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衛老董1-2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第一章初章

**************

前言:這是在下人生第一個原創H文,意義是重大滴,這意味著一個五講四美三熱愛滴大好青年又向黑暗墮落滴不歸路上邁出了深深的一個腳印,雲雨巫山枉斷腸啊……這文章準備寫成長篇連載,不定期更新,時間視空餘時間,心情,狀態,天氣,黃曆等等而定……

**************

蓮城大學,一所綜合性理工類學校,就像全國其他的大學一樣,彌漫著浮躁的氣息,連知了都叫的比別處更銷魂,三三兩兩的學生在食堂打完飯後走向寢室,穿過那個連接兩個校區的大門。門房董大爺看著青春活潑朝氣蓬勃的學生們走過,當然,學生們,尤其是高傲的女學生們,毫無疑問的昂著頭無視了董大爺熱切饑渴的目光。

董大爺不老,虛歲41,實際39。年輕的時候貪玩,沒讀幾年書,先是在碼頭當搬運工,後來進了保安公司,做了一名保安,現在年紀大了,託了外甥的關系來蓮城大學做門衛,看著挺精瘦個不高的一大叔,頭上也沒幾根毛,可是確有真功夫:老董年輕時輕狂好鬥,倒是有一身橫練功夫,據說能在在胸肌上放個雞蛋,靠自然發力讓它打轉!個子盡管只有1米6出頭,卻能梯雲縱——借著發力竄到校園的圍牆上去。不然校方也不會放心讓如此一個矮小精瘦其貌不揚的人做門衛了。

年輕時老董也娶了媳婦,可惜沒兩年就鬧離婚,理由可笑至極:因爲老董那話太大太粗太長,一身紫黑膚色,遍體濃毛的老董陽物自然也是紫黑的,倒像個熟透了的大茄子,上面青筋密布,子孫袋上是濃的烏黑一團的長毛,按他媳婦的說法:驢子的也沒這麽大,作孽呦。剛結婚那會老董也不知節制,天天要,時時要,興一來就把自家婆娘按倒就操,一天能要七八回,回回四五十分鍾,偏巧他媳婦又是個小女人,個才1米五出頭,小小的溪流哪能是下巨蟒的藏身之所?每天小逼都腫的像桃子,時間一長走路都不利索,乾脆離了。老董的大茄子因此斷水了八、九年。

新近的女教師則完全是另一種風格,典型的熟女人妻型,嫵媚成熟端莊各種氣質完美的融合在那張宜嗔宜喜的嬌顔上,身量也頗高,1米72的身高也有點鶴立雞群的味道,但與女孩的孤高冷傲不同,或許是人情世故的通達,女教師人緣極好,見誰都打招呼,每次和老董打招呼時那對秋水桃花眼都透著濃濃春意,讓老董大呼吃不消,下面的大茄子險些出醜,看著女教師嬌笑著和其他女同事們招呼說笑,老董就心裡一陣陣發慌,就像回到了他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的時候。

女教師的名字很美,叫杜煙,經常是一身職業工作裝,成熟白領女性打扮,只是不知是衣服嫌小,本來就是豐滿微胖型的身量將胸口和後丘撐得飽滿欲裂,看的老董一陣冒煙,時常想著:那麽肥大寬敞的屁股奶子,卻穿那麽緊身的衣服,哪天撐破了怎麽辦?

最近幾天學校剛組織完期末大考,學生們憋了幾天,總算考完,校園里到處是放風的學生。這天老董正在值班室守夜,轉眼就到12點了,按規定,老董把校門一鎖,準備上床睡覺,誰知剛脫完衣服上床沒躺幾分鍾,就聽到外面有人小聲敲門,開門一看卻是個高個豐滿女孩可憐兮兮的站在門外,「大爺,我回來的晚了,我宿舍的阿姨早就鎖門了,叫也沒人應,現在考完試很多人都回家了,宿舍也沒人可以幫我去找人,好大爺,要不你讓我在這里住一晚上吧……」

老董哭笑不得「你們這些瘋丫頭,老是搞得這麽晚回來,害的我們老是大半夜的起來給你們把門,快進來」女孩連連點頭稱謝,躡手躡腳跑進來,老董從後面背影看去確是大茄子猛然昂頭:好個肥美的丫頭!雖然長得只能叫中等耐看,但這屁股確實極品,雖沒有大洋馬的屁股那般碩大無朋,但尺寸也相當驚人,足有一般女孩的兩個那麽大,隨著她跳進來顫巍巍的抖動,又肥又撅,繃的小熱褲鼓脹欲裂,女孩是略微偏胖身材,雖然不夠勻稱,卻又別樣的震撼,大白腿上肉呼呼的,個頭比老董高半頭,估計得有1米7,老董的茄子越來越熱越來越硬了。

「大爺我睡哪裡啊?」

女孩到處看了看,剛回過頭不禁嚇一跳:老董本來就剛脫了衣服上床,現在身上就幾件內衣,穿個大褲衩,大褲衩現在已變成人間兇器,巨蟒在那裡昂首吐信,嚇得女孩花容失色「好大,怎麽這麽矮小的大叔有這麽大的寶貝,比我男朋友大一倍」想到這里臉上暗暗發燒「自己越來越騷了,剛和男朋友分手不到三個月就這麽饑渴,討厭了我在想什麽,不過真的好大,要是放進去不得頂到子宮啊,好嚇人」想到這里臉上越來越紅,眼波流轉,咬著下唇幾欲滴水,呼吸都粗了。

覺得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老董趕忙匆匆帶女孩到自己床上去睡,自己拿件大衣在床邊把幾個椅子拼起來打地鋪。女孩也不知怎麽了,剛進來還有說有笑,這會倒是一聲不吭,臉紅紅的拉開毛毯就進去了,老董暗歎女人就是奇怪,一邊和衣而睡。

半夜2、3點,老董又被叫醒了,原來女孩才在外面和同學喝酒狂歡,喝的太多,現在雖未醉酒,確是內急起來,老董只好領女孩去廁所,偏巧燈又不好,老董自己一個人早習慣了,不用看也知道位置,女孩卻大感不便,等了好半天才淅淅瀝瀝起來。這一下倒把老董也溝的尿急起來,本不覺得,現在反倒忍不住了,想著燈光昏暗,反正看不清,於是在邊上一個洗拖把的水池邊也尿起來。

這一尿確實酣暢淋漓,大感痛快,水花噴濺,女孩羞得滿臉通紅,聽著這氣勢磅礴的聲音,暗暗咬牙嬌嗔:「好討厭的死老頭,哪有在人家噓噓的時候就尿的嘛,討厭死了,不過他尿的怎麽那麽多那麽大?我稍微看一下怎麽回事」一邊給自己解釋一邊側出頭去,這一下看的目瞪口呆:只見矮小精瘦遍腿黑毛的死門衛一手抓著個怪物般的物件噴著水花,像個大茄子般又長又彎,水花射的足有半米遠,噴在水池的牆上,濺的水珠亂飛,巨大的沖力似乎要把牆壁打個孔。

呆呆看著,女孩的臉越來越紅「好大……好大……怎麽那麽大?」

思維已經完全混亂了,女孩喃喃自語,連自己尿完了都不知道,像花癡般癡癡艾艾的,一隻手下意識的就在自己黑毛密密的酥酥包上揉起來,低低吟著。終於,老董的水花噴完了,「咦?你怎麽還沒出來?」

只聽得裡面突然悉悉索索大動,女孩手忙腳亂給自己套上褲子「羅衣啊羅衣,你真是越來越要死了,看個猥瑣大叔尿尿都能自慰,羞死人啦,只是怎麽會那麽大啊」羅衣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慌慌張張穿褲子。

鬧騰了半天,終於收場,羅衣裹著老董的毯子,躺在老董平時躺的枕頭上,卻是再也睡不著。「唔,好難受,這什麽味啊,還有汗臭,髒死了臭死了,死大叔色大叔,叫人家睡他的枕頭蓋他的毯子,這麽濃的男人味,唔,好羞人……」

羅衣開始胡思亂想,越想越難受,本來應該討厭嫌棄的死大叔似乎也不那麽討厭,何況這味道雖然濃,但是一聞到自己就手軟腳軟,剛剛自慰摸過的大酥酥包就開始蜜汁吐露,淫水橫流。

「好臭,臭死了,肯定幾天沒洗澡,所以這麽濃的汗味,吸吸,我再聞聞」羅衣明明想著臭,卻開始用力吸著毯子的味道,這里更濃,好難聞,羅衣羞得臉色幾欲滴水,卻抓著毯子不肯放手。「臭大叔睡過的毯子……不知道他那個大寶貝是不是每天晚上抓出來打手槍,一定是的,這麽色的大叔,看到人家屁股就硬成那個樣子,一定經常打手槍,說不定還射到這毯子和床上,好惡心哦……」

想到這里,女孩全身不禁興奮的發抖,這麽難爲情的事情,簡直像禁忌一樣讓女孩欲罷不能。雙腿情不自禁的緊緊並攏夾緊,磨來磨去,卻是越磨越癢,簡直奇癢入骨。

「討厭,死大叔色大叔,在這里人家怎麽好意思自慰解渴嘛,長那麽大的東西,一點用都派不上」羅衣開始腹誹,卻是越罵越想到廁所里老董扶著驢大陽物尿尿的震撼場面,在女孩腦海里揮之不去,越想越清晰,想著想著呼吸就粗了。

老董也沒睡,尿完以後突然神清氣爽,卻是再也睡不著了,身邊有這麽個肥美女生,不僅手指大動,想著那磨盤般的大肥臀,小山般的大奶子,肥肥肉肉的肌膚,粗長結實渾圓有力的大白腿,心裡像起了火一樣難受,憋了八九年的慾望開始爆發式的蘇醒,偏巧此時女生又開始低低沈沈的喘氣,萬籟俱靜的深夜顯得格外清晰誘惑,黑蟒般的大雞巴在褲襠里一下一下的點頭,馬眼開始流涎,倒像真的巨蟒一般。

不知什麽心理作祟,老董突然做出了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動作:脫下褲衩,拉開大衣,任大紫黑茄子在下身耀武揚威的點著頭。

「好變態好羞人,大色狼」一直悄悄偷看的羅衣嚇得花容失色,怎麽也沒想到會這麽不要臉,紫黑色的巨蟒在夜色中泛著金屬般光澤,上面猙獰的青筋就像蟒蛇的動脈一樣一跳一跳,羅衣發現自己從沒有心跳得這麽快,下面濕得這麽厲害,小褲褲已經成了泳褲,緊緊的嘞在下身上,難受的就像螞蟻亂咬。

羅衣的喘氣已經變成低低的呻吟了,氣若遊絲,卻格外誘惑,「死色狼,好大啊,這一定要害死多少女人啊,哪個女人離得開它,做他女朋友一定很享受,天天可以吃大雞巴,再放進小水雞里,狠狠的插爛小水雞,哦……不行,子宮會頂穿的……啊,好羞人,男朋友就從沒有插到自己花心上,每次還沒到就泄了,要是男朋友有這樣的大雞巴自己一定不捨得也不會分手吧?」

羅衣已經思維混亂了,眼神越來越迷濛,甚至連裝睡都不再保持了。

老董自然也一直看著羅衣,看著她露出毯子的一截雪白蓮藕樣的膀子,突然發現女孩眼神迷離的看著自己的大雞巴,本來白皙的肌膚變得過敏一般緋紅,呻吟也走調了,心裡先是一驚,再一喜,畢竟是過來人,結過婚知道女人什麽樣,這分明和自家媳婦發情時一模一樣,難道自己可以……老董簡直不敢想下去了。

畢竟這是高貴的女大學生啊,自己平時見了都是趾高氣揚的樣子,對自己愛理不理的,那時候老董天天就是意淫大洋馬和杜煙,想著終有一天能把高高在上的女大學生女教師按在床上,讓她們撅著肥美寬闊的大屁股,自己從後面狠狠開墾,把她們的大酥酥包操的腫起來,把她們的大肥腚撞得紅彤彤的,就像以前操媳婦一樣,可惜媳婦腚太小,沒操幾下就癱了。

老董的膽從沒像現在這麽大,他乾脆把手放在雞巴上輕輕揉起來,那邊女生的喘息一下子就亂了,老董膽一下大了,乾脆坐起來,面對著女生開始揉雞巴,羅衣就眼睜睜這看著自己一米之外的紫黑巨蟒在布滿老繭的手上散發著強烈的荷爾蒙腥臭味,蟒口開始流下透明的液體,大手有力的套動著,此時全身寸縷不掛,本來的大褲衩早就被脫去,結實發達的肌肉油光發亮,黑油油的一塊塊肌肉隨著套弄滾來滾去,「沒想到老色狼的肌肉這麽好,好大的腱子肉,好男人的胸肌,這才是男人,相比起來自己男友連他的一半都比不上,虧還是校隊打籃球的,白長了1米85的個子」羅衣整個人已經癡了,完全沒有意識再繼續掩飾下去,豐滿粗大的大腿一開一合的更頻繁了,大屁股不安分的扭來扭去,把小鐵床壓出了一個又一個又圓又大的深坑,手指關節完全無意識的緊緊拽著床單,掐的如此用力,以致整個床都微微顫抖,似在喘息一般。

畢竟荒了八九年了,這種刺激下老董終於在一陣激烈的搓動中虎吼一聲,一股股粗大的白漿噴薄而出,射到對面的牆上,發出清晰的響聲,一股,兩股,八股,九股,整整十六股方才射完,最後的白漿已經沒有開始的沖擊力,正好最後一點落在半米外羅衣的肥厚飽滿的紅唇上,下意識般的伸出舌頭,羅衣把精液添了個干淨,「怎麽這麽腥?這麽濃?好刺激,好過癮,比男朋友那小白嫩雞巴的味道濃一百倍,這麽臭這麽濃的臭精液就是從那個大雞巴里射出來的,大雞巴射到我嘴裡了,我被看門的臭大叔射到嘴裡了,好下賤,好低級,以前就做過被保安強奸的噩夢,那時候自己濕了一床,現在就真的喝了這麽下賤的人的精液,要是被他強暴,一定又是濕一床吧,這麽強壯的色狼大叔,一定再想怎麽強奸我的摸樣,幻象把我按在下面狠狠的操,看他這副色迷迷的樣子,一定是在想這些,他怎麽這麽大膽,就不怕我叫人嗎?不行,現在學校人都快走光了,哪有什麽人?

啊,不行了……下面更難受了,唔,那麽多精液,射進來一定能把子宮都灌滿吧……」

老董看著眼泛春水的女孩哪裡還能忍得住,荒了這麽多年可不是一次兩次能解決的,自己工資這麽低也沒錢找小姐,憋得難受就洗冷水澡,打沙包發泄,現在沈睡的火山真正蘇醒了,噴出了他第一股岩漿!等待世界的就是毀天滅地的末世景象!

紫黑大茄子剛爆發完,現在還一跳一跳的,女孩已經如癡如醉,眼波迷濛的已經沒有了焦距,嘴角一點男人的精華還沒舔干淨,在這只有月光的深夜顯得格外淫靡。下意識的伸出舌頭舔舔嘴角,把老男人最後一點精華一絲不漏的吸進嘴裡,老董已經看的慾火焚身,更要命的是女生無意識的輕輕嬌吟了一聲,酥到骨子裡去了,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敖……」

一聲,一絲不掛遍身黑毛的老董撲向了白皙細嫩的肥美女生,「啊,要死啊,不要,唔……」

一張布滿肉臭的大口就封死了所有的呼喊,一把拽過礙事的毯子,精壯漢子那粗毛密布老繭層疊的大手肆無忌憚的揉搓著擠壓著抓捏著,女生剛想掙扎,卻不防一手以繞到後面,狠狠揉捏著肥美得過分豐滿的臀肉,捏成各種形狀,指關節有意無意摩擦著小菊花,惹得雛菊一縮一放,即將開未開。

肥美的女生在掙扎,在呻吟,上面精瘦的老男人在用最粗暴最下流的大手一邊壓制著反抗,一邊挑起最沈的慾望。反抗很激烈,但鎮壓更猛烈,鋼絲床在兩股力量面前顯得格外脆弱,發出吱呀吱呀的呻吟,仿佛隨時要被拆散了架。

羅衣徹底暈了,口裡那條舌頭拚命攪著自己口腔,大口口吞咽著自己的口水,發出淫靡的吸允聲,更羞人的是後面的粗糙大手在使勁揉自己敏感的臀部,以前自己最喜歡男朋友揉那裡了,尤其是菊花部位,一碰簡直爽的不能自已,現在卻被這地位低下的門衛校工狠狠蹂躪,一個指頭似乎還在往裡面鑽,「啊……嗚嗚嗚嗚嗚」女生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這更刺激老門衛的進一步行動。

飛快的扯掉了女孩本來就少的可憐的衣物,只是脫小內褲的時候意外了一下:簡直像從洗衣機里撈出來的一樣,不停往下滴水。女孩羞得把頭埋進枕頭里,下半身不停亂動,也不知是掙扎還是難受,嘴裡的呻吟自己也不知道啥意思。

女孩仍在做著毫無意義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的反抗,鴕鳥似的心理讓她本能的翻過身不讓老男人看到自己的嬌羞模樣,大屁股一拱一拱似乎想把老門衛拱下去,好幾次都被大茄子頂到了狀如圓規的極品美臀的圓心處,頂的兩個人茲茲吸氣,從尾椎骨一直爽到心,劇烈的臀交摩擦甚至讓女生小小丟了一次,扭個沒完。

此時女孩正好背對著老董,肥美圓厚異常寬大的大屁股在餓狼面前扭來扭去,這種誘惑無法容忍,老董一臉扎進羅衣的碩大極品肥臀上,把整個臉都埋進大腚溝里,「喲,喲,嗚嗚嗚,要死了,嗚嗚嗚嗚」女孩咬著枕巾狂叫,身子篩糠似地狂摻,敏感異常的屁眼居然被下賤的門衛大叔的舌頭舔進去了,要知道這里可是連羅衣的前男友都沒品嘗過,男友覺得髒,羅衣就更不好意思提,沒想到卻便宜了校工。

老董也快發狂了,這就是年輕女人的大屁股,像大磨盤一樣肥,一樣大,比以前的媳婦的小屁股好一萬倍,這就是高高在上的女大學生,這就是平日正眼都不看我的女大學生!好年輕,好豐滿,好有彈性,手感好的不像話,臀肉異常結實肥厚,一陣陣肉香彌漫在老董的嘴邊,惹得紅了眼的男人瘋狂的把肥厚長滿舌苔的狼狗般的舌頭在不著邊際幾乎把頭能埋進去的大腚上到處亂啃亂舔亂吸,在潔白光滑的圓大磨盤上留下了自己骯髒的口水。接著又一往無前的捲起舌頭捅進了那個一開一合的小菊花里,惹得面前的肉山抖個不停。

老董的舌頭瘋狂在羅衣肥美的屁眼裡攪動著,味道很刺激,但很好吃,一點都不髒,看樣子平時很愛干淨,兩手也不閑著,在兩瓣大肥腚上使勁揉搓,擠壓,轉著圈各種方向揉著,就像一隻雪地里餓了三個月的狼!舌頭是如此的靈活,舔到了各個方向角落,與菊門的強大擠壓力較上了勁,無視肉山臀峰的劇烈震動,在一陣陣母獸低吼般的呻吟喘息里不斷施壓,不斷吸允,發出無比下流的響聲,摧毀著女大學生最後的防線。一個女人,無論再怎麽高貴,再被人把玩著最骯髒羞人的屁眼時,都會自願沈淪在墮落的深淵里。

羅衣突然一陣狂顫:舌頭舔進很深的裡面去了!啊,還在亂舔,這種感覺是男朋友從沒給過的,他從沒有這麽粗暴,這麽下流,這麽猥褻我……羅衣感覺到屁眼就像要爆炸了,對,在七八分鍾後,真的爆炸了。

「敖……」

的一陣狂叫,面前的肥美女生劇烈狂抖,把老董的舌頭都快都出來了,下面的陰部一陣陣收縮,噴射出大股大股的淫水。她居然潮噴了?被一個低賤門衛舔最下流的屁眼兒潮噴了?

靈魂仿佛出竅,好半天才恢複一絲清明的羅衣才發現自己已經變成屁股高高撅起的羞人姿勢,接下來就是下面一陣鑽心的充實,陰道似乎要被撐爆了,「好漲,嗚嗚,好難受,怎麽這麽大啊」羅衣不禁哭起來,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爽的。

終於,老董知道自己的巨蟒找到了最適合的深潭,相比起媳婦的短小陰道,羅衣的花徑又深又緊,密道緊緊的允吸著大茄子,頂頭的花心被巨蟒一頂,吐出幾點露水,快速收縮著,吸吮著,老門衛爽的神魂劇顫,使出了水磨工夫,一點一點研磨著,旋轉著,讓花心越來越緊密的包裹著大茄子,讓女人的大屁股越來越使勁的頂著後面的布滿黑毛的大腿與腹肌,看著面前撅著巨臀的健美高大女生,老董緊緊捏著豐厚肥膩的臀肉,有生以來從沒有如此揚眉吐氣的成就感。

老董開始慢慢磨,他深知自己天賦異稟,可不能讓以前離婚的悲劇重演,這麽多年他自己也看了一些書,明白前戲的重要性,否則以他的尺寸非得痛死不可。

再加上以前老婆個子小,陰道也短小,自然分外吃力,現在有這個高大女生,如此之大的屁股自然也會少受點苦楚。

「不要磨,啊,討厭死了,臭老頭,臭色狼,受不了了……」

羅衣哭的梨花帶雨,下面不但被撐得鼓鼓囊囊的,而且磨得她又要靈魂出竅。原本剛進來的巨大滿漲感轉變爲奇異的搔癢感,充實到極致後確實別樣的情愫,那雞蛋大的龜頭磨得自己奇癢難忍,萬蟻噬心,屁股不由自主的畫起了圓圈,那椎心刺骨般的鑽心舒坦讓女生已經恍惚了。

老董鼓起口氣,開始由慢至快大力抽插,他也沒用什麽技巧,就是簡單粗暴,大力抽動,撞得極品肥臀啪啪作響,臀浪蕩漾。一下,兩下,一百下,兩百下……威武的巨蟒在花徑中肆虐,兩個沈甸甸比常人重一倍的巨蛋也晃動著兇猛的撞擊著面前山一般的巨臀,發出沈悶有力的聲音,就像一列火車呼嘯著穿過山洞,鐵軌與車輪撞擊著那哐當哐當的低沈巨響,風呼嘯著穿進山洞那勢不可擋的氣勢!

硬得如鋼釺粗得如茄子滾燙的如燒紅的烙鐵一般的怪物對面前圓大肥臀一次次刺入,一次次帶出同樣滾熱滾熱的水花,蕩氣回腸,翻江倒海,似乎每一次魔獸般的穿刺不僅僅刺入靈魂,也用那無比的高溫熱度將水穴裡面的浪液烤的茲茲作響,白汽直冒,簡直幾欲沸騰,燒的女生面紅耳赤,全身緋紅,如入桑拿。

羅衣已經舒服的咬牙切齒,又哭又笑,這種蠻牛一樣的野蠻沖撞是她從未經曆過的,前男友也只是逼急了自暴自棄一般快速沖幾下,然後一泄如注,更要命的是他的小白嫩雞巴就根本沒有這種硬度,這種熱度,這種一放進來就能燙的自己神魂俱冒,雙手已經由拽床單改爲捶床,然後又像大海嘯里的一葉扁舟一樣拚命握著前面的床頭帖欄杆,指甲用勁之深似乎在上面劃下幾道白痕,指關節都泛白了。

太舒服了,怎麽會這麽舒服?羅衣簡直快發瘋了,這還是男人嗎?這就是地獄里的魔神嗎?那矮小瘦弱的身軀此時在腦海里越放,直如神魔一般偉岸,這種感覺,就像掉進地獄里最深處的無盡深淵一樣。自己雖然長得不能叫特別漂亮,但大眼睛厚嘴唇高鼻樑鵝蛋臉圓滑的香肩處處散發出性慾的刺激,顯示出別樣的風味誘惑,背地裡被封爲本系男生第一手淫對象,不知多少小男生夜夜爲她撒下斑斑淚痕,印花了無數床單被套,不但男生,連很多女生都癡迷於她的極品巨臀,經常打趣她是只要一上公車就能引發公車之狼的尤物。每次自己走過男生面前,總能引得或者遮遮掩掩或者肆無忌憚的目光瞄向後丘和胸前,連男友在自己面前的經常口乾舌燥面紅耳赤,稍微扭扭屁股磨蹭幾下就能用臀交讓男友繳械,剛戀愛那會經常還沒入港就噴了她一屁股。

可現在,自己之前所有的性愛經驗全部被推翻了,羅衣做夢也沒想到這種事會如此讓人發狂,自己以往還是比較端莊專一的,一共只有和2個男友好過,次數也中規中矩,可現在,自己完全像最無恥的蕩婦一樣撅著被譽爲本系第一美臀的肥屁股被一個大自己那麽多歲比自己矮一個頭的老門衛像母狗一樣干著,而自己還覺得極其自然,仿佛水到渠成一般,饑渴的表情讓認識她的人會大吃一驚,以往活潑開朗熱心帶點小可愛的女孩簡直成了紅著眼睛的母獸,放肆的用碩大肥臀朝後面使勁亂拱,然後被一股更強大粗暴的力量彈回來,白皙臀肉那驚人的彈性讓它變成了各種形狀,被隨意捏扁揉圓。

下身似乎整個被撐爆一樣,粗長滾燙的肉棒直頂花心禁地,一次一次有力的深入,再深入,巨臀肥美富有彈性的臀肉,則保證了適當阻擋巨蟒過於深入,插入子宮,只有面對這麽高大健美風韻的女生,老門衛才可以放心大膽的抽插,真正享受征服女人的快感。

就像燒紅的烙鐵插入黃油一樣,原本肥膩的女體肌肉被插得不斷痙攣,翻騰,變形,抽搐,讓撅著肥腚的健美女人發出竭斯底里的浪叫,同時不斷打著冷顫,簡直要暈過去了,可每次又被一股股更有力粗暴的抽擊打的死去活來,一次次在生與死的邊緣徘徊。時間一點點流逝,乾了成千上萬炮的老董卻是越戰越勇,炮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密集,原先高聳如山峰般的碩臀此時已經被一點點壓下去,越來越無力的支撐著,在這持久的攻擊下不斷帶出一蓬蓬水花,肥膩白皙豐滿的嬌軀像蛇一樣扭來扭去,一次又一次承受著足以喪失意識的抽插。

女生早就由哭泣轉爲喘息,由喘息轉爲呻吟,由呻吟轉爲大喊,由大喊轉爲聲嘶力竭,突然又開始全身亂振,大泄特泄,像雌獸一樣嘶吼著,水多的直接從交合處噴射出來,噴的老董一身,整個人腦海里一片空白。

實在是爽的靈魂都顫抖,兩個人同時這麽想著,感受著,突然老董把女生翻過來,重重吻上去,羅衣也再不吟持,雙手雙腳緊緊箍這健壯的身軀,就像藤纏著樹一樣,高大豐滿肥美的潔白的年輕女生被矮小精瘦遍體黑毛的老門衛壓在身下,女生卻完全不顧及身份地位的差別緊緊的纏著老男人,就像一條大白魚上壓著一隻小黑蝦,蝦尾深深捅進大白魚的身體里,而大白魚緊緊纏著小黑蝦,兩只蓮藕般潔白細嫩的小手放肆的從背部滑下到腰部,然後猛地揉著老門衛精壯健實的屁股,使勁揉搓著,向自己下方按壓著,似乎要把老男人揉進自己的身體里,手指翻花,把精壯結實的黝黑臀肌拽起又按下去,不時劃過後面那骯髒的發黑的老菊門,揉搓著那裡那異常茂盛的黑毛。兩個人的大腿完全攪在一起,黑白如此分明,黑油油的茂密腿毛緊緊刮著白皙細膩豐滿粗壯的大長腿,然後劇烈的摩擦在一起,把大白腿擦的通紅一片。

口裡舌頭打著轉,羅衣毫不避諱的大口大口吞咽她認爲「惡心」的老男人的唾液,咽到肚子裡,老男人也毫不惜力的大力沖撞著下面的肥美多肉的大白魚,打樁機一般的高頻抽動完全沒有任何花俏,全部是力量與肌肉的完美配合,習武多年的強勁爆發力展露無遺,腰,身,背,腿都以一個奇異的頻率振動著,下面水花四濺,上面炮身隆隆。

只聽呱唧呱唧的浪聲以極高的頻率響動著,羅衣白嫩的大奶子被結實漆黑的男人胸肌壓的扁扁的,擡起兩條與上面男人相比長的不成比例的大長腿,腳趾糾結著,分開來又合攏,大腿根部異常有力的夾著黑瘦矮小男人的腰,將可愛的白嫩腳丫伸到天上去,一隻腳丫上還掛著沒脫下來的濕透了的小內褲,淫液從上面一滴滴流下來,打濕了上面狂吼著大力抽動的男人的被,接著又被那滾燙的熱度重新烘成水蒸氣。每一次運動就帶的兩條大白腿一陣顫抖,十個腳趾頭也越來越紅,兩條大腿也痙攣的越來越厲害,羅衣不停地低聲嘶吼,已經與雌獸無異,不是狂吻著老男人的臭嘴就是在他脖子上亂啃亂咬,極致的銷魂舒服得高大女生嗷嗷直叫,一根手指已經情不自禁的插進中年老男人那黑漆漆骯髒多毛的肛門里,引得老門衛一身怒吼,用更加猛烈地進攻鎮壓一切反抗。

夜,越來越深了,而房間里的戰斗卻越演越烈。成千上萬次的抽插絲毫沒有減弱健壯男人任何的速度,而噴出的成千上萬股浪水也絲毫無損於肥美女生的一次次痙攣爆發。一個小高潮疊著一個小高潮,羅衣很清楚,在如此之多的小高潮之後,等待自己的將是20年人生中從未有過的巨大高潮!

「要死了……」

又是在一陣激烈的打樁聲中,豐滿女生昂起高高的潔白脖頸,長身呻吟,拚命嘶喊,這一刻她抽搐的幅度之大,完全把上面的精狀男人一次次頂起來,整整二十餘次!

這一夜羅衣充分領略了什麽叫男人,什麽叫天堂,什麽是地獄,整整一晚上,炮身隆隆,老董射了就趴在肥美的玉背上,肥厚寬闊的肉臀上休息,一做完就舌吻調情,互相吞咽口水,恢複精力又開始新的戰斗。直到天空大亮,太陽當空,兩個肉蟲才停下來,此時羅衣的小穴已經鼓鼓的,流的白漿幾乎沒有停歇,天知道這麽多精液是怎麽射進去的。

休息了好久,羅衣完全沒有力氣再返回宿舍,乾脆又呆了一天,晚上才偷偷摸摸溜進宿舍,走的時候腳都在發抖。

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老董都沒再見過羅衣,這就是傳說中的一夜情吧,老董自嘲的想著。

一星期後,深夜,又是一陣敲門聲,老門衛心在狂跳,拉開一看,門外站著一個高大肥美的身影:羅衣含羞露怯,低著頭紅著臉玩衣角,老董呆了,「呆子,臭色狼,看什麽呢?還不讓我進去!」

在一星期中不但對老男人是煎熬,對肥美的羅衣更是,下面被大雞巴插過後始終空蕩蕩的,自慰也沒用,其他男人也不願想,剛開始想著堂堂大學生不能便宜低賤的校工,後來終於忍無可忍,夜夜輾轉難眠,下面空虛的瘙癢感一刻鍾也無法忍受,就像一個剛剛在沙漠裡渴了一個月終於喝了一口水的旅者卻突然發現只剩下那口水一樣,下身小穴明明緊得與往常一樣,但感覺卻似乎空蕩蕩的能塞下一整條大黃瓜。整天想著就是老董的一聲黑皮,油光發亮的肌肉,還有那個紫色大茄子。最後終於想出個說服自己的台階索:「只是看他雞巴大,不能白白便宜別的騷貨,與其給她們享受不如自己來」……

兩個剛嘗到甜頭的飲食男女再也顧不得其他,什麽情話什麽衷腸都來不及訴,1米6的矮小門衛直接一把抱起1米73,一百二三十斤重的高大肥美的羅衣,直接扔到床上,用最快的速度解除雙方武裝,期間急促的喘息讓兩個人格外難熬,扣子都解錯了,索性一把扒掉,一口啃在豐草沃沃的酥酥包上,爽的女大學生身軀狂振,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把瘦小男人推下去,轉身扶著紫黑猙獰大雞巴,慢慢坐下去,大磨盤肥臀開始急速旋轉著,研磨著,就像要把男人的每一滴精液都榨乾一樣,什麽淑女,什麽情調,都見鬼去吧,現在的兩人都投入到征服對方的肉搏戰中。女人在男人臉上脖子上亂啃,男人在女人身上亂摸,「哦,屁眼」原來老男人一根手指已經塞進菊門,在最下流骯髒的地方歡快的打著轉,敏感點被攻,羅衣爽的快暈掉了,大磨盤已經不是打轉,而是啪啪脆響著狠狠撞擊著大蟒蛇,狠狠吃著大茄子,吃的茄子上一層白蒙蒙的口水。

「你喜不喜歡我?嗯?……」

肥美的女生嬌喘著,「這麽多天想不想我?」

「喜歡,喜歡你都雞巴疼了。乾死你,干你的大肉腚」「哦,好下流……噢噢噢噢,好喜歡你這樣下流,那天還在人家面前尿尿,羞死了,嗷嗷,使勁,坐死你,夾死你,叫你欺負人家,哦,臭男人,操女大學生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慪,嗚嗚嗚,怎麽指頭那麽粗糙,屁眼被捅的要裂開了」「閨女,明天還來不?」

「臭色狼,問這麽羞人的問題,哦,使勁,不來你還想找別人啊?榨乾你個老色鬼,叫你害人,叫你雞巴大欺負人,噢噢噢噢,頂到花心了,要到了,到了…」

伴隨著陣陣狂叫和劇烈運動,鋼絲床都似乎快塌了。……

「記住了,人家不叫閨女,人家叫羅衣,唔,臭色狼,別扣人家屁眼,人家告訴你,以後不許再打飛機了,尤其是當著人家的面,你的大雞雞是我的,雞雞裡面的東西也是我的,老娘不同意,你哪也不許動,聽到沒有?人家一個大學生白給你玩,你還有什麽不知足的,噢噢,臭色狼,別再扣了,再扣又會很癢癢的,人家又想了,臭色狼臭流氓,怎麽這麽會玩啊,一邊操一邊扣人家屁眼,人家根本頂不住的,嗚嗚嗚」又是一陣激情的舌吻和劇烈的床震。

就這樣,本來漫長的暑假被羅衣以回學校溫習爲名,只回家呆了2星期就又返回來了,當然,她的住處自然是那間門衛小屋。奇怪的是,老董卻發現自己的雞巴越來越持久,越來越易沖動,每每整晚整晚甚至白天晚上連軸轉似地盤場大戰,操的羅衣欲仙欲死,死去活來,連連告饒,可老門衛的紫茄子似乎更硬了。

難道九年的蟄伏換來的是無盡的爆發嗎?老門衛陷入了快樂的迷茫中。

當然,高大豐滿的羅衣不管這些。驚喜連連的她已經昏頭漲腦,以對男友都沒有的熱情和溫柔服侍著矮小黑瘦男人,一個暑假,碩大的肥臀似乎又被精液灌大了一圈,明明這麽大的巨臀,卻偏偏喜歡緊身小熱褲,白色緊身馬褲,包裹的肥臀又大又圓,幾欲裂褲而出。偏偏又時時在老門衛面前彎腰翹臀,不是系鞋帶就是撿筷子,惹得後面男人獸欲大發,紅著眼睛把大肥臀按在桌上,椅子上,床上,地板上,狠狠揉著,狠狠用舌頭舔著啃著,用舌頭深入屁眼深處,將面前能活埋自己腦袋的巨臀舔到高潮狂瀉,這樣的遊戲兩人玩的樂此不疲,百玩不厭。

羅衣曾經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

要是我以後的老公滿足不了我,我可是還要找你的哦,現在人家已經愛上了你的大雞巴,再也離不開了「聽得憨厚的老門衛熱血沸騰,又是一夜通宵奮戰,把個白嫩大肥腚生生撞成粉紅色,奶子上,身上到處是指印,幸好是暑假,不然羅衣真不知怎麽見人。

生活,還在繼續,而老門衛老董的生活,註定不像他本人長相那般平凡,既然一切都發生了,那就沒有什麽不能發生的。

**************

結束語:好累,第一次寫H文,居然還是長篇,居然還是連載,這活真是……以後看情況會繼續更新,但時間你們大家也別太擡舉我了,可能很長時間,因爲我有自己的事業生活,在加上年紀比較輕,正是努力工作奮斗的的時候,所以不敢說多長時間更一次。另外這個男主角是個老男人,我覺得這類題材很有意思,有沖突,有反差,生活中很罕見,但卻很有戲。這個門衛沒什麽原型,和我本人更是一點關系都米有,我甚至也完全不算肌肉男……

**************

第二章綻放

**************

關於很多人說的門房秦大爺的事,其實和本文沒什麽關系,只是都是門衛門房罷了,這種書太少,難免就會引起誤會。另外本系列第一篇文章:初章已經修改過,加了許多開始想寫但沒精力寫的肉戲,有興趣或者還沒看的童鞋可以看看。

現在應該算爆發了,所謂爆發,就是一定不可持久……

**************

戀愛中的男女都是相似的,偷情中的男女都是不同的。

八月底的校園,驕陽似火,照在校園林子裡遮天蔽日的大樹上,樹葉卻越加鮮亮,格外有生命力,蟬鳴鳥叫不但不顯吵,反而很提神,因爲這是暑假,大學里就沒有幾個人,偌大的校園空蕩蕩的,只剩下一些看門掃地做飯的,譬如門衛老董。

自從和羅衣這麽不清不楚的好上之後,老董也不知道能持續幾天,兩人身份地位的差距幾乎註定了只是一場幻夢泡影。心裡有時候酸酸的,但想到羅衣的好,卻甜的連晚上做夢都滿腦子盡是肥美女生的影子。

剛開始幾天羅衣還有點放不開,縮手縮腳的,晚上玩的再瘋白天見了老門衛還是臉兒紅紅的,透露著一點這年紀女孩特有的小可愛小迷糊,自從回家住了兩星期後再回來,整個人就幾乎掛在老董身上,就像樹上長的藤一樣,走哪跟哪,看得出曠了兩個星期對她來說已經是癢到了骨髓里,盡管剛回來嘴硬,不過後來在整晚的盤腸大戰中還是招了。

想當初,第一次被老門衛半強暴半推半就,到最後主動抵死纏綿的那晚過後,羅衣只忍了一星期就再也熬不住了,更何況這次是整晚整晚狂歡到天明數日之久,卻被爸媽叫回家中家人團聚,雖說也是本城的,但畢竟隔很遠,很久沒回去了,一家人總歸要好好聚幾日。

這可苦了羅衣:一天換幾條內褲是必須的,一想到老門衛的紫黑大茄子水就沒干過,晚上也不敢自慰,那隻會在高潮過後帶來更大的空虛,帶來更深入骨髓的刻骨思念,索性兩腿夾著枕頭,想像著老門衛的神勇,讓大腿根部更充實一點,緊緊摩擦著,直到累得睡著。

所以這次回來,羅衣好好野了一把,反正那茄子硬的很,根本不用擔心軟掉玩壞,幾個星期下來兩個人已經無話不說,無事不做,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知道對方的意思,當然,老董作爲男人,還是個有代溝的老男人,大部分時間還是處於猜謎語的一方。

最近都月底了,沒幾天就要開學,那時候就沒現在這麽自由,所以得抓緊時間,鼓足干勁,力爭上遊。

這天,兩個偷情男女解完渴,羅衣笑著捏著老董的髒內褲打趣老男人打了太多飛機,褲子上都又黃又臭,滿是汙垢,羞得老董老臉通紅,雖然飛機倒是很少打,多半洗冷水澡打沙包發泄,但總歸遺精包皮垢什麽的是免不了的,況且自己本錢不但大,連分泌物也是別人的幾倍,味道可想而知。

羅衣笑嘻嘻的刮完比自己大一輪多的老董的蒜頭鼻,看這個臭大叔還笑話自己水多,打打鬧鬧一番就來到水池邊上幫男人洗起內褲來,倒也有幾分溫柔賢惠的小摸樣。只是剛蹲著想先打點水,老董就去後房,羅衣臉紅紅的,咬著下唇,心裡又恨又羞「臭色狼臭男人,這麽髒這麽臭的內褲,也不知道洗洗,嗚,好難聞,跟那條毯子一個味,更濃更重。」

想起那天失身晚上的情景,一幕幕都清晰可見,仿佛就在昨日,不由得癡了,那時候不也是這般吸著臭毯子臭床單的味道嗎?

慢慢把髒的泛黃布滿汙垢的老男人內褲放在鼻子下,使勁聞起來,明明腦海里想著惡心,可就是停不下來,手腳都軟了,反正也沒少玩,既然現在起了性,矜持什麽的再也顧不上,臭男人死色狼要笑就笑吧,老娘就是水多,就是聞到大茄子的味道就想吃,怎麽樣了?誰讓你長個那麽大的茄子,不就是給老娘吃的嗎?

三步兩步走到後間,只聽見廁所里傳來熟悉的氣勢磅礴的花花水聲,和那天聽到的一模一樣。

羅衣呆呆的走到老董背後,看著這個精瘦矮小結實的老男人那肌肉發達的背部,那一塊塊隆起來,鵝蛋般的兩塊碩大發達的臀大肌,盡管在男人中按尺寸不算大,但這般豐隆結實、烏光閃亮、還會一動一動的跳躍的寶貝倒還真是萬里挑一,不知爲什麽,羅衣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以前無意中看的一場橄欖球賽,那肆意沖撞,最後一堆人撞到在一起的混亂場面。

老董總算尿完,神清氣爽的抓著半軟不硬的大茄子抖了起來,把最後幾滴尿甩出去。這時後面一雙蓮藕般白嫩的胳膊伸過來摟在胸前,女孩那混合著情慾與乳香的體味挑動著他的嗅覺神經,一縷縷發絲垂到後頸上,癢癢的。

「別動」女孩低低喝道,一雙玉手開始握著幾乎無法合攏的紫黑沈睡巨蟒上,慢慢套弄著,隨著後面的喘息越來越重,套弄也越來越重,越來越快,老男人一雙粗手條件反射的繞到後面去,按在碩大飽滿的豐臀上使勁揉起來,換來的是一陣呻吟和較勁似地更用力擼動,女人和男人間的較勁永遠也不會公平。

調情永遠有一方先崩潰的時候,而按照機率統計,數學模型,常量估計……

老董先崩潰的最後估算結果永遠都是小機率事件(額,我爲什麽要解釋得這麽麻煩捏?

「哦,這麽粗了,都握不下了,你不許亂動,不許動粗,這次我來,臭色狼,本姑娘今天要替天行道,操死你這個臭淫賊,替武林除害!」

羅衣粗魯蠻恨地把老董扳過來,急促的鼻息從老董臉上噴過,沒有停留,噴到胸肌上,吹得一片片胸毛亂動,吹在腹肌上,吹得肚眼兒一陣收縮,最後慢慢來到昂首嘶鳴的巨蟒上,白嫩蓮藕般的玉手輕輕撥開那一叢粗大生硬的黑毛。

然後張開性感迷人的厚嘴唇,將紫黑茄子咽進口腔中,撐得面如銀盆滿月般的鵝蛋臉如生生吹起了氣球,再後義無反顧的吞咽起來,大口大口的吃著,吸著,把滿口香津玉液抹遍那腥臭的物件上,雙手繞到老門衛臀後,大力揉捏著,不時劃過肛門,使勁按壓著。

老董剛剛尿完,還沒抖干淨就被羅衣拽著擼雞巴,此時幾滴腥臭之極的尿液被撅著肥美大屁股的女生盡數吸入嘴裡,女生不但不嫌髒,反而愈加癡迷,眼神都如春山綠水一般蕩得人不知身在何處,本來只能算性感耐看豐韻端莊的臉龐此時卻顯出了與平時截然相反的表情,此刻竟顯得美如高坐雲端,昏暗的燈光下各種黃的褐的月白的種種光影在臉上流動,婉轉迷濛得居然看不清楚真實面目。

老董腦海里只有一句話翻來覆去「女大學生給我叼雞巴哩,女大學生給我叼大雞巴哩」一次次吞吐,女生絲毫沒有厭煩,反而愈加癡迷沈醉,那種老男人特有的腥臭味混合著夏日的汗水味、精液味、尿味對女生就是最好的春藥,一面大力吞吐一邊爽得搖頭晃腦,嘴角一絲口水流下來也完全沒察覺,結果越流越多,在地上形成了個小水窪,水面上浮著一圈泡泡白沫。

「吼!」

幾十分鍾無休止的激烈套動後,在男人低沈虎吼聲中紫黑巨蟒猛然暴漲,青筋亂跳,噴出一股股白色岩漿,數量之多沖力之猛讓女生連連皺眉,燙的羅衣有點措手不及,大口大口的白漿從嘴角留下來,但似乎還沒有新湧入的多,持續了十幾次劇烈跳動方才射完,玉口「啵」的一聲從還在跳動地大雞巴上抽離,雙眼迷離地看著面前黑塔磐石般得漢子,大口大口喘著氣,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爽不?銷魂不?」

斜著眼瞅著老董,羅衣壞笑著問,哪只這貨立馬就坡上驢,連連點頭「心肝寶貝要是能天天這樣叼雞巴就更爽了。」

「臭不要臉的,你還真得瑟上了?嗆死了,噴那麽多,也不知道心疼人家,看本女俠今天怎麽替天行道!」

高大豐滿的羅衣站起身來,兩人面對面差距盡顯,望著比自己低一頭的男人,羅衣邪邪笑著,妖媚十足,把手搭在結實黝黑的肩上,慢慢使力,「臭色狼,要抱住我哦」話音未落,兩條大長腿一蹬一躍,跳了起來,結實有力渾圓豐滿的大白腿緊緊夾在腰上,雙手盤著老男人粗壯的脖頸,竟然整個人如樹袋熊一樣掛在了矮小黑瘦的老門衛身上,嚇得老董趕緊雙手死死托著碩大豐臀,免得這瘋丫頭玩過了頭摔下來。

羅衣本來就是豐韻型,雖不算胖,但個頭擺在這,又是豐滿多肉白白膩膩,怎麽也有130斤左右,而老董卻是1米6出頭的小個子,居然一點都不吃力的托起了高大美女,只是這場面怎麽看都不協調,就像大白天鵝撲在小黑公雞身上,兩個大翅膀都能把小公雞遮得嚴嚴實實。

「哦,真粗,真漲,塞得滿滿的,臭淫賊,本女俠問你,最近又采了幾次花糟蹋了幾個名門俠女?」

羅衣忍著笑一根手指勾起下面男人的下巴挑逗道。

「女俠饒命,女俠冤枉啊,小人哪敢採花,都是被女俠揩油強暴的啊,哎呦,別咬」羅衣氣的滿面彤紅,居然看不出這臭色狼還敢反調戲本女俠?今天一定要行俠仗義,誅奸除魔……

「臭淫賊,哦,輕點,哦,你好大的膽子,就不怕……就不怕本女俠事後糾集江湖同門一起圍剿你嗎?噢噢噢噢,好重,好酸」「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羅女俠既然要強奸老淫賊,老淫賊一定盡力服侍好女俠,就算死也是女俠的鬼」噼噼啪啪又是一陣大力拋動。

「喲喲喲,死人,臭淫賊!又欺負我,嗚嗚嗚,我叫我師姐來收拾你,把你個臭男人打成豬頭,嗚……」

擡頭含著那性感的厚嘴唇一陣大力吸允後,一個手指往菊花里又更深入了幾分「老淫賊天天做夢都夢到女俠,天天都想著盼著女俠,能操干這麽漂亮的女俠,老淫賊這輩子沒白活,就算女俠現在殺了淫賊也不後悔」「臭淫賊死淫賊,明知道人家不捨得還說這些氣人家,本女俠今天就是替天行道,把你這個臭淫賊采的乾乾淨淨一滴不剩,榨乾你,吸干你,叫你再禍害良家婦女,手指再進去點,雞巴怎麽又大了?人家都快沒法說話啦……慢點……哦……再使勁人家真的要開始強奸你了,臭淫賊,人家要憋不住了,不許笑話人家,哦,操你個臭淫賊!」

此時兩人越動越快,本來就掛在老董身上的羅衣八爪魚似地纏著男人,全身重量似乎都由下面那個大茄子承受,這種姿勢本就格外有沖擊力,每一次拋落都狠狠坐到大雞巴上,現在正是暑期,晚上雖然不算熱,但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劇烈運動,只見上面的大白魚身上背上到處是細密的汗珠,香汗淋漓。

而下面整個上半身都被遮住的黑瘦精幹身軀更是臭汗直冒,熏得整個屋子都是濃重的雄性激素味,兩人揮汗如雨,也不再鬥嘴,都拚命用行動征服對方。

本來這種站立式男抱女的體位要求極高,都是小女人大男人才能用,而且弄久了也骨軟筋麻兩手酸痛,可現在體型正好倒過來,反而男人越戰越勇,高妹被捅得死命向後仰著頭,整個人的重心都偏了,換別人早就一起拽到地上了,可矮瘦男人不見半點吃力,兩個粗糙布滿老繭的大毛手穩穩抓住不斷拋棄拋落的大白屁股,撞擊之下變成各種形狀,簡直像沒有骨頭一樣。

「哦……好舒服,臭淫賊你好會弄……抱緊人家,再緊點,再使勁點,嗯,嗯,真有勁,臭男人,臭色狼,再貼緊點,嗯,就喜歡你這樣,弄快點,以後開學,嗯嗯,開學你就沒這麽痛快玩了,噢噢噢,再大力點,現在人家給你隨便操,使勁操,讓你這個臭淫賊操死女俠,操的女俠快要尿出來了,噢噢,臭……噢,要尿了……」

一陣越來越激烈的拋送過後,整個肥白光潔布滿汗珠的玉背開始痙攣顫抖,下面的花徑劇烈收縮著,噴射出一股股熱水,澆的老董陣陣舒爽,接著感覺不對,怎麽雞巴上被澆就算了,怎麽肚子上也被淋濕了?

低頭一看,卻是羅衣爽的不能自已,已經失禁了,尿了他一身,刺激的老門衛無以複加,一陣急速得已經連成一片聲音的超高速沖刺下,終於射出了滾燙的濃精,燙得女生又是一陣冷顫,舒服得居然哭起來。

「嗚嗚嗚,臭淫賊,人家好舒服呢,舒服得要死了,嗚嗚嗚……怎麽會這麽舒服?臭淫賊,親漢子,親老公,好人,抱緊人家,不要走,就在這再抱一會,人家好喜歡你這樣抱著,好喜歡對你撒嬌,臭,唔……」

話未說完已被一張大口堵住,狠狠允吸著,兩個人就保持這個姿勢站了好久……

「心肝,好肉肉,你前面說的師姐是誰啊?」

「臭淫賊,干嗎?強奸了本女俠不說,還敢惦記著我師姐啊?」

……

「嘻嘻,逗你玩的,師姐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你就是變成白天鵝也追不上她,嘻嘻嘻,失望吧?」

「我只是問問,有心肝你我就算死了都願意」「哼,算你上道,告訴你,師姐就是我的寢室室友,戴若希!」

「她是誰啊?」

「啊?你是不是我們學校的啊?連小希都不認識?白看了這麽多年大門,她可是校花哦,長的好漂亮好性感好高貴,個子好高的,比人家還高,都有1米78,可性感可清純呢,身材可比人家還好性感屁屁比人家還大哦,腿好長好直好有型的,我們私底下都叫她小白楊,和我不是一個學院,是隔壁經濟學院的,正好分到我們寢室,真是太幸運了……」

小白楊?大洋馬?

「看你個土老帽,一點都不關心時事,小希是所有男生女生心目中的女神,學習好,年年一等獎學金,還是校學生會文藝部長,鋼琴口琴舞蹈唱歌繪畫樣樣精通,家裡也有錢,父母都是國企私企老總高管,別看她穿的普通,牛仔褲啊運動衣啊都是名牌,好幾千上萬一件,最厲害的是:小希還是運動全能,以前還是女子籃球隊的主力,空手道黑帶哦,厲害吧?要是你敢再欺負我,我就找小希把你揍成豬頭!」

羅衣一邊說著一邊揮著可愛的小拳頭。

原來大洋馬還是會武功的啊,老董幻想著以前夜夜想著的她穿著球衣在籃球場上打籃球的摸樣,彎著腰碩大無朋的大屁股用力頂著後面防守的女孩背身單打,一點點硬吃進去,把女孩頂得連連後退,一轉身一個漂亮的半勾手,球唰網入框,伴隨著大洋馬英姿颯爽的筆挺碩長身軀,帥的一塌糊塗。

不好,下面又要擡頭,趕緊兩腿並緊掩飾好,這時候讓小妮子看見了可解釋不清,女人這個物種可不會給你那麽多解釋的機會,她們第一時間的感覺直接決定了後續事件的走向趨勢。

「可惜小希什麽都好,就是瞧不起男人。」

顯然沒發現老門衛的尷尬異樣,羅衣顯然對小白楊仰慕已久,以一個骨灰級粉絲的口吻興奮地繼續爆料:「小希說了,臭男人都是賤骨頭,脫了衣服都一個樣,而且又蠢又笨,好低級好惡心,看到他們的醜樣子就沒法有好感,說話還眼睛亂飄,讓人看了就討厭。

所以小希到現在都沒有男朋友,追她的人都能圍操場繞幾圈了,學生老師甚至校外的人都有,就是沒人能讓她正經看一眼。

不過只要不是追她,平時的工作交流說話還是很淑女很有禮儀的,告訴你個秘密,小希在我們寢室里才什麽話都說,在外面那才叫滴水不漏,把那些傻男人玩得團團轉,連拒絕都讓人挑不出毛病,太厲害了,太有本事了,這才叫女人!」

眼睛裡都是小星星,顯然羅衣對這個小白楊已經是屬於偶像級崇拜了。

漫漫長夜,無心睡眠,兩個人聊著聊著就不知由誰主動,又滾到一起去了,鋼絲床吱呀吱呀又一次響到天明。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就開學了,兩個人不得不暫時分開。上課,兩位寢室室友的回歸,再加上羅衣還是校學生會的幹事,還有學生會工作活動,種種堆在一起,兩個人再也不能像暑假那般肆無忌憚酣暢淋漓了。

憋了三四天,老董越發感覺難以忍受,以前荒久了還不覺得,這剛嘗過鮮就斷糧讓他一股邪火沒出發泄,於是在極端焦躁的情緒下,來到後間倉庫儲物間打起了沙包。

老董的值班房是以前學校倉庫改建的,因爲他這兒不是正門,只是偌大校園里一個毫不起眼的偏門,平時進出的人也不多,只有需要到這邊校區的大樓上課才有學生走過來,時間極其固定,好管理得很。

校門旁的門衛室到挺大,除了值班室外還有獨立的臥室、廁所、工具室,後面有個挺大的堆滿雜物的貯物間相通,老董將那兒改建成訓練場,一應鍛煉器材俱全,沙包啞鈴槓桿之類,雖然陳舊笨重,但很結實耐用。

老董年輕時跑江湖,到處拜師學藝,倒也養成了每日勤練不輟的好習慣,一身功夫都沒落下,肌肉結實健美,半點贅肉也無,不像很多武夫閑了後就放了膘,一個勁的猛長。

這天正揮汗如雨,對這幾個沙包發泄,打得陣陣巨像,顯示出那矮小身形下的恐怖爆發力。

突然猛的發力,一下把沙包大的一動不動,發出一聲無比沈悶的低響,好像哪裡搞底下實驗一樣,這正是老董年輕時壓箱底的成名絕技—崩拳!

這是他第三個師傅,也是跟著時間最長的一個師傅教給他的,這門拳法沒有任何招式,就是筆直的一拳轟過去,全憑以力破巧,一力降十道,看著不快,沒任何花巧,在命中後卻能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而且不止於此,師傅還教了一門暗勁,不但能調動全身各部分的肌肉動力,強身健體,蹬牆上屋如履平地,更關鍵的是能配合崩拳,在崩拳中使用暗勁,那就是最恐怖的死拳——這不是格鬥技,而是致命殺招!

師傅教他的時候語重心長,諄諄教導,告誡他種種後果,最後說,等你小子在這個社會上磨圓滑了,把這身戾氣磨掉了,就真正明白,拳術不是逞強好勝的,是保護自己身邊的人,聽得老董自以爲什麽都懂了,可知道這些年才磨明白,拳理就是煉心。現在的老董,少了不少江湖戾氣,多了分人情世故的圓融通達,見了這麽多年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現在倒也想明白許多事。

剛剛那打沙袋的一拳正是崩拳,那麽大的聲響,居然沙袋一動不動,可想而知這份力氣都使到哪去了,若果再加上暗勁,那麽瞬間形成的死拳足以一拳打爆這個沙袋!

「啪啪啪啪」一陣掌聲傳來,能從鎖著的大門溜進來的,除了羅衣這小妮子還有誰?

「喲,武林高手嘛,深藏不露啊,連我都不知道還有這一手,臭淫賊藏著掖著想幹嘛?是不是想背著我禍害江湖俠女?」

看來經過那個荒淫的晚上,羅衣玩俠女扮演遊戲玩上癮了,現在開口閉口臭淫賊,整天琢磨著替天行道清理門戶,不過最後總是被清理的對象。

現在的老董正在鍛煉,就穿個大褲衩,黑黝黝的身上滿是汗水,油光閃閃的,滿身黑毛都被黏在身上,轉過身來到見到褲子前面隆起一個大包,看來他的發泄計劃很不成功。

聽著老門衛的喘氣聲,很有節律,一點都不雜亂,肥美女生眯起漂亮的大眼睛,壞笑著走過去,突然一躍而起,整個人掛在老董身上,白色緊身褲包著的大屁股濕了一片,緊緊抵在下面的大褲衩隆起部分上,被壓得凹進去一截。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四日不見,又是多少呢?兩個人糾纏在一起,抱著倒在最近的一張桌子上,羅衣嘩啦一下掃掉上面的雜物,兩條大白腿架在老男人肩上,緊身褲被褪到腳脖子,隨著腳丫在空中晃動。

老董大狼狗一般伸出長而厚的舌頭,狠狠舔著面前的芳草沃沃的酥酥包,兩只大手抓著一手都無法掌控的大白兔子大力揉捏,爽的羅衣兩條大腿死死夾住老男人的脖子,要不是他練過功脖子硬如鋼筋,還真可能被嘞斷氣。

四天的等待讓羅衣也極爲難熬,本來以爲最多兩三天就能處理完的事情,結果被幾個剛回來的同學一鬧,又出去聚餐,這幾日羅衣一閉眼就想到大茄子,一睡醒就覺得身邊空落落的,以前熟悉的抱在胸前,長滿汗毛老繭的粗手和背後深陷臀溝的大茄子都不見了,心裡怎麽樣也不踏實。

玩瘋的時候還出現過兩個人六九式抱在一起睡,你叼大茄子,我舔酥酥包,整個碩大沈甸甸的肥臀就壓在老門衛的頭上睡,搞得兩人一醒來就慾火焚身,又是一輪輪大戰。

現在終於能在一起了,兩個饑渴的男女什麽話都沒了,只剩下急促的喘息,舔得滿頭波浪長發頻頻向後仰,夾得越緊,舔得越重,一股水花放肆的射進老門衛嘴裡,咕嘟咕嘟大口吞咽下去,惹得女生紅暈遍臉,星眼迷離,眼中都沒了焦距。

扶著這兩截大長腿狠狠操著,剛剛打完沙袋的臉上完全沒有半點疲憊,彈簧一般的老董是那種你壓的越狠,反彈越厲害的類型,無論在學武上還是女人肚皮上都一樣。

結實有力的小腹一次次撞擊著女生翹起來的碩大肥臀,撞得水花亂飛,兩只大手在巨大的大白兔上大力揉搓,捏的一片粉紅。低下頭叼起一個乳頭大力吸起來,惹得嬌嗔一片,粉拳亂捶,乳頭都硬得和黃豆粒似地,被舌頭和牙齒逗弄的全身亂顫,想起以前那媳婦的飛機場,再看看這一對大白兔大乳鴿,老董的心裡就和火燒一樣的癢。

慾火熊熊的老董擡頭對上了同樣慾火熊熊瞪著他的羅衣,牛喘著的兩個人就這麽死命瞪著,下面撞擊得越兇猛,上面瞪得越有氣勢,一雙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對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兩個人面部都快挨到一起了,但就是誰也不服輸,繼續瞪著,彼此喘的粗氣噴的對方一臉。

啪啪啪的撞擊聲持續了二十幾分鍾,而且有逐漸連成一片的趨勢,兩條架的天高的大白腿汗淋淋的,汗珠不斷滴在老淫賊的脖頸上,羅衣開始到處亂抓,盡管倔強的就不去接吻,但在這麽近的鼻息喘氣面前氣勢越來越弱。

最後乾脆迷離著眼兩手捧著野漢子的臉龐,往自己臉上扳,讓那討厭死了的臭嘴貼在自己烈焰紅唇上,狠狠啃著,叫你不親我,叫你和我對著干,叫你擺造型,叫你捏我奶頭,叫你在這麽激烈的時候,不扣人家的小屁眼……

高潮就爆發在羅衣報複性的啃著臭淫賊的臭嘴起勁的時候,就在她死命吸著老淫賊的臭舌頭,舔著他那層厚厚舌苔,大口吞咽髒兮兮熱乎乎的口水的時候,突然全身如過電般的酥麻,這種感覺經曆過很多次,但爲什麽每次都如此期盼如此與衆不同呢?

大白腿夾得是如此用力,簡直要把老男人的脖子嘞斷氣,如此健美結實渾圓碩長的大長腿,高潮時無意識的力量可是相當驚人,換成別人真不知會釀成什麽慘案。

肩膀上扛著還在一聳一聳抽動的肥美人兒,老門衛流著汗走進臥室,把她輕輕放在鋼絲床上,壓得不大的小床凹進了一個大坑,把美人翻過身來,仔仔細細把玩著碩大磨盤般的肥白滿月肉腚,兩手扒開大屁股,露出深不見底的大腚溝和兀自一開一合的小菊花,彌補著女生之前的碎碎念,大嘴整個包了上去,引得臀肉又是一陣波浪。

舔了這麽多次,但每次都還是樂此不疲,這已成爲兩人之間的秘密遊戲,把舌頭圈成捲筒狀伸進去,模仿著陽物一次次抽插,然後時不時抽出來在外面菊門上又吻又吸,把那美麗的花瓣似乎舔得越來越軟,越來越熱,惹得前面女生膩膩的鼻音拖著長長的腔調嬌吟著,死淫賊臭淫賊野漢子野男人罵個不停。

接著在又一陣猛攻過後,轉變成了親漢子好寶貝壞老公老情人,屁股猛擡,白膩的小腿翹起又放下,簡直不知怎麽擺。

老董的大茄子還沒發射呢,乾脆整個人趴在肥美的玉背玉臀上,肉呼呼的極爲舒服,整個下身小腹都壓在那豐滿肥厚彈性十足的大臀上,大蟒蛇直接鑽進洞裡,一下下打起洞來,只見一個黑瘦短小的老男人爬在一個白膩膩亮的晃眼的高大豐滿美人兒身上,美人的腿比上面的黑毛大腿還長一截,卻照樣被操乾得依依呀呀,淫叫個不停。

壓在臀肉上做愛極爲舒服,就這樣又操了快一個鍾頭,期間下面不知道高潮噴發了幾次,不知道把上面的黑瘦漢子供起來多少次,幾次劇烈得甚至把大雞巴拱出了洞,到最後老董噴發時只是燙得下面大白魚一陣顫抖,卻再也沒有力氣拱起來了。

休息過後,兩個人摟在一起,說著情話,一邊說一邊一口口玩親親,羅衣訴說著她有多麽想念,就因爲事情太忙才抽不開身,然後摸著大茄子說好老公知道你忍得難受,不管有多想也不許打飛機,全得給我留著,一滴都不浪費。

惹得老門衛趕緊表態絕無此事,聽得高大肥白女生咯咯嬌笑,花枝亂顫,像抱小孩似地抱著矮自己一頭老情人親漢子,在他鬍子拉碴的老臉上到處亂啃亂咬亂親亂舔,弄得一臉的香液玉津,美其名曰獎勵你的。

老董聊著聊著講起了自己年輕時候跑江湖學藝曆經人生酸甜苦辣的事。

當聽到和媳婦離婚的原因時,羅衣捂著嘴笑的分外開心,連連摟著送上香吻。

當聽到生活中的酸楚磨難糾結時,緊緊拽著老男人結實的胸肌,然後毅然把只到自己下巴的老男人,像孩子一樣按在自己波濤洶湧的大白兔上,雙手緊緊摟著男人的背,輕吻著男人汗淋淋的頭皮,用自己的胸懷讓男人平靜下來,讓他感受到母星的安慰。

當聽到老門衛意氣風發學藝有成人生得意的時候,雙眼中異彩連連,眼泛桃花,嘴裡嘟囔著我的男人是最棒的,我的親漢子是大英雄,我的好老公是讓所有女人都摔碎眼鏡的鐵金剛,接著壞笑著補充是床上的。

這個晚上兩人一反常態,聊到四目相對唇齒相連時老董不停深吻著面前那無比可愛簡直想占有一輩子的高個小情人,而羅衣則格外纏綿,趴在上面不停索取著老男人的唾液口水,用舌頭舔遍了親漢子口腔里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牙槽,兩人以前都是不停地做愛,雖也纏綿熱吻,但目的是爲了挑起情慾,從沒有像現在這般平和溫馨,兩人心貼著心,漸漸心跳都調整成同一個頻率。

兩個人就這麽抱著,吻著,換著各種方式,忽而深吻忽而淺啄時而吸允時而把香津渡入下面的嘴中,也不再說話,老董本以爲羅衣美人兒會厭煩,結果她卻沒有半點不耐之態,認認真真吻著下面給了她人生最大歡樂的中年漢子,最後兩人都迷失了,吻著吻著就雙雙睡著,夜色也過去了一大半。

美好的時日總是聚少離多,偷情中的兩人真正共度良宵的機會也不多,一般都是羅衣白天傍晚抽出點時間兩人急匆匆聚一下,最緊張的一次甚至是羅衣大姨媽來了,老董本欲罷手,但倔強的女生堅持要讓親漢子瀉火,於是就穿著黑色健美褲(裡面沒穿內褲)趴在桌上撅著大香臀,讓老門衛過了把臀交的癮。

隔山取火反倒有別樣的刺激,頂的老董怒吼連連,牛喘陣陣,下面的白玉人兒大屁股被頂得一聳一聳,酥酥包被大茄子頂啊磨啊的,最後咬著衣角嗷嗷叫著來到了高潮,噴的一屁股水,打濕了一褲之隔的老男人的整個褲襠。

還有幾次羅衣實在受不了了,直接在校外的小旅店訂了房,老門衛在十一點鍾後鬼鬼祟祟摸進來,在這個本來用於大學戀愛中饑渴男女偷情的小旅店中過來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