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銀色監獄學院

2016-09-14     檢舉     收藏

公元2053年,一顆巨大的隕石落在太平洋上,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毀滅。核子寒冬覆蓋了全球,對人類造成恐怖的影響。核子云覆蓋了整個地表導製作物銳減,地球上的人類陷入糧食恐慌,發動了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次的世界大戰蔓延了整個世界,所有國家都被卷進這場戰爭。都市成為廢墟,鄉村燃起煙火,人類由於自相殘殺,數量急劇減少,彈殼灑滿平原,科技成為泡影。

公元2113年,核子寒冬終於過去,各國政府開始恢復功能,普查人口。人類的數量銳減到半數以下。這時候,人類驚覺災難的影響並不止核子寒冬而已。過去六十年來,人類僅出生數千萬名男嬰,並且男女比達到1:6。專家認為照這個速度,人類不出四十年就會滅亡。

學者開始拚命研究這些男嬰的共通點,發現了一項驚人的事實,這項事實讓學界震驚,為了證實他們的疑慮,他們開始進行人體實驗,三年內成功催生了二百多名男嬰。這些學者公布了他們的研究結果,卻在公布的當下被捕。由於實驗結果太過駭人聽聞,各國政府均不願面對這個現實,並且避免他們公布的實驗結果造成治安的影響。

加強執法的情況下,造成男嬰的出生率又再度銳減,於是聯合國不得不面對這個殘酷的現實。

公元2126年,聯合國高峰會由女性獨自表決,終於通過了人類存續特別法案。這項法案的內容保密,但是卻被送到了位於深山中的華爾伯格女子學院。

聞名遐邇的貴族學校華爾伯格女子學院,以嚴格的校規聞名。這是一座擁有一萬五千名學生的學院,教導一年級到博士班的課程,光老師就達到一千名。這是一座美侖美奐的城堡,以大理石砌成,坐落在懸崖上的銀葉林中,由於城牆高達五十米,素有銀色監獄的惡名。這座幽靜且高聳的城堡,即將在這一天引起巨變。

鐘聲響起,下課了。

「那今天就上課到這裡。」

「老師,要不要一起去我房間聊天啊?」

林儷人甩著烏黑的長髮,棕色的雙瞳誘惑般地盯著我。她故意在我面前解開一個扣子,訕笑著。

「對不起,我還有別的事。」我連忙堆起僵硬的微笑回絕。

「呵,膽小鬼!走啦走啦~」金色柔發的菲爾絲挽著他的手,二個人離開了,換來全班的鬨笑。

他們是七年級生,是處女,但不是善男信女。她們也許會把初夜獻給你,但下一秒就會告得你身敗名裂。這些小惡魔的伎倆重施過很多次,大多是有性經驗的學生慫恿男性老師觸犯禁忌,在她們滿足後馬上告發他們。這所學校的學生許多家長是各國的高官子女,那些家長可見不得姦淫幼女的老師活在世界上,以前受不了誘惑的老師們幾乎都在關進聯邦監獄的半年內死於非命。這些新生也會有樣學樣,他們享受的不是性慾,是玩弄別人命運的權威感。

『戴昆老師,村上老師,陳老師,威廉老師,法蘭老師,請到院長室。戴昆老師,村上老師,陳老師,威廉老師,法蘭老師,請到院長室。』

發生什麼事了?被點名的幾乎都是男老師啊!我聽到廣播,往院長室走去。

校規零 特別法案即日生效

「開什麼玩笑!我不會承認這項法案跟這個計劃!」校長室外,站著好幾隊女性國際警察。國際警察在這裡出沒是家常便飯,但這些女警多達數百人,我也沒多細想。推開院長室門,我一開門就聽到院長咆哮。

「亞麗莎修女,我想看慣聯合國公文的你一定能分辨的,這是真正的聯合國法令。基於聯合國的特別法案,你們國家已經完成修法,並且完成了這項計劃。我想,這不是你個人能夠阻止的。」一位長發窈窕的女子,穿著黑色西裝背對我,正在說服亞麗莎修女。我關上門,她突然轉過身來。她的睫毛卷翹,紅唇皓齒,有著美麗的東歐人面孔,是一個年約二十的美人。

我看向其他人,其他人都已經到了,加上訓導主任、克爾斯老師等一百三十幾人,把碩大的校長室擠得水泄不通,全校的男老師都在這裡了。

「都到了?那好。我們早就已經知道您不會同意,所以您的任免書已經申請好了。修女,您該退休了。」

美女身旁一左一右二個女國際警察走上前,把修女的任免書展示在她面前。之後,右邊那位女性就上前,作勢要押走修女。修女嘆了口氣,只好跟著警察走了。「上帝會懲罰你的。」臨走,修女含著淚說道。

「我已經被下令要成為受懲罰的人了。」女孩回頭看著修女,臉上竟然露出一絲哀戚。「謝謝您用心栽培我,修女。這是我至少能夠為您做的。」

亞麗莎突然意會到女孩話中的意義,臉上從悲憤轉為不舍。「上帝啊….」

我們面面相覷,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各位老師,我是新任院長克蕾兒・布萊,這是委任狀。」克蕾兒轉過身來,展示她手上的文件。她將文件掛在後面的牆上,取代了亞麗莎修女的委任狀。她將桌上的一張白紙撕成一張張,在其中一張畫了線。

「你們好。這裡有一百三十一張簽,我想請你們抽一下。」

良久,她轉過身來,把一個大盤子遞給我們。

我們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訓導主任威爾遜先生首先打破僵局,接過大盤子抽了一張簽。離她最近的克爾斯先生隨後也抽了一張,之後每個人依序抽了一張。輪到我的時候,我也上前抽了一張紙簽。我回到原位打開一看,紙上明顯畫著一條線。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院長問。

「陳沁徽。」我回答。

「陳老師,這是聯合國任命狀,請簽名。至於你們,」我接過任命狀,是國家任命的特別執照。國際警察開門,門外走進數十名警察,把其他老師團團圍住。克雷兒突然拿出手槍,把訓導主任射殺了。其他警察也拿出機關槍掃射。這是屠殺,只有慘叫,卻沒有槍聲。沒多久,慘叫聲停了,牆上滿是彈孔。其他老師終於躺下後,警察開門叫喚門外的所有人進來,關上後開始在每個人腦袋都補一槍。

噗!噗!噗!

每一槍都像是惡魔的號角,把我推向恐懼的深淵。

「聯合國特別法案是一個人體實驗法案,內容包括特定區域內性侵的除罪化,也就是說,在有限條件下這個學院內性侵行為是不犯罪的。這是你們國家特別為你們訂立的性侵除罪特別法,與性侵傷害防治法案,內容包括強制執行由一年級到大學畢業間的性侵活動,以及防止被性侵後的創傷後症候群造成的性依存症的生育促進計劃相關的法案。特別法案即日生效。陳先生,你已經簽下了任命書,這個計劃將由你主導。」

克蕾兒脫下襯衫紐扣,雪白的豐胸彈了出來。「您已經被任命可制定本校所有校規,規定從院長到學生們,招生到畢業的所有細節。他們是校警,將按規定強制學生與老師必須執行校規,否則將與這些老師一樣下場,或者由你決定他們的下場。」

平日一起教導學生,互相勉勵的導師們躺在地上,紅色鮮血還在汨汨地流,腦袋被穿洞後的老師被拖到窗口,警察把他們一個個扔到萬丈懸崖下。袒胸美女跪在一旁,宣告國家命令我性侵從國小到大學,一萬五千多名老師跟女孩。

一瞬間,我想殺了她們。但是殺人是犯罪。我看著他們犯罪,看著訓導主任眼睛瞪大,被丟到窗外,落到一千多米深的山谷里。

『我是克蕾兒・布萊,從現在開始是你們的校長。我想你們應該聽過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就在去年被刻在華爾伯格碑上,作為年度最傑出畢業生。現在,我要宣布,從現在開始,你們這座學校的每一個成員,包括我與旁邊看到的警察們,都將參與一個為了拯救人類免於毀滅的計劃。』

司令台上,克蕾兒正在發表演說。一萬個學生與老師群聚在城堡中庭,聆聽校長致辭。由於大型聚會非常麻煩,要讓一萬五千人,小學到大學生通通聚集安靜地聽演講是一件連想像都覺得痛苦的事,比起權威,亞麗莎修女更在意學生的發展,因此我在來到這個學校教書的二年間,還沒有看過全體集合的畫面。

「嗯,哈….嗯….嗯哼….」

校長室內,二個裸女在沙發上互相搓揉對方敏感的部位並興奮地發出聲音。我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的表演。今天,我們要為大家上第一堂法律課。這是跟克蕾兒爭論無數次後,最後達到的共識。

為了讓我可以完成目的,克蕾兒命令這二個警察表演活春宮,讓我保持興奮。

但我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這樣根本就不正常!

這二個女子生澀地撫摸對方,明顯看出性經驗並不豐富。近年來,每年男嬰生育率不到一百萬,但是卻有六百多萬的女嬰出生。每個男孩大多跟我一樣是在鄉下長大的,而這些城市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幾乎沒有看過男孩,更遑論性經驗了。她們生澀地表演活春宮,一面聽著外面的演講。我看著桌上的槍,如果我沒有按照計劃,她們就會殺了我,另外申請一群男老師,故技重施。這就是計劃的一部分。

『….現在你們必須要有一個認知,當你們違反陳老師的意志時,基於特別法案賦予的權利,我們所採取的所有措施都是合法的。』

就是現在!我站起來,打開校長室門,往廣場走去。

『從今天開始,你們的通訊裝置將被沒收,行動將被限制,逃走的人將被處以你們想像不到的刑罰。我承諾,當你們從這裡畢業時,你們的生活將獲得保障,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我走向人群,隨機拉住外圍一位女孩的手。我瞄了一眼,我不認識她,但我知道,這一拽就決定了她的命運。

「你幹什麼?!」女孩驚恐地大喊,我用力地把她往司令台的方向拖拉。全校的人看傻了,我就這樣把一個無辜的學生拖上台。

『現在,我們歡迎陳老師跟第一個示範者!』

「不要,住手!!啊~~!!救命~~~!!你….走開!!」

少女激烈地尖叫與掙扎,二位警察上前抬起她的腳,把她拖上司令台。我開始撕她的制服,少女激烈地拚死抵抗,力氣大到讓人險抓不住。我用力地一拉,她襯衫上面的紐扣應聲崩裂,雪白的皮膚曬在陽光底下。她不是非常美,臉上長著雀斑,大約十五歲,纖細的身體下肌肉隱隱可見,可見平常有在運動。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要告你,告死你!!走開!!」

啪!一記巴掌熱辣辣的打在臉上,我被打得後退了一步。少女轉身對準我的大腿中間用力一踏,痛得我跪下來。少女馬上站起來對準女警的下巴肘擊,另一個女警被擊倒。

『同學激烈地抵抗!這位同學,這是最後的警告!如果你再不好好示範,我們將執行恐怖的懲罰!』

「你敢!我要叫我爸把你抓進聯邦監獄,讓你被那些強姦犯活活搞死!」少女對著克蕾兒大吼,我抬頭看她,突然眼前金星一閃,下巴中了一腳。腹部劇痛,她用力地朝我的腹部踢了一下。

「死變態,去死!」

少女又要上前踢我,突然被警察制止。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個警察抬出一個,只有恐怖小說才會出現的東西。這是人型大的蛹狀鐵器,可打開成二半,裡面通常布滿鐵針,只要把人關進去闔上,全身就會被鐵針刺穿,幾分鐘內全身的血就會流干。

鐵處女。她們打算用鐵處女把這個女孩當眾處死。

嘶!

少女的雙手被綁上束帶,接下來是雙腳。她並不知道眼前的東西是什麼,只以為那是把她關起來的道具,沒多久就會放出來。

「你們要幹什麼!別以為我會放過你….啊!」

看到鐵處女的內側,少女驚呆了。蛹狀鐵器的內部充滿了鐵針,裡面根本沒有讓人藏身的地方。如果被關在裡面,少女想到自己的下場,聲音顫抖了起來。

「….我錯了,不要,求求你!拜託,放開我,我不告了,我不要了!!」

只不過是保護自己的身體就要被處死,這實在太變態了!住手!我掙扎地想要站起來阻止這一切,卻從後面看到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鐵處女的另一邊。

從我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鐵處女的背後,透過鐵處女,我看到一萬五千人眼睜睜看著少女被綁在鐵處女上,活生生地被慢慢闔上,鐵針開始刺穿少女的身體,群眾露出各種不同的驚詫表情。

住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鐵處女完全關上後,少女的聲音嘎然而止。這個鐵處女是特製的,裡面的人被放血後血會順著鐵針流向表面的孔洞,把銅色的鐵蛹染成紅色的恐怖模樣。鮮血一滴滴流下,把講台前端染成鮮紅色。

「呀啊啊啊啊啊!!」

台下的群眾開始恐慌,這時候圍住她們的警察對天鳴槍,使用警棍打擊竄逃的學生,把她們趕回中間的廣場。良久,騷動被鎮壓了,孩子們腳軟地坐在地上,鐵處女在眼前不斷滴血,恐懼緊緊地籠罩這群無辜的孩子。我已經恢復了行動,又再次走到台下。

「啊!」

我在人群中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身體不由自主地走向她。當我的手伸向她的手腕時,她手足無措地看著我的手靠近,她想躲,但是卻不敢躲,怕成為第二個千瘡百孔的人肉塊。當我抓住菲爾絲顫抖的小手時,她的眼淚潰堤了。我拉著她往講台上走,她已經哭成了淚人兒,金黃色的頭髮隨著她的哽咽飄動,渾身上下散發著小動物般的柔順。

二個警察把鐵處女打開,血肉模糊的肉塊就掉在地上,引起一陣尖叫。

我開始動手脫菲爾絲的衣服,她恐懼著,顫抖著,任我將她的衣服一件件剝落。當她被我剝光的時候,二旁的警察駕住她的雙手,讓她毫無遮掩地站在眾人視線焦急的陽光下。她是赤裸地,而且要在全校師生面前遭受侵犯。

她們是無辜的,但我們誰是有罪的呢?

到底是制定法律的人,還是制定計劃的人,還是執行計劃的我們,還是奉命執行任務的警察?還是,我們應該怪罪那顆不該掉下來的隕石,還是沒預測到隕石掉落路線的科學家?這裡是集中營,我們成了納粹,進行人體實驗卻是為了人類的存續….

這件事根本不合理….

但是遵守法律不就是國民應盡的義務嗎?

我想保護她們,至少,我希望能儘可能保護她們的生命。

「活下去。」

當我從後面舔向她的脖子的時候,感受到一陣顫抖。

「嗯?」她連疑問聲音都傳達著恐懼。

「你要活下去。」我在她耳邊說道。

菲爾絲突然像斷線的人偶,赤裸地任我抱住屁股。我一手抓著她的屁股,一手抓著陰莖,對準她的位置,腰部沉了下去。

菲爾絲哭泣著,在眾人面前受到我的侵犯,默不作聲,只是哭泣著。在這個冰冷又溫暖的私處內,我拚命地抽插著。我想趕快結束這場噩夢,但缺乏的情調讓我們的低俗成人片一直到不了終點。我侵犯著她,看著旁邊的鐵處女,腰下不自覺加速了。

「嗯,嗯啊啊啊啊啊~~」

菲爾絲開始發出像哀嚎又像呻吟的聲音,這是我第二次聽到類似的聲音。突然一陣麻癢集中在龜頭,我把大量的精液射在她體內。

「啊呀!」

這時,抓住她的警察趕緊將針筒刺進她的手裡,抽取了滿滿一針的鮮血。當針筒離開菲爾絲的手臂時,她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校規一 被侵犯或者是被殺

私立華爾伯格女子學院,建立在一座名為艾爾登堡的城堡上。

這座城堡占地六千畝,建築在峭壁上。一開始只有座落在其上的瞭望塔,隨著歷代堡主數百年來的增築,逐漸變成雄偉的建築。整個城堡的圍牆將其下的城鎮穩穩圍住,成為一座可容納五千人的巨大城堡。整個城堡與城鎮區對外的通道只有城門口的吊橋一處而已。由於建築在峭壁上,當吊橋收起時,城堡四周都是高聳的峭壁,也因此居高臨下的勢態,使得城堡成為屹立不搖的百年要塞。

一次、二次、三次世界大戰時,艾爾登堡由於遠離戰區而未受波及。當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作為少數未受到戰機轟炸的城堡而留存了下來。華爾伯格公爵即是在戰後買下這座城堡,並將峭壁挖空建築了空中居住地,將城堡的居住區大幅擴張到可容納四萬五千人。城堡地下有豐沛水源,設置了地下牧場、農場,地表區有林場,是個自給自足的巨大豪華城堡。華爾伯格公爵本來要將此地規劃為經濟城鎮,無奈人口銳減,最後華爾伯格公爵決定將這座城堡設置為學校,把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都規划進來,成為貴族們心神嚮往的高級校區。公爵死後膝下無子,他的財產於是全數捐獻給學校,以政府管理基金會的形式運作。華爾伯格學園一開始並非女子學校,只是因為男孩漸漸難以招生,索性轉型成女子學校罷了。

只要大門不開,沒有人能離開城堡周圍數千尺的峭壁。正是如此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才讓華爾伯格學園成為這次計劃的最佳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