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看著女友淪為玩物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6)

一、木屋凌辱

我叫李明威,和女友嫣兒已經戀愛兩年了。

嫣兒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子,身高165,C罩杯不大不小,屁股倒是蠻豐滿的,齊肩的長髮陪著瓜子臉顯得十分動人。

女友很愛玩,很活潑,不過我們戀愛兩年卻依舊沒有發生實質性關係,但我倒也很滿足與現狀,兩個人恩恩愛愛地租房子同居著。

我和女友在同一家醫藥公司工作,兩個人的收入都挺不錯。

有了條件,我們便時不時地出去旅遊。

一個周末的上午,在女友興奮的眼神下,我們決定去登山。

肯能是因為不是旅遊旺季的緣故吧,登山客不是很多,我和嫣兒一路上來只看到了幾批同伴而已。

登山嘛,女友穿著牛仔短褲和體恤衫,腳上穿著旅遊鞋。

修長潔白的雙腿與上身姣好的身材顯露無遺。

「老公,累了啊,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嫣兒再爬了一段距離後累得受不了了,找了塊石頭坐下來小憩一下。

「嫣兒,這才剛爬到半山腰而已,你就受不了了?」

我坐在她身邊輕輕攬著她的腰,在唇邊香了一口後取笑道。

「去你的吧,人家累得慌~」

女友笑眯眯地拍著我的肩膀。

「嘿嘿,小兩口很恩愛啊!」

就在這時,三個明顯是混混的人出現了。

當頭的是一個身高接近兩米,渾身是毛的光頭大漢,手上拎著一把開山刀,獰笑著看著我們。

其餘兩人身材比較瘦小,染著頭髮叼著煙捲,一臉淫邪地看著我的女友,一看就知道他們想幹什麼。

「啊呀!」

女友被這三個混混嚇了一跳,立馬站了起來。

「你們是誰?要幹什麼?」

我一臉緊張地護在她身前,驚慌地問道。

那光頭大漢揮了揮手中的開山刀,獰笑著說:「你們兩個,現在跟著我們進那個木屋裡去,手腳麻利點!」??我和嫣兒望了望,在我們斜上方有一個木頭搭建的小屋,似乎是森林管理員住的地方。

光頭大漢手裡拎著開山刀,那兩個瘦猴似的混混手裡也拿著彈簧刀,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在他們的逼迫下進去。

小木屋裡有一張不大的床,我們倆一看到就知道他們打算幹什麼了,嫣兒嚇得一下子就癱了下去。

我憤怒地向他們吼道:「你們要幹什麼!」??「去你媽的!」

那光頭大漢二話不說,拿著刀背就像我呼來。

「啊!」

這一刀正中我的後腦勺,頓時,一陣強烈的眩暈感傳來,我軟綿綿地倒在地上。

「把他給我捆起來。」

光頭大漢說著,向我的女友走去,嫣兒被這接二連三的變故嚇得直哆嗦,而我也被兩個瘦小的混混用繩子捆了起來。

「廢話不多說了,今天你的女朋友我們是干定了!你們兩個把他捆嚴實點,然後我們好好操這個騷逼!」??說吧,光頭大漢一把抓起嫣兒,把她拉到床上。

嫣兒害怕的向牆角退去,雙手緊緊護住穿著低領襯衫的乳房,穿著牛仔短褲的雪白的大腿也緊緊的併攏著。

混蛋,這幫傢伙竟然想要姦污我的女友!混蛋,嫣兒還是處女啊,怎麼能就這麼被他們姦污了!??我絕望地看著三個人七手八腳的把嫣兒的衣服扒光,頓時,嫣兒那雪白的,連我都沒曾正眼瞧過的雪白肉體露了出來!??豐滿的乳房顫巍巍的,光滑的小腹下,嫣兒的陰戶雪白飽滿,中間是一道紅紅的肉縫,那是陰道口了!陰道口周圍長著濃密烏黑的陰毛!看的我也硬起來了!??「混蛋!

給我放開她!我饒不了你們!「

眼看嫣兒即將被他們姦污,我聲嘶力竭地大喊著。

「吵死了,老二,把他嘴堵住。」

光頭大漢一邊揉著嫣兒的乳房,一邊不耐煩地喊道。

「混蛋!」

嘴巴被嫣兒雪白的內褲堵住,一股騷氣和女孩子特有的香氣竄入口鼻中,頓時,我的肉棒更加堅挺了。

這幫混蛋,竟然用我女友的內褲!光頭大漢這時開始挑逗嫣兒,他伸出左手,抓住嫣兒的大乳房,使勁揉搓起來!右手不停的在嫣兒的陰唇上摩擦揉搓!

動作很熟練!這時嫣兒過於害怕,除了坐在床上哭以外,什麼也不會做了!

這也使得光頭大漢更有時間去挑逗嫣兒!不一會,他的挑逗就有結果了,嫣兒的乳房被揉搓的像兩個大麵糰,陰道也紅紅的,而且從裡面流出了很多淫水。

光頭大漢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很快脫去了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的站到了嫣兒的面前!我這時看清楚了,只見他的陰莖高高的勃起,足有20多公分長,粗的好象小孩子的胳膊一樣!嫣兒也看呆了,一時反映不過來,不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事。

光頭大漢一把拉過我女朋友,說道:「來,讓大哥我好好操一下你這個騷逼!也讓你體會一下我的威力!」

說著,把我的嫣兒拉這躺下,然後兩手抓住她的大腿,用力分開,幾乎把嫣兒分成了個一字,這時嫣兒的陰道就更加暴露了。

光頭大漢抓住嫣兒的兩條大腿,把大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扛著,只見嫣兒的屁股被抬了起來,這樣陰道變成了稍微向上的位置,陰道張開到了極點!嫣兒對著一旁正在脫衣服的兩個小弟說道:「這樣才能讓陰莖在陰道里插的更深一些,操起來也比較爽!到時候利用腰部的力量,加上身體本身向下的重量,可以一插到底!」

說完,腰部用力,陰莖向前使勁推去!雞蛋大的龜頭撐開我女朋友的陰唇,慢慢的擠了進去!嫣兒哭著哀求道:「大哥,你行行好吧!我還是處女啊!」

光頭大漢一聽,大喜道:「原來還是個處女啊!那老子我今天更要賣力的干你了!」

說完,不嫣兒的哀求,再次用力,粗長的陰莖慢慢想我女朋友的陰道里擠進去!由於陰莖太粗,而嫣兒的陰道太狹窄,以至於陰莖在插進去時,把陰唇也帶了進去!當陰莖進去四分之一時,光頭大漢停下了,說道:「我已經插到處女膜了,如果我現在插下去,那你的女朋友就被我開苞了!!不過我要慢慢地來,好好享受一下插破處女膜的刺激!」

說完,陰莖繼續向前推去,這時,嫣兒痛苦的尖叫起來,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流了下來!光頭大漢說:「騷逼,處女膜挺緊的啊!好,龜頭已經頂到處女膜了!我再用力,好,我感到處女膜已經在破裂了!我數一二三,到時候一插到底!一,二,三!」

光頭大漢狠命的把陰莖向陰道深處插去,伴隨著嫣兒的痛苦的叫喊,一股鮮血從我女朋友陰道里流了出來!嫣兒的處女之體就這樣被大鬍子占有了!光頭大漢哈哈笑著:「哈哈!終於體會到插破處女膜的刺激了!好,現在,該讓這個騷逼享受一下了!」

這群混蛋!眼睜睜地看著嫣兒的處女之身被占有,看著那光頭大漢的粗大肉棒在嫣兒的小穴里不斷進出著,看著另外兩個瘦猴似的混混不斷上下撫摸著嫣兒的嬌軀,我的心仿佛裂開了似的。

「啊……不要這樣……老公……對不起……我被人啊……強姦了……我對不起你……唔……啊……」

身為處子,嫣兒很輕易地被那三個混混撫弄得動情來,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隨著光頭大漢的抽插無意識地配合起來。

但她那俏臉上同時也不滿了淚水,一臉悲戚地望著我。

「嘿嘿,大哥,這小妞還挺專情嘛,讓她嘗嘗我的肉棒好了。」

在床頭用那感受粗黑的爪子毫不客氣地揉著嫣兒雪白的椒乳,被叫做老二的那個混混頂著一頭紅黃相間的亂毛,把那粗黑坑髒的肉棒在嫣兒紅潤的小嘴前晃悠著,紫紅色的龜頭閃閃發亮,不斷在嫣兒的嘴唇上輕輕摩擦著。

「嘿,大哥,你再使勁操操這騷屄,讓她主動來舔我肉棒。」

混蛋,這瘦猴似的混混竟然還玩弄起我女友來,還想讓我女友主動添!「哢嚓!」

一陣亮光閃起,在嫣兒下意識的驚呼中,一口將那瘦猴的噁心發臭的肉棒含在了嘴裡!混蛋!那暫時被我忽略掉的第三個染著白毛的混混,竟然正拿著一部數位相機不斷拍照著!混蛋,他們這是想脅迫我們嗎!?木屋內狹小的木床上,一個粗野的大漢挺著那誇張般碩大的肉棒不斷操幹著我心愛的女友,一個瘦猴似的渾身髒兮兮的混子正把那噁心粗黑的肉棒在我的嫣兒的小嘴中進出著。

初經人事的嫣兒哪能經得起如此劇烈的刺激,被塞滿的小嘴烏魯烏魯地哭著,眼淚一滴滴留下。

光頭大漢的肉棒上粘著女友落紅的血跡,在我這個男友的面前,毫不留情地粗暴地抽插著我那心愛可人的蜜穴,甚至發出了淫穢的啪嘰聲響!我的雙手被牢牢地困住,嘴巴被內褲捂住,只能無助地踢著雙腿表示自己的憤怒。

「哦……好寶貝,好寶貝,看我把你的子宮貫穿,看我插爛你的騷屄,你個騷貨,真他媽夾死老子了!」

光頭大漢突然加快的抽插的速度,整個木床隨著那大幅度動作而吱嘎作響,嫣兒在那劇烈的抽插下兩眼翻起,一張性感的小嘴緊緊地含住了瘦猴的肉棒。

「靠,這騷屄含得我真他媽爽啊,不行,老子要射啦!」

瘦猴渾身痙攣般地哆嗦了一下,然後在我憤怒的注視下,他一把拽住嫣兒的腦袋,緊緊抵住自己的胯部,髒亂的陰毛直接貼在她的俏臉上,然後隨著腰部一挺一挺的動作,一股股精液射進了嫣兒的小嘴中!「唔……唔唔……唔……咳咳!」

這一炮射出了好股,在射出最後一股時,瘦猴鬆開了他的手,那坑髒的肉棒頓時從嫣兒流淌著精液的小嘴中跳了出來,只見一道白色的弧線划過,最後一股精液盡數占到了嫣兒的嬌軀上!媽的!我除了不斷地咒罵再無他想,嫣兒在短短十分鐘之前還是一個美麗的處子,現在不但在我面前被破處,被3p,更是被淋了一身的精液!「啊!」

光頭大漢一聲怒喝,腰部猛地一挺,一股火熱的精液直直射進嫣兒的子宮裡!

嫣兒,我的女友,就這麼在我面前,被人破處,被人內射!「啊……啊……啊!」

感到子宮壁上一股滾燙的精液,嫣兒的嬌軀緊繃著弓了起來,竟然也在這個時候到了高潮!「哦,這騷貨可真他媽爽!」

光頭大漢舒爽地從床上下來,說道:「白毛,照片照的怎麼樣了?」

那白頭白毛的混混笑嘻嘻的說:「放心吧,老大,十分鐘的事,我足足照了300多張,夠看的了~」

「嘿嘿,還不夠呢!」

絲毫沒有在意我,光頭大漢老身自在地從包裹內掏出一支注射劑來。

「大哥,你要用這個!?」

看到那瘦猴忌憚的樣子,我驚恐地看著那管注射劑,是春藥嗎?嫣兒此時癱在床上哭泣著,根本就不敢看我,光頭老大走到她的面前,拍拍嫣兒的屁股說:「騷屄,把屁股撅起來!」

這群混蛋,竟然這麼和嫣兒說話!見嫣兒只顧著哭,光頭老大自己動手把嫣兒的身子翻了過來,然後把嫣兒那白嫩豐滿的屁股撅了起來,然後把那不明藥劑注射進嫣兒的屁股里。

「啊………………」

在藥劑不斷注入的過程中,嫣兒渾身不自在的哼哼著,白毛拿著相機不斷照著每一個細節。

「好了,這就可以了,把這小子拖出去,咱們仨個好好樂呵樂呵。」

白毛和瘦猴興奮地把我拖到小木屋的後面,牢牢地捆住。

隔得比較遠,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在極度痛苦焦急中,我只能隱隱約約地聽到嫣兒持續不斷的呻吟聲,三個混混的淫笑聲,就連從窗戶望望都是奢侈。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的時間,三個混混衣著整齊的來到我面前,白毛手中的相機相比已經存滿了照片,此時老老實實地掛在胸前。

那光頭大漢看著我憤怒的眼睛,獰笑著說:「不得不說,你女友的身子是真夠棒的,在我們給她注射了特製的毒品後,那叫一個騷啊。」

什麼!?我頓時心裡氣得肺都炸了,這群混蛋竟然給我女友注射了毒品!瘦猴拍拍我的腦袋,得意地說:「感激我們吧,這種毒品不但會讓使用者性慾大增,更會永遠改善體質,以後你就享福吧!不過,這事沒完喲~」

說完,三個人對我一頓亂打,然後看我似乎沒有反抗能力了,這才鬆綁。

當那三人得意的走遠後,我急忙衝進屋裡,看到了讓我心疼不已的畫面。

原本靈動活潑的嫣兒此時已經完全失神了,兩隻眼睛呆呆地看著門口。

赤裸的嬌軀上布滿了精液,頭髮上都沾滿了那白色的液體。

在看到我進來後,她呆呆地向我爬過來,痴痴地笑著接著我的褲袋。

其實,雖然我心裡一直心痛不已,但我的肉棒卻一直在一種莫明的興奮中挺立著。

看到女友光著身子開始給我口交,從未享受過女友美妙軀體的我頓時放鬆了下來。

躺在那張小床上,我輕輕地撫摸著女友的軀體,嬌嫩的蜜穴和粉嫩的菊花上都滲著血跡,並不時有精液從這兩個洞中流出。

看到這淫穢的景象,加上嫣兒口交的刺激和看著那不斷扭著的翹臀,我輕輕地放倒她,然後將自己堅挺依舊的肉棒插入那本屬於我的,此時卻流淌著落紅的血跡與他人精液的蜜穴里,緩緩地抽插起來。

這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