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舒服的呻吟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5)

母親脫掉了上衣和胸罩,露出的兩顆渾圓飽滿的乳房,並且將草莓果醬塗在乳房上。光是看見母親的雙乳,就讓我有狠狠吸上一口的衝動,更何況還塗上的可口的果醬!我不禁為自己的好點子讚美。

我的舌頭,像只貪婪的水蛭,緊緊吸附在母親的乳房上,我順著乳房完美的弧線,舔舐著含有乳香的果醬……

「嗯……嗯……」

母親發出舒服的呻吟,享受著胸前傳來陣陣的酥麻快感。我輕輕的含住了母親勃起的乳頭,用牙齒輕咬、用舌頭挑弄、用雙唇擠壓、用口腔吸吮……一連串的玩弄,讓母親開始有些亢奮。

「嗯……像個小貝比……吸媽媽的奶奶……」

舔完了母親的乳頭,這回換我了。我將土司串在勃起的肉棒上,並且在龜頭上塗滿了果醬,有趣的模樣讓母親也不禁發笑。

「這叫香腸三明治,很好吃喔!」

母親毫不考慮的將土司和我的肉棒一同含進口中,一邊咀嚼著麵包還一邊舔著龜頭上的果醬,一摩擦之下,興奮的幾乎讓我差點射了精。

「換你了,媽媽,接下來,就請你先脫下褲子吧。」

「你該不會是想……」

「放心,我會遵守承諾的,只是想借媽媽下面玩今天的遊戲。」

母親一臉疑惑,但還是脫下了裙子和內褲,一絲不掛的母親躺在床上,像只待宰的羔羊,我要她先夾緊雙腳,然後將冰冷的果汁倒在她私處的凹陷處。以母親的下體當杯子,我真是太聰明了!

冰冷的果汁讓母親打個冷顫,然後,我像小狗喝水一般趴在母親胯下,猛舔著兩胯凹處的果汁……

「滋……滋……滋……」

舌尖不停的划過母親的陰戶,冰冷的液體也不斷的從她緊夾的雙腿間滲漏到陰唇里……,終於,母親忍不住的張開雙腿,果汁弄濕了床單,但我仍不放棄,緊舔著沾在母親陰唇上的殘渣……

「喔……別……別這樣……」

但母親並未阻止,相反的,雙腿越張越開,我所幸大大方方的用手指撐開母親的陰唇,猛舔著她那紅腫的兩片恥肉。

「小寶貝……果汁……還好喝嗎……?」

「真是人間美味……我還要……」

舌尖遊走肉縫之間,我用口封住了母親整個陰門,吸吮著殘留在陰道內的汁液,一股帶有果汁酸味、尿液騷味和幾根母親陰毛的液體被咽進了我的喉嚨,我也真正的嘗到了所謂「母親的滋味」。

「媽媽……你也和我一塊吃吧……」

我將身體轉了方向,母親躺在床上,而我卻頭下腳上的的壓在母親身上,採用69的姿勢和母親相互口交,直到彼此都泄了精為止。第二章 玩具

一連和母親玩了將近半個月沒有性的性遊戲,每到緊要關頭,母親總會用手淫或口交來讓我射精了事,但逐漸的,這樣子的遊戲已經讓我感到厭煩和掃興,於是,另一個邪惡的預謀又在我腦海中升起……

「媽,你有這麼多有趣的玩具,要怎麼玩,能不能讓我開開眼界?」

母親一聽,顯得有些不悅。

「這都是那個男人用來折磨我的刑具,一點也不好玩。」

「你可就錯了,東西本身是無辜的,要看用的人是誰而決定。就像性交能讓女人痛不欲生,也可以讓女人慾仙欲死是一樣的道理。」

母親知道我伶牙俐齒,儘管她心中仍有些不願,但最後還是在我苦苦哀求之下,答應在我眼前表演如何用電動假陽具來自慰。

一根做得微妙微俏的黑色塑膠假陽具,大小卻比一般陽具要粗上許多。母親一轉動開關,假陽具便「吱吱」的轉動了起來,放在手心,還能感覺到陣陣的酥麻。

要母親當著兒子的面用假陽具自慰,這可是比裸奔還更令母親害羞,畢竟自慰是屬於私下的個人行為,如今變成了表演,母親可鼓足了勇氣。

我斜倚在床頭,母親則背對著我,依偎在我身上。我將雙手伸進母親的上衣里,隔著上衣解開了母親的胸罩,為了醞釀母親的情緒,我得一邊愛撫著母親的乳房,刺激她的乳頭。

一陣撫摸之後,母親漸漸有了感覺。她閉起了雙眼,呼吸顯得有些急促。之後,她緩緩張開雙腿,將假陽具隔著內褲按壓在陰戶上。

透過假陽具震動的刺激,母親的內褲開始濕濡,污漬漸漸地在內褲上暈開,我知道母親的愛液已經泛濫,一邊咬著母親的耳朵一邊催促她趕快行動。

母親並沒有如預期先脫下內褲,而是將內褲往一旁拉開,露出泛紅的陰唇,調整好位置之後,便緩緩的將假陽具插進自己的水濂洞中……

「媽媽……舒服嗎……?」

母親點點頭,顯得十分陶醉。

「我說得對吧?同樣的東西,還是可以讓人十分愉快的。」

母親緩緩地抽動了幾下,淫水在抽送間從陰道中溢了出來,連床單都被弄濕了。由於假陽具和真肉棒是不同的,光是靠這馬達的震動就足以讓女人瘋狂,但為了看到更刺激的畫面,我又從母親的玩具箱中拿出了一串大小不一珠子。

「媽,這東西怎麼玩?」

我明知故問,媽媽臉一紅,要我別去動它,但我堅持要問,母親只好說了。

「那是……塞……塞屁眼的……」

「也讓我看看吧!好不好?媽媽?」

由於假陽具還在母親的陰道中不斷震動著,一陣陣酥麻讓母親的身體整個亢奮起來,向來最為她所厭惡的串珠,如今也成了想嘗試的玩物。

她轉了個身,趴在床上,俏起渾圓的屁股,當然,假陽具還插著。我先舔了舔母親的屁眼,讓它得以滋潤,然後將第一顆串珠塞進母親屁眼裡……

「嗯……嗯……」

母親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但隨即又被亢奮的神情所取代,串珠有大有小,一顆顆的被塞進母親的肛門中,然後緩緩的將串珠拉出、再塞、再拉……如此來來回回不下數十次,母親在小穴與屁眼的雙重刺激下,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受,那皆從前讓她深惡痛絕的淫具,如今卻變得如此的可愛!

「讓我為媽媽服務吧!」

我接過母親手上的假陽具,將馬達的轉速開到最大,猛力的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你饒了我吧……我快不行了……我要丟了……」

母親的淫水猶如洪水潰堤般從穴中湧出,我急忙抽出假陽具,像只黑熊舔舐著樹洞中的蜜汁……此刻,母親如昏死般躺臥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我知道她正徜徉在無邊的高潮中……第三章 設計

其實,之所以想要不斷的想出奇怪的點子和母親大玩性遊戲,我是別有居心的。母親不是個淫蕩的女人,正如所曾經說過的,在某方面,母親甚至稱得上是個保守的中國女性,之所以有今日,全都要怪罪兩個男人,一個是父親、一個則是母親的情夫。

從母親再度出現在我生命中開始,我早已在心中默許,要用我的身體來解放母親的靈魂。和母親進一個月以來的親密接觸,我始終守著對母親的承諾,只玩性遊戲,卻無法真正做愛。但更令我痛苦的事,明知道母親也需要男人,但卻眼睜睜看著她因為血緣與倫常的關係而強忍住瀕臨潰堤的情慾。

和母親大玩性遊戲,雖然多少可以紓解我們母子的衝動,但最終的目的,其實是想藉此來徹底瓦解母親的心防。

「去逛街吧。」

母親身穿純白的緊身無袖背心和短窄群,刻意一身年輕的裝扮,要讓我們母子走在街巷向對真正的情侶,母親的用心,可見一斑。

「我說媽,你每隔兩天就要我陪你逛街一回,但我們要不是買衣服就是看電影,好像有些無聊,不如到海邊走走吧。」

母親自從離婚之後,除了逛街,不曾有過第二種休閒生活。我的提議,母親毫不考慮的答應了,於是我們搭上往淡水公車。

由於不是假日,車上的乘客並不多,我拉著母親做到最後一排,因為我曾經幻想過在公共場合與女人做愛,公車便是其中之一,但今天我卻想跟母親玩個遊戲。

車程大約要一個多小時,車子剛開動沒多久,我便將手伸進母裙內。

「小寶……別在這個時候……」

「反正又沒人看見。」

「車上還有其他人。」

「這樣才夠刺激,不是嗎?」

手指隔著薄薄的三角褲不停的摳弄著母親的陰部,指尖一用力,母親柔軟溫潤的陰唇像兩片海綿般緊緊的將指頭包裹住。

「……嗯……」

母親強忍住興奮,只怕被鄰座的其他乘客發現。但身體的反應卻是如此的激烈,滾滾的淫水從體內湧出,不一會兒,整件三角褲已經濕了大半。

「把內褲脫下來吧。」

「什麼?現在?」

母親遲疑了一下,但她看我堅決的眼神,知道我並非和她開玩笑。

「為什麼要現在脫……不好吧……」

「我想讓媽媽體驗一下什麼叫危險的快感。」

「危險的快感?」

我向母親解釋,車上是一個開放的空間,而今天,她又穿了一件短得不能再短、並糗隨時都有可能穿幫的小短裙,如果在這個時候,裙子底下一絲不掛、暴露在眾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私處隨時都有被陌生人窺視的危險,當人們處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

母親雖然似懂非懂,但光是在車上幫她愛撫、又要她在車上脫下三角褲,就已經夠讓她臉紅心跳了。於是母親戰戰兢兢的將三角褲脫了下來,塞進包包里。

「坐到中間的位子,那裡正對著上下車的人。」

母親一雙修長雪白的小腿,經常引來其他男乘客的側目,母親似乎也注意到了,再想到此刻的小窄裙下已是空蕩蕩的一片,更讓她從頭到尾夾緊著雙腿。

我看著母親羞紅的臉頰、以及顫抖的雙腿,可一想見母親心中的難為情,但相對的,這種被發現的快感,也是難以言諭的。下車時,我甚至在母親剛剛的座位上發覺一灘水漬,是汗水、尿水、還是淫水?已經不重要了。

「剛剛車上實在嚇死人了,都是你,想出什麼餿點子,害我心臟都快蹦出來了。」

「但話說回來,那種感覺還夠刺激吧?!」

母親不答話,故意岔開話題,但一切都明白了。

「媽媽,既然要刺激,待會還有讓你更刺激的東西!」

我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玩具,是一個最新出品的無線遙控震盪器,它與一般俗稱「跳蛋」的震盪器沒有兩樣,唯一的差別在於震盪器的遙控器是無線的,而且就掌握我在我手中。

「媽媽,請你將這個小東西塞進身體里。」

「什麼……現在……」

母親緊張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幸好這一帶海邊並沒有太多人潮,我用身上的外套替母親稍微遮了一下,母親儘管有些不願意與不悅,但還是很快的將它塞進陰道內,然後整好裙擺。

「現在,我們到人多的地方逛一逛。」

我拉著母親往大街上人潮擁擠的地方走,當來到大街上時,我啟動了震盪器的馬達開關,煞時間,震盪器仿佛發狂般動了起來,由於整顆震盪器塞在母親陰道中,母親差點被突如其來的刺激下得當街失態。

「這……這是怎麼回事……快……把它關掉……嗯嗯……」

「媽媽,感覺還不錯吧?」

我像戲弄小孩般戲耍著母親,儘管震盪器陣得母親全身發麻,但偏偏又不能將它取出,母親又氣有惱,但也只能任由我擺布,強忍著!

「自然點,你看,旁邊的人都覺得你有些不對勁,可別被外人發現才好。」

「小寶真壞……只會想壞點子……整媽媽……」

「你看看自己的腿,絲襪都被愛液弄濕了。」

在震盪器的刺激下,母親的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泄而出,再加上身處在人群之中,讓她進退不得,困窘的情況,更勝於剛剛在車上。

母親終於忍耐不住,沖向路邊的公共廁所,不一會兒,母親從廁所里走了出來,交給了我一顆濕淋淋、黏答答的震盪器,表情似乎有些生氣。

「夠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了,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或許今天是玩得過火了點,但我所預期的目的卻已經達到了。讓母親充分的享受到什麼叫快感,這或許能讓早日點燃她熄滅已久的慾火。第四章 誘姦

「你不是小寶嗎?還記得我嗎?我是小娟呀!」

小娟是我的國中同學,也是我的初戀情人,無意間在大街上相遇,令我感到意外。小娟是個個性活潑的女孩,也由於太過愛玩,交上了許多壞朋友,經常和男人勾三撘四的,這也是我與她分手了理由。

「這麼久不見,你現在在做什麼?」

「酒店當公主。」

她會去當公主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她從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上過她的男人又豈止上百?而我的第一次,也是拜小娟所賜。

小娟的出現,讓我靈光一閃,突然間,一個點子出現在腦海。

「小娟,念在我們是老情人的份上,請你幫我一個忙。」

「說吧!」

「和我做愛!一次就好了。」

雖然做愛對小娟而言是家常便飯,但老情人一見面就要求做愛卻也讓她嚇了一跳,一時之間不置可否。

「放心,不會讓你白做的,辦完事,我會包個紅包給你。」

「沒想到你這麼需要。」

「我有我的理由,希望你別追問。」

「好吧,看在錢的份上,我姑且答應。」

我約了小娟明天到家中辦事,並告訴她我會事先之開母親,以方便行事。但事實上我另有安排,因為母親的日常作息,早在我掌握我之中,而我選的時間,正是母親從外頭回到家中的時刻!因為我要讓母親親眼見到這一幕。

小娟依約而來,看見美麗的別墅、寬闊的房間,讓她羨慕不已。

「沒想到你家那麼漂亮。」

「這是我媽媽的房子。」

我塞給了小娟一個大紅包,小娟高興的何不攏嘴。我告訴她,今天我要的事一個「淫女」,十足淫蕩的女人,就算演戲也罷,但待會做愛的時候,我要求她要盡情的叫春、瘋狂的搖擺……

「沒想到看起來乖乖牌的小寶也喜歡這味!沒問題,我本來就是個淫女!」

於是,我們甚至連前戲都省略了,一上床就開始做愛。

小娟接客無數,為應付個是各樣的客人,她早已學會各種技巧,而演技也跟她的性技一樣精采,叫春的聲音,甚至可以掀起屋頂。

我躺在床上,小娟則跨坐在我身上,女上男下的姿勢乃是由女方掌控全局,小娟不停的狂擺著柳腰,小淫臀一會兒上、一會而下、一下子前、一下子後的轉個不停,我只需要靜靜的躺在那而,盡職的小娟就已經能搞得我欲先欲死!

大門的聲音響起,我知道母親正走進屋子,小娟正在忘情的搖擺著,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叫……較大聲一點!你這個小蕩婦……你叫越大聲,就讓我越興奮!」

小娟演技果然一流,忘情放聲大叫呻吟,光是聽就能讓男人銷魂蝕骨。

我一直仔細的留意著門外的動靜,小娟的呻吟足以讓屋外的人也聽見,母親自然聽得到,為了一探究竟,她一定會來到房前……

果然,我的房門被緩緩的推開一道門縫,站在房門外的除了母親還會有誰?媽媽,你仔細看了,這一場精采的表演,全都是為了你!

「趴下!你這隻淫蕩的小母狗!我要從後面肏你的屄,搞到你昏死為止。」

「干我吧!狠狠的干我吧!我下賤!淫水都快滿了……」

小娟趴在枕頭上,翹起了圓潤的小屁股,股間那道已經被乾得發紅髮腫的小淫穴依舊魅力十足,正等待著我的蹂躪。

剛才在小娟的一番猛干之後,早已射了兩次,但為了母親,我也只有豁出去了,儘管陽具已經乾的有些疼痛,但我還是抓住小娟的屁股猛力的抽插,就連原本以為只是隨便玩玩的小娟也對我的強和感到有些意外。

「啊啊啊……小寶……真的長大了……好威猛……乾得我……好舒服……」

就這樣,我又抽插了將盡十分鐘,直到第三次射精之後,小二哥再也站不起來了。這期間,我有不時的留意門外的情形,發現母親一直守在門外偷看,如此一來,我便大公告成了。

「小寶真厲害,這麼久以來,你是我遇上第一個讓我高潮的男人。」

小娟將紅包塞還給我,並且意猶未盡的摟著我不肯放手。

「紅包還給你,希望你偶爾還會想起我,我的小穴永遠為小寶而開。」

「你放心好了,哪天我一定要肏得你連爹娘是誰都認不得。」

我撫弄著小娟那對不算豐滿的奶子,而她則用嘴舔乾淨我陽具上殘留的精液後,才依依不捨的穿衣離去。

送走小娟之後,母親突然從客廳出現,帶著鐵青的臉瞪著我看。

「你最好給我也個合理的解釋。」

料下這句話之後,一場母子之間的對質即將展開。第五章 動搖

「還記得那天在教堂里,你信誓旦旦的對我說過什麼話?」

母親緊握住雙拳,兩眼似乎就快噴出火光。

「你背叛我!背叛媽媽!背叛你的愛人!」

「我是背叛你,但有沒有問過我的感受?」

「我為你做的難道還不夠多嗎?身為你的母親,還得兼當你的愛人。」

「這算哪門子愛人!如果剛剛的情景你都見到的話,那才叫做愛人。她讓我銷魂、讓我快樂,而媽媽你呢?你曾讓我如此快樂過嗎?」

「我……我們說好的……不能夠……」

「不,不是這樣的,你也說過,在你『答應』之前,我必須安分,我也遵守了你的要求,但你卻遲遲不肯答應我的要求,這不公平。」

「媽有媽的苦衷。」

「我也有我的。男人不能過只有愛而沒有性的生活,這事實難道媽媽你不知道嗎?」

「母子是不能……我已經儘量滿足你了,而那是我的極限……」

「極限?你祇是不願放棄做我母親的身份而已。要媽媽當我的愛人,就是希望媽媽把我當成真正的男人看待,而不是長不大的兒子。」

「夠了!不要再說了!」

母親摀著雙耳,哭泣的奔向房裡。或許這一招用的有些太猛,一時沒有考慮到其實母親的心是很脆弱的。我不禁也有些內疚。

一整天過去了,母親連房門也不肯出,好幾次到母親的房門外傾聽房內的聲音,房裡靜得可怕,真希望母親不要做出時麼傻事才好,但在這節骨眼上,我有不能拆穿自己的把戲,真是讓我進退維谷。

「媽媽既然這麼堅持,我看,我們的愛人遊戲就到此為止吧!從今以後,我還是你的兒子、你還是我的媽媽。」

想不到先退步的竟然是自己!我隔個房門說出自己的想法,目的只是要終止母親對我的冷戰,想不到話一說完,母親的房門竟然主動打開了。

哭紅的雙眼、一天未盡時而消瘦的臉,看了我好心疼,我人不住抱著母親痛哭了起來。

「媽……對不起,都是我任性……請你原諒我……」

母親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像是在安慰受傷的小羊。

「別再說了,媽已經想通了,這些年來,我不曾做個好母親細心的照顧你,又怎麼有資格在這個時候跟你擺什麼母親的架子呢?」

母親的話語帶玄機,但一時之間,我還不太敢確定自己的推斷。

「媽媽永遠是媽媽,但和你玩愛人遊戲的這短短一個月時間,卻讓媽媽真正感受到做一個女人、甚至是一個被愛的情人的快樂,這都愛謝謝你。」

「媽媽也讓我體會到做男人的快樂。」

母親搖搖頭,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說。

「就如你所說的,男人不能過有愛無性的生活,剛開始,我以為這只是一場遊戲,不過現在,一切都已經變成真實了。」

「媽媽是說……要繼續當我的愛人?」

母親堅毅的點點頭。

「百分之百的愛人,包括我的心、和我的身體……」

我真不敢相信母親就這麼屈服了!是自己聰明,還是母親太過脆弱?不過那已經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媽媽的第一次,可不能隨隨便便就給你。還記得教堂後的涼亭嗎?那個遊戲開始的地方。遊戲從什麼地方開始,就要從什麼地方結束。」

「那……結束之後呢?」

母親臉上路出詭異的笑容,讓我陷入無邊的想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