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旅行把子禪姐姐搞上床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1)

全家旅行把子禪姐姐搞上床作者:不詳

子禪 24歲 我姊

子傑 20歲 我

=====================

故事開始之前我想先請各位大大思考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大家是否有一種共通的想法?我沒有哥哥、姐姐,但我卻想要要哥哥、姐姐,來照顧我;我沒有弟弟、妹妹,但我卻想要有弟弟、妹妹,來供我使喚。

我的回答:「我有一個姐姐,從小就喜歡欺負我,她時常把我當傭人使喚,我非常討厭她,我一直希望自己有個弟弟、妹妹,而不是姐姐。」

第二個問題,姐姐這個身份,大家第一時間會聯想到什麼?

我的回答:「姐姐會讓我想到潑婦、男人婆。」

從小,姐姐在長輩的印象中就是個漂亮、有氣質的小美女,可對我這個弟弟來說,卻是覺得她是個非常沒形象、粗魯的女孩,和外人眼中看見的是不一樣,例如,從小我們倆就同一間房間,睡了十幾年,直到姐姐高中以後要讀書,我們才有各自的房間,想當初和姐姐同間房,她每次回到家衣服總是亂丟,床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玩偶、漫畫、還有髒衣服,想到有一次,我的衣服不小心放在她的床上,她回來看見二話不說地將它丟在地上,當時惹惱了我,我罵了她幾句臭三八等等的話,結果換來她對我的一陣毒打。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六、七年,現在的我正就讀某體育大學,是學校籃球校隊的球員,我們每天的功課就是練體能,想當年跟我姐打架,每次都輸,可現在可不一樣了,嘿嘿,當然囉,自從姐姐上高中以後,常常都在學校溫書,也沒什麼時間和我接觸,自然不會有所謂的打架衝突的產生,但是她還是常常倚老賣老的找我麻煩,每次罵我的音量都大到隔壁街仿都聽得到,有幾次,我和我姐吵完架,隔天我的鄰居朋友就問我說:「小傑,你昨天又給你姐罵了?」所以說,大家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姐姐這個詞,讓我第一個聯想到的是潑婦、男人婆了吧。

正因為如此,我常常希望我有個弟弟、妹妹,而不是這麼討厭的姐姐。

我的姐姐叫做林子禪,今年24歲,她兩年前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百貨公司上班,工作內容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化妝品專櫃的櫃姐。

說起我這姐姐,擺脫我這弟弟對她的刻板印象來說的話,老實說,她算是個美人胚子吧,白皙的皮膚、一對大眼睛,還有165公分、46公斤的苗窕身材,據我印象中,從小她就很多愛慕者,國中時期,很多男生會偷塞情書給她,當然不乏一些小混混學長,高中時期,據說每天都有所謂的愛心早餐,不然就是假日很多人約她一起去看書,到了大學更是誇張,她在平時還可以接一些網拍或廣告的小模特兒工作,這些看在我這弟弟眼裡,又怎麼可以相信?平時她在家可是非常邋遢、罵人猶如潑婦呢,怎麼會有人願意給她當模特兒?可是一張張拍出來的照片,叫我也不能不相信,裡頭的人,真的是我姐啊,那個潑婦、男人婆---林子禪。

還有誇張的一點,就是我的一些死黨們,總愛來我家玩,因為他們想看我姐,他們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小傑,好羨慕你有個那麼漂亮的姐姐。」

不然就是:「你姐姐一定對你很好吧,看起來好有氣質,好漂亮」真希望有個可以公布真相的管道,我想對這些人說:「你們都錯了,她不是女神啊,她只是一個愛找弟弟麻煩的姐姐,是非常討人厭的姐姐。」

話說一次老爸公司的旅遊活動,那是一場公司招待幾名高階主管和他們家人出國的行程,當然囉,我們一家四口人也參加了,爸爸、媽媽、姐姐、我,以及其他叔叔、伯伯的家眷們,說到這種很多叔叔、伯伯、阿姨的場合,我最常聽到的就是人家說:例如:「林經理(我爸),你女兒長的真可愛,看起來好有氣質」「子禪,你真漂亮,要不要嫁給我們家做媳婦?」當我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真暈了,我這姐姐哪有你們講的那麼好,怎麼我這弟弟都感覺不出來?這次的旅行,大家分配的房間都是兩人房,我們一家四口分配到了兩間房,想當然的,我爸媽住一間,而我就跟姐姐同一間。

進到飯店以後,這天是讓我們享受飯店設施,所以沒有安排行程,我們的窗外就是一遍白沙海灘,棕梠樹不停地對我們招手,看到如此美景,子禪姐說:「弟,等等我們找其他小孩一起去沙灘玩吧」正當我答應她說:「好啊」,的同一時間,姐姐沒叫我迴避一下,就直接在我面前換衣服,她將她的上衣脫掉,就只剩下一件內衣褲,我驚訝的叫了一聲:「姐,你在幹嘛啊?!」

子禪姐一臉疑惑地看著我:「等等不是要去海邊?換件衣服啊!」

我:「我知道你在換衣服啊,可是我在房間裡埃,你好歹也跟我說一聲。」

姐不是好口氣地說:「我換衣服還要跟你報備喔?」

我:「我不是指這個意思,我是說房間裡還有我這男人在呢,你就這樣脫?」

姐姐冷笑了一下,「你是我弟弟,又不是沒給你看過,以前睡同一間房間我們還不是這樣」

姐姐理直氣壯的跟我說這話,頓時我也不知該接什麼,姐姐:「你也快換吧,我迫不及待想去海邊了」

換好衣服後,我們跟其他年輕人、小孩子們一起到海邊打水仗,子禪姐穿短而緊的白色上衣和牛仔小短裙,玉腿在短裙的襯托下幾乎讓同行的男人們垂涎欲滴,過程中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除了我之外的男性朋友,每個潑水的對象都是我姐,搞什麼東西嘛,這些人就當著我的面吃我姐的豆腐,其中一個人叫做大衛的,他父親和我爸爸同事20多年,從小和我們小孩感情也不錯,只是他的成績很好,害的我常常被拿來跟他做比較,老實說有些心結存在。

這個乖孩子,看起來也很喜歡我姐,玩的過程中,他還大膽的將我姐抱起再丟入水裡,看他們這樣吃我姐豆腐,其實我一點也不生氣,只覺得好笑,這個討人厭的姐姐,在外面竟然被當作寶一樣。

結束海邊行程以後,我們一行人一起去喝飲料、吃冰,就在要入座的時候,我發現當我第一個坐下,還有幾個小朋友也跟著坐了,而大衛跟幾個年輕人都還不坐下,我正想招呼他們一起坐時,我明白了,他們在等子禪姐入座,好選跟她旁邊的位置,果真,我就看著大衛緊黏著我姐不放,也如他的意坐在我姐旁邊,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看似非常開心,而我卻跟幾個才念小學的小朋友一起坐,其中還有一個小朋友說:「我也好想跟子禪姐姐一起坐喔,被別人搶走了」

另一個小朋友附和著:「對啊,我也是」

還有一個小朋友說:「子禪姐姐好漂亮,我以後也要像她一樣」

聽見這些小朋友的童言童語,我都快暈倒了,我心想:「老姐,你偽裝的真好,嘻」

接著,我把目光移到隔壁桌,看著他們怎麼泡我老姐,男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子禪姐逗得哈哈大笑,而大衛坐在老姐旁邊,我看見他的目光都集中在子禪姐的胸口,大衛不時和同桌的男人們眼神交會,暗示他們看我姐的胸口,我姐就被一群財狼虎豹包圍著,自己卻不知道,還和他們有說有笑,不過,老實說,子禪姐那對D cup乳房若影若現的樣子,假如我不是她弟,我也會想看吧,更何況其他男人。

回房以後,姐姐先進去浴室洗澡,想不到那浴室的門是透明玻璃做的,姐姐得知以後對我說:「怎…怎麼會這樣…小鬼,可別偷看我洗澡…」

我調侃她:「放心啦,我又不是大衛,沒興趣的。」

當我說完以後,我取笑著她,她馬上一個拳頭就往我身上打,我:「你這男人婆,真想不到其他人怎麼那麼喜歡你」

姐姐笑著沒做任何回答就進浴室洗澡了。

姐姐在裡面洗澡的情形,外面看得還挺清楚的,差不多165公分左右的纖細體態,染了一頭的棕色的頭髮,柳葉眉,大眼睛,一張潤圓的小嘴,薄薄的嘴唇。

胸前兩粒碩大的奶子,圓挺挺的,細細的芊腰修長的雙腿,給太陽曬的略帶古銅色的皮膚,看到此,我完全明白為什麼其他男人看了她會著迷,這種女人假如不是我姐,只是路上的行人,就連我也會多看一眼,以子禪姐姐的條件,恐怕想跟她上床的男人,一列火車都裝不完,只是我從小看到大,覺得平常無奇罷了。

當姐姐洗完澡後對我說:「弟,幫我拿包包里的涼膏,今天給太陽曬得好痛。」

我翻了一下包包,將涼膏遞給姐的同時,姐姐說:「幫我塗在背上。」

姐姐轉身趴在床上,然後將自己的內衣解開,整個背部是全裸的情況下,要我幫她抹上涼膏,原本的我可能會罵姐姐,不想幫她擦,可是經過今天這麼一鬧以後,我了解大家為什麼愛我姐了,我視線轉頭看著別的地方,磨磨蹭蹭走到床邊坐下,姐姐眯眼看著電視,雪白光潤的大腿就在我身旁,我忍不住,假裝不經意的將手放在她大腿上,柔軟中透著彈性,好滑膩,真的是膚如凝脂,沒想到這時她挪動了一下她的腿,這一來,我的手就像漢堡肉一樣,夾在她兩條迷人的大腿中了。

我呼吸快停止了,幸運的手掌感覺到她兩條大腿傳來的溫熱,唉如果手掌換成我的大陽具有多好?腦海里波濤洶湧,被夾在美腿中的手掌卻一動都不敢動,深怕微小的顫抖都會把兩條大腿驚走,我這時候的表情一定很古怪。

姐姐轉頭看我︰「林子傑,這樣很癢,快點擦。」

我故作若無其事的擦著手上的涼膏。

姐姐的美腿一覽無遺,使人忍不住順著修長雪白的大腿弧度往腿根瞄過去,那迷人的三角地帶若隱若現,讓我心跳加快,褲襠里的陽具快按耐不住了。

我早早擦完想進去廁所打飛機,可是又礙於浴室玻璃是透明的,當我鼓著下體充血的難耐,姐姐突然吃驚的叫了一聲:「啊…弟…你…你有反應?」

我看她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瞧,我害羞的回答:「對…對不起…」

她說:「我…我可是你姐呢…你少亂想一些不幹凈的東西喔」

我:「我…我哪有…」

她說:「男人想的還不是那個…」

我說︰「那個?」

她說︰「怎樣把女人哄上床,然後…跟她…跟她當連體嬰…」

我說︰「哦?…連體嬰不是頭連在一起就是背連在一起,有什麼好?」

她說︰「你少裝蒜…你是…你想…」

接著,我大起膽子不服氣的問她:「是啊…我想又怎樣…你要給我連嗎?」

姐聽到我這麼一說,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不甘示弱的說:「來啊,我就不信你敢」

當下的我,可能被周圍的情愫所干擾,我居然一把抓住了子禪姐,子禪姐沒想到我有這反應,她突然大叫:「啊…我開玩笑的…林子傑,你在幹嘛啊…」

我堅定的神情告訴她:「姐…我是真的想要…」

子禪姐:「不行啊…我們是姐弟…我剛剛開玩笑的…」

我:「姐…一次就好…你剛剛害得我起反應了」

姐姐拒絕著我,可是敵不過我的再三哀求,最後我們達成協議了,姐姐不讓我進入她的身體里,她最多就是幫我口交。

其實我會狠下心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男人們總希望跟所謂的空姐、櫃姐、網拍小模做愛,而我的姐姐,她的身份滿足了我獸慾的一部分,她是櫃姐、也是曾是網拍小模,對於念體育大學,體能相當好,也相當花心的我來說,操了姐姐,等於多了兩件收藏品,我可以跟朋友炫耀我操過櫃姐,我操過小模特兒,所以,我狠下心來決定在這幾天要好好的蹂躪子禪姐。

當知道姐要幫我口交,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血往上沖,臉肯定漲的通紅,我就站在姐姐面前,帶點羞愧的心情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我才發現,我的老二早已翹的半天高,真沒想到有這一天。

子禪姐竟然跪在我的老二前,我相當心急地抓住姐姐的頭,接著將已經硬起的老二塞進她的口中,子禪姐:「嗚…慢一點…嗚….」

我們拋開了倫理,子禪姐一點都不拒絕我的陰莖,一張嘴就含了進去,深深淺淺的前後吮吸起來。

實際上,子禪姐幫我口交的精神快感遠大於肉體快感,看著自己粗陋的東西含在親生姐姐紅潤的小嘴裡,那種強烈的征服感使我老二愈來愈硬,甚至於擔心要馬上射出來。

我:「喔…喔…」那種感覺真的很特別,而且也很奇妙。

我的全身感到好舒暢、好舒服、從來沒有過的陌生快感。

子禪姐的舌頭在我尿道口舔著,龜頭開始感到好癢,並且不由自主的有節律的抽動著。

我腰也不受控制開始搖晃起來,屁股挺起,迎合著姐姐的舌頭的攻擊,感覺我的龜頭流出了更多的分泌物,而姐姐卻像在吸食飲料似的不停的啜著。

不知子禪姐的舌頭舔了多久,只知道我的龜頭讓她的舌頭舔的好舒服、好舒爽,一股股分泌物不斷的湧出,這時我的全身充滿了快感和渴望,嘴裡開始發出輕輕的呻淫聲。

當姐姐抬起頭來時,我看她的嘴上沾滿了我的分泌物,連鼻尖也有我的一些精液,嘴角沾了一根彎曲的陰毛。

我:「喔…姐…好舒服…喔…姐…想不到你技術這麼好…」

我忽然覺得我現在好興奮好幸福!接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隨即體內噴洒而出一股股熱熱的精液,我抱著姐姐的頭不放,老二一抖一抖的吐出精液。

姐:「啊…嗚…啊…咳咳咳…咳咳咳」

姐姐被我的精液嗆著了,我的精液、分泌物射滿了她的嘴。

當我抽出老二時,不少的精液還沾染了她美麗的臉龐,我的性的慾望被強烈的喚起了,大口的喘息著,心快跳到嗓子眼了,那種感覺讓我迷亂,那是一種飛升的感覺。

我渴望侵入姐姐的小穴里,我忘記了人世間的一切。

只是當我有進一步動作時,房門傳來叩叩叩、叩叩叩的敲門聲,頓時我倆嚇了一跳,好在姐姐衣服都還沒脫,子禪姐趕緊將我的精液吐在衛生紙上,然後我跑進浴室去洗澡,當我洗好澡出來時,原來剛剛那敲門聲,是想追我姐那群年輕人,他們拿著消夜來找我們,看著他們談笑風生,我的心裡正在竊笑,你們的女神剛剛才幫我口交結束,你們請她吃消夜,卻不知道我這弟弟剛剛請她吃肉棒。

第二天玩了一天以後,晚上我們年輕人還一起去酒吧喝了點酒,回到房內,我帶著酒意躺在床上,子禪姐看到我在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她把小包包往椅子上一扔,說:「看什麼看?再看挖你眼珠」

我起身坐在床邊,拍拍身邊的床,說:「姐,來坐這」

子禪姐大方的坐在我身邊,我便伸手過去摟她的腰,嘴唇就往她的脖子上湊。

沒想到她咯咯一笑掙開了,我問:「怎麼,不好意思麼?」

我環住她的腰,一邊在她耳背後輕聲的說:「姐,你閉上眼睛,就把我當成你男朋友就不會不好意思了。」

一邊說我一邊把她手抬起來,隔著衣服托住她的乳房。

手心傳來豐盈的充實感令我幾乎不敢相信,子禪姐這種圓勻充實的手感,我手完全無法托住。

意想不到的感覺頓時使我立刻勃起,我正欲進一步撫摸,沒想到姐姐再次躲開,子禪姐:「弟…不行…」

此時的我相當不耐煩,我不是好口氣的對她說:「昨天都幫我口交了,不差這一次了」

這個時候,我很自然的站在她面前脫掉身上的衣服,連內褲也不留,赤條條的站她的身邊。

我:「姐,再來幫我含」

接著姐姐再次用她纖細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肉棒,我迫不及待地往她小嘴裡送,姐姐就向舔著冰淇淋一樣舔著我的肉棒,這種快感是文字無法形容的,經過姐姐小嘴服務以後,我今天的目標是要將肉棒插進姐姐的身體里,所以在經過子禪姐一陣子吞吐後,我將肉棒抽出,一個吻便吻向姐姐,此時的姐姐嘴裡還有些我的分泌物,子禪姐有些不自然的把臉別過去,我笑她:「現在還不好意思?」說著就扳過她的臉,打算接吻。

沒想到她卻把臉扭向另一邊,說:「不要接吻。」

我不甘心的繼續扳她的臉,去吻她的耳垂,慢慢的她沒有再拒絕,而是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任我的嘴唇和舌頭在她的耳垂和側臉上滑動。

一邊吻,我的手一邊不失時機的順著她肩膀摸下去,撫摸她的雙乳。

她的乳房果然貨真價實,飽滿圓勻,柔軟的撐起我的手心,讓我忍不住就脫下她的衣物,仔細的欣賞這對潔白細膩的尤物。

我手指捏揉子禪姐一顆粉紅色的小乳頭,同時我的嘴唇覆蓋在了另一顆上。

她的呼吸聲開始漸漸變得急促,手也開始抓我的肩膀。

我吮吸著,手滑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逕直伸進她的兩腿之間,找到害羞的隱藏在陰毛和陰唇之間的陰蒂,仔細的揉捏起來。

這下子禪姐的呼吸迅速加快,手更加用力的抱住我,揉捏一陣,我借著親吻她的小腹的動作,順便脫下了她的短裙,因為全身都暴露在我面前,姐姐害羞的夾緊了雙腿,似乎不想讓我看到她黑漆漆的隱私,我明白這只是本能的反應而已,被我兩手一扳,姐姐的雙腿就半推半就的分開了,窄窄的陰唇就出現在我面前。

我俯下臉,伸出舌頭開始舔,她頓時啊的叫起來,身子扭動著,手像是在推我的頭又像是在按,反應甚是激烈,我才不管那麼多,兩手抓緊她的雙腿,深深的埋著頭一個勁的又舔又吸,耳邊不停的傳來她無法忍受的歡暢的叫聲。

略帶鹹味的淫水不一會兒就流進了我嘴裡,我用手指一摸,陰蒂和陰唇全滑溜溜的了,這下我可以更加肆意的玩弄了。

於是我慢慢的把中指插進去,先在她陰道壁的嫩肉上四下勾了一陣,惹得她全身繃緊之後再把食指也並進去,然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

子禪姐啊啊的呻吟著,手一會兒抓緊我的胳膊一會兒又抓緊床單,下身隨著我的節奏不停的壓下來,拚命的搖擺著,發出噗噗的抽插聲,淫水也不住的往外流。

我看著她一副欲死欲仙的模樣,禁不住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片刻我忽然感覺她的陰道猛然擴大,似乎努力的在吸著什麼,接著又恢復,如此重複了幾次,她啊啊的叫著,姐姐的手拚命的把我的身體往她身上抱,我知道現在是時候來真的了。

我抽出手指,不慌不忙的取出安全套戴好,看著姐姐正像急於接納的女人一樣慢慢的扭動著自己一絲不掛的胴體,呼吸急促的等待男人的征服,我跪下去,分開她的雙腿,找到陰道口的位置,扶著勃起的陰莖,一點一點的塞入子禪姐姐的陰道裡面去。

隨著陰莖的慢慢進入,她臉上的表情也在逐漸的變化,先是忍耐似的緊閉雙眼,然後是舒展開眉頭,接著嘴巴也打開來,從喉嚨深處傳出一聲極度舒暢的「啊…」。

我感到陰莖終於被溫熱的肉體徹底的包裹之後,就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活塞運動。

說實話,姐姐的陰道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緊,不過她的反應遠比我想像的大,我才抽插幾下,她的手指就幾乎要抓穿我的背,弄得我不得不一邊抽插一邊氣喘吁吁的告戒她別抓傷了我,她這才收斂一點,不過叫床聲還是一如既往的放肆。

插了一陣,我把她翻過身來,開始了我最喜歡的背後式。

子禪姐高高的翹著白白嫩嫩的屁股,手撐著頭,啊啊的叫著被我雄壯的陰莖衝擊得全身一下一下的抖動。

如此美麗的一個少女如此淫蕩的趴在我面前,而且,她還是我的親姐姐---林子禪。

這讓我感受到了無比的刺激,一激動,下體一麻,大股股的陽精就噴涌而出。

我緊緊的五體頭地支持住她的屁股,直到最後一滴都射盡才鬆開手。

鬆開手之後她的屁股仍然意猶未盡的貼著我的身體拚命的搖了好一陣,直到我抽出疲軟的陰莖,姐姐才無力的倒在床上。

激情一過,我們立刻又恢復了原本姐弟間的矜持,子禪姐迅速的扯過被單蓋住身體。

我俯下身,問她:「覺得怎麼樣?」

姐姐臉對著牆,笑了笑,沒有出聲,我靠在她身邊,一邊輕輕撫摸她的胳膊,一邊說:「你等著,待會兒還有你好看的。」

這下她把臉轉了過來,笑著看了看我,她說:「林子傑,你是不是忘了我們是姐弟?」話一說完,姐姐又把臉轉了回去。

我調整呼吸,放鬆心情,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

這是我的經驗:做了一次之後你太急著勃起做下一次,反而會影響情緒,相反,高潮過後舒服的休息一會兒,閒扯幾句,看看電視,很快就能進入狀態。

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陣,大約過去了20來分鐘吧,我看看時間似乎不多了,便準備開始下一次。

我說:「姐,我來給你按摩一下吧。」

她順從的趴過身子,裸露出整個後背。

我跨坐在她的身上,開始順著她的頸子往下揉捏,一路的捏下去,直到我的手又一次壓在她的陰部上。

我輕柔的摩擦著她依舊濕潤的陰部,手插進她的身前,擠在她的乳房和床墊之間,配合著一起愛撫,不一會兒她的身子就開始扭動起來,我順勢把她翻過來,一手繼續揉弄她的陰部,一手扶起再次勃起的陰莖,我要再度征服姐姐的陰道,讓龜頭貼著她的皮膚一路摩擦著滑下去,滑向戰鬥位置。

子禪姐顯然很享受這種特殊的愛撫,身子強烈的彎曲,呻吟加上用力的抓握我的手臂,讓我充分的感受到她肉體的極度快樂。

又一次的,我的陰莖深深的插進了她的小穴里。

她拚命的繃緊身子抱緊我,大腿打開來夾住我的屁股,好像要我更加用力的插她。

我以手撐起身子,以伏地挺身的姿勢有力快速的作活塞運動,這是我最有力的姿勢,身子除了下體完全不接觸女方的身體,這樣可以給下體更加充分的運動空間,從而也使運動的幅度和力度能放到最大。

果然,在這種姿勢的衝擊下,子禪姐完全迷失了自我,只是叫,只是扭,只是抓緊我,全然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忘記了道德倫理、忘記了我是他弟弟,她心裡此刻只剩下充斥全身的快感。

我插了大約幾分鐘,便坐起來,她也跟著坐起來,順勢騎坐在我身上,變成了男下女上式,只不過我還未來得及完全躺下,性急的她就緊緊摟著我的脖子瘋狂的開始前後搖動屁股,子禪姐的臉後仰著,非常投入的搖動屁股,不過這給我的快感並不強烈,也許她換成上下套動可能還會強烈些,但看她那激動的又叫又喚的樣子,我沒有變換姿勢,只是不時上挺一下,慰勞一下重壓之下的陰莖。

子禪姐的呼吸聲開始漸漸變得急促,手也開始抓我的肩膀。

我撫摸著她平坦光滑的背,肉棒塞在她的兩腿之間,看著子禪姐美麗迷人的臉龐,此刻的我真正明白了,明白為什麼男人們瘋狂追求子禪姐,這種姿勢持續了一段時間,我的陰莖根部都被壓得有些隱隱做疼了。

我覺得該我發威了,於是我把她推倒下去,子禪姐得頭髮胡亂地散在臉上,紅潤的嘴唇半張著,眼睛緊閉,那樣子真是性感之至,如此美麗的姐姐瘋狂的與自己做愛,讓正在努力奮鬥的我甚至懷疑自己在夢中。

隨著動作的加劇,我害怕她肆無忌憚的叫床要引來飯店其他房間的人,所以我要加快速度結束,我讓陰莖在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使勁摩擦,每一次都幾乎深入到子宮內,所以她簡直被爽翻了,我大約使勁插5分鐘就有些吃不消了,便慢慢的把她放到床上。

也許是剛才太刺激,也許是放她下來時壓到了陰莖,我才把她放到床上就突突的射了,當射精時我才想到這回我沒戴安全套,我一不小心就將精液射在子禪姐的陰道里。

我:「姐,今晚睡同一張床好嘛」

想不到我改觀了,做愛後,我也愛上了我姐。

子禪姐:「你這色弟弟,從來不曾看你對我撒嬌過,今天居然想跟我一起睡」

我:「是啊,我也不曾想過我的子子孫孫,會在姐姐的身體里,是吧?」

當晚,我和姐姐很自然地又發生幾次關係,不過,她都要求我戴安全套,隔天我們睡太晚,當爸媽來敲我們房門時,我才神色緊張的叫醒子禪姐,並且趕緊穿上衣服,當爸媽進門時說到:「奇怪,你們房間怎麼那麼臭?」同時間,我看見昨晚的保險套掉在地上,趁父母不注意時,我才趕緊將昨晚操姐姐用過的保險套踢進床底。

並且小小聲對姐姐說:「你看,就說不要戴保險套吧,差點被發現」

也從那天起,我不再認為我姐姐是個潑婦、男人婆,她真的是一個溫柔嫵媚的漂亮女人,我也不再希望有弟弟妹妹,我相當滿足於現狀,有一位可以上、可以操的姐姐。

還有一次和姐姐做愛完,我大膽地問她曾經和多少人發生過關係,她的回答令我震驚,她說她也不知道。

我緊接著問:「曾和多少人上床你都不知道?」

子禪姐理直氣壯的對我說:「廢話,以前當模特兒的時候,工作需要,什麼導演、廠商的,我哪記得幾次!」

果真讓我意想不到,平時在大家眼中清純甜美的姐姐,私下居然如此複雜,難怪當我第一次進入她陰道時,感覺沒有想像中緊,而回到國內,和我那群死黨聊天時,我多了一個話題,我向他們炫耀說我曾經操過櫃姐、操過網拍小模,可是他們都不知道那是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