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曆的「換妻」遊戲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7)

夫妻交換是一個絕大多數人都唾棄確又好奇的事情。據說這是作者的真實感受,從一個女性的心理角度去描寫,沒有什麽色情的內容,但對心理變化把握的很不錯。

我們遇到了一對很好的夫妻,很純樸很善良很熱情很恩愛的一對。

見到他們(下文我將以C稱呼先生,以Q稱呼他愛人)是在天津的一家飯店,得知我們喜辛辣,他們很費心地請我們吃火鍋。

看見他們招手,我們面對面地坐下去,開始談天氣,談天津與北京的氣候差異,後來男人們的話題又轉到兩岸關繫上,我和Q則比較沈默。

我不敢看C,我覺得我會泄露自己的表情或意願,一時間我像是從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墜感使我思想清晰。

不隱瞞地說,我覺得我們更適合做朋友,而不適合做性遊戲。

果然,吃完飯一起去唱歌時大家都輕松得忘記了自己其實是要做什麽的。丈夫很開心,喝著啤酒,唱著記憶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他一手拿麥克,一手指著我,嘴裡唱著「最愛是你……」迷離的眼神讓我感動。他們很親昵地對唱,也很開心。我們都這樣坦然地打發著時間,昏暗的燈光産生不出一點點感覺,唱在嘴裡的情歌也只是一種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麽或不該做什麽。

十一點半的樣子我們一起坐出租去他們家裡。燈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沒有一絲曖昧,於是女主人關了客廳的燈。大家開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坐了會,我去洗澡,Q給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一再叮嚀丈夫我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後出來時,我還是發現了自己漏出的小半個胸和清晰可見的乳暈……我雙手掩著胸,坐在丈夫旁邊。大家也都輪流著洗澡,其餘的人都較沈默,那時有個台在播射鵰英雄傳。

完了之後我們都本分地坐在客廳看電視,一直到次日淩晨一點多。

燈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沒有一絲曖昧,於是女主人關了客廳的燈。

大家開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實有些勉強,因爲C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很抱歉)。

可是燈滅了,視覺上的壓力小了很多,所以,我們就開始營造一種曖昧。

大家坐一張沙發時,C摟住我的肩,右手攬住了我的胸……我沒有拒絕,那時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見丈夫很規矩地坐著,我突然覺得對不起Q,就用眼神鼓勵丈夫。那時我是輕松的,也許是身體的短暫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寬容與接納……

後來我們分別在兩個房間做了,感覺是陌生的。因爲習慣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沒有如約而至……在我們做的過程中,C一直惦念著他的愛人,我頭偏向一邊,理解地笑。

後來Q過來看我們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Q出去以後就哭了……

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沒有一滴眼淚,甚至找不出悲傷的影子……我和丈夫還有C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淚使這個遊戲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覺得真實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沈醉於純粹的身體上的快樂那會使我們覺得更悲哀,甚至我們會開始懷疑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

女人總是有些敏感,我很愛憐她,就像憐愛自己。

於是我讓丈夫抱著她,我則在身後抱著丈夫,其實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沒說出來而已。

我頭貼在他的背上,感覺他胸部的溫度。

這個我熟悉的溫暖的懷抱……我不忍離開。

很長時間她情緒才穩定下來,我覺得那是因爲兩個男人的同時安慰。

我和Q都認爲在這個遊戲里男人得到的快樂多於女人,那時我們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

分別沖完澡,我們又重新坐回客廳。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麽睡…

分別沖完澡,我們又重新坐回客廳。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麽睡。

其實在洗澡時我就對丈夫明確說了:「我不想和C整個晚上都在一起。」這是真的,當時並沒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著別的女人過夜。我只是從我自身出發而強烈要求的。

所以大家在討論時都盡量遮掩自己的態度。當然,明確地表達出來肯定或多或少地傷害到某個脆弱的靈魂。

我笑著說:「我還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睡。」,如果開著燈,大家會看到我坦誠的絲毫不加掩飾的微笑。

大家其實並不很贊同我,因爲他們還在討論。「你們決定,我隨便。」他們三個都這樣說。我突然有一種悲哀……情緒很低落,但又很執拗。

也許他們都期待一種新的睡眠的感覺。

我堅持:「還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習慣。」

他們同意了。因爲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回到房間,當然地發生了一絲不快。

我是個自私任性而又刁蠻的女人,我責怪丈夫不顧及我的感受,責怪他不疼惜我,責怪他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愛我,責怪他的種種……我刁鑽古怪的問題常常詰問得他有口難辯,我打他,掐他,擰他,我讓他發誓說愛我……我背過身去,雙手抱肩,頭發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淚流滿面,鼻息沈重不堪,我覺得性使一切變得脆弱,我悲傷,我恐懼,我孤獨……

我想著任何一個值得我懷念的男人:我想到Z,就非常想在淩晨三點鍾發簡訊告訴他我想他,想他純潔到單調的情感,我知道他會說世界還是純淨的好,於是我就非常懷念以往純淨的生活……想到小唐,想到WXY,想到WY,想到陌生的「心情」……那時隨便任何一個向我表示過關心的人,都可能成爲我的傾訴對象……我的淚已經打濕了鬢角的頭發……正在這時,C推門進來了,對丈夫說他們換一下睡吧,我一聽非常非常不高興,但是沒說一句話,我的鼻息聲讓他覺出了異樣,於是他問我丈夫我怎麽了?丈夫說哭了,他問爲什麽,丈夫說不知道。

於是他說那你們睡吧……

C走後我故作平靜地說:「失望了吧?要不你過去?我一個人睡挺好……我不會生氣的,真的。」

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勁抱,我再躲,他再抱……

終於,我很委屈地鑽進他懷里,數說著他種種的不是,並且哭得一塌糊塗……

他開始吻我的耳垂……我們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但又隨即沈沈睡去,我還是依舊的姿勢,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以前總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自從01年懷孕後,丈夫爲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壓,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睡姿,所以,兩年來這個姿勢就變成了我們現在最佳的入睡姿勢。

第二天我們的遊戲正式開始了……

第二天我們的遊戲正式開始了。

早上起來時已經十點多了,我親吻丈夫,他有點興奮,我就勸他去隔壁房間,他說不去,我知道是說給我聽的,但還是挺高興……女人就這一點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爲什麽莫名其妙地就好了起來。

他過去了,C過來了。

C又是很牽掛妻子,問我:「你說他們完了沒?」

我說你去看看吧。

他說你去不去,我說我沒有那個勇氣。

他就過去了,一會就過來了。我問:「完了沒他們?」

他說:「完了好像。」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裡一陣發緊,但還是勇敢地說:「我也去看看。」

丈夫坐在床邊,Q也坐著,兩人有一定的距離。

看見我過來,他們笑。我說怎麽樣?

丈夫說:「不行了,有壓力。」

我問爲什麽,他說:「老擔心有人過來……」

我說:「我可不是有意要過來的,是他說你們完了我才過來的。」

我的解釋是正確的,但是正確的解釋恰恰爲我的真實想法作了很好的掩護……我還是很自私。

……

於是,大家一起起床,洗漱。然後男人們下樓買菜,我在客廳看電視,她在上網。

後來男人們做飯,她幫忙打下手,我則在里間上網。

看見TT 和「心情」在線,就像是遇見了親人,無法言說的委屈一下子湧了上來……他們安慰我,開導我,甚至責怪我,但無論怎樣他們都是爲我好。那是那一天裡我得到的最好的禮物……「心情」甚至打電話過來要安慰我,要聽我的傾訴……

丈夫看見我聊天很寬容地笑笑,他知道我在尋找安慰,那是他所不能給的。

吃飯的時候C很細心地爲妻子盛飯,夾菜,倒飲料,以至於後來的收拾碗筷……

這是個好丈夫,Q很幸福。

午飯後,Q和C在房間里做,讓丈夫替他們攝像,當時我極其寬容(我現在覺得那時我是違心的,不知道現在說出來我還能不能算是誠實,呵)地對丈夫說:「你們三個來吧,我幫你們攝。」

丈夫搖搖頭,讓我看他們。我心情才算沒了多少壓抑。

他們很纏綿,也很投入。後來他們建議我們也做,說是一起錄。

於是,我們兩家人在一張床上各自做著各自的。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我很舒服,我又一次在丈夫的身上暈了過去……我喜歡這樣,我很愛很愛丈夫,在這一刻里我只能接受這樣的愛。

後來,大家覺得這樣有悖於我們的初衷,是啊,4p哪有這樣子的?於是,很自然地換了一下。

我看著丈夫在Q身上很用力地動著,我滿臉微笑,Q的叫聲明顯增大,C問:「舒服嗎?」Q沒有時間回答……我覺得我像一個台下的觀衆……雖然C正賣力地在我的身體上方……C射了。我看著丈夫,他回看了我一眼,也很快結束了。

Q躺在床上很久沒有力氣動一下,C一直在旁邊輕撫她……

晚飯C做的是稀飯,我們吃得不錯。

之後Q有工作要忙就去了里間,我們三個則在外頭看碟,是《鋼琴師》,雖然很早以前就聽說過了但今天才第一次看,果然很好看,他們家好片子很多,C有收藏這個的嗜好。

那時的場景很美好,我坐在他們中間,挨著丈夫,面前是C切好的西瓜,沒有燈光,僅是電視螢幕的光線隨著劇情一閃一閃……我們很愉快地交談著…… C的左手手指輕輕在我的臀部摩挲,隔著睡衣,很小范圍地動……

《鋼琴師》完了,C又放了一個片子,這時,丈夫的手指探到我的身體里,他驚奇地看著我,我知道他是在問我爲什麽下邊已濕成一片,我不好意思地笑一下,他手指就不老實了,還壞笑……我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身體,同時上身向C傾斜了過去,C迎合著我,丈夫在後邊有了動作……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風情萬種,因爲我同時很自如地在兩個男人面前表現著……

因爲是在沙發上,或許C還在想著自己的妻子,所以後來就無疾而終。

等Q出來時我們已經很規矩地坐在那兒看電視了。不過Q走過來後就很驚奇地問C:「你的褲子呢?」C尷尬地用腳指著茶幾上的安全套說:「交給它了。」

Q不說話了,看得出來她生氣了。我什麽也不說,裝傻。同時我發現丈夫也沒來得及穿上褲子……

Q進了臥室,C也進去了。

我覺得Q需要安慰,於是我和丈夫一起進去。

Q在床上躺著,C在聊天,還和網友視頻著。於是我們也加入。

後來就是我和老公在聊天,他們在床上纏綿。

……

後來應好友的要求,我們做了一場表演秀。但是我們還是自己人和自己人做,雖然是在同一張床上。

快要結束時,爲了給別人證明精彩(至少我是這樣想的),我們換了一下。

Q又很享受地叫著,C拉著她的手,問:「舒服嗎寶貝?」又在她的手背上連續親吻……我和丈夫對視了一下……我扭過頭去……C在我的身體里又一次射了。

丈夫動了幾下……他恐懼安全套了也許,反正沒有結果。

網友說很刺激,我想任何人看了都會這樣說的。感官上的東西,往往會掩蓋住很多不易察覺的細節。我給每個網友都投去羞澀地一笑,他們只會聯想到嫵媚,就是這樣,不怪誰,怪不得誰。

晚上我和丈夫睡,我們非常完美地做了一次,我高潮疊起,像一個長了翅膀的天使,始終飛翔在天堂的上空……丈夫說我又哭又笑的,聲音還極大……但真的我是很釋放很釋放,我要愛死他了……我們睡得很晚。

中午才起床,吃了午飯,Q因爲有事要出去,我和她握手告別,丈夫在我的提議下和她擁抱告別……兩點,我和丈夫向C辭別。

……美麗的天津,我們在午後的陰涼中離開了……

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我們就經曆了婚姻中最具挑戰性的的一件事情

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我們就經曆了婚姻中最具挑戰性的的一件事情。

腦子裡還是天津不熟悉的街景,還是陌生而溫馨的那個家,還是一幕幕清晰的畫面……我已經又坐在自習室里,依偎著微弱的電腦的光亮,用回憶來催醒自己。

記得我對TT說:「看見丈夫背上的抓痕我很難過。」

那時我真的是很在意,但現在我又將一切寬容過去了……

記得臨走時我對C說,其實我們都沒有做到最完美,那就是那兩天我們應該像換一個伴侶一樣對陌生一方好,但是我們太在乎自己的另一半了,所以才很拘束……C說:「其實這就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樣反而大家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總是理論上的巨人,其實整個過程最反複無常的就數我了,又不懂掩飾,還隨心所欲……

走出他們家門,我才開始後悔沒有和Q好好聊聊,她是個很有包容性的女人,性格上比我成熟多了,我很喜歡她。

我永遠記得我穿了她的睡衣,睡了她的婚床……我們其實應該是很親密的朋友。

4p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遊戲,我鼓足了勇氣參與了,收獲到了和丈夫的愛情與和諧,還有一絲絲遠去的不快……

沒有一件事可以同時對四個人來說都是美好的,沒有一點瑕疵的,所以,遺憾也罷,幸福也罷,過去了,經曆了,才是最重要的。

人人都說第一步難以跨出去,但是出去了也就出去了……有時候回想時才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再回過頭來看3p,我覺得那個時候女人其實是最幸福的,不隱瞞地說,我很期待再有一次,因爲,3P不會使另外一個女人流眼淚。

從一步走到另一步,再回過頭去看,理解就不需要語言了,一切水到渠成。實踐與理論就是這樣反複論證的。

短短的一個月,我們突然就什麽都嘗試過了,內心極度不安,就像是偷東西的小孩貪多了似的,很惶恐。

所以,我們希望自己有一段很安靜的生活,或者說是用靜觀的態度來生活,我們得好好溫習一下愛情,得好好親近一下家人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