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電話的來了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8)

幸好我沒有感冒。

想想看,將自己的臉緊緊的埋進女孩子的大腿間,正在忘我的努力品嘗蜜穴,當最甜美的時刻來臨時,想要獲取適當的空氣補充會是個問題;尤其是這位女郎的短裙正蓋住了你的頭,而更為複雜的,是你被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三面都是硬梆梆的表面,剩下來的一面,則正好面對著我們所討論的女郎。

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如果我還有感冒所造成的鼻塞,那麽可就麻煩了,很幸運的是,我沒感冒。

無疑的,你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會落入這麼變態的窘狀?然而另一方面,你或許根本不想鳥我為何如此,只想等我描述如何干這個女郎?!

真是難!

事實上,我去那裡只是為了修理電話,那間辦公室位於華爾街最高建築的第52樓,辦公室的擺設令人印象深刻,我想這可能是一家法律公司,不過我通常不會去注意被指派到那裡;我只是進去,修理電話,然後出來;而他們也不會以小時計費的付我錢。

櫃檯接待小姐將我交待給一位公司小弟,他領著我到公司內部,指出有問題的電話,然後就離開了。房間裡一個人都沒有,但是有一張很大的舊式書桌緊貼著牆壁,顯示有人在用這個房間。

我測試電話後,順著線路找到了電話聯接盒,很自然的,它就一定要躲在那張大桌子的後方,我不想移動這個大傢伙,因此將椅子推開,鑽入桌子底下,還真是又狹小又黑暗,我拿出手電筒及螺絲起子準備工作。

正當快要把電話盒蓋打開時,我聽到一陣柔軟的腳步聲走近書桌,我還沒來得及出聲,腳步聲的主人已經坐了下來,將椅子拉進來,一隻腳踢到了我的背,出現了一聲驚嚇的喘息……聽起來鐵定是位女性……椅子立刻滑開。

我轉過頭,但是從我的位置,所看到的,只有膝蓋以下的小腿。

「修電話的,」我很快的解釋:「我正在檢查裡面的盒子。」

「噢,」一聲鬆了口氣的甜美聲音說:「你真的嚇到我了。」

「抱歉,女士,不會超過幾分鐘的。」

「是嗎……哦,真是的,」那個聲音說:「我,我必須替老闆將這封信立刻打好,他有事要離開,你知道,而且他很急。」

好吧,我猜如果是一位紳士的作法,就是爬出書桌,在那裡等著她打完信,但是我今天的工作清單,還有3個地點等著要跑,我實在不願意站在那裡,看著自己的腳尖浪費時間,所以我說:「沒關係的,女士,你可以開始打字,不會妨礙到我的修理。」

暫停了一下……

「啊,好吧,」她有點遲疑的說:「如果你確定你還是可以……」

「沒問題。」我說著轉身處理電話聯接盒。

她將椅子再度移近書桌,小心的將雙腳放在我蹲屈身體的旁邊,我聽到一張紙卷進了打字機,接著出現快速的打字聲。我不禁好一陣子懷疑,像這麼一家豪華氣派的公司,為何不提供秘書使用電腦做文字處理……更不用說採用摩登的辦公家具了,但是這個一陣子很短,因為旁邊出現更有趣的事情占據了我的思考,譬如說身旁的這雙腿。

當然,我早應該想得到;但換個觀點來說,她也應該想得到;這麼接近女性的腿部,再加上清香、微薰的氣味,混合著若干出自身體內在的特殊味道,很快的就影響到我的注意力,更不用說我的陽具了。有好幾次我盯著眼前電話線路,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看什麼,於是決定向本能投降了。我轉過頭,在手電筒的光線下檢視眼前的一雙小腿。

我並不知道她上身的模樣,但是單單這雙腿就讓我流口水,她並沒有將雙腿交叉,只是輕並在一起,兩腳平置在地板上,我很高興的發現她沒有穿絲襪,她的短裙在坐著的時候,高高的拉過膝頭,她小腿的樣子平滑、無毛、曲線很美,膝蓋上有酒窩狀的微凹,非常的性感;她的大腿則是甜美的引誘,逐漸膨脹最後藏入裙中。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或是有在想嗎?我猜可能因此會讓自己惹上大麻煩,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是本能控制了我,男人的陽具總是不顧後果的,無論如何,事情就發生了,我在窄小的空間移動著,將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腿上,剛好在腳踝上方。

打字機的聲音突然停止了,我不敢動了,她也一樣,我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她會踢我的臉嗎?尖叫?叫警察(或憲兵隊長)?

好長一段令人全身發冷的暫停……至少對我來說真是夠久的,實際上,或許只有10到15秒鐘的時間,接著打字聲又開始了。

哇!如果不是那封信比世界上任何事都重要,就有可能是這個小妞想玩遊戲,不管是那一個……都好。

非常慢、非常溫柔的,我將手往上移,打字機開始亂震了,打字聲比之前還快。她的腿摸起來的感覺,就如同所看到的一樣光滑、可口,我的手慢慢的順著小腿肚的曲線往上到達膝部,當我在此暫停時,我那令人垂涎的打字小姐仍然沒有反應。

以為我正在考慮是否還要繼續做?至少我可以保證不會半途而廢……我只是換了一個更好的姿式,將自已轉成面對雙腿,儘量讓自己舒服一點的半蹲,這樣我離目標就更近了。我開始伸手探索她的左腿,比先前更自由而且完整的進行,但是依舊維持在膝部以下,當我預備更深入的搜索時,聽到紙張被抽出打字機的聲音,正在懷疑我這愉快的活動即將結束,立刻又有一張紙被捲入,打字又開始了。

受到了這種鼓勵,我讓雙手滑過她微凹的膝蓋,朝向她那甜美、豐腴的大腿肌膚,我不會否認自己極為興奮,處於這種奇怪的境遇里,以及指間傳來柔軟、宜人的肌膚觸感,讓我的心頭小鹿亂跳,當我的手接近裙子裡的時候,我感到已充血的陰莖更為堅硬了。

她的裙子不是那種窄裙,兩隻手可以同時滑進去,我的手掌心感覺到一陣微顫,這是我從她身上感受到的第一個真正反應,隨著我的手一路上滑,打字機擊鍵的聲音仍然持續著,當我摸到小褲褲的邊緣並將手指伸入時,我聽到打字的聲音開始紊亂,而她的腿也張開了,雖然只是張開一點點。

當我的手潛入了她的小褲褲,她的腿張得更開,向前一壓,我的手指碰到了溫暖、濕潤、柔軟的蜜穴,同時聽到來自上方的喘息。

當我撫弄著可人的蜜穴,我的口中感到越來越干,相對的,她的陰戶則是隨著玩弄而越來越濕,當我的手指不斷的探弄,我那迷人的對手將臀部移到了椅子前方,讓我可以更為自由的活動,沒多久她的臀部肌肉開始收縮,當我將一支手指,慢慢的深入她那緊窄的神秘洞穴,打字機的速度明顯的減慢了,除了打字噪音以外,我還聽到她喘息聲的音階不斷上揚,當我找到了她那可愛的小陰蒂,開始在上面進行操練時,喘息聲轉變成低聲呻吟,她也加強了下半身的扭動。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頭頂傳來「嗶」的一聲,她的呻吟停止了,「卡嗒」一聲,一個努力穩住音調的女聲說:「是,是的老闆?」

聽起來她是對著內部通話機講話。

「你打完那封信了沒有,傑弗瑞小姐?」傳來一位男士的聲音,「我希望儘快在上面簽字。」

「是的老闆,只要再幾分鐘就好了。」

卡嗒。

打字機再度上路了,我推測可能沒剩多少時間了,我將手抽出了她的小褲褲,然後雙手緊緊的扯住褲褲往下拉。打字仍然持續著,但是美妙的傑弗瑞小姐將屁股自座椅中擡高,讓我可以順利的將她的小褲褲拉到腳部,然後整個脫掉。

盡我可能的將她的膝部分開,我將頭塞入她的大腿間,努力往上一直頂到裙子下,直到我貪得無厭的嘴與她那鮮美的蜜穴相遇,我感應到她身體發出了抽搐反應。當我開始費盡唇舌的,在她嬌艷欲滴的陰戶上工作時,她的肌肉更為緊繃,傳到我耳中的呻吟聲也更大。

因此,就如同開頭所說的,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感冒,我急需空氣的補給,我的嘴黏在她的穴穴上,吸吮、舔舐,大快朵頤的飽餐它,我將舌頭全力的伸入她的深部,直到感覺舌頭像要脫離舌根留在裡面,然後再將舌頭縮回,繼續舔弄著如同硬鈕扣般的陰蒂,打字機的速度像是瘋狂大賽車,我聽到她開始咕咕噥噥的喃喃自語,當我用舌頭鞭打著她的小肉鈕,在上面快速繞圈圈,用舌尖頂它,從各個角度攻擊它,她的聲音到達了高峰,然後,她的身體突然僵硬起來,擡高發抖的雙腿離開座椅,將她的蜜穴緊緊的往我的臉上擠壓,她的低吼暗示著高潮將至,我立刻加快了指揮的動作。

「噢!」她尖叫著:「噢!!」

然而這個時候,我聽到碰的一聲關門聲,她發出驚嚇的喘息,聲調明顯的和先前不同,在我搞清楚狀況之前,她輕巧的將座椅往前推入辦公桌的最裡面,幾乎把我給擠到牆邊,但是這麼一來剛好把我給藏了起來,辦公室的其他人一定都看不到我。

「你打好了沒,傑弗瑞小姐?」一個不耐煩的男性聲音問著。

「是,是的老闆。」她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而她的腿仍在顫抖,我懷疑她現在的表情是什麼樣子?

「我剛剛打完。」接著聽到紙張卷出打字機的聲音。

「好的,讓我在上面簽字,我得趕緊離開這裡。」我聽到他走近辦公桌,筆在紙上造成的沙沙聲,「好啦,趕緊寄出去,我要離開了,傑弗瑞小姐。」

「是的,老闆」

他的腳步聲漸遠。

「噢,另外一件事,」他說:「有沒有人進來修電話?」

「沒,沒有,老闆,沒人來過。」

「該死的電話公司!」他喃喃的咀咒著,然後門關上了。

當她將椅子滑出去時,我深呼吸的喘了一口氣,身體有點僵硬的爬出了辦公桌,正準備起身之時,那位女郎離開了座位,來到地板上。

這是我們首度有機會彼此對望,天知道,她很有可能奇醜無比,許多恐龍從背後看一雙腿都很漂亮。

但這一天我可是福星高照,傑弗瑞小姐是一位美麗的黑髮年輕俏妞,有著深邃的棕色大眼睛,豐滿的胸部,但這時候我卻沒有時間仔細欣賞。

「肏我,」她喘氣著說:「哦,天啊,快點肏我!」

這一點……真是奇妙的巧合……也正是我心中所想的,在我開始動作之前,她用雙手環繞我的頸子向她拉近,她的芳唇在我臉上不停滾動,她的豐乳緊壓著我的胸膛,她將裙子拉到腰部以上,我才剛剛打開拉鏈,拉出我那緊繃、堅如鋼鐵的陰莖,立刻就被她吞入體內,全根盡沒,她將雙腿環繞著我,雙腳緊緊的扣在我的背上,然後我們如同瘋狂的60年代一般死命肏干。

承續先前的激烈感受,她幾乎立刻就高潮了,嬌軀不斷的挺動及顫抖,我也幾乎跟著來了,但是我努力的挺住了。即使她經過了一個高潮,她還是像活塞般的熱氣騰騰,我們在整張地毯上到處翻滾,我希望這間辦公室最好有隔音設備,因為她發出的顫聲、低吼、呻吟,以及連珠炮般冒出的三字經,實在是不堪進入到有教養的耳朵中。

她在第二次的高潮來臨時,發出了尖叫,這時我也到了尖峰,以爆炸性的威力,將精液強力的射入她的深處。

我們一起癱在那裡,不停的喘氣、流汗,兩個人都沒有力氣爬起來、走過去將房門鎖上,我猜現在鎖上恐怕也太晚了。

隔了一會兒,我雙腳不穩的站起來說:「好吧……」

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我想應該要把電話修好了。」

傑弗瑞小姐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躺在那裡,以夢幻般的眼神向上望著我,我認真的打量她那美麗的臉蛋、豐滿的乳房、貪婪的小穴、完美的雙腿,直直的看了好一會兒。

「重新考慮一下,」我說:「我還是明天再來好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