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豔遇

2016-06-16     WoKao     檢舉     收藏 (6)

放假在家也一個多禮拜了,最近一直在忙於實習的事。老媽看我整天在家,睡到中午起來,下午上網,然後晚飯吃了跟胖子出去玩。等回家往往都是十二點之後了。老媽看不下去了,整天罵我,我也臉皮厚,無所謂。她就到處找地方給我實習。

最後我想想家裡也呆不住了,性吧原創就讓胖子去找。胖子辦事倒是很利索的,我們學的是金融,他爸爸的一個朋友正好是杭州國森證券公司的經理,就安排我們去實習了。

國森證券是杭州最大的證券公司了,一般實習生的最低要求也要有證券分析師的一個什麽證。我跟胖子能夠不掛科,順利拿了學位證書畢業就謝天謝地了,誰還去考什麽證啊。不過我們兩個也比較低調,八點半上班,四點半下班的時間還是遵守的,至少工作時間不會曠工。唯一顯得高調的大概就是我們兩個是開車上班的,當然我每天坐胖子的車。他老爸是漂流景點區得老闆,不差這點油費。

國森證券六月底就已經招過實習生了,等我們進去的時候,招進去的八個實習生已經全部培訓過了。我們反正也不幹嘛,兩個人在公共的大辦公室里有一人一個位子,坐著玩電腦。早上八點半到了以後,看一下上證交易所的公告,九點以後自己看股票。其他的實習生就完全沒這待遇了,要在營業大廳里坐著,接待來開戶的,交易的各種客戶。我們兩個白天就看看草榴,看看動漫,然後跟幾個客戶經理偶爾稍微扯幾句,扯多了不行,我們就露底了。

下班之後,我們兩個就在杭州繞城高速上堵個一個多小時到家,或者就乾脆玩到很晚回去。反正國森就在體育場路,一邊過去是延安路,另一邊是黃龍那,酒吧多。

12號下班之後,我們就去了找地方吃了飯,逛了半天到了九點,我們就去了玉古路的黃龍天地,那裡環境不錯,人很多,有個舞池,泡妞很好用。

我們兩個坐了一會,點了特調的伏特加,慢慢喝,到處看有沒有美女。剛找了一會,胖子就跳起來。我一看,是一個很妖豔,穿的也很性感的女的,在舞池裡跳地很high,性吧原創一群男的圍著她跳,找機會中。胖子也擠過去湊熱鬧,我沒他的體型優勢,只好坐著,而且就算是酒吧里泡妞,我也不喜歡太過妖豔的。胖子跳舞確實不錯,他雖然叫胖子,但是整體看並沒有太胖,他身高一米七七,體重160斤,還是沒有很臃腫的感覺。胖子貼著那女的,大秀舞姿,於是這兩人就變成一圈人圍著的中心了。那女的一開始有男的貼過去,她就躲開,現在看胖子跳地好,就搭著胖子地肩,在舞池中央扭動。胖子如蒙大赦,也摟住那女的腰。兩個人到了這步,然後就簡單了,接下來男的只要邀請女的去喝酒就好了,然後要是有發展,那就自己找房日就好了。胖子把那女的帶了過來,我仔細一看,也沒有太好看,妝化的很濃,估計有二十五六歲吧。在酒吧的話,一般都是看女的幾歲,然後自己看著亂說,別太誇張就是了。

胖子跟那女的聊的不錯,兩個人摟住喝酒,玩色子,不亦樂乎,我玩了幾把,喝了幾杯,覺得悶,就一個人去舞池。DJ是個美國人,我們跟他已經比較熟了。我讓他放MJ的billiejean,我MJ的舞還是會一點的。舞池前面有個小的舞台,一般都是給人秀的。我在那裡大跳了一會,尖叫聲還是不少的。我居高臨下也沒找到美女,音樂結束我就回位子了。胖子兩個人在位子抱著啃,我黑線……「帥哥,跳個舞吧。」正在蛋疼,有個人在背後叫我的樣子,我轉過去一看,美女。再一看,有點老的美女,大概有二十八歲這樣子了,而且很高,比胖子都高。性吧原創雖然她穿了大概四五公分的涼鞋,但是本人肯定也不低於175了。我很喜歡長的高的女的,感覺特別頎長,性感。

她拉著我去舞池中間,大跳了很久。兩個人汗也出了好多了。我帶著她去位子上喝酒,胖子帶著那女的準備開房去了,我讓他把車鑰匙給我。他說了句,明天見,別酒醉撞了,摟著女的就走了。酒吧外附近旅館還是很多的,都是爲這些準備的。那女的說她叫小穎。我和小穎喝了幾杯,酒吧很熱,又喝了酒,胯下雞巴硬的受不了了,她大概也有感覺了,就都不言而喻了。我拉著她到了車里,車停下酒吧後門巷子裡的停車場。一進車里,我一把摟著她,她也勾著我的脖子,把舌頭送了進來。兩個陷於唇舌之間的糾纏了半天,我伸手去抓她的胸。不大不小,大概就是B罩這樣子。乳頭早已經挺立了,她穿的是襯衫,很好解開。我迫不及待地解開衣服,吸吮她的奶子。她靠著車椅,仰頭享受。我一邊捏她的奶子,一邊解開她熱褲的皮帶,手伸進去一摸,內褲都潮濕了。她也很主動地伸進我的褲子裡,撫摸我硬到極點的雞巴。被她解開褲子之後,雞巴一下子就彈了出來。她對著我的大雞巴很吃驚,說:「好大啊,是我見過的最大的了」媽的這逼是有見過多少雞巴,性吧原創老子這可是絕世好雞巴。

我把雞巴伸到她嘴前,她也沒有推辭,張嘴含住,套弄起來。口技相當給力,雞巴被她濕潤的嘴巴包裹著,然後靈活柔軟的舌頭刺激著龜頭,爽的要死。我忍不住抓住她的頭,輕輕抽送起來,她也更加配合,加大了吸的力度和頻率。結果我不小心太興奮了,頂到了她的喉嚨,她一下子嗆了出來。雞巴送她嘴裡滑了出來,雞巴整個都是口水,她下巴也是。結果媽的這騷逼竟然又吻了上來,舌頭舔了我半天之後,壞壞地笑說:「讓你也嘗嘗自己的雞巴,嘿嘿」我蛋疼,中指一下子插到了她的逼里。真的很滑,很濕,很暖。她一下子叫了出來。我手指進進出出,然後彎曲手指,尋找G點,不過她已經叫很大聲了,水也流了很多,也不知道有沒有找到。我手指在她逼里又摳又轉,她伸手擼我的雞巴。我用力捅了兩下之後,把濕漉漉的手指伸出來,插到了她嘴裡,也說:「給你嘗嘗你騷逼的味道,哈哈」

「討厭……」她嘴上這麽說,性吧原創但是還是舔了一遍我的手指。我也懶得去開房了,就乾脆車震吧。我把她抱到我的腿上,一下子就插了進去。她一聲叫了出來。我們兩個的陰毛都濕噠噠地粘在一起了。兩個人在車里相對抱著插著,動作很小,不過男的也不容易射。我就抱著她不停扭動自己的腰部,盡最大的力度日她的騷逼。雖然這個姿勢動作小,不過女的摩擦反而大了,顯得很爽。我的腿也已經濕了,反正是胖子的車,也不管了。

「啊……啊……舒服啊……」她抱著我貼在她奶子上的頭,一邊讓自己能被插地更深,一邊大聲叫著。雖然路邊沒什麽人,但是我還是覺得興奮,期待有人圍觀。女的什麽心理我不清楚,但是我感覺被人看到我在日逼很有征服感。「用力啊……啊……雞巴……我好久沒做了……好爽啊……啊……」小穎放聲叫著,我車里放著的音樂完全蓋不住。

我覺得這個姿勢實在是動不了,我乾脆打開車門,端著她走到車外。「啊……你幹嘛……」她閉著眼享受著,突然覺得脫離空調的熱感,睜眼一看我正在露天抱著她日。「沒人的,你放心,人家看到躲還來不及,晚上也看不清。」我一邊說,一邊放下她的一條腿。由於小穎現在高度跟我幾乎一樣,我們都很省力,可以把力氣全部用在日了。我抓住她的一條腿,狠狠地插著她,她的淫水已經泛起白色沫沫了,順著她站著的那條大腿漸漸留下來,不過還沒有很誇張,只是到膝蓋上面。

雖然我心裡想被看到,但是比較不是很好,而且也已經做了不少時間了,我開始沖刺。我把她轉過來,讓她趴在車蓋長,撅起屁股,我從後面快速用力地插著,啪啪地撞在她的屁股,我忍不住狠狠拍了她的屁股兩下,兩邊都留下了紅色的手印。她已經高潮了,有點站不住,腿一軟一軟,性吧原創我最後感覺要射了,趕緊拔了出來。雞巴從她逼里出來的時候,啵地一聲,我也全部射在了她撅著的嫩白的大屁股上。

隨後,我們坐在車里,清理了一下,兩個人又開始接吻。只日了一炮,小穎顯得意猶未盡。我就帶著她去開房,結果房間全滿,我正想去遠一點的地方,胖子打電話來,說他乾了兩炮了,要吃點夜宵休息一下,問我要不要去。我就和小穎跟胖子他們一起去燒烤了。

胖子一聽我們說沒有房,說要不去他們房。我表示很尷尬,看了一眼胖子的妞,那妞也說好啊,這樣好玩,刺激。小穎看我們三個都不反對,也不好說什麽,就答應了。

吃完燒烤,我們四個就去胖子他們開的房了。房間還挺大的,大床旁邊的地上有地毯,干淨又寬敞,浴室里也有浴缸。胖子他們兩個去浴室里日了,把床留給我和小穎。他們兩當著我們的面拖了精光。那女的胸很大,毛也很濃密。胖子抱著那女的就去浴室里了,沒多久那女的就開始大叫:「啊……啊……啊……用力啊……艹死我……」然後肉相撞的啪啪聲也很響。小穎已經很濕了,我也硬了,前戲也不做了,直接插了進去。小穎也開始大叫:「恩……啊……就是那裡……不要停啊……」我聽著里里外外不同的女人的呻吟,性慾更加高漲,加上之前射過了,現在還戴了套,把小穎壓在下面,狠狠地抽插,她貼在床上,把床單弄濕了很大一塊。我又把小穎放在我上面,她動作很大,好像是她在干我一樣。看來胖子他們也刺激到了小穎。

胖子打來廁所門,胖子的妞趴在門上,胖子從後面狠狠地撞著她的屁股,她也大聲叫著:「啊……快啊……用力……啊……繼續……不要停性吧原創……」小穎看到之後,動地更厲害了,不過大概不是體力型的,速度開始慢了,聲音也輕了,只是「恩……啊……」地叫。胖子貌似快射了,他加快速度,那女的也叫地很響。胖子真是不怕死,一陣抽搐之後拔出來,竟然是不戴套內射,精液和淫水順著那女的腿流再地上。那女的也沒有停下來,蹲下吸吮胖子萎縮了的雞巴。

我也從後面開始最後階段了,小穎已經整個人趴在床上動不了了,我擡起她的屁股,在她緊緊地夾擊下抽搐了一陣,然後軟了,保險套感覺已經要脫離我的雞巴了才拔出來。

胖子的妞過來幫我也舔雞巴了,我的雞巴慢慢又硬了,不過硬地有點疼。我本來想日她,但是想想胖子剛剛還內射她了,怕有什麽交叉感染的危險,就沒有日她。最後四個人全裸著硬是將就著睡了一晚,第二天就趁兩個女的還睡著,趕緊去上班了。

胖子一開車門,說一股騷味,我暗想,性吧原創哈哈,老子借你車車震了。我說:「你身上的味道啦,算啦,今天就哪裡也別去了,你回去擦一下吧。」好對不起胖子啊,不過13號下午上海金價突破有交易以來新高了。胖子平時有炒點黃金期貨什麽的,總算賺了一筆,也算對得起她了。至於小穎,我趁她睡覺留了她的號碼。有需求可以再找她,而她是找不到我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