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之第四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2017-05-01     WoKao     檢舉     收藏 (13)

第四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門外偷看春光的蔡薇薇、谷憶白不想被華雲龍發現了,嬌羞地走了進來。賈嫣比她們更羞,將頭埋進被窩里,不敢見人。華雲龍笑著對二女道:「你們居然敢偷看,該打屁股。」

谷憶白羞笑道:「人家想看看嫣姊姊是怎麽樣的嘛,人家第一次時懵懵懂懂,一切都迷迷糊糊的。」

蔡薇薇也羞笑道:「嫣姊姊,你真厲害,妹妹真是自愧不如。」

賈嫣在被窩里羞道:「真是壞妹妹,羞死人了。」

華雲龍笑道:「嫣姊姊,你不用害羞,你馬上可以看到薇薇的表演了。」說著,就下床去去抱著蔡薇薇,一陣猛吻,手也分別伸到蔡薇薇的衣服和褻褲里,很快的華雲龍就脫下蔡薇薇的衣服,把她抱到床上。

華雲龍向谷憶白招招手,要她過去,並說道:「憶白,來幫薇薇服務,薇薇好像春情泛濫,現在我們倆個好好的讓薇薇爽一下。」說著指點一番。

華雲龍吸吮蔡薇薇的乳頭,而谷憶白則跪在蔡薇薇的雙腿中,隔著褻褲舔著蔡薇薇的淫穴。蔡薇薇真的是像只發春的貓,不到一會,淫水又沾濕了褻褲。谷憶白將蔡薇薇的褻褲脫掉後,用雙手將蔡薇薇的大陰唇拉開,伸出舌頭舔舐著蔡薇薇的淫穴。賈嫣是瞪大了眼睛,滿臉通紅,欣賞著眼前的「活春宮」。

「啊……憶白……不要停……快……我好癢……」蔡薇薇很快的就搖晃臀部,谷憶白也舔的更仔細了,甚至將手指插到蔡薇薇的淫穴里,不斷的抽插。

「喔……憶白……好……乖妹妹……我……好爽……啊……」蔡薇薇的呻吟聲更大了,谷憶白也不斷的用手指扣挖蔡薇薇的淫穴,有時還轉動手指。

「喔……龍哥哥……我不行了……快用你的寶貝干我……我要你的……大寶貝干我的……喔……小穴……啊……快……小穴要你的寶貝干……喔……」蔡薇薇被谷憶白和華雲龍搞得受不了,一直要華雲龍的大寶貝干她。

華雲龍起身,然後順手將谷憶白的衣服脫光。華雲龍又低下頭去玩弄蔡薇薇那已發硬的雙峰和奶頭,搞了一會後,華雲龍要谷憶白讓開,他握著寶貝「噗滋」一聲,就將寶貝插到蔡薇薇的淫穴里了。

「啊……好寶貝……想你想得……我好苦……喔……快……哥哥干……干我……乾死……小穴……快……啊……嗯……」蔡薇薇也是久旱逢甘霖,華雲龍擡高她的雙腳慢慢的抽送,而谷憶白則坐在床邊看著華雲龍的寶貝在蔡薇薇的嫩穴里抽干著。

「喔……對……就這樣……快……乾死了吧……啊……小穴想死大寶貝了……喔……啊……快……哥哥再快……用你的……喔……大寶貝乾死小穴……喔……」蔡薇薇愈來愈淫蕩,雙手捉著床單,頭左右搖著,有時還擡高臀部配合大寶貝的抽送,華雲龍的寶貝也愈來愈快的抽送著。

「啊……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喔……龍哥哥……大寶貝哥哥……乾死我……了……喔……用力的干……乾死我……讓我爽死吧……喔……」

看著華雲龍的寶貝不斷弄乾著蔡薇薇的淫穴,而蔡薇薇又淫蕩的叫著,谷憶白忍不住的用手去扣挖自己的小穴,搓揉那堅挺的乳房,嘴裡的唇舌也在唇邊繞轉著,一副急需寶貝來安慰的俏模樣。

「喔……憶白……姊姊……爽死了……你龍哥哥……大寶貝哥哥……乾死……姊姊了……喔……憶白……姊姊……好爽……啊……你上來……姊姊也讓你爽……喔……過來和……喔……我們一起爽……喔……爽……嗯……啊……」

谷憶白聽到之後馬上爬到蔡薇薇的身上,屁股向著華雲龍,用舌頭舔舐著江薇薇的雙乳,而蔡薇薇雙手卻在谷憶白的乳房上搓揉,雙指間在奶頭上挾捏著,使谷憶白的淫水不時的從肉逼的隙縫中滴流著。華雲龍見到此景,手指伸入小穴內去挖扣,有時捏弄著小陰蒂,有使時急速抽插著小穴。

谷憶白哪能經的起如此的挑逗,便浪語連連:「唉……呦……哥……哥……人家受不了……啦……嗯……好美……喔……嗯……」賈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真是大開眼界。

華雲龍一股作氣上下齊攻,想使蔡薇薇先敗,好去應付谷憶白,便急速抽插著蔡薇薇的嫩穴,且大起大落地干弄著。蔡薇薇直浪叫道:「啊……啊……好……插的我好舒服……死了……龍哥哥……哼……嗯……我好美啊……嗯……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好……哥哥……大寶貝哥哥……插死我了……嗯……我的心花都開了……嗯……爽……」

華雲龍開口道:「薇薇,我這樣插你、干你,你爽不爽啊?美不美啊?憶白,加把勁,她快不行了,等一下哥哥再給你一頓美味。」

「啊……啊……我快……樂死了……龍哥哥……頂到我的花心了……嗯……好爽……嗯……大……寶貝……哥哥……好會干喔……妹妹好舒服……啊……」

「哎呀……我快……快丟了……嗯……好美……喔……好哥哥……妹妹……好……好爽喔……嗯……快……快用力……嗯……哼……」蔡薇薇邊叫著邊挺起臀部,配合著華雲龍的抽送。

「啊……出來了……好美……好爽喔……」蔡薇薇叫著,陰精便猛射出來,整個人昏睡過去。

華雲龍頂緊了蔡薇薇扭動收縮的子宮,享受著這份快感。看那谷憶白迷人的粉臀,且小穴里又潺潺流著淫水,很是誘人,心中馬上變了主意,忙將自己的寶貝從蔡薇薇的小穴抽出,伸出雙手向谷憶白一抱,下面挺起的寶貝,腰部用力,寶貝應聲而入。

谷憶白大叫道:「啊……龍哥哥……痛死人了……別再頂了……你的太大了……我的裡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這也難怪,她與華雲龍才有過一次,而且已經隔了好久。

華雲龍覺得她的小穴里是又暖又緊,陰道嫩肉把寶貝圈的緊緊的,真舒服,真過癮,看她那痛苦的表情,溫柔的安慰著她:「憶妹妹,真的弄得你很痛嗎?」

「還問呢……你的那麽大……也不管妹妹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點挺得我快要痛死了過去……你真狠心……死冤家……」

華雲龍道:「對不起嘛,好妹妹,我本來以爲你不是第一次,應該沒有關系,所以是想讓你痛快舒服,沒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

「沒關系……等一下別再這樣沖動……哥哥……你的寶貝……太大了……妹妹……又只弄過一次……加上又隔了這麽久……所以一時無法承受啊……請你慢慢來……愛惜妹妹……」谷憶白說完後,馬上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漸漸的,華雲龍覺得包著龜頭的嫩肉鬆了些,就開始慢慢的輕送起來。

谷憶白又叫道:「啊……好漲……好痛……龍哥哥……大寶貝的哥哥……妹妹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寶貝頂得……酸麻……酥癢……死了……哥哥……快……快點動……妹妹……要你……」

谷憶白感到一陣從來沒有嘗過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華雲龍那龜頭上的大涯溝緣,在一抽一插時,削得陰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滋味,她媚眼如絲的哼道:「好哥哥……妹妹……哎呀……美死了……大寶貝哥哥……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泄了……」谷憶白哪受的了如此沖擊,當然很快又泄身了。

華雲龍的大龜頭被她滾燙的淫液一燙,舒服無比,尤其她的子宮口,將他的大龜頭圈得緊緊的,還一吸一吮的動著,那種滋味真是美極了,再聽她叫他用力干。於是華雲龍擡高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拿一個枕頭擺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陰阜,突挺的更高翹。貳話不說,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乾得她全身顫抖。

谷憶白受驚般的呻吟浪叫,兩條手臂像兩條蛇般的緊緊抱著華雲龍的背部,浪聲叫道:「哎呀……龍哥哥……妹妹……要被你乾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弄穿了……好哥哥……你饒了我吧……我不……不行了……」谷憶白這時的嬌軀,已經整個被慾火焚燒著,拚命扭擺著肥大的臀部,往上挺的配合著抽送。

「哎呀……好哥哥……妹……妹……可讓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冤家……」谷憶白的大叫,騷媚淫浪的模樣,使華雲龍更加兇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強,一下比一下重。這一陣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來水一樣的往外流,順著臀溝流在床單上面,濕了一大片。谷憶白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顫,淫水和汗水弄濕了整個床單。

「好哥哥……抽啊……干呀……我不想活了……我願意被你插死……乾死……嗯……我的天啊……舒服死了……大寶貝哥哥……妹妹……天天都要你用寶貝……干我……插我……嗯……好美喔……嗯……啊……」

「大寶貝哥哥……妹妹……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谷憶白猛的一陣痙攣,死死的抱緊華雲龍的腰背,一泄如注。華雲龍感到大龜頭一陣火熱、酥癢,一陣酸麻,一股陽精飛射而出,全部沖入她的子宮去了。

谷憶白被那又濃又燙的精液射得大叫一聲:「哎呀……好哥哥……燙死妹妹了……」

賈嫣接連看了兩場,只覺心頭火熱,看見那邊戰事結束,忍不住主動投入華雲龍的懷里。華雲龍軟玉溫香抱滿懷,有如抱了一塊大消綿,他興奮得熱烈狂吻她。同時兩只魔手也在她的全身上下摸索著,尤其女人最性感的部位。賈嫣在他懷中劇烈的顫抖著,華雲龍覺得她渾身燥熱異常,散發出誘人的肉香。

「弟弟……快點上來嘛……」華雲龍聞言,低頭去親吻著她的乳房,用舌尖去舔舐著奶頭,更用手去搓揉那濕漉漉的陰戶,有時還深進手指抽插著。如此的捉弄,賈嫣那受得了,便嬌呼連連。

「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啊……啊……好……舒服……啊……龍弟……你真好……啊……唷……唔……嗯……爽……好爽唷……」

賈嫣身子急急顫抖,浪叫道:「哎……呀……輕……點……好……嗎……啊……嗯……人家受……受……受不了……啦……我……我……好快樂啊……唔……嗯……快……快插進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嗯……唔……好……好癢喔……」

華雲龍低頭一看,那浪水已流滿了床上,於是他肩起兩腿,扶著大寶貝對準豐滿的陰戶一按,大龜頭已擠進肉洞裡,再次一挺,那麽粗壯的寶貝,已全根盡沒了,不留一絲縫隙。賈嫣陰戶往上頂湊,露出滿意的微笑:「喔……好弟弟……嗯……姐姐好舒服……嗯……啊……」

華雲龍大龜頭緊頂花心,用力磨輾旋轉,一面笑笑說:「姐姐真正的舒服還早得很。」賈嫣陰戶出開,十分緊小,華雲龍的寶貝把它塞得滿滿的,覺得非常的肉感和特別充實。

「啊……嗯……好……插得我好舒服……喔……嗯……好弟弟……哼……哼……我好美啊……嗯……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好弟弟……嗯……乾得好棒喔……啊……嗯……我的心花都開了……啊……嗯……」

華雲龍揉輾了一會,看那淫水尤如山洪驟雨似的湧出,他兩手抱緊豐臀,「噗滋」、「噗滋」抽猛插。賈嫣水汪汪的雙眸,愛意盎然瞪著他,陰戶里覺得無比的舒暢。她自有生以來,幾曾享受過這麽美好滋味,全身酥癢癢的像飄蕩在天空中,嘴裡更是淫聲浪語連連。

「啊……啊……好……弟……弟……我……的……心……肝……寶……貝……嗯……嗯……姐……姐……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喔……嗯……我……我天天都要……唉……姐姐不……不能沒有你……唷……嗯……爽……爽……真爽……啊……嗯……就是爲你死……我……我也甘心……嗯……嗯……美……美……真美……喲……嗯……弟……弟……你的寶貝……的……確……太……棒……了……」

華雲龍聽她嬌聲浪哼尤如澆上一杯的酒精,使他心頭的一股慾火逾燒逾熾,他俯身一口含住她如紫葡萄的奶頭,用力吸吮,一邊猛沖狂刺。在瘋狂的抽送中,勢若奔馬,迅若擊電,根根到底,下下著肉,使得「劈啪」、「劈啪」之聲不絕於耳。

「啊……啊……好弟弟……嗯……咬……咬……快輕輕咬……嗯……唷……咬姐……姐的奶頭……唔……嗯……好舒服……喔……嗯嗯……」賈嫣在舒暢中,情不由己的挺陰拋臀向上迎湊,使戰況更形激烈。靜寂的空間,頓時洋溢著嬌聲浪語,粗喘聲,和淫水刮動得如魚唧唧水聲,彙成一片美妙而動人心弦的樂聲。

賈嫣顫聲嬌呼:「噯……唷……好……弟……弟……嗯……嗯……你……你上吸下乾的……姐……姐……好舒服喔……嗯……啊……嗯……姐姐……受……受不了……嗯……不……要……挑逗了……啊……嗯……我……我又流……了……哼……哼……」

「姐……姐……你的小穴……好……好……緊喔……啊……夾的寶貝好……好舒服……你的浪……浪水……真多……呀……」

賈嫣嬌喘著說:「噯……還……不……是……你……的……大寶貝……嗯……啊……嗯……給……弄出來的……嗯……嗯……姐……姐的小穴……好美唷……嗯……弟……弟……你……的……寶貝……怎……麽……這……這麽厲害……啊……嗯……把……姐……姐……的心肝……都弄碎了……嗯嗯……」

驀地,賈嫣全身一陣強烈顫抖,四肢無力地鬆弛了,像一條死蛇癱瘓了,她秀眸微閉著,似乎已無力睜開,小嘴翕張著,只有嬌喘的份。華雲龍只覺得大龜頭上被熱乎乎的陰精一澆,知道她又丟了精。賈嫣泄了之後,子宮口把龜頭收得緊緊的,有如嬰兒吸乳似的一陣吸吮收縮。華雲龍覺得一陣陣麻癢透心,知到也快要射精了,立即快馬加鞭的抽送。

「姐姐……快……夾……緊……啊……我……也要……泄……了……啊……嗯……快夾喔……」華雲龍身子一麻,一直麻到屁股溝,大寶貝一漲,一陣酥麻,一股熱熱濃濃的精液,直向賈嫣的花心射去。

賈嫣把他的頸子抱住,身子一顫抖也一酥,又被熱精一燙,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喔……我又丟了……嗯……淌出來了……啊……好……麻……好……酥啊……嗯……好燙……唷……」

賈嫣說完,雙手一松,人也軟了,華雲龍也累了,人也趴在她的身上喘息著,至此大戰已告段落,兩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全身累的濕淋淋。華雲龍扶起嬌懶無力的賈嫣,互相擁摟著,繼續享受那甜蜜的滋味。賈嫣嬌羞道:「龍弟弟,你好神勇喔,乾得姐姐好爽啊。」

華雲龍吻著她道:「嫣姊姊,我以後還會讓你爽個夠的。」

「嗯,龍弟弟,我們睡吧,已經快五更了。」在賈嫣的輕慰之下,華雲龍摟住了她,累的呼呼大睡,睡得人事不知。而蔡薇薇和谷憶白,早已睡了過去。

早上醒來,已近十點,華雲龍看著懷里的賈嫣,嘴角含春,媚眼如春般的嬌豔,再看著她那一身的胴體,雪白的皮膚,真是迷人。而蔡薇薇和谷憶白已經不在了,想必是先起來了。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新郎新娘起床了,太陽都老高了。」

華雲龍一聽是賈淑嫻的聲音,忙輕輕的搖著還在作夢的賈嫣:「嫣姊姊,快起來了,太陽都老高了。」賈嫣揉著惺忪的睡眼,往外一看,果然太陽已經老高。

華雲龍一言不發的下了床,給賈淑嫻開門,賈淑嫻端著洗臉水進來,放下洗臉水,一看到華雲龍那個赤赤裸裸、不穿褲子的樣子,不禁臉上一陣飛紅,直達耳根。華雲龍雙手一環,抱住了賈淑嫻,在她的臉上、嘴上親了又親。

賈淑嫻嬌嗔道:「你現寶啊。要不是用餐之後就要上路了,我才不當掃把星,破壞你們好夢。」賈嫣羞紅著臉,從床上想下來,誰知一個踉蹌,立刻喊痛。

「你怎麽啦?」華雲龍和賈淑嫻同時問道。

「我的小穴突然好痛。」

「你昨晚是不是用力很大的力氣干大師姐的穴,不然她怎會痛得這樣子?」

「我沒用多大的力氣啊,可能是開苞的關系。」華雲龍辯解道。

「大師姐,你在這里躺著,我去拿藥給你擦一下。」賈淑嫻白了華雲龍一眼,隨即又臉紅,跑了出去拿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