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家庭

2016-06-10     檢舉     收藏

廿歲的那一年,我家剛移民不久,父親卻過世了,家裡留下了我和母親、姐姐和兩個妹妹。

所幸,父親在過世的時候,留下了一楝房子和一些存款,所以呢,我和另外四個女人同居在一棟房子裡,大家也沒有分散,或是各自獨立門戶。

母親是個不到四十歲的女人,尤其平常不怎麼做家事,所以那一雙手,她的身段,並不像一般歐巴桑那樣臃腫、痴肥,反而是色光四射,妖冶迷人,三個女的呢,姐姐名叫婉妮,是個柔順,乖巧的典型好女孩,大妹叫婉蓉,個性倔強,不肯輕易討饒,小妹名叫婉怡,是個多愁善感型的女孩,雖然四個大小女人個性不相同,可是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她們四個長像都很接近,唯一可立即辨認不同地方就是身高。

本來,大家一塊住在一起,雖然沒有什麼血緣關係,可是我們五個處得還很融洽,四個女的,漸漸地也以我為發號施令的中心,有問題,大家一起研究,從來就沒有發生口角,或爭執什麼的。俗語說: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由於我漸漸地抓住整個家的經濟大權,每人每月薪水不但要繳庫,且要問我准允才能用錢,所以呢,四個大小娘們,無論那一方面都儘量的討好我,巴結我,我真的是樂不思蜀,也開始對她們漸漸有了性趣。

第一個讓我斡到的是姐姐,情形是這樣的:

我們住的地方,是一棟二層的房子,樓下有一間客房,平常是小用的,如有親朋好友來訪,才會用它。樓上有五個房間,我和姐姐是隔壁,由於年齡較為接近,姐姐只大我十個月,所以她對我是無話不談,無所不言,當然在我面前也不會有什麼避諱,經常短褲,睡衣兩頭跑,久了也倒不覺得怎麼樣,可是也因為如此,所以無形中就製造了機會,也開始了我和她們之問不正常的關係。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樓下客廳里看電視,家裡也正好剩下姐姐,另外一個人則去參加大姨媽的女兒,也就是我表妹的婚禮,我因為小喜歡參加那種聚會所以沒去,而姐姐呢,更巧,由於地的機車半途壞了,所以乾脆不去了,留在家裡。

在家裡,我是習慣性的不穿上衣,只著一條白色短褲,姐姐則穿了件藍色絲質的睡衣,坐在沙發上,突然間,我發覺姐姐今晚特別溧亮,特別的有味道,我乃打趣的道:

「將來不知那家的男孩子有這個福氣娶到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

「討厭,你又來取笑我了」

「姐,你有沒有男朋友,我幫你介紹一個。」

「你介紹誰呢﹖」

「介紹我呀,怎麼樣,不錯吧﹗」

「你少胡鬧,你怎麼可以。」

「誰說不可以,反正這裡沒人知道我們家的過去,我們可以對別人說不是親生的。」

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我移步到她旁邊,並摟住她那細細的腰,涎著臉說﹕

「你看清楚,我是不是長得一表人才,英俊又惆儻﹗」

「你惆儻的鬼,還可以算個大頭鬼」

說完,不知怎麼打的,竟然打在我的生殖器上,痛得我驚叫道﹕

「怎麼可以亂打,你想滾我絕種呀,痛呀」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緊﹖」

「不要緊,它還沒掉下來,只是有點痛,姐,你要給它安慰﹗」

「怎麼安慰法﹖」

「我要你用手向它說對不起﹗」

我立刻抓著她的手,往自己的褲襠按上去,姐姐連忙把手拿開,口中連聲說道: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

此時我褲胯底下的玩意兒,慢慢的脹起來,整個看起來,已徹微隆起,姐姐也看到了,臉好紅,正巧,我的手摟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個人倒入了我的懷裡,她急著想掙脫,我卻摟得更緊,低下頭,我看著她那張吹彈可破的臉龐,相似三月里盛開的紅杜鵑,可愛死了。

姐姐躺在我懷裡,也不再掙扎,不知怎麼的,我有股衝動,我想要,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吻上去的,只知道她左閃右閃,最後成是讓我吻上了。

讓一股電流,侵襲了我,也侵襲了她,我吻得好狂熱,吻得好激動,姐姐的手此刻也緊緊抱住了我,沉重的呼吸聲,生理上的需要,淹沒了我們的理智,也撕去我們的衣服,也衝破彼此之間的那道牆。

有些時候,我私底下會偷看一些黃色書刊,遺憾的是,我沒有實際的臨床經驗,當我們赤裸裸的坦白時,我的唯一念頭就是要斡,要上,我像一頭放出柵的艋虎,把姐姐硬壓在沙發上,底下的玩意兒在那裡亂頂,亂捅,就是找不到洞口,姐姐口中雖然說:頭去看仔細。

「弟弟,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放開我,弟弟放開我」

可是,並沒有多少的實行意願,來表示她所謂的不要。

就這樣胡搞亂搞,弄了好久,終於想到書上不是說分開雙腿嗎,我趕忙低下一看﹕

「啊哈,哎喲,真要命,姐姐的腿是含並的,我真是白搭。」

連忙分開姐姐的雙褪,就是這樣,還好不是英椎怒用武之地,這根肉棒,按照書上所言,終於慢慢的進去了一點,我立刻感到一陣溫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東西擋道,不讓肉棒進去開山鑿洞,我一挺腰,一送力,又進去了一大半,可是被我硬壓在底下的姐姐,卻哀叫連天的喊:

「痛……痛呀……我快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我了……」

「弟弟!!痛::不要動……不要動……」

「原來姐姐還是處女,難怪她和我一樣,不懂﹗」

我連忙又按書上的指示,立刻俯身親吻她的嘴,她的乳頭,來刺激她的性腺,我如機械般地做如此的連續動作,一會兒親吻,一會兒含乳頭,終於,姐姐不再推我,也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裡面好癢……好癢……好弟弟你快動……。」

「我如奉聖旨般,立刻抬起屁股,又往裡面動,誰知地又喊了﹕

「啊……輕一點……不要那麼用力……弟弟……輕一點……。」

我的肉棒被姐姐的穴,緊緊的包著,真的好舒服,好快活,為了給地止癢也為了讓我舒服,我頻頻的的進出,就這樣乾了幾十下,姐姐的手突然緊緊抱住我的背。

「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點……。」

「嗯……哦……我好美……好美……嗯……。」

「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姐……我從來不曉得干穴是那麼爽的事……我以後會常常要……。」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動……快一點呀……。」

「嗯……嗯……姐姐要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我突然戚到一陣溫暖,一陣衝動,隨著姐姐的泄出,我這樣乾了幾下,也隨之泄了。

完事之後,我和姐姐,相互的愛撫著,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弟弟,你以後叫姐姐怎樣做人」

「姐姐,我不理我們是親姐弟,我可以娶你,真的,我會娶你﹗」

「可是,母親那裡,你說得過去嗎」

「我們儘量去說服她,不行再慢慢的想辮法。」

「姐,我還想要。」

「好吧,我們到房間去。

由於,剛才沒有好好的看姐姐的身體,所以一到房間,我的目光像搜索目標目的似的,在她全身上下猛盯,我要把她看個夠,姐姐有點嬌羞的說:

「看什麼,剛剛沒看過呀,看你,真像頭小色狼。」

「我剛才那有好好的看,現在要看飽,永不忘記。」

輕輕的,是那麼的柔,那麼的美,吻上了她的嘴,手也嫵摸她的敏感部位,我們都是生手,我們要多了解,要多接近。

漸漸的,我的棒兒又硬了,似乎比剛才更粗更大更長。我把姐姐放倒,細心的看著她全身的一切,潔白如玉的皮膚,挺挺硬硬的雙乳,以及那個長滿了毛的陰戶,我的嘴含著她的乳頭旋轉的咬,輕輕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進了她的陰戶。

好多的淫水,像什麼似的,有點黏黏的,淫水是越來越多,姐姐的淫叫聲,也越來越大聲。

「嗯……哦……哦……我好痛快……。」

「好弟弟……我要你……我要你快乾我……姐好癢……。」

看到姐姐變得如此淫蕩,如此的放浪,我的心中早充滿了熊熊慾火,不用她叫,我早要斡上去了。

我將肉棒兒,對準了姐姐的陰戶,用力一送,已整根盡底,我這次的干穴,如狂風暴雨般急速抽插,乾得姐蛆叫聲比先前又大了許多。

「啊……我的小穴好美……我美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弟弟……哦……用力的斡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姐……你的小穴好美……我的雞巴好舒服……。」

「好親親……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姐姐舒服死了……哎……。」

「姐……姐……我愛你……哦……哦……我愛你……。」

「好丈夫……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親愛的……快……小穴好美……哦……。」

「哦……弟弟……我舒服死了……我愛……好弟弟……。」

「姐……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弟弟……我愛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姐要出來了快……快啊……我美上天了……啊……。」

「姐……你的精水……弄得我要泄了……姐……我也愛你……姐……。」

我和姐姐又再一次的雙雙泄精,全身的神經在這一剎那,被緊縮,癱瘓,沒想到干穴是那麼爽快,那麼的舒服。

弟弟,衣服穿一穿,我們到客廳去,等她們同來。」

「姐,我想今晚可不可以睡這裡。」

「不行,以後時間多的是,不要這樣子。」

「姐,我去跟母親講,我們的事好不好﹖」

「現在先不要說,過一陣子再談,不要急,你知道姐姐的個性,我不會變的。」

「姐,我永遠都愛你。」

「你有這個心就好了,我們下樓去。」

我和姐姐下樓沒好久母親和妹妹同來,母親和表妹直說著表妹婚禮的盛況,我和姐姐相互做了個微笑,看了看錶,已近十一點,我便對她們說道:

「該去睡了,不要明天起不了床。」

大家乃各自解散,回房睡覺。

我怎麼睡得著,腦海中所浮現的儘是婉妮姐姐的影子和胴體,揮也揮不去,就這樣半睡半醒的到天亮。

昨晚根本不曾睡著,所以今天的眼皮特別沉重,到了中午,我向公司告假,回家睡覺,一進門,正準備進房門,突然耳邊聽到一陣聲音,是母親房間傳出來的,我原先以為母親身體不太舒服,到了門口,仔細的凝聽,母親正在做那種事。

我一股無名火突然生起,想看個究竟,輕輕弄了一下鎖,啊﹗沒有鎖,慢慢的推門而進,原來母親正在自慰。

我沒出聲,也沒打擾到她的好事,只見她那種淫浪的表情,已經夠叫人受不了,我的傢伙,也早已硬了半天高。

她的身材,根本不像年屆四十的老女人,潔白光猾,尤其是那雙乳房,還是如筍子般的豎立,不像有的女人像木瓜一樣,順著眼睛看下去,平平的小腹,沒有一點多出的脂肪,再看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帶,一撮烏黑的陰毛,襯脫著她那豐滿的陰戶,顯得更美麗,更迷人。

母親用手指緊緊的扎弄自己的陰戶,淫水流了好多,看得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我也脫去自己的衣服,躡手躡腳走到母親旁邊,看個仔細,正在沉醉中的她,根本不知道我的來臨,直到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奶子,她才猛然驚醒,一看是我,立刻紅上險。

「你是怎麼進來的,為什麼要脫得光光﹖」

「我進來看看你在做什麼﹖」

「我是你母親,你不可對我亂來。」

「我知道是我母親,但我是來幫你解決困難的。」

我沒有讓她有說話的機會,立刻用嘴封住她的嘴,她先是把嘴緊緊的閉著,經過我摸搓著她的乳房,她才開了口,讓我盡情的吸著她的香舌,她的手一邊摸著我的屁股,摸著我的大雞巴,不由地騖叫道:

「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

「等一下,你要好好的教我,我一定會讓你爽死。」

「你沒搞過女人吧﹗」

「我只弄過二次。」

「我好久沒被人家干過,待會兒你可一定要輕一點。」

「來,你先舔我的小穴吧。」

母親說完,立刻張開雙腿,露出她那毛茸茸的陰戶,把我的頭按到她陰戶門前,我伸出了舌頭,開始舔著她的陰蒂。

「啊……哦……好兒子……哦……你舔得真好……哦……。」

「嗯……哦……我好久沒這麼舒服……哦……往裡面一點……。」

「好兒子……我美死了……哦……美死了……美死了……。」

「哦……哦……好兒子……你舔死我了……哦……舒服死了……哦……。‧」

「嗯……我快活死了……大力一點……哦……哦……爽死了……。」

「啊……啊……快一點……我要泄了……啊……啊……爽死我了……。」

「我美死了……啊……快活死了……啊……。」

一股陰精像噴泉似的,一股腦的泄出來,立刻弄得我滿臉都是,一我好久好久沒有嘗到這種滋味了,好爽,好舒服。」

「來,你站過來,我給你吮雞巴。」

「你不要咬斷它,不然就沒有了。」

「我一定會讓你過癮,滿意。」

說完,伸出了舌頭,先舔著我的卵蛋,雞巴的根部,周圍,乃至於大雞巴頭,哇﹗好棒,大雞巴感受的是溫熱,又舒適。

「哦……哦……真美……真舒服……哦……哦……。」

「我好舒服……好美……哦……哦……哦……。」

「你的嘴巴真好……弄得我大雞巴好爽……哦……哦……。」

「哦……哦……爽死我了……哦……哦……我爽死了……哦……。」

「你真會弄……大雞巴……哦……哦……痛快死了……哦……。」

「啊……啊……我要泄了……啊……啊……。」

我趕忙的抱住她的頭,大雞巴快速的抽動幾下,一陣抽搐,大雞巴泄了,全部泄進了母親的口中,只聽咕噥一聲,她竟吞下去了,並且又繼續舔著大雞巴,使它不會萎縮下來,過了幾分鐘,大雞巴的樣子又恢復了。

母親便道:「你上來,在上面干我的穴。」

我伏在母親的胴體上,母親的手,把我的大雞巴塞進了她的陰戶里,我頂幾下,大雞巴已齊根到底,她的陰戶里,像什麼似的猛吸猛吹著我的大雞巴,弄得大雞巴是又酸又麻,又舒服又痛快。

「你慢慢的干小穴,我會讓你滿足。」

於是我把大雞巴提進又提出的,以適巷道之戰。

「哦……哦……你的大雞巴真大……乾得小穴好爽……哦……。」

「嗯……嗯……次力一點……大力的干我……哦……。」

「你的穴好美……弄得大雞巴好舒服……。」

「好兒子……嗯……你乾的真好……大雞巴乾的小穴美死了……。」

「嗯i:嗯……大力干小穴……用力干……嗯……嗯……。」

「好小穴……我會幹死你……插死你……干……。」

「哦……哦……我爽死了……對……再使勁的斡……哦……。」

「好兒子……好雞巴……侏會斡死我了……哦……插死我……。」

「快……用力的干……快……哦……用力……哦……。」

「好爽……哦……好爽……你的穴員美死我了……哦……。」

「大雞巴兒子……嗯i:侏乾死我了……快:r嗯……用力的干……。」

「好雞巴……好情郎……用力呀……快……我要丟了……快……。」

「啊……啊……我爽死了……美死了……啊……啊……啊……痛快死了……。」

平日視男人為無物的母親,今天竟也是如此淫蕩,我的抽插更加用力,更加使勁,雖然我小懂真正的性愛技巧,可是我知道該如何控制比較不容易泄情,母親泄了之後,緩緩地站起身體,便拍拍我的大雞巴說:

「不錯,你還真能幹。」

「你要不要換個姿勢,你先休息一下,我來弄你。」

母親叫我躺下來,她則雙腿打開,屁股慢慢坐下來,一種新的滋味又讓大雞巴嘗,我不但可以休息,而且可以觀賞母親的穴套弄大雞巴的情形,以及她那淫浪的表情。

她套弄的很有節奏,上來一下必緊緊的拉著大雞巴,一下來大雞巴整根到底,她的功夫實在是很棒,這一上一下的,刮著大雞巴舒服透頂了。

「好孩子……嗯……怎麼樣……舒不舒服……。」

「好騷穴……我好舒服……你真的好會弄……我舒服透頂了……。」

「嗯……哦……你的手摸我的奶……哦……。」

「兒呀……我實在好美……你的雞巴頂到花心好美……。」

「哦……哦……哦……我要丟了……你弄快一點……哦……。」

「好浪穴……哦……你快點弄……我……啊……啊……。」

母親一看我屁股一直用力的往上頂,知道我要泄了,她上下的速度,快了許多,我的大雞巴也被夾緊了很多,一陣暢意,使我把不住精關,一泄如注,整個人在這個交合的剎那,全為之軟下來。

母親從我身上下來,在我臉上親了又親,才對我說:

「你以後若是想干穴,我一定給你玩,只是你不可再外面亂來。」

「我不會亂來,你放心好了,我好睏,你陪我睡一覺好嗎﹖」

「好啊,你乖乖的躺到晚上吧。」

這一覺,睡得可真是香甜,直到她叫醒我的時侯,已是傍晚六點左右,也是姐們下班放學回來的時候,我趕忙的起來,穿好衣服,走下樓,若無其事的在客廳里看報紙。一個人待在家裡,覺得有點冷清,不過也好讓我好好的清靜清靜。

正當我無聊看電視的時候,隔壁的張媽媽張寡婦來了,她平常就喜歡串門子,雖然她喜歡串,可是她的人緣不錯,因為她年輕,只有卅初頭,而且又是一身細皮白肉,長相是還可以,嚴恪的說只能說是中等貨色。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在家﹖」

只見她穿了一套淺藍色的洋裝,長度只到膝蓋,她的話澴沒說完,便一屁股的坐在我旁邊,雙眼不停的注視我,我依然是那件白短褲,不穿上衣。

「她們都出去買東西了。」

「你怎麼不跟去,也順便買個幾件啊﹗」

「你今晚怎麼有空來,等一下我去鎖門。」

「家裡只有我一個人,閒得發慌,便過來走走聊聊。」

回到沙發上,只見她的目光死盯著我的跨下,也許其我已經知道干穴的事,所以腦海中也無時無刻的不在想干穴,張媽媽卻有意無意的抬起腳來,疊放著露出那細白的大腿,也指了指旁邊道:

「來,這邊坐,我又不會把你吃了,怕什麼﹖」

「張媽媽,不是我怕什麼,而是我怕等一下會侵犯你。」

「你不會的。」

「那可不一定哦,誰叫張媽媽長得哪麼漂亮,那麼性感,讓人看了都會心動呢﹗」

「你這個小鬼,嘴巴滿甜的。」

「等下若有不是不是之處,還請見諒。」

由於我一直想干穴,所以大雞巴早已挺立多時了,我偎近了她的身旁,雙手小安份在她的背後撫摸著,四目注視,我和她的唇終於吻合了,丁香暗渡,張媽媽的喉嚨中傳來幾聲低沉而顫抖的呻吟,聽到這幾聲呻吟的聲音,我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實,漸漸的,我摸到張媽媽的乳房,並從上面的領口伸了進去,另外一隻手,順著洋裝大腿的內側進入了禁區。

「不要……不要嘛……。」

她想要掙脫,想用力的推開我,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張媽媽,讓我好好的愛你啦……。」

我的嘴,從她的唇吻到脖子,我好像一個小孩子,貧婪地吻著她的肌膚,大雞巴來回地在張媽媽的大腿磨擦著,她似乎是需要了,呻吟聲變得大多了,我卸去了她身上的洋裝,奶罩,三角褲,領著她進入了客房。

張媽媽好像得了軟骨症,軟軟地躺在床上,我不放鬆的緊迫著她,嘴巴含著她那紅色的奶頭,手呢,卻鑽進了茂盛的大草原,扎弄著她那迷人的狹谷。

「張媽媽,你太美了,美得讓我心慌。」

我迅速地把短褲脫掉,大雞巴像暴怒似的,猛抖個不停。

張媽媽一看到我的大雞巴,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讓大雞巴跳動,握住了雞巴柄,來來回回的套弄。

張媽媽像是期待的看著我。她的陰戶早已濕得不成樣子了。

張媽媽此時高舉著雙腳,拉著我對我說:

「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我將大雞巴對準了她的洞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聲,我這支大雞巴全軍覆沒,一頭栽進了她那要命的洞裡。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大雞巴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愛死你了……你斡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騷穴……我會幹死你……哦……你的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對……乾死我……大力的乾死我……哦……我好爽……哦……。」

「大雞巴哥哥……用力的干……插爛小穴……干爛小穴……大力。」

「好浪穴……哦……我會幹死你……我會的……哦……。」

「快一點……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美死了……哦……哦……。」

「好漢子……好情郎……我愛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我的大雞巴在她的陰戶里進進出出,帶出了陣陣的響聲,淫水早已浸濕了我們的陰毛,對她,我是毫不客氣,毫不憐惜的猛力的干,使勁的插,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她搞得半死小活,淫聲四起,床鋪更是搖搖作響,此種聲勢,真的是好不騖人。

「好雞巴……你干我……哦……我快瘋了……好久沒這麼爽……。」

「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

「哦……你的屁股快扭……快動……哦……哦……快扭……。」

「好弟弟……你插死我了……乾死我……哦……。」

張媽媽的雙腿,緊緊的勾住我的腰,她整個人就像真的快瘋了,不停的吶喊,不停的擺動,她是太興奮了,太舒服了……。

一波又一波的精水,射向我的大雞巴頭,刺渤得我好不爽快,此時的張媽媽陷入了彌留昏迷狀態,我立刻抽出大雞巴。輕輕的磨著她的陰蒂。

過了一會兒,她的人才轉醒過來說道:

「你乾得我爽死了,我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這麼美過,你讓我快活死了﹗」

「侏還沒有泄,來我向你弄一來。、說邦,張媽媽示意要我躺著、她的手慢慢的套弄大雞巴,最後低下了她的頭,開始吸吮我的馬眼,和整根肉柱子。她的舌頭,就像一塊加了工的綿球,舔了我幾乎要跳起來,太好,太美了。

「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姐姐……哦……你太會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姐姐……哦……含深一點……深一點……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點……。」

我知道我快泄了,張媽媽似乎捨不得離開大雞巴,嘴巴含了又含,我連忙推開她,不能再讓她再含弄下去,否則就沒戲唱了。

張媽媽很自愛的轉過身,學狗爬式的姿勢,她那雪白、肥大的屁股,黑乎乎的陰戶中,滲著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騷又浪又盪。

我要盡恃的發泄,我要狠狠的干,狽狠的插。

大雞巴如排山倒洵之氣勢,立刻沖入那小小的狹谷,給予她無情竹疝峨。

「大雞巴哥哥……你真行……你真會幹穴……小穴會爽死……。」

「好情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峨……又來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騷穴……我會幹死冰……你的穴夾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會爽死……嗯……。」

「好姐姐……快頂上來……快頂上來……我要……出來了……。」

「好弟弟……快……大力一點……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倆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聲,和激情之後所剩下的殘餘,我和張媽媽都深感滿意。

「沒想到,俗這麼會幹穴,搞得太爽了。」

「你的穴像怒江一樣,水急而又多,大雞巴快抬泡爛了。

「討厭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讓你搞穴,弄得人家現在一點力氟都沒有。」

「張媽媽,我該整埋一下,免得她們回來看到不好。」

「你去客廳,我來整埋,一會兒就出來。」

我聽了她的話,便到客廳休息,心下想著:

「我干穴的技術和能力又大大的進步了,婉妮姐,你會愛死我……。」

想到這裡,我不禁露出得意而又自信的笑容,並且隱約中聽到了婉妮姐她哀聲的求饒,哈哈哈。

可是我又怎麼再和婉妮姐親熱呢﹖我可以利用什麼機會,什麼時間,好好的和婉妮姐聚聚,這得跟婉妮姐好好研究研究。

「我要回去了,明天見好嗎,我親愛的小弟弟﹖」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明天再看情況,我可能有事。」

此時正巧母親和婉妮姐她們幾個剛好開門進來,母親見到張媽媽立刻趨前寒喧,我也利用這個機會,和婉妮姐們評賞所買的衣物,姐問我:

「張媽媽什麼時候來的,她有什麼事﹖」

「來不到半個小時,剛要回去,你們就回來了。」

「姐,等下到樓上來,我有事和你談。」

「現在談不行嗎﹖」

「姐,現在不行,我們到樓上年好好談。」

「好吧,我們上去談吧,婉蓉,你把東西整理一下,等會收好。」

我跟在婉妮姐的身後,看著她那迷人窈窕的身段,那種屬於淑女型的姿態,看得真是猛吞口水,心猿意馬。

「什麼事要談,你說災!」

姐姐,我要親一個,我再說。」

婉妮姐只是輕輕的在我嘴上一點,表示已經親了,可是我卻不放過她,一把摟住她的腰,往懷裡猛帶,兩片嘴唇像蓋章似的,印在她的雙唇上,一陣輕咬,一陣吸吮,再加上我的魔手在助威,不停地遊走於她的胸腹之間,姐姐的呼汲開始變得好粗重,好急促,喉間亦發出了呻吟的嗯聲。

我正樂於享受,正在忘我的時候,姐姐輕輕推開我,紅著臉,深深的調口氣向我白了一眼說道﹕「這就你要談的嗎﹖討厭,我還以為有什麼事。」

「是真的有事想和你談,不過我現在不太舒服,晚上再說。」

「好弟弟,姐姐不過是開個小玩笑,你就不要這樣,快跟我說。」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有關你我之間的事。」

「好弟弟,你是不是又動了什麼歪念頭,快說,不然我不會依你。」

「好姐姐,我只是想我們能不能找個機會好好的歡聚﹖」

「這要看時間,不一定什麼時侯可以。」

「姐,後天是星期六,我跟你到其他地方去好不好﹖」

「好弟弟,既然你這麼說了,我敢反對嗎﹖」

「姐,你真好,我還要親一個。」

又是一個吻,只是這次我們吻得很熱烈,若小是因為等一下婉蓉要上來,說不定,我會幹了婉妮姐的穴。」

這兩天我一直在調養身體,為的就是星期六晚上和婉妮姐歡聚,等待的日子總是特別的漫長,感覺上是那麼的久。

好不容易,終於讓我們等到了。

「姐,我很高興,今天晚上,還有明天我可以好好的跟你在一起。」

「好弟弟,我也是,走吧,我們先找個地力安頓下來。」

「姐,我們去大飯店好不好﹖」

「你說好就好,我沒有意昆。」

「進飯店開始,我的心,我的血液,甚至……開始奔放,沸騰。

服務生為我們帶上門之後,我立刻抱住姐姐親吻起來,吻著她的額頭,她那緊閉的雙眼,鼻尖,和那微微張開的櫻唇,我和婉妮姐,一言不發的,我們的愛,我們的情在這交合的時刻里來代表,來發揮,來需要。

我一邊吻著姐姐,一邊將她的衣服脫掉,也解掉了乳房的護罩,頓時姐姐的奶子,又呈現在我的眼前,看到這對白嫩的乳房,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姐姐也想迎合我,但是地只挺了兩下,就任由我的吸吮。

我這雙魔手,在她的背上、腋下、小腹,來回的撫摸,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我和姐姐已是一絲不掛了。

姐姐的肌膚是那麼的潤滑、細膩,摸起來真的好舒服。

我把姐姐放倒在床上時,也開始了我的性愛前奏曲——愛憮。

我側身偎著她,一隻手搓揉著乳房,另一面我的嘴輕含著另一乳房,手輕輕的扣弄著她那最敏感的地帶,伸了進去,淫水在她的小穴里,也開始慢慢的增多了。

順著奶頭吻下去,到了她那豐滿而又色麗的陰戶,舌頭輕巧的舔著陰唇,陰蒂一和陰唇的內側,姐姐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幾下,下體更是時而抬高,時而挺送,配合著我的舌攻。

淫水汨汨流了更多,她口中在這時也發出了聲音。

「嗯……嗯……好弟弟……姐姐好美……嗯……好舒服……。」

「好弟弟……嗯……姐姐的穴好爽……嗯……嗯……姐姐的穴好美……。」

「哦……嗯……不要再舔了……嗯……嗯……姐姐的穴好癢……。」

「哦……弟弟……嗯……小穴好癢……嗯……支癢又舒服……嗯……。」

「哦……不要舔了……嗯……再舔下去姐姐會受不了……嗯……。」

姐姐的手,此刻猛拉我的頭,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好弟弟……姐姐的小穴好癢……用你的大雞巴……好弟弟……不要……。」

「求求你……用大雞巴來干姐姐……快……不要舔了……嗯……。」

「嗯……嗯……支痿又舒服……小穴好奇怪……嗯……好弟弟……吶……。」

我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終於四張唇又膠合在一起,我的大雞巴並不急著姓去,我還要逗她。

我把大雞巴頭,整根肉棒,來同地在她陰蒂上面磨擦,直弄得她不停的浪叫﹕

「好弟弟……嗯……快點進去……嗯……不要再逗我……嗯……。」

「嗯……快點放進去……嗯……嗯……不要磨了……小穴癢死了……。」

姐姐的屁股,情急拚命似的,一直往上頂,可是大雞巴始終就是不進去。

「我的愛人……求求你……快點干小穴……小穴癢死了……嗯……。」

「嗯……嗯……大雞巴哥哥……快一點干我……嗯……嗯……。」

「嗯……我受不了……嗯……小穴癢死了……嗯……。」

聽到她如此的浪叫,如此的淫蕩,我將大雞巴移到洞口,滋的一聲,大雞巴整根入底,緊緊的美,又是一種肉碰肉的滋味。,

「啊……啊……小穴美死了……好弟弟……姐姐愛死你了……嗯……。」

我的大雞巴插入穴洞之後,立刻探取慢工出細活的辦法,慢慢的抽送,慢慢的幹著她,讓她好好享受被乾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穴好舒服……嗯……。」

「好姐姐……哦……我感你……哦……你的穴真美……哦……。」

「弟……嗯……好愛人……嗯……我好痛快……嗯……好美……嗯……。」

「哦……哦……姐……呷……小穴真美……小穴真好……嗯……。」

「大雞巴哥……好情人……嗯……你的雞巴真好……嗯……。」

「好弟弟……姐姐太爽了……姐姐要好好的愛你……喃……。」

「啊……啊……小穴要美死了……小穴痛快死了……咧……啊……。」

「好弟弟……啊……小穴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姐姐的胴體痙攣再痙攣,姐姐有氣嫵力的呻吟叫:

「好棒……哦……小穴爽死了……哦……太爽了……。」

「姐,你舒服嗎,弟弟乾的好小好﹗」

「好弟弟,你乾的姐姐美死了,我好爽。」

我輕輕的含著她的奶子道:

「姐,我們再換個姿勢好不好﹖」

「好,我們換什麼姿勢﹖」

「狗爬式,就是你跪在床上,頭低下去,屁股翹超來。」

「這樣的姿勢,會爽嗎﹖」

「好姐姐,等一下你就會知道」

姐姐照著我所說的,把姿勢擺好,我輕撫著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大雞巴狠力的往穴內一插,我的手緊緊的抓住她的腰,一送一放的開始乾了起來。

「啊……啊……大雞巴乾得真好……啊……真舒服……啊……。」

「好姐姐……怎麼樣……滋味不錯吧……哦……哦……。」

「嗯……嗯……我的小穴好舒服……好棒……好弟弟……嗯……你太會幹了﹗」

「哦……哦……我愛你……姐……姐……我要讓你美死……哦……。」

「大雞巴弟弟……嗯……小穴讓你干爭水遠……嗯……我也愛你……嗯……。」

「嗯……小穴真爽……喃……嗯……小穴爽死了……嗯……。」

「好小穴……你的穴美死我了……大雞巴好舒服……哦……哦……。」

這時侯的我,依然采慢工出細活的辦法,大雞巴一次一根到底,又慢慢的全部抽出來。

「哦……好弟弟……你太會幹穴……嗯……乾的小穴快升天了……嗯……。」

「嗯……我的親栽……你真會搞我……嗯……我會爽死……嗯……。」

「好愛人……姐……哦……大雞巴會讓你滿意……哦……。」

「好弟弟……快一點……姐姐又要泄了……快……大力一點……哦:。」

「大雞巴弟弟……用力干我……小穴要升天了……啊……啊……我……。」

「哦……哦……好弟弟……姐姐又升天了……我好爽好爽……哦……。」

我又是緩緩地拉出大雞巴,這一拉出來!立刻帶出了不少的淫水,姐姐好像太舒服了,整個人倒在床上,嬌喘噓噓,不停的喘氣,臉上身上流著滲滲大汗。

我亦是如此,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大雞巴仍然硬挺挺的,好不威武。

沉寂了好一會兒,姐姐才又說話:

「我的好丈夫,我今晚真的是升天了,我太舒服,太幸福了。」

「我的好姐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們等一下再繼續的玩,等一下的味道,會和先前大不相同。」

「弟弟,玩了這麼久你還是沒泄,可是姐姐已經泄了兩次,姐姐服了你。」

「姐,你的穴真美,大雞巴插得實在好舒服。」

「弟弟,我真的好愛你,今生今世都不會離開你。」

聽到姐姐所說的這些話,我感動也衝動的抱住她,深深的給她一吻。」

姐姐的性趣似乎又來了,她的手,抓住了我的大雞巴來回的套弄。

「你們男人就是這根東西讓我們女人心服口服。」

「姐,你們女人的小穴一不是一樣讓男人想要猛往裡面鑽。」

「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戰爭,永遠都打不完的戰爭。」

「姐,我想再干你的穴。」

「你上吧,就這樣子嗎﹖」

「不,姐,你靠近床邊躺下,腳向上抬起來。」

魁梧而又火燙的東西大雞巴,這次的干穴,將使出混身解數,不同於前幾次的溫和。我要盡所有的力量、摧殘、狠干,把小穴給搗穿。所以,我告訴姐:

「姐,你要忍著點,我用的力量會很大。」

「好弟弟,我知道,我想那可能是另一種舒服。」

大雞巴先是慢慢的在小穴中抽插,讓淫水多流一點,免得小穴多受皮肉之苦。

「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

「好弟弟……嗯……美死了……嗯……我愛你……嗯……。」

「我的親親……喃……哦……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著姐姐那如痴如醉的神情,口中輕聲的淫叫,我看了一下大雞巴在小穴中進出的情形,我知道,我要開始瘋狂了,我要大幹一場了。

慢慢的提出大雞巴,拍的一聲,揭開了瘋狂的序幕……

「啊……啊……你的力量好大……啊……小穴有點受不了……啊……。」

「好弟弟……輕一點……啊……輕一點……啊……不要那麼大力……。、」

「好姐姐……你忍著點……過一會兒就好了……。」

「啊……弟弟……慢一點……啊……不要用那麼大的力……啊……。」

「哦……姐……忍耐一下……哦……大雞巴會爽死你……哦……。」

我的大雞巴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下都相當相當的重,干,干,干﹗

「啊……啊……大雞巴哥哥……小力一點……啊……小穴會痛……。」

「我的心肝……小力一點……小穴會受不了……啊……啊……。」

「好親親……好愛人……啊……我會痛死……啊……小穴痛呀……。」

此時的我,已失去理智,已失去憐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會她的嚎叫。

就這樣狠插猛乾的乾了一百多下,我已是大汗淋漓,姐姐呢!

姐姐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快的呻吟。

「嗎……哼……好……弟……弟……啊……小穴美死了……哼……。

「大雞巴哥哥……我好痛快……我好爽……哼……好爽……。」

「姐……姐……哦……你爽了嗎……哦……你舒服了嗎……哦……。」

「哼……哼……侏真會幹姐姐……乾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

「好弟弟……大力的插小穴……哼……大力的干我……哦……讓姐姐去死吧

「大力的干……哦……哦……哼……。

「姐……哦……姐……我會大力的乾死你……哦……大力用力的插穿小穴……插死你這個小騷穴……哦……姐……。」

「好雞巴……哼……快……快……再快……哦……再快……小穴要美死丁……。」

「哦……大雞巴……用力使勁的干……哼……快……快……哼……。」

「……好小穴……屁股頂上來……哦……讓大雞巴插到花心……挺上來……」

我汗水如下雨般流著,雞巴、小穴的淫水也小停的流著,拍,拍,又是一挺,乾得婉妮姐爽到天邊去了,插得姐姐的穴,不停的抽搐。

「姐……哦……姐……屁股頂上來……哦……姐……我愛你……。」

「哼……哼……姐姐快不行了……哦……姐姐實在是好過癮……哦……。」

「弟弟……你快大力用力的干我……哦……小穴美到了頂點……哦……。」

「哦……我要浪了……姐……快頂……哦……快頂……哦……」

「快……大雞巴……用力……啊……哦……姐姐也要……哦……。」

「啊……啊……姐……姐……我愛你……啊……姐……姐……啊……啊……姐﹗」

「哦……哦……我……泄了……好弟弟……哦……姐姐愛死你了……哦……。」

一場人類最原始的戰爭,就如狂風暴雨後的晴天,整個停下來。

沉重而又急促呼吸聲,在我們的耳邊傳送,汗依然是流著,可是我和姐姐卻因為高度的滿足而為它流,滿足後的癱瘓,滿足後疲乏……。

漸漸的,汗水不再繼續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輕吻著那已濕的發梢,吻著那享受高潮後的眼神、櫻唇……。

「弟弟,我們一塊去洗澡,剛剛流了太多的汗,該去洗一洗。」

「等一下再去,姐,你躺著,我先去放水。」

「弟弟,你剛剛真的把我乾上了天邊,我今天真的是好過癮,好爽。」

「姐,你能過癮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的義務。」

「你真會說話,走,姐幫你洗澡去。」

「哎喲﹗」

「姐,你怎麼了,是不是那裡不舒服﹖」

「我沒有不舒服,只是小穴會痛,可能是你剛剛插我時的力量太大了。」

「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沒關係,姐姐不會怪你,走吧,進去洗澡。」

婉妮姐替我洗澡時,真是細心,身上每一部位,一寸一寸梳洗乾淨,洗得我通體舒泰,混身上下好不舒服。

「姐,我也替你洗一洗。」

婉妮姐姐的肌膚好白好嫩,竹筍般的乳房,豐滿而又圓厚屁股,陰毛適中而肥厚的陰戶,這些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借著洗的機會好好把玩一番。

「弟弟,你怎麼跟小孩子一樣,那麼頑皮。」

「沒辦法,誰叫姐姐長得那麼漂亮,個性又溫柔體貼,愛烏及屋嘛,我當然也喜歡它們。」

「少在那裡油腔滑調,快點洗﹗」

洗完了澡,整理一下戰亂後的現場,我擁著婉妮姐姐,在她溫軟的胴體下,一起尋夢,共同入睡。

由於昨晚的大戰,我感到特別的累,所以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已是日正當中,已近晌午,看著身旁的婉妮姐姐,依然是睡得那麼香甜,沉穩。

我用手撐著頭,仔仔細細的看著婉妮姐姐,她那美好的臉蛋,白裡透紅的皮膚,可說是吹彈欲破,凝脂如玉,我情小自禁的低下頭吻上她的臉頰,吻上她的鼻尖,並在她唇上輕輕點了一下。

突然婉妮姐姐一把勾住我的頭。自動的獻上香唇香舌,於是我又倒下壓在姐姐的身上,肌膚的磨擦,手的愛撫,又激起我們的慾念。

「姐,我又要﹗」

「弟弟,你真是急性子,色鬼。」

「姐姐,你在上面,套弄我,好不好﹖」

「我沒有用過,不過我試試看。」

婉妮姐姐跨上我的大雞巴,只見姐姐她用手握住我的大雞巴,慢慢的張開陰戶坐了下來。

「啊……啊……弟弟……你的大雞巴好燙……燙得小穴好溫暖。」

「姐,你一上一下的套弄,我在下面會配合你的。」

「啊……啊……怎麼大雞巴每下都頂到花心……啊……我要美死了……。」

「好姐姐……小穴要用力夾緊……對……就是這樣……。」

「弟弟……嗯……嗯……姐姐的小穴太美了……嗯……。」

「嗯……嗯……我好美……哦……好舒服……嗯……嗯……。」

「哦……哦……姐……屁股要轉幾下……哦……。」

「嗯……好舒服……弟弟……姐姐的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婉妮姐姐,此刻已是淫娃,我的雙手也伸向她那挺立如竹筍般的奶子。

「嗯……嗯……怎麼會是這麼舒朋……嗯……怎麼會是這麼美……嗯……。」

「大雞巴哥哥……嗯……小穴美死了……嗯……。」

「哦……哦……姐……姐……你套得我好舒服……好美……哦……。」

「嗯……弟弟……姐姐才舒服……哦……小穴爽死了……嗯……。」

「好情人……我的心肝……姐姐的穴痛快死了……嗯……嗯……。」

「好小穴……哦……用力夾緊大雞巴……哦……。」

「姐……屁股要轉……才會舒服……哦……對……對……。」

「嗯……好……你真會幹穴……小穴會美死……嗯……。」

在下面的我,一面挺送著大鵪巴,配合著婉妮姐姐的套弄,我的手不時的給予她的乳房輕捏或重壓,以增加刺激她的快感。

「嗯……哦……我舒服死了……哦……小穴太爽了……嗯……。」

「姐……哦:F姐……大雞巴讓小穴夾得好痛快……哦……好痛快……。」

「嗯……我的愛人……我永遠愛你……嗯……嗯……小穴快要美死了……」

「大雞巴哥哥……你快點動……哦……動快……一點……哦……小穴……。」

「好姐姐……你多轉幾下屁股……哦……哦……對……轉幾下……。」

「啊……小穴要泄了……小穴……啊……啊……小穴升天了……啊……啊:

「好舒服……哦……小穴好爽……哦……存弟弟……哦……姐姐泄了……嗯

「姐……你再多套幾下……哦……等會兒……我們再換個姿勢……哦……」

「好親親……你真行……姐姐服了你……姐姐愛死你……哦……。」

「姐,你下來……下來嘛……。」

「姐,你躺著,背覲著我,讓我手伸過去,好把腳抬起來。」

「姐,這個姿勢,你滿意嗎,大雞巴乾得舒不舒服﹖」

「哦……好弟弟……姐姐又開始舒服了……又開始痛快……哦……。」

「啊:二輕一點……弟弟……你抓痛了我的乳房……喃……好美……。」

「好小穴……這樣好受吧……哦……哦……姐姐的穴我乾的好舒服……。」

「我好像騰雲駕霧……又舒服又過癮……嗯……嗯……。」

「大雞巴哥哥……哦……哦……我好爽好爽……嗯……。」

這種背後側交的姿勢,最讓女人舒服了,手不但可以扣弄著乳房,而且也可以撩挖陰蒂,大雞巴進出抽插,直接由兩瓣陰唇緊緊的夾著,緊緊的磨擦,女人當然好不快感了,好不舒服。婉妮姐姐當然也不例外。

「哦……我的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寶寶小穴好痛快……。」

「弟……你的雞巴真夠力……乾得小穴美上天了……哦……嗯……。」

「好騷穴……哦……大雞巴被小穴夾的好舒服……嘆死了……哦……。」

「嗯……快一點……哦……快……姐姐又要……哦……快……。」

「姐……哦……姐……你要等我……等我……哦……。」

「炯……好弟弟……啊……爽……爽死了……咧……姐姐升天了……。」

「婀……姐……向……我也要……升天……啊……好過癮……啊……。」

「姐……哦……我好美……大雞巴泄得好舒服……哦……我舒服死了……。」

「弟弟……你的精水燙得姐姐熱死了……我好樂……哦……哦……。」

「姐,等一下你先回家,我晚一點再阿家,免得多事,好不好﹖」

「那你呢,你要去那裡﹖」

「我到別的地方走走,你先回去睡個覺,姐,你放心,我不會亂跑。」

「好,那麼我先同去,你可要早點同來,知不知道﹖」

「是,你的話我敢不聽嗎﹖」

看著姐姐坐上車,這個該好,我該如何打發掉,該去那裡打溜﹖

信步的走在街道上穿過馬路,走過人潮,無意中來到了一間理髮廳,我的人還沒經過門口,老遠的就有人迎上來問道:

「年輕人,要不要殺一下,裡面小姐漂亮哦!」

「謝謝,我不要。」

「年輕人,大家都是好兄弟,進去做個參考,有什麼關係﹖」

「我不要,謝謝。」

「不要這樣子,只是進去看一下,好的話就留下來,不好我們也沒話說,對不對﹖

我心下想,他的話也不無道理,進去看一下又能把我怎麼樣,更何況我還不知道馬殺雞到底是個怎麼殺法。

一進門,那位老兄,便把我帶到樓上一個伸手小見五指的房間,耳邊所聽到的儘是一些男女嬉鬧聲和談話聲,我被帶到一個靠牆角的位置坐下來,我好奇的向四周看了一下,隔壁的位置拉有布幔,讓人看不到裡面的人到底是在幹什麼!

「先生,抽煙嗎﹖」耳邊突然想起一個清脆而又甜美的聲音。

「哦,謝謝。」

我借著微微的火光,看了一下要為我服務的女孩子,似乎長得還不錯。

這個女孩子同樣的也拉起了布幔,也要外人看不清楚裡面的情形,小姐緩緩的靠近我,我聞到一種特洧香水味。

「先生,你要怎麼做﹖」

「小姐,我沒有經驗,隨便你怎麼弄都可以。」

「先生,那我先從腳開始,好不好﹖」

「都可以」

由於我是第一次被人按摩,又是第一次上這種理髮廳,心情上有著刺激和新鮮的感受,一陣從末過有過的舒服,一種從末有過的享受,傳遍了全身。

只覺得這位小姐的手好有靈性,把我抓得飄飄然,茫茫然,漸漸的她的手,從小腿抓到了大腿,捏弄、按揉,殺得我舒服死了。

當她抓我的手時,我感覺到仿佛她的手柔若無物,好細好小的一雙手,我禁不住睜大了眼睛,想把她好好的看清楚。

太黑了,實在是沒辦法看清楚,只任由她在我的上身亂殺、亂摸。

此時,我的血液也漸漸的開始沸騰,身體上漸漸也有了異樣,她抓我,她捏我,我也要抓抓她,捏捏她。

在黑暗中,我抓住她的手一把摟住了她,在她身上也慢慢的遊走。

「先生,不要這樣,先不要這樣。」

「先生不要這樣」是從事這行的口頭語,欲擒故縱之計,我還是不理她,繼續為她免費服務,果然不久,她有點受不了,便低聲對我道:

「先生,你如果想的話,後面有房間,我們到那裡去。」

「小姐,你願意嗎﹖」

「先生,干我這一行的,是看客人高興,那有不願意的道理﹖」

「好吧,你帶我去。」

於是,一這位馬殺雞女郎,帶著三轉四折的進入了一間暗室,裡面也是黑暗的,小姐想要開燈,我連忙加以制止,因為既然黑了,我就要享受黑的樂趣,黑暗中,我為了要培養氣氛,以及稱謂上的力便,乃就請教了她的芳名。

「小姐,小知你芳名如何稱呼﹖」

「你叫我小玲就可以了。」

我輕輕的把小玲帶入懷中,不言不語的享受這沉寂黑暗的一面。我的手在小玲的背上滑動,另一隻手也伸進了她上衣的領口,扣弄著她的乳房,她也不甘示弱的摸我的玩意兒。

「先生,我們把衣服脫掉好了。」

沒想到她是這麼的乾脆,畢竟是吃這行飯的人,作風大膽、俐落,不拖泥帶水。

我剛剛把衣服脫掉,她就來了,一手握住了我的大雞巴,一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不停的游移,她的手作成套筒狀,在為我的寶貴傢伙按摩、套弄。

「小玲,你能不能用嘴巴含住大雞巴。」

她沒有答話,卻以行動來表示她可以,她願意。

也不知她是怎麼含的,大雞巴讓她的小嘴及得好舒服、好美。

「啊……小玲……哦……我好舒服……哦……大雞巴好美……哦……。」

「哦……哦……你的嘴太棒了……哦……你真會含……哦……。」

「小玲一:哦……大雞巴太爽了……哦……哦……太爽了……。」

「,小玲……我實在太舒服了……哦……我太美了……。」

她的嘴含的我幾乎快升天了,我要美死了,突然她停了下來、問道:

「先生,你要怎麼干我﹖」

「你靠近床鋪躺著好了。」

我想用昨晚跟婉妮姐姐干穴時用的那一招,來乾死這位小玲小姐。在黑暗中。大雞巴摸索了老半天,最後還是在她的引導下插了進去。

「啊……你的大雞巴好大……啊……小穴脹死了……嗯……。」

「嗯……嗯……小穴脹的好舒服……嗯……小穴美死了……嗯……。」

「大雞巴真好……哼……弄得小穴好爽……嗯……嗯……。」

「嗯……嗯……好哥哥……大雞巴真會幹穴……嗯……嗯……。」

我依照原新計劃,一下一下的慢慢來,先讓她好好享受一下美的滋味,等一下,我要重殘她的小穴。

就這樣插了約莫五六分鐘,她的淫聲已開始叫爽,淫水也流了不少,我將大雞巴整根拉了出來,調節一下呼圾,深深的吸了一口真氣,拍,拍,拍,我要重重的摧殘她,狠狠的插爛她。

「啊……阿……輕一點……啊……不要用那麼大的力……啊……小穴會痛……﹗」

「啊……痛……啊……痛……輕一點……小力一點……你的大雞巴快頂穿花心……好哥哥……輕一點……啊……會痛……小穴會受不了……。」

「哦……小玲……你忍耐一下……哦……等一下你就會舒服……哦……。」

「哼……哼……你的力氣好大……哦……小穴要干穿了……哦……。」

「嗯……哼……大雞巴哥哥……哼……你真行……我的小穴爽死了……。」

「好情人……小穴從沒有被這麼大力干過……嗯……庸快死了……。」

「嗯……舒服……哦……舒服……好哥哥……大力干……乾死小穴……。」

「好騷穴……嗯……用力夾緊小穴二:哦……大雞巴乾的好爽……。」

「啊……嗯……我好爽……嗯……夫雞巴每次都頂到花心……哦……美死了﹗」

「小玲……屁股頂上來……哦……對……頂上來……哦……。」

二好漢子……你乾的真兇……真猛……小穴被乾的好舒服……哦……。」

「快……你在用力……大力……啊……大力的干……炯……快……。」

「好騷穴……夾緊大雞巴……我要插死你……哦……哦……。」

「大雞巴……快……重重的干……小穴要升天了!:快……快呀……‧小穴過癮死了……哦……舒服死了……。」

「峨……痛快死了……好哥哥……你乾的小穴爽壞了……。」

「小玲……夾緊大雞巴……小玲……夾緊……哦……哦……。」

我的大雞巴並末因為小玲的泄而改變抽插的力量,一樣是那麼的大力,一樣是那麼的狠。

拍,拍,拍,滋,卜滋,拍,滋,L滋……:。‧

「大雞巴哥哥……哦……好達令:二哦……小穴受不了……你不要再插了……啊啊你不要再插了……你太猛……啊……小穴真的受不了……啊……不要再乾了……小玲用嘴巴吸……啊……小玲用嘴給好哥哥吸……。」

看到也聽到小玲如此的呼聲,我想,我也該夠了,再幹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我將大雞巴抽出來,移動躺在小玲的嘴巴里。

一根濕淋的雞巴,紅紅的大龜頭,就這樣又塞進了另一個洞裡——小玲的嘴巴。

「小玲用力的含它,好好吸它。」

「哦……好舒服……好舒服……大雞巴美死了……哦……。」

「小玲……哦……用力呎……對……哦……用力……哦……大雞巴會爽死……好小嘴……你吸得我真爽……好爽……哦……好爽……哦……。」

「哦……哦……大雞巴要插穿你的喉嚨。

約莫又過了幾分鐘,大雞巴突然感到一陣涼意,一陣要崩潰的念頭急速的侵襲了整根大雞巴。

「快……小玲……快……我好痛快……我要出來了……快……用力含住……小玲你快……含緊……啊……啊……啊……啊……。」

大雞巴急速的在她的櫻桃小口裡,快而又猛的插了幾十下。

一股強大的精液噗、噗、噗……。

完全的射入了小玲的喉嚨深處。

「哦……哦……我好舒服……哦……我好爽……哦……哦……爽死我了﹗」

我翻了一個身,慢慢的平息急促的呼吸,小玲起了身,走到浴室拿了一條毛巾,和一疊衛生紙,擦去我身上的汗水,也擦去了我大雞巴上的液體。

穿好了衣服,小玲緊緊的偎著我說:

「先生,你的大雞巴真能幹穴,乾的我真的爽死了。」

我和公司的一位女同事王韶玉也有了不正常的關係,直到後來,房間整修完畢,我離開了公司,才算開始過正常的生活。

她的身材,她的外表沒有因為結婚生子有所改變,反而顯得成熟、豐滿。

她的位置就坐在我的旁邊。

正因為我們的位置是鄰居,所以公事上或私底下都經常的聊天,打趣,她平常都穿得非常性感,也噴上名貴的香水,有事沒事她總是會故意的露一點,讓我養養眼,只是我只能看在眼裡,不得吃她,總是要按下心中那股無名的慾火。

有一天中牛,由於我是帶便當,所以在公司里吃飯,而她得回家吃,所以經常中午還未下班,她的人早已不見了,今天也不例外。

鈴、鈴、鈴……

「喂,您好,請問找那一位。」

「我就是,請間你那位……。」

「好,我馬上就來。」

是王韶玉打的,說她受傷,先生出差,臨時找不到人所以請我務必幫忙一下,我向公司告了個假,立刻趕到她住的地方,一進門,沒看到人,我心想可能在臥房吧,當時也沒想到其他,毫不遲疑的就走進臥房。

」王韶玉,你那邊受傷,要不要緊﹖」

「我剛剛不小心,被車子撞了一下,不過現在好多了。」

「被什麼車撞了,撞到那裡﹖」

「被機車的手把撞到肚子,剛剛真的痛死了。」王韶玉指著她的肚子道﹕「你要不要看一看,現在澴是紅紅的。」

說完掀起了被子,我看到的不只是肚子,天啊,她只穿了一件上衣。

我立刻轉過頭去,對她說:

「王韶玉,如果你好了點的話,我想,我該回公司了。」

「你難道不能體諒一個受傷病人的心情,我要你幫我按摩一下。」

「你放心,只是按摩一下,不會有其他的事。」

「好吧,我只是按摩一下,好了一我馬上就走。」

「對了一你進來時門有鎖,沒有的話,麻煩你去鎖一下,不然讓陌生人闖姓來,看到會不好意思。

我按住心中的激盪,把房門關好之後,又走回房間,王韶玉指著床緣道:「你坐在這裡替我按摩。」

棉被又再一次的掀開,露出了她的下體。

白白滑潤的肌膚,深而圓的肚臍,平坦的小腹,修長勻稱的雙腿,還有迷人而又豐滿的三角洲。

她抓起我的手,在她的小腹上來回揉搓,漸漸地,我的呼吸開始急促,我的肌肉開始緊縮,我的大雞巴也開始膨脹。

王韶玉的臉上漸漸地也泛起了紅暈,她的手慢慢的移向我的褲襠,口中則輕輕的說出了兩個字﹕

「吻我」

她的話,似乎有著相當魔力,我既興奮,又興奮吻向她那櫻桃小口,一陣狂吻,舌頭交戰,玉液生津,我的衣服,在她的協助下,終於完全曝光。

我立克跳到床上,抱住王韶玉,此時的她,是早已慾火如焚,心神俱震,我的雙唇如烈火般的刺激她,侵襲她不住的扭動,不住的呻吟,輕哼。

我也為她脫去最後一件上衣。

粉團似的兩個肉球,透著陣陣幽香,她的奶子,不但大和圓,而且又挺又脹,粉紅的雙乳色,好像葡萄般的大小,看的實在是垂涎欲滴,我立刻湊上嘴去吸吹著她的一雙乳房。

她可是浪極了,不但把胸脯往上挺了過來,她的手也抓住我的大雞巴套弄,順著她的乳房,慢慢的移到了她那似絲如絨的陰毛,她的陰戶,她那最敏感的陰蒂。

「嗯……嗯……嗯……。」

王韶玉輕輕的從鼻子發出了哼聲,身體也不住的頓抖。

「咧……啊……啊……。」

她忍不住呻了一聲:

我的手指已滑入了那千人迷,萬人醉的洞內,不停的扣、翻、插。

她呻吟著,小穴早已是春潮泛濫,只是差點沒聚細流而成大洋而已,淫水多,陰戶豐滿,真是標準的蕩婦。

好美的小穴,好騷的肉洞,忍小住那股慾火,我的頭,像導向飛彈慢慢的也射向她那桃源洞口。

「啊……嗯……嗯……。」

「不可以……你不能親:﹕啊……我會受不了……。」

我根本不理會她的叫喊,我要親吻這迷人的世外桃源。

「哦……哦……嗯……嗯……小穴美死了……嗯……。」

「嗯……嗯……你親的小穴好美……嗯……嗯……小穴舒服死了……」

「好情人……嗯……你吻得真好……嗯……。」

「好弟弟……嗯……哦……小穴好癢……喃……好癢……」

「啊……癢死了……哦……小穴癢死了……嗯……求你……不要……。」

「好弟弟……小穴裡面癢死了……啊……求求你不要親了……啊……。」

「嗯……嗯……我要大雞巴……嗯……我要大雞巴干穴……啊……。」

「癢……小穴好癢……啊……用鸛巴干小穴……快用……婀……。」

緩緩的,我看著她,只見她呼吸相當的急促,勒臉含春,雙頰含春,眼神中充滿了祈求、渴望,等待。

我又壓住了王韶玉的胴體,緊緊地抱著,我的嘴更是像雨水般的打在她的臉上、鼻頭、小口……

我的大雞巴早已脹的不成人形,我把屁股微微的向後突然又狠狠的往下插。

「啊……炯……慢一點……慢一點……好痛……痛……。」

王韶玉的撿痛得有點發白。

由於她的喊痛,雖然大雞巴只進了一半,好歹也自停一下。

「王韶玉,是不是干痛了你﹖」

「你的雞巴太大、太粗了……」

「大才好,你才會爽,你才會喊叫呀……。」

「啊……哦……。」

王韶玉臉上露出了仔服而又快活的表情,我知道又可以再把大雞巴送進去。

「啊……痛……痛……啊……你真狠……啊……。」

「哦……大雞巴脹在小穴里好緊,好舒服。」

她像夢藝般的呻吟,玉手緊緊的摟住了我的腰,屁股在下面像個浚輪,不停的扭,不停的蠕動著。

「嗯……嗯……義……嗯……痛快死了……嗯……痛快死了……嗯……。」

「嗯……樂死我了……嗯……美死我了……爽死我了……嗯……。」

「好騷穴……哦……你舒服嗎……哦……美嗎……哦……。」

「好弟弟……小穴舒服死了……嗯……小穴好美……嗯……。」

「好情人……嗯……好愛人……嗯……我痛快死了……嗯……。」

「好……好浪穴……曦……小穴美死我了……哦……。」

「嗯……好……好爽……好爽……嗯……小穴美死了……嗯……。」

此時的王韶玉,香汗淋漓,嬌喘如牛,全身都在不住的抖動,她好像拚命似的擺動著臀部,陰戶猛往上頂,配合我的大雞巴的干穴。

「大雞巴哥哥……嗯……嗯……小穴痛快死了……嗯……小穴美死了……」

「嗯……好情人……我美死了:一爽死了……嗯……好弟弟……。」

「美死了……好浪穴……嗯……嗯……我要乾死你……干……。」

「好弟弟……小穴要升天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升天了……。」

她拚命的抖,不住的打著寒噤,陰精就像水龍頭,嘩……流不停。

緊包著大雞巴的陰戶,隨著大雞巴的一進一出,淫水一陣一陣嚮往外流,順著大腿內側,肉縫裡,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這一陣的猛干穴,已把她乾得魂不守台,搞不清自己的名和姓。

大雞巴又是一陣子的抽插,她似乎有點累了。

「好情人,我們停一下,小穴再讓你幹個飽,插個過癮。」

「好吧,你要幹什麼﹖」

王韶玉一句不吭的走下床,拿了一瓶啤酒。

「喂,你喝一點吧,流了一身汗,也該口渴了。」

「謝謝你,你先去拿條毛巾,給我擦一擦。」

看著她那豐滿的白屁股,一動一動的,弄上去準會把我震死,想到這裡不禁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