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換的刺激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9)

夫妻交換的刺激

寫下這個題目時,我心情很糟,因為我所寫的就是剛剛發生的事實。剛才,看著太太穿著新買的裙子和性感的絲襪,化著淡妝款款地走進那家五星級酒店的單人間時,我似乎想跟叫她跟她說什麼,可張了張嘴又不知說什麼。

今天是我太太第二次被她單位的一把手——應召了。第一次是在二個月前同樣的星期天下午。雖然我有事沒送她去,但當時我知道她去幹什麼。想到老婆這段時間正與另外一個男人在床上翻雲覆雨的,可想那段時間對我來講是怎樣的煎熬。雖然心裡對自己不斷地說:不要想,沒關係的,她這樣做還不是為了這個家,為了她今後的前途,為了我也好輕鬆點,還為了……等等,可說起來容易,做難啊。一顆心始終放不下,手機不停在在手中玩弄著,看著上面的時間一分分地過去,心裡就不由地想著此時他們做到什麼程度了?在玩什麼動作?我太太的神情如何啊?有沒有開心地浪叫啊……,那心裡的滋味啊,真好像是一盆快吃完的火鍋湯倒進了一大碗的醋和藥,鹹甜麻辣酸苦和暈,七味俱有。不管如何形容都難以表達那時的心情。總之,有一點感受十分清楚,就是知道自己戴綠帽子的人,那心裡面肯定是不好過的。

近兩個小時過去了,算算太太跟那位老大在一起做愛的時間應當差不多了,幾次拿起手機按下名片錄上的第一個號碼,可終不敢發送信號。打不打?可打哪兒呢?打手機吧,萬一現在他們還在房間裡,不就打擾他們了,要問起來我太太不就難堪了嗎?思前想後還是給單位打個電話吧,如果她在,說明已經結束去上班了,如不在說明還沒結束。於是,我給她單位打了過去,一問還沒到,無奈失落地掛下電話,只好一個人趕往嶽父家去吃晚飯。在路上走了十多分鐘,太太電話打過來了,問我剛才打電話到單位找她有什麼事。我能說什麼,當然是說沒事,你還好嗎?,電話那端沈默了一下,輕聲說道:沒事,還好,回家跟你說吧。是呀,現在問這些時機場合當然不對,回家再說吧。

沒多久,晚飯時間到了。我太太的打電話過來叫我去接她到她媽那去吃飯,我放下電話趕緊過去。在她單位門口,遠遠就看見秀氣的太太披著長發,穿著一件吊帶裙站在風中,很是性感。她過來上車,衝我一笑,什麼也沒說。我也不知開口問什麼。好長一段時間,她才跟我說了句:老ⅹ說了,要到明年才有機會幫我提上去,今年下半年還不行。原來她陪了一下午,就陪出這個答案。我心裡實在有點不開心,可我嘴裡冒出的卻是:你玩得開心嗎?她答:還行,老ⅹ還挺能做的,挺舒服的。看著她臉上還沒完全褪去的紅暈,我想她說的是真話。

來到老嶽父家,一切跟往常一樣,我倆像什麼都發生過一樣,跟家人邊吃邊聊,問東問西。我先吃完,坐到一角看報紙,可我透過報紙我冷眼發現太太今天的神采特別好,眼睛明亮,聲音悅耳,跟誰說話臉上都掛著笑,就連走路也格外的輕盈,一看就是一幅好心情。這跟幾個月前的那幾天相比,完全是判若兩人。

(二)起由

三個月前,我總感到我太太有心思,開始還以為是經過夫妻交友後的發春反應。說到夫妻交友,這還得從去年十月份說起。那時我因為工作上老不順心,感到自己幹得不少,工作崗位也很重要,可領導往往是用到時想起我,論好處時卻總是偏坦同一辦公室後來的官太太,本因提職的我,卻遲遲不使用我。雖然,我努力自我調節情緒,但總有一股冰寒感堵我心。於是,對工作也就沒以前那麼主動積極有拚勁了,加上辦公室裡人手也多起來了,所以空閒時間漸漸多了。反正辦公室可以上網,沒事就在網上看看找找。就這樣無意間接觸到了夫妻交友這個圈子。在一位網友的推薦下,又進入了類似網站,這一下子使我興奮不已,彷彿帶我走進了人性中的另一個世界。在這裡雖然良莠參雜,目的不同,但對人性的原始慾望卻少了一些虛偽。當我讀著那一篇篇人家交換的經歷,看到網上別人夫妻一張張自拍照時,那種真實感,刺激著我,誘惑著我——去嘗試,人生遺憾。可跟太太一說,卻迎頭遭到一句你神經啊。是啊,這種事可真是有違我們自小受到的教育,說出去可真要見不得人的。但內心的騷動還是衝破了理智,試一次,給人生多一分經歷這是我當初的想法。我把我的想法跟太太細細說了,理由也說了,並帶她一起進入這些網站,漸漸地太太的態度有了轉變,也願與一些夫妻網友見面或互發照片了,嘗試著尋找合適的夫妻朋友。可接觸了兩個多月,沒能找到合適的。原因多為我們要求太高而作罷。要求高也是有理由的,因為我們自身條件好啊,無論從內在還是外型,無論從家庭還是社會角色都自感還算不差,所以潛意識中也想找彼此差不多的那種。就這樣在迷茫中,碰見了相鄰城市的lin夫妻。

第一次聊時我們夫妻正好都在,相互視頻見了見,初看上去,對方男的戴著一幅眼鏡,長得不算英俊但也不失斯文,倒有點像香港演員吳起華,而對方女的給我的感覺倒像個日本女人。那次相互聊得很多,很真誠,也很開心。完後,我問太太這對夫妻如何,太太點點頭,可以。過了幾天,再次在網上碰見了,一聊才知是對方女的,視頻一看果然是對方的太太,而且是一個人在家,那自然要安慰幾句,就這樣熱絡起來,沒想到對方女的竟主動提出要我們過去約會,並且就定在周未。下線後,我不知是怎麼的,打字還挺利索的手抖起來。想想馬上就要真的邁出去了,尋找了幾個月的經歷就要成為現實,是好是壞不得而知。回頭一看,不禁與臉上紅紅的太太對了個眼,是去還是不去?邁出這一步後果如何?心理能不能接受對方跟自己的愛人做愛?會不會影響到今後的夫妻感情?等等,一連串的問題擺在了面前。當晚,我倆相擁無眠。

(三)第一次

那是今年元旦過後的第一個週末,我們決定要去另一個城市赴約。可這個約會不同於一般的約會,它對我們來講就好比跨入另一世界,一個拋棄現實世界常規倫理道德的性愛世界。

我們約定,下午5點從我們這兒坐車過去,約一小時到那邊後他們來接,然後共進晚餐,繼續下一項目。因為是週六,本來可以有充分時間準備,可突然單位有事,只能前去加班。下午四點時我正準備回家,這時我的上司又要召集我們開會。無奈,公事要緊。可坐在會場,心早已不知飛哪兒了。太太打電話問我怎麼還不下班,再晚就沒班車了,我只能說快了快了。好不容易熬到五點半結束,趕緊回家,老遠就見太太已在家門口街頭等了。只見她穿著一件鵝黃的鴨絨大衣,繫了條紅色的絲巾,臉上還特意化了點妝。話不多說,趕緊打車過去。

一小時後,我們來到另一城市。下車站在街頭,只感到夜裡的寒風刺臉。此時已七點半左右,晚飯時間早過了,可我們一點也沒感到飢寒。電話聯繫後不多一會,一輛奔田雅閣開了過來。上前一看,果然是他們,寒暄上車,直奔酒店。到酒店坐下,大家像熟人一樣東聊西扯的,絲毫沒感到陌生。我倆原先還有些的緊張,也慚慚消失在彼此真誠的氣氛之中。

點菜時,看得出對方是經常出入酒店的一族,既講究色味,又不浪費,而且男的很儒雅,說話輕聲細語,也沒喝酒抽菸之類的愛好;女的個子不高,白白的皮膚,約一米五五的個,穿著打扮都很講究,講話很嗲且很豐滿。吃完飯,一行四人來到開好的房間,進去一看,空調不行,於是忙著換房,就這樣從一個原先最邊上、最安靜的房間換到了樓中間的房間。進去打上熱空調,不多一會,屋裡的溫度就熱得讓人一個個臉色發紅,怎麼辦,只能脫衣服。對方太太很自然的脫得只剩下內衣了,我太太不好意思,只脫了外套坐在床上那看著他們,大家就這樣邊看邊電視邊東拉西扯。

相互洗完,抱著自己的愛人在床上閒聊時,才得知對方夫妻已接觸有一年多了,在我們之前已有過兩對,可以說經歷豐富了,但倆人的感情非常好,用他們的話說,這只能是感情好的夫妻才能做的,是相互愛對方,為考慮的一種表達方式,尤其是男的,更要衝破封建思想的束縛。這一席話不由得讓我們又長了見識。看看時間不早了,接近臨晨1點了。對方太太不放心小孩一個人在家,說要回去看看,於是大家就這樣分手。臨別時,對方男的還特地走到太太哪,很紳士的親吻了一下。

等他們離去,我抱著太太的臉問她剛才感到怎麼樣,她說像是在做夢,然後就跟我細說她剛才的感受,說著說著我倆都又有了衝動,相互不由分說地再次風雨雷電,一種久違的熱情在我們夫妻之間展現,它是那麼的美好,讓人嚮往和留戀,心裡不由地問:這就是我們感受到交換真諦嗎?像又不全像,看來僅憑一次體驗就來回答還尚

(四)第二次交換

終於邁出了第一步,可在熱情消退之後,細細回味又感到很空,那感覺說不上是好是壞,最多也就是在以後的夫妻生活中多了一點刺激話題而已。至後,我們又回到原來的軌道,該怎樣還怎樣。可我發現我太太的手機簡訊變多了,主要多是對方男的發過來的。拿來一看,也無非就是問候客套之類的。想想這也只是一個朋友間的問候而已,大可不便在意。可僅過了半個月,就又意想不到地經歷了第二次交換。

那又是一個周未,晚上9點左右太太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開始還以為是同事,可說著說著我發現她的臉色有異。電話完,太太說剛才LIN打電話跟我聊了一會,他說他這兩天出差,今天晚上回家,現正好路過我們城市,想起來給我打個電話。我說那沒什麼啊。說明他掛念你了。說完我也就沒當會事洗洗休息了。

可剛躺下沒多久,我手機叫起來,一看原來是LIN太太打過來的。一接,她嗲聲嗲語的跟我說:你們今晚方便嗎,我們馬上過來大家聚聚好嗎?我一看時間已是晚上10點了,就說我要跟太太商量商量。轉身跟正看著我的太太一說,我太太臉天頓時就紅了,語帶顫音的問到他們現在就來?!剛才LIN電話裡只是說他想早點與我再聚一次,可他沒說是今晚呀。哪今天他們馬上就要來了,LIN夫婦倆已在路上了。可現在關健是小孩怎麼辦?我望了眼熟睡的小孩,說沒關係,有我爸在,我們去了後再點回來不就是了。就這樣回電叫他們開好房發簡訊告知我們。半小時後,消息過來,我一看就在家旁的一個酒店。我們就這樣冒著深夜的寒風出了門。一路上,太太拉著我的手,緊依偎著我,看得出她很興奮。

幾分鐘我們來到酒店,進門見面大家像是老朋友一樣。他們都已洗好澡了,多餘的話就不多說了,我們夫妻也迅速洗澡上床,接著都是老套路,也不細說。不過我發現這次我太太已沒有了上次的妗持和緊張,很輕鬆的進入了狀態。我自然還是很勇猛,也就半小時多就讓對方太太求饒喊累了,忽然間我感到在她身上很沒意思。這時,再看我太太卻完全與平時叛若兩人,各種花樣都玩,尤其是在她瘋狂時竟緊抱著LIN大喊老公、老公……,你真棒!,這不僅使我醋意大增。有個場面還是挺刺激的——兩個男人各自伺候著各自的女人時,兩個女人也不閒著,相互抱著接吻撫摸。LIN也被這個場面刺激地像個狼一樣的噢噢直叫,只有我始終冷眼看著這眼前的一切(事後我太太也說只有我一個人表情很理智)。就這樣約一個多小時過去了,4個人一身大汗,可兩個男人又是沒射。這時大家都累了,喝水、休息、聊天……我坐在床上一邊撫摸著LIN太太一邊問LIN我太太如何?。LIN不停地親著我太太,柔聲答你太太真棒,體力好,功夫也好,很吸引男人。我說是呀,我接觸了不少女人,現在唯有我太太最讓我消魂。這時,我猛地感到身邊的LIN太太身子有點僵硬,她推開了我的手說她累了。那你們休息一會吧,我要回去看看孩子。回頭看著躺在LIN懷裡的太太,問她:你跟不跟我回去?這麼早就回去啊,再玩一會吧。他們挽留我,可我真有些放不下孩子,畢竟還小啊,執意地穿上衣服,可太太一點動作也沒。見狀我只能說要不你就睡這吧,早上我再來接你,太太很樂意的答好的,我今晚就睡這了。一旁的LIN太太在我出門時還不忘調侃你一個人回去還能睡得著啊。我笑道會的,早上我再來。

就這樣,我獨自回到家,陪著小孩睡了一覺。等我醒來一看已臨晨四點多了。我突然想到,要是早上孩子和我爸問起我太太我該如何回答?,最好還是在天亮前把她叫回來,省得影起不必要的麻煩。於是,起床穿衣朝酒店走去。到酒店房前,正準備摁鈴,就聽見裡面傳出熟悉的女人呻吟聲,這不是太太的叫聲嗎,看來他們一直沒息啊。忙摁鈴,卻過了好久也沒開門,後聽見太太在裡面問誰呀我。開門進去,只見太太披著衣服,她一見我就埋怨道你過來也不打個電話,剛才把我們嚇死了,還以為是查房的。再見裡面,原來房內的兩張床已並成了一張大床,LIN夫婦躺在床上也是滿臉的不悅。我只能打哈哈道我本來進門時想打個電話的,可你們裡面太熱鬧了,哪叫聲讓我聽了心癢癢的,一下忘記了打電話,心一急就直接摁鈴了,呵呵,不好意思誰叫了,你剛才聽錯了,我們都在睡覺呀我太太和他LIN 太太在一旁說道。不會啊,我剛才明明聽見的,怎麼會我聽錯了?為了證明我沒聽錯,我開門站到走廊裡,仔細聽聽周圍房音的動靜,什麼也沒有,說明剛才的確就這房裡的聲音。你開著門幹什麼,是想凍著我們還是想引人進來啊?裡面又是幾句責備,這使我本來的好心情一下子生出不快,臉色不悅地說我明明聽見的,你們卻硬說沒有,那算我聽錯吧。我太太插道好了先別管叫不叫了,你過來幹什麼?,於是我把我的想法一說,他們卻笑我是不放心。我不管那麼多了,反正要帶太太回去。太太見我很執意,就起身穿衣跟我出門。在回家路上我又問剛才是不是她叫的,好說是的。原來我走後,他們就把兩張床並了玩了一會**,後我太太累了咳嗽,加上時間也不早了,他們才睡。LIN睡在中間抱著我太太。剛才他醒了就對我太太又是摸又是摳,弄得我太太不禁呻吟起來,恰巧我就來了。而一摁鈴就嚇掉民他們的好事,所以一個個不高興。到家後沈沈睡去。醒來一看早上8點多。還去不去呢,一商議不管怎麼樣也得去打個招呼送送吧。於是,吃完早飯又向酒店走去。路上太太問我昨晚為什麼沒有盡點地主之宜,服務好。我不解,她解釋就是為什麼沒有繼續跟LIN太太做下去,也沒給她交貨就回家了。我說跟LIN太太的感覺一般。可不管怎麼樣人家也是客人呀,咱們也得熱情點呀我太太又說道,我說好吧等會我補吧。進房後,等LIN夫婦吃飯回房,我就上前抱住LIN太太,可 LIN太太卻說不要了,她說昨晚累死了。原來,我帶太太回去後,已摸得我太太性起的LIN無處發洩,就只能與老婆扎騰,直到交貨才罷。我聽完,就把剛才我太太跟我說的話跟他們說了一遍,脫下LIN太太衣服就要盡點地主之宜,可LIN太太不讓,而LIN卻又起勁了,好像對我太太還不盡性,又上了我太太的身……。完了,他與我太太一起洗澡時,我問LIN太太,他們倆好像好上了,會不會發生什麼,LIN太太說不會的,玩玩而已(事後,我得知LIN的確想叫我太太做他的情人)。可這樣玩我怎麼沒感到愉悅呢?我對人家的太太越來越沒性趣時我太太怎麼越來越起勁呢?這到底是怎麼了?我不得不思索。

(五)變化

思來想去,我想可能是我太太經歷過的男人太少的緣故,要是接觸多了,可能也就不會感到新奇了,也自然不會那般投入了。再說,我也的確有點不放心 LIN對我太太的那種纏纏綿綿,我要盡快讓她從LIN的身上轉移出來。怎麼辦?只有再尋找另一對夫妻,讓她多些感受多些體會,才有可能讓她不再留戀與 LIN一起的感覺。主意已定,我在網上又開始了尋找。也就一個多月,就認識了B夫妻。

當初,認識B是很偶然的,主要是他在網上很直接,我差點把他黑了。但後來接觸才感到這是他的性格。他說他想交換主要也是為了妻子,想讓做教師的妻子放鬆放鬆,消除死板的生活,增加點生活樂趣。他主動讓我與他妻子視頻,我見了,感到長像一般,但人很真誠,有時還有種小孩般的天真。比如我誇她幾句身材好、RF大什麼的,調侃讓她脫衣服她就真脫了(看得出她以自己的大RF為傲)。但我沒想到看上去很端莊的我太太也與B進行了裸聊。而且她還告訴我,當她看到B的激動地自慰樣,很刺激,下面流了很多水。我聽了,也不知是氣好還是笑好,要知道那時還是初春,這種天露點是真要有點勇氣的,這也算是太太的變化吧。

我以前一直認為我太太很普通,說不上漂亮但很耐看,且溫柔端莊體貼人,依在懷裡總讓你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但怎麼看也與淫蕩放得開等詞連繫不上,雖然夫妻生活中太太的表現令我滿意,但那都是出於夫妻示愛的動作,更單純追求性快樂或性刺激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境況。可是與B夫妻的交換卻讓我實實在在看到了太太的變化。

經過一個多月視頻聊天,相約在一個初春的周未,他們開車過來了。作為東道主,自然請客吃飯。席間,大家進一步相互瞭解。我看得出B是為性格爽朗的外向型男人,而他太太細看也進一步展現了她農村婦女的純樸本色(他們是在另一城市效區的小鎮上)。飯後,我們沒去酒店,主要是他們怕不安全,而去了我家。因他們是第一次,他太太說她不敢在一起,要先分開。好在我家是個三室兩廳兩衛的大間,於是各自和夥伴進入各自的房間辦事。一進入情況,我非常失望,主要是B 太太精神老不能集中,與她一邊做時一邊她還想著別的事,一會兒要上網查東西,一會兒要打電話,而且動作不多(就喜歡傳統型),皮膚很粗……,這些都讓我很掃興,雖然我努力著,想讓她得到快感,釋放出來。可使了很大的勁,卻始終不能讓她進入狀態。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當我還在辛苦地勞作著時,聽見外面B先生與我太太已完事洗畢了。無奈,我下床進入他們房間,見我太太躺在B先生的懷裡正發嗲。我說我累了,做不動了,要他們過來幫忙。就這樣三人回到B太太身邊,對她又是親又是摸,一起幫助她,我更是像隻鴨一樣的賣力。B先生為了能感染他太太,還抱著我太太做給B太太看。也許是在我太太的叫床聲和放蕩動作的刺激下,B太太總算有了變化,喘氣越來越重,臉色越來越紅,眼睛逐漸迷離。B先生一邊在我太太身上動著一邊關切的問B太太:老婆舒服嗎?B太太不語但點點頭,可我的努力始終不能讓她到頂點。我主動退下對B先生說還是你來吧。B先生上去一陣狠抽,不到兩分鐘就讓B太太衝過去了。一時我感到有些不悅。完了,大家在一起聊著自己的感受,這時我才得知,B與太太平時做得不多,且每次做時間都不長,花樣也不多,但他太太喜歡猛烈的抽動(所以我忙了半天忙不到點上)。這樣相比而言我太太自然是會玩多了,難怪B先生連聲跟我說你有個好太太,你真是好性福啊!她這樣你怎麼放心的?你可要看好啊!

聊了一會,B太太說不早了要回家,我也沒挽留,起身穿衣送他們出門上車。回到家,見我太太躺在床上,像是意猶未盡地招手叫我過去。剛躺下,太太就抱住我說老公,我還想要。我正因為剛才與B太太一起不舒服,心裡窩氣,正好一拍即合……,邊做我邊問她剛才的情況,她自誇道:我能讓男人一個個迷死!接著開始描述剛才與B一起的情景。我一邊聽著她的敘述一邊在想:看來女人的解放真的還不光是思想上解放。同樣是女人,B太太雖說思想也能接受交換,算得上解放,但在對肉體上的解放她遠沒有我太太想得開——既然來玩就要不能委曲自己,就要讓自己玩的開心玩的盡心,這樣才不失這遊戲的樂趣。這說我太太的原話。我忽然感悟到,這不就是說我太太已由原來被動的順從我,已變為自我主動的享受了嗎!如真這樣,我真不知我是該喜還是該憂了。

(六)放縱

因為我對B太太的感覺不太好,所以就那次後,我們就再沒聯繫過。雖然B太太後來專門來電表示想再聚一次,但都被我婉言謝絕。生活回歸平靜,日復一日往返如常。期間我們也沒有再過多地在網上尋找,與B先生是不聯繫了,但與LIN並沒斷,我與太太偶而在網上都會與他打個召呼,隨便聊聊。但與他聊天中才知道,LIN太太對我有想法了,不願再與我接觸,可LIN先生與我太太感覺又很好,所以他們夾在中間感到難受,因為四個人的遊戲現在只有兩個人有感覺了,怎麼辦?我看得出我太太為難,LIN想與她交往,但她又不能不顧及我,可她又割捨不下那種感覺。幾次都與我提到LIN要與她單獨交往,而且LIN太太也已同意老公與她交往,現在就等我的態度了。我想想,既然人家老婆都能為自己老公考慮,為一個大男人又怎能小心眼呢,況且LIN先生幾次接觸下來,還算是個好男人,對我太太很是體貼,這也使我放心不少。就這樣我同意了。

接著我太太與LIN開始約定時間。又定在一個周未。那天下午LIN開車過來,直接來到我太太單位門口等她,害得與她一起下班的男同事看著我太太突然緊張的樣,很感詫異。太太上LIN的車後就帶他在我家附近的一個酒店去了。而我還得做個模範老公,帶孩子照常去看嶽父嶽母,並在哪兒吃飯,當嶽母問起時,我還得給太太編理由說她加班了。吃飯完畢,帶小孩回家,做家務,陪小孩做好作業,這時嶽父嶽母來玩,小孩見了就說要住到老人家去,老人自然高興,我想想反正我心情也不太好,還不如小孩走了我省心。小孩走後,我一個人在家感到很是寂寞,想想此時太太正與別的男人正在尋歡作樂,我卻獨守空房心裡難免有些失落,可為了太太的開心,我就犧牲點吧。正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電話突然想了,一聽是太太的,她問我我在幹什麼,我答沒什麼,在看電視,她說我這邊開始了。我細聽能聽到LIN的親吻聲,就問:開心嗎?她說開心呀,你不會不開心吧。我說不會的,你開心就是我開心。她笑了,然後跟我說我在某某某酒店某某號房,如果你有興趣等會你也來吧!我一聽頓時起勁了,忙答道:好,我一會就過去。過了半個多小時,我來到他們的酒店。因哪酒店我不熟悉,費了好大的勁七拐八彎地來到他們的房間。剛想上去敲門,突然想起上次的教訓,於是邊掏手機邊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聽裡面的動靜。一聽,果然聽見我太太的叫床聲,哪一聲一聲的叫聲刺激得我恨不得馬上衝進去。忙打電話給太太,這次太太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來開門了,開門後趕緊又跑回床上。我進去一看,原來是個單人間,只有一張大床在房裡。LIN 見了我衝我笑了笑,沒說什麼,我倒是問了句,你們進行了如何啊,我太太答道,正在進行到高潮了你來了,這會你可以補我。我說好好,我補。脫衣上床,開始補課……。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感到渾身是勁,像個鬥士一般把我太太正面反面,上面下面,什麼花樣都做了,把她弄得高潮疊起。期間,我也叫LIN參與進來,可不知怎麼得,他下面竟硬不起來了。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最後我做完高難度動作後,一身透汗地心滿意足下床洗澡。之後躺在床上我與LIN一邊愛撫著太太一邊交談了幾句,看看他有點放不開,好像是我在場的原因。於是,我知趣地說你們繼續吧,我先回去了。這樣,我一身輕鬆地回到家裡,剛才的興奮還沒消退,睡意一點都沒,上網玩會吧。打開機子上網,一上線我的QQ裡一個頭像在閃。一看是個新加我的傢夥在叫我,反正無事,聊聊吧。幾句下來才知也是一個同好的朋友,不過還是個在門外徘徊的傢夥。趁著性子,我把我的經歷跟他一說,他一下感到我很真誠,很男人氣,不由得想與我進一步交流,我想想,這也好,反正這樣讓太太與LIN交往下去也不是個事,有新的夫妻朋友當然更能轉移點注意力,就隨口答應在五一長假時大家見見,就這樣大家稱兄道弟地留了聯繫電話後下線休息。我剛睡下,聽見有人摁門鈴,起身開門一看,是太太回來了,我很驚奇地問,怎麼這麼早就回來啊?她說人家沒興致了,要回家去看老婆了,所以就早點回來嘍。原來,我的出現給LIN帶來了壓力,尤其是我在太太身上的那種強勢,競使他自虧不如地陽痿了,害得我太太說,本來以為兩個男人可以讓她好好享受一吧,讓沒想還是出現了一點遺憾威猛,我說不要感到遺憾了,我來補你吧,說吧我又緊緊抱住她上了床……。也許,我也不知是什麼刺激了我,竟使我有如此大的興致?難道是剛才門前聽的叫床聲,還是得知我的威猛竟使另一男人陽痿的那種快感,還是對五一又一次交流的期待?我也不知,反正我哪夜威猛無比。

(七)尋歡

上一次的三人行,是一次二男一女型的最具科學性的**.事後,我抱著太太問她感覺如何,她笑著答:被兩個男人愛的感覺真得很好,讓人像女皇一能隨心所欲地讓兩個男人為自己製造快樂。難怪網上說女人玩過**後都會上癮,因為切身感受到更多異性的愛的確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男人為什麼也想與多名女人一起做愛,但可惜生理的因素這往往是達不到人人皆歡的境界。

因我與LIN太太的感覺不好的緣故,我太太不得不與LIN冷淡了。我想這樣雖然好,但可能不長久,還得尋找一對新的夫妻,一來轉移太太對LIN的注意,二來也可為我尋找一個替補的玩伴。就這樣在五一前認識了Y夫妻。Y先生是位廣西人,在一家台資企業做財務總監,太太原先是一個科室的湖南妹,漂亮而風騷。依照Y先生自己講,要不是近水樓台,憑他的體形條件是很難把這個湖南妹追到手的。開始我還以為他是說笑,在網上還跟他調侃說你的樣子怎麼個不行,不會像個日本人吧!可沒想到五一見面一看還真像個日本人。

五月二日,我們把小孩安排好後,赴臨近的另一個城市。到了車站,我們等了不多一會,一輛尼桑車過來,我們上前一看,駕位上坐了一個個不高,戴著金絲眼鏡,臉上鬍子拉撒,皮膚黑黑的男子,旁邊坐著一位豐滿健康,燙著波浪捲發,臉上一笑露出一個酒窩的年輕女人,與照片相比更為生動。寒暄上車,直奔度假村。路上大家談了很是融洽,只是Y先生的國語聽起來有點吃力。

來到度假村,我們進入一座兩邊臥室中間客廳的小別墅型房子,不遠處的青山、小湖及各種鬱鬱蔥蔥的花草樹木,使人心曠神怡,十分愜意。這看得出,他們為了今天的約會真是費了點心思。進去把東西放好,看看天色尚早我們把客廳裡的茶幾椅子搬到屋外小院裡,倒上茶,邊欣賞著周邊的美景邊拉扯著家常。談話中感到Y先生是位溫和型的男人,不善表達,Y太太倒是一位活潑型女人,言詞十分歡快,而且看得出Y先生對太太很是寵愛體貼,可能也真是這點才俘虜了芳心。我們就這樣大家一起開心地各自回顧著戀愛史、婚姻觀、育兒經……,談得很是歡悅,一直談到傍晚吃飯。飯後,我們又圍著渡假村散步。女人們各自挽著老公的手,依在身邊,就像兩對情侶在樹蔭道間漫步。迎面吹來的習習山風,不禁沒使我們感到涼意,反而更使我們有種熱血湧動的感覺,對於這夜色的降臨也好像有著些許興奮些許期待。

回到房間,進入情況,兩位太太交換進入兩個男人的房間。門關上,我看見Y太太臉紅紅的,就說天太熱了,你先去洗澡吧。於是她進入洗澡間,我打開電視心不在焉地看著。過一會,拿起水壺進入洗澡間取水燒水,一眼看見淋浴間內Y太太在嘩嘩的衝著,見我進去也沒說什麼。我把水壺放好插好,回到床上又看了幾分鐘,有點按耐不住,再次悄悄進入洗澡間,拉開玻璃門伸進頭去看她洗澡,她見我進去衝我一笑,我說要不要幫你擦背?她說不用了,我沒理她脫下衣服拉門進去,她見我進去很是緊張,臉漲得紅紅的,背對著我衝著水。我摸著她的背,感覺她在顫抖,我撫摸了幾下就順勢到前胸摸著她的大RF,手感很好,很有彈性。剛摸了幾下,她猛得一下轉身抱著我,嘴壓了上來,舌頭伸入我的嘴裡攪動著,我一下心騰騰猛跳——沒想到她的反應是如此強烈。頭上的淋浴頭的水雖嘩嘩地衝刷著我倆,但好像不是澆的水,而是油,使我們如同乾柴烈火一般燃燒起來。也許是我倆的反應過快,身體一點阻力也無的站著就結合了,雙方都是瘋狂的索取著對方的身體。她乾脆手緊摟著我的脖子,兩腿往我腰間一盤,讓我抱著她的大腿抽動起來,我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她一百十多斤的人,我竟然頂著水抱著她站著抽動了近十分鐘,直到她大叫起來,我被她勒得喘不過氣我才把她放下,說我們還是上床吧!,她笑笑點點頭,於是關水擦身上床,一場大戰開始了……。我沒想到她與我的配合是那麼默契,我得威猛和努力也讓她多次靈魂脫殼、飄飄欲仙,最後同時達到了高潮,在吼叫聲中結束了戰鬥,身上汗水也把床單印的濕漉漉的。兩人躺在床上,像是勁都使完了,誰都沒想說話。突然,她坐起身來,抓住我的胳膊狠勁咬了一口,我啊的一聲驚叫起來,呆呆地看著她。她見了不好意思的一笑,調皮的把頭鑽進被窩,一會兒鑽出來說我還以為我在做夢,可咬了一口才知不是夢,真是有意思。

就這樣在床上我們也聊了一會,最後我說你洗一下吧,我去看看他們。起身來到對面,推門進去,看見太太光著身子在擦水,Y先生正在洗澡。我問:結束了?早結束了,就你們時間長。這時,Y太太洗好也過來放東西,我太太見了也回到我的房裡。Y先生出來,見了我羞澀地對我說一句話,我卻沒聽清,讓他重複了兩遍才明白他說:剛才的感覺真的很好!我說好啊,休息一會再談吧。於是回房看我太太。太太已躺在床上閉目養神了,我走近躺下問她還好嗎?不好。怎麼了?我跟他沒什麼感覺。,哈哈,原來這樣,難怪我太太臉色不好,是沒盡興呀。怎麼辦,補吧,於是我邊撫摸著愛妻邊進入了她身體,開始了慰安夫工作。正做著,Y太太進來了,她一見很是不好意思,我一見忙起身把她拉上床,我太太順勢撫摸著她的大胸,她一下酥軟在床上,不一會兒就開始氣喘起來。約二三分鐘,她慌忙地跑回了去了。過了一會,Y先生過來叫我們一起過去四個人一起玩,我太太說她累了,讓我自己過去。於是我來到他們的房間,一進門,見他們倆人已在床上了,Y先生見我來了,跟我說:我老婆還想要你。就這樣一場三人遊戲開始了……Y太太年輕而風騷,Y先生在她身上十分鐘左右就結束了,輪到了我。有了剛才的經歷,大家不再陌生,只見Y太太撅起豐滿的大屁股讓我後面插入,我毫不畏懼地挺槍上馬一陣衝刺,把她弄得兩眼直翻白,只有出氣沒吸氣般死過去多回,最後在她的求饒下才射擊完畢。當我欲從她身子裡退出來時,她像怕失去般地不讓我抽出JJ,還滿面桃紅地嬌嗔道:你真棒,你把我都弄暈了。

回房各自抱著夫人休息。天亮吃過早飯,我們又一同爬山遊玩,又說又笑。我看見Y先生跟太太像是在交流著昨晚的感受,說著說著倆人還打情罵俏起來。回房後,看看時間尚早,無事可做,於是四人又開始了做愛,開始是各自跟太太做,後來換過來,做了一會,我太太就藉口累了躲到一邊。於是又是三人行,不過我太太適時還在一旁幫幫忙,幫我一起撫摸著Y太太的胸和背,Y太太早把肥屁股給我,用嘴幫老公**.在我們三人的伺弄下,Y太太刺激地不禁大叫,發瘋般地用嘴幫Y先生套弄著,一會兒竟把Y先生弄暴了,後面只能看我一人的了。一邊跟公狗一樣趴在Y太太身上,一邊看了一眼我太太,發現她微笑地在看著我,像是在鼓勵我,我更是起勁,用百米衝刺般的勁頭抽插著,弄得Y太太如同一堆爛泥,癱軟在床上。

臨近中午,我們才退房離開了渡假村,然後相互告別各自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問太太今天玩得怎麼樣?我可是很盡興的。當然,看你的使勁樣,像是拚命似的,一點也不顧及身體了。太太答道,主要是我碰上了個我滿意的,所以當然要投入一點了那是你是碰上了一個中意的,可我這次碰上的可沒你幸運啊!太太又說道。細細回想,的確這次是我好她不好了,看來要想倆人一起碰到一對各自滿意的還真是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