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質高雅的大學教師媽媽

2016-06-07     WoKao     26543     检举

沒錢了,沒錢了,常聽人說「有啥別有病,沒啥別沒錢」,現在這句話在我眼裏絕對是一個至理名言,病我是沒有,可是錢呢……哎,可憐啊。

雖然我剛滿十六歲,可我還是很想理直氣壯的對老媽說:「媽,現在的物價都高到什麼程度了,您都漲工資了,就不能行行好多給點零花錢麼,不要那麼殘忍,就一點點而已啦。」

憑什麼人家某某人就可以給兒子買一輛寶馬,給她兒子成千上萬的零花錢,我也是你的親生兒子呀。

借李俊的一百塊錢已經欠了很久了,雖然我們是同學,可總拖著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中午午休的時候,我偷偷的溜回了家,確定家裏沒人,就悄悄的爬進了爸爸媽媽的臥室,不停的翻找。哦,原來做賊就是這種感覺呀,膽顫心驚的,一點都不刺激。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讓我發現新大陸了,這不是傳說中的人民幣麼。雖然我隻欠李俊一百塊,可是都還給他,我花什麼呢,

哎,一張也是偷兩張也是偷,萬一媽媽發現了,我就死不認帳,打死我也不能承認自己是賊的。

就在我剛準備離開臥室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防盜門的響動,什麼?爸爸媽媽都應該在上班啊,怎麼會忽然回來了?難道是天要滅曹?

心裏非常的害怕,可這個時候哪容得你多想啊,走爲上策是不可能了,隻有找個地方藏起來了。可是就這麼大個屋子,藏哪呢,聽到客廳傳來了說話的聲音,我趕緊溜到了臥室南邊的小陽台,用粉色的窗簾掩飾自己的存在。

【茵茵,你的精力怎麼這麼旺盛啊,都逛了一上午了,我看你一點都不累呀,我就不行,腳都酸了。】

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啊,不會是雅姍阿姨吧。

【姍姍,你怎麼那麼笨啊,才逛了一上午就累成這樣,華光路那邊新開了一家商場,本來我還打算去逛逛呢。】

【那你也得讓我歇一會吧,呵呵,你這麼願意逛街,是不是在分散自己多餘的那份精力,宣洩對你們家老馬的不滿呀。】

【臭姍姍,你在說什麼呀,分散什麼精力呀,我幹嘛要對我們家老馬感到不滿呀,他又沒少我吃沒短我穿的。】

【啊?想不到我們茵茵的興奮點竟然這麼低呀,有吃有穿就滿足啦。】

【生活不就是這樣嘛,那你還想怎麼樣啊。】

是啊,媽媽說的沒錯,生活就是吃喝拉撒。

打開窗簾的一條縫,發現兩個少婦模樣的女人正坐在沙發上聊天。果然沒猜錯,那個坐在媽媽左手邊的女人真的是她的閨蜜雅姍阿姨。

哼,說實話,在我印象裏這個女人就是個長舌婦,除了有幾分姿色外,真的沒有什麼讓人值得欣賞的地方。

【不是我說你,你才多大年紀啊,才38歲呀,就學人家跳什麼廣場舞,真是浪費時間。】

【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啊,哪像你呀,夜生活這麼豐富。】媽媽的臉上露出一股壞笑,呵呵,很明顯是話裏有話呀。

【哎呀,你個壞茵茵,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個騷貨了?你個大屁股妞妞,看我怎麼收拾你。】

【咯咯咯咯,不要啊,討厭啦。】

臥室裏兩個成熟的美女就像小姑娘一樣嬉笑打鬧著,其中那個穿著米黃色長裙的女人就是我的媽媽黃詩茵,是外國語大學的老師,十幾年前就是個青春靚麗的美女。

現在雖然上了年紀了,可是她從不像其他女人那樣濃妝豔抹,當然也不會素麵朝天,不會像很多熟女一樣,用在化妝台上的時間比廚房裏還多,隻是略施薄妝而已。

穿衣服的時候也不像其他女人喜歡追逐流行和新款式,從不穿那種花花綠綠的衣服,款式簡單大方,身上的飾品也不多,但是看起來卻渾然一體,非常的搭配。

媽媽已經不再擁有靚麗的青春,可是她的身上卻散發著一種迷人的氣質,她不會用暴露的裝束來表達自己的美豔和性感,可是骨子裏散發出的這種柔情和嫵媚是掩飾不住的,猶如陳年老酒一樣,越久越香,這種獨特而略顯高貴的氣質總是會令男人回味無窮,爲之傾倒。

如果說美女是百裏挑一,那麼有氣質的美女就是千裏挑一,既有氣質又高貴性感的女人就是萬裏挑一了,媽媽就是這種萬裏挑一的女人,也許連媽媽自己都不知道她有這麼大的魅力吧。

坐在媽媽左手邊的女人是媽媽最好的朋友,兩個人從上中學時就是同學,二十幾年如一日,姍姍阿姨比媽媽結婚早一年,聽說她結婚的時候媽媽是她的伴娘,美麗的伴娘吸引了很多賓客的目光,直到現在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姍姍阿姨還有點耿耿於懷呢。

不同於媽媽,姍姍阿姨雖然也算是個美熟女,不過她更喜歡穿那種五顔六色款式新穎又相對暴露一點的衣服,脂粉味也比較濃,十個手指甲上也塗滿了紅色的指甲油,黑色的網狀長筒絲襪,可能這也是一種性感吧,不過更像是大衆型的。

【別鬧了姍姍,人家怕了你啦。】

【茵茵,你說你都這麼大年紀了,看著還這麼迷人,我就不行,整天都得靠化妝來吸引男人的眼球。】

【你都多大年紀了,幹嗎還要吸引男人的眼球啊,你這麼喜歡被男人看,是不是花癡呀,呵呵。】

【討厭啦,哪個女人不喜歡被男人欣賞啊,我看你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你的回頭率那麼高,以後我再也不和你一起逛街了。】

【哪有啊,是你多心,我總不能沾上一臉鬍子再和你逛街吧。】

【哈哈,那好啊,現在就沾,我陪你逛一下午。】

【死姍姍,你還當真啦。】

【呵呵,我差點忘了,不許岔開話題,茵茵,你們家老馬這麼大年紀了,還能滿足你麼?】

聽到姍姍阿姨這麼問,媽媽的表情馬上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哎……】

【怎麼了茵茵,不會是讓我說到痛處了吧。】

【該怎麼和你說呢?】

【這就我們姐妹倆,也沒有外人,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呀。】

【自從我們家老馬得了糖尿病,是越來越不行了,前幾年還湊合,雖然也不是那麼硬,不過還勉強能做。現在……哎,連硬都不怎麼硬了,有時我用了渾身解數把他弄硬了,我的情慾也來了,可是他剛插進來就軟了,弄我的好難受,你也是女人,肯定知道那種感覺的,那功夫我連死的心都有了。】

媽媽的話猶如一顆重磅炸彈一樣讓我吃了一驚,爸爸才五十歲剛過呀,就不行了麼,怎麼可能呀,糖尿病真的這麼可怕麼。

【天吶,想不到你們家老馬現在真變成老馬了,就會認得回家的路了。當初我就不同意你們倆在一起,他足足大了你十三歲呀,你就是不聽,還搞起了什麼師生戀,現在後悔了吧,晚啦。】

【別提以前的事了,當初我不也是覺得老馬是個才子麼。】

【我說你就是目光短淺,就沒想想以後怎麼辦。】

【都已經這樣了,你就別埋怨了,再說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想那麼多幹嗎呀。】

【你說什麼?這麼大年紀了?說這句話的人應該活在舊社會,你還真以爲是女人四十豆腐渣呀,傻瓜,現在流行的是女人四十一枝花啦。】

【誰像你呀,整天打扮的像一枝花似的。】

【哎,我要是像你這麼漂亮這麼有氣質的話,我也不用刻意打扮自己的。按我說呀,你應該和老馬離婚,再找一個男人。】

哼,這個壞女人,人家都說甯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她竟然能說出這樣損人不利己的話。要是在古代,都應該挨闆子了。

【死姍姍,說什麼呢?我都多大年紀了。】

【你說你自己多大?你還不到四十呢,以我們家茵茵的姿色,要是想找男人,從8歲到80歲不得排成一個加強團啊。】

【討厭死了,我哪有那麼大魅力呀。還一個加強團呢,是358團麼,呵呵。】

【嘻嘻,茵茵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幽默了,其實你的魅力隻是自己感覺不出來而已,我要是男人的話對你都得動心呢。】

【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能和老馬離婚的,因爲我還有兒子呢,我得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一陣陣的感動,媽媽,我的媽媽,你真好。千萬別像你身邊那個騷貨一樣,損人不利己。

【別提兒子了,你看你們家東東多好,我兒子跟他那混蛋老爹一樣,是個色種。】

【你兒子鵬鵬?他不是挺好的嗎,怎麼了?】

【那小子才不是東西呢,竟然偷看我換衣服,還以爲我不知道呢。】

聽到姍姍阿姨的話,我有點震驚了,鵬鵬雖然有點好色,可是他比我強多了,至少還有個女朋友呀,怎麼能打他老媽的主意呢。

【啊?你可是她親媽呀,他怎麼能……】

【哎,悲哀吧,自己的兒子打我的主意,那天我是真的走光了,連我換內褲的樣子他都看到了,還是這條內褲呢。】

說著姍姍阿姨就掀起了自己那條黑色的短裙,我仔細一看,差點噴了出來,雞巴就像觸電一樣來了感覺,因爲她穿的是一條黑色的丁字褲,隻見內褲底下那條細的不能再細的帶子色迷迷的勒住主人最神秘的地方,兩片暗紅色的大陰唇很明顯的暴露在空氣裏。

我靠,這個騷貨,穿這麼騷的內褲,你怎麼不去日本發展啊。

在她們的眼裏,我可能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可是他們哪知道我已經看了不少的A片了,尤其喜歡看熟女類型的片子。

看到自己的閨蜜穿這麼暴露的內褲,媽媽的臉紅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樣。

【哎呀,死姍姍,你怎麼穿這麼風騷的內褲呀,多丟人吶。豈不是連他出生的地方也讓你兒子看到啦?】

【可不是麼,我當時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不過還有點小小的刺激呢,嘻嘻。】

【臭姍姍,你這麼色,不會是真想老母牛吃嫩草吧,就算是想吃也不會把你兒子吃了吧?】

【去你的吧,我哪有你想像的那麼色呀,連自己的兒子都想占了那還是人麼,就算是吃也讓我兒子吃你,哈哈哈。】

【死姍姍,又沒正型,再騷下去小心你兒子強奸你。】

【他敢?你以爲哪個男孩子都和某某歌唱家的兒子似的呢,不過呢,要是你們家老馬真滿足不了你,你就去找我兒子吧,就沖咱們這麼多年的好姐妹,我不介意,就勉強讓你做我兒媳婦,哈哈。】

去他媽的,這哪像一個做母親的應該說出來的話呀。

【哈你個壞蛋,我看你兒子這麼色和你們家老關一點關系都沒有,就隨你這個騷媽媽,看我不咯吱你。】

媽媽被姍姍阿姨羞的像個小姑娘似的,一臉紅暈的撲在她身上抓姍姍阿姨的癢癢,別提多可愛了。

【咯咯咯咯,我怕了怕啦,茵茵,我說真的,雖然你長得漂亮很高貴也很有氣質,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再性感一點的。】

【我都已經習慣穿成這樣了,哪像你呀,穿的這麼風騷。】

【穿的風騷怎麼了,你相信麼,雖然你什麼都比我好,可如果遇到同樣一個男人,他一定追我不會選擇追你,因爲他會覺得我比較容易接觸,你就不行了,雖然他會爲你傾倒,可是卻不敢追你,因爲你的一切都會讓男人感覺怕怕的。】

【是麼?我這麼難以接觸麼?我自己倒覺得我挺和善的呢。】

【別傻了,我倒不是非想讓你和你家老馬離婚,我覺得你應該再給他幾次機會的,你隻有帶一點變化,才能帶給男人新鮮感的。】

【怎麼變化呀?】想不到媽媽聽了姍姍阿姨的話來了精神,竟然認真起來。

【還得我幫你吧,呵呵,我可好久沒吃牛排啦。】

【好啦好啦,別賣關子啦,晚上我請你吃。】

【嘻嘻,這還差不多。】

真不知道這個騷女人要把媽媽怎麼樣啊,還是偷偷的觀察吧。

隻見姍姍阿姨脫掉了媽媽的短絲襪,一雙雪白的小腳馬上暴露在她的眼前,媽媽的腳真的好美,才36碼,像一塊美玉那樣晶瑩圓潤,又像高檔的絲綢那樣滑膩,腳背上的肉色如透明一般,隱隱的映出幾條青筋,十根青蔥一樣的腳趾讓人恨不得捧在手裏摸幾下,放在面前吻一吻。

接著姍姍阿姨又從自己的挎包裏拿出了一瓶紅色的指甲油,一點一點的塗抹在了媽媽的指甲上。

【看看這多性感啊。】

確實很性感,光是這雙美腳就能勾起男人那最原始的慾望。要是用來足交的話,還不得爽死呀……靠,我在想什麼呢,那可是我親媽呀。

【茵茵,怎麼找來找去都是肉色和白色的呢,你沒有性感一點的絲襪嗎?】

【就像你這種都是網眼的呀,色色的,人家才不穿呢。】

【下午我們去買一條黑色的,你的美腿這麼修長,要是再穿上黑色的絲襪,不得看死外面的那些色男呀,嘻嘻。】

【討厭死了。】

【嘻嘻,讓我看看我們的大屁股茵茵穿什麼內褲呢。】說著姍姍阿姨就去掀媽媽的裙子。

【壞蛋,你幹嘛掀人家的裙子嘛。】

真的有點費勁,不是說媽媽的裙子不夠寬松,隻是她的屁股太大了。在裙子被掀起的一瞬間,我覺得一陣陣的眩暈。

雖然媽媽的小內內是那種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色棉質女性內褲,你也看不到裏面包裹的任何隱私,可是那漲蔔蔔的感覺,像個剛蒸熟的大饅頭一樣,還是刺激的人想吐血。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的大屁股,肌光盛雪,吹彈可破,肥而不膩,嫩的甚至可以捏出水來,絕對讓你有一種想占有它的沖動,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海臀麼。

【茵茵的屁股還是這麼大,真讓人羨慕死了。】

【去你的,這有什麼好羨慕的,我都覺得是個累贅呢,褲子都不好買。】

【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不知道現在的男人都喜歡大屁股的女人,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好性感呢,尤其是做愛的時候,那啪啪啪的撞擊聲刺激死了。】

【壞死了你。】

姍姍阿姨說的沒錯,好像確實有很多男人都喜歡屁股大的女性,尤其是二十幾歲的小男人,女人的大屁股絕對有緻命的吸引力,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茵茵,要不把我這條內褲送給你吧,嘻嘻。】

【討厭啦,讓人家穿你穿過的內褲,看我不打你。】

【嘻嘻,逗你玩呢,我今天又買了一條,你要是喜歡的話,送給你吧。】說著姍姍阿姨拿出了一條粉紅色的丁字褲,哇塞,還是那種系帶的呢,這麼小的布料,成本也就兩塊錢吧,不過我估計至少要賣兩百塊錢。

奸商,暴利呀,不過說真的,實在是太性感了,嘿嘿。

要是穿在媽媽身上……我操,真齷齪,我怎麼又亂想了。

【有點太暴露了吧。】

媽媽的聲音和剛才有點不一樣了,有點嗲嗲的感覺,兩條美腿來回的摩擦,嬌羞中透露出些許的曖昧。

就沖這個表情和動作,如果姍姍阿姨是個男人的話,肯定會像一隻饑餓的老虎一樣撲上去了。

難道媽媽要接受姍姍阿姨的饋贈麼?

不會吧,太兇險了吧。

【要是男人看到你穿這麼性感的內褲,不得瘋掉啊,穿給你老公看看,看看他能不能找到十幾年前的感覺。】

【哎,十幾年前……】

【嘻嘻,別想了,穿上讓我看看,可刺激了,細細的布料在那裏摩呀摩呀的。】

【那我不更難受啦,人家才不穿呢,就是穿了也不讓你看,嘻嘻。】

【我就要看嘛。】

沒想到的是姍姍阿姨竟然真的去拽媽媽的內褲,內褲已經被拽到大腿上了。

我靠,我他媽日呀,就在這一瞬間,我的眼睛裏竟然進了沙子,除了一團黑影,其他的什麼都沒看到啊。

這麼好的機會竟然錯過了,真想找一個無辜的腦袋沖上去爆錘一頓吶。

【別鬧啦,好不容易今天沒課,咱們趕緊去逛街吧,晚上請饞貓吃牛排。】

【我可要吃法式T骨牛排哦。】

【好的,就會挑貴的吃……….】

終於走了,她們終於離開了,我在陽台那都快被曬化了。

丁字褲媽媽留下了,就仍在枕頭下面,太可惜了,沒看到大屁股媽媽穿丁字褲的樣子。

就連她的禁區也沒看到,這可能是唯一一次看到媽媽陰戶的機會了,竟然錯過了,真想把眼睛裏那粒沙子捏碎了,不,應該把那該死的沙子煎了炸了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不過心裏也有點慶幸,要是她們在家聊上一下午的話,我可就慘了。

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到學校的時候算是沒有遲到。放學的時候,還了李俊的錢,又去kFC瀟灑了一次才回到家,爸爸媽媽正在吃晚餐。

【兒子,趕緊洗洗手吃飯。】

【我吃過了,你們吃吧,我回房間做功課了。】

哎,看了看蒼老的爸爸,我真的有點替媽媽擔心,媽媽還是一枝花,可爸爸已經五十多歲了。

從一個普通的大學老師熬成了國通大學的教授,到處去講課,不過也熬成了一個老頭,職稱有了,錢有了,躍層的大房子也有了,可白頭發卻也更多了。

在此敬告各位,做什麼都不要做賊呀,從她們回到自己的臥室,我就一直忐忑不安的,生怕她們發現我偷錢的事,這種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啊。

那首歌怎麼唱來著…..啊……哦……啊……哦誒……

對了,這首歌沒有歌詞,唱的都是內心的跳動和感受,難聽死了。

爲了保險起見,提前做好甯死不招的準備,我悄悄的爬上躍層的二樓,門已經關上了,隻能把耳朵緊緊的貼在門上面,偷聽他們的對話。

【老公,你看我好看麼?】

【好……好看,你這是哪來的內褲啊,是不是有點太內個了……】

我靠,媽媽不會是穿了那條姍姍阿姨送給她的丁字褲了吧,有點太刺激了吧,可是我看不到誒。

【哼,那你……你的意思是說我發騷啦。】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親愛的老爸呀,out了吧,怎麼能這麼沒有情調呢,辜負了媽媽的一片情意。

【那你是什麼意思呀,整天就知道看你那些破書。】

【茵茵,你今天是怎麼了?吃槍藥了吧。】

【我……我……人家隻是想給你個驚喜而已,想不到你卻……】

【好了茵茵,我不看了。】

臥室裏傳來了異樣的響動,我靠,他們是在做愛麼。作爲兒子,我怎麼能偷聽父母做愛呢,太下流了吧,雖然心裏在責怪自己,可我的耳朵卻貼的更緊了,過了好一會才聽到媽媽的聲音。

【老公,你終於硬了,快進來,茵茵忍不住了。】

【嗯。】

【老公,你怎麼了?折騰了這麼半天,好不容易硬了,怎麼又軟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呀,對不起呀。】

【算了吧,你也別難過了,也許你太累了,過幾天就好了……】

剛剛升起的火苗,就被無情的澆滅了,我甚至感覺到了媽媽有多麼痛苦。雖然門外就有人能代勞,可是我沒法下手啊。

生活就是這樣,總有讓你不如意的地方。

這天是周末,爸爸去另一所大學講課了,隻有我和媽媽在家,就在我準備找藉口出去玩的時候,那個長舌婦又來了。

哼,準沒什麼好事,看到她們倆進了媽媽的臥室,我也悄悄的爬上二樓,偷聽她們的對話。

【茵茵,怎麼樣?穿了我送給你的法寶,你老公是不是變得龍精虎猛啦,嘻嘻。】

【別提了,都氣死我了,我老公覺得我穿那條內褲是在發浪。】

【不會吧,這麼沒有情趣啊。】

【弄了半天,淌了一臉汗,終於硬了,可是才幾十秒又軟了,難受死我了。看他那可憐的樣子,我還得安慰他一下。】

【哼,要我說呀,就跟他離婚得了。】

【不能的,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了,就算不爲老馬想,也得爲孩子想想啊。】

【啊?你以爲你是楊門女將呢,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

【那也不行的,我忍不下這個心。】

【哎,我也不是非讓你離婚,你可以在外面找個情人嘛。】

【哎呀,你個死姍姍,不許亂說,你想讓我養小白臉呀。】

【誰讓你養小白臉了,就憑你的姿色還用包養男人啊,你要是想的話,就去個酒吧了,舞廳之類的地方,遇到中意的男人就獻身,嘻嘻。】

【別胡鬧了,那個地方哪有好男人吶。】我靠,媽媽不會是動心了吧,千萬不要啊。

【好男人?你說的是好男人麼?呵呵,你又不是想嫁人,就是玩玩麼,你需要一根大雞吧,人家需要一個像茵茵這樣的極品女人,各取所需啦。】

【壞死了,說的那麼難聽。】

【要不你去陪我兒子得了,讓他幹你,省的他老想動我的心思,搞不好我兒子還是處男呢,你賺了,嘻嘻。】

【壞蛋,哪有你這麼當媽的,把自己的好姐妹往自己兒子懷裏推,看我不打你。】

【咯咯,說正經的,你這麼下去真不是辦法呀,會把自己憋壞的,如果估計不錯的話,你的騷逼還是粉色的吧,嘻嘻。】

【討厭死了,這就是正經話呀,你才是騷逼呢。】

我勒個去,騷逼這兩個字從媽媽嘴巴裏說出來,怎麼這麼動聽啊。

【茵茵,你剛剛調到外國語大學,感覺怎麼樣啊。】

【還不錯啦,每月多掙五千多塊錢呢,你以爲好處費是白給校長的呢,花了我三十幾萬呢。】

什麼?媽媽現在每月多掙五千大元了,可是我的零花錢連一毛都不多給,太不仗義了吧。

【這錢花的多值呀,幾年就都賺回來了。嘻嘻,你們學校那些老師和學生看到你這個高貴又性感的美熟女教師,肯定恨不得拔下你的裙子,把你按到在桌子上……】

【哎呀,沒正型的,不許你亂說了。】

哎,真可惜,看不到媽媽此時的樣子,一定非常的可愛吧。聊了好一會,她們倆才出去逛街。

那天放學,媽媽要我去她的學校等她,非要給我買幾本學習用的教材。自從媽媽調到這所新大學教課,這還是我第一次去呢,外國語大學果然不一樣,比我們高中大多了。

看到媽媽還在辦公室整理著什麼,我就到處參觀了一下,哎呦,肚子好疼,我要上廁所啊…….

來到了宿舍樓,終於看到了一個老師模樣的男人……

「叔叔,請問男廁所在什麼地方?」

「左拐再左拐最裏面就是男廁所了。」

「謝謝叔叔。」

左拐再左拐走到盡頭,看到了此時我最需要的廁所,簡直就像沙漠中的綠洲,什麼兔子呀野馬呀絕對沒我跑得快。

原來大便也能這麼享受啊,可拉的正爽的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了腳步聲,非常的有力,以我多年蹲坑的經驗來判斷,這應該是兩個人。

「也不知道爲什麼,隻要一上黃老師的課,我就非常的興奮呢。」

「嘿嘿,你以爲隻有你興奮啊,我也是呢,想不到我們學校竟然調來一個這麼高貴性感的尤物啊。」

「何止高貴性感吶,她身上這種特有的氣質是我從沒見過的。看得出她已經是個少婦了,不過我覺得她這樣的極品少婦要比那些喜歡嬌柔造作的女孩子強多了。」

「這點我絕對同意,不過我更喜歡他的大屁股,好肥啊,走起路來真她媽讓人吐血呀,我的雞巴都硬死了,真想把她按倒了,脫下她的裙子,狠狠的幹她的嫩逼。」

「嘿嘿,如果有一天你去見上帝了,上帝要是問你怎麼死的,你一定要對上帝坦白,你是硬死的。」

「哦,你真是個混蛋,那種死法簡直太痛苦了,我甯願爽死。」

「嘿嘿,我更想幹她的小屁眼,估計她那裏還是處女呢,哦哦哦,一定爽死了。」

「天吶,你的雞巴那麼粗,要是插進黃老師的屁眼,肯定會操開花的,還不得把她幹死呀。」

「什麼?把她幹死?我怎麼捨得呀,這麼極品的女人,要是能幹她屁眼一次,就是讓我死,我都願意的。」

「哈哈,你這麼黑估計沒什麼希望了,有機會我去泡她。」

「哦,如果你真的把她幹了,別忘了和我分享一下啊。」

「嘿嘿,八字還沒一撇呢,到時候再說。」

我果然沒猜錯,真的是兩個人,真大膽呀,在廁所裏意淫自己的老師。雖然我也意淫過自己的音樂老師,不過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可是他們那有點猥瑣的對話,又引起了我的猜疑。這兩個人口中的黃老師,長的這麼性感迷人,會是誰呢?

聽他們說還是剛調過來的,難道是我的媽媽麼?

嗯,應該不會錯的了,一個名牌大學裏能有幾個剛調過來的女教師啊,還是個極品美少婦。

聽他們談話的語氣,似乎有一點生硬,有點像外國人,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一定是媽媽教過的學生,等我穿上褲子出去的時候,走廊裏已經沒人了。

我靠,太誇張了吧,又是操嫩逼又是爆屁眼的,你們這幫混蛋就意淫吧,我媽可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種女人,硬死你們這兩個狗日的。

鈴鈴鈴,電話響了,是媽媽打來的,她正在校門口等我呢,看樣子是忙完了。

好無聊啊,又要去買教科書,一種要上刑場的感覺籠罩著我,咳,我連看書都不願意呢,就更別提去買書了。

「媽,我好餓呀,咱們先去吃飯吧。」

「吃吃吃,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吃呢。你的成績都快倒數了,再不好好學習,看我怎麼收拾你。」

媽媽的樣子看起來好可怕呀,搞的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哦,知道了。」

又被媽媽數落了一通,苦命的孩子啊,我撅著嘴,就像別人欠我好幾萬似的,非常不情願的跟在媽媽後面緩慢的前行,那速度真是要多慢有多慢。

什麼東東這麼刺眼,難道是傳說中的黑絲麼?

我操,走了這麼半天我才發現,媽媽今天穿的是一條黑色的絲襪,真他媽太性感了,白皙修長的美腿搭配上黑色的絲襪,那叫什麼來著,對,叫絕配。

哎,太誘人了,走在後面,我不住的感慨,媽媽的肉體雖然很豐滿,卻一點也不胖,腰也很細,走起路來,腰肢擺動的很特別,帶有一種足以讓絕大多數男人心跳的性感和韻緻。

大屁股不停的扭啊扭的,我的親媽,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你走路的姿勢的確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啊,就連我這個親生兒子都有點蠢蠢欲動了。

到了書店,媽媽就像拽一條狗一樣拉著我直奔教材區,我好想對媽媽說「媽,我想看書,給我買兩本漫畫吧。」

可我是個慫蛋,隻敢想想而已。

「Miss黃,是你麼?你也在這買書啊。」

我靠,沖媽媽打招呼的是個外國人啊,真想不到媽媽也和國際接軌了。

「Tomy,怎麼是你呀?好巧啊。」

「是啊,我想買幾本有關中國曆史方面的書籍看看。」

「呵呵,真想不到你一個美國人對中國曆史還這麼有興趣呢。」

「雖然我是個美國人,不過中國曆史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很值得研究呢。」

我操,眼睛真的是藍色的,更想不到的是這個美國人還知道什麼是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呢,不得不承認,這個叫Tomy的白種人長的好高大好威猛啊,目測身高大概有一米九五以上,一身的肌肉,就像斯瓦辛格一樣,不會是個拳擊手吧。

不是有種族偏見,可我一直都覺得外國人看著有點別扭,白人太白了,黑人又太黑了。

買曆史書?這個混蛋不會是想討好媽媽吧,我媽媽是教語文的,我看過大學的語文書,和曆史課差不了多少的。

哎,是不是我太過敏了,隻要是和媽媽搭訕的男性,不論年紀大小,我都覺得他們對媽媽是圖謀不軌。

而且這個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不知道在哪聽過呢。

「黃老師,你是一個人來的麼?」

「不是,是和我兒子一起來的,我這個臭兒子,不好好學習,我就是想多給他買點補習類的書籍。東東,你過來。」

「Miss黃可真是個負責人的媽媽。」

聽到媽媽叫我,我像看到救星一樣,也許媽媽會忘記教科書這件事吧。

「這是媽媽的學生,你要叫哥哥。」

「Tomy哥哥好。」

「你好,東東。我的上帝,黃老師,這是你的兒子麼,都這麼大了,怎麼可能呢?」

「Tomy你說什麼呀,什麼不可能啊?」

「哦,我隻是有點不敢相信而已,您的兒子都這麼大了,難道您十幾歲就……就結婚了麼。」Tomy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我看得出這不是僞裝的,因爲媽媽的樣子確實很年輕呢。

「呵呵,Tomy可真幽默,在中國怎麼可能十幾歲就結婚呀,我兒子快十六歲了,我也是個快四十歲的人了。」

「天吶,Miss黃,你沒和我開玩笑吧,您真的快四十歲了麼,怎麼可能啊。」

「爲什麼不可能啊。」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一直以爲……」

「以爲什麼?」

「要不是您自己說出來,我一直以爲你還不到三十歲呢,你和東東站在一起就像是姐弟一樣。」這個混蛋不知道是說媽媽年輕,還是說我長得成熟。

Tomy大哥,什麼三十不到哇,姐弟呀,你真的不覺得這種誇人的方式有些老掉牙了麼。

「呵呵,你就別捧我啦。」

「我從不喜歡恭維人的,說的都是實話呢。」

女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女人,似乎都很願意聽別人誇她們年輕貌美,我看媽媽也不例外,聽到Tomy那略顯誇張的贊賞,媽媽露出了既羞澀又很甜美的微笑。

寒暄過後,媽媽並沒有忘記買教科書的事,讓我大失所望,來到收款台,Tomy搶著交款。

嘿,Tomy,你已經摸到我媽媽的玉手了,不要借著交款的機會占美女的便宜啊。

「Miss黃,相請不如偶遇,我們一起吃晚餐吧。」

「這……好吧,不過剛才東東的教科書是你花錢買的,吃飯就要老師請客了,事先聲明你可不許和老師搶哦,否則老師會生氣的呢。」媽媽的樣子好認真哦。

「這怎麼好意思呀,我可是很能吃的。」

看出來你很能吃了,否則怎麼能長得那麼健壯啊。

「呵呵,你就是再能吃老師也請的起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東東,你喜歡吃什麼呀。」Tomy低下頭微笑的注視著我,看他的樣子人還不錯的。

一想到媽媽對我那麼吝嗇,還逼著我買教科書……哼,東東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既然老天賜給我這個機會,我就要吃她一頓,要大吃一頓,看到書店對面有一家西餐館,我的饞蟲馬上就給勾出來了,沒記錯的話,我好像還從來都沒吃過牛排呢。

「我想吃牛排,嘻嘻。」

「好吧,我們去吃牛排。」

哈哈,吃牛排啦,不得不承認,Tomy很有禮貌,也很細心,主動幫著我和媽媽調整好了椅子的角度,還雙手把菜單遞到了媽媽面前。

「老師,您先點吧。」

「Tomy,還是你先點吧,我吃不了多少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服務生。」

「來了,先生。」

想不到這個西餐館的生意還不錯,幾乎坐滿了顧客。

「您好,請問有什麼能爲您服務的。」

「給我一杯雞尾酒,一份雞丁沙拉,一份炸土豆條,一份法式鵝肝,一份黑椒牛扒。」

「請問您的牛扒要幾成熟的。」

「七成熟的,因爲我喜歡吃嫩的,要一口就出汁的那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Tomy看了看坐在他對面的媽媽,我操,這混蛋不會是話裏有話吧。

「請問您的太太呢?她想吃些什麼?」

這個傻逼服務生,你是故意的還是新來的呀,看不出我媽媽的年紀比他大那麼多呀。

再說哪有這麼問的呀,你應該這麼說,很高興爲您服務,請問這位高貴的女士想吃些什麼呢。

服務生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媽媽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看到她那扭扭捏捏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反正我是這麼認爲的。

「我……我不是……」還沒等媽媽辯解呢,Tomy就把菜單遞到了媽媽的面前。

「Miss黃,我這麼年輕,服務生都把你當成我太太了,你自己說說,剛才我在書店說的話沒有一點誇張的成分吧。」

聽到Tomy這麼說,媽媽抿嘴笑了笑,似乎沒有再辯解的意思了,因爲再辯解下去,倒顯得有點小肚雞腸了。

「尊貴的太……Miss黃,看看你想吃些什麼?這家店的烤番茄菲力牛排不錯,口味很地道,很適合你這樣的女士。」

我靠,是不是順嘴了,這個混蛋不會是還想占媽媽的便宜吧。

「好吧,那就給我來一份烤番茄菲力牛排,一杯英式紅茶,再來一份水果沙拉。」

媽媽真的接受了Tomy的意見,什麼?肥力牛排,會不會太肥了呀。

「呵呵,老師吃的這麼少啊,怪不得身材保持的這麼好,原來是有秘訣的。」

「還什麼好身材呀,這麼大年紀,都快成老太太了。」

看到媽媽那麼受用,覺得Tomy又要說話,他嘴巴剛張開一半,就被我打斷了。

「喂喂喂,你們點完了麼,好像我還沒點餐呢吧。」

「哈哈,實在對不起,差點把東東忘了,東東喜歡吃什麼?」

我操,把我當空氣了,有這麼帥的空氣麼,雖然個子沒你那麼大,可再怎麼說也算個人呢。

「我要冰檸檬茶,炸土豆條,意式海鮮飯,法式牛扒……」

點了一堆我連見都沒見過的東西,這個時候我發現媽媽的表情有點變了,不會是嫌我點的太多了吧,保守點估計,這頓飯不花她一千也得花八百。

我心裏這個痛快呀,這個爽啊。哼,一個月掙那麼多,這就是隻給我買教科書不給我漲零花的後果。

「就知道吃,要是在學習上能用十分之一的勁也不會這麼讓人操心。」

老媽呀,這還有外人呢,能不能不提學習的事呀,給我留點尊嚴吧。

「Miss黃,東東還小呢,不用這麼逼他的。」

「不逼他?你是不知道,他都快倒數了,要是學習再上不去,我就給他找個家教,天天逼他學習。」

Tomy一邊聽媽媽數落我,一邊呆呆的看著媽媽,哼,難道媽媽生氣的樣子也這麼迷人麼,我好怕怕哦。

「Miss黃,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給東東當家教的。」

「呵呵,Tomy,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們家東東不止英語不好,其他科目也有點糟糕的。」

「先補一科是一科嘛,東東這麼小,可以慢慢來,如果惡補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的,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嗯,我也是被這孩子氣壞了,仔細想想,好像你的見解也有一定的道理。」

真想不到媽媽竟然認同了Tomy的話,哎呦,Tomy大哥,小弟在此跪謝了,如果來個全方位的大補課,我真的要瘋了。

「我就是有點搞不懂,我是一個老師,東東他爸爸是個大學教授,可是他爲什麼就這麼不爭氣呢。」

「是麼?師公很厲害呀,這麼年輕就當上教授了,真讓人羨慕呢。」

「年輕什麼呀,我老公都五十多歲了。」

看到媽媽那若有所思的樣子,我有點蒙了。

老媽在想什麼呢?連Tomy都羨慕她有個這麼優秀的大教授老公呢,她應該很自豪才對呀,可是媽媽的眼神卻多了一絲的憂傷。

爲什麼眼神裏會有一絲憂傷呢,可能是因爲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吧。

Tomy笑了,笑的有點不自然,眼睛裏閃爍著什麼。操,藍眼睛就牛逼呀。

「服務生,再來一份牛扒。」

我靠,怪不得長這麼大個,原來這麼能吃呀,佩服,佩服。這一餐大約吃了一個多鍾頭,期間Tomy又叫了一份黑椒牛扒。

「Tomy哥哥,黑椒牛扒真的這麼好吃麼?」

「嗯,我和別人不一樣,不喜歡新生事物,不論是實物還是人,認準了就很難改變的。」

「服務生,給我也來一份黑椒牛扒,再來一份德式烤香腸和一份炸土豆條。」

Tomy哥哥他也太沒風度了,在外人面前還這麼能吃,真不害羞。雖然我也很能吃,可我是小孩子嘛,正在長身體呢。

不過這也可能是外國人的習慣,比較隨意,不願意假惺惺的吧。

大快朵頤,一個子爽,隻有媽媽吃的少,我和Tomy哥哥都吃了好多,就像是免費的一樣。

「呵呵,你們吃飽了麼?」

「吃飽了。」

「我也吃飽了,好飽呀,下次還來這兒吃。」媽媽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如果Tomy哥不在,她肯定會沖我發飆的。

「服務生,買單。」

哇塞,環境這麼優雅的西餐館,還吃了這麼多,這一單得多少錢呀,一千塊是遠遠不夠了。

「女士您好,已經有人買完單了。」

「買完了?」聽到服務生的話,媽媽非常的吃驚。

「確實買完了,您不知道嗎,就是您對面這位先生買的單啊。」

「哎呀,Tomy,都說好了是老師請你吃晚餐的,怎麼能讓你買單呢?花了多少錢,老師給你。」說著媽媽就拿起身邊的挎包,看樣子是要還給Tomy這頓無比昂貴餐費了。

「不用了,幹嗎和我這麼客氣呢。」

「Tomy,你還在求學階段,還沒掙錢呢,再怎麼說老師也有工資的,這一餐好貴的,說什麼也不能讓你花錢。」

「大不了我下個月吃方便麵了,哈哈。」

「那怎麼行呢,太殘忍了。」

「逗你呢,真的沒關系了,改天你再請我,不過我可能要再多吃點別的哦,嘿嘿。」這混蛋竟然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在看什麼呢?爲什麼要盯著媽媽那秀色可餐的大奶子。

「好吧,餐館裏這麼多人,老師就不和你搶了,到時候你想吃什麼老師都給你。」

我的老媽呀,你可是個人民教師啊,操,還是教語文的呢,說話能不能注意點分寸啊,什麼水準吶,他想吃你的大奶子肥屁股你也給他呀。

可能媽媽也察覺到自己的話說的不那麼得體,臉上登時出現了一朵紅雲。

「一定一定,那句廣告語怎麼說來著,好吃我就多吃點,對吧。」

「呵呵,想不到你還挺幽默的呢。」

「能和Miss黃這麼尊貴的女士一起用餐,不是每個男……學生都有這種機會的,到時候我一定多吃點。」

嘿嘿,還有下次呢,看來我又有的吃了。

離開了餐館,媽媽拉著我的手就直奔公交車站,剛走到站牌,一輛別克轎車就停在了我們母子面前。

車窗裏露出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是Tomy,我靠,太拉風了吧,一個大學生還有自己的私家車呀。

「Miss黃,天氣這麼熱,就別等公交車了,還是我送你和東東回去吧。」

「Tomy,你還會開車呢,可是……你順路麼?」

「當然順路了。」

順路?奇怪了,好像他還沒問我們住在哪吧。

「我住在閩江路東湖小區。」

「快上車吧,公交車站不讓停車的,要是再挨罰,我以後就真的跟著老師蹭飯吃了。」

Tomy從駕駛座上下來,主動給媽媽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我就隻能坐在後座了,別管坐在哪都比在外面曬著好。

本來媽媽的屁股就很大,坐在椅子上以後,就顯得更肥了,還能隱隱的勾勒出小內褲的痕跡呢。

也不知道Tomy是不是故意的,趁著掛檔的機會用手背摸到了媽媽的大屁股。

看到此情此景,我真的吃醋了,哼,那也是你摸的嗎,連我都沒摸過呢。

「Tomy,這是你自己買的車麼?」

「是啊,不過是個二手車,很便宜的,不過我花的可不是家裏的錢,是我自己賺的。」

「是麼,你才多大呀,還上學呢,怎麼賺錢呀?」媽媽露出了一副吃驚的樣子,別說她不信,就連我都不信,一個學生怎麼能賺這麼多錢啊,不會是個富二代吧。

「我在淘寶上做了點小買賣,生意還算不錯,不光學費餐費夠用,每月還能剩點零花錢。」

「呵呵,沒想到Tomy這麼棒啊,都能半工半讀了,哪像我們家那個小混球兒,整天除了吃就是玩。」

媽媽你不會是個百變女郎吧,說前半句話的時候臉上笑吟吟的,可是後半句話一冒出來,臉就沉下來了。

當著外人的面三番四次的糗我,你自己心裏就好受麼。

「東東還小呢,老師別整天數落他,會對他心裏産生負面影響的。」

Tomy哥,你說的對極了,現在已經産生負面影響了,哼,看人家外國學生懂得就是多,虧媽媽還是個大學教師呢,就會應試教育,煩死了。

「嗯,可能是我太急於求成了,恨鐵不成鋼啊,等你以後做了家長就知道爲人父母多麼不容易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急剎車,嘶的一聲,著實嚇了我一跳,我靠,怎麼回事呀。就在我詫異萬分的時候,忽然從車窗外看到兩個大漢氣勢洶洶的朝我們走來。

「操你媽的,會不會開車呀,你給我下來。」

啊?看他們那兇神惡煞的樣子,不會是來打架的吧。一種恐懼感籠罩在我的心頭,大哥,現在是和諧社會,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那麼沖動啦。

就在我無比驚恐的時候,Tomy已經走下了駕駛座,站在了那兩個大漢的面前。

「你們倆到底什麼意思啊?是不是想……」隻見Tomy露出了略微猙獰的面容,和剛才那和藹可親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啊。

「我……我們……沒……沒什麼,是我們不好,開車沒集中精神,是向你道歉來了。」

我操,太丟人了吧,剛才還齜牙咧嘴的,這麼快就變成個慫包了,真他媽給中國人丟臉。要是我的話……是啊,要是換成我的話,會怎麼樣呢?

我明白了,正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他們一定是看到Tomy長得那麼高大威猛,肌肉發達的嚇人,知道不是他的對手,就認慫了。

「我叫Tomy,實在不好意思,我也有責任的,開車不夠專心,我應該向你們二位道歉的,對不起了。」

「沒……沒什麼,別客氣。」

之後兩個大漢哆哆嗦嗦的離開了,Tomy也回到了駕駛座上。

「Miss黃,沒嚇到你吧。」

我的媽媽哪經曆過這種場面呀,早嚇得縮在一邊了。

「真的嚇到我了,我還以爲你們要打架呢。」

「都是我不好,讓Miss黃受到了驚嚇,對不起,是我開車不夠專心。」說著Tomy還握住了媽媽的一隻玉手,用那種貌似關愛的眼神注視著她。

「開車可不是小事情,幹嗎那麼不專心啊,是不是你的駕駛技術不行,在找藉口呀,下次我可不敢做了,呵呵。」

「其實我的駕駛技術還算不錯的,隻是剛才確實有點分心了。」

「多危險啊,幹嗎要分心啊。」

「因爲坐在旁邊坐著一個女神呀。」

「旁邊?女神?哎呀,你說什麼呢,趕緊開車吧。」

「哦,Miss黃,你原來在哪所大學授課呀?」

「在華光大學。」

可能是覺得自己的話說的有些不妥,Tomy有點要岔開話題的意思。

戀戀不舍的松開了媽媽的玉手,Tomy繼續向前開,這時我無意中發現媽媽的臉上又出現了一朵紅雲。

「Tony,看你剛才的樣子,我還以爲你要和他們打架呢。」

「Miss黃你誤會了,我不是那種喜歡惹是生非好勇鬥狠的男人,雖然他們出口不遜讓我有點生氣,不過他們的態度不錯,而且剛才確實是我不對,我應該向他們道歉的。」

我操,他們態度不錯?因爲你長的高大威猛而已,如果你長得像我這麼瘦,早就讓他們揍扁了。

「呵呵,想不到你還挺有風度的。」

「男人麼,就應該有點風度有點胸懷的,不過那是對我自己,如果誰敢欺負我身邊的女人,可就是另一碼事了。」

身邊的女人?這個詞含義可大了,他說的是現在坐在他身邊的女人啊,還是他的女朋友啊。

「另一碼事?」

「那當然了,欺負我,我可以忍,如果誰敢欺負我的女人,別說兩個人,就是十個我也照打不誤。」

「十個?呵呵,你打得過麼?」

「打不過也得打呀,誰讓我是男人呢,讓女人有安全感,讓女人幸福,是男人應盡的義務。」

「可是又有幾個男人能真正讓女人得到幸福呢。」媽媽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又不知道在想什麼了。

「哎呀,光聊天了,車已經開過了。」

「哦,真是對不起,我馬上繞回來。」

Tomy又繞了一圈才把我們送到小區門口,臨別的時候,Tomy躬下身吻了媽媽潔白的手背,可能這是外國人的一種禮貌吧。

「兒子,你別轉來轉去的了,今天買了這麼多教科書,是不是該去學習了。」

「媽,剛才Tomy哥都說了,作爲監護人,你不應該這麼強迫我的,會對我的心理造成不良影響的。」

「誰是Tomy呀。」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爸爸打斷了我和媽媽的對話。

「老公,Tomy是我現在學校的一個學生,是個美國人,剛才在書店碰巧遇到他了,請我和咱兒子一起吃了頓飯,席間還開導了一下東東,說應該換一種教育方式……」

「看樣子那這個學生還不錯,也許咱家東東是應該換一種教育方式了,如果他有什麼好的方法,不妨咱們借鑒一下。別忘了改天你要回請人家一次呀,實在不行就叫到家裏來,讓他嘗嘗你的手藝。」

「在家裏吃呀?」

「你說的算,我就是提個建議,可能在家裏說話方便一點,我主要是怕你在外面對東東發火,他現在不是小孩子了,在家裏罵他就行了,在外面多少給他留點面子吧。」

「嗯,看看吧,有時間的。」

被媽媽逼著學習,可我腦子裏想的確是電腦遊戲。

媽媽的表情好奇怪呢,就在她從我身邊走過的一瞬間,好像在嘀咕著什麼,聲音很小,可我還是聽到了。

「我火氣那麼大還不是因爲你……」

這是什麼意思啊,媽媽是在說爸爸麼?也許是在埋怨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吧。

在自己的房間裏,寫完了作業,又裝模作樣的看了一會新買的教科書,我就躺在了床上,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其實Tomy哥哥這個人還是不錯的,長得那麼高大英俊不說,作爲一個名牌大學的學生還有自己的一份事業。在媽媽發飆的時候還不停的替我解圍。

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隻因爲媽媽長得太漂亮太性感,就覺得每個接觸到她的男人都想對她圖謀不軌,甚至人家說出的一句話一個字,我都覺得是在對媽媽做性暗示。

咳,再怎麼說媽媽的年紀也不小了,每個人的欣賞角度又不一樣,也許我覺得她是個寶,別人還不見得喜歡呢。

還說別人呢,其實隻有我才是個最卑鄙的混蛋,像個癩蛤蟆一樣垂涎自己的親媽,真他麼不是人。

第二日,在學校裏整整煎熬了一天,回到家的時候,卻看到姍姍阿姨和她那個色種兒子也坐在餐桌上,她們來做什麼呀…… 我靠,姍姍阿姨和她兒子魯鵬怎麼來了?

哼,這母子倆,一個色兒,一個浪母,沒一個好東西。雖然她們沒有那種大逆不道的母子亂倫關係,可是做母親的勸自己的閨蜜用出軌來滿足性慾不說。

平時穿的那麼暴露,說話那麼淫蕩,十足的騷貨。要不是長得有幾分姿色,我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哎,雖然對姍姍阿姨的評價那麼差勁,雖然我一直暗戀自己的親媽,可是隻有老天才知道,如果她脫光了在我面前不停的搔首弄姿,我會不會掏出雞巴狠狠的幹她呀。

相比於他媽媽,做兒子的就更不是東西了,在外面玩玩女同學還可以理解,可是在家裏還偷窺自己的親媽,那可是親媽呀,真他媽雜碎。

雖然我也偷窺過我性感的母親,可我不是故意的嘛。

哎,難道我是在妒忌魯鵬麼,妒忌他泡妞的天賦,妒忌他長得比我帥,更妒忌他有個風騷暴露的還可以讓他經常視奸的豔母麼。

【嗨,東東回來啦,這麼長時間沒見,小夥子越長越帥了呢。】

姍姍阿姨微笑著沖我打著招呼,難道是想色誘我麼?

【姍姍阿姨好。】

【東東,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麼?】

【今天?什麼日子?可……可能是暑伏吧。】

【哈哈哈,東東記性可真好,今天還真是暑伏呢。】

我操,隻因爲今天天氣特別熱,我才順口胡謅的,沒想到竟然蒙對了。

【小傻瓜,可不是姍姍阿姨批評你呀,連哪個節氣你都記得這麼清楚,怎麼就沒記著你媽媽的生日呢?】

什麼?今天是媽媽的生日麼?

我操,我操啊,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我本應該好好表現一下的,可是現在……兩手空空,哎,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媽,對不起,我忘記了,生日快樂。】

【嗯,快洗手吃飯吧。】

【爸爸呢?】

【不知道,也許還在忙事業吧。】

冷冰冰的回答,話中帶刺,雖然臉上掛著微笑,可我還是感覺的出,媽媽笑的很勉強,可能現在心裏更多的是失落吧。

一個親兒子,一個親老公,沒一個人記得她的生日,也難免媽媽會不高興啊。

【東東,不是阿姨說你呀,連我們家鵬鵬都記得你媽媽的生日呢。】

這個長舌婦,我操你媽,我都夠惱火的了,你還在這添油加醋,是不是想讓我媽罵我一頓你才開心吶。

來我家幹什麼?你兒子不是喜歡偷窺你麼,你不也覺得有點刺激麼。幹脆你回去洗幹淨了,撅著屁股讓你的色種兒子狠狠的幹你吧。

叮咚,嗯?好奇怪呀,門鈴怎麼響了,難道是爸爸回來了麼?我就說麼,爸爸怎麼會不記得媽媽的生日呢。

讓我更奇怪的是,魯鵬這個懶鬼今天怎麼這麼勤快呢,主動去開門不說,還跑的這麼快。

失望的是按門鈴的人不是爸爸,而是一個陌生人,也不知道魯鵬和他在門口嘀咕什麼。

【茵茵阿姨,祝你生日快樂,希望你身體健康,青春永駐。】

在說祝詞的時候,魯鵬的手中多了一束鮮花,什麼?拿錯了吧,怎麼會是一束火紅的玫瑰呢,玫瑰花是這種場合應該出現的禮物麼?

看到魯鵬送的是玫瑰,媽媽的臉上閃現出一絲尷尬。

【阿姨,可能是花店搞錯了,我訂的明明是康乃馨的,怎麼送來的是玫瑰了呢?】

真的假的呀,魯鵬這麼色,我看這混球很可能是故意的。

【謝謝鵬鵬,阿姨都很久沒收到過鮮花了,不管是什麼花阿姨都高興,因爲你有這個心。】

雙手捧著這束意外的禮物,媽媽不再尷尬了,臉上露出了母性十足的笑容,很美,非常美,美的就像眼前的這束玫瑰。

而我呢,嫉妒,非常的嫉妒,嫉妒的就像自己心愛的女人躺在別人的懷裏一樣。

魯鵬這個色狼,還以爲我沒看到,他明明借著送花的機會,在偷看媽媽的豐滿的胸部。吃飯的時候,假裝筷子掉了,他在拾起筷子的同時偷看媽媽的黑絲美腿。

三個人觥籌交錯,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多餘的人,難道就因爲我喝的是飲料麼?就這麼簡單麼?

【茵茵阿姨,認識您這麼多年了,在我印象中您可是一點都沒變呢。】

【還沒變呢,阿姨是越來越老了,鵬鵬可是越長越帥了呢,記得以前你還那麼小,阿姨抱你的時候,你都尿在阿姨褲子上了。】

哼,小時候尿在你褲子上,現在他更想尿在你嬌嫩的子宮裏。

【哪有啊,阿姨的樣子和十年前相比一點都沒變,好像比原來更年輕了呢,要是走在大街上,別人準以爲你是我姐姐。】

【這麼會說話,真是你媽媽的壞兒子,再長大點還不知道得騙多少小姑娘呢。】

姐弟……姐弟……Tomy說媽媽和我像姐弟,魯鵬說媽媽和他像姐弟,爲什麼這種老掉牙的誇人方式總能讓媽媽這麼受用,這麼開心。

去他媽的姐弟吧。

【茵茵阿姨,您保養的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秘訣呀,看在您和我媽媽這麼多年的交情,就別藏著掖著了,幫幫她這個老太婆吧。】

【哎呀,你這個臭小子,說我是老太婆,你的意思是說你茵茵阿姨比你媽我年輕唄。】

【那當然啦,何止是年輕一點呀,比你年輕多了。】

【哼,你個混蛋兒子,既然嫌我老,那你認她當媽吧。】

【認就認,誰怕誰呀,我是喝奶長大的,可不是嚇大的。】

這母子倆一唱一和的,幹嘛還要上班上學呢,去唱戲得了。

【媽,您不介意再多一個兒子吧。】這個混蛋要幹什麼?真的要認媽麼?

【呵呵,我當然不介意了,不過你親媽那可就……】什麼?媽媽不會真的要認魯鵬當兒子吧?

【哼,如果她不同意,等我以後長大了,就孝敬您一個人,讓她幹瞪眼,嘿嘿。】

【哎呀,你個小白眼狼,白養你這麼大啦,有了你茵茵媽就不要我這個親媽啦,看我不打你屁股。】

看到姍姍阿姨要打他的屁股,魯鵬竟然順勢撲倒在了媽媽的懷裏。

【媽,你快救救我呀,我親媽要謀殺親兒啦。】

魯鵬這個混蛋,這個卑鄙的混蛋,這個純粹的混蛋,這個充斥著低級趣味的混蛋,他在幹什麼?他在摟著我媽媽的纖腰啊。

還不止這樣,借著撒嬌的機會,他的那張色臉已經緊緊的貼在了媽媽飽滿的大奶子上,赤裸裸的大腿摩擦著媽媽性感的絲襪,用肢體語言占盡了便宜。

看著魯鵬這些過分的舉動,我簡直要氣瘋了,媽媽,我的親媽,魯鵬在占你的便宜呀,他是故意的,你不要把他當成小孩子了,爲什麼你不義正言辭的賞他一個大嘴巴呀。

【咯咯咯咯,別鬧啦,鵬鵬吃飽了嗎?】

【吃飽了。】

【吃飽了就和東東一起去做作業。】

【好的,不耽誤你們閨蜜之間聊天了。】

那個混蛋笑嘻嘻的拉著我一起回到了我的房間,就像是沖我示威一樣。

【怎麼了東東?幹嗎一直悶悶不樂的,誰惹你了?嘻嘻。】

【我幹嗎要不高興啊,挺好的。】

【是不是嫉妒我又多了一個漂亮的媽媽呀,嘿嘿。】

【誰嫉妒你了,我還要寫作業呢。】

他是在挑釁麼?不願意搭理這個色種,還是寫作業吧。魯鵬這個混蛋閑來無事,就打開我的電腦玩起了遊戲。

整天都生活在緊張,妒忌,懷疑,羨慕當中,我是不是該適當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了。

【東東,你過來一下。】

【什麼事呀?】

【你就過來吧,嘿嘿。】

雖然我不喜歡鵬鵬那色迷迷的樣子,可畢竟他是個客人,也許這個懶鬼又想讓我幫他拿飲料或者小食品之類的東西吧。

當我走到電腦旁的時候,卻看到螢幕裏出現了不堪入目的畫面。

【這……這是什麼呀?】我呆呆的看著魯鵬。

【遊戲呀。】

【怎麼有這種遊戲呀。】

【刺激吧,嘿嘿,真沒想到你連動畫遊戲都沒玩過,製作好精良啊。】

畫面裏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趴在一個美豔熟女的肉體上,一邊玩熟女的奶子,一邊幹她的小屁眼。

再看到右上角的遊戲名字,我徹底震驚了——(熟友達美母),翻譯成中文就是——(幹朋友的性感媽媽)呀。

【你看這遊戲裏的媽媽多風騷,被兒子的朋友幹的淫水狂流啊,簡直爽死了。】

【魯鵬你混蛋,誰讓你拿我電腦玩這種遊戲的?】

看到魯鵬玩這麼變態的遊戲,我快被氣瘋了。

【隨便玩玩嘛,幹嗎氣成這樣啊。】

【你這個色鬼,趕緊把遊戲卸了。】

【我操,我承認自己是色鬼,可你以爲你是什麼正人君子呀。暗戀自己高貴性感的媽媽……】

什麼?魯鵬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除了我自己,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個人知道的。

【你……你胡說。】

【我怎麼胡說啦,你網盤裏藏了這麼多你媽媽的照片,我操,有一百多張呢,你敢說你沒有暗戀你自己的親媽?】

那些都是我千金不換的珍藏啊,我幾乎每天都要看著照片裏那個我心愛的女人打飛機,一邊擼一邊默默的喊著她的名字,這些怎麼會被魯鵬發現呢?

雖然被魯鵬戳中了要害,可是兒子暗戀親媽這種事我是死活都不能承認的。

【我沒有,我隻是尊重我媽媽而已。】其實這樣的藉口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可我又能說什麼呢?

【我操,你糊弄傻逼呢吧,要不現在把你媽媽叫過來,讓她來分辨一下你對她到底是尊重還是暗戀?】

【不……不要啊。】

魯鵬的話真的把我嚇壞了,嚇得我直冒冷汗。

【嘿嘿,怕了吧,誰讓你有個那麼美豔那麼高貴那麼性感那麼……的媽媽呢,喜歡她是正常的,不喜歡才奇怪呢。告訴兄弟,你是不是經常偷看你媽洗澡換衣服,有沒有拿你媽剛脫下來的絲襪打飛機呀,嘿嘿……】

【我……我才沒有那麼卑鄙呢。】

【我操,這年頭你還願意做君子呢,做君子沒飯吃,更玩不到好女人,哎,和你不是一路人,我看你呀,就暗戀你老媽一輩子吧。】

這都什麼邏輯呢,狗嘴裏吐不出象牙。看我和他臭味不相投,魯鵬這個混蛋繼續玩起了他的變態遊戲。

【哇,我操你媽,你這個豐滿肥熟的老騷貨,操你屁眼,幹你的小嫩逼,射你子宮裏,讓你給我生孩子……】

魯鵬這個該死的變態,他一直在含沙射影,真想狠狠地打他一頓,可是我現在被他發現了暗戀媽媽的秘密,就更加的投鼠忌器了。

退一步海闊天空,惹不起我還躲不起麼,讓他一個人在房間裏玩去吧,沒準哪天這狗日的就射的一命嗚呼了呢。

剛走出去,就看到媽媽和姍姍阿姨從二樓走了下來,那個騷貨還笑嘻嘻的摟著媽媽,雖然說話的聲音很小,可我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茵茵,我看你呀比我更需要一根大家夥呢,可要是不徹底的打開那扇心門,就等著守一輩子活寡吧。】

【要死啦,你個臭姍姍,在這兒詛咒我,人家要是守一輩子活寡,做鬼都不放過你呢。】

【嘻嘻,我們家茵茵要是做鬼了,那閻王殿裏爲你這個豔鬼還不得爭開花啦。】

【討厭死了,再糗人家,我可真的不理你了。】

【呵呵,你這大屁股老妞,能捨得不理我這個好姐妹麼。剛才看了那個網站,是不是有一種想出去偷漢子的感覺呀。】

【去你的吧,我才沒有呢,好啦,別忘了周末來找我逛街啦。】

哼,什麼網站?什麼意思?這個騷貨又不知道和媽媽說什麼了,趕緊帶著你那個下三濫的兒子滾蛋吧。

發現我在房間門口站著,她們不再聊下去了。

看到姍姍阿姨要離開,我轉身又回到房間告訴了魯鵬。倒不是想幫他,其實現在我恨不得這個雜碎趕緊死。

我隻是怕媽媽和姍姍阿姨發現魯鵬玩這麼變態的遊戲而已,如果她們真的發現了,魯鵬的臉皮那麼厚倒是無所謂,可是萬一他魚死網破似的把我暗戀媽媽的事也供出來,那我可就慘透了。

【茵茵阿姨拜拜。】

【嗯,拜拜,有時間再來找東東玩吧。】

【一定的,告訴茵茵阿姨一個秘密,剛才我發現東東……】魯鵬壞笑的注視著我,這個惡魔當真要把秘密告訴我媽媽麼?不要啊……聽到他的話,我像一個正在被嚴刑拷打的犯人一樣默默的嘶喊著。

【什麼秘密呀?告訴阿姨。】

【我發現東東……東東他在寫作業的時候偷偷的睡覺來著,哈哈。】看到我嚇得魂不守舍,魯鵬樂的像中了大獎一樣。

嚇死我了,人嚇人真的會嚇死人的,魯鵬這個混蛋……

姍姍阿姨母子走後不久,爸爸就回來了。

【茵茵,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現在學校準備晉升一個高級教授,我是其中的候選人,據可靠消息說我晉升的面最大。】

這麼好的消息,媽媽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的驚喜不說,相反冷的竟然像冬天裏的寒冰一樣。

【哦,知道了。】

哎,連我都替爸爸著急,別人老公回來晚了,最起碼要給自己的老婆一個擁抱,說點貼心的話,而我的爸爸每天隻是稱呼媽媽的名字,難道叫一聲親愛的就那麼難麼。

我知道魯鵬對我的媽媽有興趣,隻是很詫異爲什麼姍姍阿姨明明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一肚子壞水卻不加以阻止,難道這裏有什麼秘密麼?

而我不知道的是,此時外國語大學的操場上,兩個外國留學生正坐在欄杆上悠閑的吞雲吐霧。

【Tomy,我可真是服了你了,竟然能和Miss黃這個冷豔的女人搭上腔。】

【冷豔?那隻是她的外表給你造成的錯覺罷了,以我對女人的了解,其實她的內心是非常火熱的,而且……】

【而且什麼?】

【Miss黃的老公已經五十多歲了,是個老頭子了,而Miss黃還不到四十歲,正是女人最需要的時候,我相信她老公是滿足不了她的。】

【嘿嘿,你以爲你是專家呢,萬一Miss黃的老公還是龍精虎猛寶刀不老的話,你的願望豈不是落空了。】

【哦,Mark,你真是個十足的混蛋,不過即使這樣,也不能打擊我的自信心。我相信自己的直覺,Miss黃一定是個欲求不滿的女人,我也相信自己的魅力和優勢,我一定會把她哄上床的。】

【哦,Tomy,用你的大雞吧幹她的小嫩逼,狠狠的幹她。】

【到時候我不止要幹她的逼,我還要幹她的嘴,幹她的小屁眼,嘿嘿。】

【Tomy,屁眼不能留給我麼?】

【Mark,如果Miss黃的屁眼是處女的話,我是不可能留給你的,你的雞巴實在是太粗大了,真的會把Miss黃操爛的。不過我答應你,如果我真的把她騙上床,調教的不錯,一定和你一起玩個3P。】

【哦,隻要一想到Miss黃那惱人的大屁股,我的雞巴就立正了,

無廣告浏览視頻,請購買VIP!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