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鵰兄妹情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1)

射鵰兄妹情

南宋末年,耶律家慘遭不幸,只有耶律齊和耶律燕兄妹倆被郭靖夫婦救到了桃花島。耶律齊和耶律燕自小兄妹情深,四歲時,耶律燕和五歲的哥哥耶律齊就玩過性遊戲,在家中的地毯上,小兄妹倆面對面坐著,耶律燕張開自己的小美腿,用手指將自己粉嫩粉嫩的小肉縫撥開,讓哥哥耶律齊把他發硬的小雞雞放在自己極其柔嫩鮮美的小粉穴中,當時兄妹倆都覺得這樣很好玩,很舒服。隨著年齡增長,兄妹倆都開始習文練武,知書答禮了,但童年美好的記憶流在了他們心靈深處,來到桃花島以後,兄妹倆感情更深了。年復一年,耶律齊已十七歲了,長得威武英俊、武功高強;耶律燕已十六歲,出落成婷婷玉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她美麗溫柔,在她十六歲生日那晚,耶律燕將自己最寶貴的貞操奉獻給了令她心心相映的哥哥耶律齊。在耶律燕的臥房裡,耶律齊輕輕地剝掉了妹妹耶律燕的蘿衫和褻褲。美麗無比的處女耶律燕一絲不掛躺在他的身下。耶律齊的左臂愛憐地摟住了妹妹纖細腰肢,撫摩著耶律燕散發出少女芳香的美艷胴體,一紮頭就狂親亂吻起來……耶律燕扭動著性感的美體熱烈地回應著哥哥的愛撫,一股股令她著迷的男人氣息,直撲進她的鼻孔,堅硬鬍渣的刺扎,再加上男人氣息的引逗,耶律燕只覺得滿臉癢酥酥,麻酥酥。耶律齊緩緩地抬起右手,輕輕地放在了妹妹耶律燕堅挺的嫩乳上,五指一轉動起來,直揉得耶律燕,仰身挺腹,奇癢難忍。

少女的芳心不知不覺在心上人的挑逗下澎湃,春潮起伏,拍打著耶律燕神經和血液。耶律齊揉完左乳,又揉耶律燕的右乳,這時,他突然緩慢下來,抬起頭,細細的,柔情地看著妹妹那鮮嫩的,布滿紅暈的俏臉,輕聲地問:「燕兒,你好美,舒服嗎」

耶律齊停止了揉弄,一隻大手,五指張開,順著耶律燕那豐滿的乳峰向下滑去……耶律燕那對高聳的乳峰,經過一陣的揉搓,顯得更挺拔,更富有彈性了,紅嫩的乳頭,又凸又漲,泛著耀眼的光澤。

耶律齊順著自己的大手向下繼續欣賞嬌艷美麗的妹妹。順著耶律燕乳溝向下是光滑細膩的腹部,圓圓的肚臍向外凸著,像一隻褐色的蝸牛安靜地臥在肚臍上,耶律齊的大手又開始向下移動,那是柔軟白細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叢叢烏黑髮亮的捲曲的陰毛,布滿了兩腿間,下腹和陰唇的兩側。她那紅嫩的陰戶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兩腿之間,陰唇微薄,彈性十足,陰蒂外突,像一顆紅色的瑪瑙,真所謂是蓬門洞開,玉珠激張。

耶律齊那寬厚的大手,順著小腹、肚臍,最後停止在耶律燕小丘似地陰戶上,用食指按著妹妹陰戶的上方軟骨上,緩緩地揉動著。不一會,未經床事的耶律燕又嬌喘起來,全身癱軟,陰道奇癢,她身體發抖,呼吸急促,香嘴輕輕呻吟,屁股微微地扭動。

這時,耶律齊知道時間已到,將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進妹妹的了陰道,碰到了耶律燕的處女膜,耶律齊緩緩而有力地搓弄起來,使得耶律燕不由自主雙腿大張,那薄薄嬌艷的陰唇,一縮一張,晶瑩的愛液從她柔美的肉縫中分泌出來。耶律齊突然低頭,伏在妹妹的雙腿中間,一陣熱氣,直衝入小穴。原來,耶律齊的嘴對著那薄薄的陰唇洞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氣,吹得耶律燕顫慄不已,忍不住抱住了耶律齊……

耶律齊抽出左手,雙手一托住了玉臀,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陰穴。耶律燕只覺得穴里,一空一熱,一股蜜汁流了出來。陰道的嫩肉,奇癢無比,少女的芳心,萬分激盪。陰蒂一跳一跳地,心情萬分慌亂。耶律齊又進一步把舌頭直伸進妹妹的美穴里,在陰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攪,經過一陣的攪弄,使耶律燕感到又癢,又酥、又麻。俏美的耶律燕只覺得全身輕飄,頭昏腦漲,一切都顧不了啦,拚命地挺起屁股,使花瓣更湊近耶律齊的嘴,使哥哥的舌頭更深入陰戶,舔著她的處女膜。忽然,耶律燕陰蒂被耶律齊舌尖頂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著,耶律燕從未經歷過這種說不出來的舒服。她什都不想了,忘了。

耶律齊停頓了下來,身子仍然騎在妹妹耶律燕身上,休息片刻後,他的嘴也逐漸往下移動,先在耶律燕粉頸一陣輕輕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頂,對著嫣紅的蓓蕾一陣齧咬舔舐,左手在另一邊的玉乳上輕輕揉捻,右手則在耶律燕豐嫩的蜜洞抽插摳弄,酥痛麻癢的感覺殺得她混身熾熱難當,嘴裡的嬌喘也逐漸轉為陣陣的「哼……啊」聲……

對於妹妹耶律燕的反應,耶律齊感到非常滿意,更將在玉峰頂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過了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平滑柔順的小腹,慢慢的,越過了萋萋芳草,再次來到了耶律燕的桃源洞口,只見粉紅色的秘洞口微微翻開,露出了裡面淡紅色的肉膜,一顆粉紅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閃亮的光澤,縷縷春水自洞內緩緩流出,將整個大腿根處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這淫糜的景象看得耶律齊更為興奮,把嘴一張,便將整顆豆蔻含住,伸出舌頭便是一陣快速的舔舐,此時耶律燕如受雷殛,整個身體一陣急遽的抖顫,口中「啊…哥,你弄得燕兒好舒服啊…」的一聲嬌吟,整個靈魂仿佛飛到了九重天外,兩腿一挾,把個耶律齊夾得特別爽。

耶律齊面對自己這美艷丰韻,逗人心迷、香氣四溢、浪潮奔涌的天仙似的妹妹,怎能不一飽艷福,謝謝慾火、降降邪熱呢?耶律齊看著妹妹耶律燕被挑起慾火後的桃紅臉蛋,一股熱浪同時湧上下耶律齊的心頭,胸中的慾火燒得更烈更旺更強,耶律齊將耶律燕的脖頸摟緊,又是一陣飛沙似地狂吻。耶律齊將妹妹修長的玉腿分開,跨騎在她如玉般的胴體上,將肉棒撐開了耶律燕水蜜桃般的美嫩花唇,插入了耶律燕濕淋淋的處女美穴中,頂在了她的花瓣膜上。「啊…燕兒…哥哥感覺好美啊,你的小穴太美妙了!」「嗯…哥,這是燕兒的初夜,我怕疼,你要輕點…啊!」耶律齊用進了一半的肉棒在妹妹多汁的蜜穴中抽插著,插得耶律燕嬌喘吁吁,呻吟不已,紅嫩窄緊的美穴中淫水直流,滑膩異常。「哥,燕兒好美啊…嗯…哥,燕兒的裡面好癢,好想要喔,你全插進去吧…啊…」耶律齊用力一頂,捅破了妹妹的處女膜。耶律齊猛地將舌頭送入了耶律燕的口中,下身的肉棒同時加快了速度,一連又是一百多下,直進直擊,急抽猛插……

只聽到「拍,拍,拍」肉擊聲,在兄妹倆肉棒和陰戶的交接處有節奏地響看柔軟的腰肢死命的扭擺。耶律燕也開始投降了,耶律齊的肉棒狂擊著妹妹耶律燕花心。嫩肉緊裹著肉棒。只聽「啊」一聲尖銳的叫喊。只見耶律燕搖頭晃腦,手舞足蹈,接著又是一聲。「啊……」 耶律齊只覺得自己的肉棒有無數隻小爪在不停抓撓著,使他渾身酥軟、麻木甚至癱患,又如肉棒落入了一隻無牙的虎口裡,在上下左右、前前後後嘴嚼著,吞吃著,接著是一種強大的吸引力,將肉棒一下拉入了穴內……

耶律燕拚命的叫床,銷魂的呻吟著,耶律齊的肉捧完全的被吸住了,再也無法抽插了,小穴里還在不停的嘴嚼著,這時耶律齊雙臂緩緩的支起,猛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渾身開始顫抖,將這口氣狠勁地從丹田向下壓去,憋得他滿臉通紅,眼珠暴努,一股強大的熱流,開始向小腹奔涌,逐漸集中在被咬住的肉棒上。接著「啊」一聲喊,奇蹟出現了,那肉棒猛地一顫,竟漲出一寸多長,又粗壯了許多……

就在這霎那之間,耶律燕小穴里彷佛原有的電流又加了壓,那粗大的肉棒猛然一刺,一下子穿透了她的五臟六腑。並發出一種強大的電波,像無數隻鋼針射向她生一種高度興奮的魔力,刺激著她整個的身心。她的一雙玉手不斷地在耶律齊的前胸後背,亂抓亂撓,一雙豐滿的白腿不停地蹬踢。最後,又像藤蔓一樣緊緊的纏住耶律齊的下身,這時耶律齊用力上抽,連肉棒帶肉蛋一下拔了出來,緊接著又是一陣直出直入,急抽猛插,這才減低速度緩慢的移動著。 耶律燕仍然搖著屁股,斷斷續續地呻吟著,耶律燕全身一震,她的穴壁猛一收縮,又波浪般旋轉地蠕動起來。這時,耶律齊也進入了高潮的階段。俏耶律燕穴壁的蠕動,立刻給耶律齊帶來了全新的感覺,是他企盼多年的一刻。他那大肉棒死命的擰磨,耶律燕花瓣瘋狂地起伏滾動。

這時,耶律齊又停止攪動,猛然抽出,又狠勁頂進。這樣直拉直入,一連二十多下,只覺得一股濃熱的陰精,從子宮裡直衝而出,把龜頭泡得全身大爽,耶律齊終點到了快感來臨。他全身顫抖一下,一股精液直衝花心,肉棒也停止了抽送。耶律燕被陽精衝進了花心,那股又燙又熱的激流,使耶律燕全身發抖,雙腳一瞪,快活得昏了過去。 耶律齊隔著衣服捏著耶律燕軟綿結實之玉奶,覺捏著一團棉花,上有小小花蕾一顆,卻又堅挺,一撫,兀自跳個不停,耶律齊忍不住又摸了一下,甚覺好玩。不禁心裡暗想:「看這般動情,耶律燕小美穴里肯定騷水四溢,少時行雲施雨,豈不快哉。」

心下一想,手上不覺加快了撫弄,二人親嘴,耶律燕已不勝嬌羞,仰臥在床,見耶律齊輕手解去郭芙後衫綠裙,剩一個鮮紅肚兜,藏住了那妙縫和趐乳,耶律齊又輕解肚兜絲帶,耶律燕躺見母親在身旁不由有些害羞,按住耶律齊之手,冠耶律齊並未強行,而是嘴銜著耶律燕嘴,一面親嘴,一面開導她:「燕兒,你嬌美如花,玉體舉國無雙,何不讓哥再次一睹仙姿,一親芳澤,也喜渡年華。」 嬌美的耶律燕耳根被耶律齊呼出之氣攪得痒痒,況一經耶律齊撫弄,心裡已是欲潮澎湃。遂移開玉手,任耶律齊剝去肚兜,玉人一如削了皮之水靈靈鮮活活之蘿蔔,煞是可愛,再說耶律齊遽將身上衫解掉,可恨有一扣不掉,耶律齊不由拔掉了它,自個也是精精光光,兩個人赤條條滾在一起,暫不理會耶律燕,房中自有暖爐生溫,也不覺冷。

見她櫻桃小口,糯米銀牙,口吐丁香,珠圓玉潤,輕嗔淺笑,香噴噴,甜蜜蜜,眼橫秋水,眉插黛山。正如瑤台織女,便似月殿嫦娥。秋水盈盈兩眼,春山淡淡雙娥。玉足小巧襪凌波,嫩臉風彈待被。耶律燕唇似櫻桃紅錠,烏絲巧挽雲螺。皆疑月殿墜嫦娥,只少天香玉兔。耶律齊哪裡還忍得住,耶律齊把玉人平放於床上,解卻耶律燕的紅腰帶,耶律燕外裙盡掉,耶律齊又退去了她的內衣,令耶律燕嬌羞不已。耶律燕玉臂嬌軟,被耶律齊滿懷相貼。在光天化日下與耶律齊滿懷相貼令耶律燕羞澀難忍,耶律齊趁機去解耶律燕內襯,耶律燕忸怩掙扎不已,耶律齊從容解開耶律燕內襯紐扣露出耶律燕肚兜。耶律燕第一次見到妹妹只穿肚兜,耶律齊明顯感到妹妹肚兜下的玉乳風光無限。

耶律齊乘耶律燕不備,耶律齊趁機解了耶律燕貼身小衣的系帶,耶律燕貼身肚兜漸漸滑去,一個吹之欲破,活嫩玉色之體盡露出來。耶律燕難拒哥哥令她無比銷魂的床上功夫,她扭動著自己性感的胴體,閉上了美目,任耶律齊行事,耶律齊會意,笑著把妹妹的貼身內褲給卸了。

耶律齊急拿掉妹妹耶律燕身上松垮的肚兜,令她豐腴修長的玉體橫陳,露出那蔥白蒜色膠白嫩臂,似出泥脫皮之嫩藕節一般光,胸前嫩呵呵光油油的兩個秀乳如丘陵般,秀麗可人,堅挺碩美。又如那倒轉玉杯,兩點乳頭似秋日山頂上之一株紅楓令人見色心動。耶律燕那嬌小玉臍於平實腹部倒嵌入內,如一細碎玉墜。肚臍之下一團小肉丘突現,高聳直抖,黑毫覆蓋,較開始時毛髮更甚,那毛又柔又亮,顫肉壘起,中間一道縫心,宛似幽密小徑,且有一絲光亮乍現。又如嬰孩吸奶一般,一雙嫩粉唇隨呼吸而自動,咻咻直顫。

耶律燕下意識的將雙臂環抱在胸前,嬌羞地掩護著自己的嬌軀。可是那一對豐滿高聳的乳房,卻無法被完全的遮擋住,反而因為受到擠壓,而使雪白的乳峰從臂間的縫隙里迸出,形成了一個無比誘惑的形狀。

耶律齊低下頭,把她小巧的耳珠銜進了嘴裡,輕輕的含著。耶律燕低吟一聲,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嫣紅,眉梢眼角間儘是春意。那略帶嬌嗔又略帶銷魂的神態,直接的喚起了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慾望。於是,耶律齊溫柔的、卻是堅決的掰開了耶律燕的手。她的小山丘似的雙峰抖動著彈了出來。峰頂那一圈明顯擴大了的乳暈中,粉紅色的乳頭微微蠕動著,就像含苞欲放的蓓蕾一樣嬌艷鮮嫩,令人慾咬之而後快。

耶律齊忘情的在妹妹的雙乳上把玩著、吸吮著。耶律燕的妙目星眸半開半合,濕潤的雙唇充滿誘惑的厥起,仿佛在訴說內心深處的饑渴與盼望。耶律燕極力扭動著玉體,耶律齊笑道:「燕兒,我們是多年的床上伴侶,還忸怩什麼,你看,你的身子也在說要了。」

耶律燕低頭一看,緋紅的雙頰登時像火一樣燃燒起來,只見自己烏黑的長髮散亂的披在胸前,遮擋在兩個飽滿的乳峰上。嫣紅的乳頭在髮絲叢中若隱若現,增添了幾分撩人的誘惑。那一對嬌艷欲滴的乳頭,已經在哥哥口水的滋潤下明顯腫大了許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兩粒珍珠般的葡萄,在無比誘惑的召喚著美食家去盡情品嘗、盡情玩味。

「燕兒,哥很快就會讓你真正的快樂!」耶律齊邊說邊握住了耶律燕的那雙小巧柔美的纖足,緩緩的向兩邊分開。可是耶律燕的雙腿緊緊的絞在一起,竟使耶律齊一時之間無法得手。耶律齊把手擠進了耶律燕的大腿內側,上下撫摩搓動,耐心的等待妹妹耶律燕迷醉於她的挑逗。片刻後,耶律燕的俏臉上滲出了細細的一層香汗,呼吸聲已是清晰可聞,夾緊的雙腿也漸漸鬆開了,不過仍阻礙著耶律齊手指的進一步攀升。

這時耶律齊靈機一動,出其不意的在她的腋下一搔。耶律燕「啊」檔的一聲輕呼,身子像觸電般一抖。這一剎那耶律齊兩隻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開了她的雙腿。在她的呻吟聲中,用膝蓋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頂在了兩邊。「希望等會你也用這大的勁來夾我!」耶律齊眼光早已落在了妹妹神秘的私處上。只見在凝脂一樣光滑柔軟的大腿根部,一片漆黑的陰毛均勻的覆蓋在腿間的隆起處。和耶律燕相比,耶律燕的陰毛顯得較為蜷曲細長,而且十分的濃密,有的甚至還蔓延到了雪白的股溝里,陰毛的中央露出愛液橫流的桃源玉洞,耶律齊的伸手掂起了一撮陰毛,用指尖輕輕把玩拉扯著……

「哥,你討厭,輕一點……啊呦……」耶律燕嬌聲的叫了出來,秀目中蘊含著羞艷的神色。「好燕兒,你配合哥,咱們兩都會非常開心愉快的!」耶律齊邊說邊用手指撥開了那片茂盛的草叢,靈巧的翻開了嬌嫩的花唇,觸到了一個小小的相思豆上。

耶律燕的嬌軀一下子繃緊了,兩條健美勻稱的長腿高高的豎了起來,嘴裡猶自喃喃的道:「哥…啊……燕兒…那裡好舒服…嗯…」耶律齊手口並用,在妹妹身上最動人的幾個地方大肆輕薄。耶律燕的胴體像蛇一樣扭動著,貝齒咬住下唇,呻吟道:「啊不,啊…好…啊……燕兒受不了啦……啊…真美…啊……好哥哥… 你輕一點…啊…」

此時,耶律燕那小巧玲瓏的乳蒂已經充血膨脹,完全的凸了出來,乳暈也擴大了好幾倍,變成了充滿情慾的暗紅色。她的俏臉如花,暈紅的雙頰和略略張開的小嘴,卻明白無誤的表明了耶律燕內心世界,耶律燕已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應了。

耶律齊握住妹妹耶律燕的雙足扛到肩上,再抓過枕頭墊在了她的臀部下,把那高聳挺翹的雪白雙股儘量的展現在耶律齊的視線里。耶律齊驚喜的發現,那片毛茸茸的草地上竟已掛上了很多晶瑩的蜜珠,陰毛被愛液清洗後更顯得烏黑髮亮,柔順的貼在了股間。兩片月芽形的花唇含苞欲放,緊密的閉合著,小小的菊花蕾則在一縮一縮的抽動。

此時的耶律燕全身裸露,一絲不掛,她皮膚白細、柔嫩,在燈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凹凸分明,不斷地散發著少成熟美女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飛魄散。此時此刻,耶律燕仰著蕩漾而飛霞噴彩的悄臉,抬起了杏眼,發出了水波蕩漾,攝心勾魄的光來,鼻翼小巧玲攏,微微翕動著,兩片飽滿殷紅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張,兩排潔白的小牙,酷似海邊的玉貝,兩枚圓潤的酒窩似小小的水潭,盪游著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絲絲縷縷地飛進耶律齊的鼻孔,撥弄著耶律齊那緊張而乾渴的心田,滋潤著耶律齊強烈的淫慾。

她整個的身軀,散發著無盡的青春活力,豐滿、光澤、彈性十足。床上的耶律燕雙乳高聳,椒尖怒突,蜂腰輕扭,雪腿慢搖。耶律齊全神貫注地觀賞著、品味著妹妹那豐艷而極富彈性的胴體,以勾起自己的刺激和快感。耶律燕那骨肉均勻的身段凸凹畢現,起伏波瀾,兩條胳膊,滑膩光潔,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頸脖圓長,溫潤如雪,金閃閃的耳墜,輕搖漫舞,平添了嫵媚高貴的神韻,一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會腦殼發漲,想入非非。

她的雙乳尖挺、高大富於彈性、白嫩、光潔、感性十足,看上去熱好像兩朵盛開的並蒂玉蓮,隨著微微嬌喘的胸脯,吁吁搖盪,鮮紅的乳頭,褐紅的乳暈,好像發麵饅頭上鑲嵌了兩顆紅瑪瑙,使人總是看不夠。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溝,融流著春潮的露珠,細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臍盛滿了情泉。渾圓的、粉嫩的兩腿間,蓬門洞開,玉珠激張…… 耶律燕神秘的三角地帶,養植著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優美,彎曲著、交叉著、包圍著那豐滿而圓實、紅潤而光澤的兩片陰唇,唇內還流浸著晶瑩的愛液,陰戶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紅的陰蒂凸漲飽滿,全部顯露在陰唇的外邊,陰穴溝下,菊蕾之上,也種植了一片小草茸茸。這些令人熱血賁張的神秘領域,完全向耶律齊開放……

耶律齊開始用手撫摩妹妹耶律燕下體。耶律燕兩腿夾緊,死不肯讓耶律齊得逞。但是耶律齊雖然手被耶律燕的腿夾住,手指卻可以輕易地活動,而且這時候耶律齊的手指輕而易舉地就可以摳摸耶律燕的花瓣,所以耶律齊就開始玩弄她的花唇。

耶律燕的兩腿依然緊夾著,但是卻開始上下磨蹭,而且她全身的力量似乎盡失,兩腿漸漸鬆開,她開始低低地發出呻吟。耶律齊見到這個樣子,就加緊攻擊。在哥哥耶律齊的撫摩下,已經有些忍受不住了。

耶律齊的舌頭繼續地舔弄,耶律燕花瓣里的蜜汁愈來愈多,耶律齊這時候肉棒呈勃起狀態,耶律燕已經意亂情迷,騷情萌動了。她感覺自己兩條豐盈雪白的大腿上有一隻男人灼熱的大手在盡情的熱撫著,淫蕩地向敏感的玉腿內側撫去,耶律燕感到全身一陣陣的燥熱。耶律齊灼熱的大手在動人的一下下地撫摸她細嫩的肌膚,每一下揉捏都激起耶律燕全身一陣戰慄。

還有那玉腿上傳來的陣陣酥麻難耐的快感,卻使耶律燕毫不掙扎地任憑耶律齊在她那純潔白嫩的身體上撫摸著,戰慄的感覺到一個灼熱的手指已經在撫弄耶律燕的陰毛了。耶律齊已多次撫弄過妹妹耶律燕豐盈大腿和嬌嫩乳房,但今天耶律燕在他面前稍感嬌羞而又充滿了交歡的渴望,讓他慾念激漲,然而熱手撫摸在豐盈大腿上的妹妹卻又平躺著毫不抗拒,肌膚香汗淋漓,可以感覺到耶律燕在微微的戰慄,耶律齊不禁也是血脈賁張。

『燕兒,讓我們倆在這溫暖的陽光下進行美妙的結合吧!好妹妹,你看看你淫艷的桃源玉洞,愛液都流到玉腿上了,花心癢了吧,是不是特別渴望和哥交歡了,讓哥的大肉棒進去給你止癢吧!』說著,一隻大手便伸向了耶律燕的胸脯,熟練而誘人的撫摸起耶律燕那豐滿而苗條的腰肢來,在那敏感的豐腰上揉摸著,撫上了耶律燕潔白而富有彈性的小腹,輕輕摳摸起美女的肚臍眼。

耶律燕不禁大聲呻吟起來,只感到在那溫濕的陰部有一隻色情的大手順著小腹,滑過她的陰毛,又滑過她的尿道口,直撫上了自己的陰唇,一股激流從耶律燕那已見濕潤的嬌嫩陰部,傳遍了耶律燕的全身,那美麗的嬌軀禁不住抖動了一下,俏麗的臉龐泛起了一陣從未有過的紅暈。耶律燕感到自己那嬌嫩的陰部被一個手指大膽的觸摸著,隨後耶律齊的手指竟插進了耶律燕那微張的陰道,在那裡摳摸起來。

耶律齊見此光景,恁的按捺得住,遂急忙拔出那早已鐵硬般之大陽具,瞄準妹妹耶律燕妙物縫,耶律燕頓覺一抖,連忙伸手捏住,乃是熱如火,硬如鐵,七八寸長,酒杯大小之撅然陽物,不禁失聲道:「哥,好大呀,能進燕兒的花房嗎?」她嬌軀蜷曲,但耶律燕手握之處哥的陽物卻硬中帶韌,雖則無骨,卻又似有一軟骨撐起,且燙得耶律燕手心直抖。

耶律齊上得床來,蜜言以慰,輕輕掰開耶律燕修長的玉腿,在耶律燕的下面的花園裡一頓亂戳。耶律燕被他弄得春心蕩漾,那牝戶被陽物亂研亂擦,溢出大量晶瑩的蜜汁,淙淙浸流,將花房潤得又癢又麻,急待一物進去搔癢。

耶律齊大喜,感覺時機已到,再次把小弟弟送上前線去,耶律齊的肉棒頂著耶律燕的花唇慢慢挺進。扶住硬沖,籍著溜溜蜜汁,陷進半個龜頭,卻艱澀不可再進,又欲發力,耶律燕只覺肉洞之中猶如刀劈火燒,熬當不起,急用手推阻耶律齊胸脯,耶律齊往前一挺,盡力頂入,又及一寸,陡覺緊狹,漲脹難禁,弄得耶律燕花枝亂抖,耶律齊又施出了研磨手段,逗弄耶律燕蜜水汪汪,耶律燕牝戶中亦異癢難當,如有蟲叮咬一般,遂允耶律齊再進一寸。耶律齊得令,大舉而擂,未及半寸,耶律燕浪叫起來,伸出右手,握住哥的大陽具,不容再進。耶律齊曲意承歡,言盡千般好話,耶律燕仍是搖首不止,兩對趐乳,蕩來蕩去,於春意與痛楚往復夾攻下,脹得紫紅圓挺,渾身之膚如有蟻蟲細啄。

耶律齊興發若狂,俯身而就,口含櫻桃,吮得唧唧有聲,耶律燕欲拒還迎,氣短舌乾,吟哦不止,耶律齊見其漸嘗滋味,半截陽物如毒蛇吐信般亂晃,耶律燕仰腰款擺,唔唔低喝,素腿團抱,勾住耶律齊,下腹顫肉挺挺,似欲迎湊。耶律齊將舌伸入耶律燕口中,攪轉幾周,津流遍腮如吞瓊玉,耶律燕胯下花房中春水愈發汪洋恣肆,「啊…啊…哥…燕兒好舒服…啊…用力…燕兒的小穴感覺好美…啊啊……。」耶律齊知火候已到,遂探手分開耶律燕嫩唇,縱體下落,但聞「嗤」的一下輕響,耶律齊感覺到小弟弟頂開了一圈密實的嫩肉,前端陷進了溫暖舒適的包圍里。陽物已然盡根沒入耶律燕桃花聖源。

耶律燕「呀」的一聲,緊摟耶律齊頸背,咬緊牙齒,任由哥哥的大肉棒插進自己早已水汪汪的玉戶中,直頂自己的花心,紅嫩蜜肉緊緊箍著肉棒,瓊漿玉液似水流一般,耶律燕嬌喘吁吁,呻吟綿綿,由耶律齊顛抽狂插。耶律齊愈行愈緊挾,間不容髮,遂輕送慢抽,極盡溫柔手段。

弄了半個時辰許,款款輕輕,淺送輕提,如駿馬悠悠走草原,又似頭絲瓜隨風轉,漸漸滑落至花心,頓頓挫挫復扭扭,一時春光不等閒,耶律燕已入佳境,花飛王洞。只見她雙頰暈紅,不勝嬌弱,婉轉嬌啼,艷態流香,牝中不似先前辣痛,生出無限爽意,於是挺著自己家的美臀大力迎湊。

耶律齊一見,豎起雙腿,顯露出水濃濃肥膩膩之花房肉穴,讓陽物刺入,大沖大撞,傾之五百餘合。耶律燕只覺妙入骨髓,魂飛至九霄,手捫趐乳,口中伊伊呀呀直叫。耶律齊聽得淫興大動,聳身大弄,又是一陣吱吱喳喳,耶律燕樂得叫快不止,心肉麻欲飛,耶律齊更是一往如前,奮力墾挖,直抵花心。耶律齊的左手毫無阻礙地襲上耶律燕粉嫩的酥胸。

「嗯……哦…哥…你乾得燕兒好美啊…啊…燕兒的小穴被哥插得美極了…啊啊…」耶律燕將上身弓著,在自己不曾留神的狀況下,白嫩豐滿的胸部已變得非常堅實。嬌挺的乳峰原本就較常人豐挺有彈力,而現在又因刺激而變得又大又挺,更是令人不可思議。飽受撫弄的乳尖,雖然已經有了一段喘息的時間,此刻卻仍然誘人地翹立著。

當耶律齊抓起妹妹的酥乳由上而下玩弄時,耶律燕羞赧地發覺,自己緊窄的蜜洞不自主地將哥哥耶律齊的肉棒愈挾愈緊。而漲大的乳峰被緊緊地握住的情況下,使得耶律燕覺得她的身子愈來愈被往內側壓,而深深插入自己深處的肉棒也愈來愈大。在那同時,突然覺得有灼熱的火焰在自己體內擴張,由點而面,耶律齊歡快的做著拉出插入的運動,耶律燕飽滿粉嫩的蜜唇被帶得翻進翻出,淫艷之極!

室內燭光搖拽,滿屋春意,兩個人玉體糾纏,只見耶律燕乳凸臀翹,俏眼半斜,腰臂扇擺,四肢顛簸,叫快不絕,陰精泄了幾回。耶律齊愈戰愈猛。耶律燕伸出小巧的香舌。唇和唇相接後,耶律燕的舌頭就伸了進去,而耶律齊的舌也急急地出來回禮。

「啊……」像要擠進耶律燕的身體一般,耶律齊的唇緊緊堵住妹妹耶律燕性感的櫻唇,兩手緊捏她豐盈彈性的乳峰,身子緊緊貼著耶律燕苗條肉感的背臀,粗大的龜頭深深插入耶律燕溫潤的子宮。耶律齊一邊用力的在耶律燕的桃源洞裡抽插,一邊繼續抓捏她的豐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