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之第四十三章 重溫舊夢樂悠悠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第四三章 重溫舊夢樂悠悠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了「落霞山莊」,文太君、小鶯、小荷、小芙、小蓮、司馬瓊、小梅、小玉等人,加上先期到此的阮紅玉、程淑美母女,早已等待多時,衆人七嘴八舌地一陣噓寒問暖後,華美玲人小鬼大,沖著華雲龍道:「哥,你胃口真大。」

華雲龍笑著將她摟入懷中,親了個飽道:「小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哥有多大地胃口。」逗得衆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倒弄得她不好意思了。

接風洗塵宴上,大家舉杯共飲後,華美玲嬌笑著道:「哥,你現在該給我們講講了,你是怎麽把這些漂亮的姐姐騙到手的?還有沒有不在的?」

華雲龍「吐」了一下舌頭道:「怎麽啦,要三堂會審啊?」

大姐華美娟笑道:「龍弟,你就快講吧,我們也很想知道。」華雲龍於是笑著簡略地講了一遍,姐妹之間自然要戲謔一番。

等大家笑謔完畢之後,文太君咳嗽一聲,頓時全靜了下來,文太君慈愛地看了一眼華雲龍,然後笑著道:「龍兒這次是因司馬叔爺的仇而赴江湖,任務自然是完成得很好,不僅如此,還消弭了武林之禍,江湖又可以平靜一段時間。當然,龍兒還順手牽羊地帶回來了這麽多女孩子……」文太君的話被大家的笑聲打斷了。

等再次安靜下來之後,文太君接著道:「現在就該討論龍兒的終身大事,雖然你們都與他有過夫妻之實,但卻不是人人能有名分的……」

秦畹鳳打斷了文太君的話:「娘,這件事情我們都已經商量好了,還沒來得及告訴您。」頓了一頓道:「下月中旬,我們就爲龍兒成親,這主要是爲了避免引起外界的流言蜚語,而導致不必要的麻煩。根據我們徵求各位姑娘的意見和建議,到時候做新娘子的是以下八位姑娘:阮紅玉、宮月蘭、宮月蕙、蔡薇薇、賈嫣、薛靈瓊、梅素若、谷憶白。」衆女早就已經達成默契,自然沒有異議。

這八人裡面,除了阮紅玉和賈嫣倆人以外,其餘六人都是武林世家出身,自然不能沒有名分,否則必會引起外界的懷疑、猜測。至於阮紅玉,因是華雲龍進入江湖後遇到的第一個女子,所以也有份。至於「倩女教」衆女,誰都不願占這名分,但是不能一個都沒有,所以大師姐賈嫣代表所有的師姐,占有一位。

大事既諧,天色亦晚,華雲龍早已安排好今晚陪自己的三位姐妹,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來到母親白君儀的房中,發現秦畹鳳亦在。秦畹鳳奇怪地道:「龍兒,你還不去陪美娟她們,跑到這兒干什麽?」

白君儀和秦畹鳳相視一笑,笑罵道:「你這臭小子,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早干什麽了?光顧干我們,要不是我們早有準備,你早就把我們還有美娟她們的肚子弄大了。」

華雲龍奇怪地道:「那該怎麽辦?」

秦畹鳳笑著解釋道:「你要知道,女人的頭一兩次是很難受孕的,一般持續三次以上,就比較容易受孕。告訴你,我和你娘配了一種藥,取名叫「鳳息珠」。鳳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來的意思是女人暫時不能懷孕。是用近二十種名貴中藥合成的,除了暫時不能懷孕外對身體絕無害處,反有滋補養顔之效。家裡的女人,我們早就都用過了。這次跟我們一起回來的,我也在路上給她們服用過了,你大可放心地玩,不用擔心。」

白君儀也接口道:「這鍾藥,每月服用一次就行了,等你想要哪個生孩子,只要讓她提前一個月停用就行了。不過,你年紀還小,等過個一兩年之後,再有計劃的安排一些女孩子懷孕,這樣好不好?」

華雲龍喜得把倆人摟在懷中親了個飽道:「真是我的好娘親。」

白君儀笑著把他推出門:「別纏著我們啦,快去陪美娟她們吧。」

華雲龍先到大姐華美娟房中,華美娟正端座在床上。她現在更美了,容顰爲面,秋水爲神,流彩的鳳目,紅暈的嬌顔,一顰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胸脯纖纖的柳腰,修長的粉腿豐滿的玉臀,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蓮,陣陣的幽香,刺激得華雲龍心猿意馬。

華雲龍走上前,一把抱住華美娟,狂吻起來。華美娟的櫻唇已經火燙,粉臉發熱,顯然也已慾火沸騰了。她把香舌自動伸入華雲龍的嘴中,熱烈地、毫不保留地熱吻著華雲龍,看來,她也已經控制不住了。經過熱情的長吻,倆人的情慾都已到了爆發的極限,呼吸也越發急促,衣服很快就被「三振出局」。

華雲龍抱起華美娟放在床上,壓了上去,挺起粗大的寶貝,在她那迷人的陰戶上摩擦了幾下,龜頭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做爲潤滑,對準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闖了進去,開始瘋狂地用力地抽挺起來。

「啊……龍弟……輕點兒……怎麽你每次都是這麽猛呢?大姐受不了你那蠻勁。」華美娟是屬於淑女型的,受不了華雲龍的狂轟濫炸。

「大姐,弟弟愛你呀,弟弟要讓你得到最大的快樂。」

「讓大姐快樂也不能這麽狠呀,象要把大姐的花心插破似的。真把大姐弄出毛病來,你不心痛嗎?把大姐的小穴弄破了,大姐倒不怕,也心甘情願,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連你也不好過嗎?」華美娟溫柔地勸著華雲龍。

看華雲龍仍舊繼續猛干著,華美娟嬌嗔道:「你這孩子,怎麽這麽不愛惜大姐?大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寶貝。大姐以前是不忍心掃你的興,怕你得不到滿足,強忍這接受你的猛弄,現在你都有這麽多女人陪你了,在大姐這兒不盡興可以去找美玉、美玲或者其他姐妹,讓她們接著再來。你想讓大姐快樂,大姐知道你的心思,但大姐真的受不了。」

華雲龍想起宣文嫻曾經給他上過課,知道女人的陰戶因人而異,低頭一看,才發現華美娟的陰道天生生得太淺,就是在性興奮時充分擴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陰唇也不過五寸,而華雲龍的大寶貝又太過於龐大,單憑她的陰道根本裝不下,只好藉助陰道後的子宮來承受那多出來的三寸多長的半根寶貝,所以每次弄進去都要插進她子宮中好大一截,整個大龜頭和冠狀溝都在子宮中,輕輕弄已經是不好受了,更何況華雲龍每次猛弄狂插?

華雲龍更加體會到華美娟對他的愛戀,知道真相後,他怎麽忍心再肆意摧殘對他溫柔體貼關懷如母、至愛厚戀、深情如妻的大姐呢?當下華雲龍滿懷歉意地道:「大姐,我以前是不知道,我現在明白你以前吃了很多苦,弟弟真是太慚愧了。」

「弟弟,大姐不會怪你,大姐以前是不忍心讓你難受,以後大姐不怕了,你有這麽多女人,她們肯定能讓你滿足的。」華美娟溫柔地吻著他。

「大姐,你會不會怪我,大姐這麽疼愛我,可是卻連名分都沒有,而且以後陪你們的時間也會減少。大姐,我真是對不起你們。」華雲龍想起華美娟以前對他的深情厚愛,覺得真是對不起她們姐妹。

「傻弟弟,又說傻話,大姐怎麽會怪你?當然大姐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陪你,但是其他姐妹也是一樣需要你陪她們,大姐怎麽能多占你呢。至於名分,那不過是掩人耳目之舉,怕惹來閑言碎語。龍弟弟,大姐知道你對大姐好,但是大姐今天跟你說句實話,希望你能聽進去。」華美娟深情款款地道。

「大姐,你說,我一定聽你的。」華雲龍吻著她道。

華美娟回親了他一下道:「大姐希望你以後,對大家都要一視同仁,雨露均沾,即使是娘她們,也不要怠慢了,這樣才能不辜負每一個愛你的人,你明白嗎?」

華雲龍點頭道:「我明白,要是我不出江湖,就不會有這麽多人了,我就可以好好地陪你們。」

「又說傻話了不是,光我們幾個,不出兩年,只怕都會死在你手裡。」華美娟嬌羞著道。

華雲龍感覺慾念上來,就開始輕插緩抽,吮吻著華美娟的柔唇,撫摸遮她的玉乳。華美娟嬌怯怯地躺在華雲龍的身下,默默地忍受著,接受著華雲龍抽弄。嬌柔的她是這麽可人,這麽令人憐愛。經過一陣子的抽插後,華美娟的雙頰漸漸更加紅潤,桃源里的陰精一陣陣的發泄遮,燙得華雲龍渾身麻酥酥的。

華雲龍不知不覺地又用力起來了,不過比起從前的力量來要輕微多了,只不過是速度比剛才快了許多,而華美娟經過華雲龍這一陣子的輕抽慢插,已經充分調動了快感,陰道也得到了充分的潤滑和擴張,大小陰唇都充分膨脹,也從而增加了陰道的長度,所以也能適應華雲龍的快速抽插了。

「噗滋」、「噗滋」,經過一陣的快抽疾送,華美娟全身一陣顫抖,屁股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幾下,陰道中猛烈地收縮了幾下,就泄身了,一股股熱精噴灑在華雲龍的龜頭上,刺激得華雲龍也控制不住,丹田中熱流上升,一股熱流射進她的花心深處,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好弟弟,這是大姐最舒服的一次。」華美娟喜孜孜地說。

「弟弟也是,弟弟也從未嘗過這種輕柔的弄法弄出來的快感,從來就沒有這麽快活過。」華雲龍這也是心裡話,和華美娟這樣輕柔、緩慢、斯文地交歡,確實是別有一番風味。

「對了,好弟弟,你告訴我,你和美玲她們是怎麽個玩法?」

「美玲最爽快了,不象你和二姐讓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縮縮的一切處於被動,二姐是又愛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倆的作風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說三丫頭是怎麽個作風?又是如何個爽快法?」華美娟好奇地追問著華雲龍。

「美玲說脫就脫,脫個一絲不掛,說干就干,干個淋漓盡致,而且敢說敢幹,各種姿勢來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別看她年齡最小,卻從不咬牙皺眉的,比起你們兩個來,她可真是後生可畏。」

「美玲那小丫頭本來就象是個野小子,你倆也許是天生的一對。只有她那樣的野丫頭,才能受得了你這種蠻勁。」華美娟調侃著華雲龍。

「好大姐,你怎麽越來越愛取笑人家?我實話告訴你,你們和我都是天生一對,我們是天生一家,我對你們都愛極了。」

「那你到底欣賞哪種類型的?」華美娟又追問起來。

「憑良心說,我愛你們三人是一樣的,只不過因爲年齡的關系,對你和二姐的愛意更重些,因爲小妹畢竟還小,所以現在我對她的兄長之愛可能要超過戀人之間的兩性之愛。而對你和二姐則完全是兩性之愛了。我之所以說小妹最對我胃口了,只不過因爲她在床上的大膽作風對我的胃口,適合我的床上功夫,能讓我大肆瘋狂。那是因爲她現在還未完全成熟,所以少了成熟女性那種含羞帶媚、表面羞澀內里風騷的風韻,也就不會所謂的半推半就、順水推舟等手法,所以在床上才會對我毫不保留。因爲她也不知道保留、還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種含羞帶媚的含蓄之美其實才是真正的女性風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動我的情慾。」

說到這兒,華雲龍頓了一下,接著道:「說句不怕大姐你笑話的實話,一見到你們那種含羞帶媚的樣子,我就想上你們。並且只有在你們身上馳騁時,我才有一種征服感、占有感、成就感、雄性感、保護感,加上在你們身上得到的快感,再加上我們之間至真至純的愛,合在一起,才是一個男人在女人身上得到的至高無上的真正快感、最高快感、最強快感。而小妹給我的那種快感,是比較單純的交歡快感,要不是再加上她對我的純真的愛,那種單純的交歡快感是無法同與你倆交歡的快感相比的。只不過因爲我和小妹之間同樣也有與和你們相同的至真至純的愛,所以才能給予我同樣的享受。」

華雲龍笑著繼續道:「而娘她們的風格則又是另外一種,那是成熟女人的風韻,她們的大膽則和小妹的大膽有天壤之別,那是一種成熟女人的大膽、見過世面的大膽、風騷嫵媚的大膽、引誘挑逗的大膽。不過你要知道,雖然你們幾個的風格不同,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你們對我的愛是相同的,我對你們的愛也是相同的,你們都愛著我,我也愛著你們,我們之間的愛戀是至高無上的,是占第一位的。而魚水之歡只不過是我們之間的愛戀的一種表現形式,是占第二位的,不管你們在床上屬於哪種風格,我都深深地愛著你們,直到永遠。」

「好弟弟,你真是大姐的好弟弟、好男人。大姐沒白愛你,她們也沒白愛你,你也是她們的好男人。」華美娟感動地抱緊華雲龍,在他的臉上狂吻著。

「我也知道了,從今以後,對你們要區別對待,對付你們的手段要因人而宜:對你是越斯文越好,對小妹是越野蠻越好,對二姐是斯文野蠻兼而有之,使你們大家都稱心如意。」

「小鬼,就你的壞主意多,那對待娘她們呢?」華美娟故意問華雲龍。

「對她們當然是越野蠻越好了,不過對她們的野蠻和對小妹的野蠻不一樣,對她們的野蠻是無節制的、最大限度的、越放肆越好,甚至可以適當地放蕩一點、淫穢一點。因爲她們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又已經守了十年的寡,正需要我的野蠻、我的放蕩、我的瘋狂來平息她們心中那焰比天高的如熾慾火。而且對她們淫穢點、下流點不怕有什麽不良後果,因爲象她們這種年齡的女人對這方面的要求正強烈,對這方面的認識也已經定型了。而對小妹就不能這樣了,因爲她正處在思想、認識、精神、意識形成的年齡,如果也那樣對待她的話,恐怕會影響到她以後,這也不是我們所願意看到的,對不對?」

「你咋這麽多花花腸子?也真難爲你小小年紀就能考慮這麽多、這麽遠。」華美娟嬌媚地笑了,是那樣的溫柔、慈祥、嫵媚動人。

「大姐,你真美,我真想一口吞下你。」

「你要真的能吞下大姐,大姐也心甘情願,大姐何嘗不想一口吞下你?」

「你吞過呀!只不過你的「口」太小,「弟弟」剛進去你就喊痛,不能一「口」吞下,得讓「弟弟」在你的「口」里動上半天,才能全部進去,才能吞下,對不對?只不過進去的是個小「弟弟」,你的「口」也是下面的「口」,對不對?」華雲龍故意逗她。

「去你的,真是個壞孩子。」華美娟嬌羞地笑罵著。倆人依偎著,調笑著,享受著親生姐弟靈肉相交的樂趣。過了一會兒,華美娟輕輕推了推華雲龍,說:「去陪陪美玉和美玲吧,她們等你等得都快要發瘋了。」

華雲龍正要領命而去,忽然心中一動,說道:「不如把她們兩個叫來,我們四個人一起睡。」

「你這孩子,就你的壞主意多,好吧,你在這兒躺著,我去喊她們來,我們姐妹也聚聚。」華美娟穿好衣服,並體貼地爲華雲龍蓋上一條薄被才離去。華雲龍也許因爲一天的勞累而疲倦了,加上剛才在華美娟身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時心滿意足,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睡得異常舒服。

華美玉不知何時進來了,掀起薄被欣賞華雲龍的裸體,華雲龍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床上,抱著她就親吻起來。她躺在華雲龍的懷里,溫柔地任華雲龍親吻,華雲龍得寸進尺,伸手在她的身上撫摸起來,她那光滑的肌膚、豐滿的乳峰、柔嫩的大腿、誘人的玉戶,刺激得華雲龍心猿意馬,慾火升騰,胯下的寶貝已經堅硬如鐵了。華雲龍伸手就去脫她的衣褲,她一邊輕微地掙扎著,一邊輕聲阻止著他:「好弟弟,別亂來,一會大姐和小妹就要來了,別讓她們看笑話。」

「怕什麽呀,你們親姐妹彼此還有什麽好害羞的?再說你不是早就讓大姐親過、摸過了嗎?大姐還爲你的那裡上過藥呢。」華雲龍指的是她初開苞那次的事情。

「大姐倒不怕,主要是小妹,那個野丫頭一會來了,要是咱倆正好的時候讓她看見,她會不進來瘋嗎?那時看你怎麽辦。」

「「要是咱倆正好的時候讓她看見」,那就連她一起幹嘛。」華雲龍學著華美玉的語氣逗著她。華美玉嬌啐他一下,華雲龍接著說:「你放心,你以爲我收拾不了她嗎?自有我對付她。」

「你當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說她一個,我們家裡的十個女人,哪個不是讓你收拾得服服貼貼的?」華美玉幽幽地說。

「那你還有什麽好怕的?」華美玉的掙扎實在是太輕微了,說著話的功夫,已經被華雲龍把她的衣服脫了個精光。華雲龍伸手向她的陰戶摸去,怪不得這麽輕易就被剝了個精光,原來她因爲獨守空房熬了快一年了,本來就已想他想得慾火難耐,現在被華雲龍這一陣的親吻撫摸,弄得她春心大動而早已淫水四溢了,所以才會半推半就讓他解除了「武裝」。

華雲龍也不忍心讓可憐的華美玉再受慾火的煎熬,就立即壓在她身上,挺起粗壯雄偉的大寶貝一插而入,就開始用力挺送起來,華美玉也用力地向上迎送著,好方便華雲龍的大寶貝的出入,以平息她心頭的慾火。

「啊……好弟弟……你弄得二姐美死了……啊……好美……」

「好二姐……好姐姐……你的小穴真緊……夾得弟弟……爽極了……好……對……用力……」

經過華雲龍用力地快速抽送二三百下後,華美玉被華雲龍弄得美極了,口中也開始胡言亂語起來了:「好弟弟……好相公……你真是二姐的好男人……啊……啊……」

華雲龍學著華美玉的口吻,也亂叫起來:「好姐姐……好妻子……你真是弟的好女人……啊……啊……」

由於華美玉已經荒蕪太久,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的邊緣,屁股向上頂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呻吟也越來越急促,華雲龍連忙用力地快速而瘋狂地捅著她,直到她渾身一陣顫抖,陰道中一陣收縮,一股股陰精從她的花心深處洶湧而出,噴射到華雲龍的龜頭上,她也隨即癱軟了。

而華雲龍由於剛剛才在華美娟身上泄過精,所以離射精的地步遠著呢,華雲龍知道華美玉由於近一年的時間沒有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一定興趣正高,泄一次身不能徹底解決她強烈的慾望,便繼續輕柔地抽送著。果然華美玉沒有完全滿足,經過短暫的休息就重整旗鼓,開始配合華雲龍的動作,華雲龍便又開始快速地用力插弄她,瘋狂而又技巧地抽插她,直插得她又高潮疊起,接連又大泄了兩次才罷休。

華雲龍也不再把持精關,將又濃又熱的精液射進華美玉的子宮中。華美玉被華雲龍弄得美上了天,滿面腥紅,媚目迷朦,四肢癱軟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了。

「真精采,你們表演的真好。」華美玲笑著走進來,華美娟跟在後面。

「你們什麽時候來的?怎麽不進來而在外面偷看?」華雲龍聽華美玲的語氣,知道她們已經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們早就來了,本來我要進來,是大姐拉住了我,我們從窗戶往裡一看,剛好看見你往二姐身上一壓,開始把那東西往二姐的那裡面插,我們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看的,剛好看了一個「全場」。你可不要怪我,是大姐讓我偷看的。」華美玲笑著調侃道。

「我是怕干擾你們的好事,我知道二丫頭等弟弟等得難受,不忍心讓她再多等一會兒,所以想讓她早點得到你的安慰。」華美娟慈祥地說,那模樣,分明象是一個和藹的母親。

「說實話,二姐,你們表演的確實不錯,不過,你怎麽這麽快就到頭了?怎麽這麽經不起干?一會兒工夫就被他弄得大泄了三次?」華美玲確實有點瘋勁,這不,開始取笑起華美玉來了。

華美玉被她羞得面紅耳赤,不好意思地說:「去你的,臭丫頭,你經得起干,那你讓他乾乾,讓我們看看。」

「對,來,小妹,你讓哥哥乾乾讓她看看。」華雲龍由於剛才在華美玉身上並沒有得到完全滿足,正想在華美玲身上繼續發泄,所以趁機接過話頭。

「我不,我也經不起干,還是你們乾得好,還是你們來吧。」華美玲站在床邊,撫摸著華美玉那光滑可愛的裸體,贊歎著:「哥哥你看二姐多漂亮呀。哎呀,二姐,你這個小穴怎麽這麽美麗呀?真好看,簡直是美豔絕倫,說實話,別說哥哥了,就連我看著都動心,都想……」華美玲調皮地欲言又止。

「想干什麽?想和我一樣干她嗎?可惜你少了一樣東西。」說著,華雲龍故意挺著那依然粗壯挺拔的大寶貝,在她身上頂了幾下。

「你這個鬼丫頭,怎麽什麽話都能說出來?可不要嘴不饒人、處處樹敵,小心他們倆人合夥對付你。」華美娟笑罵華美玲。

華美娟的這番話倒提醒了華雲龍,華雲龍向華美玉使了個眼色,華美玉會意地一笑,倆人一擁而上,把華美玲按在床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手,我來脫她的褲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華美玉依言按住美玲的兩只手,並把身體壓在她的身上讓她無法掙扎,華雲龍一下子就把她的褲子解開了,這下她慌了神,忙向華美娟求救:「大姐,快來呀,他倆人欺負我。」

華美娟笑著說:「我才不管你呢,誰讓你口無遮攔呢?自己闖了禍,就得叫你自己受。」

華雲龍三兩下已經把美玲的衣衫脫了個精光,美玉壓住她的雙手,華雲龍兩肋夾住她雙腿,美玉騰出手來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地揉搓著,口中取笑著她:「小妹,你的乳房可真豐滿呀,比二姐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二姐漂亮一百倍。」

華雲龍撫摸著她的陰部,華美玉順著華雲龍的手發現了新大陸:「呀,大姐你快來看,美玲的毛怎麽這麽多、這麽長?真希奇。」說著,她用手梳理著華美玲的陰毛欣賞起來。

華美娟忙圍過來一看,也感驚訝:「就是呀,真多真長真黑。」說著也伸手撫摸起來,這下弄得華美玲花枝亂抖,喘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亂語:「好哥哥,好夫君,我不敢了,你饒了你的小妻子吧。好姐姐,你們就饒了小妹吧。大姐,你怎麽也來弄我?我可沒有惹你呀,你們怎麽還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聽?好,我這就叫好聽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姐姐,好姐夫,你們饒了我好不好?」

這下不但華美玉,就連華美娟都讓她喊得難爲情了,恨恨地對華雲龍說:「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弟弟,用力整她。」

華雲龍樂得從命,挺著硬梆梆的大寶貝,趁機提出要求:「大姐,二姐,你們幫幫我好不好?我怕弄不準,弄不進去。」

「去你的,什麽便宜都想占,你會弄不準?弄了我們這麽多次,也沒見你哪次弄錯過地方。」華美娟嬌嗔著,但仍然遷就他,伸玉手分開華美玲那又長又多又蓬亂茂密的陰毛,輕輕掰開華美玲那嬌嫩紅豔的陰唇,露出她那紅潤迷人、並早已因春水四溢而濡濕滑膩的桃源洞口,並對華美玉一揚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姐妹連心,心有靈犀,華美玉見狀心領神會,一邊伸玉手握著華雲龍那碩大無比、而又堅硬挺拔的大寶貝,將它帶到美玲的陰胯間,對準她的陰道口,一邊嬌嗔著:「就是嘛,除了給我們開苞時你這個大寶貝弄不進去,後來哪次不是被你暢通無阻、順順當當地弄進去?真不要臉,還好意思說。」並用華雲龍的大龜頭在華美玲的陰唇間來回挑拔了幾下,使華美玲的情慾更加高漲,淫水也更加汩汩地流出來,陰道口也漸漸張開了一個小圓口。

華美玉然後將華雲龍的大龜頭,頂在華美玲那微微張開、並輕輕蠕動的陰道口上,並輕輕地插進去一點點,這才媚目示意:「行了,進去吧,這下你滿意了吧?你這小壞蛋,真拿你沒辦法。你可不要辜負我和大姐的這番辛勞,可要好好弄小妹呀。」

華雲龍忙遵「姐妻旨意」,用力一挺,由於有兩位姐姐的幫助,粗大的寶貝一下子全根插進了華美玲那殷紅的陰戶深處,然後就開始橫沖直撞,疾抽猛送。

華美玲被三人緊緊按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只能靜靜地迎接華雲龍的撞擊,雖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從行動上迎合華雲龍,以發泄她那強烈的情慾,只好從口中大呼小叫,淫聲浪語層出不窮:「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好……你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男人……好夫君……爽死了……好姐姐……你們放開我……讓我和哥哥好好乾……我一定會……打敗他……啊……啊……大寶貝真長……真粗……真硬……大寶貝要把小妹乾死了……」

華美娟和華美玉也被她的淫聲浪語刺激得難以忍受,華美玉先伸手在華美玲的陰戶上放肆起來,撫摸著她的陰阜,梳理著她的陰毛,揉搓著她的陰唇,撥拉著她的陰蒂。華美娟見狀,因被華美玲的浪模樣刺激得難以自制,並在華美玉的影響下暫時丟開了賢淑文靜,向華美玉學習,伸手在華美玲的那一對碩大高聳的迷人玉乳上用力揉搓起來。

華美玲被他們三人刺激得神魂顛倒,欲仙欲死,而由於華美娟、華美玉忙於在她身上「揩油」而放鬆了對她的「壓制」,所以她的行動得到了自由,就開始用力地向上挺送著,以迎合華雲龍,口中的淫聲浪語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小妹弄死了……好男人……真能幹……好姐姐……你們弄得小妹也很美……對……大姐用力呀……二姐……你也使勁……對……就是那裡……」

終於,華美玲到了高潮,陰精一股股地泄了出來,華雲龍繼續用力地瘋狂干她,華美娟和華美玉也情緒高漲,配合著華雲龍繼續給予華美玲最強烈的刺激。華美玲被他們弄得一泄再泄、大泄不止,她泄的陰精實在太多了,把床單弄得濕得一踏糊塗,那一股股洶湧湧出的濃濃的少女陰精,侵襲著華雲龍的大寶貝,刺激得華雲龍龜頭發麻,寶貝發酥,再也控制不住高潮的到來,終於泄了身。

那滾燙的陽精灼得華美玲又是一陣顫抖,然後,她就渾身癱軟地在了床上,頭發淩亂,媚眼微眯,四肢大張,玉體橫陳,屁股躺在一大攤淫精上,陰道口還沒有閉合,陰道中多餘的男女混合精液,正在緩慢地汩汩湧出,向床上淌流著,好一幅「玉女泄春圖」。

「起來吧,小妹,快把床整理一下,我們也該休息了。」華美娟說。

「不行,還沒看你表演呢,你領著他們把我弄了個大泄特泄,自己不來一次行嗎?」華美玲恨恨地說道:「就會欺負小孩子,還是姐姐哥哥呢,合起夥來欺負小妹妹,看我明天不去娘那裡告你們的狀。」

「哼,盡管告好了,誰怕你?誰讓你口不留德處處樹敵呢?不行就讓她們評評理,看你該不該挨整。再說,這不過是咱們姊妹間的小小玩笑,有啥大驚小怪?你以爲她們會爲這個罵我們嗎?何況你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嗎?讓你過癮還不落好。」華美娟不以爲然。

華美玉也反駁道:「就是嘛,不識好人心。你說我們合夥欺負小孩子,你還是小孩子嗎?早就讓弟弟把你弄成真正意義上的女人了。你要說你是小孩子,那你以後就不要讓他弄了,哪有小孩子和男人交歡的?」

華美玲見嚇唬不住,又改爲挑撥離間:「哼,你們以爲他只欺負我自己嗎?你們不知道,他進入江湖前那天晚上就說過,要讓我們姐妹三個一起和他弄,好讓我們互相學習、互相幫助、互相促進,讓我們互相「擡槍」、「瞄準」,免得他「走岔道」,還說要讓我們互相交流「作愛心得」,互相教作愛姿勢、作愛動作等,你們說他這把我們看成什麽人了?你們還真聽他的,讓你們幫忙就幫忙,還真幫他「擡槍瞄準」,最可恨的是大姐,助紂爲孽,還親自把人家的陰唇掰開,你怕他真的弄不進去呀?還有二姐,還握著他的寶貝往人家的穴里插,都是重色輕妹。爲了討好男人就不管妹妹的死活,算什麽好姐姐?」

「你這麽說就不對了,大姐、二姐也是爲你好,不也是想讓你得到我對你的愛才這麽做的嗎?只不過她們想爲我們的交歡增加一點情趣,好讓我們得到更強烈的快感罷了,你說她們這麽做有什麽錯?更何況是你先口出浪言惹下禍來,你想怪誰?還有,你剛才挑拔離間說我曾說過的那些話,你說我說錯了嗎?哥哥這麽做只不過是想增加你們姐妹間的感情,增加我們四人的感情,難道我的出發點不是好的嗎?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經想通了,已經贊成我的觀點了嗎,怎麽今天又來故意搗亂,故意挑拔離間?是不是浪勁不下,嫌剛才我們弄的不過癮,想讓我們再弄你一次更爽的?」華雲龍故意嚇唬她。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饒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浪了,我只不過是心有不甘,沒有別的意思,我也知道大姐、二姐是爲我們好,也知道你讓我們姐妹一塊和你弄、互相幫助啦什麽的也是出於對我們姐妹的愛,是爲了我們姐妹更好地和你好。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快和大姐表演吧,表演完了我們好休息。」華美玲念念不忘讓華美娟和華雲龍來一次,也無非是出於對華美娟的愛,想讓華美娟也得到華雲龍的安慰罷了。

「你胡鬧什麽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剛才我去叫你們來這兒之前,我已經和他來過一次了。」華美娟說道。

大家又調笑了一會兒,便擠在床上睡下了。由於華雲龍和華美玉、華美玲都是剛來過,還裸著身子,所以華美娟在三人的強烈要求,和「高壓政策」下也「入鄉隨俗」脫了個精光。華美玉、華美玲睡在裡面,華雲龍與華美娟睡在外面,四人全部赤裸裸地並頭共枕,偌大一張床擠得滿滿的,這是他們姊妹四個自從長大懂事後,第一次睡在同一張床上,重溫兒時擠在一起玩鬧的童趣。

可能因爲剛才他們弄得太狂了,華雲龍和華美玉、華美玲都疲倦了,很快便進入了夢鄉,而華美娟也許被華雲龍剛才和華美玉、華美玲交歡的場面刺激得太興奮了,偎在華雲龍懷里,翻來覆去睡不著,幾次華雲龍都在朦朧中被她摩擦而醒。

她粉腿壓在華雲龍的小腹上,膝蓋抵住華雲龍的胯間,在華雲龍的大寶貝上徐徐蠕動,素手在華雲龍胸前撫摸,檀口吐氣如蘭,輕輕地咬著華雲龍的肩頭,華雲龍再也無法入夢了,低頭注視懷中的大姐,面如桃花,兩眼生春,嬌羞地看著他,華雲龍吻著她的紅唇道:「大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噓,輕聲點,別吵醒了她們。」今天真怪,慾火一向並不特別強烈的華美娟,也會主動要求華雲龍再來第二次交歡,也許剛才弄華美玲的場面太刺激了,並且一向文靜端莊如觀音大士的華美娟,也因受不了華雲龍與華美玲的交歡刺激,及華美玉身體力行的影響,而一反常態地親自參與對華美玲的「非禮」,所以對她的刺激也特別強烈,所以她才會産生這麽強烈的要求。

「看來聚衆齊樂的效果果然與兩人玩樂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單獨一個女人身上得不到的、充分的滿足,對她們女人們的刺激也是難以言表的,可以使她們也更加慾火高漲,要求更加強烈,從而在我身上得到更高的享受。而她們要求的次數多了,無形中使我的滿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後我要努力創造機會多讓她們一齊來和我交歡。」想到這里,華雲龍突發奇想。

「如果再加上娘和姨娘,那一定更加刺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實現這個想法,何況我剛才已經在她們三人的穴里分別射了一次精,連射三次還感覺不是很過癮,那加上兩位媽媽一定會差不多能完全滿足了吧。更何況剛才弄大姐和二姐時,我都是不忍心過分弄她們才會提前射精,如果控制一下的話,到現在我最多射兩次精,再多弄上兩個人更不在話下。」華雲龍暗暗想道。

華美娟伸手握住華雲龍的寶貝,輕輕地套著,再抓住華雲龍的手指進入她的陰戶中,她燙熱的陰道中早已濕淋淋的了,顯然她已經慾火高漲了,華雲龍的寶貝也漸漸地勃起壯大,便翻身伏在她的嬌軀上,她自然地分開雙腿,大開玉門,迎接「貴客」的光臨。倆人你來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靜悄悄地在暗中進行著,雖然僅發出一點輕微的「噗滋」、「噗滋」的聲響,但還是把華美玲驚醒了。

華美玲也不聲張,爬起身來,抱住華美娟的兩只大腿,像推車似的,左右擺動,並輕聲對華美娟說:「大姐,怎麽剛才光明正大的讓你來,你左一個不來,右一個不來,現在趁我和二姐睡了,卻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們看戲呀?要不要讓我把二姐叫醒,看你表演?」

華美娟被她羞得面紅耳赤,忙說:「好小妹,你就別難爲大姐了好不好?大姐求你了。」

「那好,你不讓我叫二姐也可以,但是你得讓我幫你的忙。」華美玲調皮地要脅著華美娟。

這時華美娟已經沒有反抗的機會了,因爲上身被華雲龍壓著,下身兩條腿又被華美玲抱著,加上怕華美玲這調皮鬼真的叫醒華美玉,只好答應道:「你說我不答應行嗎?你要幫就幫吧,想你也不會幫什麽好忙,只會幫我的倒忙。」

華美玲聞言,輕輕地嘻嘻一笑,擡起華美娟的大腿,用力地搖擺著,這時華美娟的玉臀被她掀得懸空起來,華雲龍仍然被夾在兩腿之間,就像伏在搖籃里一般,由於她們兩人的合力搖擺,華美娟的陰道自然而然地夾住華雲龍的大寶貝摩擦著。華雲龍已經無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交歡的樂趣,這不能不感激美玲的奇招妙方。

由於華美娟已經和華雲龍來過一次,加上剛才受到的刺激太過於強烈,她早已慾火高漲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再加上華美玲的推波助瀾,不大一會兒,她便到了高潮,陰精一泄而出,噴灑在華雲龍的龜頭上,她便癱軟了。

華雲龍開始發威了,大寶貝輕柔而又快速地在她的陰道中挺送著,華美玲也轉而撫摸她的乳房加以刺激,不大一會兒,華美娟便被倆人弄得又一次泄了身,華雲龍也開放精關,射出幾股灼熱的陽精,直噴入她的子宮深處,滋潤著她的花心……

隔夜,華雲龍摸進司馬瓊的房間,一進房中,司馬瓊就高興地迎了上來,柔情似水、熱情似火地擁住華雲龍,柔聲說道∶「好弟弟,你真好,真的來陪姐姐了?」

「當然了,像你這樣的絕色美人,又知情識趣,正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女人,我怎麽會不來陪你?我捨得嗎?」

「你這個小壞蛋,就會甜言蜜語哄女人歡心。你替姐姐報了大仇,姐姐已經別無所取,你放心,姐姐但求你偶爾能陪陪姐姐就心滿意足了,不會讓你爲難的。我真愛死你了,你這個小冤家。」司馬瓊說著,嬌嗔地在華雲龍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華雲龍感動地摟住了她,熱情地吻著她說∶「瓊姐姐,難得你對我這麽好,我真不知道怎麽謝謝你對我的情意才好。」

「怎麽謝?用身子謝唄。謝可不是用嘴說的,所以要把那個言字旁去掉,那就是射。只要你多在姐姐身子裡面「泄泄」,多射精,姐姐就心滿意足了。」司馬瓊含羞帶媚地挑逗華雲龍。

「好,現在我就謝你射你吧,只不過可說不定誰先「泄」誰、誰先射呢?」說著,華雲龍一把抱起她,將她放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她的衣服,接著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順勢壓在她身上。

司馬瓊倒也知趣,分開兩條肥嫩的大腿,夾住華雲龍的陰胯,燙熱的陰戶緊緊地頂著華雲龍那堅硬的寶貝,兩只粉掌輕輕地在華雲龍的背上遊動撫摸,像按摩似的摸得華雲龍渾身麻酥酥的。華雲龍伸手一摸,她那裡已經很濕潤了,看來她早已動情,才會說出那麽露骨的話來挑逗自己。

華雲龍也不再多糾纏,挺起粗壯的大寶貝,對準她那張口等待著的肉洞口,一用力,插到了底,一陣猛烈的抽送,三淺一深,旋轉摩擦,不讓她有喘氣的機會。司馬瓊難以忍受這無比的刺激,陰戶深處一陣收縮,子宮直顫,因爲她的紅唇被華雲龍的嘴唇堵著,只有從鼻孔連連發出陣陣快樂的呻吟∶「哼……哼……嗯……嗯……」

經過華雲龍不停不休地弄了一段時間,陣陣無窮的快感沖襲著她,她顫抖著腰肢挺動著,臀兒款擺,兩腿懸空抖動,花心深處如黃河決堤似的湧出股股的陰精,灼燙著華雲龍的龜頭:「喔……我完了……弟弟……我要上天了……」

「瓊姐姐,過癮了沒有?」

「過癮了……真要美死我了……謝謝你……」

「怎麽樣,是你先泄了吧?」

「是……我先泄了……你還沒泄呢……那可不行……應該是你泄泄我才對呢……你不泄怎麽可以呢……」司馬瓊喘息著,還是不服輸地向華雲龍挑戰。

「我是怕你受不了,看來你厲害著呢,那咱們就繼續吧。」說著,華雲龍掀起她的大腿,將她的陰戶翹得高高的,猛捅一頓,直弄得司馬瓊聲聲討饒,陰精不知泄了多少,無力地癱軟在床上,華雲龍才算出了精,燙熱的精水,把司馬瓊灼得又是一陣顫抖。

兩人緊緊地擁抱著,溫存著,享受著男女靈肉相交的快感。過了半晌,司馬瓊才回過神來,對華雲龍道:「本來姐姐很想留你過夜,但我知道我那兩個丫頭小梅、小玉也想你得緊。她們就在隔壁,想必現在還等著你呢,你快去吧。」

「瓊姐姐,你真好。」華雲龍仍然戀戀不舍地吻著她。

「傻孩子,以後機會多的是,快去吧。」說著,司馬瓊讓華雲龍起了身,溫柔地幫他穿上了衣服,又給了他一個熱情的長吻,才放他出了門。

華雲龍來到隔壁房間,果然小梅和小玉還在燈下等著他,看見他進來,都喜出望外地迎上來。華雲龍一手一個摟著,來到床邊坐下,小玉嬌聲道:「公子,你怎麽不多陪陪小姐?」

小梅也接道:「是啊,這近一年的時間,我們小姐可想死你了。」

華雲龍笑著吻了倆人一下,問道:「難道你們就不想我嗎?」

小梅和小玉噘嘴道:「怎麽不想,只怕公子早把我們忘了。」

華雲龍笑著道:「怎麽啦,吃醋啦?」

小梅和小玉幽幽道:「公子言重了,我們哪有資格吃醋?」

華雲龍笑著道:「你們別胡思亂想,我不會虧待你們,我也不會輕視你們,只要是跟我上過床的,我都會一視同仁,雨露均沾,保證把你們倆張「小饞嘴」喂得飽飽的。」小梅和小玉羞紅著臉,心裡卻樂開了花,熱情地送上香唇,任華雲龍品嘗。

華雲龍親吻良久,才摟著二女道:「你們誰想我多一些?」

小梅指著小玉道:「是她,經常半夜裡偷偷哭呢。」

小玉的臉一下子漲紅了:「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半夜裡做夢都叫著公子……」小梅的臉也一下子脹得通紅。

華雲龍只覺一股暖意流入心田,被人愛是一種幸福。華雲龍放開二女道:「這樣吧,我先和小玉來,然後再和小梅來好不好?」

小梅笑道:「這樣最好,小玉想你得緊呢。」小玉原本雪白的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暈,在燭光下,更是引人遐思。

華雲龍一把把小玉拉過來,小玉也順勢的把身體依偎在他的懷里。在燭光下,更讓人感覺小玉有著一種使男人無法抗拒的魅力。華雲龍軟玉溫香抱滿懷,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兩人又是一陣的熱吻,在這小房間里,處處散發著一種幽香。尤其是小玉的身上,更是散發著那少女的體香。

華雲龍如何按捺得住,於是張開魔掌,在她的嬌軀上,往來的遊動著。不一會兒,小玉只感全身難過,口中只是似痛苦而快樂的哼著。華雲龍不愧是情場老將,輕輕的解下小玉的武裝,裡面緊剩下那半透明的褻褲及褻褲。

乳頭已受到刺激而漲硬,乳暈的范圍漸漸擴散。芳草若隱若現,全身皮膚雪白,真是令人目不暇接。華雲龍於是又輕輕的解下小玉的乳罩,俯下頭去,用舌頭舔著乳頭,用另一隻手去褪下她那唯一僅存的防線——褻褲。

終於,小玉成了一頭小白羊了。華雲龍一邊交互的舔著雙乳,一隻手探到那已春潮泛濫的花苞去扣弄,只弄得小玉她不住的扭動。口中哼哼有聲,把身子猛往他的身體緊靠。華雲龍給她這浪態剌激得有點受不了,知道已是時候,於是三扒兩撥的脫下衣服。

小玉竟然急不及待的撲上來,握著那翹起了的寶貝。一邊套著寶貝,一邊脫下華雲龍的褻褲,俯下頭用櫻桃小口含住了龜頭。華雲龍只覺馬眼處似乎有股熱流直往上沖,深深的吸了口氣,把慾火狠狠的給壓抑住。小玉一手在握,它是在品嘗香噴噴的香腸。只見她用嘴套弄著,又用舌頭刮著龜頭,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一隻手不由自主的扣弄著自己的陰戶。

華雲龍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樣子,自己的寶貝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無法忍受的地步。於是扶起小玉,然後把她放倒在床上。吻著她的乳頭,提著寶貝就要闖關。小玉正覺需要,於是用手把陰戶上的花瓣撥開,以便讓大蜜蜂順利采蜜。

華雲龍深呼吸一下,挺著寶貝叩關而入,小玉只覺一支火熱的鐵棒,充滿了那極需開墾的花園。華雲龍靠著春潮的泛濫而順利的進入禁區,只聽小玉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叫聲是如此的讓入消魂噬骨。

華雲龍臀部一擡,向陰戶頂了一頂,問道:「舒服嗎?」

小玉媚眼半開欲語還羞地說:「嗯……美死了……簡直舒服透了……哼……好哥哥……你快使勁…呀……我要……我要你插得我……我舒服……又……快樂……嗯……」小玉這時的陰戶被漲得滿滿的,淫水如泉似的溢出穴外。

小玉的小嘴兒也忍不住又浪哼起來了:「唔……頂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好哥哥……你是我……的……好夫君……我……我不能……沒有……你……」華雲龍不停的抽插著,經過了一百多下,自己也開始喘息著。

他知道一時小玉還不會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改用九淺一深了。這時的小玉本來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覺到好空虛,只覺好久才那一下是最舒服的,於是死命的按住華雲龍的臀,自己也挺著腰相迎。華雲龍見她如此淫浪,有心吊她的胃口,於是停止抽送,把個龜頭在穴口一沾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釣魚離水三寸似地。

此舉可把小玉整得苦苦哀求道:「別逗人……人家了……人家穴里……癢……癢死了……公子……你……你好狠心……要干不幹的……我……我會被你……急死的……」

華雲龍知道小玉已經到需要大幹特幹才能止癢了,於是改用五淺五深之法。兩手按著小玉的雙,又用手指去撚乳頭,這下小玉只覺得比剛才舒服多了,但雙乳所傳來的需要並不能完全解決。小玉死命的勾住華雲龍的頸子,在華雲龍的耳邊浪叫著:「龍哥哥……我快受不了……我快瘋了……你……弄死我……乾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快……用力頂……不要拔出來……我要……啊……啊……」

華雲龍知她再也不能用緩插法滿足,於是開始次次盡根,次次著肉,只聽「啪」、「啪」的肉擊肉的聲音,綿綿不絕。還有寶貝深入抽插時所帶來與春潮的補滋聲,構成了交響樂曲。加上那聲聲的低吟,可讓人蕩氣回腸。小玉此時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體內美得難於形容。

「哎……我……我會樂死了……喔……又酥又癢的……穴心……好癢……好癢……唔……水……水又出來了……啊……公子……你……真行……我……我太愛你了……呵……求求你干……乾死我吧……不要……不要離開我……」華雲龍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

「小玉,你簡直是座火藥庫,你都快把我給炸了。」他吻著她,一股熱氣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他激動得全身哆嗦。小玉情不自禁的,死摟緊了華雲龍。華雲龍這時抽動得更快,而且更瘋狂了,沖刺得更急,似狂風又似暴雨。

小玉忍不住來自內心深處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龍哥哥……你真好……咬喲……你是不是要摧毀我……啊……啊……我擋不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麻……又癢……啊……呵……」小玉似進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齒地浪呼急叫著。

「啊……對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頂……哦……不……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小玉耐不住高潮的沖動,終於出了精。

小玉那股熱陰精,直射到華雲龍的龜頭上,燙得華雲龍不由得陣陣酥麻,馬眼一麻,大寶貝猛然抖了幾下,精液便熱呼呼的直射到小玉的子宮里。小玉受了這一股熱精沖擊,全身又是一抖,泄了第二次精水了。一時整個房間都靜了下來,只聽到喘息聲。

小梅已經是等待多時,華雲龍從小玉身上爬下來,兩人熾熱的目光一接,華雲龍即一把把她摟在懷中。四片乾澀的嘴唇一接觸,即如乾柴烈火,一點即燃。同時,華雲龍雙手也不甘寂寞,右手從衣襟下探入探索山峰,左手伸入裙內往神秘的三角地帶探險,他的手是何等的技巧,只過片刻,乳頭發硬,褻褲也濕了。

華雲龍也因亢奮,寶貝發硬,隔山打虎已不敷需要,於是輕解羅衫,除去肚兜,使的她那對巍峨的乳峰,徹底暴露,並且也把褻褲除去。他先用手指揉著乳頭,出其不意的把整個乳房握緊,使勁的又揉、搓、捏。過了一會,他的手慢慢下移。觸摸到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於是伸出手指,插進小梅的陰道內扣弄著。

小梅只覺身軀愈來愈熱,忍不住的搖擺起來,此刻她似經不起這挑逗:「龍哥哥……吻……吻我……吻我……」

華雲龍於是低下頭去吻她,小梅丁香暗渡,翻弄,攪動動著,華雲龍知道此刻她迫切需要,上按乳房,下扣陰戶。小梅被他這一招雙管齊下,瞬間全身發軟,骨頭發酥,淫水泊泊。她媚眼如絲,小嘴微啓,不時的發出「嗯哼」之聲。

華雲龍知時機已到,於是把小梅抱到床上。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小梅的陰戶時,他先吮住了陰唇,用舌尖挑著那似花生米的陰核,只見小梅花枝亂顫,更加放浪形骸的叫著:「哎喲……別舔……好哥哥……別舔……舔得人……受不了……哦……我……我好舒服……再深一點……對……再深一點……嗯…裡面……哼……癢……我……我要……你快……快些用大寶貝……給我……我止癢……」

華雲龍把小梅扶正,坐在他懷里,扶起寶貝,從背後就順著淫水找尋那消魂的洞口,可是一著急,就是插不進去。小梅可急了,一伸手就引著寶貝滑入了桃源洞中,只聽「滋」的一聲,全根到底。

「啊……痛……好漲……又好舒服……」小梅坐在上面,採取主動,感覺無上的快樂。肥白的屁股不停的往下坐又往上提,來回的猛套著。她漸漸進入佳境,動作愈來愈劇烈,雙方也流汗不已。

小梅口中更哼出了快美的樂章:「嗯……好呀……喔……抽……插……哎喲……真美妙……哎喲……我的……我的天呀……我痛快死……哎喲……我的穴……想不到……還可以……插大寶貝……小穴插……插得太過癮了……哎呀……哎……」既銷魂又痛快,使小梅忘了形。

淫水如缺堤的黃河,滾滾而出,把華雲龍的陰毛和大腿都弄濕了。華雲龍一邊玩著她那肥大的雙乳,又看她那肥美的臀上上下下的磨著大寶貝,真是刺激。畢竟是女人,套得不到六十下,勃氣喘籲籲了。小梅喘著氣說:「哦……真舒服……我……我不行了……換你……你在上面……」

於是,華雲龍把她抱了起來,用了狗爬式,華雲龍挺著大寶貝,搖動腰臀,拚命的向小穴猛插狂抽。小梅狂旋著肥臀,又一個勁的浪叫:「哎喲……你再用……用勁插吧……哎喲……喔……我的好哥哥……我的好漢子……插吧……我要死在……你的大寶貝上……插……插呀……插破……插爛……插爛我的小穴好了……我的媽呀……哎……」

「哎唷喂……公子……你……你的大寶貝又粗又厲害……乾的……我的小穴麻酥酥……唔……你……你真行……我……我樂死了……快……插快點……」

「嗯……嗯……哼……哼……好……太好了……我好……好舒服……哼……嗯……」

「哥哥……我的……好哥哥……哼……哼……我愛……我愛死你……了……哼……」

只弄得小梅渾身如火燒,一會兒發抖,一會兒發軟,一會兒酥,又一會兒直發燒。是充實,是酥麻,又似醉酒,還有點癢絲絲的感覺。她只感到飄飄然,小腹一燙,原來她已經丟精了。她感到暈沈沈昏陶陶,歎了一口氣:「哼……哥……哥哥……我要上天了……哦……哼真是……美……嗯……」

華雲龍輕輕的吻了她一下,說道:「我知道。」

小梅還是繼續狂叫著:「嗯……哼……妹妹……我……願……死……在你的……懷里……嗯……嗯……」

「哦……停……停……哎喲……我又要……丟精了……哦……好美……」小梅又丟了一次陰精。華雲龍知道,小梅已快達到高潮了,於是,他慢慢的加快速度。那淫水沿著屁股溝,流了一床。

華雲龍笑道:「小梅,你的水好多。」

小梅像沒命似的猛挺腰湊臀哼著叫:「哼……嗯……都是……你太會……會干……不然……穴……也……不……不會出……出那麽多水……」

小梅飄飄欲仙,已進入忘我境界。她主動的摟住華雲龍,並且主動的吻他,那高聳的乳房,緊緊的在他胸前不停的揉搓著。那豐滿的肉球,緊貼華雲龍的胸部,使得他慾念加巨,於是,他更加快了速度,「噗滋」、「噗滋」之聲不絕於耳。那床也因急速的抽插震動,在叫著「咯吱」、「咯吱。

如此急速的抽插了二百餘下,小梅已到了渾然忘我的境界,她狂叫著:「哦……大寶貝……哥哥……嗯……快……我……我愛死你了……你的大……寶貝撞到了……花心……」

「美……真美……又……又要升天……了……」小梅蛇腰狂扭,臀部猛擡,頭也亂擺,真是到了瘋狂點。

華雲龍直起直落,下下著底,把小梅弄得又酥又麻,又酸,又癢,一張小嘴也不停的狂叫:「哼……哼……嗯……妹妹……的穴……穴里……好癢……心理……也癢……」

那雪白的屁股,更是一上一下的配合著他的狂抽猛送,小腹一陣收縮,身體一抖,一股陰精由穴口流出,燙得華雲龍精神一振,突覺一陣舒暢,寶貝一抖索,馬眼一開,一股股熱精如水箭般,激射向小梅的小穴,這股水箭,射得小梅渾身一顫:「啊……天啊……我上天……了……」

兩人精疲力盡的擁抱著,小梅開口說:「公子,難怪你能讓那麽多女人甘心情願的爲你死,小梅真願意死在你的大寶貝下。」

華雲龍笑罵道:「饞丫頭,難道還沒有把你喂飽。」

小梅渾身無力道:「我是飽了,但小玉還沒有飽,公子,你再去喂喂她。」

華雲龍笑著起身道:「好,今晚我一定把你們倆個都喂飽。」

華雲龍說著,反身把小玉推倒,反騎在她的身上,形成頭腳相交,而朝著小穴低頭就吻,舌頭如青蛀捕蛾,一伸一縮的舔著陰道。小玉的小穴,被他輕舔了幾下,全身的毛孔頓覺大開,熱血也沸騰,不由顫著說:「唔…公子……你的舌功真利害……兩三下我就受不了……」她浪得難以忍受,伸手扶著寶貝,小嘴吻著寶貝,然後張開了嘴含住大龜頭。

「哥……好大啊……真的變的大多了……我的嘴幾乎要吞不下……」華雲龍也被她吮得酸癢難忍,不禁向前頂。

「好人,別動,我的嘴巴會裂開。」說著,小玉用舌尖抵著馬眼,也吸吮著棱溝。

兩人此時都是慾火高漲,身體不停擺動,一個是小屁股拚命上頂,一個雄腰伸縮,最後兩個人都忍不住了。華雲龍轉個身,用手握看寶貝,對著小玉的陰戶,插了進去。小玉感到一陣脹滿,不由「啊」的一聲叫起來。還沒容她喘氣來,華雲龍又是一頂,真是其快如矢,大寶貝已盡謗而入,龜頭頂著發顫的花心。

「唔……哥……你怎麽乾的那麽狠……我……我會被你頂死的……」小玉剛浪哼了一半,大龜頭又是一頂一抽。小玉猛顫,浪水直流,如此抽插了五十餘下,她更發狂了。

「啊……哼……插死我了……我要哥哥抱……」華雲龍知道她要泄了,忙用龜頭猛磨轉著。

「啊……不行……要丟了……」小玉周身用力,狂抖著,像泄了氣的皮球,雙腿夾在他腰上的玉腿無力垂下。此時華雲龍忙緊緊的摟著她,讓大龜頭感到花心一陣縮縮的快感。

良久,小玉微微張開美目,嘴角微向上翹,露出一種甜蜜蜜的笑意,凝視著華雲龍道:「哥……大寶貝哥哥……太舒服了……太美了……」

華雲龍打趣道:「好妹妹,這樣夠不夠彌補我對你的冷落。」

「太夠了。」這時小玉感到小巧的陰戶中有點發漲,那如嬰兒拳頭大小的寶貝還插在裡面,而且一厥厥的抖著。

「公子,說真的,你愈來愈厲害……」

「好妹妹,你說我利害,那個地方利害。」

小玉聞言,臉兒發紅,撤著嬌說:「嗯……你……你討厭,不知道嘛。」

華雲龍故意猛頂了幾下,且用手在她的腋下搔著癢:「你說不說?」

小玉先是輕「嗯」一聲,接著張嘴「咯」、「咯」的笑著,她笑的攏不合,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她結結巴巴地道:「公子……你……你就饒了我吧……我說我說……」

「好,快說。」

「哥哥的……寶貝厲害……」小玉說完粉面通紅,忙把頭埋在他的胸前。

華雲龍滿意的笑了,說:「我也覺得我的寶貝愈來愈行。」

小玉「嗯」了一聲,對他白了一眼,嬌羞地道:「厚臉皮。」

華雲龍笑的前仰後翻,說:「你不信嗎?那我又要動了。」他說著,忙又動了起來,他把寶貝抽了開,僅讓龜頭抵在洞口,然後搖擺屁股,使得大龜頭像陀螺打轉似的。

小玉一見他的大寶貝又在動,吃驚地道:「不……不……你別動了……我受不了……你若再動……我非被你乾死不可……」她說著,忙不疊雙手緊抓著他的腰部。

華雲龍可不吃她那一套,雖然腰被抓著,但他仍照動不誤。大約過了一會,原本拒絕的小玉,雙手垂放在床上了,兩眼緊閉,纖腰像水蛇般的扭動,臀部猛挺,咬緊銀牙,話兒從齒縫蹦了出來:「啊……啊……公子……妹妹又浪起來了……唔……癢……重一點好嗎……」

華雲龍打趣道:「哼,你不是不需要了嗎?」

小玉撒著嬌說:「哥哥……嗯……別笑我嘛……我要嘛……」

「好,那我就插重一點。」說著,他如海底蛟龍,來個長軀直入,每次要插下之前必先把龜頭拉到洞口,然後再直抵花心。

雖然他插的不緩不急,但是他已憋的太久了,有心讓陽精早點射出,所下插下的小道很重,每次插下都挾股勁風,因此必發出「噗」的一聲。

小玉直被乾的陣陣麻癢,全身打抖,浪蕩百出。她浪聲連連:「哼……哥哥……這一陣真好……哎呀呀……大寶貝哥哥……快……」

華雲龍知道她又面臨生死關頭,忙吸口氣,來個連連不絕的重擊。這時的小玉秀發零亂,銀牙咬緊,兩條手臂像蛇般緊纏著他的身體,氣喘咻咻,顯出一付饑渴的神情。華雲龍猛力的抽插著,頂著,一口氣直乾了二百多下。

小玉媚眼微張地道:「妹妹……的花心……又被你……你撞的花麻……好舒服……咬唔……我……我又要不行了……我要完了……嗯……」

華雲龍的龜頭被陰精當頭澆下,不由全身打抖不停,腰骨也酸了,眼前金光閃閃,馬眼一松,陽精像水柱般「吱吱」地射了出。泄了身的小玉覺得四肢發軟,累的眼睛都睜不開,但是,花心一受到陽精沖擊,她還鼓其餘力扭擺蛇腰,嘴裡也哼著:「我……爽死了……也累死我了……」她的聲音愈來愈小,最後靜止了,四肢像大字型張的開開,已不醒人事了。

華雲龍累得猛喘大氣,小梅幫他擦乾額頭的汗水,三人這才相擁而睡,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