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真實的本不打算公開的亂倫往事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0)

這是一段真實的經歷。本來我不願意說出來,打算讓她成為我內心深處永遠的秘密。但看到網上有那麼多人大膽暴露自己的隱私。想想其實也沒什麼可怕的,再說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就別憋在心裡了。朋友們就權當我在講別人的故事吧。如果覺得兄弟創作辛苦,請諸位閱後動動舉手之勞,鼓勵兄弟一下。你的支持是兄弟繼續奉獻的最大動力。

事情應該從十年前講起。我家後面是與我父親還沒有出五服的倫叔家。倫叔的父親是地主,成分高,倫叔成年時恰好文革開始。那時候好人家的閨女誰願意嫁給地主子弟呀。就這樣倫叔一直到了快三十都沒有說上媳婦。在當時的農村,一般人家的孩子二十歲左右就成親了,像倫叔這樣要再說不上媳婦,一跨過三十的坎估計就得加入永久性的光棍大軍中去了。倫叔的母親(也就是那個地主爺爺的小老婆,外號老狐狸)是個猴精的婦女,最後看實在沒辦法了,設計把媒婆灌醉,又花費了大量的錢財,終於找到一家貪財的人家,把蘭嬸娶進了門。聽母親說蘭嬸過門的時候才十四五歲,還是個孩子,差不多比倫叔小一半。事情就這樣開始了。

蘭嬸是個開朗無心計的女人,雖然剛過門那幾年沒少和倫叔及老狐狸吵架,但總算挺過來了,而且還生了五女(送給別人兩個)一男六個孩子。倫叔一家都是城府頗深整天算計人的貨色,惟獨這個蘭嬸是個例外。蘭嬸身體高挑,臉面俊俏,心眼又好(老狐狸就因為這和她沒少生氣),一說話就笑,我們孩子都喜歡她。說句實話,雖然她只比我大十一二歲,我一直把她當作自己的母輩來看待,她也把我當作自己的親兒子一樣疼愛。但是,許多事情的出現往往不是我們能預料到的。1995年夏天的一個夜晚,我和蘭嬸的關係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後來我考上大學,全家都很高興。蘭嬸也很高興,經常當著我的面誇我,同時又對戰戰(她唯一的兒子,才上小學)說:「看你哥,現在多好。你也得好好上學,將來也考大學。」

95年夏天,我暑假回家,倫叔和大堂妹二堂妹外出打工去了,三堂妹才十一歲,地主爺爺早死了,老狐狸兩月前到外地她女兒家走親戚去了。我回家後聽說我們村那一段時間賊偷的特別凶,蘭嬸家的四頭羊被一夜偷光,現在還有一頭大牛和一個小牛犢,她害怕再被偷走,整天在牛屋裡睡覺,嚇的不得了。蘭嬸見我放假,就對我母親說,反正我家沒有大牲口,而且屋子也不寬敞,就提出讓我到她家去睡覺,順便幫她看家壯膽。我母親沒想其他的,就爽快地答應了。沒想到我這一去不要緊,和蘭嬸居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大約是我住到蘭嬸家的第六天的夜晚吧。夏天天氣熱,我和蘭嬸聊天差不多到夜裡12點了,才各自去睡覺。我當時是睡在牛屋門口的院子裡,蘭嬸和兩個孩子睡在堂屋裡。大約睡到下半夜三點多鐘的樣子,我感覺有些內急,就起身去廁所解手。當我提著褲頭幾步衝進廁所掏出雞巴就要放水時,才發現蘭嬸正赤身裸體地蹲在廁所里的凳子上方便。

我們那裡的農村一般都是一家人共用一個廁所。可能是夏天熱,又是下半夜,她估計不會有人來,所以身上寸布未穿,雪白的肉體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特別刺眼。她顯然也沒料到會有人來,突然受驚,下意識地站了起來,這一下我看的更清楚了。她的下部陰毛不是很多,顏色只比其他部位稍有些深。農村婦女常年勞作體型保持的非常好,沒有太多贅肉,乳房也沒有過多的下垂,畢竟她剛剛三十出頭。尤其身上的膚色白的晃眼。雖然我一直知道蘭嬸的皮膚很白,但暴露在外的皮膚常年風吹日曬,顏色有些發紅。沒想到她裡面的皮膚是那樣的光潔白皙。

我們兩個人一時間都楞住了。不知說什麼才好。足足有半分鐘,我才回過神來,尿意也沒有了,急忙把雞巴摁進褲頭扭頭就走。我相信她也一定把我全身看了個遍,尤其是我的大雞巴,畢竟我是個二十二歲的大男人了。

我回到睡覺的地方剛想躺下,感覺不行。因為我是在院子裡睡的,蘭嬸怎麼出來回堂屋呀?我急忙躲進牛屋裡。透過窗戶盯著廁所方向。果然,蘭嬸把頭伸出來看了看院子裡沒有人,猛然間跑了出來,光著屁股捂著陰部一直鑽進堂屋裡關上門。

我心裡「砰砰」地直跳。慢慢走出屋子,來到牛屋門前自己的床鋪上坐下來,卻怎麼再也睡不著了。蘭嬸雪白的肉體一直在我腦海里來回閃耀。人有時候特別奇怪,一旦某種念頭鑽進了你的心裡,怎麼也排遣不了。

本來我一直是很尊重蘭嬸的,對她從沒有任何肉慾之念。否則她也不會放心的要求我住進她家。但那天晚上的巧遇,使得我徹底地轉變了看法,蘭嬸在我心裡從一個母輩變成了一個女人,一個可以發泄的對像。我想倫叔快五十歲了,肯定難以滿足她,再說她又將近半年沒有沾過男人了,能不想?

真是色膽包天,越思越想我頭腦越熱,最後起身向堂屋走去。到了門前,我用手一推,發現門沒有反插。是虛掩著的,我心裡一陣狂喜,輕輕地推門進去。

進去一抬頭,嚇了一跳,發現蘭嬸上身穿一件小背心,下身穿一件白裙子正一聲不吭地站在堂屋當門。我怔住了,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剛才的激情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想到蘭嬸先說話了:「到西屋裡去,別弄醒戰戰了。」

說著,她自己先出門走了。我回過神來,強按住激動的心情,跟著進了西屋。

蘭嬸坐在西屋的床上。既然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只好不客氣了。上來也不說話,摟住蘭嬸的雙肩,我感覺她一顫動,我隨即又擼起她的小背心,一口咬住那對尚算豐滿還沒怎麼下垂的奶子,另一隻手往下撩起她的裙子。伸手一摸,發現她沒穿褲頭。我能摸到陰部還有些濕漉漉的感覺。

我們兩人為了避免尷尬,都沒有再說話,直到我把雞巴攮進蘭嬸的陰道,我能發覺她在拚命地壓抑著自己的感覺,我感覺到她喉嚨里發出模糊的呻吟聲。也許她覺得在一個小輩面前大呼小叫有些不好意思吧。她的面頰火熱,渾身上下都好像一團火那樣燙人。真是一個傳統的女人,身子都給我了,還那麼矜持。我既然得手了,就平穩了心境,掀起她的雪白的大腿,自己站在地上,「呼哧呼哧」

地大抽大送。她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胳膊,一聲也不吭。

說實話,既然生了六個孩子,而且年齡也不算太小了,她的性器不是太緊湊。

但這樣的心情這樣的際遇是什麼刺激也比不了的。我覺得非常激動,尤其當我看

到這樣一位一直在我面前扮演母親般角色的女人現在躺在我的身子下成了我的女

人,我就更加激動的不能自已。年輕的激情是強烈而短暫的,不到十分鐘,我的高潮就來了,我怒吼一聲:「蘭,我愛你。」就在蘭嬸的陰道深處一瀉如注。

她哼唧了一聲。抱住我久久沒有撒開。就這樣,整個一暑假,我和蘭嬸都沉浸在性愛的歡樂之中。等到我寒假再次回來後,聽說蘭嬸等我上學後,把倫叔叫回家,自己死活都不願意再在家,外出打工去了。我們再也沒有機會作愛了。但我的心中永遠感謝蘭嬸永遠懷念那段激情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