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娘教子三人浪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二娘教子三人浪

我們每人的房中都套有浴室,我和姨媽赤裸著進了浴室; 媽媽穿上睡衣,在外屋喊來了女傭劉嫂,讓她提來幾大桶熱水,為防止她看見我們,讓她把水放在外屋,等她出去後,再讓我提進去。

放好水後,媽媽也脫去睡衣,她倆讓我坐進浴池,她們就坐在池沿上,一邊一個為我洗身,我坐下就剛好看到兩雙玉乳,順手就把玩起來,起先她們還扭動兩下,後來乾脆挺了上來,任我玩弄,口中還笑罵:「臭小子,你真的好頑皮,這時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著呢! 」我調皮地說。

由於正坐在池沿上,兩個人的陰戶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眼前,於是,我兩只手又分別去玩弄兩個陰戶,紅潤豐滿的陰戶,加上烏溜溜的***,襯托著陰蒂的突出美,令我愛不釋手,捏著兩粒紅寶石揉、搓、捏、撚,她們兩人的嫩屄又開始流出淫水了。

「你們兩個怎麼流「口水」了?」我故意調戲她們。

「去你媽的,你才流口水呢,你這小子真壞! 」姨媽笑罵我。

「哎,姐姐,你這不是罵我嗎?你說去他媽的,我是他媽,那不是要去我的嗎?要去我的什麼呀?」媽媽不願意了。

「去你的什麼?那還用問嗎?當然是去你的屄了,去掉你的那騷玩意,省得仲平整天光想肏自己的親媽。」姨媽大說淫詞。

「對,去掉我的騷屄,只剩下你的香屄,好讓仲平整天只肏你自己,整天泡在你的浪屄中,是不是?寶貝兒,以後你就天天只肏你姨媽好了。」媽媽說著,給我示了個眼色。

我領會媽媽的意思,就也順著她的意思說:「好,我以後就光肏你一個人,姨媽,你讓我肏嗎?」

「小鬼,你那些心眼少來姨媽這兒玩,還「讓我肏嗎?」,你把那個「嗎」字去掉,就是「讓你肏」! 還有臉問,剛才肏我時不問讓不讓?我要不讓你肏,那剛才我是讓狗肏了?」姨媽嬌嗔著。

「你可真浪呀姐姐,啥話都能說出來,哼,還「讓狗肏」呢!

」媽取笑姨媽。

「不要取笑我,你是知道我的,對於我愛的人,只要能讓他快樂,我是不顧一切的,不管是浪也好蕩也好,而對我不愛的人,讓我和他多說一句話都不想,你難道忘了嗎?」姨媽不高興了。

「我知道,我故意這樣說的,想讓咱們的寶貝兒笑一下罷了,你不要忘了,我也和你一樣,也是對自己真愛的人是無所顧忌的,也是為了讓他快樂,才拿你開玩笑的。你可不要生我的氣呀,姐姐」。

「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好妹妹,姐什麼時候生過你的氣?」

她們兩個的鶯聲燕語,讓我心曠神怡,兩只手更是不停地在她們兩人身上四處遊擊,不一會兒,姨媽由於剛讓我弄泄過三次,所以有些受不了了,對媽媽說:「這孩子真頑皮,你還記得他小時候我們給他洗澡的情景嗎?」

「怎麼不記?那時候他就很色,每次給他洗澡,非要人家也脫光坐在池裡,他站在面前讓我們給他洗,他的手有時候摸胸脯,有時候摸乳房,還亂捏一氣,真可氣。」媽媽恨聲說道。

「誰說不是,我替你給他洗澡,也要在我身上亂摸,有時他的小手竟伸到我的下面,摸我這塊本屬於他爸爸一人的「禁區」,還拉我的***,弄得我渾身麻酥酥的難受死了,不讓摸嗎?他就哭鬧,真氣死人了。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那時他就要和我們玩,就要侵佔本來只屬於他爸爸的「禁區」,原來命中注定我們最終是要和他玩的,命中注定我們這兩塊「禁區」是他們父子倆共有的。」姨媽也「揭發」我幼時的「不軌」。

「我那時摸過你的「禁區」?你指的是哪裡?」我故意逗姨媽,在她陰戶上玩弄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現在摸什麼?就是那裡,你三四歲時就玩過我那裡,明知故問! 」姨媽恨恨地說。

「那時你不讓我摸,我就哭鬧?那你怎麼辦呢?」我大感興趣,追問不舍。

「還好意思問,姨媽只好順著你唄,只好讓你那下流的小手去耍流氓,反正每次給你洗澡,你媽都不在,也沒丫頭伺候,沒人知道。有時被你摸得興起,就玩你那比同齡孩子大得多的小雞巴,搓搓揉揉捋捋,偶而還真能讓你幫姨媽爽一下呢! 只不過那種爽太微弱了,無異於飲鳩止渴,爽過之後引起了我更強烈的慾望,讓我無法滿足,弄得我渾身難受,恨得我用力敲你的小雞巴,逗得你也哇哇直叫,有時急得我甚至用口猛吮你的小雞雞,吮著吮著不過癮,真恨不得一口把你的傢夥兒咬掉。現在想起來,覺得挺有意思呢,不過幸虧我沒咬,要不然現在我們就不能玩了。」姨媽得意洋洋地說。

「好啊,姨媽欺負我,我幫你爽,你還敲我的寶貝,怪不得我的雞巴現在這麼大,原來是被你敲腫的! 」我故意叫起冤來。

「去你的,姨媽對你那麼好,還常餵你奶吃呢! 更何況你的雞巴怎麼會是被你姨媽弄成這麼大?那是因為遺傳,因為你繼承了你父親的大傢夥兒,因為你天生就是個風流種,下流坯,上天才給你了個大雞巴,讓人一看就知道你愛乾什麼。」媽媽出來「抱打不平」了。

「喲,媽媽,你怎麼這麼說兒子?既然你這麼說,那兒子可要說你了,你說我的大雞巴不是讓姨媽弄大的,那也對,不過也不是遺傳,而是因為小時候你天天對兒子「非禮」,每天晚上按摩它,它才會長這麼大的。」我轉而向媽媽開火了。

「對,這下你才說對了,想不到小色鬼還能蒙對一次。不錯,那時我對你每天的按摩確實能起到一些增大的做用。說句公道話,你有這個特大號的寶貝,百分之九十是因為先天遺傳,是你爸爸的功勞,百分之十是後天的助長,是你媽媽的功勞,這才是真正的原因,說其它都是開玩笑,不過,就算你的雞巴是被你姨媽弄腫了才變得這麼大,那你也該感謝她還來不及,怎麼能怪姨媽呢?」

「對,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不知報恩,還要怎樣?」姨媽也笑罵我。

「不來了,你們倆當媽媽的欺負兒子我一個,看我怎麼對付你們! 」說著,我更放肆地把手指伸進她們的陰道深處,摳弄起來,弄得她們美得直哼哼; 她們也不示弱,為我打上香皂,就在我身上撫摸起來,借幫我洗澡之名,行「非禮」之實,不停地套弄我那一直都沒軟下來的大雞巴,弄得它越來越脹,像衝天炮似的「直指青天」。

媽媽一把抓住說:「怎麼比「破身」時更粗大了?等會兒你會把我們兩個肏死的」。

「還不是在妹妹你那騷水中泡大的嗎。」姨媽取笑媽媽。

「去你的,要說是泡大了也只能是剛才在你的騷水中泡大的,要不然,怎麼會說比破身時更粗大?那說明是剛剛才泡大的,要是在我的水兒中泡大的,都泡了一個月了,早就該大了,會等到現在?」媽媽奮起反擊。

姨媽另找突破口:「是你給你兒子「破身」的?你這個當親媽媽的怎麼什麼都管呀,連兒子破身也親自操做?怎麼破的?用什麼破的?讓我看看哪裡破了?」

「去你的,姐姐,光欺負妹妹! 我就知道你會看不起我,會說我們母子亂倫,唉,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讓你來會寶貝了,那樣你就不會瞧不起我了。好心讓你享受,救你出苦海,卻落了個這下場! 」媽媽憤憤不平。

「好妹妹,姐姐是和你逗著玩呢,不要生氣呀。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呢?要說你亂倫,難道我和寶貝這不是亂倫嗎?我雖不像你是他的親生的媽,可我也是他父親的妻子,是他的大媽,也算是他的媽,更重要的是,我是他的嫡親姨媽,和他有直系的血緣關係,能和他肏屄嗎?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我們兩個救出苦海,這精神讓我佩服極了,你得到快樂後,並不獨吞,設法讓我和寶貝兒相會,讓我也得到了享受,解脫了我十多年的煎熬,我謝你還來不及,怎麼會瞧不起你呢?」姨媽真誠地對媽媽說。

「我錯怪姐姐了,對不起。從今以後,我們一定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千萬不要再錯過了。」媽也真誠地說,兩人相對而笑,兩雙玉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姨媽又轉移話題:「你說他的雞巴比破身時更粗大了,我看確實是太大了,簡直是個龐然大物,要不這樣好了,我們來量量寶貝兒的寶貝,看看到底有多大,好不好?省得咱們屄都讓他肏了,還不知道他用來肏咱們的雞巴有多大,那多沒意思?」姨媽總有一些讓人出乎意料的主意。

媽媽也童心大起,拍手讚同,並起身去外屋中取來了一把尺子,她們就真的量了起來,兩個人量得是那麼認真,像搞什麼科學研究一樣,生怕出一點錯。

「哇! 竟有八寸一分長! 」姨媽首先喊道。

「呀! 直徑一寸半粗。寶貝兒,你這孩子怎麼長了個這麼大的怪物?真怕人! 」媽媽也訝聲喊道。

她們兩人口中喊著怕,其實一點也不怕,要不然兩人怎會這麼愛我呢?媽媽故意逗我,給我出難題,其實她這樣說,一方面是為了增進我和姨媽的感情和關係,另一方面也怕姨媽怪罪我讓她吮吮雞巴也要先請示請示媽媽。

我說:「這還不容易?本來就能、也應該叫媽嘛因為姨媽也是我爸爸的妻子嘛! 好,我叫:媽,我的親媽──」

「哎,我的乖兒子! 」姨媽也心安理得地答應了,我們三人都笑了起來。從那以後,我和姨媽在床上也就母子相稱了。

「媽,你願意吮兒子的雞巴嗎?」我問姨媽。

「太願意了,媽求之不得呢,你媽說我早就給你吮過是不錯,不過那時候你太小,我給你吮的不過癮,我自己也不過癮,別多說了,快讓媽給你吮吮吧」。

姨媽張口湊了上去,先是舔舐我的龜頭、***,接著連陰囊、***都沒逃過她的柔唇和香舌,舔、吮、套、咬、吸,弄得我幾乎升天,我也沒冷落我真正的親媽,伸手在她的「要害部位」流連不止,美得她嬌喘不已。

「姨媽,不,媽,你的小口真好,真會吸,弄得兒子美死了。

」我配合姨媽的吞吐挺動著,大龜頭偶爾往她咽喉深處捅兩下。

「真過癮,比那時吮你那小傢夥兒爽上一百倍! 好啦,乖兒子,來乾媽媽的屄吧,媽受不了了。」姨媽吐出我的雞巴說。

我走出浴池,來到姨媽身後,她也從池邊下來,自動彎下腰,雙手扶著浴池沿,豐滿的玉臀高高翹起,紅通通的花瓣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用手撥開姨媽的花瓣,將大雞巴夾在她的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間來回撥動,並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輕輕磨擦,逗得她淫水直流,春心大動,屁股猛往後頂,口中浪叫著:「好兒子,別逗媽了……妹妹,快管管咱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