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大家庭

2016-07-22     檢舉     收藏

淫女大家庭

一、愛穿牛仔褲的漂亮女孩盈盈與敏敏是大學的同學,她們的父母均早亡,靠著勤奮學習終於獲得了獎學金,從而上了大學,盈盈學的是外語專業,敏敏則修工科。為節約費用,她們共同租用一套公寓,並以姐妹相稱。

她倆都長得非常漂亮,有著超一流模特的身材,身高1.70米,是公認的校花,而且她們還有一個共同點:這就是她們都喜歡穿牛仔褲。

盈盈只看得臉上直發燒,渾身燥熱不安,特別是從陰部傳來的一陣陣燥動,令芳心亂跳。她偷偷轉頭去看敏敏,卻見敏敏似乎看得津津有味。

接下去的鏡頭全是各式各樣的淫亂場面,有性交、口交、乳交、同性交媾,還有二對一、三對一性交場面,甚至還用電擊等來達到高潮的變態性行為…

淫女大家在回公寓的路上,盈盈發現自己陰部已經濕透了。

到家後,敏敏往床上重重一倒,臉上紅撲撲的,右手緊緊地按在陰部,左手則不停地揉搓著自己高聳堅挺的乳房。

「妹,你怎麼了?」盈盈問。

「你不說,姐就給你一點厲害嘗嘗。」說完,盈盈就將右手插入敏敏的兩大腿間並隔著褲子用力按捏敏敏的陰部。敏敏身子微微一震,隨即自動張開兩腿,以便讓盈盈的手有更大的活動餘地。

隨著盈盈的愛撫,敏敏的身子開始扭動起來,嘴裡不停地發出呻吟聲。

「啊……啊……唔唔……啊……好……好舒服……好爽……啊啊啊……」這時盈盈的身體也燥動起來,只覺得陰部有一種被電擊似的酥麻感,於是對敏敏說道:「妹,你也給我弄弄,好嗎?」「好!」敏敏道:「哇,姐,你也尿出來了呢!」「去!」盈盈低頭看了看陰部,果然牛仔褲已被淫水打濕了一大塊,「快幫我弄弄!」隨後抓起敏敏的手按在自己的陰部。

敏敏見狀一個翻身,把盈盈按倒在床上,調轉身把臉埋在盈盈的陰部,開始邊按捏邊狂吻盈盈的陰部。

這一吻,把盈盈吻得甜蜜極了,她臉上漸漸升起了一朵紅艷的桃花,渾身開始發抖,像蟲一般地在床上扭來扭去,嘴裡不停地呻吟:「哎唷……哎唷……好……好痛快呀……好爽……哼……啊啊……」敏敏見狀更不停的吻捏弄著。

而與此同時,敏敏的陰部也正好對著盈盈的臉,於是盈盈一把抱住敏敏的大腿,開始隔著牛仔褲吮吸敏敏的淫水。

那淡黃色透明的、滑滑的液體透過敏敏那緊繃繃的牛仔褲,被盈盈大口大口地吸進嘴裡。

不久,敏敏就被吸得慾火中燒,淫蕩地叫道:「我……我那陰道里……好癢……好癢喔……」很快,敏敏的舌頭在口腔中顫抖了起來,她的陰道已經癢得非常厲害,淡黃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的湧出。

「快……快……我……我癢……死了……哼……」敏敏的媚眼已經細眯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

「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唔唔……姐……你……你好棒……我……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尿……尿出來了!哼……嗚……啊啊啊……」敏敏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數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陰道中噴射而出,透過牛仔褲,全部被盈盈吞入口中。

而此時的盈盈由於吸入了大量滾燙的淫精,只覺得以陰道為中心開始攣痙並迅速擴展到骨盆和全身,口中不停地浪叫著:「啊唷……我忍不住了……爽極了……要丟了!妹……快狠狠地……干……快乾……猛力干……丟……要……丟了……快乾……快乾……丟了……」漸漸地,盈盈感到精神愈來愈緊張了,渾身的血脈已經沸騰了似的,慾火升到鼎點,身體也像快要爆炸了似的。

「啊……」隨著一聲慘叫,盈盈像遭到電擊似的全身一挺,一串熱辣辣的淫精,一種像牛奶般潔白無瑕的乳狀液體,如連珠炮似的從陰道深處直射出來,這樣她窒息了,她癱瘓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隨風飛揚……這也是盈盈有生來第一次達到性高潮。

盈盈和敏敏幾乎同時達到高潮後,雙雙酥麻麻地倒在床上,閉著眼睛回味著剛才那飄飄欲仙的快感……過了好一會兒,敏敏對盈盈道:「姐,我還想要……我們脫了衣服,再干一次好嗎?」「好!」於是,姐妹倆脫了襯衫和牛仔褲,露出了潔白的極其美妙的胴體。

接著,她們又開始脫胸罩和內褲,盈盈和敏敏的內褲,與其說是褲,還不如說是一條白色的帶子,僅僅5厘米寬,緊緊地繃在大腿上,下腹部濃密烏黑的陰毛幾乎完全露在外面,由於剛剛進行過性活動,陰部及大腿根部全都是粘稠的淫水,內褲幾乎全濕了,半透明地繃在高高隆起的陰阜上。敏敏坐到床上,分開雙腿,低頭去看自己的陰部,只見透過濕漉漉的半透明的內褲可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中間現出一道深溝,使女人那最美妙之處暴露無遺。

盈盈和敏敏迅速脫掉內褲和胸罩,然後擁抱在一起,兩嘴相對,相互親吻對方,同時兩人的陰部也緊緊貼在一起並用力摩擦。

「唔……唔……姐……這樣不能……能解癢……我……下面癢得厲害……」敏敏不停浪叫。

「姐……也是……姐……用嘴吸……吸你……陰部……好嗎?」「好!」於是她們重新調頭相抱,相互把臉埋在對方的陰部,拚命吮吸對方的淫水。

「啊……!」隨著盈盈的嘴唇對準敏敏的陰道開始吮吸,敏敏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慘叫,隨即猛地擡起臀部,並用兩條大腿緊緊地夾住盈盈的頭!與此同時,盈盈的陰部也已湊到敏敏跟前,於是她一把抱住盈盈的兩條大腿,用手指分開她的兩片大陰唇,伸出舌頭直刺盈盈的陰道!

「唔……」正在大口吞咽淫水的盈盈一感到敏敏的舌頭侵入自己的陰道便有如被拋到快感的漩渦里,悶哼一聲,一股淫水自陰道噴出,澆了敏敏一臉!

「好……好痛快……」「啊!啊……我要……丟……丟了……啊啊啊……」她們邊不停地吮吸對方如泉水般湧出的淫水邊大聲地浪叫著……不久,她們又一次雙雙丟了身子……三、電擊淫樂與欲仙欲死這一晚,盈盈和敏敏一直干到東方發白,各自都丟了八、九次身子。

第二天早上起來,兩人沖了一次澡,開始穿衣服。

「哇,我的褲子還是濕的,怎麼穿去上課啊?」盈盈突然驚叫起來。

敏敏一看,果然姐姐的牛仔褲襠部還是潮濕的。

「那有什麼嘛!我的牛仔褲也是濕的,照樣穿去唄!」敏敏摸了摸自己的陰部,淫蕩地說:「濕的才性感呢!」盈盈朝敏敏看去,果然,敏敏牛仔褲的陰部還有一大塊淫水的濕斑呢!於是她笑了一笑,從容地穿上了濕了陰部的牛仔褲,然後披上一件風衣,與敏敏一道上課去了。

上課時,她們雖然睡眠不足,但由於對昨晚的口交很滿足,因此,精神很愉悅,一點也不覺得累。

下午沒課,敏敏到街上去租了一盤錄像帶,拉著盈盈回家看片去了。

這是一部講述性受虐狂與性施虐狂的片子,非常精彩,把盈盈和敏敏直看得淫水橫流,上午剛被體溫烘乾的牛仔褲又一次被淫水浸透了。

其中,盈盈和敏敏對片子中男女主角用電擊來增進性慾的方法非常感興趣,於是她們馬上買來了零件,敏敏憑著學過的知識,很快安裝成一部簡易電擊發生器,可以放出60伏左右的電流。

「姐,你先來樂樂。」敏敏晃晃手中的電極,覺得陰道已開始痙攣。

「好!」盈盈順從地躺到床上,四肢呈「大」字型分開,敏敏則拿來皮帶把盈盈的四肢綁到床架上,然後開始安裝電極。

電擊器的陽極有兩個,形狀如同戒指,但比戒指要稍小一些;陰極則只有一個,柱狀,大小與香煙相仿。

敏敏把兩個陽極塞入盈盈的胸罩內,並套到那業已勃起的乳頭上,接著她又鬆開盈盈的牛仔褲扣子,拉下拉鏈,拉起內褲,用姆指和食指分開盈盈的大小陰唇,把棒狀的陰極夾入兩唇間(由於是第一次使用,怕陰道太嬌嫩,故沒有放入陰道內)。最後又拉上牛仔褲拉鏈,扣上扣子。

「姐,開始了,好嗎?」敏敏問。

「唔。」盈盈已經很興奮了。

敏敏輕輕地按了一下電擊鈕,一陣強大的電流通過盈盈的身體,盈盈只覺乳房和陰部一陣劇痛,同時伴隨著電擊的酥麻感,令她的嬌軀猛地彈跳起來,隨即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啊……」「姐,爽嗎?」等盈盈安靜下來後,敏敏問道。

「太……太刺……激了……再來……來……最好……每次電擊的時間……長……長一點……直到……我……我……丟了……為止……爽……爽斃了……」盈盈喘著粗氣,浪聲浪氣地說著。

於是敏敏一次次地按下電擊鈕,而且手指按在電扭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盈盈已經非常非常興奮了,大量的淡黃色的淫水從陰道噴出,透過緊繃繃的牛仔褲,流到雪白的床單上,濕了一大灘。

隨著電流一次次流過盈盈的胴體,她的口也一次比一次張得更大,身子抽搐也一次比一次厲害,叫聲也更誇張更慘烈了。

沒幾時她口齒不清地呼喚起來:「不要了……好痛……痛……我不要做……了好不好……」有性虐待狂傾向的敏敏沒回應她,而是更用力地去按電鈕,因為看著盈盈被電擊的慘狀,敏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一邊電擊盈盈,一邊想像著一會兒後自己被電擊時的情景,這樣持續了百來次後,在盈盈狂亂的呻吟和慘叫聲中,敏敏發出了一次持續10秒鐘的長時間電擊,只見:

盈盈慘叫一聲後,全身肌肉緊繃,身體彎成弓形,並不停顫動,雙手抓緊被單,張大了口,發出極度痛苦的「」聲。

電擊過後,她用牙齒緊咬朱唇,足有一分鐘,忽又強有力的聳動一陣,口裡悶聲地叫著:「喔!別動了……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啊……」與此同時,在她的陰部,熱流激盪,玉漿四溢,一股股滾燙的淡黃色的淫水和乳白色的淫精由陰道而射出體外。

「啊!啊!……喔!」她的四肢一陣抽搐,胴體一陣顫動之後,便完全癱瘓了。

經過30多分鐘的脈衝狀電擊,盈盈終於在極度痛苦中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這時的敏敏也已極度興奮,她的淫水正透過牛仔褲不停地滴到地上,已在地上積聚了一大灘淫水。

「姐,告訴我你的感覺嘛!」敏敏露出一身騷態。

「妹,太爽了,陰部和乳房遭電擊時的那種極度的疼痛和快感,真是太……太……爽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等會你自己體會吧!」盈盈還深深地沈浸在性高潮的愉悅中,接著她又淫聲淫氣地說道,「你快吸吸我的陰部,那裡有好多淫水,可以美容的,不要浪費了……」「好!」敏敏便把臉埋到盈盈的兩股間隔著牛仔褲去吮吸她的淫水。

突然,敏敏聞到一陣強烈的小便的臊味,便說道:「姐,你小便真的失禁了呢!」「電擊的嘛!等一會你也會的!」「這麼厲害啊?」說著,便用嘴對著盈盈的陰部猛吸起來,把盈盈的淫水連同小便一起都吞了下去。

「姐,你要不要吃一點?」敏敏擡起粘滿淫水的臉龐,浪聲地問。

「要的!要的!」盈盈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於是敏敏吸了滿滿一大口淫水,然後吻住盈盈的嘴,把它吐入盈盈的口中,盈盈如同得到瓊漿蜜液似的一口吞下!吸完了盈盈的淫水,敏敏又趴在地上把自己流在地上的淫水也一同吸了下去。

「妹,快給我鬆綁,該你來了!」盈盈休息一陣後已恢復了一些,於是敏敏給盈盈解開捆住四肢的皮帶。

「哇!姐,你的陰部都腫起來了呢!」在取電極是敏敏驚叫道。

只見盈盈那原本豐滿肥厚的大陰唇紅紅的已腫得像饅頭大小,敏敏小心地分開大陰唇抽出電極,見那嬌嫩的小陰唇上已有一處被燒成了黑色,敏敏知道那是電流的入口。

盈盈起來後,敏敏也開始體驗電擊所帶來的特殊快感,盈盈為了報答妹妹,於是第一下就來了一次長達10秒鐘的電擊。

敏敏的胴體對電流特別敏感,「啊!……」只見敏敏一聲慘叫,全身繃成弓形,顫動不已,雙手緊抓被單,媚眼圓睜,張大了口,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美麗的臉龐已由於極度痛苦而扭曲。

電擊過後,她用牙齒緊咬朱唇,四肢亂蹬,開始痛苦地抽搐,並發出了極度痛苦的呻吟聲:「啊……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嗚嗚……電擊……好爽……我……我要上天了……尿……尿出來了……哼……唔……啊啊啊……」這時敏敏的尿道再也不受大腦控制了,只見隨著一陣「唰唰」聲,敏敏的小便噴射而出。「啊!……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與此同時,在她的陰部,一股股滾燙的淫水也從陰道蜂湧而出,香艷絕倫。

……半個多小時後,敏敏終於連續第三次達到了高潮,在電擊的劇痛和酥麻感中獲得了欲仙欲死的快感,令她非常滿意。

「姐,用電擊來獲得快感真帶勁!」敏敏騷態畢露地說:「書上說「欲仙」的快感是比較容易獲得的,「欲死」的快感才是最高境界呢!電擊已經使我有了「欲死」的感覺呢!」「我也是,可是有一點不好,」盈盈摸了摸陰部說:「現在電擊都過去快一小時了,可我還是處在小便失禁狀態呢,真羞人!」「錄像帶上不是說嘛,經常使用電擊器有可能造成終生小便失禁呢!」敏敏一點也不在乎。

這一晚,儘管電擊取樂消耗體力很大,但兩人還是輪流上陣,各自電擊了三次,直到東方露白,她們仍意猶未盡,盈盈道:「電擊器確是一種最好的淫具,只是用起來太麻煩了,如果隨時隨地就能用就好了!」「對!」敏敏附和道:「如果能夠買到錄像帶中的那種真正的電擊器就太好了!」「就是嘛!」盈盈道。

「不過,我們可以把我們原先的電擊器改裝一下……」敏敏想了想道。

「怎麼改裝?」盈盈好奇地問。

「你看我的!」敏敏說著就起床動手乾了起來。

只見她拿出一套內衣,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然後在短褲的襠部貼了一塊導電橡膠,又在胸罩的兩個乳杯中心各放置了一塊導電橡膠,並用一根細導線將這兩塊導電橡膠連接起來,最後從胸罩和短褲上又各引出一條電線。

「成了!」敏敏說道。

說著,敏敏脫掉原先的內衣,穿上剛剛改制過的內衣,然後又穿上牛仔褲和上衣,將兩條電線從腰間拉出接到原先使用的電擊器上,並將電擊器掛到腰上如同一台CALL機!

盈盈明白了,她一手捂著陰部跳下床來,說道:「妹,我幫你插上電!」「好!」敏敏已經難以控制自己,她那極度敏感的陰部和兩個乳頭可以非常明顯的感到導電膠的存在。

盈盈把從電擊器中伸出來的長長的電線的一頭插到電源插座上,然後說道:「妹,好開始了!」敏敏低頭看了看腰間的電擊器,電擊器上紅色指示燈已經亮了。敏敏猶豫了一下,隨即將控制鈕調到連續檔,然後盯著電擊開關又猶豫了。

電擊是極度痛苦的,敏敏心裡非常明白,雖然她需要這種痛苦,但要對自己進行電擊,敏敏還是有些怕。

但是這種猶豫並沒有持續幾秒鐘,極度淫蕩的敏敏終於按下了對自己進行電擊的按鈕!

「啊!……」隨著一聲長長的慘叫,敏敏猛的跳起來,隨即雙腿一軟,被擊倒在地。倒地後,敏敏四肢呈「大」字形的張開,全身緊繃,所有關節都呈強直狀態,雙眼圓睜,嘴唇發紫,口中發出「呼呼」聲,隨著電流連續不斷的通過身體,全身不停顫抖、痙攣。

盈盈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淫水順著潔白修長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

一分鐘後,盈盈替敏敏切斷了電源,急切地要求道:「妹,快替姐也做一套電擊內衣穿穿!」但此時敏敏已昏死過去,她那極嬌弱的身軀在遭受如此嚴重摧殘的同時也獲得了最大的快感,她狂泄著淫精達到了性高潮!

四、手淫表演與窒息淫樂在以後的幾天裡,盈盈和敏敏一直沈迷於肉慾遊戲中,她們想方設法採用各種辦法使自己一次又一次地獲得高潮。同時淫亂的技巧也越來越高明,動作也越來越淫蕩,終於使她們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淫女!

「姐,我手淫給你看,好不好?」敏敏嬌羞地問。

「好哇!我的小淫女!」盈盈也是浪態十足。

她們已經二十多歲了,這種年齡的女人是沒有人不手淫的,只不過過去在夜晚寂寞時或看過情色小說後,才在被窩裡悄悄的安撫自己而已。

於是敏敏站在房中央,脫去衣服。

現在敏敏身上只剩一條緊繃在大腿間雪白的三角褲了。

敏敏雙手按在酥胸上,她的乳房是圓錐型的,發育得比一般人大得多,手指剛碰到豐滿的乳房時,她只覺一陣昏暈,接著便開始熟練地揉搓起來……很快,敏敏露出了恍惚的表情。

這時,她雙腿已發軟,於是坐到床上,左手放在床上支撐上半身,然後右手放在乳房上。

豐滿的乳房,用一隻手是沒有辦法完全覆蓋住的,只見:她的右手置於左乳上,用手指夾住新鮮粉紅色的乳頭,不斷的在揉擦,左手兩指則放於陰阜上下揉搓。長長的秀髮隨著頭部向後仰,在右胸前飛揚著。修長的玉腿則時張、時夾。緊閉的雙眸,微張的朱唇間發出誘人的悶哼聲。

不停的揉搓愛撫使敏敏越來越興奮。

「哇!你的乳頭好像大起來了呢!」盈盈問。

敏敏無法反駁,因為她自己都感覺出乳頭硬挺,性感也愈來愈強。

在性感的刺激下,敏敏甚至於產生想立刻伸手到已經有騷癢感的下體去撫摸的衝動。

「好,弄下面了!」盈盈在催促,並抓住敏敏的雙腿用力分開。

敏敏順從地把右手慢慢移到下體。

雙腿握在姐姐的手裡,在微微擡起膝蓋的姿勢下,敏敏從三角褲上慢慢撫摸敏感的陰蒂。指面在那裡摩擦,大腿根隨著跳動。

「啊……已經濕了……好痛快……」敏敏夢囈般地說著。

敏敏逐漸進入她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雙手手指隔著三角褲在陰唇上上下撫摸。接著,她的手又插進三角褲里去撫摸陰蒂。

這種樣子美妙極了。

「唔……唔唔……好癢……癢……好……舒服……」敏敏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於是本能的感到恐懼不安。可是,又希望能有更強烈性感的慾望,勝過了羞恥心。

「啊……」強烈的刺激感,敏敏忘我地大叫。

這時,盈盈一把脫去敏敏的三角褲,她的身上已是一絲不掛。對現在的敏敏而言,不知為何反而感到舒暢。她大膽地把雙腿更向左右分開,同時挑撥性地扭動屁股,壓抑的性慾,一下子全排泄出來了。

盈盈感覺出敏敏的變化,瞪大眼睛,看著她的手指美妙的活動。

這時,敏敏茂密的陰毛因大量溢出的淫水而粘在恥丘上,微微開啟的陰唇,露出深紅色的粘膜。雪白的中指在溪溝四周的陰唇上摩擦,其餘的手指在陰蒂上輕輕按壓。

盈盈火熱的眼光射在敏敏毫無遮掩的大腿根上,那充滿著健康美的大腿,不停地痙攣,同時還不時擡起屁股,或左或右的搖擺,偶爾夾緊雙腿,互相摩擦,臉上露出淫蕩的表情。

還是處女的敏敏,竟然會這樣貪婪的追求快感,以美妙的技巧手淫!

俗話說,女人都是蕩婦,一點也沒有錯……這時,盈盈再也忍不住了,再度抓住正陶醉在快感里的敏敏雙腿,用力拉開來,俯身撲在敏敏的胯下,狂吻她的陰部。

敏敏的陰部顫抖一下,強烈的快感,幾乎使敏敏完全掉入情慾的漩渦里。

於是忍不住發出尖叫,後背變成拱形:「不要……啊……不能這樣……啊啊啊……」敏敏口中雖然說「不要」,但行動上卻拚命擡高屁股,以迎合盈盈的親吻。

不久……「啊……啊啊……我要來了……來了……啊啊啊……」巨大的快感使敏敏快要哭出來,全身僵硬,粉腿亂蹬,狂飆而出的淫精噴了盈盈一臉,敏敏昏暈過去了。

……「妹,姐想用窒息法來淫樂,你幫我一下好嗎?」當敏敏醒過來時,盈盈問道。

「窒息淫樂」是她們昨晚剛從「A片」中學來的新方法,如果一個人獨自做的話,有可能因操作不當而死亡,但兩個人配合起來搞,那就萬無一失了。

「好哇!」於是盈盈脫光衣服,仰躺在床上,敏敏拿來一根早已準備好的粗麻繩,勒住盈盈的脖子並在後頸處打一個活鬆緊結,然後把繩的一頭系在床幫上,而另一頭拉在自己手中。

「姐,準備好了嗎?」敏敏躍躍欲試。

「好了,絞吧!」盈盈一手按乳房,一手摸陰部:「可別手軟喔?」「才不會呢!」敏敏淫浪極了,「保證你痛快得欲仙欲死!」說著她慢慢地拉緊繩子。

「啊……啊……」盈盈痛苦地呻吟起來,只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她本能地用手去拉匝在脖子上的繩子,但淫慾驅使她不要這樣做,於是她又去摸自己乳房和陰部。

繩子越收越緊……這時盈盈幾乎已不能呼吸,性感的嘴越張越大,喉嚨里發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呻吟聲,但她的手還在頑強的撫摸,搓捏……盈盈的意識模糊了,她只覺得一陣一陣快感從陰部升起並迅速傳遍全身,乳房也發脹挺起……啊!好美的感覺,盈盈發覺自己飛起來了,全身輕飄飄地,一點勁都沒有。啊!脖子不痛了,還痒痒的,好舒服,特別是陰部。啊!那種快感,妙不可言,啊!我上天了,上天了……敏敏一邊慢慢收緊繩子,一邊色迷迷地看著盈盈,只見盈盈美麗的臉由於痛苦而扭曲了,她一邊呻吟,一邊不停地手淫,兩條修長性感的大腿還時不時地蹬動幾下,在陰部,淡黃色透明的淫水如同小便失禁般地不停自陰道湧出。

慢慢地盈盈抽搐劇烈起來,兩隻玉手已不再撫摸自己,突然在一陣劇烈痙攣之後,盈盈的小便噴射而出,飆起兩尺多高,與此同時,一股乳白色淫精也從陰道中噴出!

敏敏知道姐姐已達到了性高潮,於是趕緊放鬆繩子,一頭撲到盈盈的陰部,她先舔乾淨沾在盈盈大腿根部,下腹部及外陰處的淫水,然後又扒開盈盈的大小陰唇,狼吞虎咽地去吮吸留在陰道裡面的淫精。

……「姐,你剛才真騷,淫水真多,嘻嘻!」盈盈醒來後,敏敏邊吻姐姐脖子上深深的繩印邊與盈盈調情。

「是嗎?我看你也浪的可以!」盈盈指著敏敏那濕漉漉的牛仔褲襠部,回敬道。

「嘻嘻!」敏敏摸了摸自己陰部,有些不好意思。

「姐,我想把小便解到你的身上,好嗎?」敏敏一邊看著盈盈穿衣服一邊問道。

「好啊!」盈盈一口答應。

於是盈盈重新在床上躺好,敏敏則雙腿分開跪著跨騎在盈盈的身上,開始小便。只見隨著一陣輕微的響聲,從敏敏那被牛仔褲緊緊繃著的原本就濕漉漉的陰部滴下水來,水流不斷擴大,最後變成一股小瀑布。敏敏扭動陰部,把小便均勻地解在盈盈的下腹部、陰部以及兩條大腿上。盈盈那條石磨藍牛仔褲被小便弄濕部分顏色開始變成暗藍色,同時原本就又厚又硬的重磅牛仔布一遇水就變得更加硬梆梆了。

解完小便,敏敏從盈盈身上下來,她看著盈盈那濕漉漉的下身,心裡充滿了虐待的快感。她彷佛感到,盈盈就好像是自己的奴隸,自己可以隨心所欲地虐待她……而此時的盈盈則沈浸在另一種快感里,她好喜歡又濕又硬的牛仔褲緊緊繃著身體的那種特殊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想著想著,突然陰部一陣痙攣,泄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