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無限好

2017-06-27     WoKao     檢舉     收藏 (28)

我們計劃在春假的一周內,我們兩天一夜去溪頭旅遊,目的是讓車子跑開,這一趟路程中,有平地、山路,是不錯的訓車路線。到了預定的那天,阿權早上來我家接我,我們照預定的九點上路,經高速公路到台中下交流道,約12點在竹山吃中餐,下午兩點就到溪頭了。

因爲我們有訂溪頭小木屋,所以我們可以開車子進去停,我們把車子停在旅館旁的停車場後,將行李放置房間內,加了一件夾克,就到溪頭的森林中走走。

和大家都一樣的,我們也帶著照相機到處亂照,邊走邊照,一下就到了溪頭的神木了。

我們先買點飲料,休息一下,正想說照一下我們兩人的合照,那要找人幫忙羅,而這時的遊客並不是很多,正巧我們附近來了兩個女生,阿權便上去溝通,這兩位美女也很樂意幫忙,我們也幫他們合照,就這樣聊了起來。後來我突發奇想,提議我們男生女生配,以神木爲主題照合照,就這樣我和兩個女生各合照一張。

我問她們去過大學池了嗎,她們表示還沒,於是我和阿權就帶領她們一同去大學池。我們四個人在竹林小徑走著,我們先說了我們來這的動機和方法,她們也說她們的一些事情。

她們一個是日文系的名叫玉梅,另一個是中文系的日本人名叫直子,她們是桃園某大學的大三學生,她們一大早坐火車到台中,再轉台汽公車到溪頭,預定等一下要坐六點的回家,預定晚上11點回到宿舍。

我則是建議她們最好在溪頭住一個晚上,因爲在那麽短的時間里,溪頭是無法玩完的,而且清晨的溪頭也別有風味,玉梅則表示她們沒有訂房間,阿權充英雄的說「那我們把房間讓給你們,我們睡車上」,直子說「不然看看是否可以加」,我責罵阿權「你知道溪頭晚上的溫度嗎,還睡車上呢」,我們就這樣敲定了。

我們到了大學池,到處拍拍照,時間一眨眼就五點了,等我們回到小木屋的時候,已經是六點鍾太陽下山的時候了。我們在餐廳吃了晚餐,因爲我們並沒有加,所以只有兩人份的晚餐,吃完後我們又買了點泡麵和飲料,想晚上必定會餓。

我們回到房間,發現房間內的櫃子有備用的棉被,於是我們拿來在地上,這樣我們男生睡地上,女生睡床上。等弄好一切之後,時間才七點多,阿權提議玩鋤大D,於是我們開始玩起鋤大D了。玩了半個小時,直子先說「這個不好玩」,但是其他的她又不會玩,所以我半開玩笑的說「不然我們以脫衣服做賭注,最輸的人要脫一件,直到脫到內衣褲」沒想到兩個女生都答應了。於是阿權開始洗牌發牌。

遊戲之間互有輸贏,沒多久時間,阿權只剩下內褲一條,而我比阿權好一些,我剩下內褲和長褲。兩位小姐呢!她們可厲害了,她們認爲身上的每一件飾品都算一件,而玉梅呢,逐次脫下了發夾、手錶、絲襪、長裙、毛衣和襯衫,還剩下胸罩和內褲。至於直子,因爲穿的少,運動褲、運動衣、手錶一下就脫的只剩胸罩和內褲。

這一把可要加油了,我和阿權努力之下,一下子我們手上的牌都出光了,玉梅和直子手上還有幾張牌,我就說「看你們姊妹相殘,輸的就要露兩點羅」,兩個人就說「好了,不玩了,我們要洗澡了」於是放下牌轉身要走,阿權就說「不然我們讓你們三件,但是一定要比到脫光唷」,兩個女生都說「好,看誰厲害」。

她們在我跟阿權的通殺之下,又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了,這一次是直子最輸,所以她要解掉她淡藍色的胸罩,之後是我最輸,在來又是玉梅最輸,解掉她白色的胸罩,這一下子我們四個人都只剩下內褲了。

阿權有點忍不住了,那兒自然有點鼓鼓的,沒一會就被玉梅瞧見了,玉梅就嘲笑阿權沒有定性,阿權辯解說「誰叫你們長的又漂亮身材又好」我只在旁邊看笑話,這個時候直子語出驚人的說「你們有玩過4P嗎」,玉梅吃驚的問「不會吧!」這時直子好像很有興致般的說「如果玉梅願意,我們可以試試唷」。

於是玉梅和直子溝通了一會,她們有了結論,就是玉梅要去洗澡,而直子問我們願意跟她3P嗎?我和阿權當然願意羅!

其實我比較喜歡玉梅,因爲直子是日本人,整個外型不是很和我的胃口。所以我先洗澡,阿權和直子就開始親吻起來了,至於玉梅則在旁邊看。我洗了十分鍾之後,換玉梅去洗,我發覺玉梅走路有點不穩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愛愛的關系。

我洗完澡也加入了戰場,我看阿權以騎馬式從後面進入,於是我移動到直子的面前,直子也意會到我要做什麽,她自動地扶著我的小家夥,輕輕的含著,直子的技巧也不錯,會善用口腔的吸力,不僅用舌頭舔舐著我的龜頭,並且還不停的吸允著,我的大家夥立刻就又紅又腫。

阿權似乎很喜歡這樣,他手扶著直子的腰,一直猛力的抽插,以致直子常常吐出我的家夥。我伸手去愛撫直子的胸部,她的胸部很白也很大,感覺上有C罩杯吧,而且她粉紅色的乳頭更是漂亮,我用食指和中指夾著她的乳頭,揉捏著直子原先就挺起來的乳頭。

阿權跟我說「小,我先上,你等一下好嗎」,於是我到旁邊等著,看著阿權和直子換個姿勢繼續。不久玉梅洗完澡出了浴室,包裹著一條大浴巾,她看到我坐在地上看電視,就問我「你們不是一起在..嗎?」我回她說「我覺得我會妨礙他們」。

於是我和玉梅穿了衣服去逛商店街,回來的時候已經又過了一個半小時了,直子和阿權早已把床占走了,我們只好睡地了。我重新把地整理一下,讓玉梅先睡,我等一下在睡,我希望她先睡著,不至於被我所影響。

我才躺到玉梅身旁就把她又弄醒了,我們躺在地上也滿尷尬的,我們於是聊點課業上的東西,想這樣比較不會尷尬吧。聊著聊著,我突然問玉梅說「你剛剛看他們愛撫的時候,是不是很想呀?」玉梅回答「有點想吧!但是我不能接受這樣的性愛」我想也是吧!

玉梅接著說「我從來不知道直子那麽開放耶」我回她「也許是日本人吧,畢竟她在日本念完高中的」她說「也對,畢竟我們比較保守」我說嗯,保守有保守的好處」玉梅說「但是剛剛去有點想要,呵呵」我說「趁他們都睡了,我們偷偷..」玉梅考慮了一下,點點頭答應了。

我靠近玉梅的身子,親吻的玉梅的小嘴,左手慢慢遊移到她的背後,解掉了胸罩的背扣,慢慢的脫下玉梅的胸罩,另一手輕輕的握著她的乳房,玉梅的胸部不像直子那麽大,但是似乎更軟更合我的手掌大小。我接著親吻著玉梅的玉頸,彷佛這里是玉梅的性感帶,她不自主的發出愉悅的呢喃,而乳頭也挺了起來。

我的嘴輕巧地轉移到玉梅的胸部上,用舌尖輕輕挑弄著已經挺起來的乳頭,弄的玉梅更是不小心發出呻吟的聲音。我不段的吸允著、輕咬著玉梅的乳頭,並用手指伸入玉梅的內褲中,試探她的妹妹如何了,我用手指夾弄著她的陰核,這讓玉梅的妹妹更濕了。

我也脫去了我的內褲,跟玉梅說「我要進去羅」,玉梅不發一語的點點頭,我用我的龜頭頂著玉梅的陰核,摩擦一下,然後輕輕的把大家夥放進她的洞洞中,我更用兩手抓著玉梅的小腿,把她的小腿舉起來,呈現一個Y字型,這樣抽插更刺激,玉梅也失神地呻吟著「啊..好深..好裡面..」。

這樣抽插了一百餘下後,我把大家夥頂到最裡面,俯身問玉梅說「要用哪個姿勢呀」,她說「嗯..由背後搞我..」我把玉梅翻個身,兩手放在她的腰上,用大家夥自己瞄準,慢慢地再度刺進去,我也更用力的抽插著,我看著玉梅顫抖的背部,潔白的背部浸濕著汗水,並還不時的呻吟著「啊..唔..」。

我感覺的玉梅的興奮,我又改個姿勢,我坐著讓玉梅背對著我坐在我身上,我還可以揉弄著她的胸部,可惜這個姿勢我們配合的不好,沒多久玉梅嫌會痛而作罷。

我又改成玉梅要的姿勢,從背後插入,又抽插了一百下左右,我把玉梅翻個九十度,她側躺著,我抱著她的大腿,就像兩個Y字型一樣,因爲這個姿勢可以刺得很深,沒多久玉梅就高潮了。

我讓玉梅正躺著,我將她的小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推車的姿勢繼續抽插了幾十下,也受不了龜頭傳來的電流,我也將我的精液通通射在玉梅的小腹上。

想知道絕對真實的故事嗎?想和我一起到最高潮嗎?歡迎與衆不同的你大膽加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