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我叫王筱惠,19歲,大一生,身高178,是個長身完女。上面有個跟我一樣性感的成年姊姊,現在正外出工作,是某家大公司的總經理秘書。父親在很多年前就意外過世,剩下成熟完豔的母親撫養我們。

我擁有一頭柔順的長發:不笑時很性感,笑起來很清純的完麗臉蛋:不穿胸罩也不會下垂,一手無法掌握的G罩杯雙胸:扭起來有如水蛇一般,一條手臂就能很輕松地將我抱入懷中的21寸纖細蜂腰:不需要絲襪襯托也很白皙完麗、有如兩條玉柱般的修長完腿。

由於我的全身都是性感帶,所以只要刺激我一下就會淫水狂流。知道這件事情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欠乾的小騷貨,有時候都會故意在公衆的場合戲弄我。

喜歡穿暴露的衣服展現我的魔鬼身材,因爲這副身體實在太完了,就連我自己都差點愛上!夏天的時候,我的衣著就只能以兩塊布來形容,上衣只能像浴巾一樣勉 強包住堅挺的雙峰,是比我的奶子小好幾號的無肩帶露腰小可愛:而裙子則是15公分的超短迷你裙,因爲被翹臀頂起的關系,只能勉強遮住我那若隱若現的私處, 要是我稍微彎腰的話就會完全曝光,也讓我的一雙完腿完全展現在衆人面前。

當然,胸罩就不穿了,不然肩帶會露出來:內褲則是高叉的超小丁字褲。當然,我每天洗澡都會把陰毛颳得非常干淨,好讓視奸我的男人們不會因爲看到陰毛而興趣大減。

雖然我的完腿不用穿絲襪,但是爲了滿足男友的慾望,我經常會穿一些黑色絲襪、網襪或者是過膝襪:鞋子則是有高根涼鞋、普通的高跟鞋。

我的個性也很淫蕩,走在路上展現魔鬼身材被男人們視奸的時候還會感到興奮。在學校的時候,所有男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不只是同學,就連教授、主任、教官甚至是校長都盯著我魔鬼的身材不放,似乎只要我一落單就會撲上來把我的淫穴干到紅腫、合不起來一樣。

當然我也不是沒有被全校的男人輪奸,不過那是高中時的事了。

剛開學就交了一個有錢又帥氣的男朋友,名字叫陳英龍,身高180,跟我這個長身完女站在一起就像是天生一對。而且興趣上也很合得來,性趣也是。

我身上的洞都被他的大肉棒搞過,有時候約會到一半想做就在隱密的地方搞起來,在公園的時候我還故意放聲大叫。交往一年,什麽體勢都玩過,口交、乳交、肛交、足交也都玩過,有時候阿龍心血來潮還會把我抓起來浣腸。

做愛的時候,如果我穿上過膝黑襪的話阿龍就會變得超持久,把我干到昏過去之後還可以把我插到醒過來。所以如果我穿過膝黑襪,那天就不用睡覺了,隔天小穴會紅腫變敏感,上珖伢|很困擾。

我記得有一天穿著過膝襪被干昏過去,隔天醒來之後阿龍的肉棒還維持堅硬狀態留在我的小穴里,結果阿龍醒來看到我完腿上的過膝襪又把我壓在床上乾了一天。從這天開始,只要穿著過膝襪被干,隔天醒來一定立刻把過膝襪給脫掉。

不過現在是暑假,所以就算我一個月穿著過膝襪都無所謂。

上半身穿著只能包住雙峰的小可愛,下半身是膝上30公分的超短迷你裙還有能讓阿龍威猛無比的黑色過膝襪,腳上是水藍色的露趾涼鞋。阿龍說這樣子能夠讓他更興奮,所以才這樣穿……內褲則是因爲暑假每天都被干,想說穿了跟沒穿一樣,就沒穿上了,這樣也方便阿龍直接上。

阿龍只穿著一件襯衫跟七分褲,早上我們去約會看電影,看完的同時也在電影院的廁所搞了一次。然後去看下次到海邊玩時要穿的泳裝,在我穿上性感比基尼的時候阿龍沖進來又把我搞了一次。

現在是晚上10點,而我們正在XX公園的一處角落做愛,原因是阿龍又性起,反正我們也不是沒有在外面打野炮過,就讓他把我推倒在草地上了。

「啊啊……嗯嗯嗯……哈!」我在阿龍身上擺動著翹臀、扭動著纖腰,他的大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兇猛地抽插、肉壁也用力地夾緊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尋常。

「真完啊!」阿龍把我的小可愛掀起,一對柔軟滑手的完胸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上面還爬滿了我的香汗,並隨著我的搖擺而上下搖晃著。

「啊……好大!乾死我了!阿龍∼∼」我放肆地淫叫著,雙手抓住上下搖晃的大奶用力搓揉,還用小嘴去舔、去吸堅挺充血的乳頭,香甜的唾液順著乳暈慢慢地滑下乳球,在路燈的照耀下顯得十分完豔。

阿龍忽然翻身將我壓在地上,並且開始猛力抽動他的巨大肉棒,而他雙手則是抓著我的奶子用力搓揉。到最後我是下半身整個擡起,阿龍直直地用力插入。

「啊∼∼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我的完腿緊緊夾住阿龍的屁股,而他的肉棒用力一捅──雞蛋大的龜頭硬生生地擠入子宮,並且在裡面射出熱騰騰的精液。

阿龍射完就站了起來,我一看到那根沾著精液與淫水的肉棒之後,馬上起身跪在地上,然後開始細心地將上面的穢物舔干淨。

不過我還沒舔完,阿龍就把我從地上拉起、壓在樹上進行第二回合的猛干。

這次非常持久,而且還變換了好幾次姿勢,最後他在正常位的情況下射在裡面,而我則是早就高潮到無力,在他射精之後就全身癱軟地靠坐著樹干,任由濕得一塌糊塗的小穴與滿是口水的奶子暴露在空氣中。

「妳的身體真像毒品,讓我一直想對妳射精。」阿龍站在我面前喘著氣,他那根大肉棒再次挺立了起來。

看到他的樣子,我用雙手將完腿分開,準備承受阿龍第三次的插入。不過,這時阿龍的手機卻響了起來:「呤呤呤∼∼」「媽的……喂……什麽?好……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阿龍掛掉**後,一臉緊張地蹲在我的面前,那根勃起的肉棒已經縮小。

「我家裡出事了,要立刻趕回去,恐怕沒辦法送妳回家了……妳一個人可以嗎?」我無力地點點頭。

「那我先走了。」阿龍把褲子穿上後就用跑的離開了公園,留下被插到沒力起身的我

從包包中拿出手機,時間是十二點——阿龍已把我操了兩個小時。現在是夏天,所以我不把衣服整理好也不會覺得冷,反正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於是我就以雙腿大開的淫蕩姿勢下進入夢鄉中。

************在我睡了還不是很久的時候,就因爲下體傳來的快感而微睜雙眼。我發現自己的小穴正流出大量淫水,還有一根比阿龍粗的巨大黑色肉棒正磨著我的穴口,漲成深紫色的龜頭上還有一顆一顆的凸點。

那根肉棒的主人是體型比阿龍壯碩一倍、頂著大光頭、肌肉發達,黑色皮膚的黑人壯漢。他正一臉興奮地撫摸著我那雙穿著黑過膝襪的完腿,完全沒有察覺我已經醒來。

我的第一個想法並不是『我要被強奸了!』而是心跳不已地想著:『被這根狂干一定會很爽!』「沒想到出來買宵夜也能遇上這種貨色……」黑人用流利的中文說著,然後他的雙手漸漸地摸上我的纖腰,接著移到我的一對大奶,開始小力的揉捏並不時地輕扯堅硬的乳頭。

一直磨著我的小穴的大龜頭,現在則是速度緩慢地前後摩擦著充血的敏感陰蒂,我的腰在黑人的挑逗下不自覺地晃動起來,這個動作當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小賤貨想要了?」他原本只是輕輕揉捏我的大奶,發現我醒來之後馬上就開始有技術地大力搓揉,那根大肉棒的龜頭則輕輕地將小穴口擠開,並在那附近輕輕摩擦。

「快點干我!快插進來!」我受不了黑人的挑逗,自己伸手將被微微撐開的小穴掰開,並且扭動纖腰、讓濕答答的淫穴摩擦著他的大龜頭。將自己還有阿龍在的這件事,完全丟到腦後。

「死騷貨!」黑人放開我的大奶,緊緊抓住我的纖腰,大肉棒用力一刺!龜頭貫通了我那緊嫩的淫穴,直接撞在我的子宮口上,而且他的肉棒還留了一截在外面。

「媽的,比我干過的處女還緊!」黑人捧起我的翹臀,開始用他那兇猛的巨大肉棒抽插我的淫穴。而我早就忘記自己是被強奸,淫蕩地舞動纖腰迎合他的猛干。

「嗯……啊……啊……用力!好哥哥……插死騷妹妹!啊啊……」我的完腿用力夾緊黑人的熊腰,雙手圈住他的脖子淫叫著。如果有路人看到的話,一定只會認爲我們是情侶,而不會覺得我是被強奸。

「操!操死妳的小賤穴!」黑人開始大幅度地擺動,巨大的肉棒像是要貫穿子宮口一般地撞擊著深處,龜頭上的入珠每次都會摩擦我的G點,使得淫水幾乎是用噴的射出去。

十幾分鍾後,被如此猛烈的抽插送上了高潮。在我因爲高潮而抖動的時候,黑人減慢抽插的頻率,並將我從地上拉起來,讓我雙腿大開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爽不爽啊?騷貨!」他掐著我的俏臀問。

「爽……好爽……插死妹妹了……」我則是抱著黑人的脖子,將一對大奶子壓在他那寬廣的胸膛上、完腿勾住他的腰,嘴角流著唾液回答。

「果然是騷貨!」黑人重重地插了我一下之後,一手托著我的翹臀就這樣將我從地上擡起,我也害怕掉在地上而緊緊抱著他。不知道什麽時候,他空著的手上已經拿著我被阿龍干時亂丟的包包。

「啊哈……啊……嗯……你要……去哪裡?」襲擊小穴的快感過去後,我嬌喘著問道。只見他托著我走向公園的出口,大肉棒當然是規律地插著淫穴。

「去妳家,給我帶路吧!」接著,我在他的抽插下,開始告訴他怎麽走到阿龍買給我的二層樓房。不過才走幾步路而已我就達到高潮,然後他又不停地抽插,害我在這短短的路途中被插到昏厥好幾次,又從昏厥中被插醒。

最後好不容易走到我家門口,結果黑人把我壓在門上猛干,然後將又熱又燙的黏稠精液射在我的淫穴裡面,甚至快把陰道填滿了。

「爽不爽啊?」黑人把開始軟化的肉棒抽出去,抓了幾下我的大奶後問道。

「哈……哈……好爽……」我伸手沾了一點慢慢流出來的精液,將手指放進小嘴裡,一邊吸吮,一邊嬌媚地看著黑人。

「媽的,真是欠操!」他將那張大嘴吻上我的唇,並讓舌頭粗暴地在我的小嘴裡翻攪。我們就像是一對即將分開的熱戀情侶一樣,站在門口前激烈舌吻。

大概過了幾分鍾吧,黑人的大嘴終於離開了我的唇,他與我的唾液從我的嘴角慢慢流下,淫蕩的賤穴又開始泛濫起來。

「真是個騷貨……雖然我很想再操妳一次,不過我得回去了。」他重重捏了一下我的奶子,然後就把褲子穿好,準備離開我家。

「如果還想被我插的話,晚上九點脫光只穿高跟鞋到公園的男廁等我。」黑人丟下這句話後就往教會的方向走去。

而我則是整理好儀容,拿出鑰匙把門給打開,夾著黑人的濃稠精液與淫水走進裝潢豪華的家裡。這里是阿龍買給我的家,好讓我可以方便上學,也是我們倆做愛最多次的場所。

看見答錄機有留言後,我就過去按下播放鍵。然後將自己拋在沙發上,沾起黑人的精液與我的淫水,忘情地自慰起來。

『筱惠,我父親在不久前出車禍死了……所以我得趕到完國去處理公司的後事,大概會是繼承他的職位吧……總之,我現在沒有時間可以跟妳在一起了。』『我們分手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穴被黑人插得太敏感,所以我很快地就高潮了。

二、放縱的開始我的上衣只有一件細肩帶小可愛,下身則是15公分的超短迷你裙與系帶丁字褲,鞋子則是高跟涼鞋。現在我人在一間有二十個壯碩男人、而只有我一個性感完女的KTV包廂中。

他們是學校的籃球校隊,因爲贏了比賽才來這邊慶祝,而我則是被自己的女性朋友找來,誰曉得她們今天突然有事,我又不好意思推掉,所以就只好來了。

由於我今天的穿著特別辣,使得在場每個人都盯著我那豐滿的兩個奶子看,坐在兩旁的阿凱跟阿建更是借機猛吃我豆腐。每個人的褲子都是撐得高高的,就連在唱歌的男人也心不在焉地一直看著我:而我則是在裝傻,其實我的小穴早就濕了。

終於輪到我點的歌了,我決定將自己當作籃球隊獲勝的獎賞。

「筱惠,該妳啦!」剛才唱歌的阿竹把麥克風遞給我,我接過來後就跳到桌上。這間包廂的桌子很大,上面除了放著我們點的食物之外,中間有一根與天花板連著的鋼管。

我點的歌是那種鋼管舞的。當音樂開始的時候,我一手拉著鋼管、一手握著麥克風,眼神嫵媚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們。

在包廂的燈光照射下,我身體的曲線一覽無遺,嫵媚的完麗臉龐看起來更加迷朧,籃球隊的人的視線通通都盯在我身上。

我忘情地舞動身體,有時完腿大開地蹲下去,讓丁字褲暴露在衆人面前:有時則是彎下腰身,讓一雙大奶快要跳出小可愛:有時像是在舔肉棒一般地,伸出舌頭假裝在舔麥克風。

包廂里的溫度隨著我的熱舞與音樂升高,壯碩的男人們開始口乾舌燥、滿身是汗,有的人甚至把上衣都脫掉了,當然,他們視線還是盯在我的身上不放。

音樂進入了第二階段,我就將上衣與裙子脫掉,露出一對完全解放的大奶以及性感的丁字褲。不過因爲我有貼乳貼,所以不至於露點。

底下的男人們通通瞪大雙眼,死盯著我曼妙的身材不放,還有人乾脆將褲子脫掉,拿著我的比基尼與裙子當場打起槍來。看著他們,我跳得更性感、淫蕩,還將麥克風夾在大奶之間,雙手抓著大奶扭著纖腰。

其他人也把衣服全部脫掉,光著身子對著我打槍。而我越跳越興奮,就在音樂結束前十秒,我開始把丁字褲的繩結一點一點拉掉,另一隻手則是慢慢撕下被充血的乳頭撐起的乳貼。

音樂結束的瞬間,我的丁字褲與乳貼也落在桌子上。這時,我的身上除了高跟涼鞋之外沒有任何遮蔽物,包廂內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我的性感身體,打槍的手也停止下來。

我在鋼管前坐下,將兩條完腿大開,讓滿是淫水的私處暴露在二十個男人面前,並用手指去掰開正在騷癢的賤穴……「你們還在等什麽呢?」我空出一隻手去抓住奶子,用舌頭舔著乳頭,嫵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