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媽媽的絲襪情

2016-06-07     檢舉     收藏

我今年三十一歲,還未結婚,我儀表堂堂,經濟小康,周圍漂亮姑娘也不少,所以大家都不理解我為什麼還不結婚,所有外人都不知道,這是我和媽媽的秘密。

我的媽媽徐玉娟是一位電力局的女幹部,今年61歲,剛剛退休,她身高1米64,頗有姿色,豐滿白嫩,是南方人,豐乳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嬌小。

事情發生在十餘年前,那時我還是一個中學生。可能是遺傳吧,我屬於早熟的,十多歲時,就開始對媽媽的身體感興趣。

我家住在電力局家屬區一棟樓房裡的四樓。

我記得很清楚,在一個下午,我無意中看到了媽媽的肉體,當時媽媽下班回來換衣服,我看到了她異常豐滿白嫩的乳房,一時間我感覺憋得難受,但那時我還不能射精,只覺得憋得厲害,就在爸爸媽媽在外屋吃午飯時,我卻在廚房和廁所之間轉來轉去,突然,我發現了媽媽脫下扔在洗衣盆里的一雙肉色短絲襪,那時還沒有洗衣機,我家的衣服都是扔在洗衣盆里用搓板洗的。

這時我家剛洗過衣服,盆里只有一付媽媽的絲襪,是她剛脫下來的。

不知是什麼原因,從那刻起,我覺得媽媽的絲襪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寶物。

我拿起媽媽的絲襪,使勁聞著那發黑的襪尖,然後將絲襪襪尖吃進嘴裡。

從那以後,媽媽脫下的絲襪就成了我的最愛,兩年後,我第一次射精,就是射在媽媽絲襪發黑的襪尖上的。

此後,我就經常偷了媽媽的絲襪,先聞後射,十餘年來我糟蹋了媽媽多少脫下未洗換穿的絲襪啊!

到我十四歲那年,我再也憋不住了,那時,媽媽四十餘歲。

一次,媽媽在家裡試穿旗袍,這些衣服她不穿出去,只在家穿著照鏡子自我欣賞。看著媽媽曼妙的身體,旗袍大開叉里露出的豐美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抱住媽媽,大膽地說:「媽媽,我喜歡你,你真好看!我要插你!」

媽媽大吃一驚,滿臉通紅地看著我,我從來沒見過媽媽那樣生氣。

媽媽很生氣,但沒有發火,因為她說過我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她先問我是那裡知道這些的,我老老實實地對她說,我常偷聽爸爸插她,雖然從沒見過,但我偷看過家裡的醫學書,結合我聽到的,就懂了。

媽媽耐心地對我說,兒子不能插媽媽,要好好學習,將來娶個像媽媽一樣好看的妻子。我被拒絕了。

此後,我繼續偷射媽媽的絲襪。

媽媽在外面是個很正派的女幹部,在家裡卻穿得很隨便,經常只穿了白色小背心和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褲,露出柔密的腋毛和豐美白嫩的大腿,光著白皙的小腳穿著拖鞋,陰部隱隱約約黑黑的一片。

我一面提醒媽媽不要走到窗口,以免被對面樓上的人看見她的身體,一面對媽媽的性感身體垂涎三尺,慾火攻心。

就這樣又過了一陣,我實在難以抗拒媽媽肉體的誘惑,又向媽媽提出插她的要求,她又一次拒絕了我。

我傷心極了,憤而離家出走。當時爸爸出差了,媽媽急壞了,到處找我,整整一天,才找到我。

我大病了一場。此後我也無心上學了,學習成績一落千丈,而且三天兩頭曠課,一天射媽媽絲襪十多次,到後來我已經面無人色了。

媽媽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就找了個時間認真地和我談起來。

我向媽媽傾訴了對她的愛戀,並說,如果她不讓我插,我就去死,讓她永遠失去她心愛的兒子。

媽媽對我說,兒子插媽媽是亂倫,她絕對不會和我亂倫的。但為了我的學習,為了我的前途,媽媽也不能再看我這樣下去。

她作了讓步,同意我可以親她的胯下。但有個條件,只有我每門成績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才可以舔媽媽的胯下。

就在那天,媽媽紅著臉,脫了小三角褲,我驚呆了!媽媽白嫩的小腹下是濃密的黑毛,媽媽坐在沙發上,張開兩條美腿,我一頭扎進媽媽胯下,貪饞地舔著我出生的神秘之洞。

從那以後,媽媽陰洞的美味促使我發奮學習,期中考試,我都考了九十八分以上。

我興沖沖回家,把成績單給媽媽看了,就迫不及待把媽媽掀翻在床上,扒下媽媽的小三角褲,一頭扎入媽媽胯下,大口舔著媽媽大叢陰毛下的陰洞,媽媽被我舔得不住呻吟,好像還流了水,都被我吃了。此後,舔媽媽胯下漸漸成了家常便飯。

我的學習成績也越來越好。我舔媽媽屄的技巧也越來越好,媽媽的呻吟聲也越來越放開了。

有一次,媽媽被我舔得竟忍不住流出尿來,我把媽媽尿都喝了,那是一種最高級的飲品。此後,我舔媽媽屄的姿勢就改為,我躺在床上,媽媽兩條美腿跪在我臉兩側,屄眼正對在我嘴上,毛茸茸的陰毛拂在我嘴上。或是媽媽蹲在我臉的上方。

媽媽被舔得受不了了,就直接尿在我嘴裡。我喝了尿,再把媽媽尿眼舔得乾乾淨淨。

媽媽在家都尿在我嘴裡,而不用上廁所。她笑稱我是媽媽的尿盆,我欣然接受這個愛稱。

其間我曾多次想插媽媽,但媽媽是個很正派的女幹部,堅決不亂倫,她說,如果我強行插她,就連舔屄的權利也會被取消,從此我再不想這事了,能舔媽的屄我已經很滿足了。

後來,我又開始舔媽媽的屁眼,媽媽的屁眼長得很精緻,屁眼周圍長著細密的肛毛,性感極了。到今天我可以舔媽媽身體任一部位。只要爸爸不在家,我可以隨時吃媽媽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頭子,舔她的腋毛……

媽媽胯下的美味使得我學習很好,後來我考上了名牌大學,現在已經事業有成,有房有車。這一切都要感謝我媽媽的胯下。

我可以用舌頭進入媽媽身體的所有洞口,所以我叫入母三分。

這是我和媽媽的秘密,我爸不知道,誰也不知道。

我只愛媽媽一個人,那些所謂的漂亮姑娘在我眼裡一錢不值。我爸比我媽媽小兩歲,我估計他最多活七十,而我媽媽今年61歲,保養得很好,看去也不過五十多,活九十歲沒問題,而且就是她九十歲,在我眼裡仍很性感,一旦爸爸沒了,我就和媽媽秘密結婚,我一直在等著這一天,這就是我和媽媽的秘密,和我叫「入母三分」的原因。

這是我的一個中學學弟的經歷。我們是同好,所以他講給我聽他和他母親的故事,我們長期交換彼此母親的絲襪,先聞後射。下面是他的故事。他的經歷和我有些相似。

我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剛參加工作沒幾年,我和我媽媽在一個單位工作。我們都是某建築設計院的。

我母親是一位建築設計師,高工,今年已經63歲了,但仍在單位繼續做她的業務骨幹。

我母親夏玉翹,1米64,美貌,豐滿白嫩,南京裔,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兩隻乳房異常豐滿,沉甸甸地。平時她總是穿套裝筒褲肉色褲襪淺口皮鞋,異常性感,媽媽的髮式經常是長長的剪髮,非常幹練。

受媽媽的影響,我上了建築學院,畢業後就分配到媽媽所在的設計院工作。!XJn%

媽媽的腳長得很美,我從十多歲起,就開始偷媽媽的絲襪,後來能射精了,我就經常偷了媽媽絲襪先聞後射,至今不停。

媽媽有很多可愛的習慣,比如她經常同時換穿幾十付各種顏色款式的絲襪,有連褲絲襪,長筒絲襪,短絲襪,顏色有肉色的,褐色的,淺肉色的,棕肉色的,深肉色的,肉褐色的,素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灰肉色的,等等,我統計了一下,有十五種之多。在同一天裡,媽媽在不同的場合穿不同的絲襪,所以她經常同時換穿幾十付絲襪,然後一個月左右集中洗一次,這樣她的絲襪發黑的襪尖蓮香就較為馥郁,另外,媽媽經常把脫下的絲襪扔得到處都是,床頭枕邊沙發上,到處都是,這樣很方便我取用,而且就是丟了一兩付,她也不會發現。

有時媽媽找不到絲襪,就另取一雙穿上,丟一兩隻絲襪她並不在意,在她看來是不值錢的絲襪,在我卻是寶物。如果媽媽知道她脫下未洗的新鮮絲襪對我的吸引力,恐怕她就不會對丟絲襪這樣不在乎了。不過,這也是我媽媽的可愛之處,也是我的艷福。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