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女佣

2016-09-15     WoKao     检举     收藏 (41)

我们跟着一位女佣上了楼。这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女孩,一头乌黑的直

发,瓜子脸上有着挺俏的鼻子,修长的眼睛上睫毛浓密,最性感的是她厚厚的嘴唇,

那柔软而湿润的嘴唇,如果帮我口交,肯定很爽——我意淫道。

女佣的胸非常大,看上去起码有39G,露出部分黑色镂空胸罩的、黑色低胸的女

仆制服上衣根本包不住,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而半个乳头也露了出来。她转身走

上那条粉红色的楼梯上,就在我的上方往上走。黑色的百褶裙下,堪堪遮住了她黑

色吊带网袜的荷花边,顺着淫臀往下看,是一双15厘米高的黑色细高跟鞋。

从我的角度,可以完全地看到裙里的风光。顺着透著光泽的黑色超高跟鞋往上看

,是裹着黑色的吊带网袜的大腿,镂花吊带和黑色荷花边都露在了外面。再往上,是

女佣那一条绷泛起无数痕皱褶的超迷百褶裙,紧裹着她丰满结实的臀部,让她的淫臀

显得浑圆性感。透过一条又窄又小的、滚著蕾丝边的黑色丁字裤,可以看到她臀部的

股沟,和被丁字裤透明裆部包裹的阴部形状。从下面看,那胀卜卜高突出的阴阜,怵

目惊心,我呆呆盯住,血脉开始贲涨。

女佣将妈妈、舅舅和舅妈分别带入一个房间,然后才带我走到走廊深处,打开了

一间房门。打开门,是一个别致的房间:玫瑰红的灯光,玫瑰红的墙壁,紫色的绒毛

地毯,中间放着一套紫红色的餐桌椅和紫色的皮矮柜与玻璃小茶几后面是一张铺着黑

色丝绸床单的华丽大床和一个紫色玻璃门的大衣柜,床后边是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子组

成的墙壁。一个有紫色玻璃门的浴室则对着大床。一阵西班牙迷情香水味飘荡在房间

中,顶上是圆盘式吊灯,散发着粉红色的光芒,一种让整个房间显得朦胧,却可将一

切都照得清楚的暧昧亮度。

“这间房间还没有准备床铺,让我帮少爷准备……”说着,她往那个有着紫色磨

砂玻璃门的大衣柜走去。她那对饱满尖挺的大乳房上下的颤抖著,细细的柳腰、浑圆

的肥美臀走路时一扭一摆,风骚入骨。摇摆的臀部给人巨大的诱惑,丰盈的大腿裹着

的渔网丝袜和超高跟鞋,使人有一种和她上床的冲动。

我只好坐在床头上,看女佣打开衣柜,取出了被子,然后弯下身子铺床。这么一

弯腰,她整个穿着黑色丁字裤的肥臀,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两条穿着渔网丝袜的丰

几近透明,阴唇的轮廓明显的浮凸出来,肉缝处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

下显得扭曲淫秽,露出一丛黑色的阴毛。知道我在看,女佣的大腿张得更开,湿透的

裤裆下,肥厚的阴唇微微张合,看得我下身发热。

铺完床,女佣似乎对我特别照顾:“少爷,让我帮你倒杯茶……”茶几很低,女

佣要蹲下身子放茶杯。此时她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张开,透明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

的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

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更是看得魂魄飘荡,阳具坚挺。

“啊!少爷,怎么可以……这样色咪咪偷看别人内裤啊!”这时,女佣似乎才发觉

,假装生气的娇嗔著。

“没……没有啊!……我哪有?……”我只好否认。

“嘻嘻!明明看到少爷色咪咪的,看的人家痒痒的,还说没有!你看你的裤裆!”

女佣脸上没有责怪的表情,反而还说着淫话。随着女佣的目光,我也不由自主的将

视线移到我的阴茎上,由于女佣的煽情,我的肉棒几乎要伸出裤子了。

“少爷这样多么不好!让我为少爷服务吧!”女佣淫荡地笑了笑,忽然挺起身子,

在我面前跪下,把我的拉链往下一拉,内裤一拨,掏出了我硬直的阴茎。她轻轻用手来

回搓动它,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睾丸,伸出了她粉红的舌头,由阴囊底部至阴茎顶端滑

过,舌头再移至龟头,舔着我紫红的龟头,骚痒的感觉,让我不住呻吟。女佣并未停下

,舌头随后在我阴茎上下不断滑动,慢慢下移,张嘴含住了我的睾丸,舌头不停舔弄我

的阴囊、睾丸,温热的手掌则握住阴茎不住来回套弄……“ 舒服吗?

”女佣的脸斜斜的仰望着我,一脸俏皮的样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抓住女佣的头发

,缓缓上提,她似乎知道我的心意,头一前,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一阵快感,我仿佛

置身天堂。她的嘴巴十分温暖,两片嘴唇夹得紧紧的,湿热的舌头伴随口腔不断在我阴

茎上滑动。

我用力按下了女佣的头,她吹得更起劲了,整个头剧烈的前后摆动,我的快感更强

烈了。尾椎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浑身一抖,我要射精了!女佣好像感觉到了,头猛

然一前,把我整支阴茎都含进了嘴里,我向前一顶,精液往女佣的嘴里直冲而出。女佣

一时之间无法承受,一些精液延著嘴角流了出来,流到她巨大的胸部上。但女佣丝毫不

在乎,不断用力吸吮着我的龟头、吞咽着我的精液,仿佛要吸尽最后一滴。我喷出最后

一发后,女佣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带着满足的神情舔弄着我刚射完精的肉棒。

“少爷真好。”

女佣盯着我那依然高昂的肉棒,意犹未尽地说,“在悦乐公馆,我们都不能随便外

出,度假区和城里都离这里很远,平时连男人都见不到呢,今天居然见到了这么帅的少

爷,一见到你,我的下面就湿了……”

仿佛为了证明她说的话,眼神淫荡的女佣撩起了裙子,露出了她黑色的蕾丝丁字裤

。她湿透了的窄小内裤紧陷入阴唇,两片肥美的阴唇随着磨擦,已经从内裤边缘跑了出

来。阴毛已经湿成一片,粘呼呼地纠结在一起,而透明的液体,甚至沿着大腿流下,把

丝袜的边缘也打湿了。女佣跨前一步,用手臂勾着我的肩颈,骑坐在我的身上。我的肉

棒一下子就陷入了她湿滑的两片阴唇中。

我的手伸进她的乳罩,握着她巨大的双乳,狠狠搓揉着,而她的阴唇就这样直接压

在我的阳具上面,前后磨动,摆动臀部……我的阳具被两片肉给磨得又湿又滑,淫水流

得我整个大腿都湿,阳具被一股一股涌出的白色淫水沾得如从奶油捞出来一样。

正当她微微擡起身子,将丁字裤拨到一边,对准我坚硬的肉棒准备坐在我身子上时

,门外突然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妈妈轻轻敲了敲门,性感的声音响了起来:“阿杰,

我要进来了……”女佣听到妈妈的声音,赶紧从我身上起来,整理著胸罩和被揉得不像

话的上衣。而我赶紧拉好了裤子。

门推开了,妈妈走了进来。妈妈穿着一件超低胸的V字领睡衣,整件睡衣是紫色透明

的,在领口和下沿镂空华丽的花纹。透过灯光,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妈妈穿着黑色的蕾丝胸

罩,透过薄薄的刺绣布料,依稀可以看见漂亮丰挺的乳房在里面跳动着,而艳红色的乳头

上只被那半罩型的胸罩遮住一半,露出上缘的乳晕向外傲挺著。极短的睡衣下,妈妈一双

穿了黑色渔网丝袜的大腿紧夹着,黑色的V字型蕾丝内裤,加上妈妈丰满的屁股和18厘米

高的紫色高跟鞋,硬梆梆地挺立在我裤子里的肉棒,立即将我裤子的帐篷扯得更高。

“少爷少奶,我先出去了。少爷,桌上有个黑色的电钮,有什么事可以按铃叫我。”

女佣低着头,看了妈妈一眼,就要离开。开公关公司,什世面都见过的妈妈,听到这

句话,脸居然微微一红——其实称她少奶也没有错,但连着我一起称呼,感觉就很暧昧了

。妈妈点了点,我却发现她的眼光停留在了女佣的胸部,那里还有我的精液啊,我不安地

看了看妈妈。妈妈却没有说什么,任由女佣离开。

这时我才说:“妈妈,找我啊?”“没什么,就来看看你,叫你早点睡。” 妈妈走到

我跟前,将她的波浪长发撩到后面,一时之间卧室的空气中,充满了妈妈暧昧的香水味。

这时,妈妈也似乎已经注意到我今天前所未有的大帐篷,竟微微发楞,居然不自觉地舔了

舔嘴唇。

回过神来,妈妈随即恢复了常态,说:“好了,早点睡吧,晚安。”“晚安。”

然后妈妈俯下身,要吻我的脸颊——睡前亲吻,是爸爸去世后,我们每晚都进行的

“仪式”。妈妈这么一俯身,紫色睡衣丰润的乳房,被她透明的胸罩托得更加突起,那软

肉阵阵波动起来,一双巨乳左右摇摆,看得我热血沸腾,肉棒几乎要伸出裤子。

眼看妈妈就要亲到我的脸,但可能床铺太低,而正盯着胸部的我没有配合她把脸伸出去

,妈妈突然失去了平衡的缘故,高跟鞋一歪,身子一个踉跄,两只美腿撞向了床铺,应为惯

性又都跪在了低矮的床铺上,就这样跌坐到我身上——也许是巧合,她这个姿势和刚才的女

佣简直一摸一样。隔着裤子,妈妈那神秘的下体贴坐在我已经坚挺的大阳具上,使我内心

一阵悸动,挺立的阳具差点发射。

妈妈似乎也感觉到隔着内裤顶着她小穴的阳具,脸又微微红了。她起身的时候,扭动的下

体磨擦着我的大龟头,使我更加亢奋。我放在她腰部准备扶她的手,忍不住往下抚摸,一直摸

到了她穿着渔网丝袜的大腿。我的动作似乎让妈妈有点紧张惊慌,她的小腿又是一软,再度骑

坐到我身上来——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我和妈妈都有些尴尬。 “晚安。”就当我不知如何是好,仍骑在我身上,身子发软的妈妈

,性感的嘴唇飞快地贴了过来,一个本该落在我脸颊上的吻,不知为什么失去了准头,吻在我

的嘴唇边上。

我忍住搂住妈妈狂吻的念头,看着眼神迷离的妈妈重新站了起来,扭动着肥臀慢慢离开。

隔着透明的紫色随意,妈妈那露出V字形蕾丝内裤,摇摆的臀部给人巨大的诱惑,丰盈的大腿

裹着的渔网丝袜和超高跟鞋,让我有一种从背后抱住她,将性感的妈妈按在门上抽插的冲动。

妈妈走得很慢,而我满脑子淫糜思想,却没有任何行动。打开门的时候,妈妈回过头看了我一

眼。从那个眼神中,我居然感觉到一丝欲望。

这个时候,欲火难耐的我,突然注意到身边的黑色按钮。我想起刚才风骚的女佣,正好用来

消消火。按下按钮不久,高跟鞋与走廊的地板的响声就由远而近的来到房间门口,当房门打开时

,伸出了一双穿着黑色渔网丝袜和15厘米黑色细跟高跟鞋的玉腿。

我就这样坐在床铺上,看着女佣扭著风骚的肥臀走过来。 “少爷,你要我……么?”我点了

点头,女佣点点了头,舔了舔艳红的嘴唇,走到床铺前,双手慢慢的除下我的裤子及内裤,等到

裤子掉至小腿时,再慢慢的帮我脱下鞋子,一直到我的下半身精光时,女佣才站了起来,用右手

来回套弄着我的肉棒,左手则替我解开上衣的扣子,脱下我的上衣,让我一丝不挂。

我长达20厘米的肉棒此刻已经高高挺立,青筋毕露。女佣马上含住了我的阴茎,来来回回的

温暖小嘴服务。我用左手抚弄著女佣的头发,右手则慢慢下移,隔着胸罩去揉弄著女佣的大奶。

女佣感觉到了我的抚弄,更卖力的为我口交了,整个头快速的前后摆动,舌头与我的阴茎更不停

来回磨擦,双手更是不安份的抚弄我的臀部。

由于快感的增加,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度,女佣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断变形扭曲……口

交了一阵,女佣似乎忍耐不住,将双手撑在茶几上,肥臀对着我扭动。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站

了起来,褪下女佣的黑色透明的丁字裤,肥美的两片阴唇正由于我拨开双腿而慢慢显露出来。我

用手握住阴茎,另一只手搭著女佣的肩膀,慢慢的调整姿势。对准女佣的阴道后,我让龟头在阴

道口缓缓磨擦。我耐著性子不断的挑逗女佣,女佣却早就受不了了:

“少爷……快……快嘛……快把你那大东西插进来呀……”

女佣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我将屁股后移,猛然尽全力的向阴道重击。

女佣的阴道不算紧,我只感觉到有一层东西包住我的阴茎,缓缓滑动。

不过里面很潮湿,也相当的温暖,柔软湿润的膣肉夹着阴茎抽动,依然

带给我相当大的快感。我先缓缓抽送,等到熟悉一切后,我就毫不留情的开始用力抽插。

就这样过了40分钟,女佣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啊啊……快快……快啊……用力……

好大……好硬……”她的音调变的很尖很诱人,让我插的更用力了,一下一下冲击著女佣的阴道

、一步步带女佣登向高潮。我低头看了看阴茎与阴道交合的地方,女佣的阴唇随着抽插不断翻来

覆去,我的肉棒也被女佣的淫水浸的发光,而女佣的大乳更不断的上下摇晃,女佣的头发也随着

摆动而显得凌乱不堪。我知道女佣要高潮了,尽了全力不停地前后摆动我的腰部,每一下都重击

花心。 “啊……啊∼∼呀!!”

随着女佣近乎尖叫的淫叫声,一股滚烫的阴精往我的龟头淋下,我一咬牙,射出精液,慢慢

的将阴茎抽出。女佣此刻头发散乱,两眼微微张开,嘴角边还留有口水,两手仍旧撑著茶几,穿

著吊带丝袜和高跟鞋的两腿大开着,下体淫水更不断向外流出,阴道口就像在呼吸般,不断的一

张一合,阴毛几乎全湿黏黏的。而我巨大的肉棒,在灯光暧昧的房间依然剑拔弩张,女佣的淫液

和我的体液在上面闪闪发光,坚硬地正对着门口的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面前的门突然有了一声声响。擡头看去,却发现我的房门不知什么时

候起开了一条缝。就当我开始认真凝视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急促的高跟鞋声,我慌忙穿上裤

子,拉开门往走廊看去,却只看到长长的走廊转角,一个穿着紫色透明睡衣,被黑色的V字内裤

紧紧束缚著丰满臀部的背影……(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