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房 我插得她那雙奶子不停地甩動

2016-07-27     WoKao     檢舉     收藏 (5)

在軍隊時,天天循規蹈矩。沒什麽意思,人說當兵三年,母豬賽貂嬋。可見在軍隊里對於「性」的缺失之嚴重。我的運氣比較好。分在男女兵混合的連隊。單位有三十幾個女兵,特別漂亮的有兩個。她們倆(一個是小婷一個是小瑋,都是江蘇美女!身材臉蛋沒說的)尤其是小瑋,那身材,高挺的奶子,在寬大的軍服下依然不能擋住他那堅挺的奶子。有趣的是,女兵們站成一列時我們男兵從側面看女兵的整齊時只要看到那突出的胸部,就知道那一定是小瑋啦,我們男兵總是相視一笑,小婷的屁股很豐滿,一看就想操的那種,而且我們估計是水比較足的那種,小屁股很緊實,一看就是個原封處女。

而且她的那雙大腿在夏天是總是那麽的白,搞得我們這些男兵白天欣賞,晚上就在宿舍里打飛機。因此,她們就是我們這些平時訓練完沒事乾的男兵茶餘飯後談論的對象,但部隊終是部隊,沒幾個敢越雷池一步的。最多就限於聊聊天,說一些葷一點的段子。第一年時我比較老實,她們倆那時已經第二年了,我平常不愛說話,看見女孩子我就臉紅。(這是表面的),其實我心裡很好色,我表面上看去給她們很內向的感覺。我那時天天訓練後累得要死,但晚上在床上。

第一年的夏天,我們換了夏裝,女兵們都換了裙子。這下我天天樂得要死,天天借著機會到她們寢室轉(白天可以進女兵宿舍,晚上就不行了)她們見我都不怎麽防,因爲我「內向」嘛。這可給我大好機會。她們穿著裙子坐在我對面,本來女兵穿的裙子不短的,但她們都喜歡拿出去改,改得好短要麽就穿最小號的裙子。小婷和小瑋也不例外,穿著裙子樣子真的好誘人,而且她們都不穿褲襪,我經常在她們那裡正大光明的欣賞她們的大腿。

我會彈吉它,經常到她們那裡小秀一下,她們看我彈琴時興奮得要命,更是忘記自己的坐姿,大八字的,蹲在床上的,看得我心猿意馬,眼睛總是盯著小瑋和小婷的裙子裡瞄。她們也從沒查覺,可能覺得露給我看沒什麽吧。因此我經常能看到她們裙子內的小褲褲。而且看得很清楚,蕾絲的占多,看得我心裡狂跳。另外就是不訓練時經常在樓梯口處轉,趁機機會偷看上下樓女兵們裙底風光,白天訓練很苦,但一想到下訓練場後能看到小婷和小瑋,我的心裡就非常滿足。一個夏天,幾乎都是在這種心境下度過的。

色膽越大,越感覺不爽,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開始對小婷和小瑋兩個人經常來點小動作。我決定先對單純的小瑋下手,比如在上下樓時故意用身體碰觸她們高挺的奶子。經常在她們不知道時從後面蒙住她們的眼睛,然後等她猜不到是誰時用力抱她一下,等等,經常弄得她對我嬌嗔不已,小瑋那年20,19當的兵,據說她是高考只差幾分沒上大學,轉到部隊里準備考軍校!(後考上)。我那時才18,我17歲高中?>讀完就當了兵。所以我平常都親切的叫她「小瑋姐姐」,哈,這個年齡都是春心蕩漾的季節,所以她對我的種種「無禮」行爲就漸漸不感到反感了,只是經常提醒我不要讓連隊幹部知道,要不然就會被批鬥了。

她漸漸對我這個經常愛無理取鬧的大男生産生了好感,我們在節假日常出去玩,當然是我先請假出去完後她再請,以免被連隊幹部懷疑。我們一起在外面遊大街,看電影,打電玩,當然不是穿軍裝啦。那時我還只對她有一些最多只是親親她的舉動,因爲她還比較羞澀,我想等到水到渠成時再上她,我們在連隊時和平時一樣,別人根本看不出,到了晚上我們就用各自的手機(偷著買的,部隊不讓用)在被窩里發簡訊傳情,漸漸的我們感情升溫了,我在一次和她出去時對她提出了那個要求,她笑笑對我撒嬌:「那麽想要我啊?呵,我有那麽誘人嗎?」我拷!她又說:不急嘛呵呵,我就想看你那副猴急的樣子。

「那段時間我只能晚上和她打手機時一邊聊一邊打飛機,她是在總機班值班的,聽著她那動聽的聲音,真的爽,有一次我被她查覺了,她笑我還這麽好色,第一年時可看不出的啊。我就對她訴苦:」誰叫你不給我,害得我只好天天打飛機,「搞得她淡淡地笑了,這時我對她說,」不如……「她馬上意識到了什麽,忙說不行不行,我沒聽她的,穿了件短袖襯衣就下了床,開始摸向總機房。這時,已經12點多了,連隊9點就熄燈,戰友們都早早進入了夢鄉,這時我趁著夜色來到了4樓的總機房,小瑋一個人坐在裡面,用她那甜美的聲音轉接著一個又一個電話,臉上不做作的笑容真是美『呆了,而她就穿一件小T 恤,短袖軍裝脫了下去,更把她那高聳的雙奶勒得更緊實了,我這時推門而入,她嚇了一跳。我走到她跟前坐下。

這時,來電話了,她用她那平時訓練時熟練的技術拿起插塞插進孔里,用她那平時練就的C調咪音節話務用語」您好!您要哪兒「,我這時一把從後面抱住她,她輕輕的顫動了一下,我用手摸向她的胸部,她此時在接電話,根本顧不得我,我便這樣在她胸部摸了大概半分鍾,接完電話,她對我撒嬌了 」不要嘛,不舒服的「我不管,說」今晚難得幹部們都不在,到別的連隊去了,我要你。我說完已經是腦袋發熱,一股慾望直沖腦門,一把把她從椅子上抱起,把總機房裡的那個床拖到機櫃旁,抓著她的雙腿,讓她倒立起來,此時我的頭就從上至下伸進了她的裙子裡面。

我一邊抓著她的大奶一隻手伸到她的私處,此時她早已經愛液流了一褲了,我笑著說,沒想到我們連最美的女兵被人干時的水還這麽多啊,喲喲喲,羞死人啦啦……她見我如此對她,臉羞得通紅,真是害燥啊。我把她那改短過的短短的軍裙推了上去,她的粉紅色的內褲已經是透明的了,因爲被愛液浸透了,我脫掉她的內褲,給她看了一下,對她笑,她對我說,我怎麽。我怎麽會這樣啊,真是羞得要死了。我則說,你死了誰來滿足我。

此時她已經一絲不掛了,誰會想到,在一個管理嚴格的連隊里,還是戰備值班室的總機房裡,有一對慾望男兵女兵正在顛鸞倒鳳,想起來真TMD爽。

這時來了個電話,已經12點半多了,真TMD的掃興。她赤裸著接電話,強忍著呻吟,吃力地按正常接電話時的口氣,「您好!您要哪兒,稍等?」說罷,馬上用手捂著話筒。啊噢。啊噢的呻呤了幾聲,再接電話,「給您接了,請聽好」,我真服她的表演能力,一邊做愛一邊不動聲色地接電話,真TMD的爽,我雙手抓著她的大腿,一下子把她舉了起來,我躺著床上,對著她那還在不停地流著愛液的私處用棍對準,抱著她套了進來,一下子就進去了大半,第一下,搞得她嬌軀左右晃,呻呤也更大聲了,不過總機房是隔音的,即使她再發浪叫別人也聽不到,我就這樣舉著一上一下,她也有節奏的叫著床。

那聲音哥們我不說了,真是太動聽了,聽得我慾火猛長,這麽一上一下幾十下以後,她又再次流了好多好多水,真是令我感到驚奇。這麽一個小女兵,雖然是我的姐姐,但她那嬌小的身材顯然比不過我這個弟弟,我親切地喊著她,瑋姐姐,你爽嗎?

她還是臉通紅地望著我,說:「我還沒讓男人碰過啊,沒想到是這樣的銷魂,你真是看不出來啊,這麽行,我服。」我說「好姐姐,還有更刺激的呢!」我看著她那動人的紅撲撲的臉蛋,說著,我又起身,蹲在她的身後,拉開她那白暫的大腿,這麽一插,可能我慾火攻心,急於救成,至於小瑋還是處女我忘了,這一下,插得她高亢的一聲尖叫,說,痛,痛,痛,不要啊不要,我說你這是處女必經的,等一下就爽了,我不聽她的,但我放慢了速度,插入她那已經濕得不得形的陰道內。床單上,椅子上,地上,到處是黃白黃白的液體,那是她發浪的證據,真是奇了,居然流了這麽多還有,看來她真是需要插了。一股紅紅的血流到了床上,等到她不感到痛了,我便加快了速度,從背後死命地插,但不快,一招一式都在她的陰道螺旋般的攪動著,攪得她浪叫聲連連:「啊……噢……呵……不行了……不行了……要死了……出來啊……噢……插啊……深一點……啊……」尖銳的浪叫響徹了整個總機房。

此時又來了個電話,是個男的,我都聽見了,小瑋顯然已經乾得忘記了自己的工作,估計這時問她叫什麽她都不知道了。但鈴聲響了幾聲後,我停了一下。我笑了,此時我心裡突然升起一投報複的慾望,我突然加大力度,一下插到了她的子宮,隨著她一聲尖叫,然後又是一陣啊啊的叫,估計那個男的肯定聽到了,他問怎麽了,我想要是我是那個男的,知道這個接線女兵居然在瘋狂作愛。我肯定會當場就射。

可是小瑋突然撒了個謊,說看到耗子了,真會編。後來來了幾個電話,我都沒有停,她也是哼哼,啊啊的接完的。此時我感覺真爽。一個師級單位的總機女兵,竟然被一個男兵瘋狂地插著。她那如百靈鳥的浪叫聲不斷地刺激著我的性慾神經,我跟她又換了N種姿勢。反複地干著,我就想,小瑋啊小瑋,我就看你到底有多少水流,我不幹干你我不罷休。她也漸漸的迎合著我,反複達到高潮,那叫聲,我當時戴著MP3,不忘記把那個錄了下來,以後每天反複欣賞。

時鍾已經到3點了,我用出我最狠的招,把她放低了趴著,從上往下插,插得她那雙奶子不停地甩啊……叫聲真是令我以後都不敢想像的浪。一個在部隊憋了三年的處女,竟然在慾望滿足時會有這樣下流的叫聲,真是覺得好笑。最後一直干到4點半,她的水終於乾了,這時我干她她已經有點痛了。我就用盡我最深的力氣,一股勁射了七下進去,股股進入她的陰道深處。我笑道,還是我贏了,水流得再多也沒用啊,我們抱著就這麽一直睡到了5點。

我醒了,叫她,因爲我們6點就起床了,再不收拾就完了。她這時如夢初醒,看著地上,床上,椅子上未乾的濕濕的一片,羞得要死。我笑她,你說你,當時不和我玩,現在好了,搞得我爆發了,服了吧。她紅著臉不說話,到處找紙巾去擦那些東西,我們動作迅速,一會就打掃好了,我把她的內褲給她穿上(哈,第一次給女生穿內褲,感覺很好喔),把那個扔到鄧小平頭上的奶罩給她穿上,幫她穿好恤和軍裝,整理好裙子。我走時,我問她還痛嗎?她說還能動,死不了,你個色鬼!

我笑了,回到我的宿舍,一切沒發生過一樣,第二天星期六,我們先後請假出去,我請她到飯店大補了一頓,買了點避孕藥給她吃,打那次以後,我們經常利用小瑋晚上值班時到總機房操B。那段時間,我們一晚上最少都要干六炮,她還是像往常那樣水多,叫床的聲音也越來越動聽了,最多一晚我們從12點一直干到了早上5 點,換了N種姿勢,乾得那真是極品之作啊,我相信在部隊里,至少我那個軍區里,沒有第二個像我們這麽爽的男女兵了。值得一提的是,她說和我做愛讓她的話務用語更加動聽了,平常講話也清脆了許多,最後還因此得了師里最受歡迎話務兵呢,當然,那是後話。

好景不長,到了**底,她考軍校了,她的成績來說絕對沒問題。我也支持她考。她考上後,捨不得離開我,但這是她家人的意願。最後三天,我們在師招待所里,沒完沒了的做愛,我們只需要這個。每天吃完飯,就是做愛。她那婉如海豚般S形身段,讓我摟著不停的操著。但幾乎每次都是她求饒而告終。我太猛了。三天,我和她換了各種新奇的方式做愛,盡情的透支著我們的身體。至於那屋子裡的床單,不知換了多少床,因爲打第一次以後,小瑋流出的愛液又沾又滑,洗都洗不幹淨,只好換,招待所所長是她的一個親戚。故我們能在最隱蔽的一個套間內,干著。我們沒有未來,但我們只要停住今天,享受今天,這是我們唯一需要做的。

最後一天她走時,我哭了,我去車站送她,她被空軍西安電訊工程學院錄取了,之後,我們經常通信,連隊幹部這時還不知道內情,只是以爲是單純的戰友來往。就沒怎麽管。我們在信里互訴衷腸,傾訴思念之苦……她對我說她是那裡最漂亮的女學員,經常有男學員冒著被處分的危險向她表達愛慕之情。她對他們理都不理,等等等等她們學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