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姨仔的我

2017-05-09     WoKao     檢舉     收藏 (60)

與姨仔的我

我與太太結婚時是二十六歲,當時我大姨是三十歲,而姨仔是二十三歲。

我大姨的身材中等,我估計大約是34,25,33,保養得十分好;而我姨仔和我太太一樣都是身材纖廋型,大約是33,24,32,亦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由認識我大姨與姨仔開始我便很想把她們佔有。

直至六年後,我姨仔和妹夫因經濟問題而搬到我家暫住;這個星期,我的公司因正在裝修,所以有幾日假期。每天當妹夫和我太太上班後,家裡就只有我和姨仔,而我在房內睡覺(我習慣穿著孖煙囪睡覺)。

這日,當我睡到矇矇矓矓時,我見到姨仔穿著一套粉紅色的吊帶絲質睡裙,正在房門口偷偷地望我正在勃起的陰莖(大約有六寸半長,寸半粗),但我繼續扮作未醒,還偷偷看見她的手放在陰戶及乳房上慢慢地郁動;過了一會我假裝睡醒,她立即走回自己的房間,還假裝睡著。

我在她的房間門口說:「Maggie妳起身未呀?食唔食早餐呀?」

跟我進入了她的房間。

「咦!妳塊面咁紅,係唔係唔舒服呀?」

「唔!姐夫早晨,我冇唔舒服,只係覺得好疲倦。」

「咁不如我幫妳按摩!」

「你識按摩咩?」

「當然啦!妳想唔想試?」

「好呀,但係我未試過,唔知點做喎?」

「妳首先擰轉身,雙手向前趴向床上。」

「係咪咁呀?」

「係呀,哪!咁我而家開始啦。」

我跪在床上,首先由肩部開始慢慢地向下按,直至腰部,再向上按,我摸不到她背脊上有胸圍帶,她應該是真空的。就這樣來回按了幾次之後,我越按越低,直至我的手摸到她的股溝時,我聽到她「唔…嗯…唔…」的聲音,而我的陰莖亦已經勃起。

因我仍是穿著孖煙囪,所以我那勃起的陰莖已經由開窿位置伸了出來,每當我向前推時,我的陰莖便碰到她的肛門,她的反應也越來越大,我的陰莖也越來越硬了;我索性把陰莖壓在她的股溝上下磨擦,而她也不自覺地扭動屁股來遷就我的陰莖。我磨了一會後,她屁股位置上的絲質睡裙,已被我龜頭上流出的分泌弄濕了一少片。

我問:「係咪好舒服呀?」

「唔…係…呀!好舒…服…呀…」

跟住我替她按摩腳部,我坐在床邊,把她的一隻腳放在我的大腿上,另一隻腳仍在床上,而睡裙亦因這姿勢而縮了向上,因此我清楚看見她穿的是白色絲質內褲,而且經過我之前的刺激,她內褲的中間位置已濕了一大片。

我開始由下至上,輕輕的在她的小腿上按摩,跟住慢慢地越摸越上,最後我的手只在她大腿模來模去,而她只是發出「唔唔唔」的聲音。

每當我的手摸到她的大腿根時,我的手指更有意無意間輕輕碰到她的陰唇;雖然被內褲隔開,但她的反應也很大,更發出「唔…嗯…嗯…」的聲音。

她的內褲已被淫水變成為半透明,我的手指亦漸漸地隔住內褲在她的陰唇來回搓揉。她口裡只發出「嗯…啊…唔…好…舒…服…呀…唔…」的聲。當我的手指摸到她的陰核時,她更是震了一震,而且也「啊」地叫了一聲。

我慢慢地從她的內褲邊用手指輕輕插入她的陰道,因她的淫水充足,所以我的手指很易便進入了,而我另一隻手也在剌激她的陰核。

「啊…姐夫…好舒服呀…唔…呀…唔…唔好停…呀…」

「妳想唔想仲舒服?」我說。

「唔…啊…我…想…想…再舒服…啊…」

她說完後我便把她的腳放下,我跪在地上,把她拉到床邊,令她的身體趴在床邊,雙腳跪在地上;我把她的內褲脫去,分開她雙腿,然後用舌頭慢慢由大腿開始向上舔,當我舔到她的陰唇時,她已忍不住把屁股扭動來遷就我的舌頭;跟住我再舔到她的陰核,更在她的陰核輕啜,打轉及輕咬,她的身體已不自主地震了起來;然後我再向上舔直到肛門,我的舌頭在她的肛門口舔了一會後再插入她的肛門內撩來撩去,而我的中指及食指亦已慢慢地插進了她的陰道。

「唔…呀…入…深…D…啊…好舒服呀!」

這時她已極興奮了,當我再舔到她的陰戶時,她的淫水出得更多,跟住我再啜她的陰核時,她震動得更厲害了,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果然她的淫水跟住噴了出來,我立即把這些淫水全部舔淨,而她已經有了第一次高潮。

當她還在回味時,我粗大的陰莖已經貼在她的陰唇,開始慢慢地從後進入她的陰道;而我只是進入了龜頭,她便「啊」地叫了一聲。

不知道是否我的陰莖較粗大,雖然她已經很濕,但我覺得她的陰道很緊迫,也很暖。我再用力把陰莖插入時,她的叫聲也更大,直到我整條陰莖全部插入她的陰道時,我感覺到她的陰道正在收縮。

「啊…姐夫…你碌…好粗大…我覺得…好…充實…好漲呀…」

「我都覺得妳陰道好窄…好暖呀。」

「呀…姐夫…你唔…好…郁住…等我…習慣一陣…先…啊…」

「哦…好…呀…妳咁窄…我都差…忍唔住呀。」

過了一會,我問她:「點呀,好未呀,我碌係咪好粗大呢?」

她說:「係呀,好粗大呀,我老公碌野細你好多,我都未試過有碌咁大咁長插我,我覺得好充實呀。」

「妳淫水都好多喎,同埋妳陰道都仲好緊呀。」

「呵…姐夫,你…可以…繼續啦:但係唔好咁…大力…同埋…慢…慢呀。」

「好呀,咁我開始啦。」

我開始慢慢地將陰莖抽出,再整根插入。她「啊」地叫了出來,跟我越郁越快,越插越深,我只是插了十多分鐘,她又有了兩次高潮。

「啊…呀…喔…喔…呀…好舒服…姐…夫…你好…勁…呀…喔…我…又到…到啦…呀…」

「唔…唔…妳都…夾得我…好…舒服呀…我就快…忍…唔…住啦…」

「呀…啊…姐夫…唔好…射…入…便…呀…」

「啊…好…呀…咁妳…轉身啦…」

我將陰莖抽出後,立即插入她的口中,在她的口中抽插了幾下,我已經忍無可忍,我「啊」一聲便把精液射出,而她將我射出的精液用口接住,但有些還是射到她的臉上,而她更把口中的精液吞下肚!

「唔…姐夫,我唔制呀,你射到我成臉都係!」

雖然我大部份的精液已射入她口中及被她吞下,但我看見她的臉全部都是我的精液,有些還流到耳朵去,她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揩去,再把手指含入口內吸啜,跟住還用舌頭舔我的陰莖,還含在口吸啜,把我陰莖上的精液全部吞下及舔乾淨。

「啊…好舒服呀,我老婆都未試過用口幫我清潔碌野,Maggie,妳舒唔舒服呀?」

「唔…我都未試過用口幫我老公清潔,只不過你碌野令到我好舒服!點解你可以咁勁同埋可以搞咁耐?」

「我都唔知點解喎!」

「但係你碌野點解比我老公粗大咁多?又長咁多?」

「我只係比正常東方人粗大少少,大約有6寸半長,寸半粗左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