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 禮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叮咚。。。 」

「嫂子!你怎麽來了?」我打開門。

「哼……不歡迎我?」

「沒……怎麽會呢……嫂子我明天……」

嫂子打斷我,「嘿……知道你明天辦喜事……新娘子不明天才接來嘛……」

她走進屋子,環顧一眼四周,「這麽些年過去了,房子一點沒變呢……」

我撓著頭,「是啊,這本來……咳,還都是老樣子……」

「爸媽還好嗎?」嫂子問。

「嗯……嫂子你怎麽會……」

嫂子回身,用食指抵住我的嘴,微笑說:「都別問……專門來找你的……」

她揉進我的懷里,細語道:「去床上……」

「嫂子!」

「叫你來,你就來!快嘛……」嫂子扭著腰跑進裡屋,又探出俏臉向我招手,「快來呢……有「喜禮」給你……」

我看著嫂子,心裡思緒萬千……

4年前。

一條泥濘的公路上,我頂著毛毛細雨,下車打開轎車的前蓋,「鳥你個棺材的!別今天給老子找不自在!」我嘴裡咒罵,埋頭查找車子出故障的原因。

「操!線鬆了!」我反手擰動引擎上的線頭,摸索著把它一點點的接好,「轟隆」一聲點著了。

「富春!富春!好了沒!新娘子在等呢!」二哥從車里探出腦袋,急躁的喊。

「來了!來了!」我鉆進小車,腳踩油門,汽車發動了,「走你個棺材的!」

「富春!」二哥瞪著我,「別老是棺材……棺材個沒完!不看看今天什麽日子!說吉利話!」

「哎!挺你個雞巴的!」我大聲吆喝。

二哥照著我腦門就是一掌,「粗!應該叫挺直你個雞巴的!」

「哈哈哈……」車里一片歡笑,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我大哥「慶春」結婚!

為了給老哥撐面子,我一大早跑去縣里的車行借了這麽輛小轎車,鄉下地方,能弄輛小車接新娘就已經頂屌了。

我叫「富春」,在農村長大,我家裡面一共5口人,父母再加兩個哥哥,大哥叫慶春,二哥叫逢春。

我們三兄弟從小一塊長大,感情非常好,大哥喜歡讀書,人也聰明,通過自學竟考上了城裡的大學,一時成為村裡的美談,可家裡條件差,沒閑錢,為了幫大哥攢學費,我和二哥到縣里的修車廠打工賺錢。

前年,大哥學校畢業,在城裡找了家不錯的單位,大哥說等他那穩定了,就接我們兄弟兩一起到城裡發展,嘿!我們都盼著這天早點到來。

按照今天的日程安排,我們先去縣里的賓館接新娘,嫂子是城裡來的,婚禮之前就暫時住那。

說起嫂子,她是大哥在城裡念書時認識的同學,名叫「彥茹雪」,我說這名兒真好聽,有點像武俠小說里的仙女,大哥說,嫂子在學校里的時候別人都管她叫……什麽……什麽……「校花」來著,我沒讀過書,具體也不懂是啥意思,反正聽起來滿屌的。

一路上,我邊開著車,邊哼著小曲,「一對對鴨子一對對鵝,一對對毛眼眼照哥哥……」

大哥接道:「小妹妹含情望哥哥,哥哥更覺小妹妹親……」

小時候常聽村裡的光棍們哼這曲子,長大後也跟著學會了,更明白了這曲子的奧秘,每當夜深人靜,寂寞的時候,就會拿出來唱兩句,唱到動情之處,便將手伸進褲襠掏兩下,撫慰一把自己空虛的靈魂。

「哎!大哥,你說啥時候,咱也能像你一樣,弄個城裡的老婆使使!」二哥感嘆道。

大哥停下曲子,說:「等我城裡的工作穩定了,就接你們過去。」

「大哥!你說我要是進城了,是不是也能娶到城裡的老婆?」二哥期望道。

「那你得和人家先談戀愛。」

「戀愛?戀愛是個啥玩意。」我和二哥都沒進過城,顯然不明白這新鮮詞的意思。

大哥見我兩真不懂,於是解釋道:「戀愛就是談情說愛的意思,博得姑娘的好感,讓人家喜歡你,接著才有機會娶到人家。」

二哥還是不太懂,看來沒親身體驗,確實難以理解,他撫著後腦勺,說:「哦!敢情還真複雜,城裡女人就是麻煩,還搞什麽戀愛,像咱村裡,只要把紅娘的禮金預備足了,保準要到個大屁股女人!」

「哈哈哈……」大哥笑著說:「傻小子,談戀愛可不是送禮送鈔票,反正呢,等你們進城了,就自然明白啦……哦!到了,富春,就是那幢小樓。」大哥指著前面一棟建築物,興奮的嚷道。

我把車開過去,樓下已經站滿了人,大多都是新娘子的親戚和朋友。

「來了!來了!他們來了!」一陣歡樂的叫聲。

「劈劈啪啪!」炮竹立刻爆響起來。

我把車停好,大哥迫不及待的下車,他手捧著鮮花,滿面春風的迎向人群。

在大夥的簇擁下,我們上樓接新娘。

來到門口,大哥按響門鈴,裡面的女人們開始叫喚,「把住門!把住門!別讓他們進來!」

大哥喊:「老婆!老婆!是我!開門那!我接你來啦!」

裡面的女人喊:「要想開門沒這麽容易,把門堵住!把門堵住!」

我掏出兜里的紅包遞給大哥,大哥塞進門縫,裡面人蜂擁的搶著,大哥繼續喊:「老婆!把門開開!」

裡面鬧騰著,女人們仍舊不讓,我們這邊也鬧,二哥帶頭開始撞門,男人們使盡全力推門,女人憋足勁把門,僵持著嚷成一片。

「新郎官!新郎官!」

「哎!」大哥大叫著答應,手繼續往裡遞送紅包。

女人高聲喊:「新娘子給你出題目啦!答對了才放你進來!答錯了,可別想進屋!」

「啥題目說吧!」

「你們第一次在哪親的嘴啊?」女人問完,大笑不止。

大哥思考片刻,牙一咬回答說:「床上!」

「哈哈哈!」周圍再次驚起一片笑聲。

趁女人們鬆懈,男人們一使全力,門「轟」的被推開了!

「娘子!」大哥高舉鮮花,一個箭步沖了進去。

嫂子紅著臉站起身子,嗔到大哥的身邊,粉拳擊道:「胡說八道什麽呢!」

「嘿嘿……」大哥厚著臉皮在嫂子的粉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大哥和新娘拜過父母後,把新娘子抱上車,又在一陣鞭炮的歡送聲中,我們出縣城回農村了。

2個小時以後,我們來到村口,天已經放晴了,艷陽高照,周圍是一片片綠油油的菜田。

「新娘子來咯!新娘子來咯!」有人興奮的喊,只見,密密麻麻的人站在村口,大家都是來看熱鬧的。

我們村是出了名的光棍村,因為窮,男人大多都娶不上媳婦,說難聽點,自己都養不起,還提娶老婆?媒婆路過我們村,從來就不正眼瞧一下。

可今天不得了,村裡竟迎來一個城裡的媳婦,金枝玉葉啊!鄉下的粗妹子肯定不好比!村裡的光棍們一聽都饞壞了,就等著瞅這幅西洋景呢!

我們車一到,人群立即爆發出如雷般的吆喝聲,村裡的男人們爭先恐後,搶糧似的圍上來,車窗玻璃被拍的「啪啪」直響,真怕碎咯!

我放下車窗,大聲喊:「別拍車玻璃!嘿!說你呢!」

二哥從兜里掏出幾個紅包向車外扔去,「嘩」的一聲,人群歡騰浪起,爭搶地上的紅包。

大哥摟著嫂子,臉上充滿幸福。

嫂子從沒見過這般場面,驚奇的看,「咯咯」的笑。

車子開到家門口,只見,紅幅貼滿,燈籠高掛,兩列炮仗整整齊齊的排好隊,布置的叫一個喜慶。

舅舅、叔叔、大伯、大嬸、親戚、鄰居……全都站在門口迎接我們。

「放炮仗!」舅舅一聲令下,四五個人沖上去點,「劈劈啪啪!」震天動地。

大哥打開門下車,蹲低身子,按土規矩,他得背著嫂子進門。

嫂子鉆出小汽車,雙腳岔開跨上大哥的背,她穿著紅燦燦的旗袍,裙擺開高叉,兩條白嫩嫩的大腿從高叉處露到外面,嫂子用手撥弄裙面,想遮住點兒暴露的大腿,可弄了幾次都不起作用,只好叫大哥用手幫她擋著點兒。

棍們看的眼熱心跳,嘴裡發著「嘖嘖」的贊嘆,看來他們果真是不虛此行。

大哥走在前面,我和二哥跟在後面,嫂子的屁股坐在大哥的手上,凸凸的對著我的視線,嫂子的豐臀又圓又翹,中間隱隱約約陷下一條股溝,「呼……」我頓時覺的褲襠漲了起來。

忽然,不知從哪竄出一小毛孩,照著嫂子的屁股就是「啪」的一掌,嫂子嬌軀一顫,嚇的驚呼,大哥慌忙轉過身子,「怎麽啦!」

「沒……沒什麽……」嫂子臉紅的說。

周圍的光棍們看的真切,羨慕的望那逃走的皮娃子。

「操!你個小兔崽子的!把你丫的釘在棺材板上!」我氣憤的沖去追。

大舅子眼疾手快,飛起一掌已經重重的扇在了那小屁孩的臉上,「哇」的一聲慘叫!逃跑中的小屁孩仰面栽倒,滾在地上暴哭起來!我看的頭皮一麻,大舅子的鐵砂掌那可非比尋常,出招時快如閃電,收招後必帶起一片慘叫,可謂掌飈淚,小時候我也沒少挨過。

大舅子沈穩的將雙手背到身後,朝我點了點頭,我瞅一眼地上半面淤青的小孩,對大舅勉強的擠出一絲微笑……

大哥背著嫂子穿過門廊,「唉喲,慶春我的鞋掉了……」只見,嫂子一隻穿著肉色絲襪的小腳赤露著晃在半空,一排腳趾羞答答的蜷起著。

「富春!給你嫂子找找鞋!」大哥叫我。

「鞋子在這!」一個村民走過來,定睛一看是大劉,40幾歲的人,是村裡代表性的老流氓、老光棍。

我伸手去接,大劉竟沒給我,徑直走到新娘子的小腳邊,也不問嫂子同意不同意,賊手一伸,摸上了嫂子嫩嫩的小腳,嫂子下意識的縮腳,「哎!大妹子!別躲!老哥給你穿鞋!」

大哥也知道大劉的品性,但他沒生氣,賠笑說:「謝謝啦!」

嫂子怯怯的伸出腳,大劉一把捏住,「嗯……」嫂子柳眉輕促,盡量忍著,大劉臉掛淫笑,一隻毛手托住嫂子的嫩腳,另一隻手提著小鞋往大嫂的腳上套,嘴裡誇道:「大妹子的腳好嫩呢……」

嫂子羞的不知怎樣回答,光天花日的,實在忍無可忍!我拍拍二哥的肩膀,意圖一起上前平端了這大劉,可二哥卻沒反應,他盯住嫂子的小腳,癡神了……

大劉幫嫂子穿好鞋,他見今天人多,也沒敢太造次,拍一下大哥的肩膀說:「慶春,你可記住啦!今天我大劉是頭功一件!一會你可要讓新娘子給我敬酒!聽見沒?」

「哎!好!一會準敬!一會準敬!」大哥附和,他是個書生,對任何人都很好說話,更不會和流氓計較。

我可沒大哥的好生養,心裡指著大劉暗罵,龜兒子的,今天我們有請你來參加酒宴嗎?一會把你轟出去!

走進裡屋,爹娘端坐在椅子上,前面放著兩個墊子,主婚人站在一旁候著,鄉親們圍在門口看。

大哥把嫂子放下,兩人三拜行禮,最後跪著要向父母敬茶。

「我說!就這麽完啦?」一個看熱鬧的人喊。

「就是!城裡來的新娘,也該行點城裡的儀式!大家說是不是?」

「是!是是!」不同的幾人一起接茬,鬧哄哄的。

主婚人站出來,平舉雙手示意大夥安靜,他笑著說:「好!好!聽大家的意見,你們說該讓新郎新郎怎麽辦?」

「親個小嘴!城裡人結婚都要親小嘴給大夥看,你們說是不是?」

「是!是!是!」人群沸騰著嚷嚷。

大哥扶嫂子站起身,「來!雪兒,親一個給他們看看。」

嫂子側過小臉,低下頭,一副害羞的樣子。

大哥笑著摟過嫂子,湊上嘴,與嫂子親密接吻。

「哦!」四周暴起一片轟隆隆的喝彩聲。

幾個光棍瞧的嘴饞,他們舔嘴唇、捲舌頭,躍躍欲試……

大哥放開嫂子,他滿臉洋溢著幸福,嫂子粉面桃紅,與大哥深情對視,他們的心融化到了一起。

大哥和嫂子重新端好茶杯跪下。

娘接過嫂子的茶,樂呵呵的問:「啥時候可以抱孫子呢?」

「哈哈哈……」周圍人一片笑聲,「要抱孫子,那可得讓你家慶春使把勁啊!」

「哈哈……」大家又一陣鬨笑,直把嫂子鬧成個大紅臉。

儀式結束,人群蜂擁著來到後院,裡面擺滿了幾十張酒桌,照老鄉下的規矩,吃三天。

大夥一一就位,可竟多出來幾十個人沒落座,那些家夥大多都是不請自來,要麽來混飯吃,要麽看新娘子,大劉最可恨,硬占著一親戚的座位不走了,我見這情形就要上前理論,大哥攔住我,「別和他們多計較,反正都是一個村的人,無所謂,開心就好!」於是,我吩咐人幫他們搬來椅凳擠進酒桌,讓他們有菜照吃,有酒照喝。

「上酒菜!」一聲長長的吆喝,帶出一群大媽大嬸端著酒菜走出來,大多都是鄰居家的女人,今早過來家裡幫忙。

菜上齊,大夥開吃,鄉下人沒次序,一喝酒保準鬧,翻桌子掀椅子那是常有的事,所以我和二哥沒功夫吃飯,找了幾個精壯的小夥看場子,誰要是醉酒鬧事,就先擡出去再說。

院子裡果真熱鬧起來,你敬我一杯,我還你一壺,吃喝暢快,似過年。

鬧過一陣,有人舉起酒杯喊話,「新郎官呢!」

「對!還有新娘子呢!我們要敬酒!」又一個人馬上跟風。

我走上前,笑道:「大家不要急,先吃嘛!新娘子在補妝,一會來!」

我話音未落,一人手指我背後興奮的喊:「來了!來了!他們來了!」回頭見大哥牽著嫂子走了出來。

大哥換了一身西裝,腰板挺直,十分帥氣。

嫂子重新調了個發型,帶著小卷的長發披散下肩頭,小臉嬌俏可人,兩只黑亮亮的大眼睛忽閃閃的瞧著大夥,我們望的眼熱心跳,下面的光棍們,包括我,哪個不幻想把自己當成新郎,娶這麽個小媳婦過門!

嫂子穿一身金色的長裙,光彩照人,那身長裙緊窄貼身,勾勒出嫂子玲瓏有致的身材曲線,長裙的領口處有個很大的開口,一直深到胸前的位置,嫂子那對圓潤潤白花花的奶子,竟露出一半擠在外面,我們都看呆了。

「哎呦餵……新娘子沒穿衣服……」一個不懂事的村民喊。

「你瞎講個屁!這叫晚禮服!」另一個稍有見識的村民立即反駁。

「我說你罵誰哪!」

「就罵你個驢養的沒文化!」

「我操你有文化,咋不見你也弄件這衣裳給你老婆穿穿!哦……你有老婆嗎?」

「哈哈哈……」人群一陣鬨笑。

「我操你個驢屌的!」被笑的人拎起一隻板凳就要沖過去報仇,被我們制止了。

大哥示意大家安靜,然後開始說一些「謝謝長輩、親戚、鄰居、朋友照顧」

之類的客氣話,大夥聽的很認真,倒沒有人打岔,說到動情之處,眾人一起點頭。

村長也來了,他發表感言:「今天我特別激動,我們村有多少年沒辦婚禮啦!

20年那!可能不止20年!記得我那會辦酒席是啥時候……」

臺下人笑,笑的很心酸……

村長看著大哥,繼續道:「慶春是好樣的,這是光棍村,20幾年來的頭一門喜事!娶的還是城裡的媳婦,為我們光棍村爭光啦!好……好……大家安靜,讓我把話說完,慶春是我們村裡第一個大學生,也是唯一的一個,現在畢業掙城裡人的錢,他是我們全村的驕傲,你們年輕人不要落後,向慶春學習!聽見沒有!爭取給我們光棍村多添幾門這樣的喜事!」村長說完,臺下掌聲雷雷。

大哥示意開始敬酒,可被一個鄉親叫住:「新郎官!你還沒讓新娘子給我們介紹介紹呢!」

大哥一想也是,笑著說:「好,那我讓新娘子也說兩句。」

嫂子被大哥摟著走上一步,男人們跟著湊上眼睛,目光尖銳,直往嫂子的胸口裡鉆,嫂子用一隻手護住領口,面色羞紅,回頭看大哥,我見嫂子的表情像掉進了狼窩,大哥安慰:「隨便說兩句……」

嫂子開口,聲音甘甜:「很高興大家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嗯……說起我們的故事……是在……」她把自己則麽認識大哥,又如何會嫁給我哥的故事,講給大家聽。

可下面的光棍們根本沒在意,誰在乎那閑事,敢情自己又當不成男主角,他們只顧著一樣東西,就是眼前小娘子肉撲撲的胸口,盼望她能在說話的時候把手放下那麽一小會……

大哥也看出村民們的心思,但他沒打斷嫂子……

「嗯!謝謝大家……」嫂子講完了。

我帶頭鼓掌,臺下跟著胡亂擊掌,不過人多確實掌聲雷雷,新娘子鞠躬致謝。

嫂子雙手平放在兩側,彎低身子,頓時領口大開,兩只垂落的乳房晃在半空,幾乎一覽無遺,「哦喲!」光棍們的眼珠如潮水般滾進新娘子的領口,擠進乳溝,在一對大奶間遊走不停,嘴裡發著「咿咿呀呀」的怪叫,還有的吹起口哨,幾個年長的光棍差點昏厥過去,撫住褲襠老淚縱橫……

嫂子聽見哨聲才回過神,她急忙用手捂住胸口,臉刷的紅了。

大哥搶過嫂子,走到前面,平舉雙手,大嚷道:「吃酒!吃酒!大夥別客氣!痛痛快快的吃!」氣氛再一次被推向高潮!

敬酒開始了。

說起敬酒,沒啥特別,但在我們村意義稍有些不同,村裡窮,來參加婚禮的人給不起禮錢,更沒啥像樣的禮品,於是敬酒便成了一種表達祝福的方式,俗稱「喜酒禮」。

「慶春!來來來!」幾個長輩端著酒杯親熱的叫大哥。

大哥和新娘走過去敬酒,我和二哥跟在後面,按照禮節,長輩們當屬第一輪,大哥手裡拿著一瓶老白幹,那是我們先前為大哥調好的特質白酒——水。

我們幾個人迎上前,大哥為自己和新娘滿上,我幫長輩們倒上真酒,他們一個個的對著喝,大舅子高興的連喝三杯,俗話說,舅舅如親爹,大舅子見侄子成家立業,那是真高興,剛才見皮娃子戲弄新娘,管他是誰家的娃,扇起耳光是一點沒留情面,誰叫他不長眼呢……

我們一連踏過5桌,喝的還算順利,大哥手裡的酒瓶換了2個,都是事先準備好的白開水,可這白開水也不是那麽好喝的,大哥撫著小腹搖頭說:「喝死我了……」

我上前一步,貼著大哥的耳朵說:「大哥,下面我來替你好不好?」

大哥擺手,「都是長輩,道理上過不去,沒事,我還能挺!」

嫂子關心的說:「慶春,前面都是你替我擋,一會讓我來喝吧……還有好多人呢,水也不能一下喝那麽多,這樣不行……」

大哥堅持道:「沒事……長輩們都知道你是城裡來的姑娘,不甚酒力,可我不一樣,他們都是看著我長大的,我一定得喝!沒剩幾桌了,等長輩們敬完了,接下去就讓伴郎上!」

我們繼續上前,一桌桌的敬酒,爹娘走過來,幫著我們解圍,大舅子一喝完立刻成了我們的人,也過來幫忙敬下面的人,大哥這才得以緩解。

敬過親戚,下一輪便是朋友、鄰居、小時候玩大的兄弟,還有一些就是先前混進來的光棍,他們早已虎視眈眈的瞅著新郎新娘來敬酒了。

他們這些人可別想用水糊弄過去,他們會用自己的酒倒給你,和你交換著杯子喝,要是被他們發現你玩假的,那麽罰起來可就更不得了咯!

「動真格了,伴娘退下,伴郎註意!第一組敢死隊,你、你、你給我上!」

我手一揮,三個膀大腰圓的伴郎舉著酒杯氣勢洶洶的沖了上去,我和二哥尾隨其後。

大哥上完廁所回來,清空一肚子的涼水,他和嫂子走到隊伍的最後面。

接下來才是惡戰,村裡人喝酒沒分量,又抱著拚命送禮的心態,好似與你喝的越多就表現的他越闊綽一樣,於是發了瘋的灌你,直至把你整的爬不起來!

酒都是純高粱花子,和酒精差不多,沒點酒量的人,一喝便倒,有點酒量的人更可怕,喝著喝著就暈了,可還以為自己沒醉,再喝兩瓶,那事後就別想再醒過來了……

三個伴郎一馬當先,見酒桌上哪個叫的最歡的幹哪個,殺的是難解難分,伴郎們都是我精心挑選過的人,平時頂愛喝老酒,一二斤如過眼雲煙,三四斤站而

不倒,我再答應他們每個人事後給50元禮金,他們見有酒喝還有錢拿,歡呼雀躍著報名參加。

「來!我要和新娘子幹!」一個已經半閉眼的醉漢朝我們喊。

「哼……」伴郎冷笑一聲,「喝完我這杯,你再陪新娘……」說著腦袋一仰,半杯下肚。

那醉漢不實相,照著杯子也往嘴裡灌,「噗通」一聲,連人帶著酒杯應聲栽倒。

我們走過5桌,第一組敢死隊全部「陣亡」,我手再一揮,另三個伴郎勢如破竹的沖上來,他們早就等的嘴饞了,差點沒忍住討酒去喝。

三個伴郎上去便是一通猛喝,可這回我們運氣不好,遇到的全是酒壇子,只過了3桌,伴郎們全倒了。

操!怎麽那麽不經幹!可再恨也沒辦法,我最後一揮手,剩下的伴郎全部上來,一共5個人,大哥叫住我,「這樣不行,酒桌實在太多!要再想想辦法。」

我數數後面,確實還有20幾桌,難辦啊!一時拿不出主意,我想起二哥,他平時鬼主意頂多,怎麽今個關鍵時刻不發話?

回頭一看,二哥現在整個人跟沒魂似的,他的心全在嫂子身上,兩眼珠子離不開半尺,咳,我心裡嘆一口氣,其實自己也想看那!我和二哥是雙胞胎,只比大哥小不到2歲,照我們的年齡也正是想女人的時候,現今這麽個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就在身邊,能不心癢嗎!

嫂子見我三人拿不出辦法,於是開口提議:「慶春,你看這麽辦好不好?用我們剛才的水對一點白酒,我陪他們喝,這些人聞過酒味一定認不出我在酒里摻水,我是個女人,他們不肯能交換杯子和我喝,而且我不甚酒力,可以要求三杯換我一杯,他們肯定不會為難我……」

「嫂子說的有理!」我贊許道。

大哥心有不舍,嫂子安慰:「沒事的……我前年給朋友做伴娘的時候,真酒都喝上過,別說現在這假酒了……」

大哥看一眼後面等敬酒的桌群,咬牙說:「老婆,先照你的方法辦!要是不行,今個我就豁出去得了!大不了,睡三天!」

眾人在商量好後便開始行動,我們走到下一桌,嫂子和大哥走上前,照例喝下第一杯。

幾乎同時,一個男人就跳出來要求敬酒。

按照計劃,嫂子出場,我們簇擁在嫂子的身邊,保駕護體,嫂子笑吟吟的對男人說:「謝謝大哥來參加婚禮,我來陪你喝……」

男人沒想到新娘子會主動送上門,喜出望外要為嫂子倒酒,我眼疾手快,在他之前把酒倒進嫂子的酒杯,男人遲疑一下,眼瞅著酒說:「新娘子這麽好意……莫非……」

嫂子把酒杯湊到他跟前,「要不我們換?」

「哎……這怎麽能行……新娘子嘴喝過的……那我要是和你換了,豈不是……哈哈哈……」男人嘴上揩油,鼻子也沒閑著,湊著嫂子的酒杯直嗅,「嘿……」

他一笑,杯里果真酒氣沖天。

嫂子大方的說:「那我幹了啊……」她一仰脖子,喝下一杯。

「好!女中豪傑!」周圍響起一片叫好聲。

男人仰頭也準備要喝,卻被嫂子攔住,「你這樣喝不公平……我一個女人家,又……」

男人打斷嫂子,一拍胸脯大方的說:「好!新娘子那你說怎麽辦!」

嫂子笑,對男人豎起三根手指,「一杯換三杯……」

男人這才驚覺是個套!可來不及反悔了,新娘子已經喝幹,他無奈的舉起杯子,「轟隆隆」的連灌三杯,腳一軟,竟坐了下去,「哈哈哈……」周圍人笑成一片,嫂子的美人計成了!

嫂子笑著回望我們,我向嫂子豎起大拇指。

後面的人見識嫂子的厲害,都不敢太輕舉妄動,三杯老白幹好比一顆手榴彈,一下灌進肚裡,可以把你的胃炸熟咯。

可這個世界上,偏偏就是有那麽一群人,敢拼、敢殺、敢死、他們舉著牡丹花下亡,做鬼也風流的旗幟,不顧一切的向嫂子沖殺而來。

我們一路拼殺,嫂子一馬當先撂倒一片,5個伴郎與一些亡命徒先後同歸於盡,我們踏過了10桌,地上「醉屍」橫成一片,現在只剩下了大哥、我、二哥、和嫂子四人。

嫂子扶著腰,她已經喝了3瓶多的白開水,有點支持不住。

「雪兒,別喝了,還有10桌讓我來……」大哥心疼的說。

「沒事,我想去下洗手間,你們等我一會……」

「我陪你……」大哥攙嫂子去洗手間。

可沒走幾步,「哎!新郎、新娘子,這是去哪呢?」大哥的手被人拽住,回頭一看是大劉。

「哦……大劉啊……我們去洗個手,回來就敬你們啊!」大哥笑著解釋。

「哎!手有什麽好洗的,喝完這杯,再洗不遲!我從剛才就等到現在,如今都到了還要走……也太……」大劉身邊還有的幾個男青年舉著酒杯,紛紛圍上來,

他們氣勢洶洶的把我們困在中間。

大哥平舉起酒杯,客氣道:「那我先陪大家喝……」又轉頭對我說:「富春,陪雪兒去衛生間。」

我點頭答應,帶嫂子去茅房。

「好!」大劉也不攔,對大哥舉起杯子。

嫂子走到一半,回頭又不放心,「富春,我們還是回去……」

「喲……新娘子,那麽快就回來啦?」

嫂子深吸一口氣,說:「陪你們喝完也不遲……」

我這時真擔心嫂子會憋壞。

「哈哈哈!」大劉高興的嚷道:「新娘子是爽快,來講講規矩!這酒怎麽喝?」

「還是老樣子,我一杯換你們三杯。」

「哈哈……好!」大劉從身後拿過一瓶酒,「既然新娘子那麽爽快,我們做爺們的也不能縮手縮腳,這樣吧!我們直接用三瓶來換你一瓶,怎麽樣?一口悶!

喝完咱就放你們過去!絕不二話!」

「還是讓我來吧!」大哥護住嫂子。

「好!新郎官來更好!不過規矩可不一樣!咱爺們要一瓶瓶的對著幹,也是連喝三瓶!」大劉這話是沖嫂子來的,我真懷疑這龜孫子有心要讓嫂子出醜!怎麽大哥這結婚喝酒的,過他這就像上刑場。

嫂子擠過大哥,對我說:「富春,給我酒……」

我拿出一個裝滿白開水的酒瓶,佯裝把酒蓋撬開,遞給嫂子。

大劉也不懷疑,直說:「那新娘子先來,還是?」

嫂子對著大劉,反複道:「說好了就一瓶!你可不許耍賴!」

「新娘子請放心!爺們說話,哪有不算數的!」大劉義正言辭道。

嫂子思考片刻,說:「那你先來……」

嫂子真是個聰明人,大劉這孫子的人品確實不讓人放心。

「好!那麽我先幹為敬!」大劉說著,仰起腦袋,一瓶酒很快見底……

「再來!」嫂子不想給大劉任何喘息的機會。

大劉又拿起一瓶,「咕咚……咕咚……」的灌下。

我看傻了,這是純高粱花子啊!這麽喝,簡直和自殺沒區別,可眼前的大劉,卻面不改色,連喝兩瓶,這驢養的啥時候練出這酒量了!

很快,大劉喝光第三瓶,「額……」一聲響亮的飽嗝,他滿口酒氣,熏的我們連忙躲開。

接下來要看嫂子了,「雪兒!我來吧……還是我來……」大哥搶嫂子手裡的酒。

「哎!新郎官,要酒這里多的是,何必搶新娘子手裡的……」大劉搖晃著把一瓶真高粱塞進大哥的手裡。

「別!」嫂子急道,我聽嫂子的話,奪過大哥手裡的酒瓶。

嫂子打開瓶蓋,一仰脖子,涼水順著她的喉嚨往下灌去……

大哥心疼的望嫂子,我為嫂子捏一把汗,擔心她撐壞肚子。

「嗚嗚……」嫂子喝到一半,不得不停下來休息,她被撐壞了,口裡泛著惡心,嘔出些許的清水。

「喲……新娘子,我們可說好是一口悶……」大劉找茬。

「是!是!這不能算!」旁邊人起鬨。

我心裡怒道,哎!有完沒完了!別惹老子翻臉……

嫂子沒理大劉,繼續喝,「咕咚……咕咚……」嫂子的喉嚨上下波動,胸口起伏,她護住領口,不讓幾個色狼乘機偷看。

突然,嫂子甩下酒瓶,捂住屁股,她滿臉羞憤的瞪著四周。

「怎麽了?」大哥緊張的問。

大劉邪笑,「有什麽問題嗎?」

嫂子張了張嘴,又咬住牙沒說,手擋住屁股,繼續喝酒。

嫂子剛拿起酒瓶,就見一隻毛手向她的胸部捏來,圓翹的乳房瞬間變了形,「嗚嗚……」嫂子忙甩掉那人的毛手,她怒紅著臉,欲要發火,但最後還是強忍了下去,還是為了顧及大哥的面子……

這下可好,男人們見嫂子不反抗,都以為有了可乘之機,他們蜂擁著吃起新娘子的豆腐,你抓一把奶子,我捏一下屁股,後面沒占到便宜的男人往前擠,人群一時哄亂了起來!

大哥上前一步貼住嫂子的後背,保護新娘子的屁股不被人侵襲,他現在才明白過來,這些光棍們就是沖新娘子來的,可現在已經晚了,光棍們都喝了酒,脾氣暴躁,如果你現在動火,那肯定會打起來,婚禮將會變成一場鬧劇……

可憐的嫂子在男人們的毛手間,掙紮著,痙攣著,身上的重要部位,幾乎全被人摸遍了……

瓶里的水還剩最後一點,嫂子索性想一口氣喝幹,好趕緊擺脫這些混蛋,於是她憋足氣力一仰脖子……

與此同時,一個大漢好不容易的從後面擠上來,他迫不及待的伸手朝嫂子的胸口摸去,卻被人絆了一下,手竟按上嫂子的小腹。

嫂子在猝不及防中,噴出半口多的水,更羞人的是,她尿崩了……失禁的尿水打濕了她的裙面……

嫂子漲紅著俏臉,表情痛苦,她手捂著小腹,雙腿並攏,胯間化開一道濕濕的水印……

嫂子低頭看了一眼下身,惱羞成怒的把酒瓶摔碎,使勁全身的力氣推開身邊的人群,奪路而逃。

大家正鬧的起興,全然沒醒過味來,這是咋的了?

「雪兒!」大哥叫,嫂子沒回頭,大哥要跟過去,可被大劉一把拉住,「新郎官,我們再喝兩杯!」

「好!好!」大哥脫不開身,回頭叫我:「富春,快去看看你嫂子!」

「我也去!」二哥接道。

「你們兩個都去!一會讓你嫂子再過來!快點啊!」

「哎!」我們兩個應聲跑著去追嫂子。

「在那呢!」我順著二哥指的方向看見嫂子,前面的人很多,嫂子被人推來擠去,更有一個醉漢扭住嫂子的手腕,要她陪酒,嫂子掙紮著逃跑,裙子越來越濕……

「操!是二狗子,這狗養的,平時龜孫子似的!今天感在撒野,弄死他!」

二哥大手一揮,沖了上去。

我也不客氣,奔上前,和二哥兩人對著二狗子一頓拳打腳踢,直把這小子打的滿地找牙。

「哎!怎麽打人啊!」嫂子驚訝道。

「沒事!這小子皮癢,喝了酒就喜歡有人抽他。是不是二狗子!」二哥大聲的喝道。

二狗子抱頭滾在地上,嘴裡討饒著答應:「哎!哎!別打了……」看來這小子的酒是被我們揍醒了。

我又狠狠的在二狗子的臉上踹了兩腳,開玩笑道:「嫂子你不知道,這傻屌只要一喝上高粱花子就渾身奇癢,你要是不揍他,他還不高興!你看現在這小子躺在地上,多舒坦呢!是不是二狗子?」

「哎!是……是……」

嫂子搖著頭,一臉無語的表情,今天的婚禮,真讓她大開眼界了。

我們幾經波折,好不容易快要突出重圍,卻半路又橫出個大舅子,「哎!哎!你們……你們……」大舅子歪著脖子,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滿口酒氣道:「來……來……妹子來……」他向嫂子招手。

「嫂子!大舅子喝醉了!不用理他!」

嫂子沒聽我的,她重視長輩,走到大舅子的面前,微笑道:「舅子,一會回來我再敬你……」

「啊!啥……」大舅子以為嫂子過來敬酒,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來!妹子! 多……多……多陪大舅子……喝……喝……嗚嗚……」大舅子聲音模糊,完全聽不懂他在嘟囔些什麽。

「啊……舅子……舅子……等……一會再……好不好?」嫂子為難道。

幹!我就說別理嘛,跟著跑過去勸。

「哎!慶春!你也來啦!來……來……一道!」大舅子竟把我當成了大哥,著我和嫂子要喝酒。

掙紮中,嫂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變的躊躇與焦躁,她想掙脫大舅子的手,可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忽然,她全身猛的一陣戰栗,雙腿下意識的夾緊,「不要!」只見,嫂子的裙面「嘩」的濕成一片,地上竟積起一灘清水,嫂子再顧不上禮節,用力的甩開大舅子,快步的跑開了……

好不容易擺脫了大舅子,我急匆匆的跑到後屋找嫂子,她尋到廁所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