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在露營區被輪姦得欲仙欲死(五)(暫完)

2016-09-24     WoKao     檢舉     收藏 (148)

這篇故事就到這裡告一個段落了,本來只是想寫短篇,結果變成了兩萬多字的中篇。收尾有些倉促,因為故事只發生在一個場景,寫到越後面難度就越高,所以請大家將就一下這不太完美的完結篇。

後續故事我想了很多,但這個標題跟後面就沒有任何關聯,放在一起好像有點奇怪,所以就不寫了,那些靈感留著以後在別的故事裡用。

大家給的建議我都有看到,謝謝!需要改進的地方,若有下一篇文章我會留意。

最後,為了避免讀者誤會,在此聲明:小說只是為了娛樂而幻想出來的產物,完全沒有真實性,大家看看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把我帶回營地,我看到小迎正躺在他們的車引擎蓋上,冷淡男子俯在她身上,猛烈的挺動腰部,操得小迎兩條腿無力的大開著,嗯嗯啊啊淫叫得蝕骨銷魂,雙手摟著他的頸部,享受那根格外粗長的巨屌插入花心胡搗的巨大快感。

「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小迎又被干到翻白眼了,陰精也噴發出來,泄在男人腹部,幾乎就像鼓勵一般,讚美著男人傲人的性器和腰力。「呀啊啊啊啊~~~~~」

「他們還在干?那我們可不能輸。」第一個干我的男人見狀,也把我帶到車邊,讓我扶著車門,抬起我右腿,從後面深深插入我才剛被灌滿精液的小穴里。

「不要、不要…….」我搖頭,但他還是插進來了,一寸一寸進犯我敏感的花穴,肉壁被硬擠開來,緊緊夾著入侵者,像是想做最後的推拒,更像是捨不得男根離開。「嗯啊啊…….」

嘗過我們兩個的極品身軀後,他們每次干我們都不再客氣,動作越來越狂烈,每一下都像是要捅死我們一樣。我們的淫穴都不需要什麼前戲就能滴滴答答的流出淫水,仿佛早就在等他們輪干,這點讓他們非常滿意,直呼賺翻了,操起我們的肉穴更無顧忌也更方便。

我們矜持的青春肉體在男人精液的澆灌下徹底綻放了,男人不論做什麼都能讓我們感受到強烈的快感,哪怕是掰開我們的腿欣賞我們被射得一蹋糊塗的濕潤穴口,也能讓我們興奮得呻吟。

「昂昂昂昂啊啊啊啊────」

正在干我男人又要射了,我又快被灌精了,啊哼、啊哼……快點、快點射進來…….小穴好喜歡被男人內射啊啊啊啊~~~~燙、好燙……射進來了!射進來了!哦哦哦~~~~哼嗯嗯嗯~~~~好爽啊啊啊───爽…….爽啊…….好多呀啊啊…….想叫他不要射了…….但是真的好爽啊啊啊啊~~~~好棒!他的精液好多、射了好多……我的子宮…….要被灌滿了啊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我和小迎被六個男人輪流騎乘,從中午被干到傍晚,才又獲准休息。我們兩個癱軟在帳棚內,兩眼無神的喘氣,雙腿想閉都閉不攏,小穴和大腿內側時不時抽搐一下,穴口不停流出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像條小溪一樣,把身下的墊子都弄濕一大片。

晚餐是被男人抱著吃的,我們背對著男人跨坐在他們腿上,上半身穿著衣服,下半身赤裸裸的,一邊被餵食,一邊被玩弄奶子,時不時還被男人撫摸腿根和陰蒂,又爽又累,一頓不正經的飯花了快一個小時才吃完。

聽他們的談話內容,有人明天有事,一伙人本來就預計星期二一早回去,但現在又捨不得放過我們。我在他們的逼迫下,不得不說出我們居住的城市,想不到居然和他們相同。當他們得知我們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和計程車來露營,更是大喜,擅自決定要開車送我們回去,一路上可以繼續享用我們的嫩穴,以後也有機會隨時把我們約出來干。

我和小迎當然不願意,但是他們為了脅迫我們,拍下不少不堪入目的照片,甚至還錄下我們被干到高潮、泄水還有淫叫著求男人乾等等畫面,我們徹底沒輒。

「這趟最大的收穫就是干到兩個極品淫娃,又騷又正又緊,可遇不可求啊。」矮男感慨道,拉著小迎面對面跨坐在他腿上,扯開才剛又綁好的小可愛綁帶,衣料往下掉,一雙白皙玉乳在他面前袒露無遺。

他張嘴吃起一邊粉嫩巨乳,兩隻手盡情揉捏小迎的雙臀,十指深深陷入豐滿白皙的臀肉中,把她的美臀擠壓成各種形狀。

「啊啊…….」小迎閉起眼呻吟著,雙手抓著他的肩膀,一臉迷醉。

本來抱著我的眼鏡男眉一挑,叫勁似的把我身上唯一一件衣物V領衫脫掉,讓我面對他跪在地上。我以為他想叫我幫他口交,結果他卻說:「用你的奶子來弄。」竟是要我用一雙美乳幫他按摩巨根!

我從來沒有幫男人乳交過,也覺得這太淫亂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不得不捧著自豪的奶子夾住男人下流的巨屌上下磨蹭,讓男人的孽根強姦我的乳房。

雖然不甘不願,我還是很快就上了手。眼鏡男被我一對萬中選一的大白桃嫩乳夾得暗爽,十分享受羞辱大奶美女的滋味,伸手撫摸我滑順的頭髮,像在安撫他心愛的寵物,一邊要我動快一點。

刺蝟頭受不了這樣的視覺刺激,跪到我身後壓上來,噗嗤一聲又填滿了我剛受過百般折磨和疼愛的美穴。

「啊啊啊…….」本來是我在幫眼鏡男按摩,現在卻像是我被乾得去幫他乳交,隨著刺蝟頭一下一下的挺腰,我也被往眼鏡男胯下頂去,前後雙重刺激,我又開始爽起來了。

就著這個姿勢我又扭著豐臀被干泄一次,眼鏡男在我的胸前射精,把我的奶子都弄髒了,他還捏住我兩邊乳尖,上上下下拉扯,爽得我直打哆嗦。這時候刺蝟頭也在我花穴里射了精,燙得我再次哀哀叫著,直叫著要小穴要被燙壞了,再被內射就要死了。

小迎也被矮男就著剛才相對而坐的姿勢乾得快爽瘋了。矮男大力往上頂,像要把她嬌羞的嫩穴捅穿,偶爾還扣著她頸部和她舌吻;冷淡男子則站在小迎身後,大手不客氣的罩住她一雙綿軟誘人的大奶子,右手順時針,左手逆時針,握著她的美乳打圈,揉得小迎上半身不停顫抖,爽得快哭出來。

「啊啊啊啊~~~~唔嗯嗯啊啊啊~~~~」小迎配合著矮男的動作上下搖晃,讓他的淫根每一下都插得更深入,頂得花心喜悅地流淚。冷淡男子揉奶的動作也讓她非常舒服,兩隻小手情不自禁的抓著他的前臂,像在鼓勵他激烈一點。

小迎時而拔高音調大聲淫叫,時而低低求饒,說著一些不要不要的口是心非的話,實際上不論是奶子還是淫穴,都對男人的強硬喜歡得不行。

我們兩個集絕佳條件於一身的美女,在他們六人面前毫無保留的露出最淫蕩不堪的姿態,已經操了我們一天的男人們還是無法抵抗我們天生勾人的媚惑,恨不得一直這麼幹下去。刺蝟頭才剛從我的小穴拔出去,高大男子就迫不及待把我抱起來,像昨天晚上他干小迎那樣,站立著抱著我,讓我全身重量都掛在他身上,面對面深入的插進我濕漉漉的水穴。

「啊啊啊啊~~~~不、不要~~~~」我低叫,兩條長腿牢牢夾緊他的壯腰,在他身後交叉,手臂也緊緊環著他的肩背,就怕會掉下去。

這個姿勢使我全身都貼著他,玉乳靠在他胸前被擠壓,小穴也緊緊夾著他的粗屌。

怪不得他喜歡這個姿勢,我不僅無法反抗他任何動作,還不得不用全身伺候他。他的體力和力氣都非常驚人,我的體重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動作。他握著我的白臀,快速挺胯,頂得我往上飛又落下,正好撞在他的粗屌上,花心重重壓在他的龜頭上,爽得我哦哦直叫。

「啊啊啊~~~~」

哦哦哦哦~~~~好深、好粗…….這個姿勢…….好舒服喔喔喔喔~~~~不行…….好深啊啊啊……這個姿勢…….我撐不了多久……就一定會泄啊啊啊~~~~不要頂了…….要被頂飛了…….他們…….好會幹……啊啊啊──什麼花招…….都有……..小穴不行了……..好爽啊啊…….他們的體力怎麼……..這麼好……..昂啊啊啊~~~要被插壞了呃──

「爽不爽?爽不爽?」高大男人得意的淫笑,知道自己這一招是每個女人的剋星,只要使出來,就沒有不臣服的女人。

「爽…….爽…….啊啊啊…….昂、昂、昂、昂────爽啊啊啊~~~~」

「要不要我繼續這樣干你?」

「嗯嗯嗯…….哈啊、要的,要的,要你繼續干,繼續干我啊啊啊~~~~」

這是犯規…….啊啊啊……..他怎麼可以用這麼粗的巨屌…….插我的淫穴…….用這麼厲害的姿勢…….上我…….啊啊啊啊~~~我怎麼……..抵抗的了嘛啊啊───當然只能求他……..干我…….干我…….干我………嗯嗯嗯…….

「小騷穴是不是沒有男人就不行?啊?」

「是…….啊啊…….是……..我的小騷穴…….呀啊、沒有男人、不行、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好喜歡…….好喜歡被插啊啊啊啊───」我雙目迷離,淫叫里幾乎帶著哭音,已經爽到最高點,完全失去自我了。

高大男子縱聲大笑,越干越猛,顯然很痛快自己征服了一個美麗的窈窕女人,只苦了我快被插壞的花穴,被戳刺得不住抽搐,淫水從我們相連的腿間滴落在地上,滴濕了一大片。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小騷穴裡面!」他興奮的低吼,壯腰像裝電動馬達一樣頂得又快又重。我本來就已經爽得快不行了,又聽到他說要射精,不由憶起被強制灌精的快感,興奮又期待,居然就因此直接泄了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緊緊攀在他身上,泄得他滿腹都是,肉穴大力收緊,腦子裡一片空白,被乾上極致天堂,爽得不能自已。

嗯嗯嗯…….這是什麼、怎麼會…….這麼爽…….哈啊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爽死了───好幸福………好幸福啊啊啊~~~~我又泄了…….又被操到泄了…….男人好會操……..好爽啊啊啊~~~

我就這樣攀著男人爽了好久,泄得停不下來,渾身抖個不停,臉上是生理性的淚水。被男人干到哭出來讓我覺得有點丟臉,但是實在太舒服了,也就顧不上顏面。

「賤貨!聽到我要射給你就泄了!我插死你!我插死你!」高大男人發狂般狠頂我的子宮口,我忍不住尖叫,被他狂干十幾下以後,一股滾燙強流灌進我的花穴,燙得我腳趾頭都踡縮起來。

「啊……..啊啊…….不…….好爽…….哈啊…….」

被乾了一天又剛剛高潮過,我雖然被精液燙得很爽,也沒力叫喊,聲音虛弱下來,神志開始有些模糊,已經快被干昏了。

「你干太狠啦,我們的小淫娃已經快不行了。」眼鏡男笑道:「你看她都爽到叫不出來了。」

「這種小騷貨等一下再干她一回就會繼續叫了,保證叫得震天價響,巴不得全世界都聽到她被我們操上天。」高大男人一臉舒爽,精液全數射出後,又在我的花穴里待一下子才抽出來,發出啵的一聲,精液混著淫水大量滴到地上,看起來淫靡至極。若是我現在夠清醒,一定會羞得恨不得昏死過去。

「被我們這樣高強度的輪操還能跟得上,這兩個小蕩婦真不簡單,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名器。」眼鏡男看向小迎那邊。小迎已經被矮男內射了一回,現在正跪著幫冷淡男子口交,臉蛋紅撲撲的,不知是因為羞恥還是運動。第一個干我的男人來到她身後,看來想再繼續插她。

他們六個的體力…….簡直不是人……..他們想干我們就干我們,並沒有刻意拖延射精時間,一天下來每個人都射過好幾次精,看起來還是精神奕奕,射精量多得嚇人,也因為他們的天賦異稟,我和小迎才會被操得欲仙欲死,明明是被輪姦卻求他們不停干我們,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唔…….嗯……..」一邊幫男人口交,一邊被男人插穴的小迎迷亂的呻吟,弓起身子方便男人操干,淫蕩的表情十分媚惑。

我累壞了,意識漸漸抽離。我癱在高大男人的懷裡昏睡過去,並沒有如眼鏡男說的繼續被操,難得他們居然還懂得憐香惜玉,讓我一覺到天明,連被男人抱著回帳篷睡都沒有知覺。

隔天早上我神清氣爽的醒來,居然不怎麼疲累,恢復速度奇快,為此我又被他們嘲笑一番。他們收起帳棚,連我們的也收了,將我們的行李和他們的一起打包上車,看來是一定得搭他們的車回學校了。

被他們用百般花樣輪著乾了一天,我對接下來還要繼續被他們玩弄的事實也沒那麼排斥了,畢竟我也被他們乾得不停高潮,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不像強姦,現在才來哭哭啼啼豈不矯情。何況我的小穴也被徹底開發了,想到以後恐怕還會時不時被他們用高超的性技姦淫,身體竟因為興奮而隱隱發熱。反正我是被強迫的,就算中途爽得不能自已,那也是他們太懂得女人的弱點,其實我心裡還是不甘願的,並不是我天性淫蕩,我暗自安慰。

我們一行八人分坐兩台車,我和小迎一人一台,才算「分配」妥當。一路上我又被男人脫下內褲壓在后座上干,密閉的車內儘是我放縱的吟哦聲,到了休息站的時候,坐副駕駛座的刺蝟頭迫不及待的上了我一回,然後輪著去當駕駛,而原先擔任駕駛的冷淡男子則在上路後接著操我,根本不給我休息時間。

我休息了一個晚上以後精神體力都恢復不少,連續被干也不覺得累,只覺身處天上人間,人生打開了新的一扇門。只要被他們用巨根操穴,無處不是天堂,哪怕是車后座也一樣。

我被插了一路,也爽了一路,回到學校的時候,下體又沾滿了精液,都不知該怎麼下車。他們留下我們的手機號碼,交代要隨時注意手機,以後還要好好的干我們,我和小迎屈辱的答應了,不甘的看著他們兩台車揚長而去。

雖然暑假留校的學生不多,我們還是急急忙忙的進宿舍,怕被別人看到我們不堪的模樣。我們的走路姿勢有些不自然,有心人一看就能知道我們昨晚被男人狠狠用過,幸而附近沒什麼人,否則我都要撞豆腐強自殺了。

接下來一天我和小迎都很沉默,沒有提起剛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輪姦事件,不過我們都明白,從今以後我們的身體都無法抗拒男人的懷抱了。嘗過絕妙滋味的小穴不再專屬於我們自己,而是男人們的俘虜了。

我們每天都惴惴不安的等待男人們的消息,不敢漏接任何一通電話,就怕錯過了他們的通知會被亂散發淫照和性愛影片。

同時,我雖大聲的對自己說不是這麼回事,不過事實上,我期待著再被他們用讓所有女人都臉紅心跳的巨屌操干,並且在我的子宮裡灌精。

一想起那種令人難以抗拒的快感,我的小穴又開始流出淫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