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經歷——合租美女學姐1-5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4)

*********************************** 有段辛秘一直埋藏在我的心裡,至今未曾向他人傾訴,本想一直保守這個秘密下去,但是自從來到了四合院以後,我的突然有種奮筆疾書的衝動,數年來的點點滴滴剎那間湧上心頭。

從不經意間的相逢,到共處屋檐之下,再到生活中的瑣碎,所有的記憶碎片交織盤旋,最終匯聚成一道靚影——曾經一起合租的美女學姐。如今你已嫁作他人婦,但我始終無法忘懷你的容顏、你的身體、你的味道……***********************************

(一)開始尋找合租

XXXX年7月,我結束了大學生涯,由於女友繼續深造的緣故,我選擇了陪伴身邊。

我倆相處兩年多了,感情還算穩定,盡管當時剛畢業收入不高,但仍是學生的她並未有太多怨言,日子也算過得去。

住了四年宿舍的我現在也不得不開始出外找房子住了,人嘛,有時就是被時事所迫,從免費到收費,總是有點不情不願,最後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獨自租住一套房子,就現在這收入,那是甭想了,合租是我當下唯一的最佳選擇。

翻來覆去在學校週邊轉悠了幾天,終於找到一處家屬區的房間(按照俺當年的收入情況,只能說是房間,而不是房子,畢竟它只是一整套中的一間),立馬電話呼叫預約看房,一接通一個柔美的女聲觸動了我的心弦,立馬腦海中浮現出美女形象……打住,跑題了,正事要緊。

「你好,請問你那是否有房間出租?」

「是啊,就你一個人住吧?」

「嗯,是的,剛畢業,就想先有個安身之處。不知現在方不方便看房?」

「可以,那就中午12點吧,那會我在,到了給我電話。」

「好的,到時見,拜拜!」

早早吃完午餐,跟女友打了招呼先就獨自一人前去。

那會正值盛夏,太陽火辣辣的,到了樓下,不過五分鐘時間我已汗流浹背,也就沒想著電話告知,徑直上樓,直接敲門,說:「你好,我是上午約好來看房的,請問在家嗎?」

只聽門內回應道:「就來,你等等。」接著隱隱傳出一陣穿衣聲。

大概過了一兩分鐘吧,房門打開了,確實聲如其人,是個美女,個頭不高,屬於嬌小玲瓏型的,身上穿了個吊帶,波不算很大,目測大概B杯吧,但隨著我目光的遊移,竟然意外的發現好像有點凸點,心想:『我靠,不是吧,難道剛才在屋裡她熱得不穿衣服,曾聽說有女生喜歡在屋裡裸奔,這次遇上真人了……』

美女房東似乎意識到了我不良的眼神,雙手交叉於胸前,臉色略有不善,說道:「不是讓你到了先給我電話嗎?」

我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抱歉啊,天氣太熱,差點曬暈了,忘了那茬子事了。」

「算了,進來吧,先看房吧!」

進屋後正對著的是衛生間,美女房東指著右手邊的一個不足5平米的小間,對我說:「就這了!」說心裡話,那真不是一般的小,除了一張1米2的床外,床邊過道僅有30公分,如果還想放下張桌子,那就是做夢了,最多往床上支。

美女房東看到我驚愕的表情,一臉不屑的說道:「要不要租?一口價,每月500。」

其實我確實挺看不上這地方的,但是側目間又瞥見了那誘人的凸點,心想:『你真的給我「口幾下」,那還算比較值。』抱著這一美好理想,我腦袋一熱:「OK,成交!」

可能她對我的決定感到意外,半倚著的身體差點摔著,但是之前話已出口,不好反悔,在這種略顯尷尬的場合下,我們完成了交易(靠,感覺說得我已經把她上了似的,其實我也想啊,可是手都沒摸到)。

寫到這裡,大家應該以為她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師姐了吧?但事實正好相反,在來拿鑰匙交錢的那天,女友跟我一起過來的,首先看到小間那薄薄的門板就十分不願意(隔音不好,大家懂的),另外我曾經幻想的凸點也被女友看到了,這下徹底歇菜了,我又再次踏上了尋找合租的征程。

也許我跟這個性感的女房東真的此生無緣吧!聊以自慰。

那天回到學校,晚上趁著女友沒事,就按照慣例來到學校教學樓的頂層(那裡很黑,是野戰的好地方,去晚了還不一定有位子),一陣愛撫之後,就準備進入正題,直接將女友推到了牆邊,撩起裙子,一手從下握住女友白嫩的奶子,一手扶住雞巴,直接插入那早已泛濫的小穴,然後就開始扶住那渾圓的屁股開始用力地做活塞運動。

進行中,女友嬌喘著湊的我耳邊說:「是不是在想那個狐貍精啊?」

「哪有啊?別瞎說。」

「得了吧你,當時我看你眼睛都直了,現在一提起她,雞巴更硬了,你騙誰呢!」

「天地良心啊,我這是被你這小穴夾硬的,跟別的沒關係啊!你是不是很久沒做,想被幹了啊?」

「去死吧你!快……快點插……用力……快……」

「還說不是自己想了。」嘟囔一句,我就繼續開始開懇大業,直到即將發射之際,抽出並將濃稠的精液射到了女友白嫩的大屁股上。

(二)我也成了二房東

找合租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為了一個立足之地,我整整轉悠了半個月時間,終於還是被我在家屬院裡找到一套兩室房間(當然我只是住其中一間,而且還是和我的大學室友合住),為了每個月節省那麼四、五百吧,看來只能暫時將野戰進行到底了。不過嘛,那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大家都懂的。

當然為了這個事情,我和女友也就此進行了必要的溝通交流。

「你怎麼跟『古月甘木』一起住啊?那我怎麼辦啊?」女友不無抱怨的說。

「寶貝兒,這不是沒辦法嘛!上次我也想找個單間,可是那會你不是不同意嗎?」

「去死吧你,是不是還惦記那個狐貍精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腸子,想都別想!」

「天地良心!自從跟你在一起,我哪敢有異心啊?我這心,只在這兒……」趁機我偷偷抓了下女友的屁股。

「色鬼!」女友一把拍掉我的手:「大庭廣眾的,別這樣。昨晚剛給過你,怎麼又想了啊?」

「我這可是朝思暮想啊,晚上老地方吧!」我順勢一把摟住了女友的細腰。

「說正經的,以後你跟她合住,我過來怎麼辦啊?」

「那還不簡單,大家都是老同學,怕啥的啊?」

「別裝糊塗,我是說那個!」女友嗔道。

「哪個啊?」我故作糊塗。

「就是昨晚那個啊!你明明知道,還要我說。」

「哈哈!那還不好辦,提前跟他打個招呼嘍,讓他外邊待會去。」

「可是這合適嗎?」

「就這麼辦了,沒啥合適不合適的,大家都是男人,可以理解。」

「就知道你們男人都是色狼。」

女友用力擰了我的腰肉,我順勢反撲,正欲施展抓奶龍招手,道:「讓你也知道我的厲害。」

「啊……」

剛入住那會,其實已經有了兩家住戶,基本都算是校友。由於我這人比較隨和,所以一來二去也就比較熟絡了,女友嘛也是我這的常客。

時間過得很快,一年轉眼就過去了,某天下班回家,斜對門的那個兄弟叫住了我:「跟你說個事,我找了個新工作,下個月就要搬走了。」

「這麼快就另謀高就了啊?怎麼,需要幫忙搬家嗎?」

「不是為了搬家的事情,其實主要是因為這套房子是我整個租下來的,現在還沒到合同期,你看能不能幫我承接下來,繼續租住,並且負責統一收下水電房租。」

其實聽到這,我心中一陣暗喜,要是成了二房東,一來可以節省點開支,二來招租時也能物色下有沒有美女什麼的,現在這裡基本就是些大老爺們兒。頓時我感覺前途一片光明,就好像床上已經躺著一個身披紗衣的美女在想我拋媚眼,而我就想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我說啥事呢,沒問題,交給我就是了。」我滿口答應下來。

晚上跟女友一起吃飯,就和她談起這個事情:「媳婦兒,今天斜對門那個兄弟說準備讓我接手整個房子。」

「真的?那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住那個小間啊?」

「傻瓜,那是要租出去的,現在往外租至少每月也得五、六百,你以為這錢這麼容易啊?」

「都住了一年了,我都沒幾次能跟你一起睡。」女友面露不滿的說。

「是不是又想被操了啊?」我調笑說:「要不晚上咱再去老地方來一炮。」

「色鬼,又來佔我便宜!」

「都老夫老妻的了,還怕什麼?說正經的,我現在就準備開始上論壇掛個招租啟事,希望盡快有人能來看房,早點能定下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啊,是不是想找個美女來合租啊?可以讓你趁虛而入。」

「哪會啊!自從有了你,我可沒找過別的女人。」

「那你還天天的上網看那些色情小說、愛情動作片什麼的?有了我以後你還一直那樣,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我那不是為了不斷學習、不斷提高嘛!要不然的話,怎麼能讓你爽呢?是吧?」我趁機抓了下女友的翹臀。

「要死啊!」女友被驚了一下:「別拿這個做藉口,好像你沒有爽似的。」

「那咱晚上再大幹一場吧!讓你看看這幾天的學習成果。」

……

最後說說這套房子的結構吧,接下來的所有故事都發生在這個房子裡。

進入正門,首先是一條寬約1.8米的過道,正門左手邊是廚房(大家共用的),廚房旁邊是小間臥室(也就是現在二房東住的地方,更是今後情節展開的重要地點),過道正對著的是衛生間(當然也是公用的),衛生間左側是中間臥室(目前住著一對博士夫妻),右側大間臥室就是我住的地方。

(三)初遇學姐

第二天,學校論壇上出現了一則招租啟示,內容如下:「招合租。地點:XXXXXX。面積8平米,內有大床、書桌和衣櫃,廚衛公用,有熱水器和煤氣灶,適合單身人士居住,學生優先。」

這則消息掛出去後,陸續就有人來電咨詢,兩天裡大概有三、四批人來看房吧,但是也許是那個房間太小了(具體可參閱第二章的房屋布局圖),基本上看完之後就說考慮考慮,結果就沒下文了。

說實話,當時心裡也挺焦急的,畢竟再過一週時間,現在那個兄弟就要搬走了,如果不能盡快確認下家,我這個「二房東」就得負擔起那部份房租。誰都不想跟錢過不去,不是嗎?所以那幾天我一直掛在網上,時時刷新,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我的帖子。

「爺爺,那孫子又來電話了……」突然搞怪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我立馬接起。

「你好,請問你那邊是不是有房子出租?」一個清脆的女聲從話筒中傳出。

「是啊!」

「我看到你在網上的帖子了,你看什麼時候可以去你那邊看看?」

「隨時都可以,這兩天我都在。」正好是週末,為了房子,我是哪也沒有出去。

「那就現在吧,我大概十分鐘以後到。」

「好吧,一會見。」

至此,我低落的心情又重新振奮起來,心道:『剛才那個妹子聲音還挺好聽的,不知道長得怎麼樣?如果是個美女的話,那一起合租就好了,應該還是單身吧?呵呵。』

我接著趕緊穿好衣服(一個人在家,比較隨意,一會還得見美眉呢),去到小間簡單收拾了下房子。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我立即去開門,頓時有眼前一亮的感覺,美女啊!當時她穿了一件黃色吊帶,胸部不大,但是配上一頭披肩秀髮和精緻的五官也顯得相當青春性感,下身穿著一條牛仔熱褲,雪白的大腿和那挺翹的臀部更是相得益彰。

突然我發現她身邊還跟著一個小男生(看上去比美女年紀小點,個頭和美女差不多),也許是被美女的靚麗吸引,我竟然忽略了這麼重要的細節,難道這個男的要跟她一起住?當時那個心裡突然產生一點涼意。

「剛才打電話要看房的是你吧?」為了避免尷尬,我首先開口。

「是啊!」

「進來說吧!」我順勢把他倆引進了大門,順手指著左側的小間說:「就這了,你們看吧!」

「是你們兩個人住嗎?」我忍不住的好奇問道。

「是啊!就我們倆,我在這邊做實驗,我男朋友陪我一起。」

「可是,我在網上也說了,適合單身人士居住。你看這房子,不太適合你們吧?」當我發現一個美女變成一對,我突然有點不想租給他們,畢竟這樣機會就少了很多。

「其實我倆不介意,有個住處就好了。」說完,他倆就繼續去看廚房和衛生間。

「除了這間,我們已經住了四個人了。本來只想再招一個合租的,不然人太多。」其實我心想:你們不介意,我倒是介意啊!「你看,我們這邊廁所和廚房都是公用的,地方也不大,再加兩人的話有點週轉不開吧?」

「這樣啊,其實我們覺得還挺合適的,希望能住這邊。」美女面帶些失望地說。

「我也是實話實說。要不這樣,你們再四處轉轉,今天我先幫你留著房子,實在不行,你再聯繫我。」

「好吧!」

我送走了美女和她的小男,畢竟心裡感覺有些失望,就到床上睡午覺去了。

「爺爺,那孫子又來電話了……」那個搞怪的鈴聲再次響起,我一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了。「怎麼又是她?」原來是那個美女的電話嘛,我心不在焉的接了起來。

「你好,我是剛才來看房的XX。你現在在家嗎?我想再看看。」

「我在,你過來吧!」

掛了電話,還沒兩分鐘,突然有人敲門,心想:『不是這麼快吧?』我還來不及換衣服,穿著大背心和沙灘褲就去開門了。果然就是那個美女,不過這次是一個人。

「不好意思,又打擾你了。我看了週邊沒合適的,希望你能讓我們住這。」

「其實我也很難辦啊!你看已經這麼多人了。」

說著,美女挨到我身旁,說:「求求你了……」

突然我的手臂上感覺一陣溫軟,媽的,原來是碰到她的胸部了。不清楚當時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但是此情此景,不讓人浮想聯翩那也是不正常的。僅穿了條沙灘褲的我,隱隱感覺老二有點小衝動,為了避免尷尬,我側了下身子,避開了那若有若無的曖昧。

「好吧!要不這樣,你們再加50,就讓你們住吧!多出來的這部份也算讓其他住戶心理平衡些。」

面對美人計,我還是打著我的經濟算盤,畢竟眼前這貨暫時可是吃不了,我室友還在呢,萬一他看到了,一傳播,那我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沒問題,那就謝謝你了。」看我答應下來,短暫的曖昧也就消失了:「那我們幾號可以搬過來啊?」

「下個月初吧!」

「好的,那到時聯繫。先不打擾你了!拜拜。」

目送完美女下樓,看著那個即將入住一對情侶的小間,我有點五味雜陳,不知道將來是艷福、還是災難。

*********************************** 美女學姐終於搬進來了,之後的情節將隨之展開。***********************************

(四)開始合租

招租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美女學姐和她的男友也搬進了小屋,至此大家算是同住屋檐下,當然還沒有到大被同眠的階段(哈哈,開個玩笑,畢竟當時心裡有點癢癢的)。

他們搬家那天也同樣是個週末,畢竟除了學姐在讀以外,大家都是上班族,平時也沒什麼時間。

可能美女在學校有事吧,把東西搬上樓以後就匆匆出去了,就剩下她的男朋友在那收拾。

我閒來無事,就上前開始和他搭話:「兄弟,需要幫忙嗎?」

「沒事,東西不多,我自己來就行了。」

「行吧!有什麼需要就吆喝一聲,以後大家一起合租,都是朋友。」

「嗯,好的,先謝了啊!」

我看他在忙,也就暫時不打擾了,回到屋裡玩了會遊戲。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吧,去上個廁所,發現美女還沒回來,而她男友還在忙碌著鋪床整理東西。這會正值盛夏,這邊也沒什麼空調,我就拿了兩罐啤酒,走過去,說:「兄弟,天挺熱的,喝罐啤酒先吧,消消暑。」

「謝謝!」他這次也就不再客套了,估計是真的太熱了。

一邊喝著,我開始跟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現在在哪高就啊?」

「哪有啊?剛到這邊,還在找工作呢!」

「你是哪裡人啊?」

「XX省的。」

「不是吧,這麼遠你都過來了啊!不會就是為了陪她讀書吧?」

「是啊!我們在XX省讀書時認識的,現在她借調到這裡做實驗,我也就跟著過來了。」

「你這還挺癡情了,十萬八千里的,無親無故,就這麼陪著她到了這個陌生的城市。」

「還好了,剛畢業,就當是出來歷練下。不過我確實很想快點找到工作,這陣子一直花的是她的錢。」

『原來還吃著軟飯呢!』我心裡一陣嘀咕:『有這麼個美女白天陪吃、晚上陪玩、陪睡,那也挺滋潤啊!如果是我的話,我根本就不想工作。』

但是我嘴上卻順著他的意思說道:「也是啊!男人嘛,怎麼也得有份自己的事業。」

「這不正在努力找著嘛!有合適的崗位給我推薦下啊!」

「沒問題,我記下了。對了,還沒問你學什麼的呢?」

「我是A專業的!」

「哦,那跟我這比較接近啊,也算是一個大類的。你和你女朋友是同學吧?也是這個專業的。」

步入正題,接著談話,我嘗試開始瞭解他們的基本情況,當然焦點還是那個美女。哈哈!

「嗯,算是校友吧!她是B專業的,但都屬同一大類,這次是她本科的老闆把她借調回來做實驗的。」

「談了半天,原來咱都是一個學院的啊!我是C專業的。」

「這也太巧了啊!你是哪屆的?」

「X2屆的。」

「我媳婦是X1屆的。」

「我靠,沒看出來啊,她竟然比我大,說起來算是我學姐啊!」

我突然感覺非常驚訝,這麼年輕可愛的美女,論資排輩竟然是我的學姐。

「別說你了,其實我還比她小兩歲呢!」

「兄弟,我太佩服你了。這你都拿下了啊!」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本事了。我們是玩遊戲認識的。」

『暈死!這是什麼世道?玩個遊戲都能把上美女,我咋就沒這種好事啊!』聽到這裡,剛經歷詫異的我瞬間再次無語。

「我只能說,I服了you。你們當時玩的什麼遊戲啊?」

「就是《魔獸爭霸》嘍!當時一起聯網玩,慢慢就認識了。」

「想不到學姐還是個遊戲玩家啊,真沒看出來。」

「其實也挺菜的,隨便玩玩而已。」

『隨便玩玩,我才不信呢!隨便玩玩就能玩上床啊!』對此我只能內心腹誹下,同人不同命呢!

「不管怎麼著,至少學姐還是讓你追到手了啊,哈哈!」

「哈哈,見笑了啊!」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聲簡訊音,拿起看了下,對我說,「我媳婦喊我一起去吃飯了,我得先走了。咱有空再聊。」

「行,那你先忙吧!我一會也要出去吃飯了。」

回到房間,簡單收拾了下,給女友打了個電話,我也出門準備和女友一起去吃午餐。

一路上,我的腦海裡始終縈繞著剛才那兄弟說的話,「美女玩家」、「女大男小」、「同門學姐」,我隱隱感覺這些關鍵詞都蘊藏了很多的故事值得發掘。

到了食堂,和女友一邊吃飯,一邊開始聊了起來。

「聽說今天你那邊美女入住,是不是去大獻殷勤了啊?」

「你煩不煩啊?我哪有你說的這樣。人家是名花有主的了,早上就她男朋友在,我就跟她男朋友聊了會。我們都是一個學院的,說起來還是我學姐。」

「真的?」女友用質疑的目光看著我說。

「真的,比金子還真。」畢竟確實啥也沒有,我答得自然問心無愧。

「算了,暫時信你了。怎麼成你學姐了,你咋知道的?」

「我也是聽他她男朋友說的,是借調到這邊來做實驗的。」

「哦,是這樣啊!」

至此,我們就繼續閒聊著其他八卦消息,女友也沒有繼續追問美女學姐的事情。看來今天這關算是過去了,畢竟她還沒見過美女學姐,不然還指不定掀起什麼波瀾呢!

下午女友還得回實驗室忙,無所事事的我溜達了一圈,正準備回去睡午覺,這時我的手機有個新消息提醒,我一看,竟然是美女學姐的。

簡訊內容如下:「你好,請問你什麼時候回來?有個事情想拜託你一下。」

看到這,我的心跳開始加快,不是做夢的事情要發生吧?

回覆如下:「剛吃完飯,就回。」收起手機,我加快腳步往住處趕去……

本章是最後的過渡,下邊最重要的戲碼即將上演,希望大家多多關注。

***********************************

(五)伯母來訪

也就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就到了樓下。沒有著急上樓,說實話第一次感到好像艷遇就要發生的感覺,心情無比的激動,很難言喻吧,至少心跳提高了20個百分點。

但是總感覺那有點不對勁,畢竟艷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總不能這麼走狗屎運被我碰上了吧?況且美女學姐這搬進來才一天啊!

思來想去,又在樓道裡來回踱步考慮了十來分鐘,最後我自己嘟囔了一句:「娘的,怕啥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接著我就徑直上樓了。

推門入屋,我發現那個小屋的門是合上的,但聽聲音應該是在播著網絡電視劇,我上去敲了兩下,說:「在嗎?」

「在,稍等下,我一會過去找你。」感覺學姐聲音中好像夾雜了些許慌張,似乎被我打攪了似的。

「好,那我先回屋了。」不及多想,我回覆道,接著就回屋了。

入門前的憧憬現在已經被這眼下的尷尬場景完全沖散了,而且我對此深感疑惑:『這不十分鐘前剛發簡訊說找有事嗎?怎麼感覺她好像還在忙什麼似的,大熱天的,這剛吃中飯,會是什麼事情呢?』

此時,在我的腦海裡浮現起一幕比較荒淫的畫面:學姐寬解羅裳,半躺在床頭,她男友饑渴難耐,順手撥開小衣,張口含住椒乳用力吮吸,希望能喝到奶水似的,學姐嬌喘不斷。

「咚、咚、咚……」清脆的敲門聲頓時打斷了我的春色幻想,很顯然,應該是美女學姐過來找我了。

「進來吧,我沒鎖門。」懶得起身,直接回應道。

房門推開,只見學姐穿了件紅色短袖T恤,下身穿著那條牛仔熱褲,配上她白皙的肌膚,充滿了青春氣息。因為我當時是坐著的,所以目光首先看到的是學姐的三角地帶,不知道是不是那條牛仔短褲有點小,好像有點呼之欲出的感覺,把那誘人的襠部勾勒得曲線分明。

為了更好地談話,我自然地目光上移,掠過那一對亭亭玉立的椒乳,哇塞!又見激凸,雖然深色的衣服顯得不明顯,但可以肯定絕對沒有戴胸罩,難道我剛才的春色幻想是真的?秀色可餐啊!

也許是我看得太投入,沒發現學姐已經在門邊站了有一會,也許我猥褻的眼神被她發現了,學姐微微含了下胸,同時面露微慍,說道:「你現在方便嗎?」

「沒事,你說吧!」

其實被她發現我的樣子,也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心裡還是把她操了好幾遍:『你有意激凸,就別怪被人看嘛!真是又當婊子,又想立牌坊。』但是表面的禮數還得有,我起身將她引進房間。不過我這沒什麼凳子,就都站著開談了。

「是這樣的,明天我媽要過來。」學姐見我沒有什麼不軌舉動,收斂了慍色道。

「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倒是奇怪,你媽過來找我幹嘛啊?心存疑慮,我應道。

「怎麼跟你說好呢?」她好像有點侷促。

「你直說吧,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肯定幫你的了。」

「謝謝。其實事情是這樣,我媽還不知道我有男朋友,她一直以為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到這裡,我頓時瞭然了,原來學姐是瞞著家裡偷偷跟男人同居來著,這眼看老媽上門查崗,估摸著是希望我幫著圓謊,不要曝光了啊!

但我還是故作糊塗,調侃道:「那正好啊!有機會見見家長了。哈哈!」

「不是這個意思啦!」她好像有點急,輕輕跺了下腳,連忙解釋道:「我就是不想讓家裡人知道這個事情,想拜託你到時我媽問起來,你別說漏嘴了啊!」

「這樣啊!其實我這邊沒問題,你都跟我打過招呼了。可是其他人,我可很難保證啊!」

其實她應該知道我說的話只是應付下而已,想必從剛才我面對她的色狼樣也可知我心裡的真實意圖——顯然是想趁機揩點油了。

「求你了啊!聽我男朋友說,咱還是一個學院的呢,幫一下你師姐我吧!」她開始拉住我的手臂輕輕晃了幾下。

這時,因為屋內暫時沒有其他人,而她男友也沒過來,我感覺揩油的機會來了,於是順勢一邊用手撫下她抓住我手臂的小手,接著用手臂半摟住她的肩背,說:「其實我也挺理解你的。我也知道你是我學姐,不幫你還能幫誰呢,是吧?我今晚跟其他住戶先交代下,盡量幫你圓場吧!正好明天我也不出去。」

我一邊大義凜然地向學姐做著保證,另一邊半摟著的手從輕拍肩頭也慢慢移到了腋下,故作無意地在她的左胸處輕撫了一把。

不知是故作鎮靜、還是有意挑逗,對於我的不良舉動,學姐竟然一笑置之:「那就先謝謝學弟你了。我不打攪你休息了,明天拜託你了啊!」說著她輕輕側身掙脫了我的臂彎,轉身準備出門。

看著她扭著翹臀翩然離去,關門時還對我嫣然一笑,我想以後的生活應該會多姿多彩的。

屋裡又剩下我一個人了,我依舊回味於剛才撫上她半側胸脯的那個瞬間,柔軟而不乏彈性,盡管只有B杯大小,但是盈盈一握也是風味無窮,我舉手輕嗅,指尖微香尚未散去,令我感覺無比的興奮。

說實話,之前沒想到會這麼容易就吃到豆腐,結果有點驚喜,而我對自己突然間的大膽舉動也頗感意外,無論過程如何,多種的巧合或是必然,最終還是讓我邁出了調戲學姐的第一步。

這天晚上,為了將來的性福,我還是按照答應學姐的事,跟所有的住戶通了下氣,簡單交代了下。

好像學姐去做實驗了還沒回來,她男友一個人在屋裡上網,我就走上前搭話道:「兄弟,那你明天準備去哪?」

「沒什麼特別的地方,明天一早就出門,散散心吧!至少不能在這待著,要到晚上十點後才能回來。」他好像找到了傾訴的人,一下次打開了話匣子:「你說,我有這麼見不得人嗎?搞得跟地下黨似的。她媽過來,我還得躲著先。」

「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你也要想想學姐的難處啊!畢竟第一印象很重要,你現在還沒工作,吃住問題沒解決,她媽見到你們在一起,能放心嗎?其實學姐也是為你著想,畢竟現在的丈母娘都挺挑的。」

「其實你說的我也明白,但是心裡還是感覺不是滋味啊!現在還要麻煩你幫忙,真有點過意不去。」

「不客氣!都是兄弟,謝什麼啊!」下午我也算小小調戲了下學姐,摸了把奶子,咱現在當然也算是半個兄弟了唄!一點也沒什麼過意不去的,坦然接受。

我一邊心中暗喜,一邊接著道:「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放心吧,明天一定沒事。」

「謝謝你了啊!」

不知道你是謝我幫你圓場,還是謝我準備幫你開發調教下學姐呢?聽到這,我心裡滿是邪惡的念頭。

「沒事。好了,不打攪你休息,我先回去了。」

第二天因為是週末,等我起床時已經是十點來鐘了,女友最近試驗比較忙,我也能睡睡安身覺,沒人打擾。

洗漱完還是上上網吧!沒過一會,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我。

「誰啊?」

「是我。」原來是美女學姐:「我媽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別忘了答應我的事啊!」

隔著門,我答道:「放心吧,已經搞定了,一會我幫你看著點。」

「那就好。我先回去收拾下,回頭有時間再謝你。」

我心道,難道學姐還想用什麼感謝我啊?那真是求之不得!現在忙著收拾,估計是早上巫山雲雨的現場吧?哈哈!

半小時後,正如學姐說的,伯母正式上門來訪了,作為這裡的二房東,我也禮節性地和伯母打了招呼。其實伯母此來的目的主要還是先看看女兒住的環境怎麼樣,聽說我們這裡都是一個學校的,也就基本放寬了心。

我見沒什麼大問題了,就到廚房洗衣服去了,畢竟我也算是個外人,沒什麼好參與的。

期間我聽到了這樣的一段對話。

「你這門敞這麼大,你一個人住,有時不太方便吧?」

「也沒辦法啊,這邊的布局就這樣,我晚上關上門的,沒事。」

「現在天氣那麼熱,你關上門多不通風啊!這樣吧,下午去扯塊布,做個門簾掛上吧!平時出入也就不用把門開來開去,又能保證通風和隱私。」

「好的,那下午我出去看看。媽,你放心吧,都是校友。隔壁住的是一對夫妻,很安全的。」

「也就是你們都一個學校的,要是社會上的,我肯定不讓你住這。」

「好了,你又開始唸叨了。我們先出去吃飯吧,沒吃早飯,你也餓了吧?」

「好吧,那走吧!」

接著母女倆就出門了。

我走到走廊上,開始仔細觀察剛才她們討論的那道門。

這門從結構上看是屬於移門式的,拉合確實有點費力,而且聲音還挺大,沒有門簾的情況下,確實裡邊一覽無餘。藉此我也順便看了下學姐房間,一張雙人大床外加一張桌子,沒什麼別的大件了,經過收拾後,確實沒什麼可疑物件。我抬頭看看門的上方,發現那裡是用透明玻璃做的隔斷,難怪說關上門不透風呢!

考察完了環境,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好像快12點了,也該出去吃飯了。

手機、門簾、玻璃窗,幾個要素在我腦中的碰撞突然靈光一閃,我有了新的想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