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曲7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第七章◆春宵奪笈

鳳閣里的紅燭依舊在燃燒,那跳躍的火苗讓人最容易聯想到的就是裡面美人如玉,羅衫半解的旖旎情景,又有誰會想到這裡其實已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南宮修齊全身赤裸的坐在一張橢圓的浴桶之中,傭懶的閉著眼睛,任由騰騰的熱氣漫過頭頂,微燙的熱水漾過肌膚。而花魁紫心則僅穿著一件粉紅肚兜站在浴桶邊上,殷勤周到的為他不時添加熱水,然後拿起毛巾為他擦洗後背,洗完之後也不閒著,伸出纖纖蘭花指,在他的太陽穴上輕輕的按摩著,服侍的極為周到!

和服侍其他客人不一樣,服侍南宮修齊完全是她心甘情願,因為她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了這個雖然沒有什麽真才實學,但卻很會花言巧語,討女人歡心的花花公子,尤其是經過剛才的那件事情之後,紫心對南宮修齊更是情根暗種了,因為在他身上紫心體驗到了一種從未體驗過,卻又十分渴望被保護的安全感。要知道紫心從小就沒了父母,受盡了別人的欺負,後來又被人口販子賣到了妓院,雖然現在她貴為花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這些都是在老鴨的皮鞭棍棒之下練出來的,所以她從小就缺乏安全感,也對安全感最為渴求,而南宮修齊卻在不經意間就滿足了她這一需求,從而使她對南宮修齊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紫心精心伺候著,然而南宮修齊這時卻有些興趣索然,先前那麽用力爭奪紫心只是不想輸給邱一魔,完全是面子問題,並不代表他有多喜歡紫心,所以在最初的得意過後,他反而覺得有點無趣。

在擁著紫心回到他包下的房間後,南宮修齊就問她剛才在鳳閣里那個傢伙都對她做了些什麽?紫心當然不敢有所隱瞞,便紅著臉將她所做之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南宮修齊。當然,她沒有說邱一魔的陽物碩大異常,因為她很清楚男人的心理,誰也不會喜歡一個女人在自己面前說另一個男人的傢伙粗大,儘管這種粗大是一種病態的粗大。

當南宮修齊知道紫心給那個乾癟的老傢伙做過口活之後,心裡雖談不上說噁心,但也覺得渾身不舒服,於是就叫她去洗漱一番,紫心自然乖乖照辦。在一番凈水漱口,香湯沐浴過後,南宮修齊突然也心血來潮說也要沐浴一下,紫心趕緊重新備水,並替她寬衣解帶,入桶沐浴。

花魁不但床上伺候男人的本領高強,其他方面亦是不弱,就說這按摩,她的手法獨到,力量適中,修長的手指捆膩豐潤,按在身上猶如鵝毛輕拂,十分的舒服!沒一會兒,南宮修齊就顯得有些昏昏欲睡了。

「爺,可要再添水了?」見水的熱度有些下降,紫心俯身在南宮修齊的耳邊輕聲道。

「啊……哦,好,再添些水,爺還想再泡一會兒。」

「是,爺!」說著,紫心轉頭輕喊了一聲:「紅兒,再端一桶熱水進來。」

「是!」門外一個清脆的聲音應道。

沒一會兒,只見一個約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吃力的拎著一桶水進來了,紫心從她手裡接過水桶後便將她打發出去,然後將這一桶熱水緩慢而又小心的注入浴桶里。

經過剛才一番的浸泡按摩,南宮修齊的精神得到了不小的恢復,他睜開眼睛饒有興趣看著一旁忙碌的紫心,只見她半彎著腰,碩大的乳瓜由於重心的作用被拉的既鼓又長,小小的肚兜根本無法將其包裹,露出大半邊的酥乳來,而剩下的一小半被肚兜遮擋的美乳,由於水霧的浸濕也隱隱約約的顯露出來,這種霧裡看花的感覺比直白顯露更有韻味,也最能勾起男人的慾火,以至於南宮修齊看的看的突然就伸手挽住紫心的腰,將她連抱帶拖的拽進了浴桶。

「啊……」紫心發出一聲嬌啼。與此同時,她的嬌軀落入浴桶時引起水花四濺,小小的斗室一時倒也充滿輕鬆嬉鬧的氣氛。

「哈哈,果然不愧是花中之魁,舉手投足都透著那麽一股媚騷,讓爺好生心動啊!」南宮修齊笑道。

紫心抿嘴一笑,嬌聲道:「爺,您又取笑奴家了。」

此時,紫心身上的那件粉紅肚兜已然全部濕透,緊緊貼在她那嬌嫩的肌膚上,將她那誘人的部位完全顯現出來:椒乳怒挺,粉紅色的小小乳暈上挺立的是如花生般大的艷紅乳尖,乳尖微微上翹,就像雪域高原上綻放的兩朵紅梅,十分之艷麗!

浴桶里的水剛好漫過她的小腹,在那裡有一抹誘人的烏黑隨著水波上下漂浮。她就這樣站在浴桶里,螓首半垂,一縷濕潤的秀髮從額頭垂下,順過臉頰搭在胸前,黑白相間,涇渭分明,再配合上她那春意蕩漾卻又含著一絲羞澀的眼神,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為之情動。

南宮修齊亦是如此,他伸出食指,朝紫心勾了勾,示意她到自己跟前來。紫心媚然一笑,緩緩地靠近他,將那一張嬌艷的臉龐離他不足一尺的距離。

嫵媚動人的臉龐就在眼前,春意盎然的流波,艷如桃李的雙頰,豐潤滑嫩的櫻唇,吐氣如蘭的氣息,這一切使南宮修齊突然產生了一種心動,他慢慢將臉湊了過去。

紫心呼吸有些加劇,高聳的胸脯起伏不定,櫻唇也微微張開了,一雙美目也慢慢合上,然而就在四唇即將交接的一剎那,南宮修齊忽然想到這張嘴不久之前還曾含過別人的傢伙,心裡頓時沒了興致,於是後退開來,將頭靠在浴桶的邊緣,淡淡道:「好了,好好服侍爺吧。」

紫心睜開了眼睛,眼裡閃過一絲哀怨,同時輕聲道:「是,爺。」說完,她伸手到自己的背後,解開肚兜,從頸上取下,全身上下光溜溜的,一絲不掛。接著她拿起毛巾從南宮修齊的前胸擦起,直至雙肩,再至雙臂,最後從他的腋下滑至小腹,來到他那早已怒挺的部位。

南宮修齊看著她,輕佻一笑道:「知不知道接下來要給爺做什麽?」

紫心媚眼如絲的瞥了他一眼,嬌道:「知道!」說著,她扶著桶緣跪了下去,水漫到了她的胸脯,然後伸出她那嫩滑的小手,握住了已是滾燙的寶杵並在上面輕輕的套弄著。她的縴手既軟又滑,手握的力量又很恰當,南宮修齊感覺很舒服,腹部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挺了挺,暗紅如蘑菇的龜頭不時露出水面。

如此這般的套弄了幾下之後,南宮修齊的龍陽之物愈發堅硬挺直了,這時,紫心微微傾身,雙手捧著自己的那對碩大乳瓜,輕輕夾住了南宮修齊那怒漲之物,並且緩慢又微帶力道的上下滑動著。

「爺,舒服嗎?」紫心抬眼媚笑道。

「嗯,不錯,繼續!」南宮修齊閉著眼睛舒服的輕嘆一口氣道。

的確,紫心的這對乳房不但碩大豐滿,而且柔軟細膩,可以將南宮修齊的寶杵完全淹沒在肥膩乳肉之中,只有那暗紅色的龜頭隨著她的上下滑動而時隱時現。這樣一來,南宮修齊不但肉體上感到極為舒爽,視覺上也是誘惑之極!

「哦……」南宮修齊的嘴裡發出愉悅的喘息聲。

此時,紫心適時的加大了雙乳之間的力道,因此她的雙乳被擠的向外凸起,完全包裹住南宮修齊的寶杵,讓他感覺到一種不輸於幽谷的緊湊,而且深邃,緊密,勻實,就像是溫暖的花房緊緊裹住了肉棒。

看著自己的肉棒被她的兩個肥膩乳房嚴絲合縫的裹在乳溝里,南宮修齊興奮的加快了挺動腰部的速度,紫紅色的肉棒就像鐵杵一樣在雪白的乳肉之間來回抽送,大半支紫紅棒身被埋沒在肥白乳肉中,只有那張著馬眼的暗紅龜頭如毒蛇般的從兩團肥膩乳球中不時冒出來。

南宮修齊身為富貴人家,平時很注重清潔,再加上這一次在浴桶里也泡了這麽久了,所以他的肉棒非但沒有邱一魔那種令人作嘔的腐臭之氣,反而還有一種淡淡的皂香之味,讓紫心愛不釋手,伺候的也愈發起勁了。

隨著南宮修齊腰部挺動的幅度越來越大,有好幾次紫亮龜頭都碰到了紫心的櫻唇,於是她便伸出粉紅小舌,不時輕舔著那怒張的馬眼,如此幾下之後,南宮修齊頓覺快感增強不少,已然有了幾分泄意。

驀然,南宮修齊覺得自己的那處陷入了一個濕熱滑膩的地方,低頭一看,原來紫心已經含住了他的肉棒,粉紅丁香小舌沿著他那青筋密布的棒身纏繞吸舔,並且不時含住龜頭,向喉里深處吸啜。

南宮修齊爽的無以復加,只覺得那裡好像有一股電流通過一般,渾身酥麻,尤其是腰部,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他知道這是將要泄的前兆,可他又不想這麽快繳械投降,於是用手按住紫心的螓首,將肉杵從她的嘴裡抽出來,稍做緩解。

紫心豈會不知他的心思?便停止刺激,往南宮修齊一笑,同時伸出丁香小舌,在櫻唇的四周輕舔一圈,這個動作既俏又媚,看的南宮修齊是慾火大盛,忍不住又一次將怒漲肉杵捅進了她的口腔,同時嘴裡道:「小騷貨,爺快給你迷死了。」

聽了他的這話,紫心彷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勵似的,又一次的將他的肉棒含入口中,使出她的挑、舔、卷、揉等諸多技巧,吸吐之間妙到毫巔,而且龜頭之處每每都能抵達嬌嫩緊窄的喉眼之處,爽的南宮修齊是直吸涼氣,嘴裡呻吟般的道:「……紫……紫心,你的品簫功夫堪稱天下第一啊……」

紫心吐出棒身,嫣然一笑道:「謝爺誇獎,」

接著她復又將棒身吞入,而此時,肉棒已愈發堅挺膨脹了,直頂著她的喉頭。本來,讓這樣如雞蛋大般的龜頭直頂著嬌嫩喉頭不放應該是很讓人難受的,然而紫心卻恍如未覺,不但喉里發出擾人心魄的淫糜之聲,而且螓首也上上下下有節奏的吸舐,只見肉棒越來越大,顏色越來越深,中間處的馬眼似乎快要裂開了。

極富經驗的紫心知道南宮修齊即將噴泄,於是越發賣力了,只見她用力含住碩大龜頭,丁香舌緊抵其中馬眼,在上面揉圈打轉,同時一手的食拇二指圈住棒身,飛快的在上面櫓動擠壓,而另一隻手則在肉棒根部的會陰處微微用力的按摩揉動。

「哦……」南宮修齊呻吟著,同時用力的挺動這腹部,雙手緊按住紫心的螓首。

沒一會兒,一股滾熱的濃漿在她的小嘴裡爆發開來。只見紫心的喉頭蠕動,腥熱精液被她悉數吞入腹中。

過了好一會兒,南宮修齊才長舒了一口氣,鬆開了緊按在紫心螓首上的雙手,頹然的躺倒在浴桶的邊上,輕輕的喘息著。

南宮修齊噴射地不少,因此儘管紫心吞咽下去大半,但仍有一小部分從她的唇間溢了出來,紅唇間夾雜著一絲乳白,顯得淫糜而放蕩。紫心往南宮修齊楣然一笑,輕輕的吐出香舌,將溢在唇間的精液捲入喉中,另有一絲流到下巴處的汁液,紫心則用她那小手輕輕一抹,指尖與下巴之間牽出了一條晶瑩閃亮沾著唾液的粘稠液絲,顯得無比的冶艷!

「真是一個道道地地的小騷貨!」南宮修齊笑諧道。

紫心的俏臉一紅,傾身伏在南宮修齊的懷裡,膩聲道:「爺,那您喜不喜歡啊?」

「哈哈,喜歡,當然喜歡啦,而且越騷越好,那以後我天天來品香閣捧你的場。」

紫心抬起頭來看著他,輕咬著櫻唇,像是有什麽話要說,卻又難以開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南宮修齊看在眼裡,稍覺不快,於是不悅道:「怎麽?不想讓爺來捧你的場啊?」

「哦,不,不是!奴家怎麽會不想讓爺來呢?」紫心慌忙道:「奴家恨不得天天待在爺的身邊,只伺候爺您一個人。」

南宮修齊聰明機靈,一點就透,他聽出了紫心話里的意思,然而他不是不想替紫心贖身,讓她日夜伺候在自己身邊,只是他不能這麽做。這倒不是金錢方面的困難,以他的財力就是贖十個紫心也足夠了,而且他真要贖,老鴇雖然不舍,但也不敢不放人,真正的困難還是在於他爹。要說這個世上還有一個能讓南宮修齊真正感到畏懼的人,那這人應該就是他的爹南宮凌空了,別看他在他爹面前嬉皮笑臉,沒有正經,但在內心裡還是有點怕他的,所以要是讓他知道自己把一個妓女帶回家,那還不把自己罵個狗血淋頭甚至家法伺候啊?因此南宮修齊雖然早有此心,但也只能擱在一邊。當然了,他不會把這個理由告訴紫心,那樣未免有失面子,於是他只好打個哈哈,顧左右而言他道:「好了,洗了差不多了,給爺抹乾身子吧。」說著,南宮修齊站了起來,跨出浴桶。

紫心微感失望,事實上她對這個確實不抱什麽希望,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地位低賤,人盡可夫的妓女,雖然是花魁,多少富家公子,豪門巨賈渴望與自己有肌膚之親,但那也只是純粹風月之事,和替自己贖身並且帶回家那完全是兩回事。稍有點地位的大戶人家都不會那麽做,更何況像南宮世家這樣權傾華唐的名門貴族?

不過雖然這是紫心意料中的結果,但還是忍不住抱怨似自憐的輕嘆道:「奴家好似章台柳,這人折了那人攀,恩愛一時間!」

看著紫心仍跪在浴桶里,怔怔地自言自語,南宮修齊有點惱道:「還不快過來!」

「……哦……是……」紫心回過神來,慌忙從浴桶里出來,拿起一條幹爽毛巾細細的為南宮修齊擦拭起來。擦乾後,紫心也將自己細細擦拭乾凈,然後披了一件薄如蟬翼的輕紗,摟著南宮修齊的腰繞過一道大理石屏風來到臥室。

南宮修齊打算今晚就在這裡過夜了,反正晚上爹是不會去逸香樓找他的,所以不會知道自己夜不歸宿,只要自己明天趕在上早朝之前回去就可以了。

「去,自己到床上去趴好,爺先喝杯酒熱熱身。」南宮修齊褻笑的拍了紫心屁股一下道。

「是,爺!」紫心拋了個媚眼給他後便一步三扭的走向那張雕花大床。

到了床邊,紫心沒有立即上床,而是回頭往南宮修齊投來極具風情的一笑,盪意十足,然後曲起一條腿,慢慢爬上了床。只見她四肢彎曲,纖腰極力下沉,而雪白的臀部卻高高翹起,形成了一道極為優美的曲線!與此同時,她還側著一邊往南宮修齊媚笑著一邊伸出舌頭輕舔紅唇,高翹結實的臀部還在微微的搖擺著,顯得十分的誘惑!另外,那如絲般的秀髮搭在雪白的肩上,還有一小部分垂落下來,鋪散在大紅的錦被上,如此一來,黑白紅三種顏色形成強烈對比,給人以極大的視覺衝擊。

不過南宮修齊剛剛已經發泄了一場,所以並不急於撲向床上的那個尤物,而是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一邊自斟自飲一邊笑看床上紫心對自己搔首弄姿。

「咚咚!」兩聲清脆的敲門音打斷了南宮修齊的愜意欣賞。

「誰啊?」南宮修齊很不耐煩道。

「大爺,是我!」門外傳來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我是舞兒姑娘身邊的婢女,我們家小姐的客人,哦,也就是那個邱爺,他邀請您和紫心姑娘一起去鳳閣把酒言歡。」

「這個老東西,還想著紫心呢。」南宮修齊罵道。正想一口拒絕,忽然心裡一動,脫口道:「這個舞兒是誰啊?我怎麽沒聽說過?」

「她是今天才來品香閣的。」紫心不知什麽時候來到他身邊,輕撫他的肩膀道:「據她自己說,她本是海王廈國的官宦之女,後因得罪了朝中某一權貴而遭到陷害,全家都被抄斬,只有她逃了出來,經過了千辛萬苦才來到華唐,但現在是人安全了,可盤纏卻沒了,身無分文,沒辦法,只好墮落風塵,」

聽了紫心的話,南宮修齊並無多大的興趣,於是道:「回去告訴那個邱爺,本少爺很忙,沒時間過去。」

紫心聽罷,心中暗鬆了口氣,她非常害怕南宮修齊會應邀前往,因為那個邱爺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和南宮修齊交換著玩女人,她一想到那個又矮又瘦,渾身還散發著怪味的邱爺心裡就感到噁心,當然了,她最感到害怕的還是他胯下那根大的令人膽寒的陽具。

「哦,對了,大爺,邱爺還讓我告訴您,天統教京安分堂的堂主櫻雪憐很快就會過來……」

還沒等外面的婢女將話說完,南宮修齊就打斷她道:「行了,告訴你們邱爺,本少爺馬上就過來。」

聞言,紫心臉上頓時變色,只見她一界求道:「爺,不要去了好不好?奴家一定好好服侍您。」

南宮修齊哪裡知道她心中的害怕啊?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為了她而不去見江湖四大美女之一的櫻雪憐,只見他一邊穿衣一邊道:「那怎麽行呢?人家邱爺這麽有誠意,本少爺也不能不給面子啊,走!」

紫心知道他主意已定,再說無益,只好忐忑不安的跟著他一起出了房門,朝鳳閣走去。

此時已值深夜,客人們都已經選好了自己中意的姑娘入房了,熱鬧的品香閣也已陷入一片安靜之中,靜悄悄的走廊里只有幾個負責安全防火的護院在巡邏著,他們看到南宮修齊和紫心自然是躬身閃到一旁,不敢有絲毫打擾。

就這樣,他們很快來到鳳閣前,然而南宮修齊看到的卻是大門緊閉,於是不免感到有些不快,嘴裡道:「這個老傢伙搞什麽?邀請我過來不出門迎接也就罷了,還關上大門,存心想讓我吃閉門羹啊?另外剛才門外傳話的那個婢女去哪了?連個路都不帶,真是豈有此理?」

一旁的紫心也覺得有點不大對勁,正要開口說點什麽時,南宮修齊已經按捺不住一腳把門給踢開了。

屋裡靜悄悄的,看不到一個人,紅紅的燭火四處搖曳,雖然照的四下通明,但卻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氛。

「爺,奴怕!」紫心抓住南宮修齊的胳膊顫聲道。

「這姓邱的在玩什麽名堂啊?」南宮修齊皺著眉頭道。此時他感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惱怒,因為他覺得自己被耍了。

正當他要發火怒罵的時候,他忽然感到紫心的身子陡然一震,並同時發出低低一聲驚呼,像是看到什麽極為恐怖的東西似的。南宮修齊頗覺奇怪,正待發問,卻看見她的目光死死盯著一處,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南宮修齊也嚇了一跳,原來他看到了地上有一雙腳,而腳以上的部位由於垂懸下來的桌布的阻擋,他們看不清此人究竟是誰?

「……爺……我……我們……們快出去吧……」紫心聲音發抖道。

南宮修齊當然不會聽她的,他快步繞過桌子,赫然看見邱一魔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看樣子已然沒了氣息,南宮修齊不由得吃了一驚,而跟在他後面的紫心看到這一幕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嬌軀抖如篩糠。

「爺……趕……趕緊報官吧……」

南宮修齊擺了擺手,道:「不急,先看看這是怎麽回事?」一邊說著他一邊就蹲下身來,原來他的眼光被邱一魔那赤裸裸的下半身給吸引住了。

由於邱一魔下體的衣物被西門無悔用劍削去,所以他那碩大的陽物直接暴露在外,而且他的身材過小,給人造成強烈對比,使人一下便把目光注意到他的這玩意上來,南宮修齊自然也不例外,他饒有興趣的看著邱一魔的陽物,同時嘴裡道:「真看不出來啊,這個老東西的傢伙還真是不小!」

這時的紫心是既害怕又噁心,想要離開,可是南宮修齊沒有動,她也不敢一個人先走,只得戰戰兢兢的待在原地。過了好半晌,她忽然想起一事,連忙道:「怎麽不見舞兒姑娘,難道……」

「誰知道呢?不管她了,我們走吧。」南宮修齊站起身道。

紫心巴不得早點離開,於是也顧不得再想舞兒她們去哪了,連忙拉著南宮修齊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他奶奶的,白來一趟!」南宮修齊在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一腳踢在邱一魔的屍體上。由於他身材矮小,重量頗輕,所以南宮修齊這一腳把他踢的連轉幾圈,致使上半身的衣杉不由得的散開了,露出裡面那乾癟的胸膛。

「咦,這是什麽?」一個奇怪的現象一譏南宮修齊不由得停下腳步,再次蹲了下來,只見邱一魔的胸膛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而在這些小字的最上頭有四個稍微大一點的字,南宮修齊湊近一看,認出那裡寫的是「血靈秘笈」四個字。

南宮修齊雖然不學無術,但也知道這可能是一部武學或者是魔學方面的秘笈,然而他並不是太感興趣,正準備不予理睬時卻忽然心裡一動,暗道:「這天統教號稱天下第一教,而這老傢伙又是這教里的高層人物,想必定有絕學,而這絕學肯定就是這血靈秘笈了,不如我把它取下,獻給嗜武的老頭子,他肯定會喜歡!嘿嘿,這下他就不會再罵我整天在外面不幹好事了吧。」這麽想著,南宮修齊立刻在靴子裡抽出一把匕首,將邱一魔胸膛上的那塊皮給割了下來。

「啊……」後面的紫心嚇得閉上了眼睛。

沒過一會兒,南宮修齊就將寫有字的人皮完整的切割下來了,然而還沒等他來得及收拾好,只聽「砰」一聲巨響,門被人一掌給劈成了兩半。

南宮修齊和紫心都被嚇了一大跳,齊齊轉過頭去,只見門口處站著一大幫人,而在最前面的則是一個身材極為高挑,著裝極為大膽的美女,一件緊身低領的黑色皮衣將她那渾圓而白皙的酥乳露出大半,並且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若隱若現讓人為之遐想翩翩,她的肌膚勝雪,與黑色的皮衣形成強烈的對比,更增添一股魅人的誘惑。而皮衣下面是一件同樣質料的黑色皮裙,皮裙很短,短的僅能包裹住她那渾圓挺翹的臀部,露出筆直修長,穿著深棕色絲襪的美腿,而其腳下蹬的是一雙深及膝蓋,跟長五寸的豹皮靴,整個裝扮透著一股無人能及的妖艷媚惑。

其實這也是典型的異國裝扮,因為華唐是一個重教守禮的國家,一般女子,哪怕是風塵女子都不會穿這樣暴露大膽的衣服,況且華唐的紡織業也不是很發達,像這種薄如蟬翼的絲襪也是做不出來的。

這時候,性感美女及她身後的人都將目光盯向了南宮修齊手中那張寫滿字的人皮,接著就有人奔至南宮修齊的跟前,只見那人看見邱一魔的屍體,頓時臉色大變,回頭道:「櫻堂主,少主他……他死了。」

「櫻堂主?難道她就是天統教京安分堂的堂主櫻雪憐?」南宮修齊心中暗道。

卻見櫻雪憐聽了那人的話後也是俏臉陡變,也不見她有什麽動作,身子就已經來到南宮修齊的面前,她看了看邱一魔的屍體,接著又看著南宮修齊手裡的那張人皮,臉上煞氣頓現,看了南宮修齊心裡也不禁發了毛,忙道:「不是我,我可沒殺你們少主。」

「殺人奪秘笈,不是你又是誰?小子,納命來吧!」櫻雪憐的聲音冷的就像從冰窖里發出來似的,寒人心骨。

話音剛落,南宮修齊就感到脖子一緊,就像是有一根無形的繩子纏住了他,致使他呼吸越來越困難,臉色越來越漲紅,南宮修齊心中不由得大駭,口中斷斷續續道:「福……」

還沒等他喊出那個生字,南宮修齊驀覺頸部一松,隨後就感到有一股大力將自己向後扯去,身子如騰雲駕霧般的從窗口飄了出去。

「哇哇……救命啊……」飄出窗外的南宮修齊發現自己是身處高樓之上,下面離地還有數十尺,不由得嚇的哇哇大叫。

「小少爺,別怕,是我!」福生的聲音飄進了他的耳朵。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南宮修齊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他對福生的實力還是有點信心的。果然,南宮修齊的身子如一片樹葉般緩緩落在了地上,一點傷都沒有。

「喂,你怎麽到現在才來,本少爺差點讓人給掐死,你知不知道?我……啊……

他們又來了……」南宮修齊正斥責著福生,卻看見櫻雪憐帶著一大幫人相繼從窗口跳下,向他殺來。

「小少爺,你先走,這裡有小的頂著。」福生輕推了一把南宮修齊道。

南宮修齊自然是巴不得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於是拔腿就跑,而後面則傳來一陣兵器交戈之聲以及櫻雪憐那恨意逼人的嬌音:「小子,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們天統教都會把你找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