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滿肥熟的五姨

2016-06-18     WoKao     檢舉     收藏 (5)

豐滿肥熟的五姨

我坐在五姨的梳妝台前,想像著那美貌性感的娘們兒洗澡時的情景。五姨是一位36歲的少婦,守寡10年了,這娘們兒雖然端莊貞潔,但是由於臉蛋兒漂亮,身材性感,玉體又白又嫩,有一種誘人的貴夫人味道,饞得我想入非非,如果不是因為她是我母親的遠房妹妹,我早就強行嘗嘗滋味了,其實非禮這樣美麗的少婦一她的嫩屄該是多麼令人消魂的享受啊。

住到她家以後,我已經挑逗過她兩次,都差一點兒得手,功虧一簣。一次是前天早上,我在被窩裡聽到五姨在廁所裡「嘩嘩」地撒尿,急忙赤身裸體悄悄地走了進去偷看,只見她大白奶子高高地翹著,撅著肥臀劈拉開大腿,粉紅的褲衩褪到膝下,正在低著頭用手紙擦拭烏黑的陰毛上的尿珠,隨著手的擦拭,嫩紅的陰唇一張一合,露出了水唧唧的小屄。

我的雞巴一下就硬了起來,情不自禁地走到她跟前。

「啊!」五姨猛一擡頭吃了一驚:「你!怎麼不敲門!」站起來褲衩都沒提就慌裡慌張往外跑,正撞在我身上,我的雞巴不偏不倚地插進了五姨白嫩滑膩大腿之間,五姨本能地一夾大腿,褲衩掉到了地上。

啊!好舒服,好機會,不白不,說時遲,那時快,我將雞巴對準了五姨溫潤的陰道口,緊緊摟住她的大白屁股,一下進了五姨的嫩屄中。

五姨羞得滿面通紅,「你,壞……」一撅腚脫出我的雞巴,掙脫開身子捂著屄跑了。

我撿起她的褲衩回到床上,將她的紅褲衩墊在身下,嘴裡大聲喊著讓她聽見的淫語:「高聳的奶子白大腿,饞得外甥流口水,嬌嫩的玉體真豐腴,何時摟著嫩屄,想你想得雞巴硬,何時你的肥臀,愛你不能嘗嘗鮮,你的褲衩解解饞,娘們兒的內褲騷乎乎,暫時代替小陰戶,一腔精液無處灑,只好用你的紅褲衩。」

洩後將內褲放在被子裡。不一會兒,五姨替我收拾被窩時一見自己的褻衣上濃濃的精液,又羞得粉面通紅:「你……原來你……弄得是我的褲衩!」

「五姨都聽見了?」

「小小的孩子就……什麼髒東西玷汙五姨的褲衩?」

「那不是髒東西,是好東西,五姨不是早就嘗過嗎。五姨能為我提供射精的地方嗎?」

「討厭!」說完,一扭肥臀走了。

五姨以後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我放心了,於是決定得寸進尺,不美人誓不罷休。

昨天晚上我,把她灌醉後擁著小嬌婆進了舞場,酒能亂性,我要「慢櫓搖船捉醉魚」。

緊緊地將五姨豐滿的身子摟在懷裡,一手撫摸著這娘們兒晚禮服裸露出的凝脂似的玉背,另一隻手順著細腰下移,在她肥碩的玉臀上輕輕地揉搓,並乘機用胸部碰撞美人高聳酥軟的乳房,挺起雞巴在她敏感的大腿間摩擦,摩擦幾次之後,我感覺到五姨的玉體在微微顫抖。

我見火侯差不多了便把臉貼上那娘們兒美艷的香腮,五姨慢慢地閉上了含情脈脈的杏眼兒,同時撅起了性感的櫻桃紅唇,我正想親嘴的時候,她突然清醒過來,一把推開我跑了。

回家後,半夜裡我悄悄地進了她香氣迷人的臥室想乘醉奸汙她,不料她受了挑逗刺激後並沒有睡著。

「你來干什麼?」

「想五姨了,看五姨睡著了沒有。」說完,坐在床邊。

她壓低聲音甜甜地一笑:「是想女人了吧?」

我再也忍不住了,撲上去手伸進被窩順著滑膩的大腿拽住褲衩就要摸屄,她緊緊攥住我的手護住禁區格格地笑著掙扎嬌驅,嬌喘籲籲地說:「你起來給我拿衛生紙,等五姨自己脫下褲衩好嗎?」

我信以為真,下床拿來粉紅的手紙,這時候五姨真的褪下了貼身內褲裹緊了香衾,一揚手把被騷水濕了一片的嫩紅褲衩丟給我:「拿去吧,走吧。」

「怎麼,就這樣打發我?」

「你不是把手伸到我腿襠裡搶褲衩嗎?拿去玩兒吧,上面還有我大腿屁股上的騷味兒呢,不過,弄髒了可要給我洗呀。」

「五姨你壞,我現在不是要你的褲衩,是想你的屄。」

「胡說八道,我可是你的五姨,你在舞廳吃了你五姨的豆腐,還想捉五姨的醉魚嗎?」

「我饞壞了,讓我嘗嘗鮮吧。」

「好孩子,你還小,快出去啊!」

我怕她喊叫,拿起她放在床頭的褲衩乳罩走了。

今天晚上,家裡沒人,我已經偷著在她的杯子裡放了濃濃的春藥,再挑逗一下,這娘們兒肯定不會拒絕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就等美人出浴以後銷魂了。啊,今宵了卻相思夢,夠嫩屄肥臀。

一陣香風飄過,五姨走出浴室,只見她身穿黑色的無袖緊身超短睡裙,裸露著雪白的香肩,奶子顫顫,肥臀扭扭,晃著兩條嫩藕似的玉臂,光著腳丫走進臥室,斜坐在梳妝台前,翹起白嫩性感的大腿和香艷迷人的小腳。

「孩子,想什麼吶?」

「想你光著腚洗澡時肯定比楊貴妃還美。」

「討厭!」

我見她臉色紅潤,知道春藥已經在她體內勾起了性慾,站到她身後,撫摸著她雪白的膀子,低頭看著她高聳的乳房:「五姨,你真美,真性感。我忍不住想摸一摸。」

「你想摸什麼?」

「摸五姨豐滿酥軟的大奶子和肥碩性感的大屁股。」

五姨臉變得通紅,站起身擡起玉手就要打我:「小色鬼,我可是你的五姨!」

我就勢抱住了豐腴的玉體:「你現在在我眼裡只是一個美貌性感的騷娘們兒,好五姨親五姨,我受不了了,那天早晨摸了你的肥臀,還沒摸夠,再讓我摸摸奶子吧。」

我跪下身,雙手摟住那少婦的屁股,用頭拱著五姨的大腿襠部哀求:「你就成全我吧。」

五姨無可奈何地歎口氣,撫摸著我的頭發半推半就:「真拿你沒有辦法,隔著裙子……摸一下吧。」

我把她抱上繡床平躺仰臥著,五姨羞答答地閉上了眼睛,我一把捏住了嚮往已久的美人乳房。

「呵,輕點兒。」

我於是輕柔地揉撮著這娘們兒的奶子,已經十年沒有被男人愛撫過的五姨被刺激的慾火中燒……渾身哆嗦起來。

我知道火侯已到,一把撕開裙子解開乳罩,一對雪白豐滿的大奶子跳了出來,紅紅的奶頭象兩顆紫紅的葡萄鑲嵌在大白饅頭上。「啊,五姨,你的奶子是熟透了的少婦最誘人的地方,比大閨女奶子更有味兒,饞死我了。」

「別說話,……饞,你就吃吧……」

我叼住大白奶子咂了起來,一手撩起短裙,在她白嫩性感的大腿上放肆的撫摸著。五姨性慾已動,呼吸急促,哼哼唧唧,我順著酥胸親著,吻著美人如花的香腮。

五姨再也矜持不住了,睜開含情脈脈的媚眼兒,張開櫻桃小口將香甜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貪婪的與她親著嘴兒。

我把手伸進了五姨粉紅的褲衩,摳住了花蕊似的陰蒂,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好久沒有雲雨的五姨浪叫起來:「啊……啊……啊別……別摸……」

我用勁摳著,常言說「男人肏屄要舒服,摟上個美貌風騷的俏寡婦」,我要等她騷得受不了了再好好享受。

五姨的陰道裡流滿了騷水,我猛地把手指插進了娘們兒滑溜溜的陰道,在裡面亂插亂摳。

「啊……啊……不,你壞死了,摸五姨的……」

「摸五姨的什麼,告訴我,這小寶貝兒是什麼。」

「壞死了。」

「不說,我不插了。」

「啊……啊……叫陰戶……」

「不,應該叫屄,騷娘們兒的嫩屄。」

「壞!五姨這地方這麼多年清清白白,身子冰清玉潔,想不到被你摸了,外甥壞死了,啊……」

「我不止是摸,還要……」

五姨一個熱吻堵住了我的嘴。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把五姨扒了個一絲不掛,五姨雪白的身子豐滿而性感,我分開她那修長滑膩的玉腿,大腿之間是花叢似的陰毛,兩瓣嫩紅的陰唇內是流著玉液的桃源洞口。

「啊,騷娘們兒的嫩屄,盛開的鮮花嬌嫩的蕊,五姨的屄裡流騷水,一張一合騷味兒濃,五姨的屄上一點紅,花蕊般的陰蒂紅豆子,五姨的騷屄最相思,陰毛嫩軟草萋萋,外甥舔舔五姨的屄。」

「啊……啊……別舔了,羞死五姨了。」說完,她羞得翻過身去,肥碩白嫩的大屁股高高的撅了起來。

我趕緊脫光衣服壓上去摟住五姨的玉體,雞巴頂住她的肥臀,一手揉撮著大白奶子,一手摳著美人的陰蒂。

「啊,啊……」五姨舒服得肥臀一撅一撅。

「啊,五姨,我的美貌性感風騷的小寶貝兒,你終於玉體橫陳任我弄了,外甥第一喜歡少婦的大奶子,第二喜歡娘們兒的肥臀,現在終於嘗到了,你的奶子和腚真夠味兒。」

「啊,啊,五姨的奶子,你小時候不是、吃過嗎?」

「你那時還沒嫁人,我是餓了找奶吃,那是大閨女奶子,不如少婦的奶子大……啊,五姨的奶子真豐滿,咂著你奶子真解饞。」

「那五姨的、腚好、好在哪兒?」

「五姨,廁所後面有條逢,我每天都看你的肥臀。」

「你、流氓!……」

「我不止看五姨的肥臀,肥臀下面是肉逢,五姨你騷娘們兒雪白的腚,饞得外甥雞巴硬。」

「啊、啊,別摳別摸了,五姨受不了了。」五姨掙扎著翻過身子,一條雪白的大腿壓住我:「傻樣兒,奶子和腚有什麼好的,女人最好的東西你知道是什麼?」

「是屄,是五姨的騷屄,五姨就用騷屄伺候一下我吧。」

「不,不,真的,等五姨給你找個大姑娘。」

我知道她在故意地吊我的胃口,摟著她的肥臀撒嬌說:「不嘛,我喜歡娘們兒,我就要五姨。給我嘛,我都挑逗你三次了,雞巴硬得都憋壞了。」

「那我給你含含吧。」說完倒騎在我身上,張開櫻唇吮吸著久違了的雞巴。

「啊,好舒服,五姨真會玩兒,到底是娘們兒,會伺候男人。」

「別胡說,再說我不舔了。」

「看來你真饞雞巴了,一會兒把你個夠。」

「不行,五姨只能讓你摸摸奶子和腚,讓你看看……屄,舔舔……屄……只能用嘴伺候你,不能動真的。」

「為什麼?」

「五姨是正經女人。」

「正經女人能赤裸裸地讓男人咂奶子、摸腚、摳屄嗎?」

五姨羞得粉面通紅:「討厭,看你饞得那樣,我才讓你摸奶子,誰知你得寸進尺,我不給你了。」

「別,五姨快用小嘴代屄也行。」

五姨又伏下身子吮吸雞巴,我拽過她的白大腿騎在我的勃子上。

我一擡頭,也吮吸著她的小花蕊:「五姨,那你不難受嗎?」

「其實,我也想要你,屄裡面也火燒火燎的……只是我是你的五姨,五姨偷外甥多不好意思。你這小東西怎麼還這麼硬,還吸不出來?」

我一下掀翻她的玉體:「用嘴不行,用屄夾,快用你的小嫩屄伺候我吧。」

「不。」

「你的身子都讓我摸遍了,屄也讓我摳了,就讓我用雞巴吧。」

「唉,真拿你沒辦法。」說完,五姨翹起了兩條白嫩的大腿……

我一挺雞巴進了五姨的玉戶。

「啊!輕點兒。」五姨慘叫一聲,雖然生過孩子,但是由於十年沒有挨了,所以這娘們兒的陰道還夾得緊緊的,大雞巴才進去一半她就疼得受不了了。

我停止抽插,溫柔地說:「五姨,是不是弄疼你了。」

「兒啊,你的太大了。」

「五姨說我的什麼東西太大了?」

「……羞死了……」

「我要五姨說嘛,你不說我就不了。」

「不行……我說……你的雞巴太大了……」

五姨的陰道裡已經流滿了騷水,小屄溫暖滑嫩,我猛用力一插,「唧」地一聲,整個八寸長的大雞巴鑽進了這騷娘們兒的玉戶,我慢慢地抽插了幾下,五姨舒服得渾身直哆嗦。

五姨的小陰戶緊緊地夾住了我的雞巴,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從她的陰戶裡傳遍全身:「啊,好舒服,好孩子,你是五姨的親外甥……啊……啊……玩兒死五姨了……用勁兒……啊……快點兒……啊……」

五姨此時已不再是那位端莊矜持的貴夫人而變成了淫蕩風騷的浪娘們兒,緊緊地摟住我的身子,懸起腰臀迎合著我的雞巴。到了此時,五姨已經徹底被我征服了。

我知道她已是慾火中燒,淫興十足了,便故意逗她,慢慢地往外抽雞巴。

五姨頓時受不了了:「你壞,別拔出去……插……插呀……兒……五姨要你……」騷娘們兒不顧羞恥地浪叫著。

「五姨不是不要嗎,我還是拔出來吧。」

「不,兒壞死了,五姨讓你個夠。啊,快……」

「什麼?」

「……屄,五姨用騷屄伺候你。」

「可你是我五姨呀。」

「討厭,好外甥,你就把五姨當小妹妹吧。啊,小哥哥,五姨的小屄裡癢癢,哥哥別再調戲五姨,放心大膽地嫩屄……啊……啊……」

這淫蕩的浪叫聲,刺激得我爆發出野性,摟著美人的玉體,瘋狂地起來。「五姨,你既有大閨女的嬌嫩,又有娘們兒的風騷,啊,五姨美貌又風騷,赤身裸體任我肏,五姨的身子白又嫩,肏五姨真過癮,五姨的屄裡滑溜溜,夾著雞巴真好受,五姨的嫩屄騷乎乎,肏嫩屄真舒服,五姨騷娘們兒雪白的腚,等一會兒肏你的肥臀。」

五姨浪勁兒也上來了嗲聲嗲氣地說:「白嫩的大腿、緊啁啁的屄,五姨這裡有好東西,五姨的屄裡流騷水,你別忘了五姨的白大腿,五姨的屄裡癢嗖嗖,你別忘了五姨的騷腚溝,屄裡癢起來沒法撓,等待外甥的雞巴肏,無論你何時雞巴硬,五姨有騷屄肥臀,白天想五姨雞巴硬,我撩起裙子撅肥臀,裡面不穿小褲衩,你隨時可以把屄插,晚上五姨脫的赤裸裸,等待外甥鑽被窩,人前你要叫五姨,晚上騷屄夾雞巴,夜夜三更無人後,五姨讓你肏個夠。」

陰莖一陣抽插,直搗花心,五姨被得死去活來:「嗷,啊,啊,我要浪死了,好哥哥,你是五姨的小丈夫,要五姨的命了。」

這娘們兒舒服得白大腿一伸一伸,肥臀一撅一撅,含著雞巴的陰唇一張一合,騷水順著肥臀流滿床單。

我估計五姨要達到性高潮,急忙摟緊她雪白的腚,咬住大奶子,瘋狂地,五姨高聲浪叫著,陰道裡的嫩肉一陣抽搐,我感到舒服極了。

高潮過後,五姨遍體酥麻,癱軟在床,她那養尊處優的玉體哪經過這種瘋狂,良久才緩過氣來。「兒啊,你怎麼這麼厲害,五姨差一點兒被你玩兒死。」

「舒服嗎?」

「嗯,舒服。」

「比我五姨夫得怎樣?」

「討厭!」

「說嘛!」

「比他強多了,我嫁給他是他已經是個老頭了,五姨那時還是個含苞欲放的大閨女,他滿足不了我,說實在的,五姨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現在才知道、才知道被的滋味這麼美。」

「五姨那時候含苞欲放,現在是盛開的牡丹,以後我夜夜用精液來滋潤你這朵花兒。」

「又胡說了。」

「真的,我就喜歡你這樣的騷娘們兒,我過許多大閨女,都沒有五姨味道好。」

「好,五姨每天都伺候你。」說完摟住我親嘴兒。

「兒啊,拔出來睡覺吧,哎呀,咋還這麼硬呢?人家都筋疲力盡了。」

「五姨,我還想要。」

「明天晚上吧。」

「不嘛,五姨舒服過了,我還沒有肏夠呢。」

「好,五姨滿足我的寶貝外甥。」

「五姨,你撅起屁股來,讓我肏你的腚。」

「你不嫌髒嗎。」

「傻娘們兒,不是真肏腚,而是從後面肏屄。」

「從前面不行嗎?」

「人家不是喜歡五姨的肥臀嘛,象五姨這樣的騷娘們兒,屁股又大又白又性感,最有味兒了,來,撅起腚來,讓我嘗嘗騷娘們兒肥臀的滋味兒。」

五姨順從地翻過身來,曲起大腿,頭伏在枕頭上,高高地撅起了雪白肥嫩的屁股,我一挺雞巴,肏進了肥臀底下的肉縫之中。不一會兒肏得五姨趴在了床上,我摟著五姨繼續肏,仍覺得不過癮,抽出雞巴,分開五姨兩瓣兒雪白的屁股,露出嫩紅的腚眼兒。「五姨,你的小嘴兒和嫩屄我都肏過了,現在肏你的肥臀吧。」

「只要你舒服,肏吧。」

我肏進了她的緊緊的肥臀中,啊,玉樹流光照後庭,騷娘們兒長著雪白的腚,撅起肥臀任我肏,外甥好乾後庭花,一腔精液無處洩,灑入五姨肥臀中。

「五姨,舒服嗎?」

「舒服,五姨把最寶貴的身子都交給你了,你以後可要對我好啊。」

「我每天晚上都肏五姨的屄,不過大表姐知道了咋辦?」

「她又不是我親生的,你把她也肏了吧。」

「太好了,以後我白天肏表姐大閨女的小嫩屄,晚上肏五姨騷娘們兒的肥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