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時的一次偷情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9)

春節過得一點也不好!老公不在家,我一個人忙裡忙外的。忙點還無所謂,就怕夜裡一人睡在被窩里,真讓你有點受不了那種空蕩蕩的煎熬,真是有點手足無措。我不太喜歡有手的,只想讓那長長的、堅無不摧的肉棒一股腦兒?我的嫩穴整得滿滿的,不想讓他動,就他在裡面。從心底流出來的那種無以名狀的癢,讓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這一天﹐我忙著打104查號台找電話﹐因爲熱水器壞了。由於我已懷孕6個月﹐陰部時常感到濕潤與腫脹﹐若沒有熱水可洗會很麻煩﹐於是打電話到梅花牌熱水器總公司﹐他們說會派一位技術員來看看。我開始等待…

丈夫已經五個月沒有碰我了﹐總是說怕影響小BABY﹐也許是隆起的肚子﹐令他不感性趣吧……

但我覺得自己非常需要他的愛撫﹐因爲懷孕的緣故﹐皮膚也變得水嫩嫩的﹐摸起來滑如絲緞﹐而原本32C的乳房也增大到36C…

乳頭也十分敏感﹐連與衣服摩擦都會感到一陣酥麻…﹐但因爲所有的胸罩都穿不下了﹐所以只好不穿它﹐仲夏的天氣異常悶熱﹐孕婦的體溫又特別高﹐我只好將身上的衣物減到最少。脹大的乳頭如紅櫻桃般明顯﹐令我畏縮不已﹐幸好只有我一人在家﹐倒也不必有所顧忌。

這時﹐門鈴響起﹐是熱水器公司派來的人。這人又黑又高大﹐看起來約莫四十來歲﹐長相普通﹐但眼神里有一股邪氣﹐令我有點害怕﹐但是他身上掛著梅花牌熱水器公司的識別證﹐倒也沒有異常之處﹐我只好笑自己太敏感了。這人一頭鑽進後陽台﹐摸摸搞搞﹐就走出來了。

接著一屁股在沙發坐下﹐開始講解他換了什麽零件。我有些不耐煩﹐虛應著他。這時我發現這位石先生(識別證上是這樣寫的)正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我一時紅了臉﹐細聲說:

「先生﹐對不起﹐我實在聽不懂你說的什麽熱水器的原理…」﹐

石先生倒很溫和﹐笑笑說:

「不要緊﹐萬一下次再有問題﹐打電話給我﹐爲了你﹐再來幾次都行﹗」

我望向他的臉﹐發現他瞄向我鼓脹的胸部…

這時﹐石先生轉換話題﹐問我懷孕的情形。我不疑他﹐老實回答他。也許是因爲丈夫時常忽略我的感受吧﹐我竟不知不覺﹐把石先生當成一位閨中密友般傾訴。包括害喜與早晨的不適﹐又說到自己變得敏感與需求……

聽到石先生粗重的呼吸聲﹐我忽然警覺﹐自己已經說得太多……

下一秒鍾﹐石先生已經由對面沙發移到我旁邊坐下了。

「你先生一定很少愛你吧﹗看你很饑渴呢…﹐你的乳頭還是紅嫩嫩的啊…」石先生嘴裡吐出淫靡的話。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複才可以瀏覽說完﹐他的大手便摸上我的乳房。

我感到一陣燥熱﹐一邊掙紮﹐一邊想把那雙大手移開。

「我先生開記程車﹐隨時會回家休息…」我想嚇走石先生。

沒想到石先生不但不怕﹐還把臉湊到我的胸部﹐笑著說:

「那我們就更不應該浪費時間﹐來﹐讓我嘗嘗你的美味……」說著慢慢撩起我的小可愛﹐露出豐滿的乳房。

可愛的小櫻桃早已變硬﹐豎立著﹐彷佛在招呼來品嘗它的滋味……

石先生把嘴湊向雪白高聳的大乳房﹐伸出舌頭﹐輕輕地舐著﹐同時雙手也沒閑著﹐悄悄襲向下腹﹐輕易攻向下面的秘境。

這時我早已渾身無力﹐綿軟的癱在沙發上﹐任由這個黝黑的中年男子肆意撫摸……

石先生已不滿足於舔乳房﹐他一手用力捏著一邊乳房﹐直到雪白的胸上出現紅紅的痕跡﹐同時用力含住另一邊﹐激烈的吸吮著﹐好像要把乳房給吞下一樣激烈…﹐另一隻手早已在我敏感的小穴摳摸﹐淫水不停流出…

「你的小腹好光滑﹐好性感﹐肚臍都被小BABY頂出來了……」石先生邊說邊把嘴從乳房移到肚臍﹐用舌頭在我肚臍上打圈圈﹐令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這時我發現﹐不知何時﹐石先生已經打開褲檔拉煉﹐露出大雞巴﹐也和石先生一樣黝黑壯大。黑亮亮的龜頭好大﹐直徑也很粗﹐根部反而比較細﹐我心想﹐丈夫的顯得細長﹐我有股沖動﹐想伸手一把握住。不料石先生並不讓我如願﹐又把濕熱的舌頭伸到我的桃花源﹐這次採取直接攻勢﹐竟把舌頭當成陽具一般﹐往小穴里刺去。我哪裡遇過此等攻勢﹐差點沒昏過去……

「你…我先生都說用嘴舔很髒﹐他不喜歡這種酸酸又刺鼻的味道…」我喘籲籲的說。

「怎麽會﹗這是人間無上的美味呀﹗況且像你這樣羞澀的女人﹐更需要藉由舔舐你的花蜜﹐讓你分泌出大量愛液﹐看你這樣﹐丈夫很少碰你﹐小穴一定很緊窄吧 ﹗你好敏感呀﹐舔一舔﹐就濕透內褲了呀﹗」說著又含住我的陰蒂﹐輕輕吸吮。我只覺頭暈腦漲﹐全身所有感覺器官都集中在男人舌頭下那硬挺的一點……

這時石先生把我的頭按到他的下腹﹐沒等我反應就把那條粗大黑香腸塞進我的小嘴。我頓時覺得呼吸困難﹐一股男人特有的味道直沖到鼻子裡去。我的丈夫是個超級保守的人﹐行房很少換花樣﹐也不喜歡口交﹐想含含他的雞巴﹐還得看他心情﹐所以我很少有機會嘗到男人雞巴的味道。此時倒也享受到另一種刺激。石先生微眯著眼﹐把大手插入我濃密的頭發中﹐我本來梳的整齊綁在腦後的馬尾﹐這時早已散亂不堪。石先生把發夾松開﹐我濃密的長發就順?脖子傾瀉而下﹐有些散到面孔上﹐但我已無暇顧及﹐只專心一意的吸吮黑亮的大龜頭。石先生開始按著我的頭上上下下﹐把我的小嘴當作小穴﹐抽插起來。

「你知道嗎﹖我也好久沒有享受性愛了…﹐我太太是石女﹐也就是陰道封閉症﹐只要一做愛就會痛﹐毫無樂趣可言…」

我嘴裡被他的粗大給塞滿﹐只能微微點頭。

不一會兒﹐上下的動作加快﹐石先生感到一陣刺激﹐他快射了﹗這時他望向我﹐後者的眼中已是春潮一片﹐燃燒著熊熊慾火。於是他加快動作﹐並指示我用舌頭裹住龜頭﹐並深深含住雞巴﹐石先生濃濃的精液射向我喉嚨深處﹐而我也配合著吞下大部分的精液。

可能是量太多了﹐又有一些由嘴角流出﹐石先生馬上吻住我的小嘴﹐精液糊滿倆人的臉。石先生把臉上的精液塗到我的陰部﹐

又開始愛撫我。

「你都不用休息的嗎﹖」我驚訝的問。因爲丈夫只要射精就得睡一覺起來才能再戰。

「也許是你太美了﹐我一看到你﹐就又變硬了﹗」石先生抓住我的小手去摸他的大雞巴。

石先生引導我面對自己在沙發上躺下﹐又把我雙腳放到他肩上﹐讓我的大肚子安置好﹐雙腳之間門戶大開﹐暴露出早已泛滿愛液的小穴。他不讓陽具長驅直入﹐ 只是用手握住雞巴﹐讓龜頭不停頂住陰戶摩擦。又用又重又大的龜頭亂點在我的小荳荳﹐堅硬的陽具令我搔癢難耐﹐但又說不出口希望石先生馬上插入。石先生發現我滿面紅雲﹐搖亂一頭長發﹐又把嘴唇緊緊咬住…

「我要你說﹐說想要我的雞巴狠狠插入你的濕小穴…說啊…」他低低的說道。

「我…想要…人家…想要嘛…我要吞下你整根雞巴…」

「求求你…用力插我吧…」我的聲音早已細如蚊子叫。

石先生再也忍耐不住﹐粗大的雞巴插入我早已春潮泛濫的蜜穴。不等我發出叫聲﹐就用嘴把我小嘴堵住﹐如同他的雞巴在我陰戶肆意抽插一樣﹐靈活的舌頭侵入﹐也姦淫著我的嘴…

我早已魂飛天外﹐意志模糊﹐只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停止﹐能讓那根粗大憤怒的猛獸永遠留在我體?…

「天啊…你實在是太棒了﹗又熱又緊又多汁…」

石先生似乎不覺得累﹐抽插了許久之後﹐看我星眸微閉﹐小嘴微張﹐愛液橫流﹐沿著小腹和大腿根濕了一大片﹐好象已經快泄了﹐

便柔聲說:「寶貝﹐你快來了﹐換個姿勢吧﹗」

我點點頭﹐順從的爬起來﹐背對著石先生﹐把早已腫脹濕透的陰戶翹起﹐等待他另一波猛烈的攻擊。

石先生的大寶貝似乎有越來越硬的趨勢﹐當他慢慢把它塞進那散發出淫靡氣氛的蜜穴﹐我深吸一口氣﹐發出一聲幸福的歎息。

「哥哥﹐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啊…好酸…好癢…又好麻…受不了…」我撒嬌地叫起床來…

石先生低頭一看﹐自己的陽具早已整根盡沒﹐只剩黑黝黝的蛋蛋露在陰戶外頭。

此時他緩緩抽動雞巴﹐一反他剛才正常體位的激烈﹐輕柔的享受著雞巴與我密穴摩擦的強烈快感。

他感覺我的緊窄﹐若不是我實在是太濕﹐很有可能不能順利進入﹐現在我的花蕊已充分展開﹐肌肉也已放鬆﹐可以展開激烈攻勢了﹗

於是他扶好我的臀部﹐開始用力抽插。我發出意識模糊的叫聲﹐照著石先生的節奏向後頂…

石先生簡直受不了自己看到的這一幕﹐我紅嫩的陰唇嫩肉配和著他的抽干快速的翻進翻出﹐每次大雞巴抽出時﹐就又有一大堆淫水流出…﹐把兩人結合之處弄得到處黏糊糊的。而我雪白的大乳房也被他激烈的活塞運動不停的抖動…﹐他空出原本抓住我臀部的雙手﹐粗魯的抓住那對不停搖晃的碩大乳房﹐更激烈的頂上去…

終於﹐我無力了﹐整個人快要趴到沙發上﹐我怕壓到腹中的小BABY﹐便推開石先生﹐讓他癱坐在沙發上﹐自己卻跨坐在他身上﹐拿起那根青筋怒張的大雞巴﹐緩緩的沈坐下去…﹐開始套弄起來。石先生本來就已經快射了﹐又經此一坐﹐簡直欲仙欲死…

「哥哥﹐好深呀…我的妹妹把你整根弟弟都吞沒了呢…好爽…龜頭一直刺到子宮口了…天啊﹐我把你又大又硬的雞巴吃出聲音來了…」

由於淫水過多﹐又有些空氣跑進陰戶﹐一時之間﹐我雪白大屁股的起落﹐響起了噗唧噗唧的水聲﹐令石先生再也撐不住了﹐他把臉

埋進那對香噴噴又汗濕不已的大乳房﹐用手扶著我的臀部﹐開始用力往上頂…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我也要泄了…」「寶貝﹗一起泄吧﹗」

片刻之後﹐兩人抱在一起﹐又深吻了好幾分鍾。石先生把工作服的拉鏈拉好﹐抱著早已渾身無力的我進房﹐把我放在大床上﹐又親親我的小嘴﹐輕聲說:

「以後想我就打電話說你家熱水器又壞了﹐我一定馬上趕到﹗你比我太太棒太多了﹗」

說完就自顧自掩上門走了﹐獨留我失神的在床上回味…﹐我清楚以後會常常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