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這樣我老公會起床看到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別這樣我老公會起床看到

因為我個人是比較注重休閒的人,所以我用了我買房子(只繳了頭期款三十幾萬,其餘是銀行貸款)所剩下的所有積蓄買了一部福斯T4,再把它改裝成一部露營車總共花了將近兩百萬元,雖然有一點給他貴的,但是若想想以後出門可以不用再花旅社的錢,算一算真的還很值得,而且車子開到哪就睡到哪絕對不會受限於任何空間,又加上我在車頂上加裝了一面大天窗,睡在裡面還可以看見滿天的星星,就像是睡在大地上一樣那種感覺真是旅社所沒辦法達到的。

今天正好是周休,昨晚上我和小惠兩人計劃今天晚上要去烏來夜宿一晚(我們因為想省門票錢所以計劃下午五點以後才進烏來。),一大早小惠就像小孩子一樣,興奮的不得了,(這就是除了長相身材以外我喜歡她的另一個原因,天真無邪思想單純。)中午過後看她開始忙進忙出的像是要出遠門一樣,我告訴她不要帶那麼多的東西。她卻笑著說

〔現在是非常時期,東西能自己帶就不要用買的,省點錢下禮拜要繳房屋貸款了。〕

我想也對現在的收入已經沒有像以前那樣的多,繳完房貸就所剩無幾了,如果花錢再不節制遲早要喝西北風,還好有小惠的提醒,否則像我以前的花錢方法,我的房子遲早會變成法拍屋。

〔老公」好了可以走了,這東西就交給你了。〕老婆一手提著一隻小錢包,一手指著地上被裝的滿滿的登山背包,向我撒嬌式的命令著。

〔哇!這背包怎麼那麼重啊!〕我吃力的提起,地上那袋肥胖的包包,抱怨的說著

〔老公啊!你就能者多勞嘛!這包包你不拿,我可拿不動呢!好啦!好啦!別那麼計較嘛!待會到烏來我再給你獎勵獎勵好嗎?〕老婆每次施展嗲功我每次都無法招架,我只能一路的潰退,然後舉雙手投降,這次當然也沒有意外。

〔真的是被妳打敗,好啦!我拿就我拿啦!〕因為真的是很重,在我吃力拿起來的同時我也瞪了老婆一眼,她則回以調皮的鬼臉,真是讓我又好氣又好笑。

因為天氣蠻熱的所以老婆今天是穿著一件U領深灰色的無袖背心,上面再套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襯衫鈕扣都沒有扣,只在襯衣下面的衣腳上打了一個結,胸口露出一條深不見底的美麗峽谷,而下身則是一條白底碎花裙,(這件裙子是單件式的沒有襯裙的設計,又因為是淺色系所以透光力很強,只要是站在燈光前,不管燈光強弱,裙內的輪廓就會清楚的呈現。)長度在膝蓋上十至十五公分左右,露出她那光滑白皙略帶粉紅秀長的美腿。再搭配她頭上裝飾在長髮上的黑色太陽眼鏡,活像是瓊瑤小說中美麗賢淑,陽光可愛的氣質美女。

〔喂ㄟ!你看夠了沒啊!沒看過美女是不是呀!該走了啦!都幾點了。〕我被老婆的這句話叫醒,原來我看老婆的這身打扮,看的入神,都不知道楞了多久。

〔ㄡ!那走吧!〕我正要開門時,」呤∼呤」門鈴忽然響起來。

我和小惠都嚇了一跳,我們想說這時候會是誰來找我們呢?我從防盜孔看出去,〔ㄟ!怎麼是烏龜呢!〕小惠聽到烏龜的名字,先是嚇一跳,然後是臉上泛起一層紅暈,一付尷尬不知所措的樣子,我當然知道為什麼她會有這種反應,我告訴小惠今天的旅遊計劃可能要延後了,看著小惠一臉失望的表情,真的有一些的不捨。

〔烏龜,你什麼時候上來的,進來坐阿!這位是∼〕我開門讓他進來,他後面還跟著一個人,我看一下然後跟他點一下頭示意。

〔他是我屏東的換帖的,叫阿泰現在在養牛蛙。〕烏龜向我們介紹他帶來的朋友。

〔幸會,幸會,今天怎麼有空上來呢?〕我向阿泰客套一下。

〔我是上來要一筆貨款的,台北一個中盤欠我三趟貨款沒有給,我想上來當面向他要。〕阿泰很無奈的說。

〔對啊!我也是要上來要一筆貨款的,迪化街有一家中藥房還欠我二十幾萬,阿泰說他要上來,我想說順便一起和他上來要看看。〕烏龜插著說。

小惠把幾瓶飲料放在他們的面前茶幾上,當她上身微微彎下來時,正好露出她那一條深不見底的美麗峽谷。烏龜和阿泰不約而同的瞄著小惠的那一條峽谷,雖然從我這裡看不見什麼,但我猜想從他們兩人的那個角度,一定可以看見我老婆的那兩粒粉嫩淡紅青筋微露的美麗乳房。

小惠擺好飲料後走到我的旁邊坐下來聽我們說話,似乎完全不知道剛剛她的美麗乳房,正以最清楚最好的角度呈現在她自己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面前。

〔ㄟ!你們要出門啊!不好意思沒有先跟你們聯絡一下就跑來。〕烏龜看一下門邊的包包,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

〔沒關係啦!今晚你們就住在後面的客房吧!上回去屏東給你這麼熱情的招待,現在你上來我家我可不能太怠慢了,否則下回我們再到屏東時,說不定就要睡大馬路了。〕上回到底是誰招待誰,大家心裡有數。

〔沒有啦!那是應該的啦!〕烏龜心虛的回答我。

〔小惠,妳去市場買一些菜回來。〕我看見阿泰一直在偷喵我老婆從短裙裡外露出來的大腿,覺得實在是很無禮,所以藉故把小惠給支開。

阿泰臉長的一付尖嘴猴腮的樣子,讓人看了就覺得很討厭,身材瘦瘦乾乾的,和烏龜兩個站在一起,真的很像以前的勞來與哈台。

當小惠站起來走過我面前的時候(我是面向陽台而坐),我竟然發現小惠的裙子,經過太陽光的照射變的幾乎透明,我可以清楚地看見小惠的臀部和一雙美腿,像圍著一件薄紗一樣,若隱若現的,當小惠轉彎向門口走去的時候,我甚至可以模糊的看見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帶,ㄟ!怎麼小惠今天竟然沒穿內褲?

原來她說要獎勵獎勵我,是這樣的獎勵法。我偷瞄一下烏龜與阿泰,他們這時候的眼睛全注視在小惠的身上,他們不會也注意到小惠現在沒穿內褲的樣子吧!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了,不然他們怎會一直注視著小惠的下身,根本不知道我已經發現到他們現在的無禮舉動,而且兩人的褲襠都有點腫腫的。

至於小惠則是完全不知道她自己的下半身,現在正若隱若現的暴露在自己的丈夫與其他男人的眼前,所以還很悠閒的慢慢走出去。

一直到小惠出門後,烏龜和阿泰才有些失落的回頭又繼續和我打屁,媽的!

沒多久小惠買菜回來了,這兩隻色狼四隻眼睛又一直的盯著小惠看,小惠跟我打聲招呼後就走進廚房,這期間這兩隻狼眼睛竟然都沒有離開我老婆一下,我真是被他們打敗了,好歹你們也尊重一下我這位男主人吧!

我和烏龜阿泰就這樣撈撈叨叨屁了一大堆狗屁事,晚飯做好了,小惠叫我們去飯廳吃飯,我很客氣的領著他們往廚房走去(飯廳與廚房是一起的)。

喂!你們兩位大哥也太機車了,好歹你們也先看看今天我叫老婆準備了些什麼好料理?哪有客人一進人家的廚房都還沒有就坐,兩眼就一直盯著我的老婆全身上下,太無禮了吧!

〔來!坐嘛!坐嘛!小惠妳去準備一兩瓶酒來。〕再不把老婆支開,我看老婆會被他們的色眼射死。

老婆拿了兩瓶特級玫瑰紅來,因為我和她都喜歡這種酒,有點甜甜的很好喝,我讓老婆坐在我的旁邊,其實老婆坐哪都一樣,因為我家的飯桌是四方形的就是麻將桌那種,所以坐哪都是一樣的。

老婆站起來為我們倒酒,倒我和烏龜的還好,倒阿泰時就要彎著身子了,這時她那U型領口被地心引力往下拉,從我的角度我可以看見她右邊整個乳房,啊!她竟然沒穿胸罩,現在我不只能看見她那34D尖挺粉嫩淡紅色又青筋微露的美麗乳房肉外,還可以看見她那粒深粉紅色的小櫻桃,我想烏龜也一定看見的,那至於阿泰則因為是坐在小惠的對面,視線一定是要比我們兩人更好。

這時我心想那她剛才拿飲料給他們時,他們不就也都已經看到小惠的一對奶奶了,難怪他們會一直的盯著老婆看,原來是早就發現老婆她沒穿奶罩了,那現在老婆又一次的在他們面前暴露出胸部來,我想他們老二現在一定是硬的不得了。

然而老婆她因為怕酒會溢出來所以倒的很慢,這時我發現他們四隻眼睛都已經硬在那裡,看著我老婆的胸部一動也不動,而我老婆還不知道她的一對奶奶正暴露出來給別的男人當下酒菜呢,所以依然臉帶微笑慢慢地為阿泰倒著酒。

整頓飯老婆不斷地為他們倒酒,就這樣吃了一個多小時,我想他們應該也(吃)飽了。我們一起回到客廳,這時我瞄見他們的褲襠都鼓鼓的,正覺得好笑時,似乎他們也注意到我已瞄見他們現在的醜態,而顯得有些尷尬,我趕緊打開電視調節一下氣氛也順便尋找其他話題。

小惠則留在廚房收拾碗盤,收拾完碗盤後也走回客廳來,爭搶著說要唱歌(好不容易現在有外人在,她當然不放過展現歌喉的機會),在烏龜與阿泰的聲援下我只好順從民意,去打開那買來就一直很少用到的伴唱機。

在大家的起鬨下我先唱了一首-情書-。接下來烏龜也唱了兩首台語歌,阿泰接著也唱了一首,我正想著小惠今天怎麼會如此沈得住氣,到現在都還沒有和我們搶麥克風時,小惠已經把麥克風拿在手上,然後一首接著一首的唱著,我們三個男的只能傻傻得坐在旁邊當聽眾了,原來她是先禮後兵啊!先讓我們唱幾首過過癮,再來就是她一人的演唱會了。

剛開始烏龜和阿泰都還會誇獎小惠,說小惠不但是人長的漂亮身材又好歌聲又一流,沒去當歌星太可惜了等等的話。到後來就一個一個的癱坐在沙發上睡著了,應該是酒精開始作怪了,我也是有一些昏昏的,只有小惠還是精神很好,我叫小惠不要唱了,整理整理那間客房給他們睡,這時小惠才注意到他們已經睡著了,看一下手錶原來已經十點多了。

小惠走去後面的客房整理,等小惠整理好後,我把他們兩人叫到客房睡,把他們安置好後,我交代小惠沒事就早點進房間睡覺,交代完我就自己先進房間去睡覺了。小惠整理好客房後又去客廳收拾桌子與伴唱機,然後才會準備睡覺,睡前小惠都還會先去洗個澡。

我們的房間是在客房的前面,兩間房的對面是浴室兼廁所,所以當小惠在裡面洗澡,以前我都會躺在床上欣賞-小惠的沐浴秀,但是現在因為有客人在,小惠不敢開著門洗澡,我自然也沒有沐浴秀可看了。

就在這個時候,客房的門打開來了,烏龜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向我這瞧了一下,見我躺在床上眼睛閉著以為我已經睡著了,就大膽的去敲小惠廁所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