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麗人倪靈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唉,六個月零十天了……」倪靈翻著辦公桌上的日曆。

倪靈剛剛過完24歲生日,丈夫便去了加拿大,他要在那裡讀書兩年。由於既沒有老人又沒有孩子,工作之餘,她把全部時光用來思念丈夫。這半年多來,她始終在寂寞中度過,只有和閨中密友葉黎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覺得快樂一些。倪靈和葉黎既是同學又是同事,葉黎沒有結婚,平時住在自己家,雙休日,則和倪靈做伴。但最近一個月,葉黎有事沒有來,倪靈更覺寂寞。

「倪靈,倪靈!」葉黎人未到聲音先到。

「哎!」倪靈從沈思中醒來,葉黎一陣風似地闖進辦公室,她今天穿著一大紅的套裝,領口很低,露出性感的胸脯。「倪靈,葛總找你。」她說. 「哦。」倪靈答應著,看了一眼葉黎,笑道:「這麽性感?當心噢。」

葉黎嘻嘻一笑,「當心什麽啊?你壞死了,你才要當心呢。」

倪靈收斂了笑容,公司總經理葛龍,43歲,是出了名的色狼,公司有點姿色的女人都被他騷擾過,倪靈和葉黎由於美貌出衆,更是讓他垂涎三尺,經常借機會動手動腳. 葉黎生性活潑且聰明伶俐,經常能化險爲夷。倪靈溫和內秀,只能躲避,爲此,她不敢在公司穿太性感的衣服。

「他找我什麽事?」倪靈問。

「不知道啦,反正小心點. 」葉黎叮囑著。

倪靈來到葛龍的辦公室,「葛總,您找我?」

「啊,小楊。」葛龍站了起來,招呼倪靈進來,隨手關上了門. 「小楊啊,」葛龍坐到辦公桌後說,「公司的w 系列産品銷售情況怎麽樣?」

倪靈的心平靜下來,「葛總,這些産品市場銷售情況不理想,我覺得我們應當加強宣傳。」

「你怎麽知道銷售不好?我聽他們說情況不錯嘛。」

「葛總,我有市場反饋信息。」說完,倪靈將一摞資料放到葛龍桌子上,並站到他身邊逐一解釋。

「嗯,好好好。」葛龍一邊聽一邊偷偷打量倪靈,倪靈今天穿了一身牛仔裝,全身上下包得嚴嚴實實的。在葛龍看來,卻顯得格外有豐韻。他心想,「這個女人是公司最不一般的一個,不僅美麗動人,而且腹有詩書氣自華,讓人越看越癢癢. 」

葛龍站了起來,裝作踱步的樣子,轉到倪靈身後,拍拍她的香肩,「小楊啊,你很細心,比他們強多了。那些小子都騙我。」

「謝謝您,葛總。」倪靈感到一絲安慰。

葛龍的手並沒有拿開,而是繼續向下滑到倪靈的腰,又滑到她的渾圓的臀部,「小楊啊,你的能力我很欣賞……」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隔著牛仔褲輕輕摸捏著。

「這是第幾次了?」倪靈記不清了,輕輕躲了躲。但那雙手又跟上來,並加大了力量。

「葛總……」倪靈跑開幾步,回頭看著葛龍,「您要沒事,我就回去了。」

「哎,還有重要的事呢。」葛龍一臉奸笑,指了指沙發,「坐下。」

倪靈無奈,只得坐到沙發上。葛龍也緊挨著她坐了下來,抓起她的一隻手撫摸著,「小楊啊,公司最近準備提拔一名財務主管,我覺得你很合適. 」

倪靈心裡一驚,公司準備提拔一名財務主管的事她也聽說了,葉黎就是人選之一。這個職位很誘人,薪水比一般職員高十倍呢。不過,怎麽也輪不到自己啊,況且,自己學的是市場管理,財務管理不是自己的本行。

「葛總……」倪靈抽出自己的手,「我覺得我還不夠格,還是葉黎更合適. 」

「噢?」葛龍有些出乎意料,隨即一笑,說:「這個嘛,我說了算。只要你……嘻嘻……」

他的一隻胳膊摟住倪靈,「你滿足我的心願,要什麽有什麽. 」

「我什麽也不要。」倪靈掙脫了他站起來,剛要離開,葛龍突然從後面抱住她,拽到懷里. 倪靈實在忍無可忍,她掙扎著起身想擺脫葛龍的糾纏. 葛龍突然用力把她摁在沙發上,然後用油乎乎的嘴亂吻倪靈的香唇。

「放開我……葛總,不要啊……」倪靈奮力抵抗,雙臂使勁推著葛龍。

葛龍一隻手像鉗子一樣扣住倪靈的雙腕,翻身騎在她身上,夾住她亂踢的雙腿,悠然地看著她。葛龍知道,女人的力量終究有限,他等待倪靈用完最後一絲力氣。他想得到這個女人很久了,他知道倪靈沒有親戚在身邊,不惜今天鋌而走險. 倪靈掙扎了十多分鍾,眼淚都流了下來,卻沒有任何效果。於是苦苦哀求:「葛總,您放過我,我不是那種人,我有丈夫的。」

「是嗎?嘻嘻……」葛龍笑道,「你丈夫還在加拿大,今天讓我當你丈夫吧。嘻嘻……」他的另一隻手伸進倪靈的衣服里,撩起內衣,立即摸到她滑嫩的肌膚. 倪靈渾身顫抖,又開始掙扎,漸漸的,她感到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小,抵抗力越來越弱,體力差不多消耗怠盡了。「誰來救救我。」倪靈意識里只剩下這個念頭. 葛龍像一隻捉到老鼠的貓,看著倪靈力氣耗盡,又開始撫摸,他的手順著倪靈的小腹向上滑去。倪靈發出刺耳尖叫,但那雙手還是摸到了自己的胸罩,然後輕輕向上托起,一對白皙的雙乳露了出來。

「噢!又白又嫩!」葛龍發出驚歎,爲倪靈的美麗。

正當他要盡情享受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葛總,有人找。」是葉黎的聲音。

葛龍不情願的放開倪靈,倪靈立即起身整理好衣服,跑過去開開門. 葉黎站在門外,沖倪靈詭秘一笑,倪靈臉一紅,閃身跑開. 只聽葉黎對葛龍說「馬局長來了……」

倪靈回到辦公室,心裡仍然怦怦直跳。「好險啊!」她想:「若非葉黎,自己今天……」

幾天來,倪靈一直悶悶不樂,甚至産生了辭職的想法,葉黎苦苦相勸。是啊,丈夫在大洋彼岸勤工儉學,拿走了家裡的所有儲蓄,辭職後自己一個人怎麽生活?好在葛龍也沒有再騷擾,倪靈稍稍放心一點. 一個月後,葛龍突然對倪靈說:「你準備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雲南,看看那裡的市場。」

「這……」倪靈猶豫著。

葛龍看出她的心思,說:「你別怕,我不會再欺負你了,你也不容易。」

「我……」倪靈仍不放心。

「哦,對了,葉黎也去。」葛龍又說. 有葉黎做伴,倪靈放心了,就答應下來。

第二天,三人乘機飛往雲南。一路上,葛龍和葉黎有說有笑,倪靈被他們感染著,漸漸快樂起來,出門時的戒備之心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三人一路作調研,收獲很大,這一天來到大理境內。葉黎嚷著看風景,葛龍答應了。出差以來葛龍對葉黎總是言聽計從,這也讓倪靈感到驚訝。

三人玩了一天,筋疲力盡,就在郊外找了家旅館住了下來。這家名叫「抱玉小墅」的旅館靠山而建,環境幽雅,遊客也不多。店主和葛龍是同學,特意給他們安排到搭建在一棵大樹之上的兩間客房。這兩間木屋在兩根樹杈上,相隔一米,中間是共享的衛生間. 倪靈和葉黎住一間,葛龍自己住一間. 晚上,倪靈收拾著床鋪,葉黎被叫到葛龍屋裡商量明天的行程。

「去了這麽久?」倪靈向外望了望,只看到窗前他們交談的影子,由於屋子隔音很好,不知他們說什麽. 又過了一會兒,葉黎回來了,兩人便熄燈上床。

屋裡一片漆黑,雲南的夜有些熱,倪靈和葉黎都只穿著內衣內褲,合蓋著一條大毛巾被。由於晚飯時喝了點酒,兩人都睡不著,就躺著閑聊。

「你和新任男友怎麽樣了?」倪靈問。她知道葉黎兩月前交了個不錯的男友。葉黎的男友換了一打,但始終沒有如意的。

「還行吧,」葉黎說,「那方面挺在行的。」

倪靈知道「那方面」是什麽意思。葉黎很開放的,認識幾天就敢上床。不像自己,直到結婚那天,才把處子之身給了丈夫。

「哎,」葉黎突然興奮地問:「你除了老公,真的沒有和別的男人做過?」

倪靈臉一紅,「沒有。」

「這大半年你想不想?」葉黎又問。

「唉……」倪靈歎了口氣,說:「想有什麽用?他在太平洋那邊呢。」

「是啊,」葉黎笑著說:「他的東西沒那麽長,要不然伸過來和你親熱親熱多好!」

「去你的!沒正經!」倪靈臉更紅了,心中卻湧現一絲騷動。

「我有辦法可以解決你的饑渴。」葉黎又笑道。

「好沒羞,我不聽。」倪靈轉過了身子。

葉黎摟住倪靈的脖子,在她耳邊說:「很管用的,你真不想知道?」

倪靈心中一動,這半年來她不是不想而是努力克制,只是夢中常和丈夫甜蜜相會,醒來打濕內褲一片。「她有什麽辦法?」倪靈想,卻不敢問。

葉黎伏在倪靈身上,悄悄說:「我可以幫你。有一種器具很好很舒服的,我們都是女人,沒關系的。」

倪靈知道葉黎說的是什麽了,心中雖感到不好,但葉黎在自己耳邊說話卻引起自己陰部一陣麻癢. 以前丈夫也喜歡這樣逗自己玩,這是多麽熟悉的感覺啊。

葉黎得寸進尺,竟突然解開倪靈的胸罩。倪靈一驚,待要阻止,葉黎已經將胸罩拿在手裡,並扔到桌子上,隨後把自己的胸罩也脫掉,說:「我也脫了,公平了吧!」

倪靈無奈,只好隨她,反正兩人經常胡鬧,心中突然有了想試試的感覺. 葉黎的雙手撫摸著倪靈的雙乳,倪靈「啊……」地一聲低呼,乳頭立即硬了起來。

「好大噢!」葉黎笑著,輕輕板過倪靈的嬌軀,將她的乳頭含在嘴裡允吸,她的手在倪靈的小腹和大腿上撫摸著。

「哦……哦……」倪靈發出低低的呻吟,她彷佛回到新婚之夜,丈夫的雙手正在愛撫自己,他的手摸到自己的臀部,摸到自己的陰毛,他還要把手指……

「不不……不要,不要摸那裡……」倪靈發覺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全身赤裸,內褲也被脫掉,葉黎的手指伸進自己的陰戶,「不不……不要……」倪靈嘴裡說著,身軀卻配合著葉黎的動作。

葉黎又伸進去一隻手指,倪靈感覺陰戶浪潮翻湧,說不出的舒服。一會兒工夫,已經濕了一大片。

倪靈進入忘我的境界,葉黎突然坐了起來,「我去方便方便,回來給你看一樣東西。」說完下床披上衣服,開門出去了。

葉黎的手指一拿出來,倪靈便感到一陣空虛,心裡抱怨她尿多,同時又對她說的「東西」感到好奇。好在葉黎不一會兒就回來了,倪靈立即背過身,雖然是好友,但也難爲情。

她聽到葉黎進來,關上門,喘著氣悉悉嗦嗦地脫衣服,心中只盼她快一點.葉黎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比倪靈還急,她幾步走到床前,躺在倪靈身邊,立即輕輕撫摸起來,當她摸到倪靈的蜜穴時,停了一下,馬上將兩根手指塞了進去,並做起抽插的動作。

「哦……」倪靈又呻吟起來,她覺得葉黎的手指似乎粗了一些,不過動作更讓她舒服。

葉黎突然換了一種姿勢,將手指從倪靈屁股後面插進蜜穴。倪靈感覺更舒服,慢慢由側身改爲趴在床上,頭部埋在枕頭里,雙腿極力張開,臀部微微翹起。這是她和老公經常採取的姿勢。

葉黎抽出手指,把枕巾蓋在倪靈頭上,翻身騎在倪靈身上。倪靈感覺葉黎很重,正要說話,突然覺得葉黎把一根火熱的東西插進自己的蜜穴,小穴立即張開小嘴迎接了它的到來。

「哦……」倪靈感覺那東西又粗又大,而且來回活動。這是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令人銷魂的感覺!她閉上眼睛慢慢享受。葉黎的動作開始的時候很輕柔,這讓久旱逢甘雨的倪靈十分受用,也進一步消除了她的羞澀。等到她已經完全進入狀態的時候,葉黎的動作也加強了力度。

葉黎雙手抓住倪靈的美臀,使勁抽插著,發出「滋滋」的響聲。

倪靈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呻吟聲越來越大,她感到葉黎的動作很逼真,自己彷佛就是在和一個男人做愛。她的小穴一次一次泛出蜜汁,不知順著大腿流下了多少。

「啊……啊……」倪靈達到了高潮,這是半年多來的第一次,甚至是結婚以來最舒服的一次。

她感到那根東西還在自己體內沖撞著,而且加快了節奏。

「哦……」葉黎突然發出男人般的一聲呼叫,讓倪靈吃了一驚,緊接著她感到一股熱流噴射到自己的蜜穴深處。

「啊!」倪靈一聲驚呼,她意識到不對頭,拽下頭上的枕巾回頭一看,直嚇得靈魂出殼。後面的人根本不是葉黎,而是葛龍!!!!!

「是你???」倪靈慘叫,自己時時提防,沒想到還是著了道。

「這個男人強奸發我!」倪靈想到此處,立即手腳冰涼。「我還配合了他的動作,我還達到了高潮,我還讓他在自己體內射精。」倪靈的大腦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倪靈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葛龍已經不知去向。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是葉黎害了我!不錯,葉黎引我上鉤,然後讓葛龍來強奸了我。」這是爲什麽?倪靈想不明白,自己和葉黎是最好的朋友,「她卻害了我,讓我沒臉見人。」

倪靈想,應該找葉黎問個明白。她爬起來,發現自己全身赤裸,「都被葛龍看到了。」倪靈滿臉通紅. 她找到衣服匆匆穿上,開門出去。

葉黎早就沒有了影子,店主說她一早就走了。倪靈默默地回到屋裡,關上門失聲痛哭。一整天,倪靈都昏沈沈地。

迷迷糊糊間,她覺得有人撫摸自己的肩膀,立即坐了起來,看到葛龍笑吟吟的臉。

「你干什麽?」倪靈向牆角縮了縮,雙手抱在胸前。

「干什麽?嘻嘻,昨晚睡的好嗎?」葛龍笑道。

「你滾!」倪靈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燒。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捨得讓我走?」葛龍坐到倪靈身邊。

「你無恥!下流!」倪靈罵道。

「我無恥,你淫蕩;我下流,你風流。我們不正是天生的一對嗎!」葛龍說完就撲上來解她的衣扣。

倪靈奮力抵抗,怎抵得過葛龍的力氣。葛龍如同千手觀音,不消片刻便脫光她的衣服。倪靈只得苦苦哀求,反而激起葛龍的性慾,他三下五除二脫光自己,騎了上去……

噩夢般的旅途終於結束了。倪靈回到自己家的時候,已經被折騰地精疲力竭。她已經記不清被葛龍奸汙了多少次,葛龍似乎永不滿足,有時一夜干好幾次,花樣百出。倪靈忍辱堅持著,就等回家找葉黎算賬. 葉黎失蹤了,倪靈一連幾天都沒有她的消息。這一天,倪靈剛進家門,來了一位律師,是老公的委託律師。倪靈正納悶,律師交給她一份離婚協議書和一盤錄像帶。倪靈如同五雷轟頂,她怎麽也想不到老公要和自己離婚。

律師走後,倪靈打開錄象機,畫面讓她震驚. 正是自己和葛龍做愛的精彩情景。

「哦……」倪靈摀住了臉,怪不得老公要和自己離婚。

倪靈哭了一整天,在協議書上簽了字,交給律師帶走。她知道,老公不會原諒自己。靜下心來,倪靈覺得事情蹊蹺,老公怎麽得到的錄像帶?錄像帶是誰錄的?這個問題只有問葛龍。

她自回來後就沒上班,她不敢見葛龍。但這次……

倪靈是狠下心來到葛龍辦公室的。她知道還會被姦淫,但心中的謎團卻不能不解開. 葛龍對倪靈的到來似乎並不吃驚,他關上門立即抱住她脫衣服,幾天來他一直張網等待,就等這個小美人。

倪靈幾乎沒掙扎,這是第一次在不抵抗的情況下被葛龍脫光衣服。

葛龍脫完自己的衣服後卻沒再動作,而是坐到沙發上欣賞. 倪靈狠狠心,走到葛龍身前,一屁股坐到他身上,「告訴我,錄像帶怎麽回事?」

葛龍一邊貪婪地撫摸著倪靈的乳房,一邊說,「不是我,是葉黎。」

「葉黎?」倪靈其實早有預感,但得到確認後還是有些吃驚. 「她爲什麽?爲什麽?!」

「你很想知道?」葛龍說. 「不錯!」倪靈回答。

「你把我弄舒服,我就告訴你。」葛龍指了指自己的陽具,「用嘴!」他命令倪靈. 「什麽?」倪靈感到一陣惡心,「我老公都不敢讓我這樣。」

「現在,我才是你老公。」葛龍說. 倪靈沒有動。

「看來你不想知道了?」葛龍說. 倪靈左右爲難. 「你想不想知道葉黎現在在哪裡?」葛龍又拋下誘餌. 這句話很管用,倪靈不再猶豫,站起來,俯下身,閉上眼,張開小嘴含住葛龍的陽具。

「哦……」葛龍發出愉快的呻吟,「舔舔,使勁舔!」

倪靈拚命吸著,她心中泛出陣陣惡心,但仍堅持著。她已經完全進入無意識狀態,她忘記痛苦,忘記憂傷,忘記恥辱,她只知道舔啊舔,她要讓葛龍舒服,只有讓葛龍舒服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哦……哦……」葛龍呻吟聲更大了,他低下頭看著倪靈. 倪靈渾身潔白無暇,光滑地像緞子一樣,她的臀部渾圓白皙,由於跪著而微微翹起……「這個女人已經成爲我的性奴」。葛龍興奮地想,一泄如注,噴了倪靈滿嘴的精液……

「吞下去。」葛龍射完後,雙手緊緊按住倪靈的頭,陽具也緊緊塞在倪靈口中。

倪靈想掙扎開,卻絲毫動彈不得,只得無奈地吞下葛龍射在嘴裡的精液。

葛龍滿意地從倪靈口中抽出陽具。

「你該滿足了吧,快告訴我是怎麽回事」,倪靈說. 「不急,我還沒干你的屄呢,我還想在你的小騷屄里噴一次,快幫我舔硬它」,葛龍指著自己的陽具說. 倪靈沒有辦法,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能再次把葛龍的陽具含在嘴裡,口手並用,她只想快點結束這場羞辱。

葛龍在倪靈的舔弄下,陽具很快又堅硬如鐵,他把倪靈放倒在沙發上,分開倪靈的雙腿,陽具猛力插進倪靈屄中快速抽插。

倪靈開始是做作的,她只想盡快讓葛龍發泄,但這種事難就難在做作,在葛龍的大力插弄下,倪靈很快便有了反應,不僅開始配合葛龍的抽插,還騎到了葛龍身上主動套弄,在葛龍向自己蜜穴深處射精的瞬間,更是四肢緊緊纏住葛龍的身體,蜜穴緊緊套住葛龍的陽具,屄心緊緊咬住葛龍的龜頭,接受葛龍的噴射,口中不斷發出誘人的呻吟,一下子達到的性愛的最高潮……

倪靈漫無目地地走著,她從葛龍嘴裡知道了一切。原來葉黎一直暗戀倪靈的老公,倪靈結婚後,葉黎和他發生了婚外情。但葉黎不滿足,發誓要拆散他們。葛龍的出現給了葉黎機會,於是兩人密謀,想出這條妙計。結果,他們各嘗所願。葛龍得到朝思暮想的倪靈,葉黎也飛往加拿大。

「我要報複!」倪靈想,她買好了下午的機票,準備飛往加拿大。現在,她又買了一把剪刀,向葛龍辦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