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女主播失身

2016-06-07     收藏     申請刪除

詩嵐終於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成為一個非常年輕美麗的心理學女博士,而且,經過幾年的戀愛,她終於決定與男朋友結婚了。詩嵐的美貌是早就聞名於全校,她的身材比許多名模還要勻稱,一米六七的身高,再配上她花瓣一樣的絕色嬌靨,走到哪裡都有一種仙子下凡般飄然若仙之美。

她的眼睛又黑又大,純情得猶如一泓春水,嫵媚而多情,她那嬌俏的小瑤鼻柔美中透著靈秀,她的紅唇鮮艷嬌美,她的香腮線條柔滑而秀氣。

她的玉頸象美麗的天鵝般挺直,瘦削渾圓的香肩含嬌帶怯,雪白柔軟而又稍有點緊繃的襯衣下,一雙俏美鼓突而微微起伏的乳峰富有彈性和女性的線條美,令人浮想翩翩。

一雙雪藕般的柔軟玉臂,一雙如蔥尖如溫玉的雪白小手上十根修長柔美的纖纖素指,盈盈一握的如織纖腰,給人一種嬌柔萬分的美感,微翹而圓的玉臂,平滑而有彈性的小腹,一雙骨肉勻稱,修長削直的玉腿,線條柔美而渾圓,宛如瑤池仙姬一樣婷婷玉立。

最令人性慾亢奮的還是詩嵐那如綢緞般嬌滑的雪肌玉膚,象羊脂白玉般晶瑩潔白柔軟細滑又如絲帛,再加上寒窗苦讀十幾年,使詩嵐具有一種只有學生才有的清純氣質和女博士所特有的文靜優雅和高貴非凡的魅力,還有一個未經風月情的冰清玉潔的處女所獨有的夢幻般的春韻,和那勾魂奪魄而又深情款款的烏黑的美眸,望你一眼就令你神魂顛倒,魂銷色授,恨不得立即與這位風情萬種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春風一度。

由於雙喜臨門,婚禮辦得格外隆重而熱烈,最讓詩嵐高興的是正在這時,郵差送來一封通知,她被電台聘用為晚間「心理諮詢」熱線的節目主持人,那是她在論文答辯前夕被幾個好朋友慫恿著去湊湊熱鬧,當時電台正在公開招聘,由於她的心理學博士學位,以及高雅的氣質和絕倫的美色,結果一試而中,從好幾千名各具風情的絕色佳麗中脫圍而出。

一陣歡鬧之後,賓客們終於盡興而歸,新郎大華和新娘詩嵐送走最後一名客人,回到房中,他們的新房是詩嵐遠在海外的父母贈送給她作為嫁妝的一幢單門獨戶的別墅,雖不豪華,但很乾凈而寬敞。

回到臥室後,雖不英俊但卻敦厚老實的新郎大華含情脈脈地對詩嵐說:「你累了,先去洗個澡吧,好早點休息了。」聽了這一語雙關的「體己話」,詩嵐羞紅了臉,低垂著雪白可愛的粉頸含羞不語,一想到守身如玉二十多年,今天終於要把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奉獻給自己的愛人,讓他在自己潔白如玉柔滑如絲的胴體上馳騁,詩嵐就心如小鹿般突突亂跳,嬌羞不禁而又緊張萬分地找好浴衣進了浴室。

詩嵐剛進去不久,大華就聽到了敲門聲,他很奇怪,這麼晚了,還會是誰,他疑惑地到前廳去打開門,由於新婚的喜悅而大意了的大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開門,會給自己和詩嵐帶來怎樣一種悲劇。

門打開時,一柄雪亮的獵刀就抵在了大華的喉前,他驚謊失措之下,沒有來得及反抗就被這個不速之客用刀柄敲暈在地,當他醒轉時,已被這人結實地捆在了臥室的沙發上,一動也不能動。

而且,嘴也被堵得很緊。而此刻,浴室中的詩嵐並不知道外面的巨變,因為她把水開得很大,懷著一種緊張而又激動,又害怕又期待的處女心緒想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地迎接丈夫的占有和求歡。

而那個粗壯的強盜卻正在外面瘋狂地洗劫著值錢的財物,他白天偶然得知這所別墅的主人今天結婚,而這種時間,人們通常都會麻痹大意,他想這家人肯定有錢正好可以大撈一把,當他進屋時,還很奇怪,為什麼新娘會不在,他並不知道浴室里還藏著美嬌娃,洗劫中。

他突然聽見樓梯上有響動,他迅速地躲在臥室門後,而大華苦於不能出聲,只能眼睜睜地在黑暗的角落裡看著詩嵐走進來,由於一時不適應黑暗的光線,她沒能看清室內的情況也沒發覺門後有人,一邊擦著一頭如雲的烏黑秀髮,一邊走進臥室中,當這個強盜終於看清是一個女人後,緊張的心情稍微平靜下來。

他悄悄地走在詩嵐身後,來到床前,詩嵐扭亮檯燈,突然看見了被捆著的丈夫,一聲驚呼正欲衝口而出,一隻大手從後面伸過來,緊緊地按住了她的嘴。同時,一條強壯有力的手臂將她緊緊地從後摟住,並順勢將她掀翻在床上,詩嵐拚命地掙扎,反抗,而他則狠命地將少女壓在床上。

從浴室出來時,詩嵐穿著一件銀灰色的長長的浴袍,下擺鬆鬆地扎著,掙扎中,浴袍的帶子漸漸滑落,浴袍從詩嵐的身上滑開。

只見燈光下,詩嵐那牛奶一般潔白晶瑩,嬌嫩玉滑的雪膚微微泛著一層朦朧的玉暈,乳罩下兩隻急促起伏不停的玉峰美妙地顫動。

詩嵐那美麗純凈的大眼睛驚恐地大睜著,她拚命地反抗,可是再怎麼掙扎,扭動也無濟於事,一個弱女子怎是他的對手。

而他則被燈光下詩嵐那泛著一層誘人的晶瑩如玉的光暈的雪肌玉膚照得頭暈目眩,觸手的那一片少女肌膚,柔滑嬌嫩。

由於詩嵐的掙扎,他感到一雙柔軟飽滿的玉峰不斷地碰觸到他。

那是多麼柔軟、多麼富有彈性、多麼豐美的一雙椒乳!

它們在他身上的撞擊令他開始有點口乾舌燥,心搖神馳。

大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妻子在那個人的重壓之下,那皎好柔美的玉體在拚命地反抗,掙扎,漸漸變得有點力不從心。

詩嵐漸漸地越來越絕望,因為她感到自己的力氣正一分一分地離開自己的身體而去,而他的身體卻越來越重地壓在自己已有點疲軟萬分的胴體上,幾乎壓得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詩嵐的反抗越來越弱,最後只剩下象徵性的扭動以示抗議。

他俯在詩嵐耳邊說道:「別怕,只要你不喊叫,我就鬆開我的手,我不會傷害你的,如果你聽明白了,就點點頭!」

詩嵐圓睜著大眼睛,又害怕又無助地點點頭,他終於緩緩地鬆開了捂住少女嘴唇的大手,精疲力盡的詩嵐喘了幾大口氣,也無力再大聲求助了,因為她知道,這別墅是單門獨院,地勢又偏僻,就算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聽見——他用手把床前的檯燈光線扭到最亮,轉頭一看,身下的少女,仿佛一瞬時,一道悶雷擊在他心上,直到這時,他才看清詩嵐那沉魚落雁、羞花閉月般的花容月貌那是怎樣一種美麗啊——那是一種超凡脫俗,無與倫比的美麗!

那是一種集文雅,高貴的氣質和溫柔,婉順的柔美於一身的美麗。

那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般的天仙一樣的美麗。

他簡直被身下這少女那傾國傾城的絕世麗色驚呆了雖然闖蕩多年,見識過的美女不在少數,可是,他從來沒想到更沒見過世上竟會有這樣的絕色尤物。

詩嵐緊張地盯著他,見他如痴如呆一樣,少女芳心不禁又是驕傲,又是欣喜,因為她早已習慣,任何一個男人見了自己,沒有不為自己的美麗所傾倒的。

可她立刻發覺自己這種驕傲在這種場合顯然是不合時宜的,而且,自己美麗的胴體還近乎半裸地暴露在他眼中,秀美清純的少女詩嵐不由一陣臉紅,含羞帶怯的低聲道:「請,請你放開我!」一聲驚醒夢中人,他回過神來,再看身下這位絕色少女已是秀色嬌暈,羞態可人!

一種占有欲漸漸從他心底升騰,他漸漸感到自己下身已開始興奮,變硬!他眼中的目光漸漸變得淫邪而又狂熱!

詩嵐馬上察覺了他眼神的變化,那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雖然已無力反抗,但她那嬌羞不禁的神情立即變成了一種堅定而又凜然不可侵犯的表情,她有力地盯著他帶著一種高貴。自信而威然不屈的氣質。

當他偶然中看見詩嵐的眼神時,也不禁心頭一震,仿佛在逐漸升溫的欲焰中看見一絲純潔的光芒,少女那高貴而逼人的氣質使他同時感覺到自己的低賤,下流,他對自己感到惱恨和羞愧,他暗暗地自問:「我怎麼能占有她,她是那樣的純潔無瑕,高貴堅貞,就象女神一樣而我呢我怎麼配占有這樣一朵美麗絕倫的鮮花」

他的眼光在詩嵐眼睛周圍無目標地游離。他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那逼人的目光,他越來越羞愧,也越來越惱恨,惱恨自己的低賤,也惱恨她的那種眼神,因為正是這種眼神不斷地提醒自己的下賤,她的高貴。

「她真的是女神嗎?為什麼你這樣高貴,而我卻這樣下賤?難道我真的下賤嗎?你以為你真的這樣高貴嗎?我不信!只要你不被我的東西征服——我就承認你是高貴的女神!」

他用雙腿繼續把詩嵐死死地壓在床上,一雙手漸漸伸向秀美清純的少女雪白如玉的胴體。

詩嵐雖然用凜然的眼神表明自己的神聖不可侵犯,可當危險最終還是到來時,畢竟還是慌亂的,她拚命凝聚起一絲殘剩的體力反抗著,並大聲喊叫著,希望能有人聽到後會來幫助她,可是當她的反抗最終越來越弱直至累得動彈不得,聲音變得越來越弱又歸於「安靜」過後,還是沒有一絲跡象表明有人聽到。

絕望中,詩嵐感到一雙手已經滾燙地按在了自己暴露在外的肌膚上,令她一陣激凌凌地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大華悲憤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他痛苦而又傷心地看到,那個男人的手輕撫著詩嵐的嬌嫩雪膚漸漸伸進妻子的浴袍。

詩嵐已恐懼而又無奈地感到他的手正伸進自己的浴袍。那嬌美如花的小臉羞得通紅一片。他的手在詩嵐的浴衣中慢慢地摸著、探索著。他細細地輕柔地撫摸著浴衣下那一片玉滑、柔軟、嬌嫩。

「求求你!別這樣手不能這樣啊!求你了!你不能這樣啊!」

詩嵐由高聲叫喊不得不變為軟語相求,可是,他象沒聽見一樣,他的手繼續在詩嵐的浴衣下摸索著、愛撫著——在他持久而有經驗地撫摸中,詩嵐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剛才的雞皮子已經消失,一雙火熱滾燙的大手帶著一種男性的體溫緊緊地貼著自己嫩滑的玉肌。

那雙手好熱,好燙,燙得好怕人。那是一雙男性的手,而正是這雙男性的手所獨有的粗糙的皮膚與她自己那嬌嫩無比的冰肌雪膚輕輕地貼在一起摩擦,愛撫。

那種粗糙與嬌嫩的接觸摩撫的感覺是那樣的生動和深刻。

起初,詩嵐的一顆芳心跟隨著在她浴衣下撫動的大手,不知道它會不會侵犯自己更神密更聖潔的區域。

可是隨著那種鮮明生動的不知名的感覺,詩嵐無意識地用心去感受著那種火熱滾燙的接觸。

那種說不清楚是害怕還是舒服的每一絲感覺,令少女的一顆芳心都全部凝聚在那雙手的動作中。

腦海中殘存的另一部分空間裝著少女的羞澀與自尊——詩嵐羞紅著臉,一想到自己那從來未被男性觸到的肌膚被他這樣任意輕薄——而且是當著自己丈夫的面。

少女又絕望又憤怒——可是在她腦海的某一個不知名的空間,仍隨著那雙在她浴衣下撫動的手而感受著某種火熱的愉悅少女芳心還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一種銷魂的刺激。

詩嵐小臉脹得通紅,憤怒地盯著他。

而他則用我行我素,一副挑戰的神態與她對視著;一雙大手繼續在詩嵐的浴衣下遊走、撫動。

大華絕望地看到詩嵐的一雙小手越來越軟弱地捶著那個男人粗壯的身體。那個男人的一雙手漸漸移向詩嵐那一雙起伏不停的豐滿的「玉女峰」——隔著

一層雪白柔薄的乳罩,他的手火熱地握住那一雙柔軟堅挺的玉峰。

一瞬間,仿佛一擊重錘擊中詩嵐的芳心嬌柔的處女芳心,突然感受到一種不知從何而來的充實的感覺。

少女芳心深處隱隱約約地感到一種莫名的極度的恐懼,對那種「充實」的感覺的恐懼還是對未來將發生的一切的恐懼,她不知道。

但是,詩嵐那絕色花靨上卻升起了一片嬌艷的暈紅。

少女一雙雪白可愛的小手緊緊抓住那雙大手,想把它們從自己聖潔的「處女峰」上拉開。

可是,那雙大手繼續結結實實地握住那一雙乳罩下的怒聳乳峰,並且開始輕輕地揉摸、小心翼翼地撫搓。

詩嵐掉過頭來求助地望著自己的丈夫,可是,她又絕望了,看到丈夫那一雙因痛苦而血絲滿布的眼睛,她即悲傷又無奈,她努力地想注視著丈夫的雙眼,想用深情的眼神告訴丈夫自己是多麼愛他,可是,那雙在她高聳的乳峰上侵擾的淫手卻讓她一陣陣心亂輕跳詩嵐的嬌靨越來越紅。

他火熱地捂住那雙柔軟無比的高聳乳峰,揉搓著撫摸著。

他用大拇指輕輕地撫著那高聳的玉峰滑向那雙怒聳玉乳的最頂端。

隔著又軟又薄的絲質乳罩,他找到那兩粒櫻桃般大小的乳頭並且開始老練地挑逗著撩撥著。

仿佛有一根輕柔的羽毛從清純可人的少女的芳心滑過——一絲陌生而又刺激的感覺浮上心頭。

雖然不知道那種感覺從何而來,叫什麼?可是,它是那樣的真實,那樣撩動心弦,令詩嵐一瞬間對自己有了一種惱恨,同時,她仿佛明白了起先自己恐懼的是什麼!少女芳心不敢相信,不敢面對這樣一個現實,那就是她剛剛終於清楚地認識到,自己腦海中的某個角落竟然對他的撫摸輕薄感到愉快。

她不敢再看丈夫那痛苦的雙眼,怕他會看穿自己的思維,因為,自己的那種愉快的感覺本來應是丈夫享用、占有的那是他的權利,她也不敢相信自己會對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的撫摸產生反應,還在不知不覺地細細地體會那種愉快爽悅。

甚至芳心的某個角落盼望著那種愉快的詩嵐羞紅了臉,掉過頭來,抬眼就看見那個騎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正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望著她,一幅得意的樣子。

少女一下子嬌羞萬分,連雪白的粉頸都羞得通紅一片,因為她覺得他仿佛已看穿了她的芳心,知道了她對他的撫摸和挑逗所作出的反應,而且她還盼望他繼續撫摸她。

詩嵐羞澀而又無奈地趕快輕合美眸,羞愧得連柔嫩的耳根子都燒紅了,真的是楚楚嬌羞萬般無奈——這一來,除了少女的一雙雪白小手還緊張地抓住那雙在自己胸部撫摸挑逗的大手外,沒有了她那雙美麗而又烏黑的雙眸的監視,他就更加為所欲為了他低下頭來,含住清純可人的少女乳罩下那粒翹挺"花蕾「,伸出舌頭輕輕地舔動。

柔柔的吮吸詩嵐嬌靨暈紅,羞澀地用美麗的雪白小手撐著那顆頭顱,柳眉微皺,正想用力把他推開,就在這時,一絲酥麻般的電流迅速從自己胸部的「峰頂」傳來,逐漸流遍全身每一寸肌膚,使她那雙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發酸發軟,欲舉無力連修長渾圓的粉腿都被那絲電流麻得緊張地輕顫。

他用舌頭連續不斷地輕撥柔舔著詩嵐乳罩下那粒嬌小的乳頭。

而那電麻般的刺激也就不斷地撞擊著少女的芳心,而且,越來越強烈,逐漸由一絲絲匯聚成一股又一股,直透進下身深處這種強烈的刺激令詩嵐的理智一片混亂,芳心不知不覺地細細體味著那種酸酥麻癢的刺激。

詩嵐那一雙雪白的,十根如蔥尖般修長可愛的小手也忘了推拒,只是緊張的抱住他的頭,纖纖素指緊插在他頭髮中,秀眸羞澀,以一種痙攣般的緊張一動不敢動地箍住他的頭。

大華絕望而羞憤地看著他姦淫自己那美麗絕倫的妻子,而且,他恐懼地發現,自己那玉女仙姬一樣婉約端莊嬌羞清純的妻子已從無力的反抗變成半推半就。

交朋友二年多,詩嵐從來不准他碰她,每當他深情地凝視她,她都會嬌羞得象初中的女學生一樣,羞答答地低垂下她皎好的玉靨,並且跟他約定,她將在新婚之夜為他獻上他和她都最珍重的處女貞操詩嵐絕不會是那種輕浮而放蕩的女人啊!

這時,他的舌頭已經把詩嵐的那粒堅挺的乳頭舔濕處女的乳頭本來就敏感,透過那一小團濡濕,詩嵐更加直接地感受到柔軟的舌頭所包含輕舔所帶來的刺激她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詩嵐嬌美如花的玉靨上,麗色嬌暈,羞澀萬分。

她的腦海已近似一片空白,任由一顆嬌弱的處女芳心沉淪在那一波又一波電麻般的刺激中。

隨著乳頭上刺激越來越強烈,詩嵐漸漸感到一種空虛,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難受,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難受。

塵女的呼吸已經變得有點急促,翹美的小瑤鼻一翕一合地吐氣如蘭,暈紅的嬌靨上秀耳牟輕合,柳眉微皺,一幅不知是舒服還是難受的嬌態。

而這時,他好象知道了她的需要所在,他的雙腿從詩嵐身上翻開,在詩嵐右面側臥下來。而這時的詩嵐不要說早已精疲力盡,就是有力氣也不知道會不會採取行動。因為他的一隻手繼續握住清純少女詩嵐的一隻乳房揉摸,嘴唇也沒有離開少女的乳頭,還在繼續撩撥、挑逗著那粒嬌嫩無雙的乳頭尖。

而這時,他的另一隻手一路愛撫著詩嵐嬌滑的玉肌,順勢分開少女的浴衣,滑向絕色尤物詩嵐的下身,只見,燈光下的少女,浴衣已經完全從她胴體上滑落。

此時詩嵐身上只穿著一件又軟又薄的絲綢乳罩和一條銀灰色的小三角褲,露出一大片潔白嬌滑晶瑩剔透的柔肌雪膚,特別是那僅著一條小小三角褲的下身,一片晶滑的小腹,中間一個圓而微陷的柔美小窩玲瓏可愛——他的手輕撫著滑過詩嵐盈盈一握的嬌滑纖腰。 在那柔美可愛的玉臍眼中流連忘返——晶瑩雪白得近似透明的柔軟令詩嵐暈

紅的嬌靨羞得越來越紅,一顆敏感而嬌柔的處女芳心隨著他手指向下的滑動也在迷亂中越陷越深——特別是在少女玉臍上手指的挑逗和撩撥,把一種難耐的酥麻和空虛直接傳向詩嵐的下身。

詩嵐那雙修長削直,玉美渾圓的雪腿下意識地,不知所措地交迭在一起,輕輕摩擦。

很老練地用手指滑向詩嵐的下部。

他的手指不慌不忙地滑過清純少女那柔美無雙又修長的玉趾,他愛戀地輕柔地摩搓著那十隻嬌小玲瓏的柔美玉趾秀腿,直達詩嵐芳心一片空白的美麗少女無意識地用兩隻大拇指痙攣一樣纏卷柔夾著他的手指他又繼續滑走,手指掠過詩嵐柔美玉潤的小腿,輕撫著她雪白柔嫩的的粉腿直滑進清純可人的少女詩嵐的大腿根中他輕柔地愛撫著美麗絕倫的少女詩嵐大腿根中那一片嬌滑異常的玉肌。

處女的大腿根部是那樣的柔嫩敏感,在他的愛撫下,詩嵐修長雪白的玉腿一陣緊張僵硬地繃直,嬌美玲瓏的玉趾痙攣似的繃緊。

大華幾乎徹底絕望了,他沒想到自己那美麗純情,清麗可人的嬌妻會被他挑逗起這樣的生理反應,身心都沉浸在他的淫撫浪摸——他的手插在詩嵐下身兩條雪白的玉腿根申細細品嘗著絕色處女那嬌滑無雙的柔嫩玉膚所特有的質感。

詩嵐被他在玉腿根中的這一陣柔情蜜意的愛撫直棄得手足無措,芳心一片混亂,那種溫柔愛撫帶來的快感象海潮一樣不斷拍擊著詩嵐的芳心,她很想用秀腿夾住玉胯中的那隻手,以除大腿內側的玉肌那一陣難捺的麻瘁。

可是,處女那殘存的最後一點點羞澀的自尊心只能使她那線條流暢修長優美的秀腿不安而無奈地輕抖緊繃——一會兒之後,他小心翼翼地用一根手指貼著少女玉腰上柔軟玉滑的肌膚輕輕插進詩嵐的內褲邊沿。輕柔地撩起,伸進去——他的一隻手完全插進了詩嵐的內褲中。

迷亂中的清純少女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的手指已撩起自己的內褲伸進來,伸進來越來越深這時,詩嵐才發現,來自芳心深處的那一種空虛的麻瘁原來是來自這裡,那一片空虛的部位仿佛已經期待盼望他的愛撫很久很久了。

那種盼望已久的感覺令詩嵐被那即將降臨的愛撫刺激得心眼幾乎都要蹦出胸腔,全身柔若無骨的嬌美玉體都因期待這種愛撫太久而緊張得直發顫。

終於,他的手火熱地伸進詩嵐的內褲中輕輕地撫住那一片饑渴已久的「神密處女地」。

那是一片更為敏感銷魂的「處女地」他的手在詩嵐的三角褲中輕柔地愛撫著撩撥著。

他感到少女大腿內側的肌膚是那樣的細滑,柔嫩。手感是那樣的滑如軟玉,嬌滑異常。

他在詩嵐幽暗的內褲中愛撫著,挑逗著。他的手漸漸滑向嬌羞清純的少女那玉稚嫩嬌滑無比的玉胯中心。

當這期盼已久的愛撫降臨到清純少女詩嵐那饑渴乾旱已久的處女玉胯中心時,詩嵐就象一個初戀的清純少女等待了很久才等到情郎一樣,芳心又羞澀又欣悅!

詩嵐那嬌艷絕倫的俏臉紅暈滿腮,芳心嬌羞無限地體會著那溫柔的愛撫傳來的緊張而又強烈的刺激同時含羞脈脈地期盼著另一種「愛撫」的進入。

他的手輕輕的柔柔的撩撥著少女下身玉縫邊上那纖滑柔卷的處女陰毛,清純少女詩嵐下身中那一片「淒淒芳草地」,柔絲茵茵。處女的陰毛是那樣的光滑如絲柔軟似棉。

接著,他又用中指順著那條柔柔緊閉的嬌嫩無比的處女玉縫來回輕划著仿佛被雷電擊中一般,詩嵐俏美玲瓏的小瑤鼻一聲輕微的嬌喘。

嗯!清純少女那一雙修長雪白玉美渾圓的秀腿猛地一夾,緊緊地將那隻手夾在玉胯中,心醉神迷地體會那種銷魂的愛撫。

同時,詩嵐的一隻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猛地一陣僵直,美麗雪白的可愛縴手上,十根修長柔美的纖纖素指也緊緊抓住那隻正在她的一隻玉乳上揉撫、撩逗的手,一陣緊張的痙攣,她的另一隻柔美雪臂也猛地不由自主地一收,將他正含著她的一隻乳頭吮吸、輕撩的頭顱攬進懷中,一陣無意識地痙攣將他的頭緊緊壓在她翹美柔軟的怒聳玉乳上。

而他已被身下這個美麗絕倫的清純少女那強烈的生理反應弄得慾火直升,他抬起頭,只見詩嵐那絕色嬌顏上香汗微浸,羞澀的桃暈滿腮風情萬千的如星麗眸羞答答而又嬌酥地半睜半閉,一幅嬌羞萬分和滿足欣喜的可人嬌態。

他繼續在詩嵐幽暗的三角褲中挑逗、愛撫著這位秀美嬌羞的清純麗人。

詩嵐那本來溫熱的玉胯根部被他撩撥得越來越熱燙!

被他強迫挑逗起來的生理反應和無奈不安的空虛感,促使詩嵐用那一雙修長雪白的渾圓秀腿的內側,那一片同樣滾燙、敏感而嬌滑的柔嫩玉肌羞澀萬分而又輕柔有力地「緊夾」著那隻深入不毛、尋幽探密的淫手不斷地磨動輕擦,而詩嵐那眉清目秀、美艷絕倫的嬌美玉首則因他手指在她玉縫中的滑動、挑逗而焦躁不安地來回扭動,美麗烏黑的秀髮隨著她那通紅玉首的晃動而左右搖晃。

詩嵐的腦海已一片空白,芳心已是嬌酥迷醉,殘存的最後一點冰清玉潔的處女自尊心和理智羞澀正逐漸遠離迷亂中,詩嵐嬌羞萬般地感覺到一股暖流正在下身最深最隱密的地方彙集。

此時,處女下身陰部的花芯中一股又濃又稠、又滑又膩的暖流正羞澀地一點一點向陰道口的玉溝花溪邊漫涌而去。

「真是羞死人了,那是什麼啊?真髒太羞人了,那些東西會流到他手上的」清純少女那僅剩的一點自尊心令她自己嬌羞萬般。

大華這時已經心如死灰,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嬌妻被強迫挑逗起強烈的生理需要,半裸著美侖美奐的玉美雪白的胴體在那個強盜身下嬌羞地婉轉迎就曲意承歡。

他的心如死灰般冰冷,他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不願再去看那個男人的手還插在詩嵐的下身中挑逗,摸索,愛撫!

這時,這個男人已從伸進詩嵐下身花溪中的指尖上發現了身下這千嬌百媚、含羞楚楚的絕色麗人已經流出了神密的處女初次愛液。

嬌羞可人的清純少女的下身陰毛叢中星星點點、羞羞答答滑膩粘稠的處女愛液越流越多——他只感覺這個秀美純情的俏佳人下身中漸漸濕濡片片越來越滑。

絕色佳人詩嵐全身玉肌本就嬌嫩雪滑,她下身中隱密的陰部雪肌更是柔嫩細滑,由於初次分泌的愛液潤滑,楚楚可人的少女玉胯中更加玉滑無比。

他暗暗高興,因為他知道他將徹底征服身下這個美麗清純、典雅嬌羞的純情淑女。

詩嵐下身的玉縫中已是一片淫滑濕潤。詩嵐的內褲已被那初次噴涌而出的處女愛液流濕了一大片。

他趁機將手指順著淫滑不堪、濕濡溫熱的柔軟玉縫向少女那最神密幽深、聖潔火熱的玉縫深處滑進去。

「嗯……」又一聲嬌羞萬分的輕呼,詩嵐禁不住那強烈的刺激,全身冰肌玉骨一陣輕顫、痙攣。

少女修長玉滑的雪白秀腿緊張萬般地緊緊夾住他的手聽見少女的嬌喘,雖然輕微,但他猶聞仙樂,他將手指直抵詩嵐那淫滑不堪的陰道口——他一面用食指抵住處女最敏感的性交神經中樞——處女陰蒂揉、壓一面用中指沿著詩嵐那濕潤、淫滑的嬌嫩陰唇轉著圈的輕劃愛撫撩撥。

「哎……唔……」處女第一聲羞澀萬般的嬌啼,從詩嵐那柔軟鮮紅的香唇中衝口而出。

禁不住一波比一波強烈的銷魂快感的刺激,美麗清純的漂亮女博士詩嵐開始羞澀無奈地輕輕地嬌呼細喘。

「嗯唔唔嗯晤……」

少女那半裸的雪白玉體隨著他那只在她內褲中的手在她下身的抽動愛撫而嬌羞萬分、脈脈無奈地美妙地蠕動。

一陣男歡女悅的愛撫輕擦,從詩嵐下身流出來的處女愛液越來越多。他插進少女下身中的手都粘滿了她流出來的神密愛液。他知道,身下這清純可人的絕色佳人已是慾火焚身,該動手了。

他從詩嵐的內褲中緩緩抽出手來,望著那流了滿手的晶瑩乳白的淫滑不堪的處女愛液,他高興萬分,他色迷迷地盯著少女詩嵐那如痴如醉般半睜半閉的如星麗眸,一面淫笑著將滿手的處女愛液故意抹在詩嵐那雪白嬌滑的纖纖細腰上,真把詩嵐羞得嬌羞不堪、無奈萬分。

嬌羞迷醉中的少女詩嵐猛地一下用雪白可愛的小手將那浴衣的頸口緊緊抓住,她在迷亂中恢復了一點處女那嬌傲矜持的自尊。可是,他微笑著,不慌不忙地又用一隻手沿著詩嵐那盈盈一握的柔軟纖腰,一路愛撫著經過平滑柔軟的小腹,到達少女下身的三角洲,他用手指輕輕挑起詩嵐的三角褲邊緣——又插進了詩嵐那幽秘的內褲中。

他的手指輕輕分開詩嵐柔軟的陰毛,小心翼翼地愛撫著那柔軟微凸嬌嫩無比的處女陰阜,他的手又插進詩嵐的玉胯里並且又沾滿了一手的處女羞澀點點的愛液,詩嵐那剛剛重新燃起的處女的自尊又被他的愛撫、撩撥得所剩無幾。

這時,他又從詩嵐的下身中抽出手來,低下頭,在少女耳邊低聲說:「大美人,如果你不服從我,我就把我手上這些你下面流出來的東西給你丈夫看」詩嵐的芳心一下子麗色嬌暈含羞無奈。

他繼續說:「而且,我還會告訴他,你那可愛的乳頭也硬挺起來了」詩嵐羞澀得連耳根子都紅了,絕色嬌靨上桃暈滿腮,她無限嬌羞而又哀怨地微啟秀眸,帶著一種哀懇而又無奈地神情望著他,可一見他那色迷迷又得意的表情,她不禁又嬌著無限地趕緊輕合美眸、萬般無奈。

他又伸手去解詩嵐的浴袍,只見詩嵐那美麗潔白的小手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地鬆開了浴衣。

詩嵐那線條柔美瘦削雪潤渾圓的一雙香肩和一抹雪白晶瑩的酥胸裸露出來。

他用一隻手繞過詩嵐的玉頸,俯身將她微微抬起,趁機用臉又摩擦詩嵐那清麗絕倫、嬌嫩雪滑的可愛秀靨,少女羞紅著臉趕緊掉頭避開,他也就順勢把浴衣從詩嵐柔軟玉臂上脫落下來,他又用一另只手輕柔地愛撫著詩嵐那光滑如脂的雪白玉背,輕輕解開她的乳罩扣,一雙嬌柔玉美堅挺豐滿的玉乳羞羞答答地嬌傲地怒聳而出。

詩嵐的那雙椒乳並不太大,而是一種處女獨有的翹挺。柔軟無比中形似一雙甜美芳香的青蘋果,嬌傲地向前挺立。玉乳頂端那鮮紅艷美嫣嫩嬌小玲瓏可愛的一雙乳頭柔嫩無雙,與周圍的那一片晶瑩雪白的柔美玉肌相映生輝。那一雙晶瑩玲瓏嬌羞可愛的少女乳頭就如一對含苞欲放、嬌蕊初綻的羞答答的幼蕾花苞。

他低頭迷戀地含住一粒嬌軟玲瓏的少女乳頭,用舌頭溫柔地纏卷向那本已有點因動情而微微硬挺的乳尖。

「唔」詩嵐嬌羞無限地只覺乳尖上酥癢萬分,一聲羞澀萬般的輕輕嬌喘令詩嵐桃暈滿腮。

那種舌頭直接與乳頭尖尖纏卷又比剛才隔著一層乳罩吮吸要刺激萬分了,詩嵐處女的乳頭本來就是敏感的,從來還沒有哪一個男人碰過詩嵐的乳房,更不要說是男人的舌頭捲住那嬌小玲瓏猶如花蕊般玉嫩羞澀的乳頭柔吮、撩逗。

美麗清純的女博士詩嵐的反應更強烈了。他的兩隻手愛撫著詩嵐玉滑的肌膚滑向少女柔美渾圓的玉股微一用力,溫婉柔順的少女羞紅著小臉嬌羞無限而又萬般無奈地微抬起那秀美柔嫩的雪白玉股,半推半就地由他把她自己的三角內褲脫下來。

這時,清麗絕倫的大美人詩嵐已被他剝得片縷無存精光赤裸。少女那被他脫得一絲不掛的柔若無骨的誘人胴體,嬌羞無助地橫陳在新婚的合歡床上那一片雪白的床單之中。他抬頭一看,只見美麗傾城的絕色少女詩嵐那雪白晶瑩的冰肌玉骨與潔白耀眼的床單連在一起,幾乎分不清了。她的肌膚嬌嫩柔滑,在燈光下微微泛著一層朦朧玉潤猶如月芽般的光澤,姑娘雪白的小腹平滑而柔軟下端一蓬柔細、捲曲的少女陰毛,處女的恥毛是淡淡的黝黑中散發出一種誘人的油亮。那雪白耀眼、柔軟無比微隆凸起的處女陰阜。姑娘下身的三角中心纖纖陰毛柔卷旁邊是一片聖潔誘人、嬌嫩無雙的處女玉縫。

詩嵐那嫣紅玉潤的柔滑花瓣羞澀地緊閉著。

他雙手沿著詩嵐雪白嬌滑的修長秀腿愛撫著插進少女下身。

他雙手微一用力,將剛剛因為萬分嬌羞而合攏緊夾的秀美玉腿分開——

他兩隻手分別愛撫著那細滑柔軟溫熱玉潤的少女大腿內側。

一會兒之後,他一低頭,用舌頭愛撫著詩嵐那柔軟潔白的處女陰阜。

他溫柔地愛撫著詩嵐精光的玉體,一路滑進那柔滑玉潤的花溪。

「嗯……唔嗯……唔。嗯……嗯……唔」詩嵐又開始萬般無奈羞羞答答地嬌哼細喘。

「嗯……唔」每一聲嬌柔的輕哼深情的呻吟都在回應他的舌頭在她玉縫中的滑動。他的舌頭深深地抵進詩嵐胯下的玉縫深處。他用舌頭順著那敏感萬分、嬌滑柔潤的少女陰唇不停地轉圈、輕卷、柔吮。

他淫邪但又耐心地愛撫著詩嵐——

一個未經風月之情的冰清玉潔的處女,在這樣的挑逗下也只能嬌羞無奈地輕哼細喘地回應他的舌頭對她的陰唇的每一下撩撥輕吮。

詩嵐那絕色誘人的美麗玉靨焦燥地扭動、搖擺,仿佛是在找一種合適的姿勢使她能安靜下來,解除她的空虛。她那一頭美麗烏黑、飄柔靚麗的如雲秀髮已凌亂地披散在潔白的床單上。詩嵐那一雙雪藕般的玉臂仿佛不知該怎麼放才好,它們在潔白如雪的床單中不安扭動。

少女那十根細削修長的纖纖素指和一雙潔白如雪的美麗小手,由於他在她陰唇中的吻觸輕頂的每一次撩逗,而痙攣般地插進柔軟潔白的床單中僵硬地抓緊。

詩嵐那雙嬌蕊般柔嫩的花苞玉蕾因一種莫名的衝動,而越來越動情的嬌傲的勃起。

少女玉乳峰上那櫻紅的乳頭嬌傲而羞澀地堅挺著,隨著身體的扭動。美妙地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弧線。

姑娘那柔若無骨的纖纖細腰煩燥地左右扭動,象是要擺脫某樣東西的束縛侵擾,又象是尋找一個更合適的位置來更充分地解除芳心的空虛。

詩嵐的一雙潔白如雪纖長玉滑的秀腿,更是羞澀萬分而又含羞配合他的那雙在她下身中愛撫挑逗的大手——她的那雙緊緊繃起交織在一起的玉美小腿前端那十根嬌小玲瓏柔美可愛的玉趾則對他舌頭在她下身陰唇中的每一次輕擦柔吮所傳來的酸酥麻癢都作出嬌羞熱烈的回應。兩根豐潤圓美的大拇指象發情交尾的蛇一樣不停地互相交替摩擦纏繞。

美貌絕倫清純可人的少女詩嵐那柔美秀麗的絕色玉靨桃紅嫣嫣麗色嬌暈。一聲聲不由自主地嬌哼細喘被動而羞澀萬分地回應著他的每一下侵擾撩撥。

「唔。唔嗯……嗯……唔唔」

閉著眼睛的大華雖然看不見,耳朵里卻不斷傳來嬌妻在別人身下發出的呻吟。

他再也忍不住,睜開眼,只見美貌誘人的妻子詩嵐在那個男人的挑逗下被迫含羞呻吟。

嬌妻那被他剝得精光的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就象一條渴望交配行歡的白蛇一般迷亂而燥熱地扭動。

他最不願看到的還是詩嵐那麗色無雙的暈紅小臉,雖然是一幅嬌羞無限萬般無奈的神情,可是那線條柔美甘甜的香唇邊分明還透露著一種舒暢淋漓的甜美快意。

而此刻,那個強盜正埋首在妻子的下身中,正努力把嘴更深地伸進詩嵐的玉胯深處。他的頭部還一前一後地不斷挑逗頂撞妻子的陰部。

而那一切本是自己今晚的權利,而且只有他才有權利占有這具嬌美無匹的雪白胴體,只有他才有權利這樣去撫摸探索這樣一位清清純純的絕色尤物的下身玉胯。只有他才能這樣去挑逗撩撥自己心愛的美麗妻子發出那樣一種嬌羞萬分愉悅喜歡的呻吟嬌喘。

在他的頭部一頂一縮地撩逗妻子的玉胯下身時,他羞憤地看著自己那絕色嬌艷的愛妻那一雙玉美纖長的秀腿居然響應配合他在她下身中的每一下頂觸撩撥。

她的雪白大腿羞澀萬分而又準確地在微微起伏中分開柔夾,回應著他對她的下身的挑逗。在那微分柔夾中,他看見詩嵐的雪白玉股下的床單已濕濡一片。

他還看見,正有一股晶瑩乳白又濃又稠的渾白淫水流出詩嵐的嫣紅玉縫——而這時的詩嵐那顆嬌羞高傲的處女獨有的自尊心,已經完全被他在她下身玉胯中的一次次引誘挑逗擊得潰不成軍,少女芳心感到自己的胴體被強迫分成了兩半,一半在他的精心撩撥挑逗下含羞呻吟細細品嘗他在她玉胯中的吻觸輕頂和愛撫傳來的每一絲酥癢。

而另一半卻游離在空中在雲端,輕飄飄地,冷靜而傷悲地看著自己的另一半正在沉入男歡女愛的銷魂刺激,而又無力阻止發生的一切,因為,她不得不羞愧地承認他的愛撫和調情都令她感到歡暢的愉悅和滿足。

她神志不清的意識到,自己開始那種羞人的生理反應和肉體需要,已經變成一邪惡而陌生的淫慾交歡的需求在腦海深處越來越強烈。

他的頭深深埋進詩嵐的下身中,他的舌頭已深深地進入詩嵐玉胯中的花溪深入花瓣。他不斷地撩撥、挑逗著身下這位秀麗清純的絕色佳人。

他暗暗發現大美人那處女愛液已經象潮水般漫出她的陰道口,玉縫中已是淫滑不堪。他注意到少女的陰道口旁邊那粒艷光四射、嫵媚勾魂的嬌嫩無雙的處女陰蒂已開始充血、勃起、硬挺起來。他猛地一張口,含住處女最敏感的性交快感的中樞——陰蒂。

他的舌頭更加輕柔而刺激地吻卷吮吸著詩嵐那嫩滑硬挺的花蒂。詩嵐正嬌哼細喘地回應著他的每一次輕頂吻觸芳心沉浸在一種銷魂愉快的刺激夾雜著一種寂寞般空虛難捺的慾海中。

驀地,詩嵐感到下身中什麼「東西」被他一口含住了。

「哎……哎……哎。晤……嗯……晤」一種極度強烈的刺激和電擊般的酥麻迅速傳自那個被含住的「東西」,詩嵐禁不住那強烈的酸癢和酥麻,一陣急促的嬌喘呻吟。

詩嵐那潔白如雪一絲不掛的精光玉體一陣神經質似地輕顫。

同時,一種更加令以難受的空虛從玉胯中的某個地方流遍全身,當那極度的空虛和極度的酸麻經久不息地在心海中撞擊時,一陣激凌凌直透進芳心腦海。

少女那雪白如綿,一絲不掛的嬌滑胴體一陣不由自主地電擊般地痙攣。

詩嵐那一雙修長玉滑的渾圓秀腿也猛地合攏,緊夾住玉胯中的那個男人的頭一陣令人窒息的痙攣。

「哎……嗯、嗯……嗯……」隨著最後一聲嬌羞火熱的狂喘,一股暖流從少女陰道深處的花心噴涌而出。

這股又濃又稠的溫熱液體直湧出陰道。流進玉溝中。

而此時,他的頭正被詩嵐那修長雪滑的秀腿的痙攣夾在玉胯中,這股噴射而出的暖流正好射了他一臉。他高興地吮吸著這股滑膩粘稠乳白晶瑩的濃濃的處女愛液。

要不是他還沒有為這個文秀清純的純情大美人開苞破身,他真懷疑這個嬌艷絕倫美麗少女是射出了處女的貞精淫元,達到了一次性歡的高潮——他也被少女的那種亢奮的痙攣撩撥得心如火燒,當她的痙攣漸漸平息,他用力去分詩嵐緊夾的纖長秀腿。

詩嵐嬌酥而羞澀地一點一點地分開了她的美腿。

他抬起身,一邊飛快的脫衣,一邊俯身到詩嵐的嬌靨面前,只見詩嵐還沉浸在一種如痴如醉的酥軟氣氛中,如星麗眸微微輕掩,一具柔若無骨、一絲不掛的玉滑胴體懶軟地橫陳在床單上。

他低聲對詩嵐說:「大美人,很舒服嗎?剛才你達到了高潮嗎?」

詩嵐一下子羞得玉靨暈紅,嬌羞不禁地輕合美眸含羞不語。她自己也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卻知道,她不過是初次性交合體的處女常有的一種假高潮罷了。

他已飛快地脫得精光,向同樣精光赤裸、一絲不掛的詩嵐壓下去——美眸含羞輕合的秀麗清純的少女詩嵐正嬌喘細細,嬌酥無力地正從那極度亢奮中甦醒過來。

驀地,一具又重又沉,滾燙的男性身體狠狠地壓上了她嬌軟柔滑的精光玉體。

詩嵐不由得「嗯一一一」的一聲嬌哼。

少女花靨暈紅桃暈滿腮,一顆芳心又是嬌羞又是害怕。羞的是,一絲不掛的和異性肌膚相親,還是頭一遭,異性身體的重壓令她芳心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愉悅充實。害怕的是,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詩嵐羞羞答答、麗色嬌暈地輕啟美麗烏黑的大眼睛,羞澀地盯著他的臉,正要開口,突然,她感到自己的細腰上硬梆梆地頂著一個火熱滾燙的「大東西」正一伸一縮地彈頂著自己柔軟的小腹。

「唔……」一聲嬌羞的輕呼,詩嵐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還是羞得一張俏臉通紅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明白了那是長在他身上的一個「怪傢伙」。

詩嵐又羞又好奇地想,男人身上怎麼會有這樣一種又大又硬的「怪東西」,平時,男人的褲子中怎麼裝得下?少女一面羞澀天真地想,一面輕舒玉臂,象徵性地推拒著他,想把他從自己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的玉體上掀下來。

可他哪管這些,低頭含住一粒艷光四射、嫣紅柔軟的少女乳頭,另一隻手結實地捂住另一隻柔軟玉美、羞羞答答的怒聳玉乳,一面揉搓、撫摸,一面還輕撥、撩逗著玉峰頂上那粒堅挺、硬聳的乳頭尖尖他的舌頭更是一陣淫邪地輕吮柔吸。

詩嵐那一雙嬌小可愛、玉美玲瓏的乳頭一下被同時「占領」,還被撩情地挑逗著。

一下子,少女芳心如遭雷擊,桃腮暈紅的一聲嬌喘「唔——」一股本來就沒有消失的麻癢酸酥和空虛又在全身玉體蔓延。

每當他的舌頭捲住她的乳頭,柔柔地一擦再火熱地一吮,詩嵐美麗清秀的玉首都不安地左右據動,鮮紅柔軟的櫻唇都被動而愉悅地嬌哼細喘回應著他的每一次淫邪撩逗、輕吮。

當乳尖上傳來的刺激越來越強烈,詩嵐就又越來越感受到起先在那銷魂的痙攣中從下身深處傳來的空虛寂寞。

那種難耐的空虛越來越強,比上一次更猛烈。

詩嵐有點無助而嬌羞萬分地希望能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那種空虛的感覺,一個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怎麼會知道那個空虛的地方該由什麼「東西」來充實?

他的一隻手輕撫著詩嵐柔軟的嬌滑細腰,滑過那片平滑雪白的柔軟小腹。插進少女的下體——他用兩根手指順著詩嵐淫滑濕爽的玉縫直抵少女的陰道口——在那片濕潤嫩滑中夾住那粒仍充血硬挺已開始勃起的淫滑的陰蒂一陣輕撥柔撫。不停地撩撥引誘著美貌誘人的清純少女。

詩嵐被他的挑逗、引誘又勾起了那一股短暫消失的邪惡淫慾,只見她柔滑玉美、一絲不掛的雪白晶瑩的玉體焦燥不安地扭動搖晃一雙柔美渾圓的盈盈玉乳也一搖一擺地隨著波動。詩嵐那美麗烏黑秀眸半啟半閉,眼神中含著一種無助而羞澀的饑渴慾望。

她小臉羞得通紅地嬌哼細喘哀婉呻吟。

「嗯……晤………嗯……唔………嗯晤……嗯……嗯……唔你你唔嗯……嗯……唔你唔唔……嗯……嗯……你你……啊。唔」他對她的每一次碰觸揉摸都引得詩嵐一聲聲被動而羞澀的嬌喘呻吟。

「嗯嗯…唔…你唔。」

大華冷冷地看著,他看到那一根又粗又長的「大傢伙」正一彈一頂地撩逗著嬌妻。

而他那美麗絕倫秀麗清純美貌誘人的妻子詩嵐,卻正用她那柔美雪白嬌滑赤裸的美妙玉體,一次次誘人犯罪的蠕動去回應那個男人對她的每一下碰觸、愛撫。

當詩嵐的玉胯中又淫滑濕潤一片時,少女那一雙蓓蕾含羞初綻一樣的玉乳峰上一對嬌小可愛嫣紅玉潤的乳頭,也嬌傲而羞澀地完全勃起硬挺起來了那一對玲瓏可愛嬌小嫣紅的粉嫩乳頭,是那樣地嬌羞而又熱烈多情而又急切盼望著雨露的滋潤。

他從詩嵐下身中抽出手來,用手去分詩嵐那雪白耀眼玉美渾圓的纖長秀腿。

可就當他從詩嵐的玉胯中抽出手來的那一瞬間,少女卻將一雙秀美的玉腿合攏了。而且還緊夾雙腿忸怩不開。

原來,那長久的空虛失落感令少女一陣莫名的煩燥,她不想再讓他進入她的玉胯中,因為那隻帶給她更加難捺的空虛。

他很有經驗,微微提高下身,用那差不多兩隻手掌長的粗大的陽具頂端,伸進詩嵐小腹下端那一叢柔細捲曲油亮烏黑的少女陰毛中。他用陽具的前端去不斷輕頂揉壓陰毛下那一片柔軟的處女玉阜……

詩嵐的小臉羞得暈紅,少女芳心沒想到他會用那樣一個又大又粗又硬的「丑傢伙」去頂自已的下身。那種男人的「怪東西」好髒好醜。好羞人喔!

嬌羞可人秀美清純的少女羞澀而又好奇地想著被動地承受著。含羞怯怯。

突然,一個奇怪的念頭浮上少女芳心,「要是那個那個』硬東西』能夠,自己那個空虛難捺的地方不就不就正好。」詩嵐被自己這個奇怪而又大膽的念頭羞得玉頰通紅麗色嬌暈。不能自禁。

她為自己這個瘋狂的猜測感到萬分羞澀和難為情,可愛的小臉通紅一片。

可是,不然的話,又怎麼消除那一片深遽而隱秘的地方的那一股難捺的空虛呢?

詩嵐芳心一片躊躇,猶豫不決,不知該不該讓它闖進自己火熱的「玉門關」

少女清純美麗的小臉脹得通紅,就是拿不定主意。

而這時,他卻不停地用他那巨大的龜頭去頂觸詩嵐的陰阜,而且還用龜頭用力地擠壓詩嵐那緊夾不開的「花關玉門」。

詩嵐被那滾燙的「怪東西」有力的擠壓,「惹」得芳心欲醉玉體酥軟。

少女在那個又硬又粗、滾燙火熱的「長傢伙」持續不斷的「進攻」下一陣心慌,終於,詩嵐羞羞答地萬般無奈地被動地微分一雙秀腿分開了緊夾的修長玉腿,被迫讓「它」闖進了「玉門關」,不等她完全分開潔白平滑的下身,他就已順著微凸的少女陰阜』,向下一壓,順利擠進了詩嵐嬌滑緊閉的玉縫。

詩嵐被那火熱硬大的「丑傢伙」燙得芳心好一陣含羞輕跳那個粗壯的

「怪傢伙」有力地擠進「玉溝」,令少女更是心醉神迷,仿佛看到了盼望已久的情郎。

由於-詩嵐的玉縫中早已淫滑濕潤,他稍一用力,龜頭就已抵達陰道口,但他起先在愛撫少女的玉胯時,就已經發覺,這個清麗絕色,嬌美可人的純情少女那陰道口異常的緊窄,而且,她又是處女破身、玉女開苞。

他不敢貿然行動,還是做好充分的準備。

他用龜頭緊緊頂住詩嵐的陰蒂,上身則緊緊地擠壓著少女柔美怒聳的嬌軟玉乳。

將詩嵐雪白柔軟的赤裸精光的胴體深深地壓進床單中。

然後,他上下一起磨動擠揉一直把詩嵐揉得嬌喘嚶嚶。

「嗯…唔嗯。你啊嗯……唔」

大華看見自己那美麗動人的嬌妻不但嬌羞歡喜地哀婉呻吟回應他的淫亂求歡,而且,那雙雪白修長纖美玉滑的秀腿還不時地柔舉、輕夾那壓在她玉胯中男人的下體,仿佛「鼓勵」他那插進了她玉縫的「大東西」勇敢向前挺進。

雖然,他有力地磨動揉擠也令詩嵐心搖神馳,但最關鍵的問題卻始終沒有解決,詩嵐嬌羞無奈地不時用修長雪白的玉美秀腿輕夾他的下身暗暗「鼓勵」那個被自己的雙腿夾住被自己的玉縫「含住」的「巨物」向深處挺進。

可是,不知怎麼回事,久久不見動靜。

詩嵐實在沒法,只好羞紅著可愛的小臉,嬌羞萬分而又情不自禁地多情地微抬優美修長的玉滑秀腿,羞羞答答地盤在了他腰後

他正在又詫異又高興間,突然感到那雙柔滑玉潤的秀腿微微而又悄悄地向下一壓自己的腰,他哭笑不得,得意洋洋的抬起頭盯著詩嵐那雙美麗動人而又烏黑清純的緊張兮兮的大眼睛。

詩嵐一下子粉臉羞得通紅,不敢與他眼睛對視,趕緊把玉首扭在一邊,桃腮火紅麗色嬌暈秀眸微閉含羞脈脈。

同時,那雙優美雪白的修長秀腿也想趕緊又嬌羞又無奈地從他背上滑落。

他微一弓身,雙手迅速地撈住那一雙優美雪滑的玉腿,將它們仍盤在腰後。

詩嵐玉頰羞得通紅,麗色嬌暈地將頭仍扭在一邊,任由那雙美腿掛在他腰後,將他緊緊夾在自己玉胯之間『這時,他用一隻手伸進詩嵐的玉胯中,用兩根手指插進少女的玉縫,找到那柔軟嬌小的陰道口,微微一分柔嫩的「玉壁花縫」。

同時,他那巨大的龜頭向前稍稍一頂——「哎-——」一聲羞澀而愉悅地嬌啼衝出清純可人的少女那鮮紅柔軟的櫻唇。

詩嵐心魂俱醉,她感到自己的「花瓣玉壁」已經緊緊地箍住了一根「龐然大物」它是那樣的大那樣的粗硬,而且滾燙得令她心跳加劇。

清麗可人的美貌少女又嬌羞又暗暗喜歡。

他的龜頭前端已剛好套進了詩嵐的陰道口,他輕緩地向深處推動他的陽具,剛一動,就感覺到龜頭觸到了一層柔軟的「玉膜」,他高興萬分,他知道那是這個嫵媚多情美貌絕色的清純少女的童貞。 一想到自己將占有身下這樣一位美麗非凡千嬌百媚溫婉柔順的絕色尤物的處

女貞操,他興奮異常,仿佛陽具都又變大了一些。

他低下頭,在詩嵐耳邊低聲說道:「小美人,有點痛,忍著點別怕!」

詩嵐掉過頭來,略有點迷惑不解而又有點嬌羞地一看見他的臉,又趕緊羞澀地合上清純烏黑的大眼睛。

他又再說道:「你是第一次?」

詩嵐的小臉又羞得通紅,緊閉著嫵媚多情的大眼睛,秀美的桃腮泛起一陣誘人的暈紅,隔了多一會兒,才將那皎好的玉首極輕極微地一點,隨即就連耳根都羞紅了。

他很得意,又俯身說:「那你會有點兒痛,別怕!」

這時的詩嵐完全一門心思放在解決那難捺的空虛上,根本忘了自己身在何地,忘了趴在自己身上的是何人,她仿佛還覺得這人並不那麼令人計厭,因為他還是挺關心自己,所以,她還終於睜開美麗動人的烏黑清純的大眼睛楚楚含羞而又深情款款地凝視著他,羞澀萬分的輕輕點了點頭。

他被這個絕色尤物這樣深情款款的凝視,不禁心頭一盪,心猿意馬起來。

看見他這樣如痴如呆地瞧著自己,詩嵐知道他一定又是被自己那清麗絕色的美貌所迷,不禁又是嬌羞又是歡喜。

他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立即用一隻手按住詩嵐那滑如凝脂的渾圓玉美的香肩,一隻手握住詩嵐一隻豐美翹挺的怒聳玉乳輕輕揉搓,然後,他用龜頭向那層柔軟無比的「玉膜肉壁」短促有力地一頂,「啊……」一聲哀怨婉轉的嬌啼。

詩嵐那柳葉般的秀眉微皺,美眸痛苦萬分地緊緊閉著,兩行晶瑩的珠淚奪眶而出,她那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猛地向上一抬,又被他連著玉胯下身緊壓在床上。

她本來盤在他腰上的修長秀腿也猛地痛苦地痙攣著,將他緊緊地夾住壓在自己一不掛的身上。

他那粗大硬梆的滾燙龜頭剛好刺破詩嵐的處女膜,一絲猩紅的濃濃的處女花紅從詩嵐那緊緊包含住他的「龐然大物」的嬌小的玉壁口緩緩地流出來。

而嬌羞清純的少女詩嵐終於被那鑽心般的疼痛從慾海中拉了回來。

她感覺象是做了一場春夢,又象是做了一場惡夢。

她痛苦地看著自己,她感覺到一根粗大得怕人的「毒蛇」剛剛進入了目己的身體。

陰道壁四周的花瓣緊緊地箍住那個又圓又粗的滾燙的「毒蛇」。

詩嵐感到羞憤難抑,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已被他¨玷污「了。

最讓她羞愧萬般的是她發現自己優美修長的秀腿竟盤在他腰後,緊夾住他壓在自己的玉胯之上。

詩嵐立即放下雙腿,正要掙扎,她突然覺得身體內的那根大「毒蛇」又向自已身體的深處一頂。「嗯……」一聲嬌軟柔弱的悶哼,詩嵐感到陰道口剛才發生劇痛的地方又是一痛,她氣苦地哭出聲:清純少女芳心又羞又恨,恨自己竟然被他撩撥挑逗引誘得失去理智,在自己丈夫面前向這個強盜嬌羞求歡。

羞的是自己從小到大從沒有讓一個男人碰過自己一下,而現在,居然有一個陌生男人的「大東西」插在自己那聖潔高貴、神秘誘人的陰道中,而且還是自己「邀請」他進軍的。

詩嵐拚命地掙扎,用一雙潔白美麗的可愛小手捶著他,可是,她痛苦的發現,她的反抗無濟於事,她潔白柔軟的玉體仍被他深深壓在寬大鬆軟的雪白的合歡床上。

他的手緊握著她一隻豐美堅挺的怒聳玉乳在揉搓愛撫。而她嬌小玲瓏的玉胯下身仍然被他緊壓在身下,他在她的玉胯中用那又粗又硬的大「毒蛇」將她死死「頂」住。

就在她的掙扎中,他那粗大、硬燙的「活兒」又向她身體深處頂了幾下。在她的陰道中又深入了一些——

大華絕望了,徹底地絕望了,他氣憤的是當那個男人刺破了自己那純潔美麗、清純秀雅的絕色妻子的處女「玉膜」之後,詩嵐才清醒過來,這時的反抗已經太遲了,他緊盯著那插在自己妻子陰道中的巨大無比的「肉棍」,它是那樣的粗大、梆硬,在它的進攻下,嬌妻是掙扎不脫的,他無奈而又緊張地盯著那根巨大的「肉棍」在妻子陰道中的不斷推進深入。

他看到妻子那嬌小緊窄粉紅可愛的』喇叭花口』由於初迎賓客,而在他逐漸地深入推進下,越來越可愛地向外凸出那從未展放的嫩滑花肌玉壁。

詩嵐那嬌小可愛的』喇叭花口』是那樣貼實地緊緊箍住那強行深入的「龐然巨物」

當他刺破詩嵐的處女膜時,他就感覺到了少女那異常嬌小緊窄,而從未』開拓』過的處女陰道是非常的緊窄,非常不易進入,但是由於詩嵐那異常嬌小緊窄的陰道的作用,他進入少女陰道中的每一節』肉棍』被非常貼貼實實地緊緊箍住。

特別是她的陰道口更是緊窄異常,它萬分緊密貼實地箍住「肉棍」,每一點點推進深入。都非常困難:但卻又更加令人銷魂刺激。

他有點擔心,在這個秀麗清純、千柔百順的絕色佳人的陰道中抽插會讓人魂登極樂,也會讓人一不小心就迅速丟盔棄甲、一泄如注繳械投降。

他緊緊壓住少女的下身,將「肉棍」緩緩向前推進,向詩嵐的陰道深處漸漸深入。詩嵐的掙扎越來越弱,她深刻地感受到那』龐然巨物』在一步步地向自己下身深處刺進,它已經越來越深地進入她處女的陰道,隨著那根』龐然巨物』不斷深入她的』花房』深處,詩嵐感到自己的身體是越來越髒她羞澀萬分而又無可奈何地感覺到那條巨大的「毒蛇」在自己的身體內毫無顧忌的四處遊走、侵擾……

但是,詩嵐驚異地發現,當那條』毒蛇』逐漸深入後,陰道口那個破裂的地方已不再痛了,相反,一種相當舒心的充實的感覺越來越令人手腳酸軟。

詩嵐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還會對他的進入而有羞人的肉體反應,怕的是又陷入那種半瘋狂的肉慾淫海中,一顆純潔無瑕的處女芳心不斷地告誡自己。

但是理智歸理智,他的進入是那樣的溫柔甜美愉悅充實令人手軟腳酥。

少女那曾經空虛萬分的部位已被一種甜美緊脹充實著,那種緊脹充實的感覺是不能用言語來形容的。

而且,這種銷魂刺激的快感不受思維控制地迅速傳向全身,特別是隨著他那條』毒蛇』的侵入,每深入一分它都擠括著她那空虛的部位周圍那些麻癢難搔的地方——那種「肉貼肉」「肉刮肉」所傳來的酸酥,不斷地撞擊她並沒有完全清醒的芳心,她的思維又開始混亂,不能集中注意力來想一個問題,思維只能隨著它在她陰道中的每一分深入推進傳來的銷魂刺激而沉沒浮起,她的芳心又羞又想,又想又怕。

不知什麼時候,詩嵐發現自己的思維又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她羞澀地發現她的芳心只是全神貫注地關注那根「龐然大物」的粗大梆硬火熱滾燙。

詩嵐那雪白的絕色嬌靨上又泛起一抹羞紅的嬌暈。

她又只有合上清純烏黑的動人美眸,想集中思維和那種異樣緊貼充實的感覺作最後的抗爭。可是,他那粗大梆硬的』巨物』在詩嵐的陰道中越來越深入不斷充實著她的空虛。

他那又粗又長的』肉棍』一點一點地從詩嵐那嬌小可愛的緊窄的』喇叭花口』漸漸沒入一一一一一一終於,他最後稍一用力,整根「肉棍」都進入了詩嵐那處女的陰道——他那碩大無比的巨大陽具足有近尺半,還是被詩嵐那嬌小緊窄的』花徑』全部』含』了進去。

少女那嫣紅玉滑、嬌小可愛的花唇緊緊地』箍』住那個巨大的「它」的根部。

他那近尺半的巨大陽物全部進入詩嵐的陰道。剛好抵住少女那嬌柔嫩滑敏感萬分的脈脈含羞的花芯。

他曾經有一次與來華淘金的俄羅斯美女巫山雲雨一回,那也是一個令人血脈欲賁的千嬌百媚的性感尤物、絕色嬌娃,但是那個白皮膚女人的陰道還是不夠深不能將陰莖全根插入,在銷魂的男歡女愛中,那個美麗尤物也被自已這根粗長無比的巨大陽物「弄」得欲仙欲死直叫吃不消。

最後完全被他所征服。

而他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這樣長一根陰莖,能被這樣一位纖秀苗條、嬌軟盈盈的天香國色的美人的下身中的陰道全部吞入。

而從』肉棍』傳來的感覺告訴他自己,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陽物的每一分都被少女的』玉壁花徑』密密實實地緊緊』箍』住。

他還能感到少女的』花徑』對自己的「肉棍」的巨大的擠迫的壓力,由於少女那天生嬌小緊窄異常的處女陰道,雖然早就有分泌的處女愛液潤滑,但是, 那種異樣的銷魂快感令他對這個秀麗可人嬌羞清純的絕色尤物有了一種愛不

釋手的感覺,捨不得讓她再成為別人的胯下之臣——他暗想,一定要讓她徹底地被自己的』肉棒』征服——當他的「肉棍」完全「陷入」詩嵐那幽暗深遽的陰道中時,她被那甜美暢快的銷魂快感刺激得思維又不能自主了,他那粗大梆硬的』毒蛇』令她下身深處的』花徑』中每一處空虛的地方都被飽滿緊脹地充實著——不知什麼時候,詩嵐又放任自己沉浸在那種愉悅銷魂的快感中。

隨著那隻握住她一隻豐美渾圓的怒聳雪乳揉搓愛撫的手的每一次挑逗,撩撥。

詩嵐可愛的粉臉越來越紅,也越來越嬌羞。

她那嬌傲而羞澀地硬挺起來的』花苞玉蕾』羞羞答答地向他傲挺綻放。

他讓』肉棍』在詩嵐緊窄的陰道中休息了一會兒,享受那種充實緊貼的「肉箍肉」的快感——當他發現身下這位國色天香的絕代佳人又開始動情後,他開始從詩嵐的陰道中抽退。

美眸羞合的詩嵐正嬌酥地體會著那種充實飽滿的感覺,突然發覺了它在她身體內的退出。

一種無比的空虛隨著「它」的退出而蔓延開來。

美貌誘人的詩嵐急切而嬌羞地輕啟美麗多情的大眼睛,一雙烏黑清純的美眸嬌羞無奈而又不解地望著他,同時,一雙柔軟的雪臂情不自禁地一下抓住他的兩隻手,隨著那種空虛的蔓延一雙潔白如雪的可愛小手痙攣般抓緊他的手。

詩嵐的一雙優美修長的纖滑玉腿也忽地夾住他,嬌羞萬分地暗暗邀請他和』它』重新進入她的身體內——他果然沒有從她身體內完全抽出,而是將龜頭留在她陰道口,讓詩嵐那嬌小可愛的』喇叭花口』仍然』含』住他的棍頭。

片刻之後,他又向她身體內插進去,直到整根又粗又長的巨大陽物完全又緊又滿地充實、緊脹著詩嵐的陰道。而且他巨大的龜頭還輕輕地撥動詩嵐的』花徑』深處那羞羞怯怯的柔嫩』花芯』.

這一次進入比第一次更快、更有力。

那一種』肉刮肉』,溫柔地摩擦的感覺比第一次更刺激、銷魂,而且連續不斷,直到整根』肉棍』都完全深深地插入她的陰道。詩嵐完金迷醉在那種嬌酥摩擦的麻癢中……

隨著他的深入,詩嵐開始哀婉嬌啼柔呻艷吟。「嗯……晤…………嗯……晤」

由於詩嵐的陰道確實太嬌小緊窄,他感到進入時很吃力。

那種由於詩嵐的』花徑』緊緊箍住他巨大的陽具,插入時所帶來的強烈的刺激使他不斷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讓這個清純可人千柔百順的絕色佳麗失望。

他連續不斷地開始在詩嵐嬌小緊窄的』花徑』中抽動起來——他輕柔平穩地抽出——然後他快速有力地插入詩嵐又緊又窄的嬌小陰道——他在美色絕倫秀麗清純楚楚動人的嬌羞少女詩嵐的「花徑」中進進出出,使秀麗文雅清純可人的少女詩嵐那嬌小緊窄的陰道中一陣空虛難耐,又一陣充實緊脹——詩嵐一顆嬌柔羞怯的處女芳心完全凝注他那根碩大無比的』龐然巨物』在她下身那又緊又窄的陰道中的插進——抽出中——詩嵐絕色清純的嬌靨麗色嬌暈,含羞楚楚。

姑娘情不自禁、嬌羞無限地婉轉嬌啼。

「嗯……唔。嗯……,……唔………嗯……晤哎……嗯……晤。」

詩嵐那一具精光赤裸一絲不掛的美妙的雪白玉體火熱地波動著蠕動著,如痴如狂而又楚楚含羞地回應著他那巨大無比的粗長梆硬的「大肉蟲」,在她那緊窄萬分嬌小異常的陰道』花徑』中進進出出。

少女那纖美玉滑修長雪白的秀腿更是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地配合』它』進入她嬌小的』花徑』——戀戀不捨地配合』它』抽出她緊窄的陰道——當他那根』龐然大物』插進她嬌小可愛的』花徑』時,詩嵐總是被動而羞澀地將優美雪白的纖滑玉腿大大的分開。

當他那根碩大無比的梆硬的』大肉蟲』從她那緊窄萬分的陰道內抽出來時,溫婉柔順、清純可人的少女總是依依不捨地含羞無奈地將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含羞緊夾。

詩嵐除了享受他在她陰道中進進出出,摩擦她的』花徑玉壁』帶給她的充實緊脹酥麻的快感外,每當他的「龐然大物」完全塞滿她的陰道後,她都嬌羞怯怯、而又及時地微抬雪白柔美的玉股,配合他那滾燙的巨大』肉蟲』吻頂她那淫滑嬌嫩的』花芯』,每一次』花芯』都被他的』大東西』頂、燙得全身舒暢嬌麻。

大華痛苦地看見那根又粗又長的巨大陽物強行完全塞進了詩嵐的陰道。同時,他又看見他的嬌妻因為下身被插進了一根粗壯的雄具,而又神智迷亂地開始配合那個男人的抽出和進入她濕滑玉潤的下身陰道。

他看見詩嵐那一種暢快嬌羞溫婉多情的表情。

他也聽見愛妻那一聲聲嫵媚嬌羞情慾昂然的呻吟嬌啼。

他雙手撫著詩嵐那白玉般純潔無瑕的嬌滑肌膚……不斷插進少女的陰道從詩嵐緊窄的「花徑」中抽出。

他一次比一次用力地頂進去,在他一次比一次重地插入下詩嵐如痴如醉羞紅的小臉上,秀眸含羞輕合,小瑤鼻嬌哼細喘,櫻唇嬌啼婉轉地回應著他對她的每一次剌入輕頂。

她皎好的玉首因他有力地頂入而不安地扭動,當他進入她身體時,她總是不由自主揚起優美挺直天鵝般的玉頸僵直地向後仰起。當他從她陰道中抽退時,她總是嬌羞不安地左右扭動著她的柔軟玉體,在那一波又一波連續不斷越來越強烈的刺激下,詩嵐因極度的亢奮而不時地神經質似地痙攣。她的嬌喘越來越急促秀美可愛的小臉也是一陣暈紅一陣蒼白。

在他又一次有力地刺入下,她的雪白小手痙攣似地抓住他的手,而他也順勢抓住她的潔白可愛的小手,兩隻手在一起狂熱地纏綿翻卷纏繞。

極盡柔情蜜意地男歡女愛如痴如狂地顛鸞倒鳳。

一陣男歡女悅的行雲布雨巫山銷魂……一雙精光的男女春色無邊地合體交歡狂淫艷舞。

在他連續不斷的抽插下,詩嵐的處女愛液源源滾滾的湧出』花宮幽徑』.而他也因用力的抽插頂進,』肉棍』變得象火炭一般滾燙。

一陣巫山銷魂被翻紅浪之後,他逐漸變得狠抽猛刺了。他的下身猛烈地撞擊著詩嵐的玉胯——他連續不斷地在詩嵐嬌小緊窄的』花徑』中刺入、抽出把詩嵐一顆嬌柔的處女芳心推向一浪比一浪高的銷魂快感中。

他開始了最後的衝刺——詩嵐已被他在她陰道中的狠抽、猛插整得欲仙欲死。

她仿佛覺得他的』龐然大物』越來越大越來越燙,一次比一次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