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母同樂會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4)

寧靜的市外郊區,各式裝潢華美的飯店,旅館客滿著,恩愛的夫妻邊泡著溫泉邊細語,而年輕人則是在寬敞的房間哩,吸著各種興奮劑,放浪行駭。

在距離飯店溫泉區不遠處,一棟極為高級的豪宅矗立在山腰,彷彿無邊際的圍牆佔地甚廣,牆上的紅外線監視器緩緩掃動,它就像是個尊貴的長者坐在那,遠遠的譏笑著那些低賤的人們。

豪宅的主人,是某大企業的遺孀,她在年邁的丈夫去世之後,所繼承的龐大財產裡,也包括了這棟豪宅,而現在,除了少數的傭人之外,就只剩下三十四歲的她,和她十一歲的兒子住在這裡。

晚飯過後,惠芳支退了傭人,讓她們在收拾好晚飯之後,就放假去度週末,這樣的舉動,她每個月就會做一次,雖然很令傭人們不解,但是僱主慷慨的假期,讓傭人們自然不會去多說什麼。

坐在名牌手工的沙發上,等待著兒子的朋友到來,惠芳顯得有些坐立不安,她穿著高級絲質的禮服,是保守的款式,從脖子的高領到腳踝的長裙,貼身又能夠突顯她姣好的身材,只是在禮服之下,有著顯眼的突起軌跡,像是衣服的紋路一般,盤據全身。

「媽媽,你是不是很緊張啊!」與惠芳相反,義雄穿的普通的家居服,尋常的上衣和輕便的短褲,是普通的小孩打扮。

義雄一坐到惠芳身邊,就可以感受到她的顫抖,只是那顫抖完全不像是害怕,而是另一種令她雙頰潮紅的興奮。

「嗯…壞孩子,媽媽快要等不及了!」和自己的兒子雙唇輕貼,惠芳的唇彩變得更為水嫩,她的身體難耐的扭動著,彷彿身上有著蟲蟻在爬行一般,她捏著兒子的臉頰,像是在跟孩子玩耍,但更像是在對著丈夫撒嬌。

「叮咚!叮咚!」清脆的門鈴聲響起,義雄快跑著去開門,保全嚴密的大門在幾聲電子按鍵聲之後打開了,幾對母子魚貫地進來,每位母親都穿著華麗,一看就知道全是富有人家。

「你們好!歡迎你們來!」惠芳打開玄關迎接她們進入大廳,在客人來了以後更為興奮的她,臉色更是激動得有如晚霞一般。

「大家等了一個月,終於又到了我們炫燿自己母親的時候了,就簡單的照著順時鐘的方向,先展示一下自己的調教成果,再大家一起同樂吧!」略過所有無意義的客套過程,身為每次美母同樂會的召集人,義雄站在沙發所圍成的圓形中間,宣布著今晚活動的開始,他開心的說著,手舞足蹈,將少年的天真表露無疑……

「那我就先開始了!」在他左手邊的明郎,迫不及待的站起身,他牽著母親玉琳的手,走到圓形的中央。

為了今天特別打扮的玉琳,身穿著一件毫無雜色的貂皮大衣,純白色軟毛,僅僅從頸子包裹到了臀下,完全沒有被遮掩到的修長玉腿,宛若凝脂,和貂毛相比,是更為動人的白,當她走著到眾人中間時,隱約可以看見,在晃動大腿之間,有著一條蜿蜒的水光。

「嘻!今天為了滿足媽媽的喜好,我們是特別坐捷運過來的喔!」今年十二歲的明郎話中有話,他的手從後面伸進了大衣下擺,輕輕的揉捏著母親的美尻。

「啊啊…是的,用這種不要臉的姿態,在我的主人,我的兒子的身邊,一邊享受著被人注目的快感,一邊高潮來的。」玉琳的臉上泛起陶醉的紅暈,雙手解開大衣的扣子,此時價值數十萬元的大衣就有如垃圾一般,被脫下後就黃牛好毫不在意的被扔到了地上。

隨著大衣的滑落,所有人都可以看見她一絲不掛的身體,而在明郎示意之下,玉琳慢慢的旋轉了一圈,讓到場的人們看清楚她身上所寫的字,之後,所有的母親們都發出了急促的喘息。

從飽滿的胸部上,到平坦的小腹間寫著『我是親生兒子的淫奴』,光滑的背上寫著『我的肉體是明郎的肉玩具』,兩片臀肉上則是寫著『玉琳』。

「這是我今天早上的時候寫的喔!我寫的好不好?媽媽!」明郎伸手沾著玉琳不停湧出的淫液,在她身上塗抹,將用口紅所寫成的歪曲字跡抹糊,將自己的母親當成了畫布,在上面作著淫靡的畫作。

「嗯…啊…明郎…啊啊…明郎寫的字好漂亮…媽媽好高興…」將雙手後背,挺腰暴露著自己發情的身體,眾人的視奸讓她湧出了更多的淫蜜,婚前身為世界知名模特兒的高傲全都不見,現在的她只是在羞辱之中取得快感的淫物。

四周觀眾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逾悅,此起彼落的跟著喘息,明郎的小手貼在母親的身上,將黏稠的淫液塗得油亮,原模特兒的纖細身體劇烈震動著,口中含糊呻吟,微張的大腿挺起蜜穴,低聲喘息地噴出了高潮的精華。

「媽媽!媽媽!該我們了啦!」等不及明郎牽著母親回到座位上,年紀最小的小豪拖拉著母親登場,秀紅雖然感到十分害羞,卻也不敢違背兒子的意思。

幫兒子脫去上衣,九歲的小豪的身體白皙瘦弱,秀紅愛憐的撫摸著兒子的身體,雖然小豪還沒到發育期,無法以正常的方式帶給自己快樂,但是他用來替代的方式卻是更為激烈,激烈到她幾乎無法承受的地步。

「媽媽!快點脫衣服啦!」看見母親停下了動作,童稚的嗓音出聲催促,他…拉著秀紅的衣服,著急的皺起了眉頭。

「好好!媽媽知道了…」秀紅安撫著兒子,緩慢的脫下了衣服,長期練習瑜珈的成果,讓她身體的線條有如少女一般柔美,肌肉結實有彈性,玲瓏的身軀卻有著較大的下圍,渾圓肥美的熟臀,映著肉光。

緩慢的跪下,雙手伏地的秀紅,分開了膝蓋,展示自己雙腿間的風光,桃型的臀肉夾著褐色的屁穴,底下的蜜肉已被刮除了毛髮,露出緊閉的肉縫,旁人都可以看到她羞怯的顫動。

「啊…啊…」將手浸在潤滑液裡,小豪的雙手沾滿了厚厚的透明,小小的手掌在母親的臀上打轉,撫摸的同時,將桃臀塗滿了油脂,看起來非常秀色可餐,而臀肉被調教為性感帶的秀紅,低吟聲不斷。

「媽媽!我要放進去囉!」幼小的手指在臀縫裡游移,將指尖上的潤滑塗進肛門裡,旋轉著手指柔軟著菊穴,握起的小拳頭抵在母親菊穴前壓按,期待中的穴口配合著呼吸一張一合,在小豪的預告聲中,吞進了巨大的物體。

「嗯…啊…啊……!」秀美的薄唇張大,眼角泛起淚光,彷彿要將肺裡氧氣吐光的斷續呻吟,越來越小聲,小孩的拳頭雖然不大,但是仍然比一般人的肉棒要大上許多,尤其是有菱有角的拳頭,在緩慢深入肛肉的過程,那勾著肛肉摩擦推擠,是令人最難受,也是最難忘的觸感。

興奮中的母親們,紛紛吸了口涼氣,秀紅的身材嬌小,那緊小的菊肛,正在被粗大的手臂深入,而她還露出既難受又愉悅的表情,眼看著小豪的手臂越插越深,幾乎快要插到手肘,真不知那三十公分的深入,是否會將腸道插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緩慢的搖動著手臂,母親練過瑜珈的身體,那肛肉將小手夾得緊緊的,從後方看著母親緊繃的快活表情,小豪拉出手臂,又直抵深處,身體被超乎常理的擴張,其快感也是無法形容的強烈,秀紅張開的雙唇無力閉上,宛若癡呆地滴垂著唾液,悲鳴裡,用幾乎絞斷小豪手臂的力道,縮緊肛肉。

露出辛苦的表情,將自己的手臂抽出,被擴張成肉紅色的深邃肛洞,正因為瑜珈的效力而緩慢恢復,小豪笑著拍打母親肥大的肉臀,催促著無力的秀紅爬回座位上,菊穴在短時間裡,由大洞回覆成緊縮的樣子,看得眾人目瞪口呆。

當志清接著登場時,出現的身影不是兩個,而是三個,他手中牽著散步用的狗繩,另一端的項圈上扣著他的母親美雲,而在美雲的項圈上,還連著另一條狗繩,連接著一隻身型巨大的狗,他母親的狗丈夫,喬治。

「坐下!」十二歲的志清,像是個專業的訓練員,他用簡短的口令命令著美雲和喬治,只見一人一犬乖巧的蹲坐著,美雲的雙手模仿著喬治的前肢,縮在胸前,紅舌輕吐,表情櫻紅,非常興奮。

「趴下!抬高屁股!」拉著母親的項圈,志清年少的臉龐努力裝出嚴肅的樣子,但自已仍忍不住笑出聲來,美雲聽從著兒子的命令,跪伏著,兩肘貼在地上,桃臀高翹,夾著濕潤的蜜肉。

小手在母親的蜜肉上撫弄,漸漸泌出的汁液散發著費洛蒙,被訓練過後的喬治,一聞到女主人的發情氣味,鮮紅色的狗屌迅速膨脹,變成又長又濕黏,在根部還有著小拳頭般的球根。

「嗯…請主人們…看著我與喬治的交配…」因羞恥而眼眶泛淚,但美雲的雙頰卻是興奮的緋紅,她顫抖著一字一句說完請求的台詞,同時搖晃著屁股,誘惑著口吐長舌的喬治。

「嗯…你要好好的表演給其他主人看啊!」點點頭,志清允許了母親貶低自黃牛好己的請求,他將喬治的前肢綁上保護用的毛套,引領著幾乎要按耐不住的狗,趴在母親肩頭,向前直指的狗莖滾燙,貼在肉縫前,紅色的棒身沾了更多的濕黏。

「嗯…啊啊…主人……喬治好厲害啊啊啊啊!」動物和人類的差別,在極短的時間內,立刻表現出來,只有交配獸性的喬治,不會使用任何的調情手段,後腳一推,就開始了猛烈的抽送過程,觀眾們屏著呼吸,看它飛快的前後擺腰,原本只有前端進入的蜜肉,被越插越深入,越插越擴張,紅色的肉莖在高頻率的抽插裡,已經深入到了連球根都擠進身體裡的程度。

「嗯…嗯…哈……啊啊……」喬治的腰,高速的撞擊在美雲的臀肉上,短促又淫靡的肉擊聲不斷,汗濕的臀肉上也沾了不少的狗毛,但是在球根進入女體內後,人犬之間的擺動幅度就變小了,被卡住的球根拉扯著淫肉,造成帶著痛苦的黃牛好快感,逼迫著美雲在犬隻不持久的高速裡,強迫高潮。

「啊啊…主人…請讓喬治走得慢一點…啊…」咬著下唇,忍受淫肉被拉扯的痛楚,喬治從趴在背上的姿勢,改為兩臀相對的姿勢之後,就被志清拉著狗繩退場,可是這卻苦了球根還沒消退,卡在體內的美雲,她一邊倒退的爬行,一邊用淚光懇求著兒子的哀憐。

為了讓行動不便的美雲可以輕鬆一點離開,等著上場的素柔母子刻意等了一會兒,但那也許只是小建體貼母親的表現。

和玉琳相同,素柔也是穿著寬鬆的大衣來參加宴會,但那不是因為她有暴露的傾向,而是為了她懷孕四個月的胎兒著想,不想妨礙到身體的舒適感。

將大衣脫下,如大家從外表上就可預料到的,裡頭是一件很普通的孕婦裝,但是在孕婦裝脫下之後,素柔那極為巨大的雙峰就成了全場的焦點,豐腴的白肉黃牛好像是要撐破胸罩般的擠出乳溝,引得母親們讚歎聲連連。

與懷孕的肚子相較,也許F罩杯的巨乳才是她最沉重的負擔,在生下小建的第一胎之後,服用藥物保持著乳肉的彈性,和乳汁不衰退的結果,在懷上第二胎時,終於使她的雙乳變得如此巨大誘人,現在素柔已經變成不會斷奶的體質,能夠源源不絕地供給著小建,和小建妹妹充沛的母乳營養。

「叩!!」輕輕壓按胸罩的扣環,被解放的雙乳立刻將胸罩絣開,搖晃的雙乳,像是兩個形狀完整的吊鐘型布丁,雪白光滑蕩漾,那是名副其實的波濤洶湧。

不需要太多的表演動作,光是脫下胸罩展示美乳,就足以讓母親們羨幕不止,尤其是那經過保養以後的乳尖,嫩紅尖挺,像是少女般的青澀,但是那乳肉的大小,卻是已婚人妻才有的圓熟。

年紀最大的小建,發育也是最快的,才十三歲就有足以追上母親的身高,尤其是在第二性徵的發育上,在某部位的發展還比大人來得優越,也因為如此,在母親身體的親切教導之下,素柔才會接連的懷上他的孩子。

相對於其他母子間異樣的主從關係,小建和素柔比較像是情侶一般,沒有太多調教的手段,只是基於小建對於母親乳房的熱愛,才會培養出素柔這麼碩大美麗的雙乳。

站在母親身後,小建的手撫遍母親懷孕的身體,四個月大的肚子微凸,光滑,可以讓人感受到裡頭確實有生命在誕生,他不大的手掌,無法掌握飽漲的乳肉,只能兩手一邊的,用力的擠壓,蓄積已久的乳汁在壓力之下,從艷紅的乳尖噴射而出。

「嗯…啊…出來了…再捏用力一點…啊啊…」細長的白色水箭,有力的在空中劃出弧線,那天然的白,似乎可以從中聞到乳香,而素柔則是恍惚的露出了茫…然的神情,痛楚包圍著乳肉壓迫著乳汁解放,從乳間逆流著電流竄動,一種從母性得來的幸福充滿整個身體,連帶的濕潤了她的股間。

白色的乳汁在地板上積成了白色的池塘,沒有人去計算小建搾乳了多少時間,只知道素柔的乳汁源源不絕的,一擠即噴,直到她雪白的身子覆滿了甜美的乳白後,小建才停止。

此時年紀最小的小豪,羨幕地看著遍地的乳汁,舔著自己的嘴唇,不依的在母親懷裡撒嬌,用自己的四隻手指在秀紅的肛肉裡絞動,童言軟語的哀求威脅著,要母親以後也要為自己懷上孩子,然後再度餵養自己乳汁。

不只有小豪如此,其他的孩子也都揉著自己母親的乳房,雖然口中沒有提出請求,但是母親們也都心知肚明,自己還要為自己主人作出什麼樣的努力。

小建體貼的扶著母親回到座位,而最後展示的是今天的主人,義雄和惠芳,她們沒有刻意的清理素柔所留下的乳汁,反而是嬉戲般的踩著水窪走著,赤裸的足沾上白色乳汁,在大廳裡響著象徵母子亂倫的水聲。

乖巧的站著,惠芳的裙擺已被濺起的乳汁染成深色,在眾人的仔細觀察之中,可以看見她禮服下的軌跡更為明顯,彷彿她在薄薄的禮服之下,又穿了一件禮服一樣。

退去華美矜持的外表,裸露的是被親生兒子所捆綁的身體,粗糙的繩子,從脖子而下,繞過雙乳,繞過腰肢,糾纏著母親和兒子之間的關係,然後繩縛的範圍結束在臀上,兩條經過跨間的繩子,還用幾條較細小的細繩,將打在肉唇上的金環拉開,露出裡頭鮮紅的淫肉。

「這是我跟媽媽一起研究的綁法喔…像是這邊要這樣繞過去…這邊要交叉…」一手拉著母親跪下,配合自己的身高,義雄開始講解著自己捆綁母親時的過程,小手拉扯著一端的繩子,讓另一端的繩子不經意的陷入了肉裡,粗糙摩擦所帶來的火熱觸感,讓惠芳又開始喘息。

在丈夫生前就被調教成一個被虐狂,惠芳已經無法從一般型態的性愛中獲得快感,她所能夠接受的最低限度是捆綁,在被捆綁的情況之下,既使年幼體力不佳的義雄,也能夠帶給惠芳充分的滿足。

「嗯…啊啊……」被拉扯的繩子,在身上留下了更多的瘀紅,交錯的紅線,在白皙的肌膚上組成錯綜的幾何線條,而在義雄不知輕重的力道裡,連連拉扯到金環的移動,更是讓惠芳痛楚得顫抖,也愉悅的顫抖。

還坐在沙發上的孩子們,從一開始的展示到看著別人母親的展示,少年不成熟的情慾已忍耐到極限,自己母親溫柔的雙手在滾燙身體上的愛撫,已無法平息,稚嫩的肉莖全都高高舉起,不堪忍受的甚至弄得母親一手濕黏,他們現在只等黃牛好待著義雄的招呼,就要衝到今天自己最感興趣的肉奴身邊。

「……」同樣興奮得無法忍受的惠芳,已看出四周衝動的氣氛,雖然義雄還在興致勃勃的解說著自己捆綁的細節,但惠芳卻在他耳邊細語,讓他早點結束,好讓大家一起同樂。

「那麼,我媽媽的展示就到這裡結束了,大家找自己喜歡的肉玩具,一起同樂吧!」還只是個孩子的義雄,因為不能充分炫燿自己的成果而感到不悅,但是惠芳又在他耳邊悄悄話,似乎允諾了什麼之後,義雄才點了點頭,開心的解放了大家緊繃的情慾。

開心的孩子們歡呼,雖然他們即將做的是成人的舉動,孩子們暫時的離開了自己最喜愛的母親,赤裸的瘦小身體前舉著昂揚的白莖,往最令自己感到興趣的人妻走去,被充分調教過的熟美肉體,汁水淋漓的散發出香味,像是一朵盛開的玫瑰,正期待著少年們的蹂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