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兒子同操我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5)

我,張小平,今年已經三十歲,鄉下人家的女兒都是別人家的人,所以從小我被按著別人家的孩子一樣養著,父母對我非打即罵的,一直到我十三歲的時候,就被換親嫁給了胡家,我哥哥娶了胡松十五歲的妹妹,我做爲交換的貨物嫁給了二十歲的胡松,一晃十幾年過去了,我十四歲時生下的兒子,小義今天也已經十五歲了。

我和丈夫的感情並不好,他是一個很粗暴的人,三天兩頭的打我,而且他的性慾很強,不管在哪也不管我在干什麽,在竈台上,在菜地里,他想上我就上,就是我來月經他也照插不務,三年前他進城去打工,我一個人帶著孩子和公公住在鄉下。

原想著胡松走了,我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了,誰知更是掉進了地獄的深淵啦。他獨居的父親,我那沒有人倫的公公,因爲握有我的把柄,竟威脅我讓我做他的性奴隸。沒有辦法我剛逃出虎口又落在了狼穴,白天我是胡家的兒媳婦,晚上我是公公的牲口,他想怎麽玩我就自己玩我。

在鄉下的大炕上我兒子小義在東,公公在西,我在中間。經常等到小義睡著啦,他就爬進我的被窩里,把他的雞巴插進我的小穴里,因爲兒子的關系我一直忍受著,他揉著我破落的奶子,一邊操我的穴說:「你不要感覺委屈,反正你是我胡家的人,我和我兒子誰來干你,不都是一樣的,種不都是一樣的嗎?」這三年除了胡松回來,他天天都要玩我,有時鄉下活太累時他雞巴硬不起來,他也不肯放過我,有時用玉米棒子有時用燒火棍插我的逼,我的奶子上總是青紫的或是留下他的牙印,爲了我的兒子小義,我一直在忍受著,有時被他蹂躪的太累,就昏睡在他的被窩里,好幾次早上醒來的時候,兒子小義一臉困惑地看著我,我有一種預感,公公有另外的打算。

我以爲小義是一個孩子,但我忘了孩子是會長大的。一天晚上快吃晚飯了,我在端飯菜走到餐桌時,胸前兩粒大乳房跟著走路時一顫一顫的。當彎腰放菜時,正好和小義面對面,因爲今天下午做菜時,被公公按在竈台上乾了一炮,沒有來的及換衣服,穿的是淺色的露胸家常服,距離又那麽近,肥大的奶子赤裸裸的展在小義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鮮紅色的大奶頭,我尚未察覺,又去端湯、拿飯,我每一次彎腰時,小義則目不轉睛的注視我的奶子,公公早就發現小義在看我的身體,他卻含著笑什麽也沒有說,等我把菜飯弄好後,盛了飯雙手端到小義面前「小義,吃飯吧。」說完不見小義伸手來接,卻見他雙眼注視著我的胸,我低頭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得過飽而自己尚未發現。我羞愧而不安閑的叫道:「兒子!吃飯啦!」

「啊!」他聽見我叫他,才猛的回過神來,臉也一下子羞紅啦,這時我公公站起來;「小平,是不是剛才被我雞巴乾的太累了?怎麽衣服沒有換就過來啦」我沒有想到他會當我兒子的面說出來,一下子怔住了,公公走到我身邊,捏著我的奶頭,在手指間揉捏著,小義看著他褻玩著我的奶子,我嚇壞了忙打掉他的手:「公公,你干什麽?小義在這呢!」「怎麽小義不在你就可以給我玩嗎?」公公繼續說著:「有什麽關系呢,這幾個月晚上我操你,小義都在邊上看到了。是吧,孫子?」「我……」小義一臉的不自然,天哪!我公公幹我的時候,我兒子一直都知道???我傻在了當場。

「來別吃飯了,來吃我的大雞巴吧!」公公拉我過去,很快地他脫掉了褲子,趁我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將他的巨棒深入我的喉嚨,我的喉嚨上下套弄,「啊…啊…啊!」公公看著小義說:「你媽媽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他把雞巴從我的嘴裡抽出來,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孩子,看看你媽媽。你媽媽吹雞巴真行,她有三個逼都一樣讓男人爽。」這時我偷眼看了一眼小義,發現他看著我的胸部。我心裡産生了罪惡感,「媳婦你看!小義看你幫我吹雞巴讓他的小棒子都變硬了。他在看你的大奶子裡。兒媳婦,你爲什麽不順便讓你兒子看清楚呢?

他脫掉我的上衣,又拉起我的屁股,將內褲拉下,將它丟在地上。把我將兩腿張開,將陰部暴露出來,我一絲不掛地在小義面前。接著公公把光腚的我抱上了骯,拉開我的腿,將兩只手指插入我的逼里「看你媽媽的淫洞嘿...孩子,到這來???你就是從這里出來了,你爸爸和我還有許多男人都喜歡操的地方,來???孩子這是你媽的陰核???快點來???舔你媽媽的淫穴。"小義有點害怕;「爺爺,她是我媽媽。」「傻孫子,你不是想上她嗎?她是個婊子,和幾十個男人上過床,許多人搞過她的小穴了,沒有關系的。快點來呀!」他直接過來將小義拉到我前面,跪在我張開的大腿之間。"快,舔你媽媽的淫穴,看看她是一個多麽淫蕩的女人。"我知道公公是要作賤我,要我在兒子面前變成一個蕩婦。公公抓著我的頭發,「快讓小義舔你,快點否則今天晚上我奸死你,還把發騷的錄像帶給胡松郵去,他的脾氣我想你也知道,假如他知道你賣……。 」我知道我只能按著他說的做,否則 我真不敢想,假如胡松知道了會怎麽樣:「乖孩子...舔媽媽的屄洞吧。我求你嘗嘗。"我被迫伸出雙手抱住兒子的頭,對著他說。壓兒子的頭到自己的兩腿之間。"快...阿義舔吧!"他伸出舌頭開始舔起我的小穴。

「嗯...啊...兒子不要???」我馬上發出了呻吟,兒子的舌頭在我的陰蒂和小穴中往返地吃著,這時公公把他的陽具放到我的嘴裡,我開始爲他口交。我一想到十五歲的兒子正在舔著我的下體。而嘴中含著公公的粗大的陽具就忍不住發出了呻吟,下體傳來的快感讓我無法克制自己。公公爆出了笑聲;「你可真是淫蕩,連被親生兒子操都喜歡」小義將舌頭深入我的穴中,吃著我開始流出的淫液。同時,他主動的將手伸向我的雙乳,開始搓柔起來。我試著對抗下體傳來源源不斷的快感,但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我無法克制自己。公公用雙手將我的腿拉到肩上,讓我的下體完全的暴露在兒子的面前。「孫子,來看看你媽這個婊子的逼。」 「啊...啊...阿義不要看???」我羞愧難當,小義好奇地看著我雙腿之間的逼,用手指拉著我的陰唇「爺爺,我媽這怎麽這麽黑呀,裡面的肉到是粉色的?」 公公拉開我的陰唇,用指甲扣進肉里「以前她剛嫁過來的時候這個小陰唇也是粉色的,你爸那時候年輕,一天要干你媽十幾次,這十幾年除了你爸還有其他的人不停地操,就給磨成黑色的啦。」小義用牙咬著我的陰唇,朝外面拉咬著,「爺爺,你看這裡面怎麽流白湯啦。」公公把我的淫液挖出來一些,擦在我的嘴唇上,「婊子,告訴他,你爲什麽流湯啦。」

「因爲我想讓小義操我,用力地干我,用你的大雞巴,和你爺爺一起輪奸我。」我被逼和我親生的兒子說著下賤的話。小義把鼻子貼在我的下體,舌頭朝我的逼里一下下地捅著,「啊……」我被他玩出了淫蕩的慾望,小義的手用力地搓捏著我的奶子,忽然我感覺到疼痛,原來是公公用姆指和食指在捏我的奶頭,他的雞巴放在我的臉上,巨屌就正好挺到我嘴邊,我迫不得以的張口含著,熱燙而又堅硬的大龜頭占滿了我的口腔,我的小舌頭的服侍著口中的大東西,一雙手套弄起粗大的圓柱體,小義把我的大腿朝兩邊拉開,他的舌頭朝我逼里的最深處去了,公公一邊享受我的嘴巴,一邊用他的大手撫我的臉頰和頭發,還對著跪在我下體的小義說著風涼的話:「孫子,這就叫口交,一會讓你媽含著你的大屌,讓你感覺一下。」他又邪惡的問我。「想不想吃你兒子的屌。」

我被迫擡頭回答他:「是,我想吃兒子的雞巴!」聽我回答了,公公又把沾滿我晶亮口水的大龜頭塞進了我嘴裡。一下下地像插我的陰戶一樣,干我的嘴巴,每一下都刺到了我的喉嚨處,幾分鍾後,他把他的雞巴從我的嘴裡抽出來,拉著我的頭發將我拉起來,強迫跪在阿義的面前,讓我們交換了位置。「小義,來享受一下你淫蕩的媽媽的嘴巴吧?你爲什麽不讓她也吹吹你的雞巴呢?別只知道玩她的騷逼,你媽有許多地方你還沒有玩過呢。」公公從後面將雙手穿過我的腋下,用力的握住我的雙乳。「看你媽媽的奶子還真是大吧!她就像一條奶牛!」公公繼續說著「我知道你喜歡這個,孩子...想不想先吸吸看啊?」阿義吞了吞口水,捧著我的乳房「 對...就是這樣。舔舔看...吸吸看...就像你在是嬰兒那樣。」小義將我一邊的乳房用嘴含著,用手玩著另一邊的乳頭。我依在公公的懷里,無助的呻吟著,公公一面看小義吸我的奶,一面用手指插我的逼,我被逼讓他們祖孫倆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體。過了一會,小義吐出了我的奶頭,離開我的胸部。他將褲子拉開,露出了他的雞巴「對,這就對了。讓你媽媽吸你的雞巴」小義將雞巴拉出來,向我挺去。「媽媽,吹我的雞巴...」被慾望沈沒的小義輕輕的對我說,我被公公按著頭,順著阿義的動作,張口將兒子的陽具吞下。小義的屁股開始前後搖動,他的雞巴在我的嘴裡變的更硬更大「孩子,可以啦,快停別射在她的嘴裡啦,來快點干你媽媽的逼。」公公看著兒子糟踐我,十分的興奮。

公公強迫我躺下並且將我雙腿打開「上啊!孩子,干你媽媽這個淫婦。」小義真的爬到我的身上,他用一隻手握住自己的陽具,將它導引到我的陰部。他的身體往下壓,讓他的陽具插入我火熱、濕潤的洞裡,一下子刺了進去,我的兒子,我十六年前生出來的兒子,用他的雞巴在干我,他年輕的身體壓在我的身上,硬硬的胸壓著我的奶子,公公拍拍我的臉:「賤貨,說點什麽助助興吧。」 「用力...兒子...用力干我……。」我對著兒子淫叫著「啊...啊...喔...」我感覺著兒子的雞巴在自己的淫穴中進進出出,禁忌的快感,讓我無法自拔「用力……射進來...孩子把你精液射到媽媽的身體來...」我淫叫道「讓我懷你的孩子???讓我爲你生一個兒子……」「小義,好孫子……用力點...乾死這個賤貨...」公公看著我和兒子的的亂倫交合,興奮的淫叫著:「小義...操死你媽媽...這個賤貨把她的逼操爛……操死你媽的爛逼……」兒子也興奮的把他的精子射進了我的深處,從此夜夜都有兩根大雞吧在我的洞洞裡值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