眼光時,他都會臉上一紅,稍稍皺眉裝作不快,但眼睛卻迸發出興奮的光芒。

他的動作愈來愈快,我也快受不了,雙手扶著他的犄角頭飾,前後繡y,當他濕滑的櫻桃小嘴是發洩工具,抽插了十幾次,終於停了下來,對住他的嘴裡射精。

沒有預備的柏奇登時花容失色,用力咳嗽,在手上吐出一灘白濁的液體,與唇上的形成一道銀白細絲,渲染出淫穢意味。

「對不起。」我搭住他柔軟的肩膊,一邊給他遞紙巾,一邊溫言安慰:「你弄得我太舒服,我都來不及跟你說……」

「……沒事。」他垂下頭,默默地用紙巾抹去嘴唇和手上的精液。

我在浴室洗臉時,凝視著鏡子裡自己的倒影,我用力拍了拍額頭。我這是怎麼啦,硬拖一個假少女進屋,上下其手後還讓他替我口交,這不是徹徹底底的變態嗎……原本只是想開個玩笑……

洗過臉回到睡房,柏奇跪坐在床上,垂下頭不知在想甚麼。

「好啦,小懲罰完畢啦。」我尷尬地搔搔頭:「快回家吧,我想你父母也開始擔心你了。你住得遠的話,我駕車送你回去……」

「……大哥哥。」他輕聲問:「大哥哥是叫甚麼名字?」

「哦,叫我孟霆就好。」

「孟霆哥……」他擡起頭來,眨動水汪汪的一雙眼波,滿臉通紅:「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我以為他想我送他回家,但見他的神情又不像。

「……我已經,忍耐不住了。」柏奇拉起裙癒A蕾絲內褲裡的小肉棒高高隆起,興奮不己。

他臉頰紅得像蘋果,眼睛中流露著渴望:「也釦痧u的喜歡這種事……」

「柏奇,你……」我突然腦海像亮起了一個燈泡,端著他的下巴說:「你其實不是在惡作劇,而是真心想被別人當成女生吧?」

「……對不起,孟霆哥。」他慚椰a垂下頭:「我……我從以前開始,就覺得自己當女生會比較好。可是我不敢對身邊的人說,只好今天一個人穿著女裝跑出來,心想就算被人發現也可以說是萬聖節的裝扮。」

「結果就跑到我的家裡來嗎。」我溫柔地說,順手摸摸他頭。

「嗯。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孟霆哥,不過……總覺得,如果是孟霆哥的話,可以……可以做下去……」

面前這個可愛的女裝少年,如此渴求著我,這瞬間我已經不管甚麼年齡性別的問題了。

我吞口口水,坐到柏奇背後,胸膛伏在他背上,雙手環抱住他。柏奇完全沒有抵抗,反而伸伸那雙玉足,將嬌驅推入我的懷內。

「小柏奇,真的想繼續下去嗎?」我湊到他耳邊,輕聲說,

「嗯,請孟霆哥幫幫我……」他害羞地點點頭。

「那我不客氣囉∼」

我急不及待拉上他那件鮮紅色的連身裙,露出奶油蛋糕似的雪白肌膚,平坦的胸部上還有兩顆嬌豔欲滴的小櫻桃。這具奢華的身驅,不知道的話肯定以為是胸部未發育的少女所有。

我將他按倒在床上,好好欣賞隨著他急促呼吸而起伏的腹部,藏著一抖一抖小陽具的蕾絲內褲,還有那雙線條好看的美腿。

我一手拉開那條蕾絲內褲,握住他小小的粉莖,慢慢簞吽F另一手則輪流捏他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他漸漸發出淫蕩的嬌喘,身體受不住上下被夾攻的快感,像蝦米般弓起腰來。

「平常自己有自慰的習慣嗎,小柏奇?」

「偶然會做……」

「都是怎樣做呢?」

「就、就這樣孟霆哥幫我的,一隻手這樣,另一隻手……」

我在他耳珠上吸上一口,他發出非常舒服的呻吟聲:「啊、啊……」

我見兩顆櫻桃開發得差不多,便將一隻手伸到他的背後,指尖從背脊緩緩往下掃去,抹至那翹得像桃子般的嫰臀,我忍不住攤開手掌好好摸了好幾下。在內褲裡,我探索到了一個秘洞。

「另一隻手,就這樣抽插?」

「是的……」

我的兩根手指按路鑽進去,盡量溫柔地打圈。柏奇被刺激得曲起雙腳,如夢囈般呼叫。

「覺得怎樣,小柏奇?有自慰時那麼舒服嗎?」

「好舒服……孟霆哥好厲害,比我自己做還要舒服……」

聽到這句話,我玩弄得更為起勁,加速蹂躝他的粉莖和密穴,柏奇更是哀叫連連,嘴邊滴下兩滴唾液,轉過頭跟我說:

「孟霆哥,我要去了……」

「好呀,射出來吧。」

隨著他的一聲呻吟,小小的粉莖射出濃郁黏稠的白濁,濺落到床單上。

「呼、呼……」

柏奇的喘息聲還未停,我就輕輕將他雙手帶到床頭,讓他扶住床頭板。他困惑地轉過頭來:「孟霆哥,這是……」

「剛才的前戲夠了吧。」他的嫩臀被我輕力一拍,立時像可口的布丁般搖曳顫抖:「現在到你朝思暮想的戲肉囉。」

「!!」他緊張地說:「可是,我從來沒有試過……」

「任誰也有第一次嘛。」一邊溫言安慰他,我一邊用手指撐開他的蜜穴,粗大的陰莖在洞口前磨蹭:「要進來了喔∼」我吸了口氣,挺立而久的陰莖立時捅了進去,痛得他呻吟起來。

「好、好痛!……請輕力一些……」

「沒事的。」我俯前身安慰說:「習慣了就會很爽了……應該是這樣。」

無視他幽怨的眼神,我扶住他苗條的腰肢,開始前後挺進。我發揮欖球練出來的腰力,對著柏奇的嫩臀不斷猛襲,發出「啪啪」聲響,在他緊密的後穴裡品嚐宣悅的快感。

起初柏奇受不住痛楚,討饒似地哀求我停手;但沒過多久,他就沒有說話,口中吐出呼呼的喘氣聲,似是在竭力壓抑自己呻吟。

「好爽……好爽……」他漸漸開始自己也簞_腰來,順應著我的節奏,讓我的陰莖馳騁得更豪爽;只見柏奇刺激得連珠玉般的腳趾都在抓床單,無法自控的舔液滴在我的枕頭上,恐怕他得到的快感,只會比我更甚。

「柏奇,你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抓住他的犄角頭飾,調侃地說:「剛才不是一副狡滑小惡魔的模樣嗎?」

「……因為、孟霆哥的十字架太厲害……啊……」出乎我意料,他還能夠回答我,儘管說得很模糊。當作是給他的獎賞,我在他的秀髮吻上一下,繡y動作更猛烈,讓陰莖更加深入。柏奇忍不住大聲呻吟,甜膩的嗓音如天籟之音。

「孟霆哥,我不行了……」受不住的柏奇連捉住床架的力氣也沒有,虛弱地伏在床褥,回過頭來對我投以放蕩的眼神。

「要去了嗎……」平常跑幾個圈也視作等閒的我,這時也開始喘氣。我奮力作最後衝刺,順手摸住他的小莖:「我也差不多了,一起去吧……」

終於再抽插了一陣,我在柏奇的蜜穴裡痛快地射出大量精液,多得從蜜穴裡溢瀉;柏奇也第二次發洩出來,流量甚至比剛才那次還更誇張。

完事後,我懶洋洋地抱住柏奇嬌小的身體,沒有在想甚麼,單純地感受著他的體溫。

「孟霆哥……謝謝你。」忽然在我懷裡的他,沒頭沒腦地這樣說。

「怎麼了?」我驚訝地發現,柏奇那雙藍寶石般漂亮的眼睛,竟然湧出了略禲C

「一直以來,我都很害怕自己這個興趣會被發覺。」他的頭枕在我的胸膛,輕聲說:「我經常自己一個人躲在房間,在鏡子前換上女裝,看看穿上裙子的自己是怎樣的。每當我在自得其樂時,總會想到自己其實這種行為是很奇怪的,被發現的話一定會當我是怪物……」

柏奇縮在我的懷裡仰高頭,額頭擱在我下巴,雙角舒服地點在我的臉上。

「而孟霆哥,是第一個願意接受我這副打扮的人。」

我心中激動不己,捧住他的臉頰,輕撫他的秀髮,凝視他的容貌:

「柏奇,記得你剛出現在我門口時,我說了甚麼嗎?」

「說……說最喜歡我這種,像極女孩子的男生……」說著說著面紅起來。

「我有說過這句啦,但我想指的不是這句……」我苦笑一下,想起當時的戲言,現在倒成了真實。

「那孟霆哥是指甚麼?」

「我是指,很高興你這樣一個小天使來訪。」我將臉湊近過去:「雖然你裝扮成小惡魔,但無論是在我剛見到你到現在,我都覺得你這隻小惡魔比天使可愛。」說完我吻了上去。唇上傳來甜絲絲的味道,像在吃綿花糖。

柏奇微微一怔,閉上疏L汪的眼珠,即使吻完之後半晌還未張開,似在回味。

「孟霆哥,我住在安娜街的那邊,紅色屋頂的那棟房子。你可以來找我嗎……或者,我可以再來找你嗎?」

「沒問題。無論是惡魔還是吸血鬼,是柏奇的話我就敢開門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