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落難記6

2016-10-30     WoKao     檢舉     收藏 (33)

見黃蓉那凸起的陰蒂,趙致敬輕輕彈了一下那小巧的銀鈴,帶起一陣清脆的鈴音。

哼……"黃蓉立即感到一陣激烈的脹麻自肉豆上傳來,美麗的身子震了一下。

"不……不要……"她顫泣的撐起上身。

"沒想到黃幫主還喜歡這樣的首飾啊,還挺新潮那,一定是呂大人所送吧""讓趙公子見笑了,呵呵""賤人,在地上爬幾圈吧,我和趙公子要喝幾杯"呂文德臉上閃過一抹陰險的笑容,拉起她的手臂扶她站起來,黃蓉夾著修長的雙腿,步履蹣跚的被呂文德帶著朝臥室另一頭走去。

從這頭到那頭約沒多久,雪白的腳ㄚ虛浮的踩在特製的鞋裡,吃力的踏在柔軟的長毛地毯上,黃蓉甚至聽得到自己強烈的心跳聲她赤身裸體、乳尖和下體還綴著銀鈴,陰蒂被線系住,嚴重的充血使得走路時磨擦感十分強烈,恥縫上端的部位麻麻脹脹的很不舒服,如果動得激烈一點,兩腿就會差點軟下去。

雖然她邊走邊轉頭用乞憐的眼神看著呂文德,希望他會突然可憐她而放她回去,但呂文德卻看都不看她一眼,一直抓著她的臂膀走到盡頭。

"好了!接下來我也不能再陪你了,我和趙公子就在那一頭等你爬回來。記住!用爬的……"呂文德放開她的手臂輕聲說道。

"不……你陪我……"黃蓉忍不住輕喊出來,要是平常她真恨不得永遠不要再見到這個衣冠禽獸,但是此刻卻對他産生強烈的依存感,因爲身上連一塊遮羞的布都沒有,極度的不安使她渴望有人陪。

"噓……反正你一定要爬回來,別想用走的,如果敢站起來,後果嗎……"呂文德細聲的警告她"怎麽辦……只好快點爬……"她心想著,雖然前面的路那麽長,手腳都在發抖,當她鼓起勇氣向前爬出一大步,只猛然感到陰核一陣劇麻!

"呀……"忍不住張大嘴從喉嚨發出哀鳴,那比米粒還小的肉豆仿佛有控制全身神經的能力,麻痹迅速蔓延開來,手腿不聽使喚的軟下去。她整個人趴在地上抽搐

原來另一頭的趙致敬已經搖起一個和黃蓉陰蒂上同樣的鈴鐺,子母感應,當黃蓉爬行時,鈴鐺跳動撤動細線,細線就會無情的咬扯另一端的陰核,這樣一距離簡直和天邊海角一樣長。

"嗚……"肉體承受了極端的折磨黃蓉實在沒有勇氣再爬第二步,她也不敢站起來,因爲呂文德一直在對面看她!

"不管多痛苦!我還是要爬回去……"黃蓉抓了一撮頭發咬在嘴裡,撐起上半身慢慢的挪動手和腳膝蓋讓自己前進。

趙致敬一邊在對面一邊喝著就,一邊時不時搖一下手中鈴鐺"唔……"陰核還是傳來難以忍受的脹麻,腳心都快抽筋了、關節也失去力氣,但有了心理準備後已不像第一次那樣差點倒地起不來,她流著淚咬著發束、辛苦而小心的像前挪動,一次只能前進一點點,汗珠已經布滿雪白的背脊。爬著爬著,尿又沿著大腿根一直淌下來,昏天暗地也不知過了多久,黃蓉轉頭看時只離起點沒多遠,她爬過的地方留下濕濕的一條痕跡!充血的肉豆又麻又癢!

"嗯……"她試著輕扭屁股看是不是能讓自己松脫,但是搞得滿頭大汗體力虛脫都沒達到效果。

"不……不行……再下去……我會沒力氣……那裡愈來愈麻了……"……

趙致敬和呂文德邊吃邊看黃蓉向狗一樣的爬來爬去。

趙致敬喝得差不多了,要品償美味了"爬到這邊來……"趙致敬十分得意,看到黃蓉趴在地上屈辱的樣子,趙致敬滿足地命令黃蓉爬到他的面前。

黃蓉不知這個變態的家夥要做什麽,又驚又怕。

"好,轉過來,屁股向著我……""啊,做什麽……"黃蓉強忍羞辱,象狗一樣趴著,把成熟豐滿的臀部向著趙致敬高高翹起。

趙致敬站起身慢慢的走近,面對黃蓉誘人的臀部不禁咽了口口水,臀部豐滿肥翹,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氣味很特別呀……"趙致敬把鼻子湊到黃蓉那臀部深深地吸了口氣,一邊回味一邊自言自語。

"嘿嘿……真是極品。"趙致敬一邊撫摸著黃蓉豐滿的臀部一邊贊歎道。

"嗯……夠肥,肉夠厚……"趙致敬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黃蓉臀部雪白的肉里。

趙致敬一雙大手肆意地抓捏著黃蓉肥碩的臀部,仔細觀賞著她那精緻絕倫的肛菊,黃蓉的深色的肛門隱藏在臀縫深處,趙致敬用手指在黃蓉那微微隆起的肛門上作著圓周磨擦,好象在對它的主人說:"怎麽樣?舒服嗎?身上最難於示人的排便器官被這樣玩弄-趙致敬下流的玩弄令黃蓉羞得無地自容,以往的種種尊嚴和自信在這一刻已被徹底粉碎。

"操!屁眼還挺緊的嗎?郭夫人,郭靖一定沒操過你這里嗎?……"趙致敬無比下流地問道。

"這個男人真是惡心之極,上天爲什麽要讓我落在這樣的人手裡……啊!"黃蓉突然聽到這麽下流露骨的髒話,臉騰地紅起來。

"那我今開就來個越俎代孢,給你開苞……嘿嘿……"趙致敬見黃蓉不作聲,猛的把黃蓉的屁股扳開,將一口唾液猛吐在黃蓉的屁眼上,黃蓉一聲驚叫,還沒來得及反應,趙致敬已經把他粗大的中指硬生生地插進去了一節。

黃蓉驚恐萬分,掙扎著扭動下體想要躲避這惡心的侵襲,趙致敬見狀,揮動另一隻手狠狠地拍在黃蓉肥腴的臀肉上,"啪……啪……"直打得黃蓉連聲叫痛,臀部每打一下她的頭就仰起一次。

"給我老實點,否則有你好受的……"趙致敬邊說,邊把手指往黃蓉的肛門里塞,肛門突然受到異物的入侵産生反射性的收縮,括約肌有力地鉗住了入侵的手指。

"嘿嘿……郭夫人……你夾得我好緊啊……"趙致敬不懷好意地譏笑著。

黃蓉聽了臉一紅,馬上感到不對,她不得不放鬆身體。此刻,趙致敬邪笑著把剩下的半節手指全部插進了她的肛門里。

"怎麽樣,漲嗎?"趙致敬下流地問著黃蓉,同時手指開始轉動著磨擦著黃蓉的肛門內壁。

"啊……畜牲……"黃蓉在心裡詛咒這個下流無恥的男人,肛門里火辣辣的灼痛,又酸又漲。

"不要……求求你……不要了……啊……"趙致敬的手指不斷在黃蓉的直腸深處挖弄,痛得黃蓉哭著連聲求饒。

"嘿嘿……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趙致敬滿足地從黃蓉肛門里抽出手指,仔細地端詳了一會放到鼻子前聞聞。

"唔……提前弄乾淨了黃蓉已經聽不清趙致敬的說話了,惡夢般的一切仍她覺得好象活在地獄。

"好了,現在到你爲我服務的時間啦……一會叫你真正爽過來,給我捶捶腿。

"趙致敬坐在椅子上,將兩腿擔在了腳墩上。

"……"黃蓉心裡泛起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她跪行到趙致敬身旁,捏起美人拳,輕輕捶起來。

忽然,黃蓉感到趙致敬正在用手撫摸著她的秀發。她沒敢動,繼續捶著趙致敬的腿,她感到害怕,作爲一個女人,她知道接下來即將要發生的事情。趙致敬手越來越放肆,已經撫摸起她的粉頸了。黃蓉的臉羞紅了,她畢竟知道廉恥,可是她卻不敢抗拒。她慢慢擡起頭,瞟了趙致敬一眼,然後垂下眼簾,繼續捶腿。

趙致敬看出黃蓉的畏懼,更加有恃無恐,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黃蓉嬌美的下巴,迫使她轉臉仰頭,面向自己。

"不錯!你很聽話,不過要保持下去知道嗎?"趙致敬微笑的看著黃蓉。

"嗯……"黃蓉微微點了點頭,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回答著。她無措地繼續捶著趙致敬的腿,趙致敬不放手,她也不敢躲避,眼裡充滿了哀怨。

"你真漂亮!……會按摩腳嗎?聽說你給呂大人做過,今天我也享受一下"趙致敬用拇指撫弄著黃蓉的下巴。黃蓉不敢躲避,也不敢停止捶腿。

黃蓉把趙致敬的一隻腳捧起來,放到膝蓋上,慢慢地按摩起來。

"嗯!很舒服!你今天要好好的給我按摩一下,聽見沒有?……""嗯!…

…"黃蓉輕輕回答。一隻腳按完了,該另一隻腳。兩只都按完了,可是趙致敬卻沒有要把腳放下的意思。黃蓉只好把他的兩只大腳捧在膝蓋上。

"郭夫人,你這里可真軟呀!……"趙致敬用腳趾勾弄著黃蓉的乳峰。

"……"黃蓉羞得滿面通紅,不知該怎樣回答。

"過來!再靠近一些!……"趙致敬眯著眼睛,溫和地命令。

"這……不……"黃蓉羞辱的搖了搖頭。

"怎麽?又不聽話了是嗎?……""不……我……"黃蓉無奈的將身體往前挪了挪,把一對豐滿細膩的乳房擠壓在了趙致敬的腳掌上。

"哦!……對!……就這樣…很好!……再好好揉一揉!……"趙致敬感覺從腳掌心傳來一股麻痹的電流,很是舒服。

黃蓉沒有辦法只好含羞忍辱,用一對乳房慢慢摩壓著趙致敬的腳掌。

"這……這可叫我怎麽見人吶?……"黃蓉感到非常羞恥。自己竟然用赤裸的乳房給男人按腳!她內心戰栗,但卻不得不服從。隨著乳房不斷地摩挲,漸漸的她周身燥熱起來。

"哦……嗯……"黃蓉強忍著從乳房傳來的興奮的刺激,但摩壓的力度卻不自覺地加重了。她感到渾身都在發火。

*1368301

*

*368331

**1210*36831

*

25

本打算明天更新的,可睡不著,就寫了點,好久沒更新了,愧對大家啊今天多寫了點,感覺寫的一般啊,別見怪,剛拔牙,亂的很,希望大家諒解很多原來想好的情節都沒寫好,對不起了

"郭夫人,你給我弄得好舒服啊,我也要送一份大禮給你"趙致敬說完從凳子上收回腳,把黃蓉拖到呂文德那張大床邊"呂大人,今天讓你見識一下名滿天下的黃女俠的武功"趙致敬說完把黃蓉推倒在床上他把黃蓉的雙腿高高擡起,然後壓在她胸前的乳房上。然後把雙腿搬到黃蓉腦後,交叉放好,用絲帶幫好,這樣黃蓉就成了一個球形,只有雙手露於外面,黃蓉粉紅的陰道和雪白的臀部就立刻展現在了趙致敬的面前。

"你要干什麽"黃蓉感覺萬分恐懼"呂大人,這就叫三洞任采球,有意思吧"呂文德一直在旁邊看著,見此時的黃蓉這就北弄成一個球形,由上到下依次排列著嘴,小穴,菊花三個洞,再看黃蓉那渾身猶如無骨一樣的柔軟不禁大感興奮"妙,妙,妙,沒想到趙公子還有這一招啊""那裡,要不是黃女俠武藝超群,一般人還作不出來那""哈哈"趙致敬把黃蓉雙乳從腿的縫隙中抽出,黃蓉那本就十分巨大的豪乳被她自己的雙腿緊緊擠在一起。

"郭夫人,今天我要讓你親眼看見自己是如何被我破處的。哈哈""郭夫人,自己分開臀部把"趙致敬說完在黃蓉陰蒂上的銀鈴上彈了一下,黃蓉頓時猶如電擊黃蓉不得不按趙致敬說得去做,用手分開自己的雙臀"用力……分開一點……

"趙致敬伸出手掌抽打著黃蓉那雪白無暇的臀肌。

"啊……啊……"黃蓉被打得叫出來,身子連連顫動。

黃蓉的陰唇由於充血,紅豔豔的,象鮮花一樣綻開,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陰道口,肛門像一朵可愛的小菊花,那纖弱的肛紋是如此的秀美,開合間是那麽惹人喜愛。她粉紅色的陰道緊緊的收縮著,一圈放射狀的細紋沿著陰道的中心向外輻射著。

"很好……"趙致敬滿意地點點頭趙致敬開始了進攻,他的嘴和舌沿著黃蓉的陰部順流直下,劃過會陰處直取陰蒂。

"嗚……給……給我……嗚……求求……你……"難熬的酸癢使黃蓉忍不住又哀求起來,趙致敬用力的舔著毫不留情。只見他那長長的舌頭,仿佛一把小小的肉劍刺著黃蓉的陰部。

"ㄠ……噢!……"黃蓉十根腳趾頭全都夾緊、渾身不斷的痙攣著,她不由自主的強烈的收縮著陰道,她感覺體內有無數道電流在竄行,漸漸的她想不起任何事,一股脹麻要從體內泄出來,她只能咬著唇、從喉嚨深處用力發出愉悅的呻吟。

黃蓉的陰道收縮得越緊趙致敬進攻得就越猛。最後只見黃蓉的菊花中收縮出了一個小小的肉球。好象是花一樣紅紅的。而趙致敬在一翻進攻之又改變了戰術他的舌頭離開了黃蓉的陰道中心,沿著陰道的中心那放射狀的紋理一遍一遍的向外舔刷。這種舔刷給黃蓉帶來了舒爽和放鬆,淫水在她陰道周圍流淌著。陰道內的干棗受到淫水的刺激,立刻膨脹起來。

此時趙致敬早已將陽具從庫內取出,他的陽具其實只是男人中的中上等貨色,龜頭比陽具根部略粗一點,大小沒法和呂文德的比,但也是比郭靖那筷子粗細的雞巴強多了,趙致敬這樣大小粗細的陽物卻是玩女子後庭的最佳貨色了。

趙致敬扶住自己宛如小雞蛋般粗的龜頭頂住了黃蓉的後庭菊花"噗吱……"趙致敬的陰莖頂撞著黃蓉的菊花紋。

"啊……那裡……不……嗚……"強烈的疼痛使半昏沈的黃蓉不由得慘叫,纖細的肛門插入粗大的陰莖實在是太緊了。雖然肛門的洞口擴大,但括約肌仍拒絕肉棒入侵。趙致敬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趙致敬讓黃蓉奮力扒開那兩片肥嫩的臀肉,一種開苞的亢奮感油然升起,龜頭已感受到被刺激而有些微充血的美麗菊花正不安的蠕動。

趙致敬的此刻肉棒堅硬如鐵,讓他有種無堅不穿的自信,當下縮緊臀肌慢慢向前施壓……

"郭夫人,張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啊……那裡不行……"黃蓉嚇得想直起身子,但她被弄成球形,根本無法反抗趙致敬的陰莖徐徐的頂進她的直腸里。

黃蓉感到一團火球般的硬物正擠開肛門"郭夫人……忍耐一下……"趙致敬語畢用力往前一擠,紫色肉菇殘忍的沒進去!

"唔……"黃蓉皺著秀眉,長長地發出一聲悶叫,就象被一根木棍貫穿大小腸頂上胃幽門,酸,漲,麻,痛,辣,五味俱全。

"不…不要……太……太大了……"黃蓉臉色大變趙致敬握住黃蓉兩個白嫩高聳的乳峰黃蓉的屁股很快吞下了趙致敬的陰莖。

"啊!………呀……"黃蓉渾身痙攣的哀號出來,肛門雖在激烈的抵抗,但趙致敬的龜頭還是慢慢的插了進去。龜頭進入後,她拚命的收縮括約肌,但無法把龜頭推回去。她雙眉緊蹙難過地挺直了腰,陰莖頂到了她的直腸深處,就象頂到了肚子裡。

"哦!……真爽……裡面……好緊……好熱……你那被撐得滿滿的是不是也很爽呢?……"趙致敬舒服的要飛上天,在黃蓉那緊得不能再緊的肉道里頭,就像有團火在燃燒,真不愧是人體溫度最高的地方,他一邊用大手捏弄著黃蓉的乳房,一邊用肉棒在感受著黃蓉直腸粘膜的蠕動和收縮。

"痛呀…痛…痛呀…要裂開啦!!!要…啊……別再進去啦!!…求求你拔出來吧!…痛死啦!!!!痛呀…!!嗚!……不要……不要啊……"黃蓉這時候痛苦萬分,眼淚花花的往外流,嘴裡一邊哀叫著一邊拚命扭屁股,想把陰莖扭出來。

"臭婊子!老實點!別亂動!"趙致敬已經開始吃力的抽送起來"嗚……嗚……"漸漸的,黃蓉也從掙扭變成順服的前後蠕動身體。

"求求你不要…,我快痛死了。"黃蓉痛苦的哀求著趙致敬。

"少羅嗦!……"趙致敬的肉棒根部被黃蓉肛門里的括約肌夾緊,其深處則寬松多了。這並不是空洞,直腸黏膜適度的包緊肉棒。直腸黏腹的表面比較堅硬,和陰道黏膜的柔軟感不同。抽插肉棒時,産生從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啊…啊…"黃蓉痛苦的哼著。

趙致敬用雙手抓緊黃蓉潔白圓潤地豐臀,扭動腰肢使勁的干著她。趙致敬那粗大的陰莖猛插猛搗,毫無溫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肛門邊緣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則是不把陰莖全根插入不停。速度極快!力量極足!這次黃蓉可吃足了苦頭!隨著趙致敬陰莖的大力進出,勃起的龜頭反複磨擦著她乾涸的腸壁,就像小銼子在裡面銼著一樣。

"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我要被你弄死了…我求求你了…

你要玩……讓我準備一下…啊…求你不要…啊…"疼痛使得黃蓉的呻吟聲都變了調,她一面慘兮兮地呻吟,一邊拚命扭動軀體,想將趙致敬的陰莖從她的肛門中弄出來。

"別動……"趙致敬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是要這種近乎強奸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很是刺激,也更讓他興奮,讓他干黃蓉時乾的起勁!趙致敬見黃蓉想把他的陰莖弄出來,趕緊死死抓緊她的胯,並將陰莖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肛門。

黃蓉的肛門非常狹窄,陰莖每次插入時,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陰莖産生電流般的酥麻,溫暖柔嫩的壁肉緊裹住趙致敬的陰莖,這種滋味非親身體驗真是難以想像。她肛門口的紅嫩的細肉隨著陰莖的插入向內凹陷,隨著陰莖的撥出則又被帶翻出來,嫩肉被一會兒帶進一會兒帶出,在進進出出之間,她疼痛難忍。

"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饒了我吧…不要再乾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啊……"一連串的慘呼隨之而來,黃蓉的頭隨著趙致敬的抽插擺動著。龜頭的傘部刮到乾涸腸道壁,每一次她都發出痛苦的哼聲。趙致敬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肛肉深處,疼痛使得她出於本得盡可能地合攏大腿,但這只能卻使她更加痛苦。

趙致敬突然把黃蓉抱了起來上下拋動著開始抽插,黃蓉就像一個球一樣在趙致敬陰莖上蠕動隨著身體的動作上下晃動,劃出道優美的弧線。

趙致敬抱著黃蓉渾圓的屁股左右搖擺,讓陰莖在她的肛道內不斷摩擦,龜頭更是反複磨著她的肛肉。

"啊……啊……"黃蓉全身顫抖地呻吟著。

"太妙了!勒得真緊,好爽啊!"趙致敬充滿快感的叫喊著,同時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著肉棒"啊……啊……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黃蓉尖叫著,身體向前傾斜。

趙致敬根本不理黃蓉的哀嚎,看到黃蓉疼得變形的臉,聽著她不停的求饒聲,陰莖越漲越大,越干越快,整個身體都在巨烈地扭動著。趙致敬邊繼續干著她的肛門,邊用右手使勁的搓揉著她的乳房。解下乳前雙鈴"嗯……嗯……"在趙致敬的大力揉擠下,黃蓉乳房裡的奶水呈小水柱狀噴出這時趙致敬已陷入了極度的興奮之中,他左手摸著黃蓉那潔白修長的大腿向上遊動,突然猛掐她的陰蒂。

"不要了……求你饒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過我吧…啊…嗚…嗚……"在趙致敬盡乎變態的蹂躪中黃蓉只能發出陣陣哀求。

趙致敬逐漸開始進入了高潮,兩手使勁捏住黃蓉的乳房,向下用力拉,並用拇指指甲掐著她高高聳起的敏感的乳頭,黃蓉那美麗挺拔的乳房在趙致敬粗暴的雙手下改變了形狀。

"不,啊……啊……不要……啊…嗚…嗚…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黃蓉痛苦地大叫著。可能是因爲疼痛的原因,她的肛門里一直都不太潤滑,她叫聲越來越淒慘,越來越小。最後只有擺動頭,發出陣陣哀哼了。

"嘿嘿……爽吧?……"趙致敬一邊操弄黃蓉一邊興奮地說。黃蓉緊密的肛肌一下下的收縮,圍裹著他的肉棒。這個美麗的少婦的腸道真是又深又窄,綿密而乾燥,直腸壁皺褶的反複磨擦令他爽得大氣都不敢出,"求求你……不要……

好痛……嗚……嗚……。"黃蓉痛苦地哀叫著。每一下抽動都帶動她敏感的肛內肌,直腸粘膜不堪肉棒刮弄,她被這種殘酷的肛門性交折磨得死去活來。

趙致敬粗壯的手掌繼續在揉捏著黃蓉那豐滿的乳房,不時還用指甲去掐她挺拔的乳頭。強烈的羞恥和痛苦使她流下了眼淚。

"怕什麽?……這樣才刺激嗎!……你說是不是?……"趙致敬無恥的說著,屁股大幅度縱動,狠狠地奸弄著黃蓉的後庭。

"求求你……不要這樣……"黃蓉無地自容地哭求著趙致敬。

趙致敬上下拋動黃蓉的身體,肉棒在深逐的肛腸里無所顧忌地沖突。

"說,我在干你那""啊………是……是……肛…門……"爲了盡快結束這荒淫無比的一幕,黃蓉強忍著羞恥說出了自己被姦淫的部位。

"嘿嘿……也就是你每天大便的地方,對嗎?"趙致敬無比下流地追加解釋。

"……"黃蓉幾乎羞得昏過去,與此同時體內産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直腸深處傳來陣陣麻癢,子宮不停的抽搐。

"還真他媽的有點像干處女嘛!好好享受我的雞巴吧!別人肯定是沒讓你嘗過這麽棒的雞巴!我今天會讓你嘗到前所未有的雞巴!"趙致敬高興地的吼道,強烈的興奮感讓他極其淫蕩的用淫穢的語言侮辱著黃蓉。

趙致敬的陰莖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著,小腹一次又一次撞擊著黃蓉的美臀。

黃蓉覺得粗長的肉棒象要把她五髒六腑貫穿,好象已經頂到了她心坎上。她被插得花枝顛倒,巨疼使得她不停的叫喊著,很快她用光了力氣,連叫喊聲都熄滅了,只餘下嗚…嗚的呻吟聲。

趙致敬也累了,他把黃蓉放了下來然後用雙手抓住黃蓉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進!挺進!再挺進!陰莖感受到了強力的緊縮。

"噗吱…噗吱…"趙致敬的抽插運動逐漸變的激烈起來。開始出現肉棒和直腸黏膜摩擦的聲音。強烈的疼痛,使黃蓉的臉扭曲。肉棒結結實實的在直腸里出沒。龜頭發出-噗吱噗吱-的聲音,進入到直腸內。直腸如火燒般的疼痛。

"嗚嗚……啊啊啊……啊…嗚……"黃蓉的呼吸斷斷續續,有大顆粒的汗珠從身上流下來。她不斷的呻吟。粗大的燒紅的鐵棒插入肛門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燒肛門。

"喔……快出……來了……好利害……吃得真緊……"趙致敬繃緊全身,肉棒在肛腸里只能緩慢的推送,但一股強烈的吸力卻已快將陽精逼出來。

"我們……要一起……"趙致敬在黃蓉的肛洞裡抽插。肉棒的抽插速度達到了極限,下腹部碰在她的美臀上,發出"啪啪"聲。

"嗚……嗚……啊……不行了……"黃蓉皺緊雙眉痛苦的呻吟著,她瘋狂的擺著頭,身體也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如蛇一般辛苦的扭動起來。

"過不過癮?……喔!!……要來了!……喔!!!!……"他如野獸般狂吼著!沒多久只見他肥軀一陣哆嗦,滾燙的濃液象子彈般一股腦的射入黃蓉的肛腸里!

"呀……啊!!……"黃蓉抖著腿發出哀哼聲,她在極度痛苦中忍不住地全身痙攣著。

"哈…哈…哈……"趙致敬仍繼續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內,他大幅度的前後搖動屁股,左右晃動陰莖。看著被他乾得快要死掉的黃蓉,趙致敬忍不住興奮的大笑。

黃蓉在趙致敬無恥地姦淫下,達到了高潮不停的落著淚。

*1368311

*

*368371

**1210*36833

*

26

趙致敬癱軟在黃蓉身邊,大口的喘者粗氣。"呂大人,太強了,這女人真是吸精妖女啊,那是什麽女俠啊""趙公子過謙了,你不是準備好了補品了嗎"呂文德用眼睛掃了黃蓉那潔白的陰部"都忙忘了,多謝大人提醒"趙致敬說完把手指扣進黃蓉陰道里,捏住留在陰道里的一根細細的繩頭,慢慢地把陰道裡面的東西拉了出來,一串浸潤了她陰道里淫汁的紅棗,用細繩穿在一起。把浸透了淫水,變的飽漲紅棗放在了桌上的一個盤子裡。

"呂大人,一起分享""公子先,我給公子看場戲"呂文德把黃蓉的雙腿放了下來。

"現在你告訴我們!女人從哪撒尿?"呂文德接著說道。

黃蓉的臉一下白得嚇人,"嗚嗚"地哭著拚命搖頭。

"快點!臭婊子,別讓我們等急了!"呂文德抓住黃蓉的手,拉到她的襠部,惡狠狠地瞪著她,不動聲色地說。

"就是這兒……。"黃蓉無奈,只好用兩個手指剝開自己的陰唇露出陰道,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