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落難記4

2016-09-27     WoKao     檢舉     收藏 (76)

虛弱的黃蓉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她微弱地掙扎著,但一切都是如此的無濟於事。現在,極其豐滿的乳房現在更加突出了,繩索一圈圈地纏繞在乳房的根部,黃連在乳頭上的絲線輕輕一扯,鼓漲的乳肉誇張地向前拉出,伴隨著黃蓉的慘叫聲,長長地牽引著豐厚的乳肉,在前端形成尖銳的尖角,蒼白地顫抖著。

乳頭彷彿就要從身體被拉斷一樣,黃蓉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失聲在慘叫著。跪在地上的膝蓋,隨著絲線繼續的前拉,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前艱難地挪動著。驕傲地女俠,現在輕搖著肥大的屁股,被扎在兩只乳頭上的的絲線的牽引下,挺著傲人的胸脯,在地上可憐地跪著爬行。

"啊……別……別拉……我……我會聽話……"黃蓉痛得眼淚差點滾下來,喘哼哼的哀求呂文德。

黃蓉這麽一叫,原本亢奮過度的呂文德倒清醒了幾分,當下也感到自己下手太粗魯,這個全身赤裸裸趴跪在面前的可憐少婦,早像條寵物般屈服在自己淫威之下,此刻應該好好享受她心甘情願的服務,何必再使用暴力呢?

"好吧!讓你自己表現,爬過來!……"想到這里,呂文德松開黃蓉濕漉漉的長發,退到書桌後的椅子前坐了下去。

黃蓉發抖的低著頭,雖然說她已經屈服在這可恨的男人跟前了,但她從小到大從沒這麽悲哀過,以前都是男人迷戀她的姿色,現在竟然她要像條狗一樣爬到男人腳下、用一絲不掛的身體來取悅他,而且還不是自己所愛的人,只是一頭肥醜惡心的豬。

黃蓉好不容易克服了羞恥心爬到呂文德跟前,他大喇喇的開著腿,那條醜陋的肉棒已有點軟了下去,猥瑣的半舉在毛茸茸的下體,黃蓉知道又得幫它勃起了,雖然並非真的心甘情願,但她不想等著被呂文德像喚狗一樣命令,於是暗暗的深吸了口氣,鼓足勇氣主動伸出纖手,握起那條半軟的陰莖,兩片香唇緩緩湊上去……

"等等!我叫你用嘴嗎?"呂文德在黃蓉的嘴唇快碰到龜頭前,突然伸手捏住她雙頰。

"我……我……"忍著羞恥主動地爲惡心的男人口交,結果還招來更大的侮辱,黃蓉爲自己的卑賤感到無比的痛苦,只覺得當時體內血液彷佛要凝結、軀殼和靈魂都不屬於自己。

"你什麽?還敢犟嘴?我叫你動了嗎?別自作聰明知不知道?"呂文德一邊說、一邊擡起腳掌拍打著黃蓉的臉頰。

黃蓉縮著脖子,任由呂文德的腳掌拍打著自己的臉頰不敢反抗。其實呂文德就是要一寸一寸殘忍粉碎她的尊嚴。呂文德要徹底摧毀她的自尊,讓她覺得自己擡不起頭。

"那……到底……要我……怎樣……"黃蓉果然無法承受連番而來的屈辱,神智變得恍惚而渾沌,近乎哭泣的問著。

"美啊"呂文德將淫鈴牽在手裡,輕輕扯了一扯兩只鼓鼓的球狀乳肉,被向前扯出,前端形成一個圓錐體。

"哈哈哈哈……"呂文德有趣地大笑。

"啊………"黃蓉不禁大聲慘叫出來。剛剛高潮後的身體本來就已經頗爲虛弱,這下頓時疼得面色青白。

"這樣就受不了啊?以後你怎麽能應付呢?"呂文德得意地一下下拉扯著手裡的淫鈴,還不忘嘲弄嘲弄這到手的美肉。

"呀……"黃蓉疼得頭發亂搖,碩大的乳房隨著絲線的伸縮,一彈一收。當被拉繃的絲線突然松開的時候,被彈回自己身體的乳房,震得上下左右突突亂跳,雪白的乳肉眩目地在男人的面前,不由自主地展示著它良好的彈性。

低頭見她兩團白嫩嫩充滿彈性的豐乳,隨著她的身體動作而一震一震的跳動,突然心生一計。

"你奶子這麽大,以前幫男人洗過奶浴嗎?"呂文德拉起黃蓉的臉問道。

"……"黃蓉一臉的茫然,根本不知道呂文德在說些什麽?

"來!用手捧著自己奶子。用你淫蕩的奶子幫我作全身按摩,從腳底開始!

"呂文德索性直接教黃蓉自己扶著兩只豐嫩的乳房,然後把毛茸茸的臭腳伸到她面前。黃蓉不敢反抗,她乖乖的一手捧著呂文德的腳ㄚ、一手扶著乳房,傾向前用柔軟豐嫩的乳肉,按摩著呂文德粗糙的腳底板。

呂文德直感如水般滑溜美好的觸感包圍著他的腳掌、還有硬燙的乳頭磨得他的腳底既麻又癢,簡直要酥到他骨子裡似的。

"來!舔舔它!一根一根的舔,右腳舔完就舔左腳。"呂文德擡起腳,把腳趾塞進黃蓉嘴裡。

黃蓉無奈的含住呂文德的腳趾,認真的舔了起來。

"有感覺嗎?"在黃蓉舔完腳後,呂文德開始用腳愛撫著她的乳房。這和先前的微妙愛撫是完全不同的,這是非常粗暴的揉搓。

"……有……"黃蓉不得不違心的回答。

"有感覺!就應該發出聲音吧?""……嗯……啊……"黃蓉發出呻吟聲。

顯然她是在表演。

"唔……真不錯……正點啊……"呂文德微微皺起眉頭閉上雙眼、醜陋的身軀癱在椅子上,黃蓉捧起呂文德的臭腳,將它夾在乳溝上下搓揉。

"啊……好棒……你……你是不是以前作過……你一定給郭靖做過……對不對……"呂文德暢快的呻吟著,另一隻腳也沒閑,而是伸到黃蓉跪在地上的兩腿間,用腳趾頭撥弄她滑燙的恥縫。

"嗯……沒……有……我沒有……"黃蓉雖然嘴裡反駁,但仍低著頭努力工作,敏感的肉洞被呂文德用他那骯髒的腳趾頭挑逗得癢意疊起,忍不住紅著臉一直地嬌喘,有時跪都跪不穩。

"過來……洗我的老二……"呂文德被黃蓉用乳房揉腳ㄚ揉得心癢難耐,肉棒早就硬梆梆的矗立在毛叢上,他拿起預備好的持久藥丸吞了進去,一把將黃蓉拉近兩腿間,讓她胸前兩團肥嫩的肉球緊貼著下腹,被光滑乳肉擠住的怒莖興奮的抖起來。

"哼……"黃蓉只覺胸口上壓著一條勃動的硬物,溫度高得好象會烙在肌膚上。

"唔……真好……抓著奶子……你知道怎麽弄吧?用心點……"在呂文德半逼迫指導下,黃蓉自己抓著兩團乳房往中間擠,然後一上一下的擡動屁股,盤滿怒筋的黝黑肉棒就包覆在她雪白的奶肉間淫穢的吐沒……對男人來說這簡直是登天的享樂,但對體力透支過度的黃蓉而言,卻是十分辛苦的工作,不消一會兒功夫,她額頭鼻心已滲出細汗,動作也愈來愈遲緩,然而呂文德卻才剛舒服起來。

"唔……真爽……媽的!弄快點……用舌頭舔它……"呂文德繼續逼迫唇色蒼白、嬌喘噓噓的黃蓉賣力的擡動嬌軀,還要她吐出嫩舌舔著,在她乳溝間吐沒的紫裂龜頭,這樣又弄了近一炷香的時間,黃蓉實在撐不下去,連再動一下的力氣都沒了!

"我……我不行……真的……沒力氣了……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媽的!……真沒用!老子正爽呢!想休息,我家的狼狗可正餓著呢,想休息自己看著辦"呂文德一把推開趴扶在他兩腿間、玉體軟綿綿的黃蓉。

"沒力氣作這個,幫我洗屁眼總行吧!過來!"呂文德雙腳擡到桌子坐上,無恥的張著腿,只見鬈濃的體毛從下腹延伸到肛門附近,十分的醜陋惡心!

"你邊用奶子幫我洗,邊舔我的身體,不準用水!"呂文德吩咐道。

可憐的黃蓉咬著嘴唇爬過去,用豐軟的乳肉和勃硬的奶頭,磨擦著呂文德齷齪的股縫和肛門,她辛苦的嬌喘著,聽話的吐出尖尖長長的粉紅嫩舌,來回的舔著呂文德結實的胸溝和肚子。

"哦……真爽……再這樣下去……就要射出來了……"呂文德舒服的直打冷顫,肉棒前端的龜頭已經紅通通的像顆飽滿的燈泡。"嗯……嗯……"黃蓉喘哼哼、口齒不清的呻吟著,動作卻更加賣力起來。

"好了!過來這邊……我要給你點獎勵……"呂文德拉著黃蓉到桌上,然後要黃蓉躺上去。

黃蓉那紅潤的恥戶和精緻的菊肛一覽無遺的盡入她所厭惡的男人眼底。

"我想尿尿,你躺下去把腿打開!告訴我!你的陰蒂長在哪裡?""我……

我不知道……"黃蓉難堪的別過臉、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不知道?要不要我的狗,看他知不知道餓""別……別找……"黃蓉思緒一片混亂"不找可以,你自己用手把陰蒂剝出來給我看!"呂文德抓著黃蓉的嫩腳殘忍的命令。

"在……在這里……"黃蓉屈從的用纖指拉開自己紅潤潤的恥戶,一對鮮嫩的小陰唇向左右兩邊分開,敏感的肉蒂從綻裂的包皮間露出一點頭。

"這麽小誰看得到?指給我看!"呂文德繼續逼著黃蓉!

"在……這里!……看到了……可以……合起來了吧?……"黃蓉指尖顫抖的微指張裂的恥戶頂端,哀羞萬分的苦苦央求。

"很好!就維持這樣,不準放手,腿也不許動……"呂文德站起身,手握著陰莖,把龜頭對準黃蓉毫無防禦的下體。

"你…要干什麽?……別……別這樣……"黃蓉似乎意識到呂文德的企圖,嘴裡喊著別那樣,卻沒勇氣夾起腿。

"不準動……要來了……"只見呂文德龜頭微抖漲了一下,一泡熱尿淅瀝瀝的灑下來,強勁而準確的激射在黃蓉自己用手剝開的恥戶頂端。

"呀……髒……髒……嗚……好燙……嗚……不要……不要……"原本應是飄逸芳香的秀發,此刻狼狽的黏貼在臉頰、還在濕答答的桌上鋪散開,黃蓉不斷弓動身體想減緩敏感肉豆被刺激的難耐!

"剝開一點!你看看自己是什麽騷樣!陰蒂已經變大了!"呂文德一腳踩在黃蓉雪白柔滑的大腿根,毫不放鬆的把尿射在可憐的肉花上,她身下那兩片鮮紅的小肉片被沖得亂翻亂顫。

"沒有……別這……樣……啊……啊……"黃蓉搞不清楚自己的身體是想繼續接受呂文德的淩辱、還是想要躲避,雖然在扭動哀叫,但明明自己可以合起來的雙腿卻還心甘情願的張著,而且手指更用力的拉開恥戶,任由發麻的肉蒂充份而徹底的接受熱尿洗禮。

可憐的黃蓉正兩腿開開的躺在滿是尿騷味的桌上喘息,她竟差點被呂文德用骯髒的尿液沖淋私處而達到高潮,因爲自己身體這種無恥的反應,使她更加失去自信和骨氣。

"看……你喜歡被這樣弄吧?陰蒂一下子就變大了……"呂文德興奮的刺激著鮮豔的肉花!

"……不……沒有……你……亂說……"黃蓉言不由衷的反駁,整個人卻完全癱了。

"自己拔著!讓我看看你的陰核最興奮時會長多大?"呂文德叫黃蓉自己拉開陰戶,自己又從書桌抽屜里取出一隻比黃蓉乳頭上小幾號樣式相同的淫鈴出來。

"不……你到底要作什麽……"黃蓉羞憤的叫著,但她卻不得不接過扒開恥縫深深陷的肉里,將她粉紅的陰戶翻出一大片。

呂文德用手扒住黃蓉陰戶上端的肉豆!

"啊……住手……"黃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生殖器被三隻手拉開。

"跑出來了……"呂文德興奮的叫道,黃蓉的陰核從手爪的間隙立起來,粉紅色的肉芽已經硬起來了。

"住手啊……別這樣……"黃蓉只能流著淚發抖的哭著。

"我來幫你綁起來!"呂文德抽出淫鈴上的絲線。試著打了一個小活圈,想套住黃蓉那顆充血的肉豆。

"嗚……"黃蓉感到無法忍受的羞恥,細線一次又一次的磨擦過她最敏感的部位,每一次都給她帶來難以忍耐的電麻,她也知道被翻開的陰戶已淌滿了淫水和呂文德的尿水,就像一隻淋上雞汁的肥鮑。

"不好綁!太小了……這是第一次嘗試,要是真得綁得起來就太妙了……"呂文德綁得滿頭大汗還是無法順利如願!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黃蓉恐懼的看著站在她前面的呂文德哀求道。

"把腿抓好!別亂動!"呂文德在黃蓉的大腿內側打了一巴掌。

呂文德把黃蓉的頭推高,讓她更清楚看到自己被扒開的陰戶。然後用活線圈,小心的套住立起於手爪間的肉豆,再用尖尖的指甲夾住那粒豆子!

"咿……啊……不要……"黃蓉感到那裡從沒這麽麻癢過,這種奇怪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因此雪白的柳腹激烈的縮蠕起來。

"要綁起來了!別亂動!"呂文德用力夾緊鑷嘴間的肉豆、有點顫抖的往上提。

"呀啊……"黃蓉閉上嬌眸張大嘴哀叫出來,原本只約二公分左右的小豆豆現在被拉成一倍長,呂文德一手持住、一手慢慢收回活線圈,終於成功綁住陰核根部。淫鈴正好垂於尿道口上方,而另一段卻留出長長的一根絲線。

"嗯……"黃蓉感到肉穴上端一麻,血液好像都充脹在那一點而無法回流!

"好了……成功了……"呂文德興奮的叫著!

"這種線是特製的,不會鬆掉,而且我留了一點彈性讓你陰核內的血液可以循環,所以組織不會壞死,你不用擔心,以後就讓你留著這個!應該會更好玩吧……你以後想撒尿就會特別的爽,這淫鈴和你乳頭上是一樣的,不過不是同母的,還有一子一母可以感應這小淫鈴,稍稍一搖,你就會……"呂文德輕輕的抽動淫鈴上的細線。

"哼……"黃蓉馬上激烈的抖動起來,被系住的肉豆從粉紅色轉成深紅色,好像一滴血珠綴在陰戶上端。

"起來!"呂文德手指一勾細線!

"哼……"黃蓉立即感到一陣激烈的脹麻自肉豆上傳來,美麗的身子震了一下。

"不……不要……"黃蓉顫泣的撐起上身。

黃蓉用了很大的力量和勇氣才能扶著桌子站直身體,當她努力這樣做的時候兩條腿一直在不停地顫抖。她的腳趾腫脹著。

"走兩步,快點!"呂文德按捺不住急躁的心情猛抽了一下細線!

"啊……不……不要拉……我聽話……"黃蓉沒心理準備,只感到肉豆一麻、一條玉腿忍不住像狗兒小便一樣側擡起來!

"聽話我就把線放長一點!"呂文德將纏在手指上的線放幾圈下來,讓黃蓉能順利走動。

"快點走啊!還在等什麽?"呂文德又猛然提了一下纏在指頭的細線,催促著黃蓉。

"啊……"每當陰核被細線抽扯的剎那,黃蓉的大腦都會産生短暫的空白,而且敏感的嫩芽一再被刺激、尿也急了起來,她豐滿白嫩的屁股開始不自覺的輕扭起來。

"我……要……我想尿尿……"黃蓉羞恥的輕喊、晶瑩的淚珠在眼眶顫動。

"是嗎!在這尿吧"呂文德壓住黃蓉香肩強迫她跪在地上。

"不!你不能這樣……"黃蓉又急又氣的扭動著肩膀、想擺脫呂文德的手站起來。就在此時,呂文德又猛抖一下指上的細線!

"哼嗯……"強烈的酸麻以陰核爲中心急速擴散開來、也許是尿意已急,這次的刺激比起前幾次更厲害,麻痹感迅速的占據下體、沖亂了大腦、直達身體每一處末梢神經,黃蓉眼前一片空白,當然也無法再抵抗沈總!在黃蓉赤裸的胯股間,一滴、二滴……金黃色的尿珠正在崩潰中!

"起來!……尿泡尿給我看看!"呂文德把黃蓉拉起來,分開她的雙腿,興致勃勃地撥弄著她已充血腫脹的陰唇。她嬌嫩的穴口翻成一個小小的紅肉洞,黏黏白白的精液從洞緣慢慢的流出來。

"不……求求你……不要……"黃蓉緊張地渾身發抖。

"少羅嗦!蹲在盆上面…快尿!"呂文德從床下拿出一個臉盆放在黃蓉的腳下。

"不……放開我……我要去廁所……"黃蓉怯生生地看了呂文德一眼,低頭不語。雖然她這個男人玩弄了一個晚上,但要她當著他的面裸身撒尿,她一想就冷得渾身發抖。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現在不尿,一會你求我,我還不一定讓你尿呢!

"呂文德在黃蓉面前慌了一下指上的細線冷冷地說到。

黃蓉看了一眼呂文德手上的細線,不禁淚如雨下。她明白反抗是沒有用的,她知道激怒這男人對她會非常的不利。

"我……我尿……"黃蓉順從地分開腿站在臉盆上方,慢慢的蹲下身子。

"把手背到身後,把屄露出來!"呂文德仍不放過黃蓉,他命令她把雙臂背到身後,下身向前挺,這樣她的陰部便一覽無餘地暴露他面前。

"哈哈……好一個母狗撒尿……"呂文德把黃蓉的一條腿拉直後提起來"你……!"黃蓉受到強烈的侮辱,羞得俏臉上青筋暴現。

"小婊子,你現在可以暢快地撒尿了……-怎麽?……難道還要我給你導尿嗎?""不……我不要……"黃蓉氣得想哭,黃蓉想這家夥太沒人性了。

"那讓我來幫幫你……"呂文德說著手持一條絲線一端來到黃蓉身邊蹲下,扶住黃蓉被拉直的光潔的大腿,側下頭用絲線輕輕撩弄著黃蓉的尿道口。

"啊……"黃蓉打了一個冷顫,原本已忍耐到極限的尿意再也控制不住,尿道口一松,一股白色的尿柱突然激射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啊……"黃蓉絕望地緊閉起雙眼。

"涮……"尿水有力地打在木盆里,發出不雅的響聲呂文德仔細地觀看著。

"天啊……"黃蓉腦子中一陣炫暈,強烈的羞恥感占據了她的意識,被弄成這麽可恥的姿勢當衆排尿,簡直是生不如死的侮辱,對她的自尊心和人格是無情的打擊。

在尿水的沖擊下,尿道上方的淫鈴發出清脆的響聲,同時拽動連在陰蒂上的細線,黃蓉頓時全身發軟,幾乎尿不出來。

但膀胱的壓力一旦得到釋放便再也無法收住,有如黃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或者是她的主人根本就不想再忍了,積壓已久的慾望一旦得以發泄,那一剎竟是如此的快意,尿柱持續地強勁地噴射著,黃蓉的身體得到了放鬆,在極度的羞恥中竟不覺流露出一絲舒暢的表情。

黃蓉就處在一種極度煎熬下,尿的快感和以陰核爲中心急速擴散開來的酸麻交織在一起"嗯……撒得真歡啊……真象一條不要臉的母狗……以後凡是撒尿就會這麽爽的""不……不是……"呂文德的話深深地刺傷了黃蓉,純潔的人格受到了最惡毒的汙辱,心靈的創傷是最慘痛最深刻的,對一個女人來說更是如此。

黃蓉三肢著地,一腿後伸,象狗一樣無恥地排泄著,強烈的羞恥感沖擊著她,尿水一出便再也無法收住,意識中不斷收縮尿道括約肌,想收斂一下速度,尿液便開始變得斷斷續續起來,雪白圓潤的大腿長長地向後伸展著,不時抽搐地抖動。

"唔……尿了好多啊……小婊子……"呂文德等黃蓉的尿液滴得差不多了,這才把木盆從她身下拉出來,裡面已盛了小半盆淡黃的尿水。

黃蓉是一個心智成熟,品性堅韌,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強的女性,但在這種非人的惡行面前,她內心中的構築起來心理防線卻顯得很渺小和脆弱,因爲這不是一般的汙辱,而是赤裸裸的人性的扭曲,對自信心打擊是致命的。

"自己看一下吧,小婊子!"呂文德無恥地將盛了尿的木盆放到黃蓉面前。

黃蓉羞辱萬分,憤怒地轉開面,這男人太惡毒了,爲什麽要這樣對自己,自己從來沒招惹過他啊……

"嗯……奶子真沈手啊……"呂文德把他的手伸到黃蓉的胸口,抓住吊下來的球形的乳房,肆意地狎玩著,就象愛撫他的寵物:黃蓉乾枯的手擠捏著黃蓉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潔白滑膩的乳肉被抓得從指縫里亂冒出來,"好了,撒完尿讓你爽一爽……""嗯……嗯……"還沒完全清醒的黃蓉輕輕的嬌喘著,呂文德從背後摟住她的腰,抓著她一條腿的腿彎往上擡,讓胯股間紅燙的濕縫露出來,然後微微蹲下,龜頭抵住嫩洞慢慢頂入。

"哼……嗯……"黃蓉大聲呻吟出來,可憐的小嫩洞又被呂文德巨大的粗棒擴張成大窟窿。

"很爽吧……我的大肉棒又來了……"黃蓉辛苦的抓緊桌子,呂文德的肉棒再一次進入,仍讓她有快窒息的痛苦。

"慢慢來!……"呂文德一手扶著黃蓉的小腹、一手穿過她腋下抓住她的肩頭,然後微僂著背、一振一振的挺動結實的屁股,毛茸茸的下體啪啪的撞擊在她濕亮的臀丘上。

"咿……啊啊……咿……啊啊……"黃蓉被迫踮著腳,雙手和雙腿張得全開、十根腳趾頭吃力的站在地上,呂文德粗黑的大肉棒在她滑燙的嫩穴內"啾滋、啾滋"的進出。她全身赤裸著,白皙纖柔的四肢緊繃著,強大的沖擊力使她的肌肉繃緊到極限,身體曲線也更形誘人。

"不……啊……啊……"痛醒了的黃蓉來不及求饒、就又被肉棒頂得頭暈目眩、連連哀叫。她被呂文德頂得花枝亂顫,根本抓都抓不穩,到後來呂文德索性放開手,無法挺直身體的她不得不彎下腰用一手按在地上。呂文德放開她的肩頭改用雙手握住她的柳腰,一波波的猛干起來。

黃蓉最後再次沈淪於呂文德的姦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