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 惹人遐思的專訪 ( 1 )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一次 惹人遐思的專訪 ( 1 )

嶽少是給他的稱號。

他長得樣貌平常,年約三十餘歲,中等身裁,衣著比平凡人更平凡 ,談吐方面跟你在路上碰到的路人 幾乎毫無兩樣。但,他財雄勢大,生意橫 跨各行各業,黑白兩道都給他面子,他唯一的嗜好是—-美女,尤其對從事媒體工作的美女們 他都不肯放過。

這天,他特地約了TXBX的美女主播黃凱聖到他座 駕上進行專訪 。

黃凱聖曾留學國外,專攻法律,並取得律師執照,因愛慕傳媒工作之挑戰性而放棄所學,回國後獲TVBS青睞成了主播群中之一員大將。

黃凱聖芳齡約二十六,七歲,長得氣質高貴典雅,美麗絕色,她細滑的肌膚晶瑩雪白,嬌嫩無匹。身材高挑,一雙玉潤渾圓的修長美腿從剪裁考究的套裙下露出來,給人一種骨肉勻婷的柔軟美感,婀娜纖細的柔軟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和翹挺的酥胸,渾身線條玲瓏浮凸,該細的細,該挺的挺,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絕色尤物。

黃凱聖也曾聽過有關嶽少的傳聞。基於要急於表現本身實力 ,再加上這次專訪又在車內,她認為應該不用有所顧忌,所以,她略一躊躇,最終還是上了嶽少的車。

心地善良的美麗女主播終於沒能看穿狡滑的嶽少的陰謀,滿以為大白清天的諒他也不敢對她這位TXBX女主播做些什麼不軌行為吧?要是她知道她這一上去,等於自送虎口,最終會沈溺慾海,無法自撥,那麼說什麼她也不會上去的。可是,這又是如果……現實生活中是沒有這種如果的。

這是一架非常寬敞豪華的大房車,黃凱聖上車後坐到嶽少的對面,待玻璃窗升起,汽車也平緩地開出後,她才望定嶽少說道 :

「嶽少,請問,你要現在開始接受我訪……」話沒說完,她便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見剛才還一副正經樣的嶽少,此時正一臉色迷迷地淫笑望著她,她隱約覺得不妥,微一慌神,便說不下去 了。

此時只聽嶽少不慌不忙地淫笑道:「凱聖,妳整天忙著採訪新聞,又要上電視,一定很寂寞吧!嘿……嘿……沒關係,只要妳在我胯下嚐到了滋味,一定會忘記那些永遠做不完的工作,包管妳欲仙欲死,天天想著我的,嘿……嘿……」

黃凱聖的芳心直往下沈,上車前,由於她正計劃要如何進行採訪,心不在焉的她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想不到這一不小心,就墜人了一個可怕的陷阱!慌神間,她下意識地往車門望去……

此時的嶽少顯然心情很好,他又道:「嘿……嘿……,別費心了,不用我的密碼要想開車門,那得需要一個專業的爆破組,嘿……嘿……」他又得意 又不無炫耀地續道:「而且我勸你節約一下妳那好聽的聲音,這車廂裡,妳就是開槍外面也聽不見的,趁早留點氣力,待會兒在我胯下妳想怎麼叫隨妳。 「 嘿…… 嘿……」

聽了他這一席話,黃凱聖反而從最初的慌亂中慢慢地鎮定下來。她也知道他沒說謊,大富豪們的這種私人房車除了豪華以外,往往為了安全,還特別加了許多防護措施。

她回頭憤怒地對嶽少道:「畜生,你敢!你無恥!」黃凱聖漲紅了臉:「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不會放過你的!」

嶽少對她的威脅毫不在意,只是輕蔑地吹了地聲口哨,他反而色迷迷地開始欣賞起黃凱聖那絕色誘人的美貌來……

只見這美女主播那美絕人寰的嬌靨正因憤怒而漲得通紅,線條優美柔滑的秀氣桃腮下一段挺直動人的玉頸,領口間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膚和周圍潔白的襯衣混在一起,讓人幾乎分不開來。

領口下,一對豐滿挺茁的酥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也誘人犯 罪。他不由得在腦內想像著襯衣下那豐盈柔軟、嬌嫩玉潤的所在和那一對玲瓏晶瑩、柔嫩無比的挺凸之物……

見他不為所動,又見他色迷迷的一雙小眼在打量著自已的酥胸,黃凱聖慌忙雙手環抱,用雙手遮住那誘人憐愛的起伏酥胸,而他則又把色迷迷的目光向下投 去。

只見她的襯衣下擺緊緊地收紮在一件質地高級的黑色緊身裙下,恰到好處地襯托出麗人那柔軟曼妙無比、盈盈一握的如織細腰和那微隆渾圓的嬌翹粉臀……

她的套裙很短,只剛好遮住大腿,露出一雙粉圓晶瑩的玉膝和欺霜賽雪的小腿。那一雙線條優美至極的玉潤小腿在他如狼似虎的兇光盯視下,不安地緊閉在一起。

他不禁又在想像這個美人兒的裙下那沒有一分多餘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大腿根之間……那真的是令人血脈賁張、誘人犯罪的深淵。

他有點按捺不住地起身坐到黃凱聖旁邊去,黃凱聖慌忙挪到一旁,可是,這輛豪華轎車再寬又寬得到哪裡去?在他的緊迫下,最終給他逼在了門邊上。才恢復鎮定的黃凱聖漸漸地又芳心慌亂如麻,不知怎樣才能擺脫眼前的厄運。

這時,他緩緩地伸出一隻手,用一根手指輕輕勾住她優美秀氣的可愛下巴,把大美人那令人頭暈膣息、驚人美麗的俏臉勾向他坐的這一面。黃凱聖倔強地一甩頭,擺脫掉他的手指,望向窗外。

他毫不洩氣,大手順勢落下,輕柔地撫在那線條優美無比、玉般白皙挺直的玉頸上……輕輕地……輕輕地……摩挲著……向下撫去。

黃凱聖手足無措,芳心慌亂,不知如何是好,最初的憤怒已被那即將降臨的羞辱所帶來的痛苦和慌亂所代替。他的手輕滑到領口間那一片雪白耀眼的玉肌上,極輕……極柔地愛撫著…… 像生怕稍一用力就把一件稀世珍寶碰碎一樣。

他迷醉在那罕有的細滑、柔軟和玉潤般嬌嫩無比的手感中,他的手緩緩地繼續向下撫去。黃凱聖死死地抱緊雙臂,一動也不動,不讓他的手滑進自已的領口。她也知道,以她一人之力,要想和身邊這個粗壯的邪惡男人抗爭,無異於以卵擊石。

嶽少俯身在黃凱聖的耳邊,冷冷地說道:「沒有人救得了妳,別以為妳不配合,我就無可奈何,哼……哪怕妳死了,我也會姦屍,而且把妳剝得精光地丟在妳上班的大門口,在妳自以為美麗的臉上刻幾條疤,還讓我的手下輪姦妳,把錄像帶送給各傳媒。嘿……嘿……妳要知道我是幹什麼的,畫面保証讓君滿意,我想妳很瞭解我過去的種種事績,知道我什麼都幹得出來。」

黃凱聖聽了這一番話,不由得一陣絕望。一想到自已哪怕拚死抵抗,也阻止不了他強暴自己,他比她所認識的所有人都要魁梧得多。何況,就算是自殺,死後還要給他這樣糟蹋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一想到那幅可怕的景像,她就不寒而慄,她不敢再想下去,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嶽少見黃凱聖沈默不語,知道他的威脅已經收效,不由得有點得意,他又說道:

「只要妳識相,讓我爽一次,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保妳不傷一根毛,沒有任何人知道,除了妳、我……說不定,妳嚐到了甜頭後,妳還百味不思,想著我呢!嘿……嘿……」

黃凱聖芳心又是一陣憤怒,一陣傍惶無計。令她最憤怒的是,他居然把她當一個淫蕩無恥的女人,想在性能力上征服她。這比真正在肉體上強姦她還讓她憤怒。但是她又想:

「如果自已至死不從,那麼死後她也免不了被淩辱的厄運,而且她死後,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也就沒人能幫她報得了仇。沒有任何証人,這個邪惡的混蛋十有八九將逃脫懲罰,而且更嚴重的是,其他美麗的女主播,節目女主持和女記者們,也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步其後塵……不……不能這樣,我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我絕不能白死,我要親手把他送上法庭,送上斷頭台……」

黃凱聖彷彿覺得自己已拿定了主意,可一想到那樣一來就要讓這個讓人噁的男人在自己潔白的胴體上肆意蹂躪,不由得又一陣心亂。

嶽少見這位冷若冰霜的大美人沈默不語,知道他的一番攻心術已經成功,不由得一陣暗暗的高興,他那還在她頸口輕撫浪摸的大手又向她領口下滑去……

可是,猶豫不決地大美人還是緊抱雙臂,不讓他得逞。他心下暗惱,一隻手按在黃凱聖粉圓玉潤的美膝上,改而由下往上摸去。

在黃凱聖緊張的顫慄,他的手結實地撫住那嬌滑無比的雪肌玉膚滑進她的裙內……他的手撫在黃凱聖大腿根中那溫熱的小腹上,隔著一層薄薄的內褲緊緊撫按住那一團誘人犯罪的神秘禁地。

黃凱聖惱怒而又絕望地扭過俏臉,望向窗外,不想讓他看見那因女性特有的羞恥心而漲得通紅的玉靨。而他還是在一轉眼間,瞧見了這個美貌動人的絕色尤物那吹彈得破的滑嫩嬌靨上迅速升起了一絲誘人的羞紅。

他不禁心中一蕩,再加上她這樣一掉頭望向窗外,不管不問的神態無疑極大地鼓勵了他的色膽。他迅速地一提身子,半跪在祈青思面前,雙手伸出,將黃凱聖那緊繃著美腿的迷你裙揭起,翻上去……麗人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圓玉潤、晶瑩雪白的大腿根裸露出來。

只見一條小巧潔白的蕾絲內褲遮掩住了美人那小腹下最聖潔幽深的禁地,在 小半透明的內褲下,隱隱約約的一團淡黑的「芳草」。

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勾住她內褲的邊緣,迅速而堅決地拉下去,在黃凱聖並不頑強的掙紮中,只見這位絕色佳麗的下身那迷人春色頓時裸露無遺。

車廂內頓時肉香四溢,旖旎春光乍現…… 但見這美麗高貴的絕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近似透明,給人一種嬌嫩無比、滑如凝脂的玉感。

小腹下端一蓬柔細纖捲的陰毛含羞乍現,柔嫩雪白的大腿根緊夾遮住了陰毛下的春色。被他這樣赤裸裸、色迷迷地盯著自己的下身,黃凱聖那本來因即將降臨的厄運而早已變得蒼白的美如天仙的嬌靨上不禁羞紅萬分,芳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嶽少看見這裸露在眼前的迷人春色以及絕色佳人那嬌靨暈紅、欲說還羞的妙態,不由得費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他迅速地脫下褲子,上裝也來不及脫,就赤裸著下身朝這軟弱無依、傍惶無措的美麗律師那同樣赤裸的下體壓下去。

猶豫不決、六神無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亂如麻,被他這重重一壓,立時呼息頓止,一雙挺聳如峰的玉乳被他沈重地壓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她同時感覺到一根火熱滾燙的硬繃繃的肉棒緊緊地頂在了她柔軟的小腹上。

黃凱聖驚慌地掙紮起來:「別……別……這樣……放開……我……」她全身玉體奮力地扭動著,想擺脫他的重壓和他對她那聖潔地帶的碰觸。

而他則毫不費力地用體重控制著她的掙紮,迅速地用一隻手按住這可憐的麗人的玉膝,強行分開她雙腿。

「不……不……要……不……不行……啊……」 他迅速地用一隻膝蓋強行插入黃凱聖玉腿縫中,免得她又合攏雙腿,而且他順勢一壓,肉棒已頂在黃凱聖下體中心。

掙紮了一陣的美貌主播黃凱聖在他身體的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她那條小得可憐的內褲隨著她的掙紮已滑落到她的腳踝上。她一面勉力地扭動著嬌軀,一面用一雙雪白可愛的小手用力亂捶他的肩膀,她另外還不得不拋開自尊心向他求饒:

「別……別……求……求……求你……別 ……別這樣……嗯……」

一聲悶哼,貌美如花的黃凱聖銀牙輕咬,柳眉微皺,如星麗眸痛苦地緊閉,兩行清淚滾滾而出–原來,他已破體而入。

在她的掙紮中,他那巨大的肉棒頂開柔嫩嬌滑的玉蚌,用龐大無朋的龜頭強行漲開她那極不情願的「喇叭花口」,在沒有任何分泌物的情況下強硬地朝黃凱聖下身深處刺進去…… 由於沒有分泌物潤滑,凱聖感到一股錐心刺骨般地疼痛,彷彿下體被撕成了兩片。

「嗯……」可憐這個絕色尤物還來不及呼痛,就只感覺到一根巨大無比、硬碩滾燙的肉棒強行闖入了身體內。

巨痛還沒過去,黃凱聖就羞憤地發覺那根巨大無比的男性生F殖器強行向她體 內深處滑動……挺進…… 那肆無忌怛地粗大的「侵入者」根本就不顧伊人的疼痛,在一陣挺動中越來越深地進入麗人那玄奧幽深、緊窄異常的下體深處。

嶽少從肉棒闖入黃凱聖的花徑起,就從肉棒棒身傳來的感覺發現胯下這個美貌動人、秀麗脫俗的絕色女主播不但有國色天香、羞花閉月之姿,更是身具媚骨, 天生異稟–她的陰道異常的嬌小、緊窄……將他的那話兒緊緊密密地箍得結結實實。他的肉棒向黃凱聖陰道深處的滑動,將另一種火辣辣的疼痛傳向麗人全身。

「你……你……嗯……別……別……啊……痛……嗯……」 黃凱聖難以忍受這樣一根完全陌生的粗大的男性生殖器深深插入體內所帶來的羞辱感和疼痛,她奮力而羞憤難抑地掙紮、反抗。可是,在一陣徒勞的掙紮反抗中,黃凱聖只感覺到那根巨大而冰冷的「毒蛇」已然深深地全根盡入她體內。

嶽少不顧黃凱聖的反抗,將陽具全根頂入她陰道後停止下來,讓那根巨大的肉棒穩穩地緊漲著這美如天仙的絕色麗人那獨有的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他愉快地品味著大肉棒在美貌主播緊窄的陰道中那種難以言喻的火熱的「肉箍著肉」的感覺。

絕色嬌艷、美貌動人的女主播黃凱聖那高貴神秘、玄奧幽深的陰道已被「不速之客」完全佔領了,只見黃凱聖那嫣紅玉潤、粉嘟嘟誘人的陰道口由於「初容巨物」而被迫張開可愛的「小嘴」,艱難地包含著那粗大無比的肉棒。

平日裡高貴典雅、清麗脫俗的黃凱聖芳心羞憤莫名,她從來沒想像過自己會被人強姦,一根粗大醜陋的男人生殖器不顧自己的反抗,竟然「侵犯」了她那樣深的地方,居然插入到她體內那樣的深處。她更猛力地掙紮、扭動,想將陰道中那粗大的「它」趕出自己那神聖的「禁地」。

嶽少一面體會著她的掙紮而引起的美妙磨擦從肉棒傳來的感覺,一面低頭在黃凱聖那因羞辱而火紅的桃腮邊,淫邪地輕咬著佳人那晶瑩柔嫩的耳垂道:

「凱聖,別費勁了,再怎麼樣,就算我放開你,我下面那東西還不是已經進入過你裡面了?嘿……嘿……」

這一番話彷彿擊中了要害,黃凱聖芳心羞憤交加,她羞憤地覺得,就算現在有人來救了她,但她已經被「玷汙」了–她那神聖不可侵犯的禁區已被「它」佔領、侵犯過了……她好後悔,不該掉以輕心,不該…… 她的掙紮漸漸放鬆了下來,絕望的痛苦浮上心頭。當她的反抗漸漸靜止下來後,嶽少開始在黃凱聖嬌柔的胴體上抽動起來。

他緊盯著黃凱聖那因羞辱和絕望而變得蒼白的秀麗玉容,輕輕抽動著被她又緊又窄的陰道緊緊箍住的肉棒……他不敢太用力,只是輕輕地、慢慢地抽出很短的一截,然後又柔又輕地頂進去。

他也知道,在沒有分泌物的情況下會給她帶來巨痛,他要慢慢地挑起她的需要和感覺,他要征服這個平素高不可攀、典雅高貴的美女主播的肉體和靈魂。

美艷動人的黃凱聖星眸緊閉,黛眉輕皺,貝齒暗咬,難捺地忍受著那巨大的肉棒在她尚還乾澀的花徑陰道中的抽動所傳來的一陣陣輕微卻極清晰的刺痛和被人強姦的羞辱。

她的如藕玉臂無力地滑落到身旁,她知道再怎麼掙紮也改變不了她已經被侵犯這一件鐵的事實,她只希望他早點結束,早點結束這令人羞恥而難堪的場面。

驀地,她感到一隻大手又落在了她領口間那一片因絕望而冰涼的肌膚上,她一瞬間發覺他的手燙得怕人,她從來沒想像過一個人的手會這麼燙,那怕這個男 人慾火如焚時,一絲不安掠過麗人芳心,但瞬即又釋然,因為她覺得無非是自己因為絕望而全身冰涼,而他又正慾火焚身,這一冷一熱,自然感覺就很強烈。

他的手輕柔地愛撫著那如絲如玉般細嫩嬌滑的雪肌,在黃凱聖那因劇烈掙紮而散亂敞開了一大截領口的一片耀眼的雪白嬌膚玉肌上來回輕撫著……

他的手是那樣的粗糙,她的雪肌玉膚是那樣的細滑嬌嫩……那種強烈的粗細之別的感覺傳到他的腦海,也不可避免地傳到麗人芳心。驀然間,一絲不安、驚懼又浮上黃凱聖芳心。

他繼續輕撫著這美貌佳人那如玉如雪的嬌膚嫩肌,仍然只是輕微地在黃凱聖下身緊窄的陰道中抽動著他的肉棒,並不急於展開更深入、更猛烈的「侵犯」。黃凱聖 越來越不安,越來越恐懼,芳心深處不敢直面面對那樣一個事實,那樣一個羞人的發生在自己身體上的變化。

「難道自己的身體會對他的碰觸產生反應?難道果真如他所言自己會……」一想到他那天得意而自負的言語以及現在自己身體的變化和這一切將帶來的 後果她就羞澀不堪,不寒而慄。

「不……不會……不……會這樣的……怎……怎麼……可能……不……不……可能……」

黃凱聖 在心內狂喊,想將腦內那可怕而羞人的想法壓下去。可是,她為什麼會對他那粗糙的大手的撫摸產生灼熱而……的感覺,而更令她羞駭欲絕的是,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的芳心沒再感覺到那曾經很清晰的,因他插入她體內深處的肉棒在她那乾澀的陰道中輕微抽動而傳來的刺痛,反而芳心越來越感覺到「它」的粗大、梆硬……那一種緊實、漲滿的羞人感覺在芳心腦海反而越來越清晰。黃凱聖 被這駭人而羞恥的變化驚得六神無主,她忍不住想尖聲大叫來排洩這種恐懼。

這時,美貌如花的黃凱聖 感覺到他的手向下滑去……滑入領口內……她憤然地睜開秀目,緊盯著他色迷迷的眼睛,企圖用自己冰冷的眼神阻止他,告訴他自己的憤怒和鄙視。

可是,在他色迷迷的灼熱逼人的眼神下,她覺得自己芳心越來越慌亂,特別是他的手逐漸接近她那誘人隆起的挺凸玉峰時,嶽少就在她秀眸冰冷的眼神注視下,大手滑進黃凱聖 衣內……

他的手在麗人衣下輕撫著那如玉般的雪滑肌膚,逐漸移向麗人那神聖高聳的傲人玉乳……驀地,黃凱聖 在慌亂與緊張萬分中不能自禁地一陣顫慄,原來,她的一隻柔滑嬌軟無比的玉乳已被他一把握住,秀麗清雅、美若天仙的絕色麗人黃凱聖 那本來蒼白如雪的嬌靨上不由自主地迅速升起一抹誘人的暈紅。

她冰冷而堅定的眼神頓時變得慌亂不堪,她為自己那羞人的反應而感到無比 難堪,她狼狽地慌忙將皓首扭向一邊。這時,汽車正在郊外漫無目的地亂轉著,車速平穩而不快。

黃凱聖 不住地在心裡問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辦?……」六神無主的她連眼睛也不敢閉,因為她怕他誤會自己在默默地享受,那無疑於是告訴他,自己對他撫摸她的玉乳和對她體內深處的侵犯感到愉快和舒服。

嶽少的一隻大手,隔著一層綿薄滑軟的乳罩撫握住麗人那一隻彈挺柔軟的玉乳,他的手輕而不急地揉捏著……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脈賁張。

嶽少看見黃凱聖 那線條優美的秀麗桃腮上,一抹醉人的暈紅正逐漸蔓衍到她那美艷動人的絕色嬌靨上,他不由得色心一蕩,他的手指逐漸收攏,輕輕地用兩根手指輕撫黃凱聖 乳罩下那傲挺的玉峰峰頂,打著圈的輕撫揉壓,找到那一粒嬌小玲瓏的挺突之巔–乳頭。他兩根手指輕輕地夾住黃凱聖 那嬌軟柔小的乳頭,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

黃凱聖 被那從敏感地帶的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弄得渾身如被蟲噬。一想到就連自己平常一個人都不好意思久看,不敢輕觸的嬌小乳頭被這樣一個陌生而又噁心的男人肆意揉搓輕侮,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 激。

嶽少一面揉捏著黃凱聖 那嬌小的乳頭,一面在她體內的陰道深處抽動著肉棒 ……看見胯下這個艷比花嬌的玉人的秀麗玉腮上那抹羞澀的暈紅已蔓衍到她的耳根,他驀然發覺不知什麼時候他手中的肌膚已變得灼熱,她的呼息已漸漸急促起來,如蘭的氣息讓人聞之欲醉。

最讓他高興的是,麗人那緊夾著大肉棒的嬌小陰道已不再那麼乾澀,肉棒在她陰道內的抽動已不再那麼困難。他得意地俯身在黃凱聖 的耳邊淫邪地說道:

「嘿……嘿……美人兒……你這 下面小穴已經濕了,嘿……嘿……」

黃凱聖 那秀麗清雅的絕色嬌靨頓時羞得更紅了,就連嬌嫩晶瑩的柔小耳垂也是一片緋紅。她羞憤地喊道:

「你……胡說……你、你無恥……」 可是在內心裡黃凱聖 不得不承認這確是令人羞愧萬分而又莫名難堪的事實。要不然,為什麼「它」在她陰道內的抽動不再令她感到刺痛,反而覺得好脹、好充實?以及覺得他的那根東西是那樣的粗壯、硬碩、滾燙……

可是,一想到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會對一個陌生而邪惡的男人的姦淫產生反應,陰道深處插著一根巨大無比的「侵略者」並且還在肆無忌怛地向她體內更深處侵入、探觸……

她不禁又強烈地感到一種新鮮而淫邪更令人駭怕的刺激。黃凱聖 花靨羞紅,雙眼迷亂地看著窗外,不知該怎樣直面正視自己身體和內心深處的反應以及那羞人的感覺。

嶽少也不急於反駁她,他只是「嘿嘿」地淫笑著,鬆開緊按著她香肩的手,伸入他和黃凱聖 的交合部,他伸出兩根手指插進黃凱聖 柔軟無比的陰阜上那一蓬柔細捲曲的陰毛中,探索、尋找著……

黃凱聖 驀地發覺那正被肆意姦淫蹂躪的陰部三角地帶又有「外敵」入侵,那侵略者在她的陰毛中揉摸、輕撫……黃凱聖 那貝齒般的小銀牙本來是緊咬著的,這時,就像是呼吸不暢一樣香唇輕分,嬌息急促起來。

終於,他的手指在柔軟的陰毛下,濡濕的玉溪上方一處嬌滑的軟骨上找到那 一粒嬌軟無比的嫣紅玉蒂–少女最敏感萬分的柔嫩陰蒂。

「嗯……」黃凱聖 一聲誘人的嬌哼。原來,他手指輕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嬌嫩陰蒂,一陣撫弄、揉搓……黃凱聖 被那強烈的刺激震憾得心頭狂顫,情不自禁中嬌哼出聲,馬上又粉臉羞紅萬分,秀靨上麗色嬌暈。

在他淫邪而又有技巧的揉弄、挺動下,黃凱聖 三處女人最敏感的禁地被他同時姦淫蹂躪、撩撥挑逗,渾身柔軟如水的冰肌玉骨不由得泛起一陣美妙難言、情不自禁的顫動。

她嬌軟的乳頭被他用手指夾住揉、搓……她聖潔幽深的陰道深處一根粗大異常的肉棒在抽動……最令她詫異莫名,也是最令她身心酥麻難捺的,就是他的手指下,一個自己也不知名的「小肉豆」在他的淫穢挑逗下,傳向全身玉體,傳向芳心腦海深處的那一陣陣令人愉悅萬分、舒暢甘美的羞人的快感。

往日,黃凱聖 和男友做愛時,他最多就是親吻她、撫摸她的乳房,待她情動後再直搗黃龍,奮勇叩關。雖然那樣也能令她飄飄欲仙,樂此不疲。但此時此刻,她感覺到的又是另一種全新的刺激,也是一種更令人銷魂蝕骨、欲仙欲死的刻骨銘心的快感。在這種強烈至極的快感刺激下,黃凱聖 腦海一片空白,美女芳心除了體味那一種令人酸酥欲醉,緊張刺激得令人幾乎呼息頓止、暈眩欲絕的肉慾快感外,再也想不到什麼強姦蹂躪、羞辱憤怒上去了。

絕色佳人那柔若無骨、近乎赤裸的秀美胴體在他身下一陣美妙難言、近似痙攣的輕微顫動。如藕玉臂如被蟲噬般酸癢難捺地一陣輕顫,雪白可愛的小手上十根修長纖細的如蔥玉指痙攣般緊緊抓在沙發的皮墊上,粉雕玉琢般嬌軟雪白的手背上幾絲青色的小靜脈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隱若現。

黃凱聖 麗靨暈紅,柳眉輕皺,香唇微分,秀眸輕合,一副說不清楚究竟是痛苦還是愉悅的誘人嬌態。只見她嬌靨緋紅,如蘭氣息急促起伏,如雲秀髮間香汗微浸。但黃凱聖 只感覺到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濕……美若天仙的絕色佳人羞澀萬分而又無可奈何,美麗的花靨上麗色嬌暈,羞紅無限。

這時,黃凱聖 發覺他的一根手指向她「玉溪」的縱深處滑下去……一直滑到她和他之間身體的交合處–陰道口,那是她覺得最濕的地方。

「他……他的手指……會……會沾上那些……東西的……」

一想到這羞人而難堪的結果,黃凱聖 就不禁嬌羞不禁,羞愧難當,一張沈魚落雁的絕色麗靨羞紅萬般。

嶽少的一根手指順著那越來越濕滑火熱的柔嫩「玉溝」,一直滑抵到濕濡陣陣、淫滑不堪的陰道口,手指上沾滿了胯下麗人下體流洩出來的神秘分泌物,他又得意又興奮,提起手來,將手指湊到黃凱聖 那半張半合的如星麗眸前,俯身在她耳邊淫邪地低聲道 :

「 凱聖……你說我胡說,你看看我手上是什麼?嘿……嘿……」

黃凱聖 只見那手指上濕漉漉、亮晶晶地沾滿了她體內流出來的那些羞人的淫液,頓時本來就羞紅萬分的絕色嬌靨更是嬌羞嫣紅一片,紅得不能再紅。黃凱聖 秋水般的大眼睛緊張而羞澀難堪地緊閉起來,真的是欲說還羞,芳心只感到一陣陣的難為情。

嶽少得意地看著身下這個絕色麗人那一幅欲說還羞、千嬌百媚的迷人美態,不由得全身血脈賁張,他終於忍不住開始為這個美若天仙的TXBX女主播脫衣褪裙、寬衣解帶了。

他知道這時的她已經不會再反抗了,就算她還要反抗,也不能阻止他的,因為他已經成功地摧毀了她那高傲的自尊心,並已經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挑逗起了她的快感和生理需要。他一顆、一顆地解開黃凱聖 襯衣的鈕扣……

不一會兒,他就將她襯衫的鈕扣全部解開。在這段春色撩人的過程中,他粗大的肉棒繼續在黃凱聖 緊窄的陰道中抽動著……

他輕輕揭開黃凱聖 的襯衣,在一片令人眩目的雪白中,被一條純白色的蕾絲乳罩遮掩住的嬌傲雙峰呈現在他眼前。

近似透明的蕾絲乳罩下若隱若現的兩點嫣紅,黃凱聖 挺茁豐滿的一雙玉峰下,那一片令人暈眩耀眼的雪白玉肌,在車內暈暗的光線下,給人一種玉質般的柔和美感。

他的手迫不及待地火熱地撫在那如絲如綢般的雪肌玉膚上,他愛不釋手地輕柔地撫摸遊走。他完全被那嬌嫩無比、柔滑萬般的稀世罕有的細膩質感陶醉了,他沈浸在那柔妙不可方物的香肌雪膚所散發出來的淡淡的美女體香之中。

他的手用力地摟住黃凱聖 嬌軟的香肩,將她緊靠著椅背的柔若無骨的嬌軀輕輕擡起,黃凱聖 在迷亂萬分、嬌羞萬般中,猶如一隻誘人憐愛的無助的羊羔一般柔順地由他將她那嬌軟的胴體擡起,大眼睛緊緊地合著,羞紅著小臉,一動也不敢動。

迷亂的少女芳心還在不知不覺地體味著他那火熱灼人的大手在她那細嫩柔滑的玉肌上的愛撫,以及他那粗壯、梆硬的陽具在她體內深處的抽動、頂入……她已經被挑逗起了如火的慾焰,沈迷在那令人刻骨銘心、欲仙欲死的銷魂快感中還不自知。