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輪奸三個大乳女軍醫

2016-06-13     WoKao     檢舉     收藏 (20)

我叫林亞茵,是畢業1年的軍醫,現在在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某部服役。周圍熟悉我的人都說我長得很象徐靜蕾,可我又聽說其實她本人不怎麽樣,人家就說:「象照片上的啦。」其實,和她是有些象的,不過我自信比她更漂亮,因爲我的身材比她好多了,真正的魔鬼身材。

從小,我就很羨慕那些穿制服的女軍人,總覺得她們樣子很帥,要是能有一天象她們那樣就好了。所以,高中畢業以後,我就考了軍校,做了一名軍醫。畢業之後,我就分配到了南方的某個大城市的部隊了做了一名小小的軍醫,沒想到,我的噩夢就此了。

先是在大城市裡,在那裡還好,最多是被騷擾一下,有一回,我們主任夜裡要去跳舞,我已經睡了,他硬是把我從床上拖起來,還好那是冬天,我睡覺的時候也穿得挺多,不過也還是特別尷尬,因爲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是不戴胸罩的。還有,就是我晾在外面的內衣、內褲會不見。

不過,相比之下,這些都還是好的。在那裡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我被調到了南方的一個山區的部隊去做軍醫。真正的噩夢,從這里。

火車很熱,雖然是冬天,可車上密不透風,所以還是很熱,十幾個小時下來,我的內衣都被汗濕透了,好不容易到了,一下火車,一下字好舒服,可我不敢多吹風,馬上到侯車室里去了。來接我的是個連長,見了我就握住我的手不放,好話說了一大堆,然後說還要等一班火車,還有人要來,那就等啦。這一等等了一個多小時,那個連長和他的通訊員老是色眯眯地盯著我看。

一個多小時以後,下一班火車到了,來了十幾個女兵,也都是軍官,一個比一個漂亮,後來我才知道,她們都是文工團的。在這些女軍官里,有一個少尉走到了我的面前,問:「您是林醫生嗎?」我說:「是啊,你是……」她說:「啊,我叫陳婷,你就叫我小婷好了,我是配給你的護士。」啊,原來是這樣,我這才仔細地看了她,長得可真是漂亮,皮膚又白又嫩,彎彎的眉毛淡淡的,眼睛也挺大,挺有靈氣,她是厚嘴唇,看上去很性感,還有她的脖子,從軍裝里探出來,白得很誘人。不過最吸引人的還是她的身材,雖然在軍裝的包裹下,可還是顯得出來,乳房高聳,屁股也挺大的,翹翹的……我朝連長看了看,發現他正在色眯眯地盯著小婷看。

人已經都到齊了,大家就都上車了,是卡車,連長開車,我們都在後面,本來連長叫通訊員開車的,他想做到後面,可一個姑娘對他說:「後面是女人的世界……」

路上走了3個多小時才到駐地,也和大家都認識了,不過我不太喜歡那些文工團員,我和小婷到是挺投緣的。

到了駐地,連長叫了兩個班的戰士來幫我們搬行李,還說:「一路上辛苦了,先休息休息,晚上再給你們開歡迎會。」

我來的時候想:是基層單位,條件會很差的。可這會發現這的條件比我預計的要好不少,軍官的宿舍都是兩人一間,我對小婷說:我們住一起吧!小婷很高興,說:我也想這樣呢。

女兵就我們這十六個,宿舍就和他們是在一起的了,專門給了我們半層樓,在四層,也是宿舍樓的最高層了,另半邊是男兵的,當中用木版隔開了。

我和小婷剛把宿舍都整理好,連長派了個戰士來通知說今天有熱水可以洗澡,我告訴了大家,大家一陣歡呼,都趕快拿出了東西去洗澡。

浴室在鍋爐房的邊上,因爲這里以前從來沒有女兵來的,所以沒有專門的女浴室,我們現在的女浴室也是用木版和男浴室隔開了。

我和小婷去,發現女浴室挺小的,才六個龍頭,已經擠滿了。我和小婷一商量,乾脆晚點來。 在宿舍里休息了一會,看那些女兵陸續回來了,我才和小婷過去,到那一看,果然沒人了,我和小婷洗澡。小婷脫光了衣服過來的時候,我的的吃了一驚:小婷的身材真是太好了,不單單是好,而且實在是充滿了性感、活力和誘惑,足以讓任何一個人看到了之後産生犯罪的慾望。她的乳房微微翹著,一看就是充滿了彈性,四肢的線條柔和修長,屁股又圓又飽滿,在大腿根部和腰部稍微有一點贅肉,我相信任何男人看這些贅肉肯定都說是比沒有更具有誘惑力。她全身的皮膚象緞子一樣光潔細嫩……

小婷被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忙說:你的身材真好呀,我好羨慕呢!小婷有點羞澀地笑了笑:你的身材也很好呀!

我和小婷互相擦背,她幫我擦的時候很溫柔,忽然讓我覺得全身懶洋洋的,當她的手無意間劃過我的乳頭,我發現我的乳頭忽然變硬了,我情不自禁地夾緊了雙腿:好想要啊……

忽然我發現做隔板用的木版的下部有條裂縫,我對小婷說:那有條縫。小婷說:哪?我說:先別叫。這樣,我站在縫前面,你在邊上悄悄看看。我面對那條逢,微微分開雙腿,假裝什麽也沒看見地洗澡,小婷從邊上彎腰去看,一下子跳了起來,悄悄對我說:看見有人在偷……

我說:別怕,把臉盆靠在牆上遮住那條縫,說:這樣就好了。

然後,我們趕快擦乾淨身子,穿好衣服走了。

晚上,開過了歡迎會之後,也認識了不少這里的人。第二天,正式的工作了。

每天早晨都要出操,先是列隊,然後是跑3000米,不過這些大家也都習慣了。

我的工作自然是看病了,有一件辦公室,小婷的治療室就在我的隔壁,我們兩的屋子是相通的。可慢慢的,就發現不對了,比如有的戰士來故意和我找話說,也有的故意說那裡不舒服,要我幫他看看,我也沒辦法,讓他自己脫了褲子我草草看看就算了。還有的去小婷那裡打針的時候,假裝不小心的把褲子全都脫下來,在小婷面前擺弄著他的東西。

當然,所有女兵晾出去的內衣內褲也都回失蹤的,還有一回,我晾在外面的內褲雖然沒失蹤,可收回來的時候,在褲襠里有一團乳白色的液體,不用問也知道那是什麽東西,我只能把那條內褲扔了,當然,類似的事情小婷也碰到過不少。

南方幾乎沒有冬天,很快就到了穿單衣的時候了。一天早晨醒來,我習慣地把內衣洗了,當去拿我昨天晾在房間里的內衣褲的時候,發現褲襠里又是濕的,我用鼻子聞了聞,一股腥味,天哪,晾在屋子裡還會被人弄到,這時候小婷發現她的內衣也是同樣的原因不能穿了,我們去衣箱裡找,才想起來我們都只剩下最後一套內衣了,外面集合號已經吹了,沒辦法,我和小婷只能不穿內衣褲了,直接穿起了長褲和襯衫。

出操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戰士都在看我們,那天營長還特別來訓話,時間特別長。上班的時候,來看病的戰士特別多,其實都沒什麽事情,來找話說,盯著我和小婷的胸部看,有一個戰士硬說睡不著覺,要開安眠藥,我開給他了,結果全都來開安眠藥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休息的日子,早晨不用出操,也不用上班。早晨醒的晚了,醒來的時候覺得全身酸軟,頭也很疼,嘴裡有一股腥味,我定了定神,忽然發現自己身上什麽都沒穿,我想了想,真是不可能,我穿了件T恤睡的,再仔細看,我的乳房上,還有陰部,床單上,到處都是濕濕的,帶著一股腥味。啊,我被強奸了?

我趕緊去看小婷,她還沒醒。可她的臉上,乳房上,陰部,臀部也都是,在她的床單上還有一小塊鮮血,是啊,她跟過說過的,她還是個處女,那是後她的男朋友想要,她也好想要,可她跟她的男朋友說等到以後結婚的再要,結果,卻成了今天這樣!

我叫黃克,是個連長,在南方某個山區里苦熬。苦熬的日子裡,也有開心的事,就是有送上門來的漂亮妞。

年初來了一批,據說從前全是文工團的,一個個臉蛋、胸和屁股都沒的說。不過,我最感興趣的卻是那個新派來的醫生和護士。

醫生姓林,我們叫她小林,護士叫小婷。那個醫生簡直是個尤物,臉蛋有點想那個徐靜蕾,不過比她漂亮,身材更沒的說,奶子和屁股都是翹翹的,看上去彈性十足,護士也是,皮膚又白有嫩,簡直都能掐出水來,她們來的第一天我就看了飽,趁她們洗澡的時候看了個飽,我對我的戰士說:那些文工團的你門想怎麽搞都成,這兩個留給我,不過,你要是想騷擾騷擾,可以。

我的通訊員還去她們房間偷了她們的內褲,套在他的家夥上手淫,完了還放回去,真有他的。

昨天,我終於搞了她們。

早晨出操的時候我發現她們都沒戴奶罩,我問通訊員:是不是你小子稿的鬼。他嘿嘿一笑。

然後,一個計劃形成了:迷奸。我以前還從來沒試過,要試一次。我讓戰士去開安眠藥,然後,讓通訊員偷偷放到她們的熱水瓶里了。晚上,我和通訊員小李帶了照相機偷偷到了她們的宿舍,呵呵,兩個小妞睡得正香,我一下子就把哪個醫生先剝光了,讓小李拍照,用手捏她的奶子,她的兩個奶子又白又軟,在我的手掌里變換出各種各樣的形狀,她的一雙乳房彈性極佳,兩個棕黑色的乳頭慢慢地變大,變硬了,以指尖夾著她的奶頭不停來回轉動,然後用嘴去吸她的奶頭,另一隻手伸到她的下身不停地撫摩,等覺得她的下面濕的,這個小騷貨的呼吸也急促了,我把她的雙腿放到我肩膀上,她的陰戶暴露無疑,也是棕色的,這個小騷貨已經被人給操過了,我把我早就硬起來的家夥對著這個小騷貨的小洞就插了進去,這個騷貨到是層層喋喋的,插進去象有小刷子不停地在刷,包得還又暖又緊,真是爽,很快,我就射了。我拔出來之後,去弄小婷了,把這個騷醫生讓給我的通訊員搞了。

小婷比我想的更爽,一雙碩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豔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豔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豔耀眼、美不勝收。小芬的私處陰毛不是很多,呵呵,原來她還是個處女,太好了!她的陰唇呈暗紅色,陰唇微微開啓。我用一隻手的食指拉開兩片陰唇,看到了肉縫裡面,泛出迷人的粉紅色,裡面是濕的,肉洞口周邊粘著好多發白的粘液。小口上有複雜的陰璧,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紅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花生米。

想到這美麗下體,現在讓自己隨便採摘,我已興奮得不行了。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摩那粒花生米,很快就從陰道里流出了淫水來,小婷似乎在夢中也感覺到了快感,口裡輕輕的哼了幾聲,我看已經差不多了,掏出了早已怒立的大雞巴,將小芬的雙腿架在肩上,龜頭在陰道口磨了兩下然後一挺腰,「滋」的一聲,我的大雞巴終於進到了小芬的陰戶內。「恩……」小芬呻吟了一聲,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於是攻擊起來,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連續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響聲不絕。「嗯……嗯……嗯……」沒有知覺的小婷依然因爲下身的快感而呻吟起來,「蔔滋!蔔滋!」大雞巴一進一出。「蔔滋!蔔滋!蔔滋!蔔滋!……」我緊抱著她的屁股,像從沒有姦淫過女人那樣拚命的姦淫她。緊緊的頂在陰道的最深處,肉體的碰撞聲回響在房間里回蕩。終於我感覺自己要射精,我將陰莖死死的在她的子宮壁上,噴射出火熱的精液。是那麽的多,那麽的久。好久,我都不願將已軟掉的陰莖從小婷的陰道里抽出。

等我爽夠了,通訊員小李也爽了,我說:去,把一排一班的弟兄們叫來。這個班是我的心腹,今天要好好慰勞他們了。

他們一來,就撲到了醫生和護士的身上,眨眼間,兩個小妞的身上撲滿了男人,兩個小妞的逼里,肛門里,還有嘴裡都插滿了陰莖,身上的各個部位都有粗糙的打手在撫摩,蹂躪當小婷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幾乎哭得昏了過去,我也沒什麽辦法勸她,只好說些安慰的話,一整天,我們都沒出門。

可是誰知道,晚上,當我們剛剛睡下,門就被打開了,我們起身看,幾個戰士進來了,後面就是哪個色米米的連長。小婷問:「你們要干什麽?」連長色咪咪地說:「小婷同志,你昨天讓我們很爽啊,今天,大家又想你啦。」小婷哭著說:「滾出去!」可是連長卻甩出了一疊照片,說:「現在要我們走,行啊,明天這些照片也就全軍區都知道了,要不要給你家裡也寄一分啊。」小婷一看,全是昨天晚上我們兩個的照片,身上同時插了幾條陰莖,手裡還握著……

小婷哭了:「你們,要……怎麽樣?」

連長說:「你明白,還說什麽。」

話音剛落,他身邊的戰士已經撲了上來,把我和小婷按倒在床上了。撲在我身上的好象有五個人,他們一下子就撕開了我的衣服,一個人躺到了我的身下,讓我分開雙腿後坐在他身上,他的陰莖就從我的陰道里插進來了,我剛想叫,嘴裡又插進來了一條陰莖,也不知道是誰的,忽然,有一個人捭開了我的屁股,緊接著肛門象撕列一樣痛,我知道,又一條陰莖從肛門里插進來了。我想叫,可是叫不出來,全身不知有多少手在撫摩,我的乳房,我的屁股,還有大腿,後背,腰,腳……

插在我嘴裡的陰莖先射了,精液順著我的嘴角流了出來,我剛想喘口氣,又一條陰莖插進來了,過一會,陰道里的也射了,可他剛出去,又一條進來了,肛門里的也是,現在,我是側躺著了,一條腿高高舉著,啊,我覺得我全身象有電流通過一樣,又酥又麻,心裡還癢癢的,真沒想到,這麽……爽。

我想叫,可是又怕叫出聲音來,只好忍著,閉起眼來享受。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們才離開,我側過頭去看小婷,見她一個人躺在床上,乳房上,嘴邊,大腿上到處都是乳白色的精液,她躺在床上,一言不發,默默地流著眼淚,枕邊,是一疊上次他們強奸我們時拍的照片……

以後,只要是休息日,他們就會過來,整夜地強奸我們,我卻是盼著他們來,可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小婷只是默默的哭。

一個月以後,上級布置了一次演習任務,演習中需要配備一個野戰醫院,由我和小婷先去進行初步的布置,還派了一個醫生小林。

上了那個島之後,布置好了醫院,我們三個一起洗了個澡,我發現小林醫生(軍銜少尉)人雖然只是一般的漂亮,可身材絕對誘人。特別是乳房,非常漂亮。腰肢和屁股也都很誘人犯罪。她爲人很清高,看上去好象還是個處女。

從島上回來的路上,還有別的單位的一個文工團員搭我們的船。她軍銜和我一樣:中尉。很漂亮,身材還不錯,皮膚一流,白皙,細嫩。聊的時候我發現她是個對什麽都無所謂的女人。

船上就我們四個。回來的路上遇見大風雨,把我們的小船吹到了一個陌生小島上。我們四個早就迷失方向了,又有風雨,也沒辦法辨別方向,我們把船先泊在了岸邊,上了島,想先補充點食物和淡水,避避風雨再走。

運氣還不錯,找到個淺淺的山洞,我們把船上的固體汽油拿來一點點上火圍在火邊,衣服早就濕透了,趁這個機會,我們把衣服都脫光了支在火邊烤。

過了一會,小婷和小林就睡著了,畢竟太累了。小亞也躺了下來,她一翻身,手有意無意的摸到了左邊我的乳頭,我一下子覺得好象有一股電流擊中了我的乳頭,一股又酥又麻又癢的感覺覆蓋了我的乳房,我全身也禁不住抽搐了一下,我也伸出手去摸了摸小亞的乳房,小亞的乳房不是很大的那種,卻是很有彈性,又白有軟,小亞也輕輕恩了一聲,聲音有點淫蕩。把眼睛睜開了一半,眯眯地看著我,她的另一隻手伸過來摸著我的腰,慢慢地又滑到了我的屁股上,我也忍不住恩了一聲。

她的嘴唇貼到了我的唇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不停地挑逗著我的舌頭,我居然開是興奮了,不斷地撫摩小亞的身體:乳房和屁股,小亞的屁股圓圓的,又白又嫩,她的手指也不斷地挑逗著我,慢慢移到我的肛門上,用她的手指挑逗我的肛門,我的屁股也禁不住扭,她的手指又輕又軟,比那些男人的東西搞得舒服多了,她用她的大腿不斷地按摩著我的陰部,我呻吟了,全身麻酥酥的,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禁不住分開雙腿,想讓她塞什麽東西進來,她則倒轉過身子,我們兩個成了69的樣子,她的舌頭不斷地舔我,我也不斷地舔著她的下面,她用舌頭舔著我下面的小豆豆,用手指摩挲著我的肛門,那種感覺,簡直象飛上雲端……

可就在我們兩個都陶醉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點什麽,轉頭一看,原來是小林已經醒了,穿好了衣服坐在一邊看著外面。我們也不好意思了,穿好衣服躺了下了。

我們剛穿好衣服,忽然聽到洞外有聲音,剛想出去看看,就看見四五個軍人用沖鋒槍指著我們了,看他們鋼盔上青天白日的徽章,原來這是個國民黨管的島

小婷還沒穿上衣服,這時候驚醒了,幾個當兵的用槍對著她,讓她穿上衣服,她慌得連內衣也來不及穿了,直接穿上了作訓服和褲子。

他們押著我到了一個營房,看樣子這個島上駐防的人也不多,可能就十幾個人。

他們把我們綁在了一個大房間里柱子上,過了一會,一個軍官摸樣的人走了進來,問:「你們誰是頭?」沒人回答他,這是紀律。

他淫笑著打量著我門,然後走到小林面前,摸著小林的臉,問:「誰是頭?」小林閉著眼,不理他。

他把手向下移,摸了摸小林的脖子,然後解開了小林軍裝的一顆扣子,問:「誰是頭?」小林還是不理他。

他轉回頭,對一個手下說:「把弟兄們都叫來。」過了一會,來了十幾個當兵的,圍著我們。他又解開了小林軍裝的兩顆扣子,把她的軍裝向兩邊一拉,小林的胸口就暴露了,小林的乳房很漂亮,此刻白色的乳罩托著她的乳房,一條迷人的乳溝展現在十幾個男人面前,小林漲紅了臉,氣得幾乎流出眼淚來,可還是一句話也不說。

那軍官說:「哈哈,你不開口是嗎。好。」說著,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屁股上撫摩,他捏著小林的屁股,又把手在小林的大腿間來回撫摩,隔著褲子摸著小林的下陰。那時小林還是個處女,22年一來,只有她的男朋友摸過一次她的屁股和乳房,她平時是那麽驕傲和清高,此刻,卻在十幾個男人面前被人淩辱。

就聽見「茲」的一聲,小林的軍褲已經被撕開了,露出了裡面雪白的大腿,連白色的小內褲的邊也露出了一點,那軍官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乳罩里,直接捏著小林的乳房,小林哭著喊道:「放開我!」軍官說:「放開,行啊,你說,誰是頭。」

我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了,說:「我是頭。有話要和你一個人說。」那軍官走到了我的面前,說:「你要說什麽啊。」我說:「讓我別人先下去,我和你一個人說。」軍官讓手下先把小林他們三個押走了,現在,大屋子裡只有我和他了。我說:「長官,你們守著這個島,很辛苦吧,我好好扶持你一次,你放了我們好嗎?」軍官說:「哦?那你怎麽扶持我?」我說:「那你解開我啊。」

軍官解開了我的繩子,我慢慢解開我的衣服,靠在軍官的身上,一隻手伸進軍官的褲子開是撫摩,忽然我嚇了一跳:他的東西那麽大,有雞蛋那麽粗了。軍官一下子把我壓到下面,撕了我的褲子,和乳罩,又扯掉了我的內褲,分開我的雙腿,一下字把他的東西塞了進來。我上身還披著海軍的作訓服,下身卻被他的東西在猛烈地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我忘我的呻吟著,過了好一會,我到高潮了,可那軍官還在插,我都有點受不了了,他才射出來,然後他又把我翻過來,讓我撅著屁股,我嚇了一跳:那麽大的東西要插我的肛門嗎?

果然,他插進了我的肛門,又是一股劇痛。過了好一會,他才射進了我的直腸。我才鬆了一口氣,他說:「你讓我爽了,我的弟兄們怎麽辦?」我說:「好,我讓他們都爽一下。」他說:「都進來。」

只見所有的人押著小林他們三個都進來了,小林感激地看著我,見我身上只穿著一件作訓服,乳房卻露著,下身也是赤裸裸的,大腿根和屁眼周圍都是精液,大家都明白了。

軍官說:那些敵軍一真鬨笑,就走了上來。軍官說:「等等。」然後讓他們把小林,小亞,小婷綁在我的周圍,說:你們好好看著!然後他讓我躺在一張桌子上,他的士兵三個三個的上,輪流地插著我的嘴、肛門和陰道。他則站在小林她們三個邊上,逼著她們看我被強奸,我則在享受著這難得的經驗。

忽然,小亞的嘴裡恩了一聲,那軍官一看,說:「哈哈,小騷貨,你也想被插了是不是。」說著把手伸向了小亞的陰部,一把扯了小亞的軍褲,小亞穿的是一條黑色的T型內褲,幾根陰毛從大腿根邊上露了出,小亞垂下了頭,那軍官伸手在小亞的褲襠里一摸,說:「哈哈,果然是小騷貨,都濕成這樣了啊。」

他讓士兵把小亞吊了起來,乳房垂向了地面,屁股卻高高翹著,兩條大腿被繩子牽向兩邊了,從後面看,肛門和陰道都暴露的很充分,他又吩咐了一句:拿攝影機來,拍!小亞的乳頭上被夾上了兩個鐵夾子,屁眼裡插了一把手槍,陰道里也被插了一把手槍。

過了一會,所有的當兵的已經都在我身上射過一次了,不是嘴裡,就是陰道里,或者是肛門里。那個軍官又在我的陰道里和肛門里各插里一把手槍,在乳頭上夾上了夾子。放下了小亞,又輪流干小亞。

幾個暫時輪不到的士兵則在一邊,有的把他們的陰莖塞進了我的嘴裡,有的在一邊摸著小婷和小林的乳。看來,那軍官沒下命令,他們不敢搞她們。等到所有的人又把小亞搞了一次,所有的人都走了。屋子裡只綁著我們四個。小婷在不停地哭,小林則流了幾行眼淚。「弟兄們,這個女軍官說願意慰勞大家。」

第二天,他們又來了,這次他們先搞了小婷。然後,他們把小林綁在了桌子上。小林早知道逃不過了,可也沒任何辦法。

軍官淫笑著說:「知道爲什麽今天才搞你,知道你是個處女,今天,全體爲你開苞,哈哈!」小林閉著眼睛躺在桌子上,一聲不吭。軍官命令人把小林平放在一張桌子上,雙手舉過了頭,也綁在了桌子上,雙腿卻高高舉著,向兩邊分開,綁在了房間的柱子上,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軍官慢慢地解著小林的衣服口子,少尉軍官的那個星在她的肩頭顫動著。

衣服全揭開了,軍官一把扯掉了小林的白色的乳罩,小林的兩個乳房象小兔子一樣不安分的跳動,粉紅色的乳頭驕傲地挺立在雪白而柔軟的乳房上。小林的肚子柔軟而平坦,縱向的肚臍淺淺的,十分性感。可這些從來沒被男人看過的稀世珍寶今天卻裸露在十幾個男人面前。

軍官又用刀割小林的軍褲,很快,小林的下體露了出來,兩條修長白皙的長腿,白色的少女內褲,幾根陰毛從內褲邊露出來。軍官吻小林的乳房,撥弄小林的乳頭,我看到小林的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另一邊,有人在拍攝著罪惡的鏡頭。

軍官撥弄的一會,小林的乳頭因爲生理的原因還是硬了起來。

軍官淫蕩地笑著,用到一點一點地割開了小林的內褲。小林的下體完全暴露了,黑色的陰毛整齊地覆蓋著她的私處。軍官卻拿出一把剃刀,仔細地剔著小林的陰毛,陰毛剔光了,小林的陰部在人們面前暴露無疑,他又把小林的屁股墊得高高的,讓所有的人輪流去吻小林的陰部。小林閉著眼,痛苦不堪,平時一向清高的小林這會卻被十幾個男人輪流參觀自己的生殖器。上身,卻還穿著海軍軍裝,配著少尉軍銜。

所有的人都吻過了小林的陰部了,軍官脫下褲子,走道小林邊上,說:「睜開眼睛。」小林睜開眼睛,看見有嬰兒胳膊般大小的陰莖正對著自己的嘴,忙轉過頭。軍官卻用一把刀頂著小林的陰道口,說:「舔,要不用用這把刀給你開苞。」小林沒辦法,只好流著淚,舔起了軍官的陰莖。舔了一會,那陰莖又大了幾圈,軍官有說:「用手握著我的雞巴。」

小林的小手幾乎握不過來那支特大的陰莖,軍官的陰莖不斷的摩擦著,過了一會,一股又濃又燙的精液全射在了小林的臉上。可是軍官的陰莖卻不見軟,反而更硬了,又伸進了小林的嘴裡,十幾分鍾後,射在了小林的嘴裡,小林被嗆得咳嗽起來,她想吐,可軍官用刀逼著小林把精液全喝了下去。

接著,軍官把陰莖頂著小林的陰道口,說:「哈哈,今天是你22歲的生日,祝你生日快樂!」我猛然醒悟,軍官證上有她的生日。

那個軍官腰裡一使勁,正要把他的陰莖塞進小林的陰道里,可還沒進去,忽然就停下了,回頭對他身後的幾個當兵的說:「來,你們來玩兒她吧,別破了這小妞的身子。」說完,就讓開了。接著,幾個男人來到小林的邊上,一個男人騎在小林的肚子上,用小林的乳溝夾著自己的陰莖,來回的抽動,又有兩個用小林的小手握著自己的陰莖,還有一個把自己的陰莖在小林的臉上來回蹭著,還不時地塞進小林的嘴裡。小林緊閉著雙眼,默默忍受著這種蹂躪。

過了一會,小林的臉上、乳房上已經全是乳白色的精液了。現在還算是處女的小林,嘴裡卻已經被三、四條陰莖插過了,身上,也沾滿了六、七個不同男人的精液。

這時候,那個軍官又出現了,先把小林那條白色的內褲墊在小林的屁股下面,然後,一條超級大的陰莖頂在小林的陰道口,只見他的腰向前一挺,隨著小林一聲慘叫,她那從沒有人進入的私邸已經被那條超級陰莖插進了,小林的陰道緊密包裹著軍官的陰莖,陰莖在不停地抽插,小林的臉上卻痛苦異常。

過了許久,只聽那軍官一聲悶吼,忽然挺住不動了,我知道,他已經射在小林的身體里了。

可是他還沒有罷休,隨著他陰莖的拔出,殷紅的血染紅了小林白色的內褲,他把染了血的內褲蓋在小林的臉上,說:「好好保留著,你處女的紀念。」

說完了,又讓人把小林翻了過來,屁股卻撅得高高的,在場所有的男人看著小林又白有嫩的屁股都在咽口水,軍官笑著對大家說:「別急,馬上就輪到你們了。」說著,那條超級的陰莖又插進了小林的肛門。

小林一聲慘叫,眼裡流出的淚水和臉上的精液混在了一起。

等他退下之後,一群男人沖了上來,頓時,小林的嘴裡,陰道里,肛門里都插滿了陰莖。十幾個人輪流干著小林。剛才還是處女的小林這會卻已經被十幾個男人干過了,她的私邸里已經在一夜之見接待了十幾個男人。

以後的幾天裡,我們被全裸的綁在屋子裡,不時地有男人來干我們,一直到七天之後,才找機會逃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