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佛

2017-02-19     收藏     申請刪除

作者:shinstar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1)

我在讀高中的時候,有天晚上我下課以後去同學家里開慶生會,大家散會的時候已經趕不上最後一班公車了,我只好召了一輛計程車回家。

剛才跟同學玩得很累,所以我上車不久就睡著了。後來感覺到司機搖了搖我的身體才醒過來,那時聽到司機告訴我說:「妹妹,你到了!」這才看到司機不知何時已經坐到后座來,車子則停在郊外我完全不認得的地方。

司機一把將我摟住,一面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撫摸著。那時我還穿著夏季制服,上身只有一件白色薄薄的、很容易透光的襯衫,而下半身的裙子則蓋不住膝蓋,司機的手勁透過襯衫傳到我的肩頭;大腿上則被他長繭而粗糙的手颳得有點痛。但勝過這一切的,是我的恐懼,驅動著我開始一面扭動身體想要掙脫,一面不斷尖叫。

這時他用力地捏了一下我的肩膀,一陣劇痛讓我停了下來,此時他的另一隻手上多了把刀子,輕輕的在我身上比劃了幾下,惡狠狠地說:「干!再叫小心我把你棄屍荒郊野外!聽話點跟恁爸爽一下。」於是我再也不敢掙扎,但還是害怕得一直發抖,眼淚也不斷掉出眼眶。

看到我的眼淚,司機的態度突然變得溫柔起來,再度把我摟進他的懷裡,另一隻手也再度輕撫我的大腿,一面把嘴湊近我的耳邊輕輕的哄我說:「剛才你睡著的臉真的很可愛,一定有好多人追,而且看你的樣子一定做過那件事了,對不對?」

我的耳垂本來就是性感帶,被他的吐氣吹得痒痒的,再加上自以為沒人知道的秘密被他一語道破,眼淚就不知不覺的停止,身體也不再發抖了,小心翼翼的說道:「我配合的話,你不可以害我喔!」司機大聲笑了出來,說:「你以為你還能不配合嗎?配合也好,不配合也好,你的小淫洞我是插定了!」

說完話以後,他左手從我背後繞過我的身體,一把握住我的左乳開始搓揉,右手則在我的大腿上四處游移,一點一點地逼近我的私處,嘴裡則不乾不淨的說一些「剛才你上車前看到你穿短裙站在路邊,我雞巴就硬了」之類的話,一面把嘴唇湊到我的耳朵旁邊吹氣。

說實在的,這司機雖然外表是個粗人,但挑逗起女生卻又那麼有技巧,比起交往過的那幾個高中男生高明太多了,我的抵抗之心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消失,小穴里也開始濕潤起來。

司機似乎看出我的反應,手開始隔著內褲輕揉我的陰蒂,一面就把嘴往我的嘴湊過來,我聞到他嘴裡的檳榔殘渣味道就想要閃開,這時他停住愛撫我陰蒂的手,示意我不親嘴就不繼續幫我弄,我只好屏住呼吸讓他親。本以為他會淺嘗即止,沒想到他親了又親,還把舌頭伸出來硬伸進我的嘴裡跟我喇舌。說也奇怪,本來感到有點噁心的味道在他上下夾攻之下逐漸感受不到,反而開始有種快感。

過了一陣子,隨著我的淫水不斷流出,司機把我的內褲往旁邊撥開,將他長繭粗糙的手指伸進我的陰道。粗糙的手指讓我的感覺非常明顯,似乎在裡面尋找著什麼,突然間他不知道弄到什麼點,一股強烈的興奮感穿透了我的全身,好像被電到一樣。

這時他的臉上微露笑意,不斷進攻我那最敏感的點,也把我僅存的最後一點抵抗感完全消除,只能一直「那是那裡,我快受不了了」的大叫。然後就感覺到一股熱流由小穴里湧出,身體則不斷地抽搐,好像快要暈倒的樣子。

等我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流出來(毋寧說是噴出)的淫水不但濕透了內褲,連前座的椅背也被我弄濕了,我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會泄精。這時司機開口說:「我就知道你是個浪妹,有這種潛力。」頓時讓我又羞又窘。

接下來,司機把他身上的褲子以及我已經濕透的內褲除下,我才意識到今晚的主菜才剛要上場。他把我的手拉過去握住他又熱又硬的肉棒,說:「等下一定乾得讓你爽歪歪!」接著就把我推倒,腳架在他肩膀上就插了進來。

我從來沒被用這種姿勢插過,只感覺小穴今天好像變淺了,司機的肉棒又比我以前遇過的幾個都還要粗大,加上司機剛才已經找到了我最敏感的那點,不斷地猛攻,我毫無招架之力,只能喘息而已。沒多久又被推上另一波高潮,雖沒像上次噴得那麼多,但也把司機的大腿、會陰等地方都弄濕了。

等我稍微休息了一下,司機才對我說:「好久沒幹到你這種又會夾又會噴的浪穴,算是合格了。在給師父之前,我一定要乾個夠本。」我後來才知道他的意思,但當時只是昏昏的任他擺布。

我像一個人偶一樣的被拉到車外趴在行李箱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其實也只有制服襯衫、胸罩跟裙子)被脫掉,脫襯衫的時候司機還很粗暴的直接硬拉,把所有的扣子都弄掉了。然後我就趴著背對司機,又被他插入了。

這次他兩手環抱著我,各握住我一邊的乳房,又開始挺腰在我體內做活塞運動。隨著我的臀部與他大腿不斷相撞,我也顧不得自己是全裸在外面被強姦,只想要不斷大叫宣洩小穴傳來的陣陣快感,甚至開始主動向後迎合……等到我眼前發黑、小穴又開始不斷收縮時,終於司機腰部用力一挺,強勁地射出他的精液,像海浪推動衝浪者一樣把我推上再一波高潮。

一波波的高潮讓我感到暈眩,但司機只讓我坐進車裡,但不讓我休息,把他沾滿精液與淫水的肉棒湊到我嘴邊,用手壓下我的頭要我舔,已經無力的我只能乖乖的照辦,隨著他的指示用舌頭與嘴唇把他的肉棒清理乾淨。

等到清理結束以後,我發現他的肉棒又恢復了堅挺。這時司機說道:「這個月我乾了五個女的,只有你讓我內射,不多干幾次怎麼夠本?」同時示意我坐到前座,他把座位放倒,要我用女上男下的姿勢坐上他的肉棒。

我從未這樣做過,一開始找不到角度,於是他自己對準角度,猛力地往上一挺,再度插入。插入後看我不知道該怎麼動,司機開口說道:「不會是不是?不會要學啊!女生的屄就是要讓男人爽的,你就順著肉棒上下動,下去的時候要放鬆,上來的時候要夾緊,聽到沒?」講完還打了我一下屁股,叫我開始。

我只好照他的話開始上下動,一開始抓不到訣竅沒弄對時,屁股上就又被熱辣辣的拍一下。過一會兒就比較知道怎麼上下套動,開始自己找自己舒服的點,我也看到司機臉上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

但沒這樣運動過的我沒多久就累了,越套越慢,司機就抓住我的屁股,開始向上挺腰進出我的小穴。這一挺腰很快就擊潰了我的抵抗,我不斷大叫說我不行了,司機就說:「把電話跟名字留給我,我再來教你吧!」我被頂到頭暈目眩,根本沒想到哪能再有第二次,於是就乖乖的說:「我叫小瑩,手機號碼是……」

司機他本就很持久,加上才剛射過,我都懷疑他棒子是不是鐵做的,好像永遠射不出來一樣。插完小穴換嘴巴、嘴巴吸完又換小穴,弄了兩三個小時好不容易才手口並用讓他射在我嘴裡,還得把他的精液全部都吞下去。

司機再度射出後天色已微亮,他把我載回住處,清理一下衣服後就把我打發走了。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跟家人編個理由說跟同學玩太晚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事後說沒有陰影是騙人的,但很奇怪的是我卻不恨那個司機,應該是他讓我高潮的關係吧!日後幾天下體都有種被撐開的感覺,跟男朋友做愛也索然無味,徒然讓我想起那位司機,於是就分手了。

過了兩個禮拜,我接到一通電話,就是那位司機打來的,一聽到他叫我「小浪妹」的聲音,理智告訴我應該要去檢舉他,但小穴竟開始瘙癢起來,於是便答應了他的邀約,自己去到他的住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