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惠的變態慾望

2016-09-23     WoKao     檢舉     收藏 (105)

小惠的變態慾望

今日又有一批新病患進來了。我在這精神病院,每隔一兩個月就有新病患進來,本以為實戰經驗,可以讓我發現新的精神病症..事實又那如人願?新病症出現的機率本來就不多,加上日常就是巡房、重新檢視病患,加上行政工作,每天既忙且悶,我開始受不了拉∼就像今日,新病患進來,我又要每個訪談一輪呢..

「下一個」這己經是第32個了..唉,問一些低能的問題到底有何意義?新進的一個女病患,20出頭、長出一幅可愛的臉蛋、有些嬰兒肥,而且胸前偉大,我不禁暗嘆「這麼好的條件竟然有精神病」。「你是鄭小惠嗎?」「是」「你知道你有精神病嗎?」「我沒有..」她有點尷尬的回答..我唯有故作親善的問:「那,你為甚麼會進來呢?」「因為媽媽發現我用燙熱了鐵匙,燙自己..」「那,你為甚麼用燙熱了鐵匙燙自己?」「因為我覺得好舒服..」她這下忸怩得更厲害∼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不用擔心,就好好在這裡住吧∼」我呼衍兩句便讓她出去了..看她出去時還憋紅著臉的,十分可愛,看來精神沒甚麼問題,只是行為有了些偏差∼其實她行為舉止正常,加上全醫院護士這麼多人,我便列她為一般病人,就是可以穿普通病患服、可以自由在醫院內行走那種..

之後本來都沒甚麼事,我也淡忙這個病患∼「醫師!醫師..不好了拉,不好了..那個鄭小惠..」護士氣喘喘的跑來主任室,我便問:「她甚麼事?」「有人發現她用鐵叉插自己的大腿..」「下..」我腦袋一時間空了,這個是我下的決定,如果鬧大了,那幫高層一定拿我來祭旗!我呆了好一會,才懂跟護士去看看那個鄭小惠..我去到時,她己經被穿上了拘束衣,被綁在病床了∼

見到她,我先慢慢呼一口氣,強作冷靜的說:「小惠啊,聽說你今日用鐵叉插自己的大腿,你為甚麼這樣做?」,她也感到羞恥、紅著臉的回答:「因為..因為我真的覺得好舒服..」,我己經不知如何說下去了,過了良久,才對手下說:「沒辦法了,就讓她繼續穿這拘束衣,把她送去壁房那邊吧∼」這樣做是被迫的,我己經不可以冒險了..

我以為這樣就己經安全,後來知道實在太天真了。沒過幾日,又有護士跑過來:「醫師,不好了拉,那個小板惠又..」「她又甚麼事?!」「她被其他病患咬..」「咬?她怎麼會被咬?」「是她自己叫的….」我快瘋掉了!我怒氣沖沖的走到病房,見到她,忍不住立即就問:「小惠啊,你為甚麼叫院友咬你呢?」,她卻一幅無辜的樣子,回答同樣的答案:「因為..這樣我覺得好舒服..」。我真的瘋了拉!連送去壁房都阻止不了她,我還可以怎樣做?

「是否之前沒有足夠了解她的病情?但她這種病我又會懂醫嗎?」我腦袋越來越亂,呆了一陣子也想不出辦法來,大夥兒都望著我..「要不要報告給院長?」「不!」不可以的,這樣的話,我的前途就完蛋了∼「給她鬆綁吧,我想單獨和她談談∼」我想法不到東西,只好這麼應付著她們∼

大夥兒出去了,但我對著她卻還是說不出話來..「對不起..」她滿臉內疚的說,更惹得怒火中燒∼我徘迴了好一會,最終決定來一招先死而生,狠心一搏..走到了她身邊「啪!」一聲,就在她臉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鼓起勇氣的狠罵:「怎樣?你不是喜歡痛的感覺嗎?」「啪!」我再來一巴,繼續的罵:「這樣才叫痛呀,你懂不懂?痛不是好玩耶..你知道痛沒有?」

這樣的罵完,我心砰砰的跳,她被我摑得頭髮也亂了,臉上還微微泛起紅印∼「痛..痛..」聽到她流著淚、哭著的說,我才稍稍舒一口氣,怎知她又說:「可..可不可以再來?」「甚麼?!好,你這麼不知自愛,我就替你爹娘教訓你!」「啪!」我又來一巴,摑得她頭也甩了一甩..她含著淚的臉,卻竟墾求的說:「我..我想再來一次..可以嗎?」

「你..」我一巴掌舉到半空,就是不敢打下去..繼續摑下去,驗傷也驗得出來拉∼我靈機一觸,便大聲說:「好,你要痛嗎?我就給你更痛的!」說著,我便反著手用勁掐著她耳朵,扭大半個圈的,再併命扯上來,上半身都幾乎被扯起了!這下她痛極了,放聲大叫:「呀..痛..呀呀呀..」,連眼睛都哭紅了,我便繼續大罵:「這下知道痛沒有?..」,我狂罵了分多鐘,她的耳朵都快被我扯掉了..突然,她倒吸一口氣「嘿..」一聲,便全身抽搐起來、反著白眼,嚇我立即放手,心快要跳出來了,己經慌成一團呢!

我呆在原地,動也不敢動的看著她,見她慢慢喘了過來,我的心才定了點∼我輕輕的問:「你..你沒有事吧?」「嗯..多謝你∼」她竟然臉露滿足的說,我不解的問:「多謝?」「因為..剛才好舒服啊∼」這下我才彷然大悟!原來痛的感覺可以讓她興奮,甚至高潮,怪不得她會做這些怪事拉..「小惠..這樣吧,我答應你每天來幫你一次,但你其他時候不要亂來,好嗎?」「好極了∼」說著,她還親吻了我一下呢∼

由那天開始,我和小惠便建立了一種特殊的關係..原本我都是例行公事的,每天輕輕的教一教訓她,但面對小惠年青、可愛的肉體,尤其想到每天都是我讓她高潮的,我心就不禁對她起了歪念∼一天,我試探的問她「小惠..我可以掐你身上的每一處地方嗎?」「好啊∼」她這麼爽快的答應,我興奮極了,心中立即想著如何炮製她好呢..

這天,我帶著「工具」來到她住的病房,替她驗查∼我故作認真的說:「鄭小惠,我今天要替你做身體檢查,脫下衣服吧∼」,她也等了一日多拉,急不及待的脫光光了..我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小惠赤裸,雪白的肌膚下是帶嬰兒肥的身軀,加上豐滿的一雙奶子和肥臀,作為男人又那可能不興奮?

正當我偷偷勃起、著迷的看著她身軀時,她才知道害羞,用雙手勉強的遮掩奶子和下陰∼「不用害羞..你對我,還會有秘密嗎?」我說著,便輕輕扯開她的雙手,近距離面對她碩大的奶子,我有點忍不住了..我拿出手鐐,把小惠的雙手、雙腳,都鎖在床頭之下,硬生生的把她雙腿扯開,讓她半跪的坐在床上,小穴都被迫張開了∼我簡直想撲上去啊!但我忍住了,等一下我便可以理直氣壯的玩弄她了..我把一捲毛巾塞到她口中,她「嗚嗚..嗚嗚..」的,可愛極了,讓我更想欺負她呢∼

看著她泛紅的臉,我便開始準備其他「工具」了..一雙鐵夾、一支小電棒,我都一一在她面前展示∼「啪∼」鐵夾一下夾到乳頭,「啪∼」又夾到另一顆上,我輕撥乳頭上的鐵夾,小惠身體己經微顫,臉上卻流露歡愉之神情..但我那可能只這樣的板斧?鐵夾綁著繩子,我把繩子拉緊,綁在床尾的柱子上∼奶子被拉得挺起了,不小心碰到繩子,小惠便會「嗯嗯」的叫,臉就更紅了..

我再拿起小電棒,扭動開關,輕輕碰到小惠的奶子,便不禁全身一跳∼她身子一跳,繩子便變相扯緊了,讓她更加難受呢..我慢慢的,把小電棒掃到鎖骨、腋下,再向下的掃,掃到肚子、大腿了∼只觸碰到肌膚,便會「啪∼」輕輕一聲..小惠自然反射的去避,但身體一動,便拉著繩子、扯著乳頭了;她卻在這種尷尬中,獲得了快感呢∼

小電棒輕輕觸到肌膚,她身體都不由一顫..我於是把小電棒越掃越低,在幼嫩的大腿內側遊離,「呀呀..呀呀..」這裡太敏感拉,小惠不禁紅著臉、搖著頭的叫,有點害怕起來∼不過小電棒現在在我手,我那理得她,甚至輕輕碰著陰戶呢!「呀..」的一聲,身體不由一動,乳頭又被扯到了..

我把小電棒的繩子,當頸鏈般的掛在她頸上,小電棒觸到小腹,身體又不禁一跳了∼「啊..丫丫∼」小惠冷靜下來,吸氣收腹,肚子便避過了小電棒..不過才幾秒,她自己便心思思的,去碰那小電棒呢,真是一個小變態啊!那我便幫她一把,手指輕輕一彈,小電棒就彈到她肚子上,她又不禁一避∼小電棒蕩來蕩去,她身體一動,乳頭便受罪了,越是要避,便越是難受了..雖然是小惠自己要求的,但這樣玩著她,前所未有的滿足了我的主宰慾,讓我越玩越興奮呢∼

為了讓她更痛快,我輕輕拉著繩子,讓夾著乳頭的夾子又扯了起來..「嗯嗯..嗯嗯..」看她身體這樣難受的抖著,乳頭微微被拉了起來、屁股也晃著,己經是種享受呢∼我的手不禁摸到她圓潤、滑嫩的屁股上,啊,滑得來好有彈性呢,好可愛啊,讓人愛不惜手..我搓著屁股的手突然一掐,口也狠狠的,一口咬到手臂,小惠生理反射的一縮,乳頭又被扯、肚子又電到了,「啊..啊啊啊..」的,她就這樣的不禁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