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所謂愛情

2016-06-09     WoKao     檢舉     收藏 (1)

這幾天晚上放學回家,我總覺得媽媽有些不對勁,但搞不清楚到底是哪裡不對了。以前,她總是會等我放學回家,再進屋休息的,現在卻總是不見媽媽的身影。我的心裡很不踏實,慌慌的有點擔心。

可能是心裡老是惦記著媽媽的緣故吧,白天在學校課堂上老是走神,晚上也變得失眠。不安充斥了我的大腦,我好想找媽媽問問清楚,她究竟是怎麼了?

晃眼又是一個星期五,深夜裡我依舊躺在床上失眠著,輾轉反側:媽媽,是想爸爸了嗎?從我六歲開始,爸爸有一半的時間沒在家裡過夜了,他說他工作很忙,媽媽也很理解,畢竟爸爸也是一家大型外資企業的總經理,難免應酬會很多。

爸爸每個月大概只有那麼半個月吧,會回到家裡,帶著我和媽媽一起出去玩。

所以,周末是我最開心的日子,一家人在外遊樂總是愉快的;媽媽也是最開心的,因為在有爸爸在的日子裡,媽媽的臉上一直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他們都在時,偶而晚上起來上廁所,還能聽見爸爸媽媽的臥室里有媽媽的浪叫聲,當時我還小不懂事,以為是爸爸在欺負媽媽,有時候還真想衝進去幫助媽媽呢。現在想想,還好當時沒有一時衝動,不然,嘿嘿……

總體說來,我的童年是很美好的。在上初中之前,媽媽的職業是賢妻良母,專業的相夫教子。上了初中,媽媽在爸爸的贊助下,開了一家女裝店,這一直都是媽媽的夢想。以前為了我,她一直在家,獨享著深宮後院般的淒涼。說起來我也比較慚愧!從那個時候起,爸爸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一個星期一兩次。我都不知道爸爸到底還有沒有這個家,有沒有媽媽這個漂亮的媳婦,有沒有我這個兒子。青春期的我,讀懂了媽媽的寂寞。雖然爸爸給了我生命,給了我金鑰匙,但是,他帶給我們母子的情感,越來越單薄了。從這個時候起,我對爸爸的愛,開始轉變為恨了!我們曾經的快樂的日子,停留在了過去。

他為什麼要冷落我們母子,憑什麼讓媽媽獨守空房?這個心結,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地加重,直到現在,我高二了。

我實在是睡不安慰,就起來了,穿著睡衣徘徊在媽媽的房間外面。我隱約聽見媽媽的房間是有動靜的,輕輕地把耳朵貼在門上,似乎明顯感覺到了什麼:媽媽在抽泣!我想我有必要敲門進去,我不忍心看間我心愛的媽媽一個人默默的承受她生命里的痛苦。

我敲了敲門,媽媽沒有回應。我又敲了敲門說:「媽媽,我知道你還沒睡,開開門吧,小豪擔心你擔心得都睡不著覺。」說完,我就蹲在了門口。不一會門打開了,我往後一倒,媽媽趕忙扶我起來。站起來的瞬間我發現媽媽穿著一套蕾絲花邊誘惑性感弔帶睡裙,乳房若隱若現,我還沒來得及多想,就一下子緊緊地抱住媽媽,我害怕媽媽不理我。媽媽正想推開我,我卻哭了!

「媽媽,你到底是怎麼了!看見你不開心,我好難過,嗚嗚嗚。」長這麼大,我頭一回大哭,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媽媽。

媽媽靜靜的,沒有拒絕,沒有說話。我的哭聲慢慢地變小,雙手慢慢地鬆開了媽媽。媽媽牽著我的手,坐到床邊說:「孩子,媽媽沒事。」

媽媽冷靜的表情讓我很冷靜,然而我卻知道,媽媽肯定有什麼苦衷不想告訴我,也不肯告訴我。我輕輕地倒在了媽媽的懷裡:「媽媽,今晚讓我跟你一起睡吧。」

媽媽嗯了一聲,又沒有拒絕。

我躺在媽媽的身旁,面對著面。我喜歡看著媽媽,她閉著眼,四十歲的人了,依舊很迷人。「是爸爸嗎?」我還是沒忍住問媽媽,「媽,是不是因為爸爸,你才不開心的,你告訴我吧!」

「睡覺吧,孩子。媽媽沒什麼的。」媽媽眼睛睜開幽怨的看著我。

我想,還是不要問了吧。媽媽不想說,我又何必勉強呢:「媽媽,你睡吧,我不問了。以後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一定要告訴我,儘管爸爸不在,但兒子可以與你一同分擔,我已經長大了,是個男子漢。」

媽媽十分感動的看著我:「謝謝你,兒子。還好,媽媽有你!」

我們睡了,安靜的睡了。明天答應了表妹葉琳帶她到遊樂園玩。

陌生的男人

第二天天氣特別好,晴空萬里,我早早就起了床,因為要到小姨媽家接妹妹。

看媽媽睡得那麼香,我都沒好意思跟她打聲招呼之後再走,就留了一張紙條:媽媽,我和表妹到遊樂園,晚上回來吃飯。然後戴上帽子和墨鏡我就出門了。

我打的到了我們市最好的別墅區,走到姨媽家門口按響了門鈴。

「肯定是哥哥來了。」妹妹對她媽媽佩雲阿姨說,然後蹦蹦跳跳的出來給我開門。

妹妹一看見我就撲了上來,親了我一下,特別開心。在我五歲那年,小姨嫁給了一個條件不錯的男人,第二年就生了妹妹。不過我覺得很奇怪的是,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姨夫,就連過年,也只是姨媽帶著妹妹到我們家拜年。偶爾去姨媽家,姨媽說姨夫挺忙的。想想姨媽也挺辛苦的,一個人在家照顧孩子,守著活寡,跟我媽媽差不多。是不是這兩姐妹的命運都衰得相似呢?我暫時還不得而知。

「小豪啊,這麼早啊!」姨媽對我講。

「是呀,說好的要帶妹妹出去玩嘛。我可不能遲到啊!」我笑著說。

「從小你就對妹妹特別好,怪不得她老粘著你,跟我們反而沒有跟你親。好好玩,記得注意安全。」說完姨媽就從她的包里拿出了一疊鈔票。我接過,放到了挎包里。

妹妹拉著我:「媽媽再見!」我帶著妹妹,開開心心的打車走了。

姨媽看著我們離開之後,安心地轉過頭,一個男人的出現嚇了姨媽一跳:「啊!」姨媽膽戰心驚:「死人啊你!不出聲。」

「親愛的,人家想你了嘛,等了你半天,都沒回來。」男人無辜的吐露著自己的心聲。

「你小心一點,被小豪看到了,我看你怎麼辦?」姨媽提起了警覺。

「沒事的。」男人賊笑的準備一口吻了上去。姨媽用手制止了他:「昨晚不是來過了嗎?早上又要啊?」

「昨天晚上不是女兒在隔壁嗎?怕吵醒她,不過癮。」說完,男人抱起姨媽就往臥室走去。

今天雖然是周末,但是姨媽發揚了她職業女性的特點,穿著白上衣搭配黑裙的修身短袖連衣裙,前凸後翹完美曲線散發著攝人心魂的成熟魅力。

男人匆匆地走進了臥室,放下小姨,他們相互對視著的眼睛裡深情地放著』我愛你你也愛我』的光。小姨伸出了舌頭,開始和男人纏綿起來,男人從上摸到下,順滑的姨媽喚醒了他身上所有的細胞。姨媽一顆一顆解開了男人紫色襯衣的扣子,結實的胸膛仿佛是在告訴每一個女人:這個男人你值得擁有。男人依靠在了梳妝檯上,姨媽一隻手隔著西褲撫摸著男人的陽物,輕輕地,輕輕地,眼神里充滿了愛的渴望。

不一會,姨媽熟練地解開了男人的皮帶,西褲打開,白色的平角褲包裹著證明雄性生物能力的陽具映入眼帘。姨媽半蹲著,用舌頭隔著內褲舔起那凸起的地方。

男人彎下腰,將姨媽扶起,讓姨媽正面平躺在他們有愛的席夢思上,他打開了姨媽的雙腿,用嘴刺激著姨媽的大腿內壁。

「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

姨媽感覺不願意多說話。男人拉開了姨媽黑白線條相間的內褲,開始親吻姨媽下體的小嘴。男人的舌頭不停的在姨媽的肉縫遊蕩,原來,姨媽的下體是沒有一根陰毛的。私處乾淨,整潔,這就是所謂的白虎嗎?需要青龍來以柔克剛。姨媽被刺激得發情了,幾根手指含在嘴裡,另一隻手揉搓著自己的大奶,一條修長的美腿擡得老高,連黑色高跟都忘記脫掉了。

「嗯,啊,嗯,啊。」姨媽的聲音此起彼伏。男人迅速脫掉了姨媽的內褲,側臥著,用嘴吸起了姨媽紅暈的乳頭。姨媽已經受不了了,她急需男人的大雞吧來填補小穴的空虛。於是姨媽立馬起身,舔起了男人的大雞巴。雞巴粗長得驚人,起碼20幾公分,姨媽貪婪的吮吸著男人碩大的龜頭,生怕有其他女人把它搶走。

濕潤之後,雞巴對準了姨媽的淫穴,姨媽坐了上去。她的屁股上下抽動,由於雞巴實在是太長了,姨媽的淫穴根本無法將它完全吞沒。他們默契地結合著。

「啊,啊,啊,啊,太舒服啦,啊,啊,啊。」姨媽的呻吟聲迴蕩在他們的性愛小屋裡。姨媽的喘息聲越來越大,男人側過身重新插進姨媽的小穴,姨媽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一隻手,使勁的在自己的陰部上方搓動。

不一會姨媽擡起雙腿,黑色高跟十分顯眼,男人撲在姨媽的身上,下體不停的抽插蠕動,嘴不斷的和姨媽激吻。最後在狗爬式的強烈碰撞下,男人在姨媽的背上射出了他的濃精。

香汗淋漓的兩個人,在結束戰鬥之後,互相擁吻著對方。那種甜蜜是無法言訴說的。

不知親熱了多久,他們才停下來!

「坤哥,你好壞。」姨媽害羞的對著男人說。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只對你壞,佩雲。」男人含情脈脈的在姨媽的耳邊叨叨情話。

「那姐姐呢?你愛她嗎?」姨媽似乎還是疑惑的。

「我只愛你,親愛的,不要想太多。這裡才是我的家,你和小琳是才我的家人,他們只是親人。」男人解釋道。

姨媽臉上終於露出了開心的笑靨,他們赤裸著又在床上大幹了一場。

遊樂園

「妹妹,旋轉木馬好玩嗎?每次到遊樂園你都要坐這個的。」我轉過頭問妹妹。

「哥哥,我喜歡玩這個。」妹妹很開心的告訴我。也許妹妹不知道:旋轉木馬是見證兩個相愛的人的愛情遊戲,只要兩個真心相愛的人同時坐在旋轉木馬上,木馬就會載著他們到一個完美的天堂,他們的愛情就會天長地久!

妹妹依依不捨地從木馬上下來,看來,女生天生對愛情就有著不可抗力。我帶著妹妹又去玩了碰碰車,摩天輪,小蜜蜂等等,只要是妹妹喜歡的,我都會盡全力滿足她,我不想讓這麼天真浪漫的活潑小美女失望。我愛她,是哥哥對妹妹的愛!

下午,我們累得不行了。我把妹妹帶到附近一所高檔的餐廳吃飯:「妹妹,你想吃什麼?」

「哥哥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妹妹淘氣道。

「點心怎麼樣,提拉米蘇?」

「好啊,好啊,哥哥說的我都喜歡。」

我點了堤拉米蘇,加一點飲品,和主食。

在這麼優雅的環境下,我問妹妹:「你今天玩得開心嗎?」

妹妹說:「只要和哥哥在一起,我就很開心。爸爸也經常帶我這麼玩,我特別開心,嘻嘻……」

聽到妹妹說到他爸爸,我還從來沒對這個姨夫有什麼印象!完全沒有接觸過。

我只知道他很忙,爸爸和媽媽也很少提及這個人,仿佛沒有這個人一樣。今天聽到妹妹說,我很好奇!

「妹妹,你爸爸有經常帶你出來玩嗎?」

「有啊。但是爸爸挺忙的,不過在家的時候都會帶我和媽媽出去玩。」妹妹害羞的悄悄對我說:「哥哥,告訴你一個秘密吧。有時候在家,我會看到爸爸媽媽親嘴,看得我臉都紅了。」

聽妹妹這麼一說,我覺得姨媽和姨夫挺好的,就是當著小朋友親熱,實在是有點那個不太好。「哈哈,妹妹,你還小,以後會懂的。」我不好多解釋。不過我有個疑問:「你爸爸最近在家嗎?」

「爸爸昨天晚上回來的,不知道今天走沒走。」

「那我們現在回去吧,哥哥很想見到你爸爸,我還從來沒見過這個姨夫呢!

「哥哥,我也要見見你爸爸,我也沒見過你爸爸這個大姨夫呢!」妹妹又開始調皮了,不過這也是說了一句實話,我們都從未見過對方的父親。只是小姨結婚的時候有一點印象,他們家的照片也很少,就一張婚紗照。

我打車把妹妹送回家,家裡只有小姨在家,穿了一套家居服。妹妹問小姨:「媽媽,爸爸還在家嗎?」小姨很鎮定的問答妹妹說:「爸爸很忙,中午就走了。

「妹妹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因為爸爸走了,我沒有見到她爸爸而感到失落。

才十歲的小姑娘,感情這麼豐富,又加深了我對妹妹的喜愛。

「小豪,吃了飯再回家吧。」

「不了,姨媽。媽媽一個人在家,我回去陪陪她。有空我再過來陪妹妹玩。

「那好吧。」

說完,我就向姨媽和妹妹道別,妹妹很捨不得我。如果不是媽媽一個人在家太淒涼,我一定不回家,在這邊陪妹妹玩,我太喜歡她了。

姨夫是誰

我帶著姨夫是誰的疑問回到了家,媽媽飯菜做好了,正等著我吃飯。桌子上豐盛的晚餐,我還以為是爸爸要回來呢,媽媽特意為爸爸做的。

俗話講: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一定要抓住男人的胃。我讀小學的那幾年,媽媽在家練手藝可不是蓋的。只可惜,在我回家之前的幾分鐘,媽媽接到爸爸的電話說,他臨時有點事情,回不了家了,叫我們不要等他。我知道:媽媽又從希望變成了失望。不過,還好,有我,有我代勞。此時,我的腦海里產生了一個錯誤的念頭:如果媽媽的幸福,也可以由我代勞,該多好啊!

飯桌上,我問起媽媽有關姨夫的問題,媽媽很是敷衍的回答我,還問我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問題!我說妹妹說他今天在家。這時,媽媽激動了:「那你見到他了?」

「沒見到,見到了我也不會在這裡問你了。」我淡淡的回到道。

「我也只是在你小姨的婚禮上見到過一次,還有就是在你小姨生孩子那一年見到過多次,以後就沒怎麼見到過了。我只知道你姨夫他很忙!」媽媽說。

「算了,不說這個了,不過媽,你越來越憔悴了。」

「人老了。」

「誰說老啦?媽媽,你要好好振作,有什麼心事,不要憋在心裡。兒子看著難過!」

「知道了,知道了,怎麼比你媽都還囉嗦了?」

吃完飯,我就回到屋子裡。想著怎麼搞清楚,我這個神秘的姨夫是誰才行!

第二天,我又打的到了姨媽的小區,跟那邊的保安大叔說了一下情況,請他在看到姨夫的車開回家後,打電話通知我一下,順便給了他500塊錢,如果事辦成了,再給他500塊。保安大叔,很樂意的就答應了,沒有絲毫的推脫。看來,有錢能使鬼推磨是一句真理。

等了很多天,都沒有保安大叔傳來的任何音信,看來,這條路也是行不通的。

正當我準備在這條路上放棄的時候,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我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家門,因為今天剛好是星期六。

我來到別墅小區,保安大叔說:「你姨夫剛回來不久。」果然在姨媽的房子外面的車庫裡停了一輛蘭博基尼,我在外邊靜靜的等待著,因為保安大叔說姨夫在家的時候,會帶著姨媽和妹妹到外面散步。我記得爸爸在家的時候,也有這個習慣,帶著我們到外面走走。

終於在傍晚六點多鐘的時候,我聽見妹妹興高采烈的聲音,她蹦蹦跳跳的從屋子裡跑出來,在院子裡歡呼著。這麼快樂的她,看著真令人心疼!就在這時,姨夫出現了,氣度非凡的成熟中年男人,我的爸爸,出現了。為什麼是他?為什麼真的是他?為什麼?

我和我的小夥伴都驚呆了!如果妹妹知道她爸爸也是我爸爸的話。我一直在院門外,沒有離開!妹妹一出來,就看見了我,興奮得大叫:「哥哥,你來啦!今天爸爸在哦。」妹妹的可愛讓我很是受傷,因為我不想因為爸爸的問題,而傷害到可愛的妹妹!

等姨媽出來,我不知道是叫她的男人姨夫,還是爸爸?

「這個秘密,終究還是被孩子知道了。」姨媽說,「走吧,回屋。」

「小琳呀!回屋啦,不想跟哥哥在一起玩了嗎?」姨媽叫到。

「好呀,好呀!」小孩子總是有那麼多天真的回答。

「小豪,你和妹妹在大廳玩會,我和你姨媽進去商量一下。等會再叫你!」爸爸說。

「好!」我呆呆的回答道。

過了很久,姨媽出來了:「小豪,你先到姨媽的臥室裡面,姨夫在裡面等你。我先把妹妹帶到房間裡睡覺。」

「好的。」我想,我就快知道真相了。

過去的戀情

到了姨媽房裡,我看到爸爸坐在床上。爸爸叫我先坐在沙發上,等姨媽進來了再說。我尷尬的坐在那看著電視,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是十分的漫長。還好,姨媽進來了:「孩子已經睡了。」姨媽很自然地坐到了爸爸身邊:「小豪,我跟你爸爸商量好了,覺得應該把故事講給你聽。你先給你媽媽打個電話,說你在我這,今天不回家了,免得她擔心。打完電話後,你爸爸來給你講這個故事!」

我在陽台上跟媽媽撒了一個謊在同學家,回到屋子裡,面對著爸爸和姨媽坐著,聽爸爸開始講訴他們過去的故事。

小豪,認識你媽媽是在我27歲那年,你媽媽剛剛大學畢業。當時你媽媽跟他的男朋友分手了,找工作又很不順暢,所以起了輕生的念頭。我當時正好在河邊散步,見有人落水,肯定奮不顧身的跳下去救人,救起來的時候,你媽媽已經昏迷不醒。我趕緊把她送去醫院,幸好沒事,只是醫生告訴我,她肚子裡的孩子沒有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你的姨媽,佩雲出現了。我對她是一見鍾情,她後來告訴我對我也很有感覺。只是那個時候,你姨媽還在高三,我無法直接表露對你姨媽的喜愛!畢竟,我大了她十歲呀。

你媽媽醒後,不僅沒有感謝我,反而痛斥了我一頓:為什麼要救她?為什麼不讓她去死?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當時懵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想了想,有了主意:「你還有你妹妹呀!你死了,她怎麼辦?她告訴我,你們從小就成了孤兒,現在就只有你們兩姐妹,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想想與你相依為命的妹妹吧。難道你要讓她跟你一樣,走上黃泉這條不歸路嗎?」

我的話可能有點重了,你媽媽聽後沒有再大吼大叫,保持了沉默,也許她認為我說的話是對的。我是那種好人做到底的人,在醫院待了幾天,在確認你媽媽身體完全沒有問題,也沒有輕生的念頭後,我才安心的把這件事告一段落。

也就在這段時間,我對你媽媽產生了一些情愫。她的漂亮和學識真的是深深地吸引到了我,雖然她的初夜已經被她的前男友奪走了,但是我並不介意她的過去。誰沒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呢?我們開始談戀愛了。也許,在這段戀情的背後,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一年之後,我和你媽媽同居了。那段期間,你媽媽一直在做服裝銷售,她說,這是她喜歡的一個行業。你姨媽也在那年考上了本市的商學院學習會計專業!我全權負擔了你姨媽的學費和生活費,就想讓你媽媽輕鬆一點,況且,我也有那個能力!

我是一個年輕精壯的男人,差不多每個晚上都與你媽媽在床上交歡,你媽媽帶給我很大的快感!因為我們沒有避孕措施,所以很快,就有了你。我和你媽的性關係,因為你的到來,被迫停止。也在那一年,我與你媽媽結婚了,並且讓你媽媽辭掉了她的工作,安心的在家養胎。

同時,我也經常去佩雲的學校,帶佩雲出去吃飯,散步。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是佩雲的男朋友;知情的人,就認為我是她的姐夫。其實,我何嘗不是想當佩雲的男朋友啊!

日久生情,這句話是對的。我對你媽媽,完全是種責任,只是想照顧她;對於佩雲,我是愛她,愛到想和她廝守終身。終於在我們都投入愛河無法自拔的時候,我出軌了,我奪走了佩雲的貞操。

那一夜,我在市區的五星級酒店開房。為了讓佩雲放鬆我們先在浴缸里泡了鴛鴦浴,熟悉彼此的身體。你姨媽的小穴粉嫩粉嫩的,兩個乳房發育得特別完美,完全把我這隻對她垂涎已久的大色狼吸引住了,我把舌頭伸進她生澀的嘴裡,我知道:佩雲什麼都是第一次,我需要好好教她。她看見我碩大的雞巴,臉紅得像個大蘋果一樣。

擦乾身體,我把佩雲抱起,放到這張機具紀念意義的床上。為了使佩雲的第一次舒服一點,我作了充足的前戲。我將佩雲的左腳擡起,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看到她那神秘的部位我興奮了,像一頭髮情的老牛。我擡起佩雲的大腿,頭靠了過去,臉部感覺到她那柔膩的肌膚十分具有彈性,我把舌頭顫抖的伸進佩雲的私處,忘情地親吻著。佩雲的陰唇豐厚多汁,我微微顫動的盡力把它吮入口中,舌頭在她的桃花源一路探進,從下往上一路舔著尋找那個敏感點,直到她噴出陣陣的汁液沾滿了自己的臉。佩雲的身軀開始興奮地扭動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少女的氣息。佩雲的陰道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不停地收縮,陰蒂向外翻出,陰戶中晶瑩透亮的分泌物慢慢地溢出,流淌在陰唇縫隙的小河裡。

我的陰莖早就雄赳赳氣昂昂蓄勢待發,佩雲的兩腿被我迫不及待地叉開,那裡早已泛濫成災。我把兩片陰唇輕輕地掰開,溫柔的扶正陽具,對準我的愛人小姨子佩雲的陰道口,慢慢插了進去。佩雲緊咬著嘴唇,眉頭緊湊,她下面的障礙物被我一下子頂開,疼痛侵蝕了她的全身。我停了一下,深情的望著她痛苦的表情,又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過了一會,佩雲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應該是有了快感讓她的臉上也變得潮紅。

剛剛被我破了處,佩雲下面的淫水摻合著血不斷地向外流,我開始心疼起她來,這位把第一次獻給了我的女孩。漸漸我感覺到佩雲舒服了,便開始加大了力度抽插,交合處發出的』啪啪啪』的碰撞聲有節奏的在這個屋子裡響起來。過了一會,我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快,最後用力的抱著佩雲狠狠的抽送了幾下,佩雲也用力的抱著我,停下來我們的身體不停地顫抖。我知道佩雲和我都在美妙的性愛中享受到充滿極大快感性高潮!

這是佩雲的第一次,也是爸爸此生中最難忘懷的一次。愛一個人,何嘗不是如此地用身體給予情感表達我們最誠摯的愛意呢?我想,以後當你遇到一個你愛的人,也會像爸爸一樣,或許你已經遇見她了。

這時,姨媽深情的望著爸爸,完全不避諱我在爸爸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後依偎在了爸爸的懷裡。我想:也許他們更適合在一起。

那個時候起,我隔三差五的都會去學校找佩雲,並且好好的愛她,她也很享受我們在一起做愛的感覺。當然,為了你姨媽的學業,我們一直做著避孕措施,生怕出了一點紕漏。

你媽生了你之後,佩雲就經常回家照顧你,照顧你媽。我們有時,也會背著你媽在家裡偷情!不過佩雲很擔心姐姐知道事情後會承受不了,所以我們就儘量避免不要在家裡做。

你就是一個幸運星,你的出生,帶給我們全家快樂,帶給我升職,成為公司的總監。可惜卻變得忙碌起來,經常不在家!在你三歲那年,我榮升為公司的總裁,才三十幾歲可謂年輕有為。佩雲也畢業了,我把她安排到了我們公司的財務部門。

這麼多年,我和佩雲已經愛到無法自拔,只想生活在一起,兩個人過如膠似漆的日子。但一想到你媽,一想到你,心就會隱隱作痛。我對你媽,更多的是責任,是例行公事。對於你,爸爸想給你一個快樂的童年,完整的家。爸爸感覺很慚愧的樣子!

婚禮的計劃

就這樣,我開始和佩雲商量一個可以在一起,又不傷害到你們的辦法,就是結婚!

我們準備花錢雇一個男的,和佩雲完成一場沒有實質的婚禮,然後我就和她在一起。

我在別墅區買了一套價值八百萬的別墅,作為我和佩雲的婚房。我聯繫了一家婚慶公司,因為她們姐妹沒什麼家人,所以婚禮不需要太盛大。並且請他們在外地找了一個臨時的新郎作為此次婚禮的主角!當然,這個主角僅此一次,以後不能再出現在我們的生活里。

婚禮當天,我帶著激動萬分的心情參加,佩雲好美!我幸福的走過了每一個流程,真希望此時牽著佩雲手的人——是我。婚禮快結束時,我騙你媽媽說我公司臨時要派我出差,所以先走了。其實,我是驅車到了我的婚房,等待著佩雲的歸來。

那個男人載著佩雲從酒店回來後,我結完錢就走掉了。現在,這個偌大的房屋內,就只有我和佩雲,兩個相愛的人!我緊緊地抱著她:「親愛的,現在我們終於在一起了。」佩雲落下了幸福的眼淚。

我們迫不及待地來到婚房,粉紅色的裝飾讓佩雲覺得很溫馨。還沒等佩雲發表獲獎感言,我就吻了上去,兩人動情的熱吻著。我們的雙手在對方身上遊走,她解開了我的襯衣,皮帶,西褲,扒掉了的我最後一層防線。我輕輕的褪去了佩雲的晚禮服,雪白的胴體刺激著我不斷想做壞事的陽物,她沒有穿內褲。

我在佩雲身上吻著,不想放過她的每一寸柔嫩的肌膚!我一隻手在她的乳頭上撥弄著,嘴含著另外一邊的乳房,一連串的嬌喘從佩雲的嘴裡發出。從上往下我吻住了佩雲的美鮑,佩雲突然翻過身趴在了床上,撅起翹臀。這個小淘氣,我毫不客氣的把嘴湊了過去,一股凡士林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的伸出舌頭就要舔上去,佩雲慌張的說了一句:「別,坤哥,別舔了,我要把下面的一個洞獻給你。」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是佩雲是想給我她的處女菊花。胯下的大雞吧早就在佩雲的刺激下怒挺著,我雙手掰開佩雲的雙臀,將雞巴抵了上去,佩雲一下子跑到床下,溜走了。我大吼:「佩雲,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很快,佩雲拿著一盒凡士林進來說:「坤哥,我怕痛,你也用點好麼?

「原來佩雲早就想把菊花給我,在回家的車上,她脫掉了內褲,用凡士林塗滿肛門。看著這麼楚楚動人的女子,我接過瓶子,用手塗滿了整個在雞巴上。我再次掰開佩雲的雙臀,這一次絕對不允許你逃,輕輕地頂了上去。太緊了,進不去,剛進去一點,佩雲就疼得雙手緊抓床單,我向前一挺把龜頭挺進,佩雲」啊的「大叫了一聲,趕忙抓起被套就往嘴裡塞,我心疼的說:」要不還是別做了把,老婆,老公看著你心疼。「佩雲毅然決然的搖了搖頭:」坤哥,不要停,我願意獻給你。「我感動得再次用力推了進去。

佩雲的臉上滿是淚痕,由於我的雞巴又大又粗又長,最後我只能把半隻陰莖塞進去,不過我已經很滿足了:「老婆,夾的我好緊啊,爽死了!」說完我低下頭,看見佩雲的眼淚一直向外流,很心疼:「老婆,我有了你真的太幸福了。」

佩雲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老公我也好幸福,我終於把自己的全部都獻給你了。

「我抽出陰莖情不能自已的又跟佩雲好一陣熱吻。我願意在佩雲的菊花中抽插,痛在她身上,同時也痛在我心裡!我今天已經破了佩雲的菊花,此生已無遺憾了。

我告訴佩雲我要插她的淫穴了,她幸福的點了點頭,翻過身來準備好我的插入。我撈起了佩雲的一隻腳,狠狠的插了進去。她歇底斯里的狂叫聲:「好深啊,頂到我了,老公的大雞吧好強啊!」依舊清晰的迴蕩在我的腦海里,我狠命的在佩雲身上釋放著屬於我們兩的激情,最終我們都陷入了性慾的海洋。爸爸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

那個時候起,我一半的時間在那個家,陪你和媽媽。一半的時間,在這邊這個真正的家,陪我的愛人。我們沒有再避孕,因為我愛佩雲,佩雲也愛我,我們都很想要一個屬於我們的愛的結晶。很快,你妹妹就在我們的結合下出現了。此時的我,更愛佩雲!我也知道,對不起你媽媽,但當時的我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知道真相

爸爸給了你一個幸福快樂的童年,我希望你妹妹也擁有。在你上初中之後,我就很少回家了,你應該有所發覺。我也從來不在兩家人都在的時候出現,雖然你媽媽和姨媽經常出去玩,但都沒有暴露我的任何。你媽媽在我巨大的轉變下,應該知道我在外面有人了,但她從來沒有質問我。我不知道這是她的默許,還是反抗。反正我和你姨媽在這邊風流快活,你媽媽在那邊獨享寂寞的時候,我也很愧疚!

為了和佩雲名正言順的在一起,最近我鼓起勇氣向你媽媽坦白了隱藏多年的秘密!這一切對你媽媽太不公平了,她知道後只是哭,一直哭,我和你姨媽都是你媽媽最愛和最親近的人,我知道她在心底很難接受,但又無可奈何這一切發生的事實。

你媽媽哭著對我說:「坤哥,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作為你的枕邊人,我察覺不到你的不對勁嗎?只是當我親眼見到你和我妹妹在一起的時候,我歇底斯里的失控了。我不說,是愛在心口難開!我曾也想成全你們,你們幸福,也是我的幸福,但是我還有一個兒子,我放不下他,我不想他的家庭殘缺!」

「你再找一個愛你保護你的人吧。」我說。

「不了,傷得太深,我不再相信愛了。」葉媚說。

「就讓兒子留在你身邊,照顧你,保護你,愛你,給你慰藉吧,不光是在情感上。我看了他對你寫的愛的日記。」我不敢讓葉媚看看我和佩雲的愛情讓她重新相信愛,怕刺激到她。但我轉述了有一次在你房間看到的那厚厚的一本對媽媽愛的積澱。你愛她,想保護她,想擁有她,不僅是心靈,還有肉體。

「那不是亂倫嗎?」葉媚驚訝道!

「是亂倫,那姐夫和小姨子在一起算亂倫嗎?在愛的國度里,其實不應該有關係的限制,那都是道德上的。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有錯嗎?憑什麼就要受到公眾的譴責。如果連愛一個人都有錯,那還需要愛嗎?你愛兒子嗎?」我解釋道。

「愛兒子,非常愛。當多年前我知道了你和妹妹的關係,就把所有的愛投入到了兒子的身上,我意淫他來自慰,但從未想過可以和他……o」葉媚說。

「可以的,你好好想想吧,這段時間我可能就不回來了。回來打你電話。」

爸爸說完,就回到那心愛的家了。所以才有媽媽的不對勁,所以才有,後來的後來,所以這一切都是公開的秘密,所以,爸爸媽媽姨媽只是想保護我和妹妹,只是想我和妹妹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恨意開始淡去,愛意油然而生。

保護媽媽

你等著,爸爸給你看一段視頻。爸爸從一個很神秘的盒子裡取出一塊光碟,姨媽挽著爸爸的手帶著我到一個隔音效果很好裝有家庭影院的房間。

是A片嗎?裡面一個女人,兩隻手戴著長長的蕾絲黑色手襪,一套情趣內衣,粉紅的上衣和T字褲,黑色的網狀連褲襪,配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被關在一個鐵籠,裡面只有像床一樣大的皮墊子。風騷饑渴的女人,一直扭動著自己的身軀。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年輕時候的媽媽。

「你媽媽被下了藥了。」爸爸說。

一個男人走了進去,一把拉下媽媽的內衣,開在身上亂摸,乳房挺挺的,乳頭翹翹的。

「啊呀,啊呀,不要,不要……啊呀,啊呀……」

母親在皮墊上打開雙腿,男人拉起內褲彈媽媽的小穴,小穴被刺激了。就在這時,一股噴泉洶湧而出。不會吧,媽媽是怎麼了?男人用手插進了媽媽的淫穴里。不一會有一股泉水發射出來。

「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媽媽一直搖著頭想要反抗,卻無能為力,媽媽的表情告訴我,她已經妥協了。

媽媽躺著,腿開始往上翹,淫穴和屁眼毫無掩飾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一張一合一張一合發出巨大的回應。男人把媽媽的屁股拍得好響,迴音震盪在整個屋子裡。

「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啊哦……啊哦……啊哦……嗚……嗚……嗚……嗚……啊哦……」

男人把手指全部插進媽媽的洞口,媽媽的淫穴一股暖流又噴射而出。男人把皮墊上的尿水還是淫水,捧到媽媽的身上,媽媽不受控制的表情,不知道是開心還是難過。

男人脫下了自己的內褲,高挺的雞巴很長,龜頭很大,但不是很粗。媽媽跪在他面前,他用雞巴刺激著媽媽的乳頭,媽媽的下面,又噴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媽媽用臉緊貼在男人的雞巴上面,一口含了進去男人把長長的雞巴一下子插入母親的嘴裡,媽媽的口水外泄,臉部迅速漲得通紅,感覺都快喘不過氣一樣。

媽媽,好痛苦!男人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我不想再看下去了,按了快進,不過還是看到男人折磨媽媽,並強烈性交射精的場面。我回過頭,看看爸爸和姨媽,他們兩早就親吻在一起,撫摸著對方。看到了我在盯著他們,他們停了下來,整理好,回到房間。

我們都冷靜下來之後,爸爸對我說:「那是你媽媽,她被下了太多催情藥。

下藥和拍視頻的人,是她的前男友,干你媽媽的人,是前男友的同學。這件事就發生在你媽媽畢業那年,我懷疑你媽媽先前懷的孩子就是這個男人的。他們無恥的做著這個交易,你媽媽一晚上兩萬。所以,你媽媽想要自殺也是很正常的。

這張碟是在我和你媽媽結婚後,有一個人寄過來的。準備藉此敲詐我一百萬,為了保護家人,我報警了。警察抓他們的時候把所有的碟片和視頻原件都習銷毀了,這是當時寄給我的一張,我保留了下來,放在你媽媽不知道的地方,提醒我要好好照顧這個女人!但是我做不到,應為對她來說,我不可能帶給她幸福了,愛情,我都給了佩雲。我知道,你愛你的媽媽,你願意保護她,讓她不再受到傷害嗎?

"

「爸,我願意!我願意照顧媽媽,一輩子保護她,照顧她。我愛她,就像我日記里寫的那樣:都說愛上一個人特別簡單,可能就那麼匆匆一瞥,就會讓你對一個人念念不忘,然而我愛上了一個人,卻愛得十分艱難,因為愛,需要勇氣!

我沒有做出什麼越軌的行為,只希望那個我愛的女人,也像我愛她一樣,死心塌地地愛上我。「我情之所至脫口而出。

「我相信你,我把你媽媽交給你,好好待她吧。我會跟她離婚,重新給你媽媽上一個戶口,待到你結婚年齡的時候到了,我讓你們領結婚證。婚禮,我現在就可以幫你和媽媽辦,只有我們四個。夫妻生活,就看你們自己了!爸爸就不幫忙了。」爸爸邪惡地說,「不過,這和秘密不能讓妹妹知道,我希望她牛奶歌健健康康的過完這一生。以後,我就讓你妹妹叫你媽媽嫂子,幫她洗洗腦,弄懂我們之間現在的關係。」

「好的,爸爸,我也不願意看見妹妹不快樂!況且她竟然是我的親妹妹,更開心了。」我說:「不過,爸爸,你和姨媽那麼相愛,性生活和諧嗎?」

「小子,現在你都在想些什麼啦!哈哈!果然是我的兒子。」我笑著說:「我對你姨媽的愛,已經深入骨髓,一看到佩雲,我的性趣大增,我們在一起都會做愛。你妹妹就是我們愛的證明!如果,你愛你媽媽的話,你也想她為你生孩子。

你姨媽是完全屬於我的,但今天,老爸讓你看我們的性愛,我想你會懂我。

爸爸姨媽示愛

說完爸爸朝姨媽看了過去,姨媽點了一下頭,隨後便開始擁抱,接吻。這時的我無比的難為情,以前最多是看看黃片,現在是看真人秀,還是看爸爸和她心愛的妻子的演繹,我的心臟狂跳不止。接著爸爸脫下了姨媽的上衣,隔著大紅色的胸罩揉捏著姨媽的乳房。姨媽順勢躺下,爸爸褪去了她全身上下所有的掩飾物。

爸爸自己也脫得精光!這時,爸爸轉過頭來對我說:「兒子,你也要脫的。」

這時我的腦袋已經興奮得快要炸開了,剛才的難為情現在已經被拋到了九霄雲外。看著爸爸和姨媽身無一物,完全赤裸的躺在我面前的席夢思上,我毫無羞愧之意地脫光了自己。我的陰莖完全勃起,不過尺寸和爸爸的比起來還是遜色很多。

爸爸和姨媽接著赤裸的在床上動情的相互愛撫,親吻,可能也是受到剛剛媽媽那部片子的影響吧。姨媽從脖子到乳房再到私處,到處都粘著爸爸愛她的唾液,她閉目享受著爸爸帶給她的一切。

在這種情景下,我發現自己快要受不了了,陰莖也已膨脹到了不能再膨脹的程度。姨媽和爸爸的角色互換了一下,現在是姨媽開始親吻他,也是從上到下一直到高聳的大雞吧,我的媽呀!姨媽雙手握著老爸的陽具,龜頭在口中吞吐著。

最後69式在爸爸和姨媽身上演繹得活靈活現,老爸用力的吮吸姨媽的陰蒂和陰道口,陰道里的淫水像決了堤的洪水般傾巢而出,順著爸爸的臉流到了粉色的被單上。姨媽哼哼著賣力的吃著爸爸陰莖,終於在老爸在經不起姨媽的挑逗下把姨媽壓倒在身下,姨媽的腿很配合的分開,老爸要插入姨媽淫水四溢的巢穴,插入了!姨媽的淫水被爸爸的雞巴擠得一直往外流,爸爸緩緩抽插交合著。感覺這個世界就是爸爸和姨媽的,我的存在,就是多餘!

爸爸喘著粗氣,姨媽閉眼睛享受著爸爸的大肉棒帶來的快感,接吻是他們性交的小插曲。爸爸和姨媽換了很多種體位,最後又回到他們偏愛的後背式,爸爸抽插逐漸加快,姨媽的乳房在半空中晃動。老爸的陰莖在姨媽淫水泛濫的陰道內抽插的「唧唧」聲,混搭著姨媽「嗯嗯……啊啊」的呻吟聲,搞得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終於,老爸在姨媽的陰道內射出了他的精液,但是爸爸捨不得從姨媽的陰道拔出陰莖,好像每一次的交合都是最後一次一般。沒過多久爸爸又摟住姨媽,嘴唇緊貼,舌頭深入對方口中吮吸舔舐著。溫存的畫面,好不幸福!

我想我該走了,這一刻我也懂了,姨媽和爸爸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兩個人,已經沒有人可以拆散他們了,他們平凡的相愛,對我來說竟是驚天動地幸福。我靜靜的關了他們臥室的燈,和上門,走進了客房,我想我知道明天我該做什麼了。

向媽媽表白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回家了,我怕自己回去得太晚媽媽開店去了。打開門,還好,媽媽正在做早餐我直接跑過去,一把抱住媽媽,強吻起來。媽媽一時還沒反應過來,我說:「媽媽,嫁給我!媽媽,嫁給我!媽媽,嫁給我!讓兒子給你幸福!」說完,又開始吻起了媽媽。

媽媽沒有拒絕我,她蹲下來,脫下了我的褲子,舔起了我不能跟爸爸比但還算不錯的雞巴,濕潤和硬度差不多之後,媽媽脫下短裙,翹起了屁股,趴在餐桌上指引我插入她的陰道。我很順利的就插了進去,媽媽的小穴裡面很多水,很緊也很溫暖。我學著爸爸的模樣,前後抽插,一分鐘不到,我就射精了。

雞巴跑出洞外,媽媽轉過來抱著我說:「孩子,第一次都這樣的。媽媽已經給你想要的答案了,你喜歡嗎?」聽完媽媽的話,我知道媽媽答應了我的求婚,雖然沒有鑽戒,但那句「讓兒子給你幸福」卻付出了真心,以後我會慢慢補償媽媽的,這場不浪漫的求婚!這天,媽媽沒有去上班了,在家教著我如何干她。

第二天,我向學校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陪著媽媽到民政局看她跟爸爸離婚,又見證了爸爸和姨媽領結婚證,以後小姨就是我的後媽了。爸爸送給了我和媽媽兩顆超大鑽石的結婚鑽戒,一套漂亮的婚紗和禮服。當天晚上我就和媽媽結婚了,爸爸主持的婚禮,看著小姨把媽媽交到我的手上,爸爸欣慰的笑了,媽媽幸福的哭了!

當爸爸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的時候,我把媽媽一陣熱吻。我們情不自禁的在爸爸和姨媽面前淫蕩起來,爸爸和姨媽看到我在沙發上把陽具插進媽媽陰道的時候,他們安心的離開了,他們相信我一定會給媽媽幸福的。同時我也知道,他們自己也受不了了。在那一晚,我和媽媽通宵達旦,媽媽的子宮把我的子孫根如數全收。

也就在那一晚,媽媽有了我的種。我想,這就是爸爸和姨媽用他們的故事,告訴我的:所謂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